LV. 6
GP 69

【其他】少女前線:黑色勢力 第十三話 索米的勇氣

樓主 Ran kc92305002
GP1 BP-
某日的深夜。

KP-31,索米。

手拿著一份牛皮紙袋,獨自一人的走在無人幽暗的長廊裡,來到了克魯格的辦公室。

她深吸了口氣,輕輕的敲敲門說道。

「克魯格先生,我是索米...不知道,您,現在方便嗎?」

門拉開了,但出現的人,是赫麗安。

「索米!?這麼晚了,怎麼跑來了?」

「晚上好,赫麗安小姐。我有點事...想跟克魯格先生商量。」

「...赫麗安,讓她進來吧。」

裡頭的克魯格准許,赫麗安也就讓索米進了辦公室。

只見索米先是和克魯格禮貌性的行禮,隨後將牛皮紙袋輕放在克魯格的面前表示著。

「克魯格先生...這東西,想請您,在兩天後的聖誕晚宴...使用。」

克魯格稍微看了一下紙袋內容,隨後臉色稍微擔憂的問道。

「妳...已經去找帕斯卡了!?」

「是的,帕斯卡博士...博士已經幫我重新彙整過了。」

「唉...沒想到,妳會有如此的決心。」

「請原諒我的私下決定。畢竟...我不該繼續沉默了。雖然脫離了噩夢,但是傷痕...依舊存在。所以,我不能再軟弱了!」

「索米...」

赫麗安於心不忍的上前抱住了索米,埋入胸懷裡的索米,默默地留下了淚水。

克魯格無奈的閉眼深思了一番,隨後表示著。

「好吧。既然這是妳的決心,我也只能接受了。索米,妳的請求,我們會去完成的。」

赫麗安放開了索米,索米擦過淚水後,一臉滿感謝的向著克魯格鞠躬之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辦公室。

克魯格看著牛皮紙袋的對赫麗安感嘆問道。

「赫麗安,妳有沒有認為...那孩子,變得堅強了?」

「如同你所言,索米堅強了,她變的...堅強了,老闆。」

「我是該有所作為了...作為格里芬的創辦人。」

「您有此決定,我將會與您同進退。」
1
-
LV. 6
GP 69
2 樓 Ran kc92305002
GP2 BP-
時間過的很快,雖說世界因鐵血的叛變而造成各種不便,但人們依然還是會記得一些重要的節日。

如同今日,正是聖誕夜。

而今夜的格里芬總部,正舉行著晚宴。

到場的來自各處的格里芬指揮官,以及陪同的戰術人形,都帶著歡樂氣氛的寒暄著。

唯獨一位年輕男性指揮官,站在一旁牆面的小酌手中的飲品,臉上稍稍的有些憔悴,並試圖從會場人群裡找尋著某個人。

這時,一個聲音傳來。

「懷特,原來你在這啊!」

名為懷特的指揮官稍微的打起精神,對著另一名攜帶兩名戰術人形的男性指揮官招呼道。

「Merry Christmas,方倫。還有95式、97式兩位小姐。」

「Merry Christmas,懷特。」

「Merry Christmas,懷特指揮官。」

「Merry Christmas啊,懷特指揮官。」

兩位指揮官互相的敲擊酒杯之後,再次的展開話題。

「喂!你和索米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你說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無從得知。」

「哪可能!一定有哪裡出問題了,不然哪會鬧出解除誓約這消息!」

「夫君大人,您可以再大聲一點啊...」

「夫君就是說話太大聲,所以每一次都會被姐姐大人教訓一番。」

聽了95、97倆姊妹對方倫的吐槽,懷特不由得苦笑表示。

「這...很抱歉,我真的找不出原因。而且,我數次聯繫索米,她都不願意回答我的問題。」

「這還是...兄弟,說個露骨話。你該不會...「那個」不行吧?」

方倫才剛細說完,馬上得到現世報。

「夫君大人...您是打算今晚坐「木馬」呢?還是「麻花捲」,給您二選一。」

「可以...都不要嗎?95女士。」

「那麼就是第三個選擇!」

「呃...第三選擇?」

「自然是,我和姐姐大人倆人,深夜的「精神灌注」嘛!」

懷特稍微提問了一下方倫。

「她們說的「精神灌注」,是什麼意思?」

「兄弟,為了你好...別去探討那個!會回不去的。」

「不過,我也有了興趣了。」

倆人轉頭一看,是一名女性指揮官,身邊帶著三名較幼小的戰術人形前來。

「什麼嘛!原來是米拉。」

「對,是我沒錯。你有意見嗎?」

「沒有!我哪敢。」

「Merry Christmas,米拉。」

「Merry Christmas,懷特。這三位是我帶來的人形。分別是,M9,MP5和G41。」

懷特蹲了下來的對三名人形微笑的逐一祝福道。

「Merry Christmas,M9。」

「Merry Christmas,MP5。」

「Merry Christmas,G41。」

三人都臉上泛紅的跑到米拉的身後。

「唉呀呀,妳們這樣子沒禮貌喔。」

「沒事的,米拉。不要緊,別責怪她們。」

「謝謝你,懷特。你很善良,反而你旁邊的那位...花心大蘿蔔。」

莫名其妙被米拉補一槍的方倫,差點把剛喝進去的飲品給吐了出來,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這時米拉看了看會場,很欣慰的表示。

「總算,這次的聖誕晚宴,是我們格里芬主辦了。」

「咳咳,可不是嘛。過去負責舉辦的不是貴族,就是財團主導。實在話,我很不喜歡那種煙霧滿滿的場合。」

「同感,甚至不少指揮官都寧願單獨參加,也不願意帶副官隨行。」

「那是因為,帶去的話,很有可能會被「強制」奉送給那些人...」

三人都想起了過去的晚宴,不時有發生指揮官的隨行人形,被財團和貴族以資金贊助為理由的,強行將人形帶走,之後大多都沒有下落,少部分是已經沒有了自我意識的被歸還。

「不過,今年格里芬,有點霉運當頭的樣子。」

「哦!對對對,有好幾個不是失蹤了,就是意外死亡。甚至有幾個,是被人打劫後被殺害了。」

「不過...我總覺得,有點不是那麼簡單。」

「怎麼說?」

這時一名留著鬍子的男性指揮官摟著一名戰術人形的走過來說。

「因為看起來,像是有人刻意那麼做的。」

懷特等人看了看後微笑的打起招呼。

「你來晚了啊!菲斯。」

「Merry Christmas,菲斯。」

「晚上好,菲斯。」

一旁的人形們也紛紛向那位人形打起招呼來。

「晚上好,WA2000。」

「晚上好喔,WA小姐。」

「WA小姐,Merry Christmas。」

「您的打扮好好看哦,WA小姐。」

「WA禮服好色喔!」

G41那麼一說,瞬間現場的男性們都稍微盯著WA2000看,這讓WA2000立刻臉紅的連忙解釋。

「還...還不是指揮官的錯!都要出發了,結果...結果...」

方倫看著菲斯大膽一問。

「菲斯,你搞了幾回啊啊啊啊!痛痛痛!」

未問完,方倫已經被自家人形左右其下的狠狠掐住屁股,菲斯笑笑的拍拍WA2000的頭表示。

「你想多了,出發前也才一次而已。是事後不小心弄髒預定要穿的禮服,所以才該穿這件高叉式禮服。」

「指揮官!這時候別再洩底了啦!」

眾人又再次的笑了起來,米拉笑後繼續之前的話題。

「菲斯,你說那是有人刻意,是否有什麼根據?」

「怎麼說呢,因為有多起事件,都有目擊者和目擊片段。但是因為證據不足,所以治安單位並沒有理會。」

「你那麼一說,才想到了。有一段目擊片段,有明顯拍到某個不明份子身上的臂章。」

「方倫,你說的那段我也看過了。很可惜,那是模糊的。」

「我知道,懷特。既然有被拍到臂章,就表示可能是哪間承包商搞得噱頭。」

米拉搖頭的反駁道。

「我不認為,大多承包商都是收了貴族的資金贊助。但是,最近除了格里芬之外,安全圈內也有不少貴族世家被血洗。甚至!還有財團也被整個掀翻了,如今剩下的貴族和財團,不是不成氣候,就是保持中立。」

「米拉說的對,況且一般區域的地頭蛇,黑幫家族,非法集團等等,似乎也都被人抹殺了。」

「誒!不過前幾天,不是有報導有兩方黑道家族被軍方的軍官給教訓到已經無法自理,我還真對軍方另眼相看了。」

「你太淺了,方倫。」

「你什麼意思啊!?別趁機陶侃我啊!」

菲斯摸著鬍鬚的沉著說道。

「會刻意以軍方身份對黑幫家族進行打擊,也就表示,對方打算讓民眾認為軍方打算控制,或是打擊那些不法之徒。你認為,那些人會如何呢?」

「這麼說,平時都為了生存而向軍方繳交費用。現在因軍方開始公開性打擊,所以他們一定會要反咬回去!」

「就是這意思,看不出來你腦袋轉的快。」

「別小瞧我,不然你問懷特。對吧!懷特?懷特?懷特!」

遲遲聽不到懷特回應,方倫氣的轉過頭。只見懷特正注視遠在克魯格那附近的索米,方倫等人都意識到的都紛紛上去勸說。

「兄弟,去問個明白吧。」

「你們之間,總不能一直這樣。」

「我說懷特,關於你和索米的事,不只是我們,其他指揮官們都知道。只是都想不通,為何索米會親自送還誓婚戒?你自己找不到答案,就該去問個明白。別讓自己有遺憾啊!」

懷特其實也明白,自己心裡也一直存著滿滿對索米思念,以及對索米的疑問
正打算走向索米時,會場暗了下來。

一道一道的燈光打在克魯格的身上,所有指揮官和人形都將目光轉向他,

「嗯哼。今晚很榮幸的,看到眾多的指揮官,還有人形們一同來到總部,參加這次由格里芬首次主辦的聖誕晚宴。廢話就不多說。都舉杯高喊吧!Merry Christmas!」

所有的人和人形都紛紛的拿起酒杯,並高喊今晚的祝福語。

Merry Christmas

隨後,克魯格再次的開始演講。

「今年的格里芬,算是衰事連連。有不少同儕都不是死亡,就是失蹤。不過!說個比較對不起他們的話,因為他們的消失,造就了人形們如今的歡樂與笑容。」

話一說完,會場都紛紛傳來話語。

「說的對。」
「以往都還要看那些人的臉色。」

「以前要報告,我連副官都不敢帶過來。」

「那些人,可以說是米蟲!」

「過去多少戰區,因為指揮不當,已經毀損了多少人形素體了!」

「雖說心智雲圖能存在,就可以再次注入新的素體。但是她們受傷疼痛的感受,依然存在著!」

「沒了他們之後,最近毀損比例就降低許多了。」

「真的很高興,因為他們都不在。」

聽著每位指揮官的讚賞和抱怨,克魯格再次的發話了。

「雖說如此,其實我才是最大的原因。為了格里芬的資金,不得已的退讓,接受貴族和財團的資金援助。但也為許多人形們,有過了不少的傷痛...我!在此向各位感到萬分的致歉。真的,對不起!」

一聲對不起,克魯格45度角的鞠躬致歉。

一旁的赫麗安和格琳娜也挺身的一同鞠躬致歉,讓會場內的所有人都驚訝不已,紛紛的表示著。

「老闆,您不需要這樣!」

「克魯格先生,您是為格里芬才不得已的,不需要如此。」

「赫麗安小姐,您不要這樣子!」

「你們沒有錯啊,克魯格先生!赫麗安小姐!」

「別這樣子,格琳娜小姐!」

「是那些貴族財團的錯,你們並沒錯啊!」

「別這樣道歉,我們都很不忍...」

部分女性指揮官,說著淚水都流了下來,更別說是同位女性的戰術人形們。

在眾聲勸言之下,三人再次的抬起,而此時的索米走到克魯格的旁邊。

看在眼裡的懷特,絲毫不明白為何索米會走到克魯格那,但見格琳娜推著一張帶輪子的桌子來到克魯格面前,在桌上擺著一件裝置。

克魯格走到裝置的旁邊說道。

「今晚,雖說是歡樂的時光。不過...某位人形,想藉著今晚,對她的前任指揮官,有所坦誠。」

這話,讓所有人都看著站在克魯格身後的索米,也稍稍的看向懷特。

索米慢慢的走向裝置前,慢慢的細說道。

「我是,KP-31,索米。相信今晚在場的指揮官們,人形姊妹們。都知道我和前任指揮官,懷特...解除了誓約,歸還了婚戒。」

說著,索米似乎有些痛苦了。

看在眼裡的懷特想上去,但被格琳娜打手勢不要上去。

一陣痛苦過後,索米再次的說。

「我,有著指揮官,不知道的過去。過去,我沒勇氣說,也不敢說。但是因為一個契機,我重新的省思自己。所以,今晚,我將坦誠一切,也請所有人形姊妹們。請以此為戒,不要走上我的後塵,謝謝...」

說完後,只見索米拿出一顆小方塊,安裝在裝置的上頭。

裝置感應到後,將小方塊收了進去,前方的布簾便出現了畫面。

播映出來的,是過往的回憶錄,方倫走到懷特身旁表示。

「你還記得吧?」

「怎麼可能忘記。那時,我和索米的第一次相遇...」

畫面不斷的播出索米與懷特相處的時光,甚至直接到倆人在經過誓約大廳時,曾表示著總有一天,會和索米進行誓約烙印。

許多男性指揮官和隨同的人形,都紛紛輕聲細語的回味過去的種種。

但接續而來的,是不可置信的真相...

「這...那個人!?」

「喂喂喂!為何你會認識帕伯斯那個混蛋啊?」

懷特瞬間無語,因為當初和那名帕伯斯的認識,是因為和他稍微小酌一番,所以才認識的。沒想到,自己將狼引入了室...

畫面不斷播出帕伯斯如何對待索米的行徑,尤其是是以索米的視角,有不少女性指揮官紛紛看不下去,甚至有部分人形似乎看到了自己有曾遇過的傷痛,身子瞬間無力的靠在指揮官身旁。

此刻的懷特,淚流滿面的看著索米。索米只有強忍的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自己過去所遭遇的一切。

這時,一名女性走到克魯格與赫麗安的中間。

「真是的...那孩子當初找我用這的時候。老實講,我真沒想到那孩子會遇到那樣的事情。」

「您來了,帕斯卡博士。」

只見帕斯卡揮揮手的表示。

「你知道嗎?那孩子的回憶,當我正在彙整時,AR小隊的女性們偶然看到。結果當下第一件事,就是要找你和那個人渣痛扁一頓。」

克魯格聽了只能苦笑表達。

「被揍,也是應該的。如果我沒退讓的接受條件,也許格里芬會比較好些,雖然資金會很缺。」

「可不是嘛,不過已經阻止她們了。不過她們因為索米的那份回憶,各個賭氣不願來了。」

「哦!連那位嗜酒的M16A1,居然會賭氣不來?」

「是啊,連我都訝異的喝了一杯沒加甜的咖啡,都還不知道呢!」

「不過,索米確實成長了...」

「沒錯,有勇氣坦然過去,實為難得。」

「不過啊!我比較好奇的,是後面的部分...是不是該說些什麼呢?克魯格,先生!?」

克魯格嚥下一口口水,隨後不慌不忙的說道。

「抱歉,關於那一部分。因為已經有過約定了,所以不能透露。」

「赫麗安,妳也知情!?」

「是的,不過和老闆一樣,我也不能有所透露。畢竟,這是有過約定的。」

「是嗎...?我還真好奇了。」

帕斯卡說完,看著目前的回憶畫面。

已經來到了索米收到了邀請函,而不得已的對指揮官說了謊。隨後便是在車上,任由帕伯斯那上下其手的撫摸著,以及同車內的保鑣那詢問是否分享的露骨問題...

看到這,懷特已經快無力面對索米了。

這時菲斯走到他旁邊的重拍背部的表示道。

「別退縮了!你看索米,她是用什麼心態!你不要忘記了,索米的指揮官是你。索米會有這樣的遭遇,一半甚至以上,是你的交友不慎,是你的粗心大意,更是你的無心看待。」

被菲斯那麼狠狠的教訓,懷特的心,瞬間穩定了下來,再次的注視著畫面
但,看到的,是事情的逆轉!

直升機的飛過他們的上空,開槍攔截了他們。隨之而來的是索米恐懼的低下頭,已經槍聲從兩旁不斷的傳出。

之後,聲音停了。

索米的視角慢慢的看了看旁邊,車門就那麼突然的被打了開來。眼前戴著骷髏面罩的人確認索米的身份,隨之帶下了車的聽到對方對呼叫器所說的內容,以及即將對著帕伯斯開始擊殺時聽到的求饒和對她的呼救。

視角是直接轉向茫茫大雨的景色,聽著槍聲大作。再次的目睹那已經打爛的屍體時,讓在場所有人歡呼叫好。

「做的好啊!」

「就該這麼幹!」

「大快人心啊!」

「爽!真的爽快!」

「如此人渣,就該如此」

「看到那樣子,心情真好!」

方倫拍拍懷特的肩膀,懷特也因為那畫面,瞬間露出了笑容。

然而再看畫面時,已經是在搭機返回的途中。

索米對他們的詢問,以及那聲音的訴說,直到聲音問索米那唯一的問題
視角逐漸濕潤了起來。

此時的所有人都知道。

索米心是愛著懷特,但因為自己被玷污了,覺得自己不值得,也配不上,所才造成了解除誓約的事情。

懷特也因為那一問題,和視角的濕潤。這才明白,索米是顧慮到自己,所以才會歸還婚戒。

畫面到了最後,夕陽升起,和那其中一人的暴露自己的面貌。

這讓所有人都嚇到了,就連在米拉身旁的幼小人形,都紛紛縮在米拉身後而不敢看。

直升機的升起,以及那聲音最後的信息之後,畫面就到此結束了。

會場的燈再次的逐一亮了起來,懷特走到索米的身旁,不發一語的看著她。

索米只有微弱的表示。
「對不起,指揮官...讓您看到!」

話未說完,懷特已經緊緊抱住了索米,並大聲表示。

「傻瓜!妳為何自己承擔!妳被玷污,是我的責任,我的過錯!但不表示,我會不要妳!」

此刻的索米只有流淚的說。

「但是...我已經...我已經...無法讓您...幸福了...我的...第一次...」

懷特稍稍推開索米的注視她表示。

「第一次沒了,不代表我就不幸福。只要妳還願意,願意再當我的副官,在當我的伴侶。妳說,我哪裡不幸福了!」

「指揮官...嗚嗚...懷特...懷特...我好想你...每天...都想你...」

「我也是,索米。回來吧,再次成為,我的副官,我的伴侶。好嗎?」

這一疑似求婚的表達,讓會場沸騰了起來。

「嫁給他!」

「支持你!」

「不要擔心!」

「在一起,就沒有過不去的障礙!」

「表示誠意啊!」

「親下去!」

「對!親下去!」

「「「親下去!」」」

「「「親下去!」」」

「「「親下去!」」」

一致性的要求,倆人都臉紅了看著彼此,之後便是深深的一吻,會場頓時一片歡呼聲。

克魯格重新的裝滿的酒杯的上前大喊著。

「讓我們,再次的祝賀,懷特指揮官,KP-31索米,倆人的再度誓婚成立!也再次歡呼,今後,格里芬,不再受制於貴族財團!全體,乾杯!」

這聲乾杯,讓全部的人都紛紛互相敲擊酒杯的互相乾杯。

克魯格一臉滿足的環視這會場,卻無意間的看到會場外的陽台,一位孤獨的漆黑軍官站著,仰頭看著雪景。

                                                  To be continued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422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1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