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981

【小說】我們是支援梯隊11.T小隊.暫別 (3/27更新)

樓主 soies kkb0801
GP10 BP-

01.封鎖開始

鐵血正在招募一批退役軍官,我也是其中之一,為即將到來的戰術人形實戰實驗做準備,聽說他們挖角了一個很厲害的科學家,他最好不要讓我失望。

我坐車來到格里芬總部,準備跟老戰友們道別。

「選在這個時機跳槽啊。」沒想到,在我即將遞交辭呈的時候,老頭子登場了。

「長官好。」我立正站好,雖然對方並非格里芬內部高官,但我還是行了軍禮。

哈維爾笑了笑。

「要去見克魯格?」

「嗯,要跟戰友…兼老闆道個別。」

「從格里芬創辦開始就追隨的老戰友,你離開他得多傷心啊?」

我噗哧一笑。

「執行長,我們都是成年人了,雖說是跳槽,也是走走形式,朋友還是朋友。」

「鐵血指揮官—瑞特•斯波德,聽起來很有威嚴。」哈維爾唸出我的名字,語氣聽起來,已經在想像我未來的姿態了吧。

「執行長說笑了,我人都還沒過去呢,說不定會被叫去顧門。」

「哈哈哈哈…看看是誰在說笑話?我說瑞特啊,離開不急於一時吧,你難道不想跟人形們敘敘舊,在去鐵血之前,何不再用一次我們的人形?」

等等,這是在慰留嗎?這兩個傢伙,克魯格那個硬漢自知沒辦法留住我,找了老頭子來軟硬兼施嗎?

哎呦,你行啊老朋友。是呀,再怎麼樣,我都會賣老頭子一個面子。

我暫且將辭呈收在外套口袋,在老闆的辦公室外轉了身。

走廊上,我的副官已經恭候多時,自從去年引進了心智雲圖技術以後,跟人形培養感情變的可行,過去那種將人形隨便棄置的情況得以減少了許多,也是防備未來可能出現的戰損,但對我來說…這個技術是多餘的,心智技術賦予了人形"個性",而我不喜歡"有個性"的士兵。

我跟在克魯格麾下,可是有很好的理由的,我做為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老兵,跟在這位哥們兒身旁,我無怨無悔,自從有了甚麼自動人形技術以後,要逼的我們這些僱傭兵要退居幕後,擔任指揮人形的角色?

這情何以堪?我倒不是不想配合老闆,只是我是個老古板,腦子不好使,一下跟我說要指揮人形,然後又要學習一堆新穎的科技,當年那個指揮介面可是弄得我頭好疼啊。

「指揮官,有命令嗎?我隨時可以出發。」自信的女性聲音傳來,我望向發聲的來源,正是與我相處了三年時光的第一個自律人形-MG5。

「MG5,我有話要跟妳說。」我脫下紅色貝雷帽,試著露出比較放鬆的表情。

敘舊嗎…跟人形敘舊,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種事,人形對我來說就像在戰場上隨時能扔棄的物品一樣,都怪心智雲圖技術…搞的這些人偶跟人類快沒有兩樣了。

「怎麼了?長官?」MG5揹著她的槍枝,朝我這邊看著。

「……我過不久,就要離開格里芬了,呃,就是,離職,然後去更好的地方。」

可惜,我沒有透視眼,但我猜MG5的心智現在一定亂成一團吧?

「……如果…這就是指揮官的意思的話,我沒有異議。」

她湛藍的雙眼直視著我,看不出有所動搖,但字裡行間的那份沉默,我確實的接收到了。

「MG5,一直以來謝謝妳,至於承包據點的其他人形…」我該把這件事廣宣出去嗎?我想,沒有這個必要吧,讓MG5交代下去就好,我可以信任她…不知道為甚麼…我可以好好的相信這個人偶,她會把事情都處理妥當的。

「就交給妳去說吧。」

KSG、PKP、競爭者、M82A1……我麾下的第1梯隊,對我的離開,也都會很震驚吧?唉,我到底在多愁善感甚麼呢?

「放心吧,長官。」MG5對我嶄露一股堅韌的笑顏,「我相信她們…也會尊重你的選擇。」

尊重我的選擇?唉…這萬惡的心智技術真是折騰我。

這時,通訊裝置發來訊息,該不會是克魯格在百忙之中終於想起我了嗎?

「通知全格里芬指揮官。」紅色軍裝的女性出現在通訊器的螢幕上,哦?是赫麗安啊。「立刻集結梯隊,建立防禦據點,鐵血工造的人形失控了,我再重複一次,鐵血工造的人形失去控制,所有指揮官立刻集結所有部隊,我方現在正在建立指揮系統,緊急部屬命令如下-」

搞甚麼?我要去的公司出事了?

我趕緊用通訊器聯絡第1梯隊,並在走廊上奔跑了起來。

「KSG!據點情況還好嗎?」

「指揮官,敵人從四面八方而來,請給予指示!」畫面上的KSG相當的忙碌,蹲在防彈檔板後方,伺機射擊突然發起攻擊的鐵血人形,這時候依靠自律作戰的話,恐怕整個據點都會全軍覆沒吧。

「MG5跟我在趕來的路上!在此之前,妳先指揮各個梯隊防衛據點!」

「由我來指揮嗎?」我看見KSG臉上閃過一絲遲疑,但那份遲疑,很快的轉為肯定,「明白了。」

MG5與我一同奔上格里芬的武裝直升機。

可惡,現在沒辦法觀察戰場,指揮地圖只能在指揮室使用,不過,既然是防衛作戰的話,我還可以憑藉記憶去做指揮。
「收攏防線到各個主要建築,在前進基地加強防衛,狙擊人形全都部屬到高樓層。」

「掩護第二梯隊撤退!」KSG根據我的命令運算後,得出了需要掩護撤退的結論,我看見PKP的魁儡衝到掩體後方,架起機槍對前方射擊,KSG的魁儡也立刻展開防彈板,增加PKP的射擊掩護。

「絕佳的機會!撤退!」KSG立刻在魁儡的掩護下離開掩體,PKP的另一具魁儡跑過來,單手用機槍朝前方猛烈掃射。

我將通訊器連結到了M82A1。

「M82A1!」有時候為了方便,我會用M82簡稱她,「到了狙擊位置就開始狙擊!」

「這一切都是指揮官的意志。」粉髮人形空靈般的聲音傳出,接著,是一發發劇烈的槍擊聲。

「戰況很不利的樣子,指揮官,著陸以後,請盡快尋找掩護。」MG5似乎正在用齊納協議與在場戰鬥的人形們同步中。

「我知道,但是我必須要指揮她們才行,越是在這種狀況,我越不能沉默!」

「原來如此。」MG5一笑,「但是指揮官,你的生命…可是很重要的。」

我愣了一下,望著銀髮人形,這時候我大可說一些肉麻的話,但…

「看來,我的離職要順延啦。」我聳聳肩,開了個玩笑。

人形的續戰能力是人類的好幾倍,連續作戰24小時都不成問題,我相信現場的KSG會堅守住前進基地,不讓任何敵方人形入侵進來的。

「LZ is hot(降落區域有危險)!」駕駛員對在後面的我喊道。

「競爭者!開啟MG5的魁儡儲存箱!MG5,清空LZ!」

「遵照指示!」畫面上的競爭者開始奔馳。

「交給我吧!」直昇機上的MG5充滿自信的笑了,她連結魁儡網路後,我看到地面四具魁儡正在趕赴戰場。

「對LZ的鐵血人形進行壓制!」

在我的號令下,機槍的火網立即覆蓋了基地的降落區域,直升機緩緩落地,我等不及的跳下直升機,MG5緊隨其後。

「第1梯隊隊長-MG5返回!KSG,辛苦了!」我抓著通訊器說道,雙腳馬不停蹄的奔入據點,前往指揮室,開啟了指揮系統。

我戴上戰術眼鏡,確認了資訊的同步狀況,整個戰場的地形、隊伍、敵方位置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幸好,這裡是格里芬的承包區域,有很多人形部屬在這片區域,敵人幾乎無所遁形。


是甚麼原因導致這次的人形叛亂呢?怎麼想都是人為的吧?鐵血工造的混蛋,好在我還沒跳槽,要不然我真的就無地自容了。

「全部梯隊投入作戰!敵方的攻擊還不穩定的樣子…」可能是指揮者還沒掌握全部戰局的緣故,「以主建築為防衛軸心向外推進,直到我標記的防衛線為止。」

我在地圖上標記黃色的行進路線與光點標示,人形們展開了行動。

「KSG,使用防彈盾往前推進!MG5、PKP建立交叉火網,競爭者,跟在後頭獵殺落單的敵方人形,第2梯隊,Vector!帶領隊伍防守側門,進來的別放過,逃走的別放跑!」

「诶。」Vector這一聲回覆應該就是收到的意思了吧……真希望她回應我的時候積極一點啊。

很快的,面對人類指揮官的到來,鐵血人形幾乎潰不成軍,很快的潰退了。

「呼,守住了。」我一屁股坐回指揮室的座椅,人體工學椅很好的承接住了我的身體。

但是,"撤退"的這個行為讓我感到有疑慮,失控的人形會撤退的話,表示還是有誰在後面控制著鐵血的人形吧?接下來,就等上頭開會討論一下看要怎麼辦了。

我開了一個私密通訊給MG5,「我之前要離開的事情,務必保密,好嗎?」我有點緊張的說道。

「嗯,我明白了。」畫面上的MG5似乎是鬆了口氣,安心的回應我。

啊,可惡,我的後勤官前兩天調離據點了。

「清掃戰場,跟…口糧跟彈藥的分配再拜託妳了,MG5。」

「是。」

人形簡短的回覆後,我躺在椅子上休息,為我的大腦充充電。

不久,我接受到了任務,要我建立防線,與其他據點聯繫,形成對鐵血工造的封鎖。

「這下走不了了,瑞特。」克魯格與我通訊。

「嗯啊,該死。」我沒好氣的回覆他。

「……」克魯格的表情似乎有些歉疚,我猜是因為沒好好當面挽留我之類的吧?

「沒關係,沒事,現在我想走也走不了!哈!」

我還想說該不會是他們配合鐵血…演了這齣戲要我待下來吧?不過這種玩笑話我可不敢亂說。

「謝謝…瑞特,今天下午三點,我們會召開遠端軍事會議,商量怎麼處理鐵血的問題。」

「好~聽你的。」我苦笑回應。

「通話結束。」
「嗯。」

唉,離職後的短暫休假泡湯了。



===========
作者領域

大家好這裡是Soies~這次偏振光的活動開箱開到P90、AN94,二十場掉了沙漠之鷹,所以決定來還願一下……不然都有點不好意思。

這篇的由來,是因為我雖然營運沒多久就入坑了,但中間脫坑非常非常長的時間,直到偏振光才回來,再加上好友推的文坑等等,也要感謝陪著我貧弱梯隊打過無數關卡的支援梯隊們,才有了本次以配角為主視點的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
10
-
LV. 10
GP 982
2 樓 soies kkb0801
GP6 BP-
02.支援救援

半年後

那天之後,一切都失常了,三戰之後的寧靜被打破,格里芬陷入了防守的被動,鐵血的人類雇員遭到殺害…人偶們…對人類叛變了。

我感到不安,與恐懼…格里芬人形的數量,是我們人類的數倍,她們想要的話,隨時可以將我輕易的殺掉吧?其他的指揮官,一點警覺心都沒有嗎?難道只有我…有可能會被自己人型給殺害的恐懼心理嗎?

這半年的時間裡,我無不提心吊膽,深怕晚上會被她們給殺掉。

將她們製作成近似於人類的樣子,是要降低我們的戒心嗎?為何不能像軍方人形那樣,武器,好好的像個武器就好。

「指揮官,大家都很期待與您共進晚餐…」

「喔,我等下就去。」

最後,還是習慣了……長時間的共同作戰,我試著與她們培養感情,我希望這是有用的,我希望這些人偶是真的有所謂感情的疊加的。

我穿好制服,走入食堂,據點兩支梯隊的成員全都齊聚一堂。

「注意,指揮官來了!」MG5雙手交叉在後,對眾人形宣布。

人形起立,都朝向我這裡看。

「恩,吃飯吧。」

「真簡短呢,得救了。」Vector的立正姿勢馬上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立刻就坐了下來,卻沒有用餐的意思,拿著湯匙把玩。

「指揮官,請准許我提問。」KSG頭往前了一點點,試圖引起我的注意,接著,手也舉了起來。

「問吧?」反正,我也沒什麼心情吃東西,補給路線三天兩頭被切斷一次,一周要浪費一個梯隊的人型去全程跑後勤,這個據點原本是關押囚犯的監牢,人類囚犯都轉移了…存在的必要性非常的低。

「我看了我上次表現的數據…覺得自己還有進步的空間,指揮官的看法呢?」脫下罩帽跟墨鏡的KSG,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妳在戰場的時候,非常的謹慎,前衛的工作也做的堪稱完美。」我回想著她在戰場的表現,「但是,妳在用運算能力去保護隊友的時候,要先確認戰場的整體環境才可以,好比說,上次PKP因為地面的高低差,沒辦法很好的發揮。」

「是嗎?原來是這樣,那我…」

「甚麼嘛,這種小事。」PKP一笑,「KSG,不用為了這種瑣事改變作法,我在的話,這種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對吧?」銀髮側馬尾的戰術人形,用那雙自信的金眸看著我。

我雙手交叉,「那好啊?」我順著她的笑容笑了回去,「妳們就互相協調,不要運算衝突就好。」

「第二梯隊隊長?」我露出別有意思的笑容。

「蛤?」Vector眼神閃過一絲慌張。

「作戰報告,甚麼時候交上來呢?」我頭很刻意的歪一邊。

「你自己看數據就好了啊……WA小姐寫吧。」Vector話鋒一轉,甩鍋速度之快令在場的WA2000都慢半拍的瞪大眼。

「蛤----?為甚麼變成我來寫啦?這是妳自己的事情吧?」話說到這裡,WA不情願的放下甜點。

「哈哈哈,沒辦法就算了,作戰報告我自己寫就行。」當然是複製貼上,加點變化就好啊,當我老兵當假的啊。

「誰說沒辦法啦?這種程度的事情,我一瞬間就完成了!」WA2000從座位上站起,很奮力的要推銷自己有多優秀。

「……好,妳寫吧,我勤務桌給妳用。」對這個發展有點傻眼的我。

「…沒有人跟妳爭喔。」Vector眨眨眼。

新的後勤官甚麼時候來啊,再怎麼優秀的戰術人形,處理後勤的話還是有極限在的,而且安裝火控核心可不是要她們做這種行政方面的工作啊。

這時,緊急通訊連入。

「瑞特,緊急事態,進指揮室。」赫麗安的上半身出現在通訊器上。

「勤務桌…印象中…是在指揮官的寢室。」在我離席時,身後傳來M82A1的聲音。

進入指揮室後,我還能從這裡聽見WA2000淒厲的驚叫聲。

「發生甚麼事了?」聽到尖叫的赫麗安皺一下眉。

「沒事,人形在吃飯。」我沒有針對問題回答。

「S09區,來了一個新的指揮官,他正在參與一項救援任務,深陷敵方區域,後援不足,我希望你去支援他。」

「哦,這樣啊。」沒想到格里芬人手已經吃緊成這樣了,叫菜鳥上陣不等於從容就義啊?「我明白了,我這就叫人形準備一下。」

可不能讓新進的後輩專美於前呢。

20分鐘後

「緊急集合!」我從指揮室發出廣播。


「狀況如下,根據情報,S09區的新進指揮官,正指揮部隊救援重要人形,上頭指示我們分出兵力支援受困的部隊,我們將從東方進入行動區域,確認友軍識別信號以後,往南推進,與友軍一同搜索鐵血指揮部。」

我身後秀出一張S09區的戰術地圖。

兩支梯隊的成員都在注視著畫面,這認真的樣子…就是這半年以來疊加經驗的成果吧。

「對了,要救援的人形是VZ61蠍式,有看到那個人形的話,請立刻實施援助,以上,還有問題嗎?」

「那個…寢室…」

「沒有!」眾人形。

「欸?算了甚麼事都沒有啦。」

很好,大家都很有精神,嗯?剛才好像有聽到WA2000說了甚麼?算了,應該是我聽錯吧。


「出發!」



待續
6
-
LV. 10
GP 985
3 樓 soies kkb0801
GP7 BP-
03.過往幽魂


克魯格:「他接下了嘛。」

赫麗安:「是,沒有任何猶豫,明明是那個區域的指揮官……」

克魯格:「嗯,他的區域也一直在被鐵血騷擾,要面臨多面作戰,還能臨危不亂的,也只有他了。」

瑞特接收了S09後勤官的通訊。

格林娜:「斯波德先生,一聽到區域編號就知道是您來了~太好了!如獲百人之力呢!」

瑞特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看著地圖上的識別信號。

「百人恐怕還不夠用吧,鐵血在S09區部屬的大量的偵查型人形,可見,蠍式擁有很不得了的情報呢。」深灰髮中年男子,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推理了一下我方現在握有的情報量,「言歸正傳,情況怎麼樣?」

格林娜:「好的!如您所見,指揮官正在指揮梯隊進攻運輸路線上殘存的鐵血哨站!」

S09指揮官:「"你就是S05區的……"」

「嗯,自我介紹一下也好,我是S05區的指揮官-瑞特.斯波德,情況我大致上理解了,我部現在會進行支援,請安心進攻哨站,我會用梯隊掃蕩周邊區域、封鎖道路、設置路障,等待撤退的人形歸來,到時候,還要靠你掩護她們實施撤退運輸。」馬克杯冒著白霧,灰髮的成熟男性一笑,「歡迎你加入格里芬,新人。」

瑞特打完招呼後,沒有切斷通訊,為了保持互通有無,將頻道畫面擺到了指揮室螢幕左上方。


作戰開始

直升機的鋼板嘎嘎作響,vector為首的V小隊在武裝直升機內,望著窗外地面的景色。

「WA,從出發開始,就沒有說半句話呢,妳還在想寢室的事情嗎?」V小隊突擊班-Zas M21,一名藍色短髮、橙瞳色的人形。

「我、我才沒有好嘛!」WA2000聽到對方的話,驚愕後,皺著眉轉過頭。

「吼?這個反應…嗯~嗯~」突擊2班-OTs-12,是一名白色雙馬尾的少女人形,她見到WA的反應,心裡面很自然的認同這個含意。

「進到寢室的話…請務必證明指揮官的清白。」維爾德握起戴著黑色手套的拳頭。

「啊?甚麼清白啊?」WA2000是上周剛加入的人形,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她頭歪一邊,對坐在對面座椅上的維爾德問道。

「有很多傳聞。」金色短髮的手槍人形,神秘兮兮的湊近WA,「據說瑞特指揮官,是個會拋棄人形的邪惡之徒,不過當然,那種造謠我是不會相信的,這個任務,就由第一個進入寢室的妳去做吧,我期待您得來艱苦卓絕的勝利。」

「妳怎麼講的好像…我要去對指揮官做甚麼過分的事啊!」WA2000氣噗噗的說道。

「那種事情,我想只有MG5會知道,畢竟她是跟著指揮官最久的人形。」Zas M21檢查著手上的步槍,眼角不經意的瞄了一眼vector,這一瞄,便不再放過她了,「妳也知道甚麼的話,可以分享一下?」

「…我不知道妳們在說甚麼。」vector不想回答問題,望向窗外,少了人類的S09區,他們的痕跡也還在此處,遼闊的農田與零星的農舍,人造的自然景觀在她眼前延伸,「妳們相信…世界上有鬼嗎?」

「欸……!」WA2000整個人形抖了一下。

「鬼魂嗎?我可以有一套說詞,但,我比較想知道妳說這話的動機。」Zas的雙眸悄悄的飄向vector試圖迴避的側臉。

「不要害怕,WA2000,我們都在,只要有同伴的話…恐懼都會消散的。」維爾德拍拍WA的肩膀。

「還有祕密武器的我在喔~」OTs-12笑著對WA說道。

「誰誰誰誰、誰會害怕啊!我只是剛好、剛好覺得有點擠,動了一下而已!」WA緊皺著眉,連忙回應。

「是這樣嘛,我誤會了呢。」維爾德覺得對方反應有點大,不過還是表示理解的點點頭。

「指揮官說過…過往的幽魂,一直在糾纏他。」

vector話音一落,一眾人形頓時陷入沉默。

這時,直升機正在下降,駕駛員率先放開纜繩,將裝有魁儡的集裝箱扔到地面。

「出發囉。」vector有點後悔自己多嘴,眼神飄忽了一下,最後她決定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任務。

直升機離地面約三公尺時,V小隊打開直升機艙門,全員分批次跳下。

金髮的手槍人形奔向集裝箱,將小隊的魁儡放出,Zas跟Ots-12負責掩護左、右翼。

WA2000蹲在原地觀察正面,vector從警戒姿態緩緩起身,拳頭捶了一下直升機艙門,示意駕駛起飛。

巨鳥的螺旋槳擊打著原本溫順的風,直升機升空,草地劃過直升機的巨影。

隊長仰望天空,放下了一切多餘的情緒,然後連結魁儡,帶著隊伍向前進發。



待續




==========

GP大感謝!有更多的動力能繼續了呢!請大家期待下回!
順便說一下這裡的更新時間~短則一天,長則一星期XD
7
-
LV. 10
GP 991
4 樓 soies kkb0801
GP6 BP-
04.託付命運

瑞特戴上戰術墨鏡,被偵查的鐵血識別信號接踵而至,接著,一張戰場的全息地圖在他的腳下向外擴展開來,座標資訊、梯隊資訊、敵我信號、海拔地形,全都一覽無遺。

「V小隊,穿過田園,雷達有死角,只能靠齊鈉協議補齊戰場資訊,注意每一棟房舍,穿過田野之後,妳們會正好位於S09梯隊的左翼,那個位置有一座廢棄機場,跟有鐵血部隊盤據的機場,從哪個機場開始進攻,由梯隊隊長決定,進攻完畢後,從左翼的斜切面部屬火力。」

「雖然不是很要緊,但是指揮官,從這裡目測的話…火力覆蓋區域是森林喔。」V小隊隊長以通訊器回應,帶了點嘲諷。

「鐵血的信號在地圖上的森林呈現中空,形成多重信號來源,意圖可能是要我方分心去擊破信號收發器,或是更加無關緊要的鐵血偵察部隊,當敵方部屬的偵查單位越多,森林的中空就越可疑。」瑞特做出了自己的解釋,並好好的說明給Vector聽。

「合理的判斷呢。」Zas附和了指揮官的意見,槍口朝下以手肘勾住,左手指扣在下巴思考著。

「敵人果然很狡猾。」維爾德皺著眉,希望快快的消滅隱身在黑暗的鐵血。

「……直接命令我不是更簡單?幹嘛每次都要逼我思考。」Vector語氣上相當不耐煩,可是大家都知道這只是她沒有惡意的小小牢騷。

「嗯,Vector…隊長,就是要思考,好好用妳的心智演算一遍所有戰場的事物,妳有把妳身邊所有人形帶回來的責任。」

瑞特的話語好像撬開了Vector的甚麼開關,她抿起嘴唇,掃視自己小隊的隊員。

「好是好,但結果怎樣我可不管。」Vector發完牢騷,繼續領導隊伍往前進。

V小隊穿越著無人管理,肆意生長的大麥、小麥田,麥子摩擦著人形們的素體,發出唰唰的聲響……

隊長擺出手勢,示意大家蹲下。

「鐵血人形,數量一梯隊,偵查者兩班、巡遊者兩班、切割者一班,距離300。」Zas從小麥田的間隙看出去,精確的算出了敵方的數量與距離,「對方機動性很高,中央突入的話,會被反包圍。」Zas看隊長尚未下指示,繼續提供戰局說明。

Vector背好槍,蹲在田間比出手勢,指示Zas左迂迴,Ots12右迂迴,突擊班確認指示後,便分頭行動。

「WA小姐,進攻開始前狙擊。」

「開始前嗎?」WA腹部朝下,架好腳架,呈現臥姿後,轉頭疑惑的詢問隊長。

「嗯。」Vector頭輕點,「各班注意,WA小姐開槍以後展開突擊。」她以通訊器對突擊班指示。

「好喔~」Ots-12手掌附在耳機上,「然後~我就位囉。」

「我也就位。」Zas的回覆聲後,隊長轉頭回望沒分配到命令的手槍人形。

「維爾德,突擊班開始進攻後,不要馬上衝出來…算準我出去的時機。」Vector語畢,微微皺起眉,但看到對方投以信任的眼神,她不由得的苦笑。

「……就是現在!」

WA吐息後…屏息,手指放上板機…接著…碰轟!

閃焰發出,猛烈的第一發槍響在廣闊的田野四處迴盪。

一具鐵血小飛行器被一發貫穿能量核心,紫色電池破裂後,冒煙報銷……

鐵血部隊正要散開時,左右側又同時射來精準的步槍射擊,鐵血的高機動人形,朝著正後方與正前方潰退,這時,那名灰髮的衝鋒槍人形從田園中衝出。

「哼哼…來吧。」她衝著這批鐵血…冷笑。

高速衝鋒子彈瞬間把擋路的一具人形打成篩子,她連結的魁儡向前衝鋒踏出一步,近距離連發擊穿下一台巡遊者的裝甲與電路核心。

本體換彈同時,魁儡立刻站到前方掩護射擊,WA2000發現自己的視線被Vector遮擋,正要移動位置時,威爾德跳了出來,左手反手握著手槍,架開了正要瞄準WA的切割者,「不准你碰我們的同伴!」左手手槍內旋一圈朝切割者頭部就是一槍。

「WA小姐,妳的後方交給我,快去吧!」威爾德對身後的WA吶喊道。

『原來是這樣…看準她衝出去的時機,就是要我移動位置,跟讓威爾德掩護我的後方吧…因為這樣一來…』WA2000衝向被衝鋒槍清空的空地,協同埋伏在各處的狙擊魁儡,瞄準向後方潰退的人形。

「接下來會死的…就是你們了!」WA2000奮力一吼,舉槍射擊,開槍打潰逃的鐵血人形,簡直跟打靶沒有兩樣,很快的,一梯隊的鐵血偵察部隊被全數殲滅。

「哦?鐵血信號確認消滅,做的很好,V小隊,然後,WA2000,妳的狙擊十分精彩。」瑞特在戰鬥結束後發來通訊,感覺他臉上多了一絲倦怠。

「哼,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還不快感謝我?」WA2000臉頰微紅的,接受了這份有自己在內的稱讚,頭也抬的高高的。

「唉,該說她單純還是…」Zas的表情呈現一種同情。

「嘿嘿,我很羨慕喔~」Ots-12走來,表達了另一種看法。

「你真走運,被你說中了。」Vector觀察著戰場,「敵方大本營…就在森林裡的樣子。」

「這不是運氣…這叫做經驗喔,Vector,這也就是為甚麼…妳要好好寫報告的原因啊。」

瑞特的話語,像好幾把無形的空氣劍插在Vector的胸膛上。

「…我知道了啦。」她看著WA,「報告,我分一些。」

「寢室也分一些嗎?」Zas面無表情的同時聯想到。

「欸?我、我才沒有要去好嘛!我、一點都不想…」WA2000慌慌張張想辯解。

「啊?」Vector皺起眉,「其實M82不知道指揮官有很多勤務桌…或者,她就是逗妳玩。」

WA2000聽到,差點當場斷氣。

「玩笑終結。」Zas手一攤。

「原來妳們都是知情的嗎?」WA2000羞憤不已。

「沒有要去嗎?真是可惜,這下子不能證明指揮官清白了…不過沒關係,光明,總有一天會破曉而出。」威爾德絲毫不氣餒的樣子。

「現在開始才是困難的部分,V小隊。」瑞特先做了預先提示,「這條線,就是妳們的防衛線,務必死守該區域,直到所有重要人形成功撤離為止。」

「…我們會被你拋棄,然後死在這裡嗎?」Vector這玩鬧的語氣,稍嫌沉重了一些。

「隊長,還記得我對妳說的嗎?」瑞特冷靜的對應。

灰髮人形緩慢的眨了下眼,「答應我。」

「……?」瑞特。

「答應我,沒有人形會被你拋棄。」

「……很抱歉。我無法答應妳。

這個回覆,對在場的WA2000來說可是晴天霹靂。

「……呵。」這時,Vector卻笑了,「直白到…讓人火大的男人呢。」

「我會盡力,讓這次的作戰跟過去的每一次作戰一樣…都全員歸還。」深灰髮的男子,誠懇、沉穩的對人形們宣布。

「讓我失望的話,就等死吧。」Vector笑了笑。

「……嗯。」

待續
6
-
LV. 11
GP 997
5 樓 soies kkb0801
GP4 BP-
05.焚草行動

5個月前

慵懶的女性:「瑞特…你辭職的理由…是因為待遇不好吧?」

瑞特:「嗯,對啊,哈…我真是不走運呢。」

慵懶的女性:「……」
她秀出了梯隊編隊的畫面,特別的放大裡面的某個人形。
「你看過這個人形嗎?」

瑞特:「沒印象呢。」

慵懶的女性:女子的眼神突然銳利了許多。
「…她也沒什麼印象呢。」

瑞特:「我不懂妳的意思。」

慵懶的女性:「我也不懂…所以,才問了你。」

瑞特:「那我再說一次,我不認識這個人形。」

慵懶的女性:「……我只是問問。」

通訊結束

#

「我方已經確認了撤退人形的位置,撤離行動正在進行,各梯隊回報狀況。」

S09的新人表現相當搶眼,除了表訂的蠍式,也救援了許多受困的人形,瑞特仍然指揮著他最精銳的兩支梯隊在側翼、後方進行支援。

「兩座機場都被我們拿下了。」MG5跟在V小隊的後方替她們收了尾。

「很好。」瑞特笑著讚賞道。

「指揮官…我們有點狀況!」Vector回報時,可以聽到現場正槍聲大作。

瑞特開啟全息地圖,鐵血正在衝擊V小隊的防線,他觀察著鐵血信號。

「指揮官!現場有精英的鐵血人形!正在逼近!」維爾德也發來了緊急通訊。

一名嘴巴戴著防毒面罩、雙黑色短馬尾、右手握著黑色指揮棒的漆黑人形從森林走出。

鐵血精英人形—稻草人。

『森林被鎖定了嗎?這個人類指揮官,很棘手呢。』她指揮著偵查飛行器向前進攻,V小隊早有準備,據險而守,步槍、狙擊火力也十分到位。

『一個梯隊的數量嗎?被小瞧了呢。』鐵血精英人形試探著格里芬的防線。『以為,我看不出誘敵的伎倆嗎?』她高速朝森林左側奔去,這時Vector展開突襲,自農舍方向衝來。

「別想逃!」Vector舉槍射擊,奔跑射擊的精度降低,但她的目的是要阻止她脫逃。

稻草人一個迴身避過掃射,操縱浮游砲飛向前方一公尺處,左手呈現劍指,直指逼近的衝鋒槍人形。

噗咻!噗咻!噗咻!

綠色粒子光束持續對Vector反擊,她的一個傀儡胸、腿部被射穿,失去重心的趴在地上。

「損失傀儡!」V衝躲在農舍後方,換好彈匣探頭射擊!

『打算追擊我?是想要我的情資嗎?也差不多該意識到我身後是森林這點了吧?』稻草人一邊戰鬥,一邊冷靜的分析著局勢。

「不要追擊她!她後方是森林!跟上去就會暴露防禦的漏洞!」瑞特立刻緊急制止Vector。

『怎麼回事?這個鐵血人形趨於保守,難道,是識破了誘敵戰術嗎?哈,不錯啊。』瑞特笑了,「M小隊向森林西側前進!」他馬上做出應對。

『偵查人形驟減,但是通報機制無礙,西側嗎?原來如此,打算藉機包圍我吧?』稻草人躲在樹幹後,與Vector持續對峙,『趁機撤回去嗎?不行,不能暴露她的位置,要保全情報,也要脫出包圍網…西側就西側吧…突圍。』

稻草人分析完畢後,拔腿奔出,卻驚見半空中飛來好幾顆燃燒彈。

『這傢伙……!打算把森林也給燒掉嗎?』

稻草人驚訝的看著怒瞪著自己的衝鋒槍人形。

浮游砲升空打破其中兩顆燃燒彈,但數不清的火焰彈片還是落到了森林裡,引起了火災。

「逃不了了!」Vector狠瞪後衝出掩體,卻沒發現身後埋伏的浮游砲。

碰!

WA2000精準的擊落浮游砲,Vector繼續朝稻草人追擊。

森林裡原本部署的偵查人形,快速的逃離火場,也進入了格里芬的交叉火網,卻正好給了稻草人掩護。

一堆鐵血偵查車衝出森林,Vector不得不停下腳步,倉促應戰,眼睜睜看著稻草人脫離戰場。

「隊長!妳衝太前面了啦!」通訊器傳來WA的怒吼。

Ots-12的傀儡跑到隊長附近展開掩護射擊,Vector無奈之下只好被她拉著撤退一段距離。

瑞特見到Vector的一連串表現,笑了起來。

他開啟通訊聯繫總部。

「長官,鐵血精英人形現身了…可惜,沒有攔截到她,但是包圍已經形成,資料傳給妳了,麻煩轉告那個新人…精英人形,就交給他處理了。」

赫麗安:「稻草人嗎…我知道了,辛苦了,瑞特。」

之後,新人指揮官順利擊敗了稻草人,卻發生稻草人將自己引爆來掩蓋情報的事件。

#

赫麗安:「那……營救AR小組的任務,還要繼續嗎?」

克魯格:「當然要繼續,不過策略改變了,我會找一個更合適當下的人員。」

赫麗安:「當下,正在S09的瑞特是最合適的人選。」

克魯格:「……他跟她有些問題。」

赫麗安:「嗯?私人恩怨嗎?」

克魯格:「很難說的清……說起來,赫麗安,你手下那名指揮官……喜歡貓嗎?」


待續
4
-
LV. 11
GP 998
6 樓 soies kkb0801
GP5 BP-
06.休憩時間(Vector線-1)


歡騰的紅,如巨大的火炬,照耀著S09區的天空,格里芬後勤部隊趕忙著撲滅火勢,瑞特也被克魯格狠狠的訓了一頓。

「森林大火…造成不少自然損失…瑞特,你的人形做太超過了。」

在這個資源稀缺,人們還在修養生息的時代,森林資源是相當重要的,連有多年交情的老闆都難得的垮下了一張臉。

克魯格粗糙的手指,緩慢的在額頭搓磨,「…這不像你。」在數個關鍵時機,都讓人形自律戰鬥,才造成了這場自然浩劫,過去,瑞特可是個指揮人形的風雲人物,堪稱承包商的面子之一,要不是跟鐵血的戰鬥消息都被管制,森林大火才勉強用自然災害壓了下來。

「上頭有新的命令,要把格里芬的主力部隊調回他們所謂的“戰略要地”,你那裡要分出至少一個梯隊。」

格里芬多面作戰的情況,加上不明白實情的客戶委託,讓戰況更加雪上加霜,又加上知情客戶的恐懼求救心理…一切的一切,簡直不能再糟。

「……克魯格,我的區域已經很緊繃了,調用部隊的話,我也要跟著調動,但前線,我一定要在吧?」

瑞特講出老闆的名字時,就表示他對此非常認真。

克魯格調閱瑞特的部隊資料,「讓你的T小隊後調吧,你就待在前線。」老闆思索後,緩道。

他的第三梯隊……夜戰專門梯隊……這支部隊調走,瑞特就失去了許多作戰的可能性。

「我知道了,我會轉達調派命令。」


#

深灰髮男子走出指揮室,回到了他的寢室,自動門一開啟,他床邊的勤務桌上,坐著一個熟悉的人形。

「Vector?」

銀灰髮的女子,靜靜坐在位置上寫著作戰報告…聽見叫喚,她將左側髮後撥,側過臉看向指揮官,橙銅如琥珀的雙瞳,彷彿沒有什麼情感似的,只是做了看的這個行為。

「被訓斥了嗎?接下來呢?」她冷笑一聲,「要把我核心拆掉,扔到哪個邊緣地帶,踩著泥濘挖砂石嗎…還是…直接把我燒個精光呢?」

瑞特關上門,走到勤務桌旁,看著桌上的報告。

「妳多心了啦…被他念個兩句而已。」瑞特看了報告的開頭,認為還可以過關,點點頭,脫下帽子放在掛架上。

「不裝出不在意的樣子…也無所謂。」V手沒有停下。

「不會啦,妳這次表現的很好,Vector。」瑞特脫下套在外頭的黑色軍用大衣。

「很好?跟那些被我燒個精光的樹木說吧。」她語氣冷淡,又帶了點對這個稱讚的嘲諷。

瑞特解開襯衫的扣子…聽到這番話,暫停了動作。

「妳衝在最前面,保護著身後的隊友,扔出燃燒彈,讓鐵血的主力部隊暴露在我方火力之下,並將稻草人逼進包圍網…妳所作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裡…Vector。」灰色瀏海覆蓋著他的額頭,墨綠雙瞳看著人形的背脊。

「呵…用不著安慰我…反正,我只是一個商品而已。」表現再好都一樣,最終,還是會被拋棄,「玩膩了…就可以扔在一旁的人偶。」

「扔在一旁?嗯…或許對人形來說,那樣的結局也不錯,自由自在的…不受拘束。人類的話,有太多事情要煩惱了…」他想起他所知道的一切…不禁感慨。

「……不過,謝謝妳呢,保護了大家,不只我,大家都是這麼說的喔。」

Vector回頭,看著高大的指揮官…

「不管怎麼說…這一次,妳將她們帶了回來,請記住這個事實。」瑞特成熟穩重的說道,他伸出手掌,拍在Vector的肩膀上。

人形的雙眸落在那肩膀上的手背,上頭的皮膚有被劃傷、割傷的痕跡。

「……事實嘛,可別掉以輕心了,下次,會不會這麼順利,還很難說。」

雖然,她還是說著負面的話,臉上卻多了一絲笑容。

「說起來,為什麼是妳先來寫?」

「不是很明顯嗎?WA小姐不願意進你房間,跑去外頭的桌子寫了。」 Vector想起那個人形的反應,不由得笑嘆口氣。

「啊…是喔………好吧。」瑞特嘆口氣,先是走去廚房,拿了蛋糕才出發。

「呵。」Vector搖搖頭,埋頭繼續書寫。


待續

==========
作者領域

是的,瑞特是遲鈍大魔王(欸
5
-
LV. 11
GP 1k
7 樓 soies kkb0801
GP3 BP-
07.巧克力行動

時間:2060年
地點:新蘇維埃白俄羅斯地區某工業區


濃烈的焦臭味撲鼻而來,警車的警笛不絕於耳,男子撥掉身上的碎石…地磚碎片。

遠處,傳來一次又一次的爆炸聲響…一名少年蹣跚的…從街邊走來。

「別過…咳!」

灰髮男子正想出聲制止,喉嚨一陣不適後,他側身撐著地面,吐出一大口砂礫,他雙手掌扶撐著焦黑的地面,感到舌頭都黏滿了沙子。

「仇敵…去死!」

當他仰起頭看向少年時,少年手裡正握著一把小刀,朝地上的他刺了過來,少年嘶吼著,醞釀了滿腔怒火,他趕緊坐起身子後退。

刀口快要碰到他的身體時,少年的一切動作全都嘎然而止,一隻戴著黑色軍用手套的手…將他的手腕一把握住,僅僅是個簡單的動作,少年已經無法動彈了。

刀子落地,發出清脆的金屬聲響。

「我是16,發現人類具有攻擊性…請求更新許可。」

「這裡是母熊,允許妳對人類使用非致命性武力。」

這隻手的主人,是一名短黑髮、右側瀏海有一搓黃金色挑染的女子,她用通訊器確認許可權限後,單手將少年壓制在地,並綁上束線帶。

隨後,女子對在地上的他伸出了手,她露出親切的笑容。

「你就是VIP吧?我是16喔!國安局戰術人形,很高興為你服務!」

這人形開朗的情緒,跟現在的情況實在很難相呼應,該說沒神經…還是從容呢?

「VIP?我變成國安局保護對象了嗎?」男子說完質疑,看到對方的臉…愣了一會兒,才伸出手回握對方,讓人形將自己拉起。

「我是瑞特.斯波德,格里芬的戰術人形指揮官…」這時,他意識到了這點,馬上在身上尋找通訊器,找到後立刻開啟,「我是指揮官!各梯隊,回報狀況…各梯隊,回報!」通訊器除了雜訊以外,沒有任何人聲作出回應。

他焦慮之際,M16走近,握住他沒拿通訊器的右手背,將她槍套中佩用的M1911手槍遞給瑞特,瑞特急促的呼吸稍緩,對人形點了頭。

「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吧。」

人形給予物品後,將手裡的M16A1步槍舉起,警戒著前方,「20分鐘前,你們被襲擊了,有人在廠區安放了炸彈。」她上半身,在長袖卡其色襯衫外套了件防彈背心,手臂上也有黑色護臂與護肘。

「炸彈…喔我的媽呀…我想起來了。」瑞特回想起…自己正在軍工廠的開工儀式,他是負責這次的現場安全工作,他這次…帶了至少一個梯隊的人形,跟一個梯隊的人類傭兵。

「開工的時候…」

「針對軍事承包商的攻擊呢,他們的目標不是在上頭剪綵的大人物。」M16在前面帶路,一邊跟瑞特講解狀況。

「國安局之前就收到情資了嗎?為甚麼不早點通知我們?」瑞特的話語裡帶了點憤怒。

「來不及了呀,我趕來之前就出事了。」M16帶著瑞特離開被破壞的廠房,她馬上擺出手勢,要瑞特先停下來,遠處依稀可見…工業區的產業道路上,民眾、消防隊、民用人形混雜在一起。

「目標太多了…我們繞路吧。」M16笑一下,扭頭暗示跟緊她,「16呼叫母熊,我把巧克力帶出來了,但是周遭潛在目標太多,我會帶他走郊區,請求撤離方案。」

「這裡是母熊,收到,妳的新撤離點已經傳給妳了。」

工業區內也不安全,到現在還是有爆炸聲響,當地警方可能已經出現傷亡了。

「呀呀呀呀!」有一名男子,身上綁著炸彈直朝著瑞特衝來。

「保護指揮官!」格里芬人形A。
「可是我們不能對人類開槍!等等…妳要做甚麼?不!」格里芬人形B想制止A,但人形A已經扔下槍,衝上去撲向炸彈客。

M16立刻將瑞特撲倒在地。

碰轟------!

巨大的爆炸震波席捲兩人,「呃…瑞特,沒受傷吧?」M16拍拍身上的灰塵。

瑞特兩眼瞪大…看著剛才救下自己的人形,跟那個試圖阻止她的人形…都被炸的支離破碎。

「起來啦!現在不是消沉的時候吧喂!」比起斥責,M16像個大姊般的鼓勵對方,她再度拉起瑞特。

「瑞特?」
男子墨綠色的雙眸,裡頭的靈魂好像已經死去,M16捧住男子的臉頰。

「活下去,才對得起那些救你的人形吧?振作點啦?」

「……嗯。」

M16所不知道的是,他只是很驚訝…人形會這樣奮不顧身的拯救自己的性命,當然,在那之中的…也有滿滿的愧疚感與歉意。

「16,我們可以回頭嗎?」瑞特雙手回抓著人形正在捧自己臉的手。

「回頭?你當真?」M16下意識的看一眼撤離的方向。

「我的人形,跟我的人類部屬都還在裡面!我不能丟下他們!」

「哇~我都感動了。」M16半開玩笑佯裝著動容。

「但是瑞特呀。」人形歛眼,「我的任務是要帶走你而已喔?而且你剛才也有聽到吧?我可以對人類做出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只要他還活著吶。」她沒有絲毫餘地的瞪著瑞特。

「拜託了…在那裏…還有一丁點…的話…」瑞特不知為何,突然看著前方自言自語了起來。

「……唉。」M16嘆氣,鬆開了捧住他臉頰的手,將槍托抵肩,「我知道了,那你分享他們的部屬地點,由我帶頭,你可要跟緊我喔,明白嗎?」

瑞特與M16同步了地圖資訊後,M16瞄準前方,領頭快步前進。

這時,一群叛軍正在圍攻一處工廠,裡面的格里芬傭兵艱難的抵抗著,M16叫瑞特找好掩護後,立刻奔了出去,一個滑步左右各開兩槍將兩個敵軍的手臂、大腿擊傷,槍托抵住肩頭,展開行進射擊,又放倒了一個恐怖份子,右側傳來呼叫聲,她馬上收右手臂,撐出左手臂,大拇指抵著槍管下方平行射擊。

一發發精準的單發點射,將圍困傭兵的叛軍全數放倒,至於他們接下來是生是死,就交由格里芬的傭兵們去決定了。

「好啦,解決了,大家快走吧!」雖然這是額外工作,但M16能救到人,心裡還是很開心的,她對被包圍的人宣布後,回到瑞特那裏。

這時,天空飛來兩架武裝直升機盤旋,「是軍方!他們總算來了!」格里芬的雇員們興奮吶喊。

「欸?好像是來接你的欸。」M16覺得這任務相衝的矛盾感挺奇怪的,但又很好笑。

「呵,讓軍方去救他們吧。」瑞特從掩護中起身,轉頭看著M16,「我是妳的了。」

M16A1聽罷,眨了下眼,接著微笑。

「這之後喝一杯吧,瑞特。」

待續


3
-
LV. 11
GP 1k
8 樓 soies kkb0801
GP3 BP-
08.血糖過高

他感到有甚麼很奇怪,明明蠍式已經撤離,鐵血的偵查機種數量依舊沒有減少,除了增加以外,行動策略也變的更加激進,格里芬總部的下一步仍然未定。

瑞特指示尚在S09區的M小隊從"火炬"(被點燃的森林)為中心向西搜索,V小隊則是從焚毀森林的中央穿越到南方,後勤部隊的民用人形對火場周圍做了防火線,有效的隔絕了火勢的延燒。

M小隊與他們的魁儡分成了五個偵查班,與隊員、魁儡都有齊鈉協議可以共享資訊。

KSG全副武裝,帶著自己的魁儡們執行偵察任務,穿過焦黑的斷木、殘骸,進到森林的更深處,又是一片翠綠…空氣中瀰漫著鐵血偵查人形的電子塑膠味,KSG的嗅覺模組敏感的接收到了以後,鼻子抽動了一下。

她舉著槍,警戒著前方的一草一木,火災的濃煙逐漸散去,陽光透過煙霧與樹葉,稀稀疏疏的撒在青草地上。

這時,通訊器發出了提醒音效,接通以後,畫面上出現了一個令他感到意外的身影。

「M16A1?」

「呦,德國巧克力,好久不見啦。」M16爽朗的聲音傳出,畫面上,看得出她正躲藏在某個廢棄老舊社區的建築內部。

「……別那樣稱呼我。」比起對方爽快的態度,瑞特倒是緊張個半死,抓著通訊器進到寢室,「我猜妳有甚麼壞消息要跟我說吧?」

M16露齒一笑,「Bingo!我所在的小隊正在S09區呢,聽說你也來了。」她一派輕鬆的說道。

聽說?這是甚麼隨興又奇怪的概念?依照偵查範圍跟進度來說,比較可能是M16間接接觸了他的人形吧?再者,他也沒有收到己方梯隊有任何目擊到M16的情報。

「因為深陷敵區,我長話短說~我們的隊長…也就是M4啦,應該在往你那邊前進吧,瑞特…這時候,是不是該還一下白俄羅斯的人情了?」

M16話音剛落,引來瑞特一陣中年男子渾厚有力的笑聲。

「嗯,正合我意呢…能幫到AR小隊,也是我的榮幸,16。」瑞特對這位認識許久的人形點點頭。

「那我先忙啦~通話完畢!」M16切斷了通訊。

「……」一陣思考後,瑞特回到指揮室,這時,大螢幕上頭傳來KSG的同步監視影像。

「指揮官,發現到一個手持M4A1的人形,但是對方看到我就逃走了!」

「甚麼?趕快追上去!」瑞特下達第一個命令後,開啟部隊通話,「各梯隊注意,KSG在森林南部發現一名尚未撤離的重要人形,由於這人形可能跟蠍式一樣,有非常珍貴的資料,請務必保護她。」

瑞特正要接通格里芬的通訊時,S09的新人指揮官傳來通訊。

「瑞特前輩,我新的任務是回收位在T6地區的M4A1,她正在被鐵血的菁英人形追擊。」

灰髮男子點頭,「我的人形跟M4接觸了,但是沒有看到你說的菁—」這時,畫面上竄出一道黑影,無視KSG直朝著M4逃跑的方向衝去。

他尚未下達指示的瞬間,KSG切換彈倉的彈頭,朝那個鐵血人形背部一槍轟過去。

「品嘗一下吧,指揮官託付給我的…奈米壓縮技術X10倍的的獵鹿彈。」

鐵血人形大腿受擊,彈丸碎裂的聲響,有著鋼琴重音快彈一般的節奏,她右腿不受控制的往前彎曲,竟半跪了下去。

旁邊的樹木被彈丸跳彈削去一丁點,這引起了KSG的注意。

『跳彈?沒有穿透嘛?』人形拉了一下護木,退出彈殼。

「……」那個被稱作M4的人形在奔跑中回頭。

「快走!這是我們指揮官的命令!」在M4咬牙佇足片刻之際,KSG以宏亮的聲音喊道,「況且,沒有子彈的妳也幫不上忙吧。」她直勾勾的盯著前方的鐵血人形,同時試圖說服M4先行離開。

M4手掌拍在自己的槍身上,咬了下下唇,奮力點頭後,轉身再度奔去。

「妳這傢伙…」鐵血人形起身,腥紅的雙眼狠狠瞪著KSG,但她卻異常興奮的笑了,「想要挑戰我,是嗎?那—來大幹一場吧!」她突然一記掃腿起身,以手上的粒子手槍射擊KSG,KSG也同時開槍還擊,兩處的草地被掀翻,雙方一左、一右,為拉開距離而奔馳。

「赫麗安小姐說過的人形出現了,劊子手!」

「劊子手嗎?菜鳥,我會拖住劊子手的行動,妳盡快派梯隊撤出M4!」

「我明白了!前輩保重!」

兩個指揮官暫時斷開通訊後,瑞特緊急聯絡了M小隊的其他成員馳援KSG。

彈殼落地,KSG躲在樹幹後方,探出頭射擊時,卻驚見目標不在原地,仰頭一望,劊子手從樹枝上一躍而下,左手揮舞刀刃斬向KSG,銀髮人形迅速往前一蹬跳開後,仰躺在草地上射擊、拉護木、第二槍!

兩米之內的受彈,劊子手人形往後退向樹幹,背脊狠狠的撞擊了上去,KSG也趁著這個時機翻轉起身。

「來吧!來吧!來啊!!」劊子手左手舉槍射擊,KSG側過身以防彈板防禦後,右腿踏出還擊,這時劊子手朝天躍去,躲避霰彈的同時,揮刀從上而下斬來,銀髮人形來不及退後,升起防彈盾格檔。

金屬摩擦聲響發出,劊子手的反裝甲切割刀像頭兇猛的猛獸,啃噬著IOP的高科技複合裝甲戰術防彈盾牌,像是終極的槍矛對決,KSG與劊子手戰的昏天黑地,互有往來,支援的人形也不過剛剛上路而已。

冷靜的KSG與火熱的劊子手,在戰場上形成鮮明的對比,KSG想要冷靜分析對方的攻擊邏輯,但劊子手就是把邏輯往熔爐裡面扔,合出甚麼是甚麼,而劊子手方面,不假思索的攻擊,雖然強力,卻在戰鬥中難以造成對方傷害,害她都差點懷疑起了人生。

激烈的戰鬥下,KSG的單面防彈板被切斷,劊子手左肩胛骨處被轟出了散狀的凹凸顆粒。

KSG躲在樹幹後裝填子彈,槍口朝地,一次推入兩顆霰彈進入雙排式的彈倉。

『彈藥消耗很快,距離支援梯隊抵達還有5分鐘,魁儡全被砍倒了。』她深色雙眸,望向旁邊被攔腰切斷的魁儡,『在這裡全滅的話,能爭取多少時間呢?不行,不能這麼想,指揮官不會放棄我們的,我又憑甚麼自我放棄呢?』

「找到妳了!」劊子手揮刀斬斷整棵樹的樹幹,樹木發出大自然的悲鳴,撕裂聲過後,巨大的樹木傾倒而下,伴隨著脫落的樹葉與斷裂的樹枝撞擊在地。

KSG跳上倒塌的樹木…

「在此…將妳驅逐!」


待續

3
-
LV. 11
GP 1k
9 樓 soies kkb0801
GP4 BP-
09.第一發子彈

內黃、外黑的外套飛揚,三名銀髮的人形在森林中奔馳著。

MG5、PKP、競爭者…瑞特最強小隊的成員們…距離她們趕到,還有30秒。

「抵達戰場後,全力"驅趕"劊子手往西部開闊地,森林地形對她太有利了。」

驅趕,而不是在森林消滅她,當務之急是將KSG從危急中救出來,而即將到達的三個人形,包含了KSG在內,都是將敵方菁英人形驅逐的能手。

「原來如此。」

「是她登場的時候了呀。」

兩個機槍人形讀出了指揮官的心思,PKP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碰轟!唰唰!碰轟!唰唰!碰轟!唰唰!

連續三發霰彈射向劊子手,KSG拉護木的間隔極短,快到人類肉眼差點跟不上,對她來說,這是如同吃飯喝水一樣的機械動作。

她再度逼退了劊子手,黑色人形身上都是彈痕累累,劊子手知道這個KSG就是擴編系統的極限,也就是最後的KSG-本體。

劊子手雙腳一蹬,羚羊跳躍式的騰飛至半空,跳到旁邊的樹木,同時一槍霰彈射來,她再度奔出,賞給這個霰彈人形一連串手槍射擊,KSG知道劊子手一定會利用森林地形,刻意與樹木保持了至少三公尺的距離,另一方面,為了逼近KSG,劊子手必須先用遠程武器影響她的射擊精度,戰鬥的短暫時間,每一棵樹、每一根樹枝被列在KSG運算之中,時間拖越久,對劊子手越不利。

『可惡!這樣拖下去沒完沒了!』劊子手在連續劇烈戰鬥10分鐘後,也終於發現與KSG的戰鬥如果不盡快有結果,那她就會被這個像格里芬巨蜥蜴(軍方九頭蛇)一樣的傢伙給拖死。

所以,為了翻轉戰局,劊子手直接正面劈開樹木,藉著樹木倒下,KSG迴避的同時-

揮刀殺出!

「KSG,趴下!」

MG5鏗鏘有力的指令後,銀髮霰彈人形立刻臥倒,此時此刻,樹葉被削碎,周圍樹幹發出陣陣撕裂聲響,火熱的子彈拖曳著金光朝劊子手身上招呼過去。

全身被無數的子彈連番射擊,劊子手頻頻失去重心,多次差一點沒辦法站好,在這樣被攻擊下去,鐵血的素體遲早也會被火力打擊到衰竭。

「卑鄙的傢伙…!」劊子手勉強用手掌、刀身阻擋子彈,並迅速往火力覆蓋區域的反方向撤離,她以S型跑法穿梭在森林中,讓機槍的子彈持續撲空。
樹皮、枝葉散落在戰火過後的草地上…競爭者一邊警戒著,一邊走來,一手將KSG扶了起來。

「逃走了呢。」以競爭者的運算邏輯來說,敵方的這個選擇非常正確,畢竟她差一點點就能一槍擊斃劊子手了,剛才的機槍射擊確實的壓制住了她的行動,卻因為劊子手自我意識強,同時本能也很高,很快的撤離了此地,沒能為競爭者騰出更多射擊空間。

「這是…我的疏忽,剛才要是加入壓制,或是乾脆擒抱住她的話…」KSG盯著敵人遠去的方向。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KSG,趕緊回去修復吧。」MG5說著話,與PKP走出射擊位置,來到兩人旁邊。

「是的,隊長。」雖然可惜,這一次卻也重創了劊子手吧?抱著這樣的想法,KSG在競爭者的攙扶下,準備離開戰場。

「指揮官,條件都到齊了嗎?」競爭者在通話器裡瑞特說道。

男子莞爾…

「集齊了。」他的話語,讓除了KSG以外的人形都微笑了起來,「MG5、PKP,繼續追擊,直到出森林都不要停止,V小隊繼續往南!佔領鐵血基地!」


「走囉!」在MG5的號令下,她與PKP、魁儡們組成的可怕火力網也正在往劊子手的方向收緊。



劊子手跑出森林,沿著林坡地往下跑,看見一座廢棄城鎮,只要有足夠掩護的話,那些機槍人形也沒辦法發揮長處。

「欸?」

閃電,落下了……聲音,很晚才到。

晚了足足八秒才到。

『誰,有誰開了槍?』劊子手的心智一片混亂,附近看不到半個人形,偵查機型都已經這麼激進的偵搜了,居然還甚麼都看不見。

她甚至沒有時間,去理會自己一支手被射斷的事實了,劊子手趕緊加速奔入城鎮中,她持刀的手被射飛足足三米,她知道對方很可能是狙擊人形,連去撿的機會都放棄了。


而本來應該撤退的M4A1,正持著自己的突擊步槍,站在廢墟中…等著她的到來。

「命中確認,敵方人形,破壞力嚴重下降。」M82A1,藏匿在山上的電線塔上,回報了射擊狀況。

「謝謝,M82A1,現在劊子手…對M4已經不構成威脅了。」

粉紅長髮人形,自臥姿起身,秀髮隨著山上涼爽的風飄逸,她淡淡的笑了。

「我只是…服從指揮官的意志罷了。」


瑞特:「方糖製作完成,只差一道工序。」

慵懶的女聲:「謝啦瑞特…我泡的咖啡還可以吧?」

瑞特:「難喝死了,妳是想毒殺我吧?」

慵懶的女聲:「科學家跟化學家還是要區分的好。」

瑞特:「新人表現的如何?就我來說,她合格了。」

慵懶的女聲:「待會我再親自答謝她吧。」



待續

4
-
LV. 11
GP 1k
10 樓 soies kkb0801
GP2 BP-
10.兩把利刃(KSG線-1)

不需遞出的無聲道別,與沒能給出的別離信件。

黑夜與白晝在那天起,就畫下了界線。

格里芬 S09區 修復廠

破損的黑色外套,被一雙纖細的手…小心翼翼的摺好,放在回收用的輸送帶上。

戰術少女身上,穿著白色單薄的衣物,衣服左側,有一條整齊的紅黑色直線,像是病房或實驗體使用的衛生衣物,她坐上維修台的邊緣,脫掉靴子,整齊的擺好,接著脫下腿上的黑色褲襪,上頭都是一顆顆的破洞,還有部分焦黑的仿生皮膚。

那副有色墨鏡,靜靜的在維修台旁的小桌上,映射著前方的電動門。

"嗶嗶。”

人形檢視著肩膀、手臂上的破損,正準備躺下時,耳邊傳來門禁被刷開的電子音。

瑞特.斯波德出現在門後,銀髮人形有些吃驚,她急急忙忙的坐好,準備從維修台上起身。

「不用了,KSG,好好修復吧。」

指揮官身後的電動門關上,他看著這位正襟危坐的人形。

「那個…指揮官,敢問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呢?維修廠有咖啡的樣子…啊,是。」

男子聽著她有點小慌張的語氣,不由得的皺眉苦笑,伸出手掌要她不要拘束跟操心。

「打擾了,KSG…只是想來看看妳。」

聽到這句話,KSG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停頓一會兒後,輕點了下頭。

「多虧…妳能緊咬劊子手到這個地步呢……」瑞特站在技術人員使用的電腦螢幕前,開啟修復選單,電腦就在維修平台的右側,可以同步以肉眼、電子觀察人形狀態的距離。

「不…指揮官…我的判斷力,還遠遠不夠。」人形的語調很沉重,她在森林裡與劊子手的對戰的過程,她的心智記憶清楚明瞭,要是少一步多餘的動作,要是多注意一下劊子手的動向,說不定戰局會有所不同。
墨綠色雙瞳移向人形精巧的臉蛋,這位人類指揮官,輕輕嘆出一聲鼻息。

「在戰場上,不到最後,沒有人知道結果會如何,就連人形也一樣。KSG,我既不想責備妳,也沒有要鼓勵妳的意思…我只是…覺得妳一個人在維修廠,太孤獨了些。」

人形的左手抬起,抵著嘴唇,忍著那股發笑的衝動。

「嗯?我說了甚麼奇怪的話嗎?」瑞特連忙回想著剛剛說的話哪裡不對。

「如V小隊隊長所說,您是個非常直接的人呢。」KSG本來對自身這副狀態,被指揮官看到有點不知所措,但現在,對他的出現,感到放心許多。

「直接啊…也是,所以我才在前線吧,後方與那些大人物們的社交生活,我可受不了啊。」

可能是某種軍人特有的耿直?不對,也不是每個軍人都像他這樣直率的,要是以前的上司…那絕對是個軍中老狐狸。

「指揮官…謝謝您前來關心…我…一定會專心修復,持續改進,還請期待。」KSG以堅毅…又帶點柔和的口吻,回應著指揮官。

那雙黑瞳堅定不移的樣子,讓瑞特陷入回憶之中,對…跟當初那雙眼睛一模一樣。

「好吧,我…會期待的,期待妳回到大家身邊。」

KSG笑的更開、更好看了些,她伸出手,握了瑞特的左手,瑞特也笑著跟她握手。

「我會變得更強,會保護好隊友…跟您的。」她雙眼眨了眨,「指揮官親自前來,是我的榮幸。」她的語氣…充滿堅定。

「再見了。」

「收到。」

語畢,人形閉上雙眼,平躺在維修平台上,讓自動化電子修復裝置進行掃描與修復。

瑞特看了看修復進度,準備轉身離去時,身後傳來那位人形的話。

「還有指揮官…那天的事情…我不後悔。」

指揮官身子一震,停了下來…「嗯。」他側過身,深刻的道出了那個單字。


數個月前

沉穩幹練的女聲:「是嗎…他選擇留下嗎…沒辦法,很像他的風格呢。」

*開門聲、關門聲。*

閉著眼的人形:「像兩把利刃呢。」

睜著眼的人形:「嗯?妳說的意思是…」

閉著眼的人形:「一把刀刃,極力的想在牆上刻下某些紀錄,而另一把,向著目標投擲而去。」

睜著眼的人形:「…形容詞嗎?那果然是指揮官比較…」

閉著眼的人形:「話也不能說死呢,不到最後…誰也不知道結果呦。」


待續

2
-
LV. 11
GP 1k
11 樓 soies kkb0801
GP3 BP-
11.T小隊.暫別

說起來,也到了必須與T小隊別離的時候,想到這裡,來到宿舍時,卻發現這裡已經鬧轟轟的了。

T小隊副官在宿舍外,神情緊張的看著瑞特,並對他使著各種眼色。

「…呃,妳怎麼了?」

指揮官看上去很努力的想解明這位人形的表情,但其實不然,瑞特估計沒什麼心眼,只覺得對方是不是肚子痛還是眼睛痛,皺起眉表示著擔憂。

「就算不會察言觀色,也知道我現在的心情超差的吧!」苦主-T77對瑞特苦惱的吶喊。

「啊…是嗎。」點點頭,「欸?是這樣啊!」恍然大悟。

「指揮官…你真是夠了。」T77好看的金瞳被瑞特的反應給激成白眼。

「T65在生您的悶氣呢…T91說甚麼想要買一堆珍奶跟雞排來開歡送會甚麼的…總之台灣隊一片"祥和",然後呢,97一直吵著要跟我們去呢。」T77一臉懊惱的樣子。

「T97?她回來了嗎?」瑞特想起那名手槍人形,想說她出廠時火控有問題,又被送修了才是。

「不是那個97啦,是這個啦。」T77雙手握拳往雙肩處一揮,擺出雙馬尾的模樣。

「哦,97式啊……」瑞特左手食指搓搓下巴…「她想去的話,就讓她去吧。」

「嗚…又要多注意一個人了……」T77這句話小聲到旁人聽不見。

「既然她要去,95式也派去吧。」瑞特得出這個結論的瞬間,宿舍門被撞開來,97式衝到瑞特面前。

「不要啦~這次難得可以跟T91一起逛夜市、吃東西的!老姊這次就不用跟了!拜託了!指揮官!」97式雙手掌"啪”的一聲合在一起。

T77感受到了…這次是閨密出遊,大於親人相伴的感情,可是她還在想要怎麼樣讓指揮官知道這種心情。

瑞特滿腦子不外乎都是…T小隊在後方城市該如何部署,跟如何保護目標的問題。

「真可惜,95式在的話,可以補足火力的不足呢。」

『我就知道…指揮官真的是遲鈍到不行啊!不過說可惜表示沒問題了吧?』T77還在對瑞特使著眼色。

「嘖,城市戰的話…要是T85霰彈在的話就好了啊。」瑞特還在思考該怎麼補齊T小隊的空缺。

「沒問題的啦,就算T小隊只有我們幾個也可以的,一直以來不都是這樣嗎?」T91神采奕奕的走出宿舍,與T65雙雙一起出來跟大家會合。

「指揮官,把我們後調的理由…該不會是覺得我們太弱了吧?」金色長髮、嬌小的步槍人形—T65雙手插腰,似乎還在生氣的樣子。

瑞特從認真思考的狀態回神,「嗯?不是喔。」他笑了笑,「這次妳們回到後方,是要保護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而且這個人物,很可能也會來到前線,那人擅長的東西跟我很不一樣,所以我才需要這個人。」

「重要人物護送?很~~好!」T65頓時幹盡滿滿。

「好,老樣子,這次行動隊長由T65擔任。」瑞特說話時,這位嬌小的人形馬上立正站好,「副官-T77。」兩人確認了一下眼神,「任務目標是盡全力保護VIP—瓦蓮緹娜.海茲。」

「領取武器、物資、口糧跟補給魁儡,記住,這次是大部分時間都會沒事做的隨扈工作,但是千萬不能鬆懈,城市中的一磚一瓦、一片玻璃一滴水、一根針一枝筆,都會成為要命的武器,盡可能的運算,並保護對象,以上!」


「是!」
「好咧!」

T小隊眾人型對瑞特了行軍禮。


基地內的警報聲大作,還在修復中的KSG睜開雙眼,盯著上方…正在旋轉的紅色警示燈。

「緊急集合!S09區的基地正在遭受攻擊,各梯隊準備緊急增援!」

廣播器傳出的,是那位熟悉指揮官的聲音。

接著…畫面上出現了一名女子的臉龐,棕色長髮與水藍色的雙瞳看著前方,她的神情彷彿欠缺了自信。

「S06的各位,過去謝謝妳們的協助…這次情況緊急…我們的基地遭受了圍攻,請求支援。」她的聲音很小,要不是擴音器的協助,可能會讓人聽不見,雖然發著求救訊息,語氣卻顯得緊張感不足。


瑞特看著訊息上的那位指揮官。

「比起危機,更在乎前方的指揮官…資質不錯。」瑞特似乎看到了格里芬下一代的希望。


「真愛使喚人,上癮就完蛋了。」vector回應著方才廣播器中的瑞特,身子迎向基地大門,旁邊都是她的隊友們。

「我是後勤梯隊調過來的KS-23霰彈槍,大家請多指教啦。」橙色長髮,穿戴著迷彩斗篷,臉頰處畫了兩條赤色戰紋,衣服穿得相當輕薄,黑色細肩帶上衣,下著還穿著迷你短褲,若不是腰間的防彈盾,還真不像個會擋在前方保護隊友的人形。

「我說啊…她的防禦沒問題吧?」隔壁的V小隊-WA2000見狀,對那套穿著發出了質疑。

「哼,這種時候…只要信賴她就可以了。」PKP閉眼微笑著,不知哪來的自信。

PKP的後面可能想接一句:『因為有我在嘛。』不過這種帥氣的台詞她打算慢點說。

「啊。」MG5點頭,「我們之中,有些人不是第一次跟KS-23合作。」競爭者聞言,露出微笑示意,「能力的話,是可以信賴的。」


「不過…都小心點啦,我可照顧不來所有人啊。」KS-23聽了都不好意思起來,縮下肩膀表示。

這位看起來很有侵略性的人形,似乎態度沒有外表給人的感覺這麼兇。

「各梯隊!行動!」

瑞特確認人形們登上裝甲車後,發出這次行動的第一道命令。

待續


======
作者領域
GP大感謝><!!!
聯勤205兵工廠的T97手槍、T85霰彈是少女前線未登場的槍枝喔!!!在這裡讓她們作為T小隊的欠缺成員提及了,所以形象就請大家自行想像吧(大誤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85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