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75

【小說】流星與瓦爾基麗 更新至:第一章--咖啡廳

樓主 ID已被移除 steven6112
GP9 BP-
呃⋯⋯大家好。

小弟第一次在本版發創作文,還請各位多多指教這樣OTL

目前算是少前台版開服玩家,當初入坑原因有87%是因為我們的看板娘98k才跳坑的,不過大概有數個月的時間投步槍公式到懷疑人生⋯⋯

最後是在某次的聖撈活動中終於是在干擾者的手中把失聯的98k帶回家,本來這篇是想作為祭品文卻拖到現在,也加油添了一堆後續的設定上去變成這副模樣。

總之可能會有各種既視感很重的東西、很差的文筆和錯字、爛排版、各種莫名其妙的設定以及OOC還請見諒(跪

此外更新速度不一定也請見諒,資淺社畜很容易莫名其妙心累各種拖更。

正文開始



序——飛行員與人形


  在環繞著都會的港區內,曾經是觀光景點的小島冒著黑煙。
  靄靄的白雪落在戰火密布的廢墟裡面,自由女神像佇立在黑煙之中,在腳下燃燒的建築火光反射在它的身上,砲火聲和爆炸聲環繞在整個紐約灣區,小島上的建築被砲彈和大火洗禮沒有一棟是完整的,宛如末日一般。
  『Odin隊……上消失,……Odin Leader,……回應!』
  警報聲和槍枝開火的聲音環繞在機艙裡面,無線電傳來了模糊的聲音,墜毀的戰鬥機裡面傳來陣陣刺鼻的燒焦味。
  「可惡……。」
  一個青年坐在駕駛艙內,舉起了手上的英格拉姆MAC-10向著破掉的窗外反擊。
  左手骨折,雙腳已經沒有知覺,因為失血過多開始有些手腳發冷,戰鬥機的武裝大概都已經不能使用,剩下的只有防身用的衝鋒槍和C彈鼓三個。
  青年稍微縮了一下身體讓自己可以窩在仍然掛在駕駛艙上充滿彈痕的座艙玻璃後方,伸出槍口反擊。
  MAC-10打出的彈幕逼退了幾個要靠近的失控軍方人型,其中一個剛好命中頭部,硬生生倒了下來。
  「……切。」
  衝鋒槍子彈對於這些裝甲機械很難造成效果,除非說能夠精確的命中要害。但是現在青年的狀況無法讓他能夠非常有效的瞄準,只能不時灑出彈幕阻止對方靠近。
  「失控人型……裡面,該不會是……混了鐵血的菁英單位吧……。」
  青年一邊滴咕著,看了一下戰鬥機儀表板上顯示的受損狀況後看向了失控人型:
  「……被雷射擊墜的,防空雷射……系統也被駭進去了嗎?」
  接著,在軍用人型彈幕出現的空檔,青年再度伸出了槍口射擊,接著開始用僅剩的一些力氣對著無線電求救,:
  「Asgard……這裡是Odin Leader,我被擊落了,無法移動。重複一次,我被擊落了,無法移動。這裡的失控人型多到簡直像是佛萊迪的午夜驚魂,我需要緊急的救援!」
  『O……Leader,這裡聽……清楚,請……一遍。』
  「他媽的,去你……的ECM、去你的……爛無線電!」
  青年縮回槍口,將空掉的彈鼓卸下馬上裝了一個新的,嘴裡不斷咒罵著戴著的無線電。
  伸出槍口不斷掃射,將慢慢靠近的軍用武裝人型掃倒,但是單單一支衝鋒槍展開的彈幕不可能抵擋後面將近一個小隊的失控軍用型壓境。
  在後方緊緊跟著的是兩具看起來像是用公雞扛著兩管機砲的機械靠近,兩基四門機砲開始轉向往戰鬥機殘骸的方向前進。
  「該死…… 。」
  青年馬上壓低身體試圖將自己壓在駕駛艙下面,接著一連串機砲發射的聲音和金屬碰撞的聲音壓過了一切,防彈玻璃在機砲的肆虐下面被粉碎。
  再這樣下去……。
  還有什麼辦法?
  放下槍支,青年摸了摸自己的飛行夾克上的口袋,忽然摸出了一個圓柱型的物體。
  有了!
  「那這個如何呢?」
  青年從飛行夾克上取出了一顆手榴彈,拔開插鞘丟了出去。
  蹦!
  隨著沉悶的爆炸聲響響起,強烈的青藍色閃光瞬間奪走了機械的感知儀器,震波伴隨閃光而出的電磁脈衝以及干擾絲讓在場的機械瞬間停機和無法鎖定。
  雖然EMP手榴彈可以讓他們暫停一下,但是恐怕只能頂多爭取一點時間而已。
  趁著這個時機,青年舉起衝鋒槍對著外頭在一陣掃射,做出最後的掙扎。
  如果這樣都沒有辦法的話,就萬事休矣。
  冒出這個想法的同時,從上方忽然傳來了螺旋槳運作的聲音和格林機槍運轉的聲響,在青年前方原本大批慢慢靠近的裝甲人型一瞬間倒下大半。
  四片螺旋槳轟轟作響穿過墜毀的戰鬥機上空,座艙後方外頭的兩片短翼兩邊各掛了機砲莢艙和球體的裝置,MH-60M黑鷹進入了青年的視野裡面,在機鼻上的探照燈照到了青年墜毀的戰鬥機上面。
  「別過來,這裡有對空……!」
  話還沒說完,一道閃光從不遠處閃過,射向了黑鷹的方向。
  但是……。
  「……立場盾,什麼時候裝的……。」
  圓形的裝置忽然閃了藍光,接著在直升機周遭忽然張開了一到青藍色的光盾,雷射打在光盾上面的瞬間忽然像是水流打在石頭上一般散開。
  「克魯格老闆的擔心果然是對的。」
  後方的成員艙門打了開來,一個拿著老式步槍的少女在機艙內以蹲姿舉起槍枝。
  左右兩側綁著黑色緞帶的銀白色長髮隨著直升機的氣流飄逸著,披著長大衣以及類似軍禮服風格的衣著凸顯了少女纖細而有些嬌小的身型,高筒靴修飾了少女修長但是並非瘦弱的腿,戴著大盤軍官帽的她以鮮紅色的雙瞳緊盯的老式步槍上的瞄具以及目標,稚嫩的臉孔上面充滿自信。
  雖然有一點距離,但是青年仍然可以看到少女的樣貌,戰場上面如果存在著帶來勝利的女武神的話,或許就是這個樣子吧。
  她們的方向,是正對著剛剛那個雷射的來源。
  「已經用瞄準鏡目視到目標,在總督島方向。PPK,給我風向和距離。」
  「東南風,六節,距離1000公尺,對方正在充能中喔。」
  另外一名少女拿著望遠鏡盯著遠方的目標,一架四足步行機械在遙遠的彼端以砲塔對準直升機,雷射照準口似乎正在準備充能發出了一些電光。
  「我會讓它沒辦法開第二發的。」
  穿著軍禮服的白髮少女嘴角勾出曲線,右眼對準了瞄準鏡,在瞄準鏡上找到了目標。
  「敵方對空單位,通用動力製對空輕型自律步行機械M25『獵狼』。」
  「向上調整,2密位,往右0.5密位。」
  「確定目標,已瞄準。」
  照著旁邊少女的指示,調整了射擊點,白髮少女的手指放在板機上面,然後調整了呼吸。
  「快一點喔,力場盾是有冷卻時間的,我很喜歡痛但是不代表我喜歡換身體喔。」
  旁邊的少女露出有些奇妙的微笑,口氣雖然輕鬆但是仍然不掩狀況的擔憂,緊緊盯著目標的狀態。
  白髮少女沒有出聲,僅僅以微笑回應。
  將呼吸放緩,閉起氣來穩定了槍口,右手食指在板機上面隨時準備,鮮紅如獵人般的雙眼隨時捕捉在目標進入瞄準鏡上射擊位置那一瞬間。
  扣下板機。
  老式步槍的槍口迸出火光,7.92毛瑟彈伴隨著火光而衝出槍管,在煙火繚繞的天空上劃出一道軌跡,直朝著她的目標。
  貫穿了機器砲管,精準粉碎掉了雷射發射器,聚集的龐大電能從子彈打入的口衝出,整台機械隨著失控電流點燃引爆的電池爆炸發出了巨響,整台機械的上層部噴出了火焰。
  「擊毀一台軍用『獵狼』,這下你可以回去好好炫耀了,98K。」
  替白髮少女觀測的另外一個少女──PPK放下了望遠鏡,向著白髮少女說著:
  「可惜的是,對方不是人型,沒辦法看見那垂死掙扎的模樣真的是可惜。」
  「我沒有像你那樣有奇怪的興趣啊。」
  白髮少女──以槍支名稱稱呼代號的Kar 98 K撥了一下自己的白髮,接著看了一下墜毀的戰鬥機的地方:
  「還有不要忘了我們的目的是墜落空軍戰鬥機的駕駛救出。」
  「我知道。」
  黑鷹直升機慢慢的下降,接著兩條繩子從直升機上面墜了下去,兩名少女馬上從繩子上面垂降到地面,警戒著周遭是不是還有失控人型的殘黨一邊靠近直升機。
  「……美軍?不對……妳們是……?」
  「和美軍一起行動的私人武裝公司(private military company, PMC),你現在能動嗎?」
  Kar98K走上前去靠近駕駛艙,向青年搭話觀察青年的狀況,另外一邊已手勢叫PPK以及陸續跟著前來救援的美軍救援隊警戒。
  「能動……的話我還會……待在這裡嗎?」
  青年淺淺的笑了一下,有些虛弱地回應著,不過面色已經非常慘白。
  兩腳原本所在的地方現在已經被完全的壓扁變型,大腿以下完全動彈不得。因為失血和低溫帶來的失溫症狀已經開始出現了,青年的體溫比常人低了不少。
  「……失血過多,兩腳被卡在變形的駕駛艙裡面……。」
  評估青年的狀況,少女的臉色變的有些鐵青,爬進駕駛座裡面,接過後方美軍的醫護人型的針頭:
  「對不起,來的太晚了……。」
  少女手上的針頭放入藥劑之後,接著向著青年的頸部刺了下去。
  強大的睡意馬上襲向了青年,意識逐漸開始模糊。
  在意識消失之前,青年仍緩緩的抬起頭來想將眼前來搭救她的少女的樣子記在腦海裡面。
  一頭銀白的長髮和紅寶石的雙瞳,是在他意識消失前最後記得的東西。


  「指揮官,這個月的報告還有你要的咖啡來了喔!」
  指揮室的大門忽然打了開來,被用力打開的大門撞到牆壁上面發出了非常大的聲響。一個綁著馬尾,將身上的襯衫穿的非常不整齊的少女抱著一堆資料一邊還哼著奇怪的曲調大搖大擺走了進來。
  「嗚……搞什麼東……。」
  指揮室裡面,原本趴在桌上的青年被少女發出的巨大聲響驚醒,兩眼睡眼疏鬆的看了周遭一下,視線慢慢回到正前方:
  「格琳娜,大門是和你有仇嗎?」
  「不小心開門太大力了,嘿嘿!」
  將資料和一杯咖啡放在桌上,後勤官格琳娜像是惡作劇的小孩一般笑著敬禮:
  「那我先回去後勤部門啦,記得要來買點東西喔!」
  「真是的……。」
  青年簡單的回禮,無奈地嘆了口氣後揉了揉眼睛,將桌上的報告拿起來稍微翻閱起來。
  從空軍上校負傷退役到現在轉任格里芬的人型梯隊指揮官,大概也有兩三年的時間了吧?
  不過到現在,偶爾還是會夢見和「她」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拿起咖啡稍微小酌一口,青年皺起了眉頭,翻了翻幾頁報告。
  「由君特.阿爾伯特上校提出的企劃案經過14個月的試驗結果後確定予以通過……真是有點對不起克魯格老闆,這下可是花大錢了。」
  青年──曾經是美國空軍中隊長的君特.阿爾伯特淺淺地笑了笑。
  這樣子就不再像以前還要繁複的申請才能自己出擊,而是可以以正式名義坐鎮在前線的飛機裡面指揮梯隊,必要時可以親自以搭載武裝的戰鬥機搭配大量無人機上陣親自提供密接火力支援。
  將戰場的資訊統合,達成空陸一體的資料串聯和指揮鏈,在這個年代已經成為了理所當然的現實。
  自己再也不是一個在後面對著螢幕無力看著自家人形在危險的戰場中穿梭,像老鼠一般逃竄在鐵血的無人機空域也無能為力的鍵盤指揮官了吧。
  或許還能順便擊落幾架鐵血的無人戰機當戰果也不一定?
  打著自己想的如意算盤,君特露出了淺笑喝了一口格琳娜泡的咖啡。
  「下一次還是別叫格琳娜泡咖啡好了,雀巢的即溶三合一和手沖的咖啡品質還是差太多了……。」
  廉價的即溶咖啡總是放太多砂糖,完全喝不出豆子本身的味道。雖然說君特本身並不排斥在咖啡中加一些東西,但是還是受不了那種擺明是用廉價方式對待豆子的咖啡。
  這根本是飲料,不是咖啡!
  「如果她在這裡的話就好了……可惡。」
  青年放下馬克杯,站來起來走向窗邊向窗外看過去,聖彼得堡的十分冷清的街景映入了眼簾,飄著靄靄白雪的大街上鮮少有行人。佇立在遠方涅瓦河畔上的華麗巴洛克式建築──象徵沙俄帝國羅曼諾夫王朝權力的冬宮就如它的名字一樣被白雪覆蓋充斥冬季的感覺,更可以感受到三戰後的蒼涼。
  在三戰後,急遽下降的人口和戰爭造成的氣候變遷讓各國政府難以應對。因此崩潰的國家也大有人在,也造成了世界局勢的混亂。
  少數幾個說得上嘴的穩定國家也只剩下希冀重返舊蘇聯榮耀,現在改名為新蘇聯的俄羅斯、三戰後主張羅克薩特主義,逐漸將殘破的世界合而為一的美國,亦或是由德國、波蘭為中心將戰後混亂的歐洲再度統合的歐洲聯邦等等數十個政權,這些政府還能夠維持著國家、組織的形式維持統治和軍力,已經是三生有幸了。
  不過這個也是民間武裝公司崛起的機會,也因如此自己還能有個飯碗,諷刺的是卻是在這個曾經和美國敵對的國土上。
  「那天也是下著雪的日子……。」
  想起當時候在自由島被擊墜時的日子,現在已經是人工義肢的雙腿和左手仍然隱隱作痛:
  「打賭說好要我成為指揮官後就要當我的副官,結果現在卻鬧失蹤⋯⋯。」

  *

  距離上紐約灣軍用機械失控事件後兩個月。

  灰暗的天空密佈著烏雲,一種憂鬱的氣氛環繞在高樓林立的水泥叢林裡,帶點斑駁的建築和冷清的街道更讓人感到鬱悶。
  或許因為前陣子發生在紐約灣裡面的事情對港口設施些許的破壞,紐約的大街上面有些冷清,本來繁榮的曼哈頓早就因為三戰的影響人變少了不少,前陣子的事件更讓現在的紐約看起來就像鬼城一般。難以想像這裡原本在第三次大戰以前,是全世界的金融中心。
  華爾街著名的公牛雕像孤零零的佇立在舊時代的證卷交易所前面,有些生鏽泛綠的外表過去掩蓋了原本銅像金屬亮光,更襯托了現今的蒼涼。
  身穿著飛行夾克和牛仔褲的君特走在大街上面,臉上的表情有些煩悶。
  因傷退役,對於一個渴望藍天的天空之子來說,完全是糟到極致。
  「……。」
  君特看了一下自己的左手,稍微動了動一下手指。
  左手和雙腳變成包覆著透明的人工肌肉纖維的義肢,可以看到裡面的金屬結構,宛如電影中的生化人一樣。
  從醫院醒過來時,君特就已經發現自己的左手和雙腳已經截肢了。雖然說是可以預期的結果,不過當下仍然還是覺得有些震撼。
  要重新熟悉「新的左手和雙腳」,即使在睡眠的時候都要透過腦波VR從夢境裡面訓練和測試,總算是能夠恢復以前的80%功能。
  不過,就算能夠恢復,美軍現在已經將君特退役,或許是害怕人道組織對於改造人的倫理問題吧。
  即使以高層的觀點而言,任何一個有豐富經驗的駕駛都是珍貴的資產,但卻比不過那群成天喊著人道、社會進步和和諧的人權組織一句話吧。
  被視為戰爭原罪的軍方,在三戰後的地位就是如此底下。
  「差不多也該找地方坐一下了。」
  君特看了一下手錶,時間也差不多快要到傍晚了。不過放眼望去在這個時間點上不到晚餐時間但卻又過了下午茶,何況兩個月前才發生失控事件,營業的店家寥寥可數。
  不過確實也需要找個地方轉換心情,拿起了手機隨意的找了一下還開著的店家,開了導航就跟著路線走了過去。
  一間裝潢有些古樸,看上去像是被凍結在充斥著啟蒙時期風格的小咖啡店映入眼簾,就坐落在一個十九世紀建築的一樓。如果沒有門口上面小小的招牌,恐怕很容易就會被忽略掉吧?
  不過門口並沒有牌子顯示有沒有營業,但是從窗戶和門的玻璃上透出的溫暖黃光應該裏面是有人。
  「這間……嗎?」
  君特看了一下招牌,在對照手機上面的店家大門圖片,確實是一樣是握著步槍的獅鷲獸,像是中世紀的盾徽一般的樣子。
  緩緩打開了門,伴隨著在門上的門鈴發出聲響,濃厚的咖啡香氣撲鼻而來。
  「歡迎光臨。」
  從櫃檯後方,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
  穿著圍裙,一頭棕長髮,頭上帶著頭巾的女子抬起頭來看向君特的方向,在圍裙下面是疑似是軍裝的襯衫讓人感覺有些奇怪。在她的手邊,還有一把M1903春田步槍,一般人在紐約是沒辦法持槍的,更讓君特覺得有哪裡不太對。
  「請問現在有營業嗎?」
  「是的,請問先生要點什麼嗎?」
  「……手沖咖啡一杯,然後加點一份……我想想,甜鬆餅好了。」
  「收到了,請稍等一下。」
  女子收到點餐後,轉頭向後方走了過去:
  「98K,有點餐。」
  「……春田姐,為什麼我要穿著這套衣服……。」
  從隔著布簾的廚房後面,另外一個少女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個可是從日本發明,可以讓店家人氣變高的方式。」
  女子露出了微笑,明明是微笑卻讓人感覺背後有某種奇怪的意圖:
  「而且妳穿起來也不是挺可愛的嗎?」
  「明明妳自己沒有……總之點餐收到了,後台正在處理鬆餅了。」
  「啊對了,妳來前台一下,手沖咖啡的話妳應該也可以吧?」
  「妳是想要玩什麼處罰遊戲嗎?」
  「好了好了不要害羞了,前台就暫時交給妳。」
  被稱為為春田的女子走到廚房的門口,接著拉開布簾,方才布簾後的少女發出慌張的聲音:
  「不要害羞了,出來吧!」
  「等……等一……!」
  頭上綁著兩個黑色緞帶的白髮少女趕緊披上軍大衣,軍大衣的下面則是德國傳統服飾Dirndl,衣服的束腰更增添了少女的纖細感,裙子被刻意修到膝上的長度搭上了膝上襪,從視覺上來看刻意凸顯少女修長的腿讓她看起來有比較高的感覺,但加上長大衣卻又凸顯了少女比較矮小的身高反而營造了一種不協調感。
  比起說是傳統服飾,反而有點像是會在日本秋葉原的女僕咖啡廳會出現的店員。
  「啊啦,果然挺好看得不是嗎?」
  「……。」
  將軍大衣拉了起來,白髮少女抱著軍官帽有些畏縮的從廚房走了出來,臉上盡是尷尬的神情。
  「這件的布料真的有點……。」
  「妳的祖國統服飾原本設計就是這樣喔,只是照了一下日本光線而已。」
  春田笑臉盈盈的走到廚房裡面,不忘回頭提醒一下:
  「客人在等妳的咖啡喔。」
  「我知道啦……。」
  稍微深呼吸放鬆心情,接著將軍官帽戴起來走到櫃台,被春田稱呼為98K的少女抬起頭來看向了君特:
  「請問咖啡要用什麼咖啡豆……嗯?」
  看到君特的瞬間,少女皺起了眉頭,君特也是愣住了。
  他還記得兩個月前,在那架直升機上面看到的身影,那宛如女武神一般的少女,現在就在他的眼前。
  她的雲圖內兩個月前的紀錄,也還留存著那天從自由島的飛機殘骸裡面就出來的美軍飛行員的樣子,那個飛行員的臉就在她的面前。
  「格里芬的人形…⋯?」
  「您是…⋯那天的?」
  日後成為格里芬指揮官的君特,就在這個小咖啡廳裡和他未來的副官 Kar98K相遇了。



9
-
LV. 21
GP 79
2 樓 ID已被移除 steven6112
GP5 BP-
發現自己的手腳有夠慢OTL
總之第一章的更新來了
一樣有各種糟糕文筆、OOC等問題還請各位見諒

-----------------正文開始----------------------

 「那麼,前面就交給你囉!」
  帶著笑容的春田似乎有什麼打算,將吧檯的工作交給了剛準備離開廚房,臉上帶著一些尷尬的Kar98K。
  「……來,耶加雪夫還有甜鬆餅。」
  深呼吸一口氣將自己的心智雲圖冷靜下來,白髮少女端著盤子將餐盤上的兩份甜鬆餅和兩杯咖啡放到了桌上。
  「怎麼是兩杯……?」
   君特看了一下放在桌上的兩人份量的下午茶,疑惑地皺起眉頭。
  「……就當作額外的服務,能夠碰到自己救過的人也算是緣分吧。」
  她拉了君特正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
  「現在的話也沒什麼人,和客人聊聊也不是什麼問題。」
  雖然說這裡不是那種店,她認真地補充道。
  「……齁,那我應該算是賺到了吧。」
  君特笑著,伸出了自己的手:
  「君特.阿爾伯特,那天的事情真的很謝謝。」
  「Karabiner 98 Kruz,槍的全名太長就直接叫我Kar98K就好了。」
  白髮少女──Kar98K接過君特的手。
  「外出都還是用烙印武器的編號稱呼嗎……格里芬的人型也真不好受。」
  據君特的了解,一般的人型在除了編號以外,就和一般的人類一樣會做類似戶口和姓名的登記,眼前的被稱作Kar98K的人型沒有爆自己的名字反而有些奇怪。
  「畢竟工作有敏感性,那些自稱支持人型人權的團體可是會跳腳的。」
  「……原來如此。」
  君特端起了咖啡,帶著一點果香的味道隨著咖啡熱騰騰的蒸汽溢散在空中,耶加雪夫本身帶著的柑橘香氣和甘味圍繞在口中。
  看著君特的Kar98k也端起了咖啡,姿態優雅地小酌了一口……
  「姆……好苦!」
  似乎是受不太了酸中帶苦的風味,臉上的表情整著皺在一起,馬上將咖啡拿到吧檯上加了一點牛奶和砂糖。
  「妳的味覺回路不太能承受這種味道嗎?」
  Kar98k看上去有些狼狽的表情,讓君特會心一笑,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
  口感不錯,這種咖啡豆獨特的果香和酸味恰到好處,回甘的苦也不會太強烈。
  不過可惜的是煮咖啡的本人倒是沒辦法享受就挺可惜的……。
  「……有意見嗎?」
  「沒有,只是覺得人型和人類在這方面好像就沒什麼差別了。」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子說人型的。」
  她清了清喉嚨,似乎是想掩飾自己方才的尷尬,不過臉上帶著的紅暈出賣了她。
  「嘛……。」
  君特笑著,一面想著居然會存在會泡咖啡但卻喝不了咖啡的人型:
  「不過……是有什麼事情才會特地這樣子單獨對談呢?」
  難不成是……。
  「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念頭都還沒浮現,馬上就被Kar98K斬釘截鐵地戳破還沒成型的幻想,原本使用敬語的口吻也沒了。
  「好歹讓我這個單身年齡等於存活年齡的大男人有點希望吧。」
  「別把我當作你的妄想對象。」
  「⋯⋯雖然知道妳會這樣回答,但還是挺受傷的。」
  不過,她的反應倒是挺有趣的,對於自己有點不禮貌的玩笑臉上只是露出一點不太高興以外並沒有厭惡的感覺。
  「既然知道就別開這種玩笑話,真是的⋯⋯。」
  嘆了一口氣後,Kar98K輕咳一聲,表情稍為嚴肅了起來。
  「……總之,阿爾伯特先生在醫院接受治療的這段期間,我們的上層透過相關人士的管道和美軍接洽,這個您可以先看看。」
  Kar98K從身後的包包裡拿出了一個文件夾放到君特面前,紅色的文件夾上有著美國空軍的標誌以及君特略有印象的徽章。
  兩頭獅鷲的盾徽⋯⋯。
  翻開了文件夾後,就和大部分像是面試的資料一樣,公司的簡介、核心價值的內容等等的東西,以及以經填好的美國空軍轉調申請書和個人資料表格。
  這還真是方便,上頭八成也是想要趕快解決這個問題。
  直接單方面退役恐怕也會對美軍的形象造成不好的影響。
  「⋯⋯我聽過這間公司,是想招募新人嗎?」
  格里芬和克魯格,印象中是知名的民間軍事服務公司,美國空軍也有和他們配合過幾次平定南美的內戰。動用大規模的改裝民間人型進入各個紛爭地帶的集團,也同時在平息紛亂的地區建立起了不小的勢力……。
  「現在我們很欠缺有正規軍經驗的人員,像您這類的軍官階級的人是目前主要的招募對象。」
  「趁這個機會藉機招攬嗎,心機還真重呢。」
  趁著被強制退役的時間點透過關係介入拉攏退役軍官……這個民間公司背後的人到底有多龐大的底子?
  「我不否認上層──尤其克魯格老闆確實是打這樣的算盤,但不過這並不是我個人的想法。」
  「嗯?」
  還有其他的原因?而且是她個人的?
  「……你的手和腳。」
  她的視線落在了君特半透明灰色的左手上:
  「因為我的失職,讓你失去了手和腳。」
  「啊?」
  失職?什麼鬼?
  君特腦袋有點跟不上Kar98K所說的東西,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當天我的實際到達時間比起本應該要到的時間點晚了大概半個小時。」
  Kar98K雖然語氣依然保持著平淡,但是卻埋藏著不甘心:
  「指揮和掩護自由島的觀光客撤離花了太久的時間……對不起,但是我實在是沒辦法無視那些人被失控人型攻擊⋯⋯。」
  啊……原來是這樣嗎?
  認為自己如果早到一點就會有什麼改變⋯⋯嗎?
  掩蓋不住臉上的失落,她嘆了一口氣。
  「原本是打算日後會直接和克魯格老闆一起登門拜訪致歉,不過想不到今天就這麼碰巧遇上了。」
  「所以,是想把這個Secondchance當作失去雙腳和左手的補償⋯⋯這樣沒錯吧?」
  Kar98K點了點頭。
  「真是的⋯⋯。」
  君特搔了搔頭,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我是不知道妳能不能接受⋯⋯我在密接支援時被命中墜機還能活著我覺得已經是奇蹟了,能還活在這裡也是多虧了妳⋯⋯嗯。」
  雖然說這樣講不知道能不能讓她釋懷一點,不過這是君特心裡想對自己的救命恩人想說的:
  「那天的事情,真的是很謝謝。」
  「姆⋯⋯。」
  愧疚和欣喜兩種情緒在雲圖中浮上,Kar98k不知道是該高興地接受道謝還是非常愧疚地道歉。
  大概沈默了幾秒後。
  「你這樣我都不知道是該說不客氣還是該道歉⋯⋯。」
  「哈哈,是嗎?」
  真是微妙的反應。
  該怎麼說⋯⋯她是個個性很認真的人呢,就和她手上步槍出產地的人一樣,人如其槍或許可以形容眼前的這個人型吧。
  「總之,格里芬的事情我會再慎重的考慮一下。」
  雖然是這樣說,加入格里芬也是目前唯一的選項了吧?
  「……這樣就行了嗎?」
  「至少有個可以工作的地方,其他的就之後再說。」
  君特伸了個懶腰,用叉子插起一塊鬆餅,刀子將鬆餅切成了小塊送入口中:
  「反正別放在心上,真的要說的話也要究責到程式員那邊吧,防火牆好一點也不會發生入侵事件了。」
  「……說的也是呢。」
  不知道有沒有放下這件事情,不過多少看上去放鬆了的表情也讓君特放心了。
  「嗯,好吃!」
  「春田姐的手藝在格里芬人型之間可是有口碑的喔。」
  「剛剛的那個拿著春田步槍的大姐嗎?」
  「嗯,是我們這一梯裡面原本的隊長。」
  一面說著一面將鬆餅切開放入口中,吞下去之後她繼續說道:
  「當初一開始我們這一梯是以機槍班的形式行動,本來應該是隊長的MP40經驗還不夠所以就找了春田姐代為指揮。」
  「那現在怎麼會在這裡?」
  「她本人希望可以擔任教官培養新人就往後調了,閒暇的時候就會向這樣在格里芬資助的咖啡廳裡面管理一下。」
  「嘛……。」
  看不出來她現在是教官呢……。
  「別看她這樣子,替人訓練的時候是鬼教官喔,笑面鬼教練的稱號……。」
  「我聽的到妳在說什麼喔!」
  從廚房裡面傳來春田柔和的語氣,不過卻莫名地帶有壓迫感,98K肩膀抽了一下後馬上清咳了一下:
  「當我剛剛什麼都沒說。」
  「呵呵,我大概懂妳的意思了。」
  一面聊天一面喝下午茶,時間也不知不覺地過去,窗外的天空也變成橙橘色。


 
 
  「謝謝招待,鬆餅和咖啡真的都很棒。」
  準備結帳的君特將帳單交給了吧台的春田,從剛剛廚房出來後似乎就一直盯著自己和Kar98K的方向。
  「能夠和您的胃口真的非常謝謝。」
  春田面帶著微笑說著,接著看了一下後面正在收拾桌子的98K:
  「不過該說謝謝的應該還是我這裡,現在那孩子看上去心情也好ㄧ些了……。」
  「該不會她之前看上去一臉悶悶不樂的吧?」
  「呵呵,差不多,而且還挺失落的。」
  仿彿看著自己小孩的母親一樣溫柔的視線盯著98K,身為她曾經的小隊隊長的春田笑了笑:
  「她的自尊心可是很高的喔,君特先生。」
  「看的出來。」
  「春田姐,怎麼了嗎?」
  「沒事。」
  注意到春田的視線,98K轉頭過來帶著疑惑回望,春田搖了搖手表示沒事。
  春田的視線回到君特的身上,一樣保持著溫柔的微笑。
  「那麼,君特先生,您決定好了嗎?」
  「格里芬嗎……我想我應該是沒有什麼太多其他選項吧。」
  「克魯格老闆也是這麼說的……想必美國空軍對於您的處置也是非常頭大,畢竟強迫退役傷殘人員可是會對他們形象會有受損。」
  春田操作著吧台的電腦,將方才君特結帳的收據打了出來,接著再介面裡面輸入了「公帳」的選項:
  「今天我也是做為觀察員的身分觀看您和人型之間的互動,同時也是認定您是否適合格里芬指揮官的位子,今天的費用就直接報到公帳裡了。」
  「……原來如此,一切都在格里芬的掌握裡面了嗎。」
  「是,雖然就如Kar98K所說是碰巧沒錯,但是能夠直接這樣觀察您對於人型的態度也比起克魯格老闆那邊二次轉達還要好一些。」
  就連Kar98K自主地直接找君特聊天這件事情也在她的計劃裡面,春田熟悉她的個性……所以才會一直安排機會讓自己可以觀察嗎?
  想到這裡,多少讓君特有些不寒而慄。
  「您也不用那麼緊張,我也只是觀察和回報而已,畢竟我可是個專業的偵查兵。」
  她比了比自己身後探出來的春田步槍槍口,表示自己可是專業的狙擊手。
  偵查環境,觀察目標正是她的強項……觀察人這件事應該就是家常便飯了吧。
  「……那春田小姐,所以我算是過關了嗎?」
  「剩下就只差您的文件了,君特先生。」
  春田拿出了一張明信片交給了君特:
  「把您手上的文件寄到這個地址就行了,這裡是紐約最近的據點。希望未來可以在基地看到您,搞不好還會再見到我們也不一定。」
  「謝謝。」
  君特向春田行了軍禮,春田只是笑了笑點頭。
  「君特先生,歡迎下次再光臨喔!」
  「我會再來的。」
 
  幾天之後,美國空軍正式將君特.阿爾伯特退役,轉入格里芬的指揮官訓練中心內。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6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