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52

少女前線:黑色勢力 第十話 已久的回憶

樓主 Ran kc92305002
GP4 BP-
近期發生了許多事情...

墜機,險些被鐵血俘虜。

或是...處決。

初次和鐵血合作,以及...另一個未知勢力。

不過...那一方勢力!

在獲救的同時進行現場蒐證下,每具遺體的雙手背上都刺著血跡之上的逆十字!

我不由的最近開始回想著自己的....經歷。

我的名字叫阿洛圖•顏,父母不詳。

從來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在中東地區中成長。

唯一知道的是!

在我懂事的時候...我被選中了。

被選為「神選的士兵」之一。

那時的我,不明白何謂善與惡。因此大人的口令指示下,我只有行動下去,沒有任何思考。

直到我14歲的時候,我在某次負責看管俘虜的情形之下,才從那些人得知到!

原來...我只是個殺人犯!

原來...我只是個恐怖份子!

原來...我只是個世界的邪惡!

得知了自己所犯下的血債,每一晚,只有不斷的回憶起,那些被自己親手槍殺的面貌。

直到某次,在得知決定要公開直播處決那些人時。

我...有了決定!

過程,已經沒有任何記憶。

身上濺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血。

肢體上的記憶,不斷在重複著一些固定動作。

精神上,除了排除,也間接的顧慮那些人的安危。

不清楚耗了多少時間,也不知道是白晝或是黑夜。

我,已經筋疲力盡了...就在快失去意識的瞬間。

餘光似乎看到了其他黑影,從別處冒出來,最後...沒了記憶。

當再次甦醒來,我眼前看到的...是純白色的空間,以及自己的四肢,被約束帶綁了起來。

本想掙脫的我,那一瞬間的當下!

一個想法閃過。

我放棄了掙扎!

至於原因...來自於,至今我所犯下的每件血債。

因此,算是在我失去意識的當下被處刑,我也欣然接受。

畢竟,我至少在死亡之前,已經有做了一件好事了。

我平靜下來的再次閉上眼,靜靜等候死亡的來臨。

我...再度睡著了。

這樣的長時間睡眠,對我來說是第一次。

因為,這次的睡眠,卻是頭一回的,沒再讓我看見過去死者的面貌。

我想,我已經準備面臨死刑了!

當我再度的甦醒來,再次看著周遭,卻是到了一個新的環境。

身邊有著巨大的透明玻璃,四肢不再被綁著。身上的衣服,被換了帶有點色花紋的衣物。

就空間來看,十分寬大。

有種許多我未看過的東西。

方形的桌子,柔軟的椅子,以及一按按鈕就有畫面跑出來的薄箱子。

那時的我,滿是好奇心。

但在門滑開的當下,我警戒了起來。

而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被俘虜的那些人。

我算是鬆了口氣的放鬆了警戒

但之後,我有所覺悟的...對著他們下跪。

也許,他們嚇到。

但是!

這是我本該有的覺悟。

所以那時的當下,對著他們表示著自己,那份願意坦誠任何一切。

況且...在過去有跟那些人的短暫交集之下,才得知了自己所作所為,可算是所謂的「戰爭罪」。

所以依照他們所提過的「海牙公約」,我勢必會被送去進行海牙受審。

對此,我已經把自己的命看開了,也坦然接受一切的可能性。

至於那些人,對於我的自白,瞬間只有訝異的難以表達。
甚至,有些女性甚至對於我的決定感到不捨而泛淚。

我只有靜靜等候著誰...能夠可以來對下達判決。

不過我卻沒有想到事情會朝著我難以想像的方向發展。

裡頭的一對夫婦,面滿慈祥的走到我面前,並將我拉扶了起來並表示自己的身份。

原來他們夫婦倆,男方原本一位是原美國特種部隊的高層,女方則是C.I.A,也就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前任局長。

而其他人呢!

其實都在政治還有各方面雖是退休,都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原本他們以為,所謂恐怖分子的孩童兵,都早已被那所謂的「聖戰思維」給徹底洗腦了。

但是當時的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當時負責看管他們的我,會時不時的找機會稍微交流一下。

更讓他們意想不到的,就是在被宣判要被公開直播處刑時,我會做出解放並且護送離開的舉動。

所以在我失去意識的時候,美國的特種部隊同一時間的出現,當場順利的解救到他們。

但我本身,也是恐怖分子的身份。

所以最初我,是被四肢幫起來的囚禁在白色空間裡。

不過當時他們的本意,是想見證我會有何反應。

結果他們所看到的,我在稍微反抗之後卻露出接收事實的表情。

便開始對各方面進行疏通,也因為疏通加上所有人的證詞。

似乎讓海牙方面,決定給予不起訴來結案。

而我,成了已沒有身份的人。但,不再是恐怖分子了。

不過...結果而言,我不太能接受。

因為自己親自殺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了!

結果因為一次的做對的事情,換取到可以活下去的將來...

我哭了...第一次流淚。

甚至不滿的哭道自己應該要死的,而不是這麼輕易獲得第二次機會。

我的表達...似乎讓女性們更是不禁的跟著哭泣。更甚至部分斯文的男性們,也都流下了淚珠,連帶的倆三名粗曠的男性也是如此。

但是,兩隻一大一小的手一同的拍拍我的背。

我不敢抬頭,因為我也沒資格抬頭。

但聽到原特種部隊高層的男方表示,希望我的罪惡感,能夠用來維護世界各處的和平與安全。

我愣了一下!

一旁前情報局局長的女方也表示,我的心態是對的,我既然做錯了事情,就該去彌補。所以我既然沾染太多血債,我就要花盡一生去償還。

隨後也聽到其他人的鼓勵,都希望我自己能夠用新的開始,站到新的起跑點,重新開始自己的規劃。

因此,我最後決定,正式加入美國軍隊。並雙方向的進行學習新知識和專業戰技。

過了不知道幾年,世界開始一個趨勢。

俗稱「白兵計畫」。

為了能夠節約開發新兵器的資金和材料,因而轉而用注重在士兵的栽培。

為此,當時的五大強國。

美國。

俄羅斯。

英國。

法國。

德國。

聯合建立一個集中訓練營,通稱「狼群」,為期訓練3年。

而我,那時被同儕告知自己已經18歲了,我卻對於歲數的增加沒有任何感覺。

然而,人事通知,就正好在生日的那日下來了。

美方將派遣25人前去參加「狼群」訓練營。

我,是其中一人。

在加入「狼群」訓練營裡,來自各國的精英強手,似乎都集中在這一訓練營。

不過...很快的,我成為了這訓練營的話題。

年紀的懸殊關係,讓有不少人都認為,我無法承受這裡的訓練。

甚至是自己人公開的表示要不是我的關係,似乎可以讓更有勢力的人參加。

許多的冷嘲熱諷,我聽在耳裡,只是默默的無視他們,任由嘴臉及不雅手勢和難以聽入的言語。

開始後的第一個月。

已有37人淘汰,15自願放棄。

但是,對於還能夠待在訓練營的人而言,他們只是提早露出的軟弱罷了。

隨著時間的增長,再加上訓練的無規則變化。

第六個月。

已有144人淘汰,81人自願放棄。

雖然淘汰放棄的人數,只是負責人把數字公開化而已。

不過在那麼多人的淘汰和放棄之下,我也漸漸變成了部分國家精英的眼中釘。

尤其是中國和南韓特別敵意劇烈...

雖然我明白對方之所以產生敵意,只是因為我還在。

而他們兩方,早已有半數人遭淘汰和自行放棄了。

因此,造成某次的夜晚,被人趁夜強行扛去泥坑區,並不斷的遭到毆打著。

當時的我,不斷想起了在軍隊學到的第一件事!

『要想反擊之前,要先承受被打擊。』

我將自己縮的更小,讓自身肌肉能夠僵硬,盡可能的承受任何外來的拳打腳踢。

也不知道承受多久。

突然聽到陣陣俄羅斯語言!?

還有德國語言!?

甚至是法國、日本和英國的語言都出現了!?

我試圖的把雙眼上的爛泥擦掉,隱約的看到一群人,不斷揮拳踢腳的,漸漸地被四個人打到倒地不起。

因為被打的渾身是傷,我只能癱坐在爛泥裡頭,直到一隻粗壯的手伸了來。

我抬頭一看,是一個粗糙的俄羅斯大漢。

我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任他幫我拉了起來。

一旁的日本人和英國人,更同心協力的攙扶著我。

而德國人和法國人都一一表示,原來早就看出那群亞洲軍人有些問題。只是還未明確,所以沒能夠馬上上報。

不過,因為今晚,日本人發現我被強行扛出去,立刻下了床偷偷跟了上去。

而法國人、英國人、德國人、俄羅斯人是紛紛醒來,看到日本人鬼祟的行徑,所以也跟了上去,這才造就這次的情況。

我被他們的解釋稍微愣住了。

但是,這卻是實實在在的...難以形容。

當下的我自報了身份,其他人也開心的一一對我報上身份,

英國人的名字叫莫里•威斯卡,隸屬英國S.A.S,其代號:先知。

俄羅斯人的名字叫阿什伊•馬斯洛夫,隸屬特殊作戰戰術機械工程單位,自稱是:潛行者。但是其實用英文唸了幾次後才發現,原來他跟一個名字是音是相同的,這也是事後才知道的彩蛋。

德國人的名字叫雅各•班傑明,隸屬K.S.K,其代號:漢克。

法國人的名字叫懷特•基各斯,隸屬法國G.I.G.N,代號:羅賓。與雅各•班傑明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事後才得知兩人是在一次共同演練時才互相知道自己的兄弟原來也在當兵,更多次的邀請雅各•班傑明前往住在法國的一座自己專屬的農場玩,也讓自己的兄弟面前見識他精湛的弓術。也因為如此,雅各•班傑明在見識到懷特•基各斯的弓術後,建議他取了「羅賓」的代號。

日本人的名字叫七月•十兵衛,並未所屬單位,但是自稱是來自有所謂的「忍者」村落。因當時日本政府在世界推行「白兵計畫」的當下,日本政府決定賭上一波的創立所謂的「忍兵培訓機關」,但是之後的篩選和訓練內容,至今依然是個迷,而其代號:天童。

因此今晚發生的重重,讓我們第一次的互相認識。
但那時的我們,萬萬沒料到的是...不久的將來,使我們給繫在一塊。

                        To be continued
4
-
LV. 4
GP 55
2 樓 Ran kc92305002
GP3 BP-
隔天一早,在舉發中國和南韓兩方人的私下行動之後。

很快的,有了答案!

中國和南韓兩方,共計47人,遭到強制淘汰了。

雖然最初兩方的政府就此提出抗議,但不到一個禮拜,事情卻有了舉動轉變。

一則又一則的,宛如遭人操控般的似的。

許多的軍方高層和政治高官都在同一時間的被掀起了名為「黑歷史」的過往,以及一直以來在持續的賄賂、協同走私、誘拐等一切可以想得到的骯髒手段。

一瞬間的,兩國的政治以及軍事,已經被震撼到已經要無力回天的地步。

不過...事隔半個月才得知。

原來會那麼震撼兩國的原因,來自於先知的手段!

似乎在加入S.A.S之前,自己是個長期在家裡的稱之「宅男」的說法。

但因為那樣,所以自學了許多可以找漏洞,逐一尋找蹤跡之類的。甚至是直接駭進一些常人無法輕易進入的系統。

聽著先知那麼介紹自己的過去,我心中有了一個畏懼的想法...

因為或許...

先知能夠查到我的過去!

但先知自己有所表示著,在來訓練營前,早就知道所有人的背景。

也包括...我的過去!

但卻從他那表示是很興奮!?

透露自己萬萬沒想到會遇上「死神」!?

被他說我被稱呼是「死神」,當下只有愣住,毫無思考餘力。

但不知道是否因為先知透露「死神」這稱呼,鄰近的人都紛紛錯愕了起來。

我疑問了起來。

然而,那粗曠的潛行者直接重拍我的背,並且用大聲公的聲調表示,有關於我自己不清楚的事情。

原來,在美國報紙,甚至是各國報導,都有在討論這關於「死神」,也就是我的事情。

乍聽之下,我是聽了越來越疑惑...

不過,之後天童、漢克和羅賓他們三人,都紛紛上來接續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在那之後,我才知道了這世界的現況。

原來在我還是恐怖分子的時候,我救出那些人的行徑,被許多各國軍事專家都開始探討了起來...感覺很扯。

不過看著他們興奮討論時,我默默看著天空。

時不時的在回想,自己還是恐怖分子的時候...以及現在,從未有過如此的熱鬧以及與人交談著,甚至是...朋友嗎?

我小聲的道出這句朋友,先知摟著我的肩膀表示自然是朋友了。

一旁的潛行者和天童也都表達早就把我的做朋友看待了。

漢克和羅賓也對我露出肯定的表情一同拍擊我的兩旁手臂。

當時的我,只有默默接受,默默享受這第二次的人生。心中的喜悅感,使我有了第一次的笑容。

只是...好景不長,

發生了全球性的驚爆事件...

最初,是在俄羅斯國內邊境處的某個小村莊。

正逢聖誕夜的前一個禮拜,當時的居民們正集中於教會裡,每個人帶著喜悅裝飾聖誕節時的氣氛。

卻因為突然的闖進一群身穿紅色傳教服的傳教士們,直接二話不說的對居民們進行單方面的掃蕩,可以說是無一倖免。

當地警察之所以得知,是因為有少部分倖存者躲在暗處,並親眼目睹整個過程。

而這消息,這個結果,也間接的得知到...那是潛行者的家鄉!

當晚,潛行者因為確認家鄉的死者名單有自己的家人和妻女。

他,放下男人的尊嚴,孤身一人的在訓練場上放聲哭泣。

我們無能為力,只能靜靜看著他,讓在這無力的哭嚎中,不斷叫這已經看不到的,那些親人們的名字...

但,我們不知道,那只是個開端!

聖誕夜的前三天,為了那個讓受訓員們能夠有所喘息,經由培訓教官們和主辦高層協調之後,決定讓所有人能得以返家團聚。

但,也額外提出了,歡迎訓練員可以留營的消息。

我本身因為沒有人等待,所以已經決定留下來了。

而潛行者...已經無人等待他回歸了。

而漢克、羅賓已經先行打包,和我們打招呼後,便各自搭機返鄉。

天童和先知,倆人則是一身清。所以,與其沒目的的隨處遊蕩浪費時間,不如留在營裡。

一來不用多花費。

二來想好好陪伴潛行者。

我只有點頭,沒有任何表態。

接下來的幾日,我以及先知、天童一直邀請潛行者一起自主訓練,一起吃飯,一起短暫外出欣賞周遭的風景。

直到聖誕夜的當晚...七點整。

電視不斷地在插播新消息,各國各處的,只要是宗教建築,甚至是亞洲的寺廟廟宇,幾乎都遭到突然冒出的紅色傳教士持槍血洗了一番。

甚至就連警方即時的趕到,軍方的緊急調派,也都無法抵擋他們的狂熱行徑。

這一天夜裡,被媒體堪稱是「猩紅聖誕夜」的全球性事件。

更慘的消息是!

本該返回營地的訓練員們,除了羅賓和漢克前後接續的回營,各國所有訓練員無一倖免的喪命於事件之中。

見到漢克和羅賓的歸來,我當下能問的不只是他們的安全,更包括了他們親人們的安全。

在得知他們兩邊的親人並未有信仰的關係,所以沒去跟人們去教會之類摻合,也因此他們都逃過了一劫。

我們先是鬆了口氣,卻也立刻面臨到的是...已經不再有訓練員回營了。

事發後的隔天,我親眼目睹了不該發生的事情,

正當新聞媒體還在報導世界各國所發生的血腥案件時,有人駭入所有媒體系統,畫面隨之一變的是!

過去被我所救的那些人,再次的成為他們的人質!

我看到的當下雙手握緊了起來...

但是,下一刻!

劍光閃過,他們的咽喉都被切了開來,並開始湧出鮮血。

當下頭一次的,感到自己很無力。

因為過去之所以能夠擁有,一切都是他們的從旁協助。如今的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他們失血過多死去。

在那之後,似乎有發表了所謂的「犯罪聲明」之類的。

不過,那時的我,已經沒有任何想法了。

因為...我只想將那些人!一個一個的揪出來,並給予死亡。

當畫面再次回歸媒體之後,我立刻去了訓練官辦公室。裡頭最高負責人名叫摩利,至於姓什麼,沒去注意了。

我一進去,只看到平時被訓練員私下說是魔鬼的總教官,如今也有哭泣的一面。

我當下明白了,也被不想多說什麼,立刻對總教官申請退出。

總教官擦乾了淚水,只有沉沉的問我為何這樣做。

我只有如此的回答。

『在這個世界裡,沒有人想要死,但事件已經發生了。我們所能夠做的,就是代表了,我們是怎樣的身份。Live for nothin(苟且偷生)...Or die for something(還是死得其所)。』

隨後,也坦白自己曾是恐怖分子,也再次表態自己多少可以了解他們會如何去運作恐怖活動。

總教官聽了只有冗長的沉默。

但我,只是向著他行軍禮後,當下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不過,外頭已經站著熟人們。

先知(Prophet)。

潛行者(Stalker)。

漢克(Hank)。

羅賓(Robin)。

天童(Tendo)。

我們彼此不說上一句話,但是他們大概知道我可能的動作,都逐一表示要加入我,

我只有看了看他們,隨後顧及到漢克和羅賓的家人的關係,有過表示要他們別加入。

但是他們直接各賞了我一拳後表示,要是把他們當朋友的話,就不要顧及那些。就算他們沒加入,也會被他們的家人唾棄為何沒去出一份力。

隨後我只能苦笑的點了點頭,大夥們就各自將行李簡單化的整理一下,一同的門口會合。

就在我們六人都會合好了時候,總教官叫住了我們。

他直接表示已經向聯合國內認識的行政高官告知了一切,也透露了關於我的事情及請求。

沒想到,換來的結果是。

訓練營,在今日不存了!

但在今晚,正式成為基地!

而我們六人,則是編制成一支連隊。

隊編號:045。

代號:狼群。

其帶隊人...

我本來是指名先知,但卻換來其餘人共同指名我。

我先是表示年紀比他們小,但他們卻認為我能夠勝任。

之後我又表示自己曾是恐怖分子,他們五人各賞了我一擊拳頭後紛紛表示著。

『自己的過去,不能代表現在的自己,就該被過去給束縛。』

最後潛行者重拍我的肩膀,兩眼看著我。我看著潛行者的雙眼,他的眼神已經告訴了我答案。

我只好拋下潛行者的雙手,重新的調整心態的面對他們,並且說出了這段話

Never give up(永不妥協),Never back down(永不退縮)。

We come fome parties of wolf(我們是來自各方的孤狼),Now we are Together(如今我們在一起)。

On wolf army(一狼成軍),Many wolf  Legion(多狼成團)

054,Wolf Pack(狼群)。

呼哈!
          
                              To be continued
3
-
LV. 4
GP 58
3 樓 Ran kc92305002
GP0 BP-
在那之後,我們六人一起的開始到各國各處進行所謂的「黑色行動」。

在那期間,偶然的從天童那得知一個消息。

在他還在培訓機關內的時候,結識一對兄弟,彼此都很互相幫助的。

不過...由於弟弟的臉面和身形十分女性,所以被某軍方高層相中而強制帶走。

而其兄長呢!因弟弟被強制帶走,所以起身反抗。

據說被毒打一頓,最後關在該高層在長野縣,一處自家私人宅院的地牢裡。

聽完後的我們,其實有了答案。

都自然義不容辭的當下決定,直接前往日本的長野縣,準備狠狠的要讓那位軍方高層搞得天翻地覆。

就當下計畫是如此。

漢克和羅賓解救那位兄長,我則是去解救那位弟弟。

在夜間抵達後,在逐一的對傭人和保鑣詢問之下,這次得知到一件事情。

原來那位弟弟,似乎是要在今晚成為名為「孌童」的樣子。

雖然不太清楚那一詞的含義,不過已經確定其位置,我的下一步,就是破門而入!

闖入的當下,看到的是兩三個大男人,正在觀賞在他們之間跳著艷舞的女...男子!?

我只有隨手把那男子拉了過來,並直接隨手各給他們一發致命傷,之後就將他抱起來的迅速離開房間。

直到會合之前,我和那位男子並未有過任何交談。

不過在和漢克他們會合的時候,被我救出來的男子,一見到那身材壯碩,卻是滿是傷痕的男子的那刻,便跑上去詢問並不捨。

在那一刻的當下,我們彼此都認為是做件對的事。

不過...正當我們打算立刻啟程離開時,立刻發現到!

怎麼多出兩個人了!?

不過在漢克的表示,希望一切等到登機之後再來一次說明。

就此,我也沒多做詢問了。只有看著先知駕著廂型車闖了進來,因此順利的離開並前往藏機點。

登上機的那一刻,天童和那對兄弟高興的個別擁抱了一下,不過看到弟弟的打扮...別說天童,連同其他人都莫名其妙的臉紅了。

那時的我,是疑問的看著他們。

但先知直接隻手遮著眼睛,並且尷尬的問我這麼一句話。

「你還是不是「處男」啊!?」

「處男」這一詞,是我第一次的聽到。

不過那時的我,無法做出任何表示,只有呆呆的看著他們。

不過,似乎讓所有人都感到不敢置信。尤其天童,更是難以接受的搖著我如此問。

「汝,不會連「處男」是何意義吧?」

我沒講,只能直接大剌剌的經過那對兄弟身旁,從置物箱裡取出兩套衣物的遞給他們。

至於那多出來的兩個人,我當下立刻問漢克。

只見漢克拿起平板,打開了資料檔,裡頭開啟了兩人的履歷資料。

我稍微的讀了內容後,這才知道是怎麼回事,以及漢克的打算。

光從兩個體型來看,都曾是當過兵的,甚至可以從他們各自的手臂和胸膛上的刺青,幾乎能推論出那兩人曾待過特殊單位。

左邊帶有一字刀疤的男子,來自北韓,曾隸屬的單位據說是124部隊的延伸,隊編號:496。此人名叫金在朴,是496部隊的第七支隊隊長。

似乎藉著在國外進行秘密任務時,因為任務上的疏失,導致造成他以外的隊員全數罹難。為了躲避黨的追究,因此偽造成假死的潛逃了。

至於為何被關在那裡...似乎,就和另一位南韓人有關係了!

劉賢,曾隸屬第2海軍陸戰旅,軍銜:中士。因舉報上司私下買淫和走私菸酒,卻反遭到控訴多次暴力威脅附近居民及涉嫌強暴未成年女性。先是遭到關十年牢刑,在途中早不明人士將他和幾名犯人私下賣出國外。幾度輾轉之下,最後便在日本鳥取縣的某處地下格鬥場,成為一位死鬥士。

而兩人之所以會被關在一起,主要是在格鬥場時,兩人一直是平分秋色的情形,卻被那名軍方高層一併買下了他們。

從他們的所得知的消息,那位軍方高官,似乎有意讓他們成為他的專屬死士。

至於那倆兄弟姓氏為風花院,其兄長名秀義,弟弟名秀吉,倆人在家族中各有所長,很是受到長輩重視。

秀義專於劍道,在自家附近似乎打下了很響亮的名稱。但是情報過少,只能知道他在被強制帶去培訓機關時,似乎獲得不少榮譽及獎盃。

弟弟秀吉,除了他潛心修練弓術之外,也似乎還多方面的參與茶道和花道的修行。因為如此優秀,家族中有不少長輩為此感嘆他雖有女人般的韌性,卻無女人該有的象徵。

看過四人的經歷,我腦海已經有了初步的構想。

我另外拿著另外兩套衣服,走去他們四人那,開始說明了我們的目的以及各自的來歷。

風花院兄弟在天童一旁說服之下,二人立刻答應了。

只是...不知道是否是錯覺,從解救弟弟秀吉之後,眼神似乎時不時的對著我看!?

這讓我瞬間的想起了,在還是恐怖分子的時候,被迫拿刀去殺取十隻狼皮的往事...

不過反而南北韓的那兩人,似乎有些疑慮。

但,不得不佩服漢克。

那時的漢克,直接半要脅半說服的對他們如此表示。

「跟著我們,至少還可以到各處去,擊殺那些該死的紅衣傳教士,順道的可以稍微享受美食和看看不常看的風景;不跟的話,就會直接送去中東某處的勞改營空投下去,一輩子就在那裡做到死為止。」

不過...在我聽來,總覺得最後的話...是多餘了。

最後,漢克在說完後,羅賓直接追加了我本是來自中東的恐怖分子之類的簡介之下,倆人才適時的想到有關於我的事蹟。

我也沒表示什麼,只是在他們想的同時,我已經構想好了,要給予他們各自的代號。

秀義為了自己的弟弟而起身反抗,所以給予拉斯(憤怒)的代號。

秀吉因自身有如女性的存在,容易勾引他人的性慾,所以給了拉斯多(色慾)這稱呼,

金在朴為了追求自由而在任務中假死,但是事與願違的只能在地下格鬥場過日,所以給了他古利德(貪婪)。

劉賢,雖然舉發上司的不法,但是卻被所謂的律法給制裁,希望能夠因加入之後,可以將那些不法之人,永遠的鄙視,與他奮力的握住了手,對著他賦予普萊德(傲慢)的代號。

不過我所給的代號,似乎有點讓先知不太認同。當下直接問我,是不是有打算組成七罪小隊的意願。

那時候的我直接表示,七罪在目前的人數上,還不太能夠實踐。不過!組成四罪這點,還算是不錯的開始。

所以他們四人編制成四人小隊,隊名:四罪(Four sin)。

那之後的兩年。
狼群從亞洲的各處擊破那些紅衣傳教士的據點。

雖說都只是所謂的馬前卒,不過我們的彈藥還有資源並非無限的,最終只能先返回基地一趟。

在回到基地之時,也迎來了先知的春天。

最初的訓練營,已有了全面該性的改造。如今有了基地的規模,也進了不少的人員。

我們在詢問了總教官之後才知道,由於我們在亞洲各處的事蹟已經公開來了,因此各國決定提供人力還有部分硬體設施的支援。

這時,一位亞洲女子拿著資料板的走向我們。

從膚色到明顯的額頭上的那一點,可以明確是印度人士,總教官藉此向我們介紹那位女士。

原來她是印法混血兒,一直在法國內成長,而且不是單獨專精一項!
從基因學、機械人體工學、奈米再造技術等相關技術,幾乎都有她的地位。

我是已經有些轉不過來了。

至於其他人!?也都差不多了。

唯獨先知!彷彿像是老鼠愛上大米般的,目不轉睛看著那位。甚至我對他打個幾次響指,都毫無反應。

直到那名女士問了問先知怎麼一回事,先知這才反應了回來並對她隆重的做自我介紹一下。
女士似乎是稍微嚇了一跳,不過很快的,對他微笑的道出她的名字。

「卡琳,卡琳•希米斯。」

從那之後,除了一起訓練和加強培訓四罪他們之外,先知幾乎都去找那位卡琳女士。

甚至在吃飯時間,也十分主動的希望能夠一起共桌用餐。

我是沒任何想法,但其他人似乎保持著...算是所謂的「玩味」嗎?一直在旁觀望著。

不過,直到了即將跨年的那一天夜晚。

我被先知莫名其妙的被強制吵醒了。

在還沒睡醒的當下,聽聞先知希望我能穿上正式一點的服飾,然後去校場的升旗檯。

此時的我,實在話,有點萌生了怒氣。

但我依然還是穿上了軍常服,重新打起精神的走向校場。

誰曉得等著我的,竟然是先知和卡琳女士倆人...換上婚禮服!?

瞬間我錯愕了。

但先知看到是立刻直接把我拉了過去,等候的卡琳女士一一的向我表示了一切。

雖然我無心去聽他們的過程,不過我在此時此刻有了替朋友高興的情感,因此我立即打住了他們倆。

直接站在升旗檯上的對著他們倆簡單直接詢問彼此是否能夠不離不棄,直到死亡將他們分離為止。

而他們倆人,是不約而同的回答。

「願意。」

我沒在乎婚禮的那些過程,當下的直接對他們說可以直接接吻。

他們帶著珍惜彼此接吻的瞬間,跨年的煙火發射出來了,有如為他們的連結感到歡呼。

在那之後的隔天,倆人的結婚消息傳開。

狼群成員都為先知感到高興,也順帶的抱怨為何沒找上他們去一覽過程。

而卡琳女士...不對,是卡琳姐的底下團隊也對於她的結婚消息也滿是歡呼,畢竟底下成員清一色都是女性。

在之後沒幾日,確定了紅衣傳教士的組織位置時,我們狼群也已經將四罪訓練到完好。也因此重新整頓各自裝備後,要再次展開旅途

但是...那時的我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那一次出去,就沒有回來了...

因為我們在那時才驚覺到,那是一個世界各國聯合起來的謊言。

我們所作所為,都是一個笑話!

所謂的「猩紅聖誕夜」和傳教士等那些,早在我們注意在那的時候...各國首腦已經被下手了。

並非是死亡,而是在那些元首的妻兒,或是一些私下把柄,甚至是國民被掌握要脅之下...我們被設計。

過去所殺的傳教士,都只是國家私下強制國民扮演的。

而我們最終在和所謂的「教團守護者」的對持之下,這才漸漸地明白,我們才是這世界的「惡」。

我們經過的每一處,都沾染的不是該死的敵人鮮血,而是無辜居民的鮮血。

經由那些守護者逐一臨死前的解釋,我們才逐漸的明白了...

而我們也在擊殺掉最後一名守護者之後,立刻被聯合國部隊給強制帶去海牙進行審判。

至於那些在基地的總教官和人員們,似乎早在我們被強制逮捕的同時,都遭到不明勢力的全面清算了。

而卡琳姐和她的團隊...

也許,她有仔細聽從我和先知的憂慮,所以並未聽到卡琳姐和她的團隊的消息,或許是沒事了...

我已經不再思考任何事了...

其他人也大受打擊...

最後決定,海牙要將狼群全體,送去位阿拉斯加某處的實驗性監獄。

送往監獄的最後一晚,我坦白自己害了全體,害了他們都一同遭受到莫須有的罪名,因此早造就了我第二次的流淚...

但是,先知等人都清楚我們的做法,本是不被接受的行為。

但是正因為我們率先的弄髒自己的雙手,所以才得以換來世界的短暫安全先知是如此表示。

他也順勢的表示,這次的對手真的連自己也無力招架,畢竟都抓不出一絲破綻,所以我們可以是全面性的理虧。

潛行者更是調侃的說,這雖然理虧,也得要我們要直接去做冰棒了。

我們這時笑了。

我們笑的十分大聲。

我們笑的十分宏亮。

我們笑的掩蓋悲傷。

我們笑的麻木自我。

我們已經無力回天...

最後在媒體的直播之下,我們被載往阿拉斯加的某一座山岳。

所有人依然的穿著最後作戰時的服裝,看來他們打算節省服裝費之類的。

一名年老的神父走到我面前,直接問道是否有遺言交代。

我只有吐出了這句話,狼群的其他人也跟著複誦這段話。

Never give up(永不妥協),Never back down(永不退縮)。

One wolf army(一狼成軍),Many wolfs legion(群狼成團)。

054(你我是),Wolf Pack(狼群)。

隨後...我們漸漸地被冰冷的液態給浸滿,一直到頭頂處...

我們意識已經...

不再運作了...
    
                                        Fin
0
-
LV. 5
GP 59
4 樓 Ran kc92305002
GP1 BP-
<後續>

不知已經被冰凍了多久的時間,多久的日子。

當再一次的甦醒時,自己和狼群的成員們都被安置在未知的...病房!?

不過,在那之後迎面而來的,是一件又一件的世界問題。

先是我們所在之處,其實是在我們被冰凍之後,卡琳姐和她的團隊為了能夠有朝一日讓我們有歸屬之地,因此建造了具有容下軍團的基地規模。

誰能料到,卡琳姐在基地的完工的同一時刻,身體健康出現了問題。

最終檢查的結果是...癌症,第三期!

但依照卡琳姐的個性,她為了能夠讓我們快速理解以後未知的狀況。所以提出了讓自己的大腦安置用基地的深處,並於基地各方系統永久連結。

至於團隊成員,都為了讓往後的我們能夠有最大的輔助。也因此挑選最接近卡琳姐的十二名成員,而進行人體改造,也就是我們甦醒來後第一次遇見的機械生命體。

T-H,原初型。

其餘人也都在生命完整走完之前,不斷將基地做到最好的完善。

而留下的十二人,一直以來,不斷在監視著那座冰凍我們的實驗性監獄。一直到發現到監獄被捨棄不管,便順勢將我們一個一個已冰凍狀態下帶來了出來,並保存在卡琳姐大腦安置之處進行保存和維持生命。

而我們會再次甦醒,就是因為...世界發生了兩次規模大戰。

第一次,是被成為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大規模戰爭,引發的原因似乎到最後還是沒人搞清楚。

第二次,是在緊接大戰後三個月,名為「SANGVIS FERRI」的工造企業,因開發能得以超越人工智慧的戰術人形發生失控。先是當時負責開發研名叫萊柯的研究員被殺害,接連下去的是失控人形將內部工作人員全面性屠殺。

以致最後,世界正式被新的黑暗給吞噬大半了。

但是,可能還不會是最糟糕的...

先是天童在恢復原本的狀態之後,立刻表示要先去最近的人類安全圈進行暗中視察。

但...視察返回的天童,只有滿滿的恨意。

他親眼目睹了在安全圈內的人民們的各種黑暗面。

高官的貪婪。

軍方的自私。

貴族的剝削。

黑道的邪心。

而實際能過活的只佔了最少的2.7成。

多半的人民為了活下去,都不得不把自己的一切給出賣了。

而最慘的,是在這世道所衍生出來的「人形」。

人形的出現,雖然讓居民得以快速恢復朝氣,不過那只是短暫的假象。

因為對人形的限制規則裡,有著「禁止對人類、傷害、反抗、違背」之類的條款。

導致大多人形的待遇,可以說是重現黑人奴隸的場景。

但沒能入住安全圈的圈外人民,被統稱「浪民」。

而浪民的存在,一直被認定是不法之人。其中最讓安全圈內熟知的就是「食人」行徑。

畢竟在安全圈外頭,只能靠著自己去努力。也因為這樣,在獵捕不到其他動物時,「食人」的舉動因此發展了。

然而,不是所有浪民都是如此。

在我們未結凍甦醒的時候,那十二人每幾日都會帶回一些浪民前往位於基地附近的湖邊進行安置。

那裡已經在我們醒來之前,已經順利的教導他們能夠自耕自助。

而且人人都理解除了這裡還有善良的溫暖,所以都一同表示要永遠維持這裡的好,他們便將此稱呼為「家園」。

我們重新甦醒在這樣一個世紀,雖然認知到人們大量的「惡」!

但也見證了安置在基地旁的「家園」,明白還是有少許的「善」。

要維持他們的當下的生活,我們能夠做到的...也只有再次的染上鮮血。

我們最初為了世界的安全,而義無反顧的弄髒自己的雙手。

而現在,我們依舊如此。

只是,我們將更進一步的...

我們弄髒自己的雙手,也弄髒自己的精神,更弄髒自己的一切,不過絕不違背最初的信念和理想。

***

最近...我有了許多片段,每當休息或是睡眠之際,明顯的都會看一下場面。

一場一場的來自名為「格里芬」的私人承包商,他們麾下的戰術人形們所遭到軍方的獵殺。

甚至是,堪稱精英的AR小隊,她們的逐漸分裂...

M16A1,為了某人而不惜把自己變成鐵血的一方。

M4A1,因被鐵血那未知的人形和人類軍方的背叛,心靈上已經接近崩壞階段。

ST AR-15,因被鐵血暗地下了某種病毒,不得已的遠離AR小隊。

M4 Sopmod II和RO635,更是遭到軍方現場指揮官的背後暗算。

許許多多的畫面,讓我最近不由自主的想著....

我們來到這個世紀,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

我是阿洛圖•顏,代號:死神。

我很希望...這個問題...能夠有個正確的答案
    
                                               Fin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3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