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214

【短篇小說】自然主義謬誤(AK-12xAN-94)

樓主 人類大人 asd74160
GP9 BP-
《自然主義謬誤》(12x94)

  靜默的書房裡挑著燈,燈的周遭沒有蚊蚋紛紛,房的窗外是白漫漫,窗內恰容二人得以舒適棲身的空間內有琅琅翻閱聲不斷——歡迎觀摩這個假日,乏味將倏忽地消散。

  「有時候,我真是搞不懂妳在想甚麼呢——」

  這句話是試探。AK-12的談吐沒有破綻,她在發話途中甚至自然地闔上了一本自己迫切想要知曉後續的書,把這句話當作閱讀至一個段落後的消遣。她的樂趣是透過分析墨水的比重解構文字去解讀書本的內容,至少這樣會讓理解這件事情對她有那麼一點挑戰性,不過如今她縝密而善變的腦袋卻想到了某項更有趣的娛樂,用戲謔包裝著確認心意的意涵。

  高傲人形的自謙是以為自己的理解與當局者終有差異,偉大的評論家可以是一位作者最好的理解者,其理解的程度甚至能令作者對自己的作品亦勾起不安之漣漪。即便讀透了這本書,就等同是於看透背後作者的所有思維了嗎?評論家自忖。而作者則會因之懷疑撰寫出的這些文字是否能有改進之處,幾乎是自卑了。

  AK-12自以為早就理解了AN-94的思維,但正是她一如既往的沉默致使了一位偉大評論家的誕生,懷疑。AN-94則是陷入了困窘,一直以來她總是反覆思索著要如何才能令對方滿意,自己的當下是否能產生更好的未來呢?閱讀,她並不討厭閱讀,因為AK-12並不討厭閱讀,而且通常讀書時的沉默也會令AK-12諒解,不過現在,她卻直接受到了對方的突襲,正如她讀過的書說的:「過去的經驗終究無法拼湊出未來的形狀。」

  「咕……我——」

  AN-94當下甚至無以判斷到底該繼續低頭抑或仰首回應,她只是面有難色的低吟,終於她把「也是」二字嚥下了。分明沒有置身危急時的槍林彈雨,也未有任何影響判斷的損害,不過是假日裡最閒適的一段時光,卻在半晌間就讓自己如臨大敵。

  「其實,我對妳的要求一直都沒有改變過——這也讓我還真是有些失望。」

  AK-12見狀後,把眼睛張開來,這雙眼睛一直以來都是用於狩獵的,凡目光所及而帶有意識的,都只能淪做待宰獵物,正如此時,無論話鋒或眼色,甚是歛起微笑的嘴角,都是令AN-94的內心感到恐懼紊亂,靜止不動的因素,翻頁的聲音早就停止了——窒息的沉默裡匿著更是壓抑的嗚咽。

  書也沒有闔上,AN-94極力回想是哪個作戰讓AK-12不滿了嗎?她竭盡心思的尋找能夠逃出這種氣氛的破口,沒有。她的表現並無可以挑剔的地方才是,這也令她只能像個生悶氣的孩子一般只剩嘴是閉著的,畢竟唯有質疑對方這件事情是大忌。

  原先是句玩笑話,但隨沉默似恆存那樣的拉長後,AK-12確實有些失望。

  「風行草偃,這句話的意思妳知道嗎?」

  隨嗟嘆的氣音,AK-12無奈的主動把話題帶開。

  「是……是指在上位者以德化民的意思,字面上來說……」

  AN-94竊喜,緊緊按住書頁的手在她好不容易發話時也緩緩放鬆,只不過還等不到她把話說完,AK-12就直截打斷,眼神仍舊是剃刀刀鋒那樣:「風往哪吹,草往哪倒,這很自然不是嗎?」

  「是……」

  話題終究會被帶回令自己迄今沒有正解的「獨立思考」吧,AN-94在面對忤逆小隊裡其他人時尚不會如此語塞的,但對出題者時卻像刻意要惹對方生氣似的行了唱反調的解題方式,AN-94並不喜歡只說的出「是」的當下,若自己是人類,對方便是耀眼的太陽,假如自己是草,那對方就是吹拂的風。

  「但我們都是類人,精密複雜,構造完整,近乎完美的個體不是嗎?」

  「AK-12確實是……」

  AN-94在倉皇逃竄。

  「妳也是,所以請不要一味的只是當一株草,連想要什麼都要靠我來替妳指出來嗎?」

  AK-12是不會讓將到手的獵物鬆口的。

  「——再說了,無欲無求的人不會細讀《春琴抄》的吧?」

  契訶夫的《櫻桃園》、果戈里的《死靈魂》、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或是亞歷塞維奇的《戰爭沒有女人的臉》,平日AN-94盡是讀些俄國文學,神色也很專注,但今日的選書卻讓她的表情與反應發生異樣,臉頰嫣紅,雙腳時不時發顫,翻起頁來又有些匆促。覺察這些的AK-12盡了身為人形的本分運用網路檢索並查閱了內文之後,才迫不急待的,暫時按耐住《癡人之愛》的結局,而後迅猛的布置了這場狩獵。

  春琴抄的大意是,一位名喚佐助的懦弱男性把深沉的愛意透過絕對的服從與無微不至的侍奉嶄露給一位失明的女性春琴,最終戀情以些微扭曲但仍然美滿的形式完美。

  「現在,妳想要做什麼呢?」

  只可惜我們的佐助自始至終,除去在書中被略過的性愛片段之外,面對女主人時,皆是被動的一株草。AN-94在事跡敗露後自覺羞愧的低下了頭,自己不應連這些事都藏不好的,不過——

  「吻……」

  AK-12至此已經開始剝皮剔骨了吧,她在聽見AN-94說出這個單詞的時候,才恢復了微笑,闔起了眼。然後,AK-12緩緩地將臉湊近AN-94,相比上次手牽起手時,AK-12要冷靜得很多。

  「不過——」

  她呵出的熱氣搔弄著AN-94的鼻頭,此刻AN-94只是靜待著獎勵,如平日對話就會獲得反饋那樣,書本將要自手中滑落。

  「妳也要學會我有拒絕的權利。」

  AK-12接著湊往AN-94的左耳,輕聲耳語,語氣稀鬆平常得很是刻意,她們的日常則是由命令與服從構成的。該怎麼強迫自己接受這個?AK-12的玩笑有點過分了?憤怒?悲傷?沮喪?好不容易「情感」湧上心頭,卻非得是這樣嗎?她連抿起嘴也不敢,這些話要說嗎?滿是疑惑的她,表情很苦澀。

  當AK-12的臉再次映入眼簾時,她那雙紫色的眼睛像做足了覺悟那樣張大著,然後主動湊近,唇抵上了唇。

  「——開玩笑的。」

  AN-94這下有足夠的時間思考這個了:AK-12到底是針對哪個環節在說笑呢?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778 筆精華,今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