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24

【其他】《Springfield M1903》更新至第四篇

樓主 臭臉橘貓 fxb8ke87m65n
GP32 BP-

  

===============================
你好,西線
「春田呀,你知道什麼叫做時空旅行嗎?」

帕斯卡小姐正坐在我面前。她用拿著咖啡杯的手,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我問道。

「噢……我對這方面沒什麼研究耶。」

「嗚嗚……是嗎?好吧,也是,畢竟只有我熱衷這個話題。」

她失望的垂下腦袋,這讓本來就顯得精神不足的她看起來更加的頹廢了。她低著頭,伸出手來指著我的鼻子。

「假如……!你遇到了時空旅行,請務必把你的經歷告訴我!」

「嗚……我想…有沒有辦法也是一個問題呢……」

「喔?怎麼說?」

她聽到我的話後,立馬抬起垂下來的臉望著我。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好、好啦好啦,先別急。我分享一下我的看法吧。」

看著她惺忪的睡眼泛著期待的神情,我只好勉為其難的分享一下自己的拙見。「呃……畢竟一個物體要想加速到光速,那麼它的質量將會無限增大,所以能量也會需要無限大,照理來說並不可能對吧……?」

「喔…!還不錯嘛!」

她聽完後眼睛一輛,接著拿起了手中的咖啡又喝了一口。而且還濺了一點到吧台上,老實說……那有點難清。

「但是其實呀,可不只是考慮到相對論喔!還有………」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裡,她和我講了一大堆聽了會頭暈的理論。欸呀……就說是拙見了嘛……是說她也還真是厲害呀。能懂那麼多東西。

直到最後,帕斯卡總算是闡明了自己的理論後,我也已經感覺到無法再支撐下去了。但是總算是結束了,於是我決定趁沒人時開始拖地。

「讓我找找……拖把…拖把………奇怪?」

我望了望四周,發現景物已經變得完全不一樣了。本來我在乾淨的咖啡廳裡,而現在我人身處在一個非常奇怪的地方。

這裡好像是地底的樣子,還有好幾間鐵櫃,裡面似乎裝著槍枝。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帕斯卡……發生什麼事了?」

我試探性的朝著快要壓到我頭頂的天花板問道。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沒有任何回應。就在我不知所措時,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那道聲音撞上了厚重的木門,簡直像是要把它撞爛似的。

「連長!他們要開始砲擊……了…!」

一個年輕男人打開門,看到我之後目瞪口呆,話都說不出來了。我正想問他怎麼回事時,外面突然傳出聲響。

「鮑羅斯!幹什麼呢?快點通知啊!」

另一個男性撞過來,把鮑羅斯擠到一邊。而他看到我的同時,也是一模一樣的表情和反應。

「喔……靠么……」

「呃……不管怎麼樣,請不要爆粗口,謝謝……」

粗口是個不好的習慣,如果不即時改掉的話,會為自己帶來很多麻煩的。所以我出於好意提醒了他。

「要砲擊了!快進去!」

此時二號男子回過神來把鮑羅斯推了進來,就在門關上的一瞬間,外面傳出了如雷擊般的怒吼聲響,這個聲音我記得太清楚了,是砲彈聲!

這些東西深深地刻印在心智裡,牢牢實實的扎根。我絕不會忘記這種感覺。

「你是……真的?」

鮑羅斯死死盯著我的臉向我問道。

「呃……是的。」

「喔靠………」

真是的……又爆粗口。是說,我現在必須釐清現狀。我拿起我的槍,正想站起來時,那兩名士兵阻止了我。

「噢不不不!槍很危險!」

「不!」我大聲反駁「這就代表我!我們是一體的,絕對不會出錯!」

他們兩個互看了對方一眼,接著再把目光移向我。其中的二號男性開口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Springfield M1903,你們可以叫我春田。」

他們停頓了半晌之後,看著對方說道。「這女人瘋了!」

===============================
春田可愛吧?
(這次話多的壞習慣就改掉了。)
32
-
LV. 10
GP 32
2 樓 臭臉橘貓 fxb8ke87m65n
GP13 BP-
嗨,戰爭
「呃……那個,想必是誤會了什麼吧?」

我知道我的笑容有點勉強,畢竟被當著面說瘋了實在還是太………況且她們好像還否定了我身為人形的存在。

「你再說一次你叫什麼名字?」

鮑羅斯用疑惑的神情再次的向我看來。我也只好冒著再次被當瘋子的風險再說一次了。「我說,我叫做春田。」

「你……用槍當你的名字?」

他指著我手上的槍。

「是的,雖然你們可能不相信。但事實就是這樣。」

「好吧……還有,你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老實說我也很想知道呀!帕斯卡,我該怎麼辦?拜託幫幫我吧,如果這是你的惡作劇的話,我一定會原諒你的!

就在我的內心掙扎之際,她們突然開始竊竊私語起來,而且他們兩個好像臉色都不太好。我還在疑惑時,他們突然把步槍往後方一甩,敬了一套非常標準的禮。

「那個……請問怎麼了嗎?」

其實他們不必敬禮的說,這樣讓我反而不好意思了。雖然被說是瘋子的當下有點錯愕,但是其實我沒在生氣。

「二等兵泰倫德!報告女士,我們為剛剛的失禮感到十分抱歉。」

「嗚嗚……其實你們不用道歉的。」

見到這狀況我急忙勸阻,然而他們卻依然站著不動。我發現他們的視線似乎不是望著我這一方,而是更後面的東西。我感到不妙,於是本能的轉過身。卻看到了令人震驚的一幕。

「Kar98k………?」

她就是士兵們所說的連長!?

「長官,很抱歉。我們沒有想到是你的人。」

「怪我囉?」

「不,長官。」

Kar98散發出了異常的壓迫感,雙眼中充斥了不屑和厭煩,這讓那兩位士兵感到異常的顫慄不安。我能看見他們額頭上的汗珠似乎都要流到眼裡了。

「長官,已經開始砲擊了。預計不久後將會有攻勢。」

「我感覺的出來。」

Kar98「哼」了一聲,戴上自己的帽子。接著走到了門邊。

「那很危險……!」

我衝上前想制止她突然開門,因為在砲擊中貿然開門可是非常危險的。即使我沒有真正的體會過一戰,那些刻印在這把槍裡的歷史痕跡也早已成為血液的一部分。

「我有腦,我知道。」

她靠近門邊,聽了聽聲音。而不久之後,砲擊停止了。此時我感覺的到四周開始騷動起來。而Kar98也把門給用力拉開,刺眼的陽光頓時讓我睜不開眼。

我仍然能聽見他們的吼叫聲「──把機槍抬過來!」壕溝外面一片吵雜,到處都有人在流竄。他們忙著架設機槍,有些人幫忙傳手榴彈給其他人,大家都在為守住這個陣地做準備。

「你們也去工作。」

她三兩下就打發走了兩個士兵,彷彿他們想傳達的事情微不足道一樣。

「你還適應嗎?」

她轉過身來望著我,我思索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不……這裡到底是哪裡?是帕斯卡在惡作劇嗎?」

我一直都處於矛盾的心裡。明知道如此身歷其境的感覺是不可能造假的。但是我心裡也有一部分想要相信帕斯卡的無所不能。因為畢竟比起面對事實………

「想著是假的,讓思想逃避現實比較輕鬆。」

Kar98看穿我的心思,一句不漏的說出了我心裡想說的話。

「我是三個月前來到這個。我那時的心情和你一樣。」

她停頓了半晌。「知道這是哪兒嗎?」

我搖了搖頭。

「索姆河畔。而不幸的是,今天是西元1916年7月1日。」

──不幸?為什麼這麼說?就在我的心裡萌生這樣的想法時,她又開口說道。

「索姆河戰役開打。」

===============================
我……其實不太知道要說什麼。但我發現我不打點字在這裡就不舒服。

這篇之後會稍微稍微的咕咕一下,畢竟我有考試。而且r6新賽季開打,我要去爬牌。還要看爹爹直播。總之就是一堆事情。

還要最重要的事!我有其它篇要更新。

1:22晚安

不對,有事沒講完。

其實這篇文我是看了“西線無戰事”之後有感而發寫的。當時我在想:如果今天把主角保羅換成春田呢?

於是就生了這篇出來。

如果真要寫的話,我也會參照“,西線無戰事”這本書來構想。主要參考的是它的核心反戰價值。所以不用擔心劇情混水摸魚…………………………………………………
13
-
LV. 11
GP 115
3 樓 臭臉橘貓 fxb8ke87m65n
GP11 BP-

請問……未來的路?

「我們現在究竟是什麼狀況呢?」

我對著Kar98提問, 希望比我早到達這裡的她能夠為我指點迷津;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露出不安的神情,那是我鮮少見過的。

「老實說………我不知道。我在帕斯卡和我提到什麼“時間旅行”這些東西後,轉眼間便置身在軍營裡。我也不知道……今後該何去何從。」

她低垂著頭,意志消沉。就像一朵本來桂馥蘭香的鮮花,如今攤倒在了泥灰之中。

「一定有辦法的吧………?帕斯卡會想辦法的,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撐到那個時候……」

「現在,戰爭已經開打了,然而…………」

她打斷了我的話,並且似乎顯得有點焦急。這樣讓我也漸漸擔心起來;我相信Kar98的能力,也正因如此,才會對她的焦急感到不安。

「我們不是人形,我們是………人類。」

「等………什麼?」

「這點我很肯定。從第一天開始就發現了,我再也感覺不到核心的能量充滿我的身體,還有金屬製骨骼的力量了。」

她看著自己的手,彷彿在尋找著什麼。半垂著的眼,透露出悲傷和不安「我再也使不上力,已經是個普通人了。」

我也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手。動了幾下後,老實說,沒有特別的感覺;但是到我想要認真施力時,我確實感覺身體不再像從前了。

「以前我們為了戰爭而生,然而我們再也沒有上戰場的資本了。」

她說的有道理………但是我不能退縮!我會繼續在前線奮鬥,不僅是為了身為戰術人形的使命和榮譽,更為了我想分擔Kar98負擔的心意。我不會忍心曾經的夥伴陷入這樣的陰霾,我想要帶著她一起回到格里芬。

她突然抬起頭看向我「我會讓你盡早離開的。」

「不,我會待在這裡。我會一直陪著你到最後。」

「我不會拖你下水。我之所以待在這,是因為這是我的責任。」

「我可以幫你分擔,也希望你能多依靠我一點………」

「別這麼任性!」

她開始不斷的抖著腳,感覺是越來越煩躁了,我可以看見她的額頭開始冒出汗珠。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如果她不需要我的話,我自然不會繼續待在這裡。但是我該何去何從呢?在這裡我唯一熟識的人就只有她了。

「我知道你會不安。別擔心,在這裡你不會無依無靠。」

「………什麼意思?」

「你和我不是唯一一個到過這裡的人。我不在之後,你可以去找維爾德,雖然不知道她恢復的怎麼樣了。」

恢復……難道她受了傷嗎?

帶著這樣的疑問,我正準備問她問題時,卻被槍聲打斷,看來他們開始進攻了。

「開始了………!」

她突然緊張起來,像是被什麼東西追著跑一樣;她拿上自己的槍,大步走到門前,卻遲遲不打開門。她渾身在顫抖,似乎下一秒就會雙腿發軟而癱倒。

「你………在害怕。」

隔了半晌後,她開口「是的,我很害怕。老實說,在她們每一次的進攻時,我都嚇得想要躲在牆角大哭!」

她的雙眼開始流下眼淚,在臉蛋上刻蝕出兩條淚痕。看她到這個樣子,我便走上前一把抱住她,把她緊緊的摟在懷裡。

我已經了解到她流淚的原因了。一個人類少女和一把槍,她要面對的是將近整個世界的惡意。這樣的她絕對有哭泣的權利。

然而面對這樣的她,我現在能做的不多,只能盡力的讓她感受到一絲安全感。

過了將近半分鐘後「謝謝你,感覺好多了。」她輕輕的推開我「但是我還有我的職責。」接著打開那扇象徵隔絕外界的門扉,走向了煙硝瀰漫的戰場。

臨走前,她對我露出了一個開懷的笑容。她笑得很輕鬆,就像往常一樣「等這波進攻結束後,你就快點離開這裡,活下去,這是命令。」

她出了門,獨留我在這陰暗的碉堡裡。而我接獲了少女的一道命令──活下去。



我稍微看向門外,外面的所有人都架起了防禦工事。機槍形成了交叉火力,而戰壕對面的敵人則是一個個衝進這死亡的十字裡。

「跟我們走!」

我在這混亂的狀況下被人拉住,回頭才發現是鮑羅斯和泰倫德兩人。想必是Kar98委託他倆來帶我走的。

我們翻過戰壕,往最近的村莊裡跑,那裡有幾輛正要發動的卡車和幾匹馬,於是我們跳上卡車離開,儘管身後的爆破聲越來越大,但總算是有驚無險。

「他可是逃跑的專家。」

泰倫德調侃了鮑羅斯。他現在倒沒了剛見面時的二等兵風格,現在的他顯得很放鬆,安穩的躺在座椅上,大喇喇的點起煙來。他一頭金髮沾滿泥土,眼眶凹陷,看得出來有點營養不良,

「我只是比較真愛生命,我想早點回家看看老婆。」

「那你朝著自己小腿打一槍呀,馬上能回家?」

泰倫德拔出配戴的手槍,比畫著作勢要開槍。

「我要完好無缺的回到家,然後和她爽上一發………」

「你講這些話讓我想起了法國的女人,之前還沒這幾天打得激烈的時候,我幾乎天天去那裡。我記得那有個女人,叫艾比倫。我和她每次都……」

「我知道男人們聚在一起通常都有點下流,但是我還在這裡呢。」

我對他們禮貌性的笑了笑,希望他們能理解。

「對欸………你不說我都沒想起來,你是個女人,沒有特地講其實感覺不太出來。」

「…………………?」

「我為我的失言致歉,請把子彈給退下來。」

收到他的道歉後,我把子彈退膛,隨著一聲清脆的金屬聲,泰倫德也鬆了一口氣。

真是太好了,大家都和和氣氣的才是最可貴的呢──就在我這麼想著的同時,車子停了下來。我往車外看去,只見又有一條戰壕出現在眼前。不過這次防禦工事做得更加完善,人也更多。

在我的視線裡,走來了一個類似軍官階級的人物。他看向我後說道「我已經聽說你的事情了,帶會兒會安排你和維爾德的見面。不過小心點,她不太正常。」

===============================
鴿了很久了,現在才把它生出來,跟大家說聲抱歉。因為其實………實在不知道要怎麼下去。

但是春田太太已經是我的責任了,就算跪著也要和她一起走完。

被太太抱著一定很幸福!就像母親一般溫柔,那安心的感覺一點一點的滲透進心靈,打從心底感到放鬆。感受著溫柔的同時,卻又覺得她的舉手投足都讓人心醉。

對了,還有,遲早她會變得和開頭的那張圖一樣。

至於之前有人提到希特勒,後來的決定就是讓他下去吧。畢竟這是屬於春田的故事,和希特勒半毛錢關係也沒有,他也不必來湊熱鬧
11
-
LV. 12
GP 128
4 樓 臭臉橘貓 fxb8ke87m65n
GP6 BP-
那個……帕斯卡?
「我說了,你最好小心點。她的手槍已經沒有子彈了,但是你還是要提防她拿來敲你。我會全程陪同這次的會面。」

那名軍官領著我走進碉堡,還一面叮囑著我要小心維爾德,她被形容的像是精神病一樣是危險。雖然她在咖啡廳時偶爾措辭比較奇特,但是還不至於被當精神病吧?

眼前的鐵門被推開,兩名士兵抓著維爾德走出來。她的衣服很骯髒,散發著惡臭,本來漂亮的頭髮亂成一團。她神經兮兮的左右張望,好像有人隨時要謀害她似的。

在緩和情緒後,我試著呼喚她「…………維爾德?」

聽到我的聲音後,她一瞬間便冷靜下來,不再那麼緊張。然而即使我就坐在她的面前,她剛剛也似乎沒看到,一直到我出聲後才認出我。

「熟悉的聲音………這是……春田…………?你是……春田?」

「是的,維爾德。」

我試著把聲音降到最細小,語調控制到最溫柔。雖然我不是醫師,但是面對這樣的狀況,輕聲細語是應該的。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她趴在桌上,把頭埋進自己的雙臂裡開始大哭!不好,這……這樣算情緒失控嗎……?

「欸?那個……你先冷靜一下………」

在這十幾分鐘裡,我一直都做著安撫她的工作,一直到剛剛,我們才又開始了話題。

「所以你在這裡呆了兩年?」

「準確來說是兩年又四天,今天剛好是第四天。」

現在維爾德已經被獲准和我一起出牢房了,當然一開始他們是不願意的,但是因為她待在我身邊時相對安定,所以他們勉強同意了。

現在我們兩坐在壕溝內的一處凹槽,我讓維爾德稍微吃了點東西,是從剛剛那個接待我的軍官那拿來的。路過的士兵用疑惑的眼光看著我們,想必對這樣的一幕很詫異吧,雖然自己來說有點奇怪,但是………總覺得像是一對母女似的!

「是說…維爾德你變了呢,總覺得變柔弱了許多。」

現在的她,走路時總是低垂著頭,而且彎腰駝背的,讓人感覺像是失戀的樣子。眼神也有別以往的毫無生氣。

「嗯嗯………兩年來經歷了比較多事情。」

「那………要不要試著說出來呢?如果有什麼困難是我能幫忙的話,我一定會盡力的。」

「………………」

「這樣呀……那麼不想說也沒關係,如果哪天想要找個人分擔,我隨時都在。」

「嗯。」

不知道這樣算不算Kar98所說的“恢復狀態良好”呢?

「現在已經是中餐時間了。」

「噢!也是呢,我也覺得有點肚子餓了。」

她望向那些正在搭建防禦工事的士兵們,我有花點時間觀察她的眼神,很明顯悲傷得多;並且她給人的感覺像是無時無刻都在低頭賠罪。

而她的這番話,也有轉移話題的意味。

我看著她蹣跚的走在這深且狹長的壕溝裡,髒亂的衣服就好像是裡頭的居民一樣,等到Kar98回來,我一定要好好的問她關於維爾德的事。



「你確定這樣是可以的嗎?」

「沒有問題,這裡算是隱蔽的。」

維爾德脫下了鞋襪,用腳踏了踏清澈的河水,面對我的問題,她似乎不太在意。我剛剛委婉的說了句“那個………你要不要去洗個澡呢?”看來對她打擊很大。

而且老實說我在說那句話前,其實沒想過這裡根本沒辦法洗澡,還有即使洗了澡,進了戰壕也是一下就髒了。

然而因為那句話,維爾德說什麼也要洗,最後就找了個沒人的河邊脫去衣服。

我蹲坐在一條河的岸邊,面對維爾德的行為,其實我不太放心,但是我剛剛的耳提面命也阻止不了她。於是我只好在一旁照看著,以免………有人偷窺。

但我的視線卻被她給吸引。褪去了身上的衣著後,纖細的腰身、紅潤滑嫩的皮膚、誘人的長腿,還有那圓潤結實的臀部………

啊啊………!珍饈佳餚呀……………不對不對!春田,不要忘了你要幫忙警戒周圍呀!真是的,我是怎麼了?情色春田!

我拍了拍的自己的臉頰,讓精神重新振作。但是………視線偶爾還是流連到了那位天使身上,水珠一滴一滴的從胸口的隆起處滑落,誘人的美景呀…………!

「春田………!?你盯著我幹嘛?」

「呀!啊啊……那個…沒什麼啦,啊哈哈………」

「你也想洗嗎?不如一起來吧?你身上也挺髒的。」

「我就算了吧……」

我一直沒有下水,直到維爾德洗好澡後,我才和她一起回到她的專用“休息室”。

「你們就先待在這裡吧,今天晚上會有一批等著放假的人,你們可以搭著火車回去。等到了車站,想去哪裡就去哪吧,你甚至可以回去你那個叫春田的老家。」

軍官說完後,就去處理其它事務了,走前還順手把門給帶上。我轉頭看了看房裡,發現牆上全刻著記號。一個個“正”字代表了維爾德來到這裡之後的天數。

「我有時候會收到信鴿,上面有帕斯卡的信。」

維爾德躺在自己的床上,她一邊說著一邊看著自己刻的記號。

「她說,這個世界是獨立的,我們來到了個全新的時空,接軌了1914年6月。在這個世界裡,之後的局勢不會如預期般發展,但如果我們做了某些事情,將可能干預這個世界。」

我試著解構她的話語,並且試著得出結論。

「也就是說…………也許戰爭可以避免?」

「……………是的。而且,我作為第一批來到這世界的人,無意間……干涉了它。」

「那麼回去的方法呢?這個帕斯卡應該知道吧?」

「我也有試著回信給她,可是每次那隻鴿子都不給我把信放上………」

叩叩叩。幾聲很輕的聲音敲響了門扉,我打開一條細縫窺探,結果有隻鴿子鑽了進來。

「就是牠。」

牠是隻白色的鴿子,純白如雪羽毛很美麗,並且意外的沒被煙硝玷污。我拿起綁在牠身上的一張紙,打開來後,確實有帕斯卡手寫的痕跡。

“Kar98送了封信給我,她說她已經把你送到佩羅納了,你在那裡一切安好吧?好吧,如果你能收到這封信,那麼在這時代應該可以說是安好了吧?總而言之,我要告訴你的是回家的方法……”

一聽到“回家”二字,我差點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但是我還是轉過頭不讓維爾德看見,並且繼續讀了下去。

“這個世界在1914年6月時,因為少女們的穿越而受到干涉,發展出了一個分歧的「點」;並且這個點連結著各個世界。為了從這個點回到家裡,我們需要重現當初干涉這個世界的人事物。至於(・ω´・ )”

她真的畫出了一個顏文字,這讓我讀信的人增加了不少負擔。

“是什麼事情干涉了這個世界?可不只有穿越這件事而已呦。詳情就自己去調查吧σ`∀´)σ”

「嗚嗚嗚………帕斯卡啊啊啊────(╬゚д゚)▄︻┻┳═一」

===============================
沒那個屁股就不要吃那個瀉藥,而我也是;沒那個歷史腦就不要拿一戰當背景,不過遇到的問題總算是迎刃而解啦!

總算是給出了個明確的故事目標,不然之前一直都像是無業遊民一樣漫無目的的寫。

然後有人留言問春田會不會變狂戰士?當然不可能啦,人家可是少女呢!你要擔心的是會不會迷失在維爾德的魅惑之中!

至於坦克嗎………?現在才7月,來日方長呢,暫時不會出來吧。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978 筆精華,01/2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9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