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614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五十八話 『助友上路』

61 樓 臥筆鳳 hi555714qq
GP1 BP-
第五十九話 『尋找去留』
    
 「不管誰也好.....在那個之前,盡量把更多的人撤離......」
    
 到底是為了甚麼四處奔走,撤離又是甚麼?恐怕只有他的腦內才清楚自己在做甚麼。
    
 他刃流鮮血身彼血甲,即使這裡是虛擬世界也好,該出現的還是會出現的,這裡是美好的世界 幻想鄉。
    
 可是這幻想鄉現在戰火連連,背景不時傳來轟炸爆擊,同時槍火響不停,妳我又再互相爭戰,你倒下 我生存,硝煙彌漫在半空,這情這景.......
    
     「.......簡直是回到家裡......回到那九年前的家一樣。」
    
 他手執雙槍,左銀月 右黑龍,路上不是見個殺個,他只是穿梭在戰場,無謂浪費時間、該找的是背後的指揮官,他去無痕 瞬無影,來去自如 視交叉戰線子彈橫飛的戰場如無物.......
    
 「......就跟影像中的蓮公公一樣。」
    
 他走在戰場憤鬥,黑斗瞬劍六代目 岸邊蓮,三戰的當年同樣走在戰場勇猛作戰,伴在其身旁的,是二十多年前,身披的戰甲光漆發亮的克魯格。
    
 縱使是戰火連連,但萬千槍彈中僅有一發槍聲是特別凌厲,所發之時更是銳利,彈頭纏著的氣息非常熟悉,那種槍槍斃命千里外依然百步穿楊的精準狙擊,要是他的話,絕對能夠毫無誤差的命中目標。
    
 淺打輕輕的碎步踏右,迎面殺來的纏氣子彈隨即在臉旁劃過。
    
 「呿.....距離太遠,被算到嗎?那麼!」
    
 連擊兩發,同樣瞄準頭部,但那飛行軌跡卻不是正擊命中,而是左右兩額,若以同樣的碎步,無論是左或右均是致命區域,唯一可選的則只有正下方。
    
 果不然淺打往前滑走,子彈在頂上飛過,同刻,他卻身停手停,整個人一動也不動,皆因第四發已經飛至跟前,落點正是擊在兩腿之間跨下中間,點在碎石地上。
    
 最後一發,那位狙擊兵不打算再照準下去,因已沒有意義,距離太遠更何況對手是他。退去那發子彈,飛脫出的瞬間握在掌中,重新裝填五發進去,隨即便動身前往,主動靠近。
    
 「蠢...蛋...武...士...」
    
 「熱狗人,兩個月沒見了。」
    
 他倆來到了跟前的這處密林碰面,四目相投,他金髮碧眼手持莫辛納甘,背後一把鐵鏟,加之那件暗藍色邊的襯褸,此狙擊兵乃「藍色死神」淺打的弟弟青紀。
    
 「我說,為什麼穿著道服過來?角色扮演?」
    
 「重點不在這裡......對吧?」
    
 「哼......機會難得,讓我們盡情互相撕殺?」
    
 只見淺打把雙槍收回槍套,繞起雙手間在腰前,似乎沒打算和青紀對戰.....
    
 暫時
    
 「投降,讓我一槍斃了你,不要浪費我時間。」
    
 「哦?說到好像一定會贏我,可能你不知道,但是以前我可是和你五五開,即使你是拿著刀.....」
    
   我當然知道......卻正是知道,你更加不能留在這裡.......
    
 「唉...浪費時間......」
    
 沒有交涉的餘地,沒有互相架勢,戰鬥在戰意起之時即展開,起之時乃淺打瞬身,他往前踏進 三步突擊,不是刀 不是槍...
    
 是拳
    
  右直拳,不是從別的角度,而是率直正拳,衝著顏面揮擊的一拳,套路非常簡單,理當然亦被輕易看穿擋下。
    
 一切皆在意料之內,青紀那雙機械臂遊刃有餘、把那右拳接在手中用力緊握,輕鬆接下淺打直拳。
    
 「看來你不但失憶,現在還失智了,你忘了我現在的那兩雙手嗎?」
    
 青紀背在膊上的莫辛納甘猛然一轉,看勢頭就是要把槍托朝淺打肚皮桶下。
    
 卻淺打見招拆招,用左手拔出腰間赤龍六代,以刀鞘擋下,只聞木和木之間的硬物碰撞聲,圍繞在兩人之間。
    
 架開擋下之際,只過一招半式,兩人便分開兩離隔數步之距,方才整頓體勢。
    
 「刀鞘?你在耍我?」
    
 淺打目無表情,輕咬著下唇進入作戰狀態,繼續維持著左握刀鞘右握刀炳的姿勢,側身迎敵,活似拔刀流般的姿勢。
    
 青紀則是把莫辛納甘放於地上,從背拿出鐵鏟應戰,他兩兄弟猶如小時候比拼,你我立互相對峙一言不發,手中利器又似小時木刀,在道場較勁較量。
    
 下刻青紀先聲奪人主動出擊,淺打同樣,在同時往前突擊、正要在中央觸敵對壘,淺打依然是刀鞘應戰,青紀礙於武器問題,未能以利口鏟刃之處迎擊,被淺打鑽進中路,用刀鞘格在鐵鏟長柄之上。
    
 青紀見狀,放開左手緊握鐵拳在腰,左勾拳襲向近身的淺打,他同步同勢,右手放開刀鞘,下勾拳還以格擊。兩人無論是冷兵器,還是拳腳功夫,依然是層似無別,果真是出自同師。
    
 那位失蹤的父親
    
  短短一拳一擊,青紀已經察看出當中怪異,包含在拳中那份違和感,和眼前的淺打對決總有一份說不出、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感覺。
    
 兩人雙拳互擊,至此依然僵持不下,光拼力量氣力,即使是換了義肢的青紀,依然難以估個上風......
    
    ...
    
 如果你們這樣想就錯了。
    
 機械手臂暗藏機關,只見手腕上下左旁開始變形、延伸出小型推進器,淺打往拳一看,他義肢開始噴射推進,原本角力中的局勢、瞬息萬變急轉直下。
    
 乘勢而上,他緊握鐵鏟的義肢同時用力,把淺打向後推開的同時颯爽轉身,身段放下右腿橫掃,淺打隨即下盤受擊,整個人失衡背面迎地往後撲地。
    
 猛攻不斷絕,他右腳隨即收勢往後踏一步,同刻手棄鐵鏟雙拳收在胸旁人往後靠、人呈斜線型立姿直往後臥,已後兩拳既出勢如猛虎,一記雙龍出海正衝崩拳襲向淺打。
    
 千鈞一髮之際,淺打口中腩腩口動,突然泛紅氣息漸漸纏在身上,只是微小細膩,緊接閃避之姿如行雲流水。
    
 「朧狐.....」
    
 時間放慢細心觀察,浮在半空的淺打突然伸手而出,以單手接下他雙衝崩拳,手如紙張般輕輕落在前衝崩拳之上,隨即淺打手隨崩拳之勢往後縮,本應正面擊中之崩拳,被淺打朧狐之勢借力瀉開回避。
    
 不是把其擊開、不是硬接擋下,而是隨崩拳衝力整個人如揮拳擊中羽毛,只有被風勢衝力吹開,從而避開。
    
 青紀皺眉一緊身冒冷汗,一股冷冽寒流直竄其脊,急忙收起勢頭往後跳退回三四步遠。
    
 剛才那招...是黑斗瞬劍的朧狐?
    
 淺打只是身輕如燕,如白紙飄落著地不留一絲聲響,手中依然緊握刀鞘,看刀依然未曾出鞘。
    
 「你為了甚麼而戰?為什麼要和我作戰?」
    
 「哼~我要生存到最後,我才不要死,你來殺我 我當然反抗。」
    
 「就算這裡只是虛擬世界 只是一場無聊的鬧劇?」
    
 「只要是生存活下去的信念,我不比任何人差,唯望再次能一睹那風麗光景。」
    
 淺打手中刀鞘別回腰間,鎖眉閉眼深感遺憾,哀從中生嘆一口怨氣。
    
    「那光景的確是麗如畫,為了再睹其景、要活下去的原動力也很強,但是你可曾想過,假如下一秒,連那光景也不復存在,你該如何是好?」
    
     此話既出,連微風也不再吹拂、只剩下死寂,立在淺打眼前,目晃失神無言以對的青紀,那臉上的驚慌表情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完全表現出來。
    
 「最後一次.....投........」
    
 突然槍林彈雨,從森林幽影之處傳出連連槍聲,對準目標正正是中央兩人,兩人如驚弓之鳥,瞬速急起昇飛,避開那重重的火線。
    
 「久別的兄弟重逢,打擾兩位了。」
    
 「啊啦~赤鬼醬~還記得我嗎?」
    
 她倆步踏而出,兩種風格不同卻聚成同隊,不同語調乍聽之下似層相識。眼角一看,原來是曾經的手下敗將,戰術人型湯姆森和FMG-9 小樂,她和妹妹小莓成雙成對的雙胞胎,姐姐小樂留有一頭金色長髮扎了條長馬尾,那雙滾滾圓眼乃是綠色瞳孔。
    
  就在淺打他倆落地的瞬間,一發冷箭放飛而出,子彈破空作響晰山野,從側身襲來,看來對方打算一箭雙雕,把他倆擊成串燒雙兄弟。
    
 「青紀!」
    
 狼王叫囂,兩兄弟瞬間忘過成友,青紀前衝拾回武器,淺打則是拔出銀月黑龍掩護青紀前衝,雙槍朝湯姆森她倆開槍。
    
 只見她倆各走各路,一左一右圍圓飛奔閃避過槍擊,淺打左右開弓,銀月槍對準湯姆森,黑龍銃直指小樂猛擊,雙槍天迴起踏舞。
    
 青紀將至莫辛納甘的瞬間,淺打同步狼嚎嗚叫。
    
 「東北四五度!上!」
    
 青紀飛撲拾槍後轉動身驅,暗藍襯褸凜然飄揚,步槍直指東北四十五度、往上抬瞄樹上,朝暗放冷箭的狙擊手巨炮還擊,隨響又是一片回音死寂,淺打再沒開槍、前無人,青紀再沒開炮、靜待指示。
    
 蜂嗚聲響起,像是擴音器剛調開,及後男聲起,透過擴音器傳至耳中。
    
 「咳咳,我的戰術人型承蒙兩位關照了。」
    
 「這把聲是...傑諾參謀總長?」
    
 「呿.....又是他。」
    
    終於來了嗎傑諾?我拖延時間、還好你來得及
    
 「你認識他嗎青紀?」
    
 「嘛算是吧......」
    
     青紀及後放大聲浪,喊至整個森林 響至整片區域。
    
 「.....變態炸彈狂!」
    
 「啊哈哈哈哈!感謝你的讚賞,你家戰術人型還好嗎?」
    
 「承蒙關照,四位大破待在指揮部。」
    
 傑諾從樹陰步來,但是每每踏步天搖地動,機械關節活動聲音傳至耳邊,緩衝下壓產出白煙,月映之下終究看其身。
    
 傑諾本人浮在空中、倒如說是掛在空中,其身背後四雙機械手臂,各是兩挺火神機槍和手握一紅一黑的圓狀物體,乃稱孫紅雷和孫黑雷,四雙觸手呈四角十字,如八爪觸手伸展而出。
    
 其浮空之腳下乃是支撐整套「武裝機甲」的巨型裝甲腿,他本人手持RPG-7火箭筒,身披防彈擋板之前,還有著一串M67手榴彈同擁在身。
    
 一身「武裝機甲」以全副武裝登場讓男性為之興奮,一身鍍銀反光的裝甲觸手,機槍 炸彈 火炮集於一身,難怪眾人皆稱他為「格里芬狂人」。
    
 「.....是機器人啊!不.....是武裝機甲!」
    
 「喔~看來新來的滿具眼光,對這套「四手怪力」有興趣嗎?來來來!儘管來看。」
    
 哪個男人心能擋得住機器人?淺打亦不例外,那雙變成粉色紅心的雙眼一直掃描全機,偷偷的把資料傳送給安娜
    
 「好了好了!後退(Back off)!咳咳...那我重申一次,棄械投降,然後被射成馬蜂窩。或者 舉高雙手,讓老子轟你個稀巴爛。二選一 來!選擇吧。」
    
 淺打失聲狂笑,靠拍在青紀的膊上,不停的踏地按肚,笑的肚抽搐 眼落淚。
    
 「青紀啊青紀... 記得我們常說甚麼(Remember what we use to say)?」
    
 青紀會懂其意,一同肅立正站,突然他兩畫風突變,其背後狀聲詞既出,身體各處微妙伸展,抬首舉足姿勢極富藝術風格,擺起了充滿極限的站立姿勢,街知巷聞的JOJO立。
    
 「「但我拒絕!」」
    
 「是嗎!我還怕你們會投降啊!讓我們沈醉在爆破與炮擊之間吧!」
    
 淺打分別把銀月槍和黑龍銃套出,雙槍靠放在自己左邊面頰前,銀色的把橫放,黑色的則指向天上,擺出一副反十字架的姿勢象徵著謙卑。
    
 在傑諾的眼中只能看見淺打黑色的身影而不見其輪廓,周遭散發著充滿殺意的漆黑氣息,一雙紅瞳漸露出紅色光芒,於淺打的內心世界具現化而成的背景,是血流成河的鮮血之城。
    
 「賜予眼前的敵人,無上的慈悲,Hell to you。」
    
 青紀一記右腳猛踏地,懷中抱莫辛納甘颯爽轉身,身後陣陣暗藍氣湧吹揚暗藍襯褸凜凜起揚,踏著死神舞蹈。
    
 高舉武器照準前方大敵,明月照在莫辛納甘之上,越發銳利的藍光集息,纏綿在槍身其中,最後踏前的那一步響如喪鐘。
    
 「傾聽啊~你的喪鐘已經響起!Dead by my hand!」
    
 眾人架起決戰姿勢,即將上演的,是在幻想鄉的高潮決戰。傑諾一眾對上淺打青紀;機甲對決人類肉身。
    
 赤也哥...此戰,我是前來尋找去留...

1
-
LV. 10
GP 655
62 樓 臥筆鳳 hi555714qq
GP1 BP-
六十決定路向

 上回提到,淺打和青紀他倆交戰期間,突然出現第三勢力阻礙決鬥,那位正正就是大會的亂入者曾在鬼城寨花田之處和淺打對峙的戰術人型,湯姆森 小樂 和春田的指揮官,現任格里芬參謀總長 號稱格里芬狂人 傑諾。

 現在三位戰術人型按兵暫不動,皆因傑諾已經親自出場,這名騎士 跨下之裝甲「四手怪力」黑裡透銀,閃閃發亮的機甲全副武裝,機槍 核彈(孫紅黑雷)樣樣皆齊,更不用提手持火箭筒隨機應變。

 淺打和青紀架起決戰姿勢,青紀暗藍息湧在身,淺打紅黑之氣互纏成一,眼前即將迎戰四手怪力,以人類肉身對打機械裝甲,幻想鄉的高潮戰一觸即發。

 「碎裂 破碎 碎裂!臣服在我科技力之下!」

 四手怪力頂上兩挺火神機炮開始轉動,大炮各有目標朝左右分別瞄準兩人。

 「散!」

 機炮正要觸擊目標的時候,淺打一聲號令、兩人瞬身不見影,在林中陰影無光之處飛簷走壁,以大樹作掩護開始奔跑閃避。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六千發的火神機炮無斷絕的射擊!沒有換彈的空擋!你們想逃去哪!」

 狼王死神如鼠亂竄夾尾巴逃,火神機炮火力強大,子彈一掃

 「啪!啪!啪!」

 盡打在樹幹之上,即便百年老依然難敵現代文明只能立而不動乖乖被擊成七蒼八孔。
淺打暗夜狂奔、臉現享戰之容,狂喜晚宴筵席上,他細想對策。

 作戰守則其一,戰鬥開始前已經結束

 不過目前的情況不管用,先放在一旁

 那接下來只能看隨機應變,便千變萬化的戰場,對久歷沙軍方戰的我們來說,這不過是家常便飯

 淺打持續奔跑

 下刻,突然急剎停手剎車圈頭、方向回走,火神機炮面對如此流水位移操作、僅是瞬間掃射錯失了目標。

 乘著這短短兩三秒,狼步突擊瞬間化為一道疾風雷影至傑諾機甲背後,瞄準那兩挺火神機炮

 「嗙!嗙!嗙!」

 連開數槍,卻只聞子彈擊出

 「噹~噹~噹!」

 傑諾顏藝狂笑,扭曲出恐之容,狂狂大發道,...哈哈哈哈哈!豆皮小槍!你那挺不夠我大啊!」

 傑諾本人面轉,整套機甲轉朝淺打,上兩挺火神直指,死亡轉盤再次轉動。

 「抱歉參謀總長~從開始就不認為,我雙手槍能擊甚麼。」

 只見青紀突擊上,在無人守備之下,稍消數步,青紀已手持步槍刺刀衝鋒四手怪力跨下,處於炮瞄準之死角位置。

 「機甲硬巴巴,人身脆軟軟,納命來!」

 「有趣,但是你們似乎忘了甚麼東西?」

 正當青紀打算一躍上收下掛在半空的傑諾人頭之時,身旁的湯姆森突然現形,不是靜悄悄的接近,而是本來就在這裡

 這正是科學的力量,隱形靜待時機,光學迷彩也不知道其存在

 湯姆森拖展擒拿摔角技,納爾遜式鎖(Full Nelson),雙手夾住青紀雙臂,十指緊扣壓在其頸部之上把青紀固定鎖著,一動也不能動掙脫不能。

 「抓住你了!Boss!」

 傑諾機甲猛然用力,一躍至天上半空,腿部連同觸手背包之處皆有推進器伸出,卻不能維持高度開始緩緩下降

 但已經足夠

 「先拿下欺負春田的那位!......……不是拿下,燒毀一切化作星塵吧!所羅門啊!我又回來了!

 人在半空飄浮在天,手握火箭筒舉高渾圓轉動,他頭頂如現銀光弧圓,大炮正在其頭上

 隨即緊接把握、架在肩上,往下瞄準和青紀纏繞在一起的湯姆森轟擊。

 「他媽的(блять)!喂!背的戰術人型!妳不怕死嗎?那瘋人要炮擊了!」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蠢蛋!我可是湯姆森啊!你湯哥依然是你湯哥..........」  

 只見湯姆森開始放軟手腳,右手從衣領口袋中拿出香煙點燃吸食,吐出白煙同時,湯姆森身上開始漸現藍光、啟動了她的獨有技能,能抵擋一切傷害無敵的力場盾。 「你當我是誰?......我是如何能待在BOSS的身邊?區區把火箭筒難倒我?乖乖接受天譴吧!」

 青紀抬首一看,奈何這明月是如此亮麗,當中卻有著一顆彈頭迎面噴煙飛來,他也只能暗然嘆氣,立等接下來的命運。

 「熱狗人!抬高雙手,往下縮地。」

 要形容青紀脫險的姿勢,就如同小時候媽媽叫你舉高雙手脫衣服,果真,他舉高雙手、屈膝往下縮退便脫離那納爾遜式鎖,可惜為時已晚,彈頭已經近在眼前。

 只見淺打跑至青紀身旁,身影如疾風來陣乘狂風而至,此乃救援神來之風也。

 「抓住我!青紀!」

 來不及等他抓住,淺打連忙下伏身體右腳朝地上猛踏,右手高舉在上。

 朝天狼吼

 「無盡天驅!」

 抓緊淺打的他隨即一同以疾風無音之勢 無盡天驅,瞬閃遠離了爆炸範圍出現在安全之地,依稀爆風之中,能見湯姆森背著黑煙毫髮無傷從容步出,口中依然是咬著香煙。

 「淺打啊淺打,終於拔刀了嗎?」

 青紀望向淺打其手、才發現淺打雙槍早已歸回槍套,右手中緊握不是常駐之赤龍六代,而是由始至終,出現近四十話,現在第一次正式上場的漆黑之刃—高周波刀。

 「此刃...黑刀零式!只斬吾輩之敵!刃出...殺!」

 「大哥.....你......」

 淺打眼角一瞥。當中只含冷漠無情之容,一切蓋過背後熱情關心他人之神色,手執不是赤龍六代、是這把黑刀零式。

 「讓吾結束一切...莫叫吾再見親傷!」

 「嘿嘿!這樣才對嘛!」

 緩緩下降未至地,傑諾在半空把胸前連串手榴彈一線拉開、全數拔出,他本人瞬間化作轟炸機,手榴彈如雨而下。

 在投彈下的瞬間,傑諾一邊高聲喊說.......

 「爆炸才是藝術!」

 「吾弟...還能動嗎?」

 「啊.....嗯...可以。」

 「跑起來!隨哥軌跡奔。」

 背後爆炸四起,雖下投雖是普通的手榴彈,但以量壓制,大地被轟小坑重重,淺打和青紀穿插其中,看準手榴彈的間逢,在榴彈雨下險中求生,追逐著一線狹逢的安全區而跑。

 良久,這榴彈轟擊終究結束,傑諾亦回降至地,眼看八面已是滿目瘡痍塵土飛揚,樹倒了、天空也暗了。

 「呼~果然還是爆破好,這陣硝煙味.....」他鼻吸猛索,臉上現出了爽爽滿足的表情,像是重度毒癮患者一般的一字眼笑容。「啊~我........」

 勃起了。

 煙消雲散一輪明月再現天,風吹草動槍刀現眼前。春風吹得其威風凜凜,怪風吹得倆殺氣騰騰。

 「你倆還沒死嗎?斯巴拉西!小樂春田湯姆森!包圍網!」

 湯姆森立在傑諾前頭,春田亦走至前線從森林疾出,小樂則在淺打身後數吋步出,三人手握武器誓要一雪前仇。

 「FMG-9 湯姆森 雖兩武近戰有利,但若吾倆接近,狂人之機甲不敢妄動。」

 「哼~原來如此,收到了大哥!」

 青紀靈位變換、手中步槍收至背上,轉握鐵鏟在手。

 淺打架刀在頰旁,架勢不大卻精細緻潤。

 「見參!」

 兩人前後接敵,前敵湯姆森交由淺打,後由青紀接擊小樂。

 他倆連步接近,她倆踏步後退。四人你追我逐,耍起麻鷹捉小雞,小雞爪持槍械,麻鷹運舞雙爪。

 傑諾繞起雙手觀戰,春田在旁照準狙擊待發冷箭,小雞邊退還火,麻鷹神速飛快,猛禽在火眼指向己身前已避開槍口。

 步步迫急急退,疾疾走身後景盡變。

 四飛鳥纏戰激鬥、且戰且退至森林空處,小雞伴伴雙走,麻鷹則像追命狂魔緊追在後。

 此刻老鷹頭腦冷靜,嫩鷹一時妄衝突進,老鷹趕緊拉緊其衣、乃至他往後臥背頭背著地猛摔一跤。

 「他媽的(блять)!突然幹什麼?」

 淺打指向地上,一個綠色盒型的物體立在路中央,和側旁的青翠綠草近乎融為一體,盒上明顯寫著數隻大字。

 「Front toward enemy」
 此面向敵。

 「誤中陷也...此乃劍式地雷......」

 「抱歉呢赤鬼醬~我們不擅長正面迎敵,所以你會原諒可愛的小樂嗎?」

 雖小樂裝可愛賣萌,卻只是小惡魔之表面,他箇不受領疑問:「喚吾淺打即可.....莫非此處地雷重重?」

 「主要還是M14醬(地雷)~那個小劍醬只是地標而已。」

 看著眼前的小樂一邊賣萌,口邊卻說出恐怖事實,可愛背後藏有小惡魔,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指揮官是狂人人型也不例外,當然也有可能是被身邊的某位教壞也說不定。

 「地雷陣?」

 淺打不敢輕舉妄動,深知已被誘至敵陣,眼看地上不斷尋找著小樂她們留下的步伐,嘗試推算著地雷佈陣,皆因小樂她倆站在眼前,卻是邊圍圓而動,在此佈雷之雷區如自家花園隨意走動。

 「原來如此~吾弟!隨來!」

 踏前步走,步邁進成步,呎外她如吋內,進突擊 閃刀光,未聞爆破 在安全安全。

 一二三四五六七,獨一神影突圍出。

 「突....突破了?怎麼可能?」

 「哇!淺打醬很利害!這麼快便演算到嗎?」

 「哼~跨獎!受死!」

 黑刀零式在頂上耍橫揮擺,隨後下劈一擊如現八重劍影當頭流星急墮至湯姆森頂上,卻被對方以呈漆黑刀身之軍用小刀擋下,兩者互碰觸擊,刀沈低嗚盡在林中響戰陣奏歌。

 「你有,不代表我沒有!」

 淺打見刀攻不進,隨即立馬從左腿拔出銀月槍、抵在湯姆森胸前,誰料她揮槍一擋,架開手槍。

 「還有我在喔~淺打醬。」

 淺打頭轉側看,大眼瞪小眼直瞥小樂,見她躍在半空架起軍武直指向其身。

 「吾弟!」

 緊急救援,死神如踱月步追隨狼王軌跡,瞬間閃身替狠護航,揮擊瞬出以鐵鏟擊槍,雷同湯姆森動作,把小樂軍武擊離射擊良位。

 同時死神左掌既出放出一記暗拳。

 此拳本應漂亮擊退小樂,卻沒料到小樂身上裝有強化外骨骼、讓那娃娃小拳能擋下那雙為戰而生的鋼鐵猛拳。

 四猛禽在空共舞、在雷區激戰、在月下纏鬥。短短數秒如渡日,你有攻我有防,兩鷹連攜共抗敵;兩鳥攜手共退敵。

 拳擊互格 後分離,兩刃交 不歡而散,沒有後退半步 勢不下於人,四人彼此之距,拳一伸 刀刃一揮 腳踢一展 便可觸及,相靠如此近。

 春田看準四人不動對峙按兵不動之時再放冷箭,所謂最毒掃人心,卻猛禽二人如同有神諭提醒,聽聲判位,絲絲然各踏一步,子彈略過兩人在胸前後背撲空飛過。

 受困雷區的兩人,眼前暫不分上下,遠處又有煩人狙擊,一下微風吹颯而過,暫再無任何動靜。

 「諸君!此刻為各位,獻上本夜的最終謝幕!快看不要錯過啦!.........」

 只見遠處傑諾飛天躍穿樹頂、嫦娥奔月再度現身,噴射器同步推進讓他成為登月第一人,背後一輪明月只能見其月下黑影中、四手怪力左右下臂雙雙握起孫紅黑雷,在半空中如擊出核彈大炮猛投雙雙出。

 「......出絕招!就是你了,I choose you!雙彈瓦斯!」

 空中投手直睹目標,觸手雙臂同出紅黑雙雷、以直球對決投球如精靈球雙雷旋轉急接近小樂春田急步至湯姆森身後,她隨即力場護盾全開,迎面來紅黑核彈,此乃無保留無差別轟炸。

 「.......完了嗎......難道吾輩能成為星斗,月卻是觸不可及嗎?」

 青紀轉看身旁大哥除了惋惜,只有短短嘆道,更是萬般無奈。

 赤也哥...雖眼前的你如此,卻又是酷冷並夾熱柔,你是赤也...也是淺打...回來了嗎大哥

 「赤也大哥??......」

 他兩互相對望,視線互互接上。

 弟說:「赤也哥......你是有你要去做的事情對吧?」

 淺打默無語沒有回應,弟繼續說:「不管如何也要打倒我,打倒傑諾...那我就不問原因,你固然有你的想法......」

 弟扎穩馬步,高舉雙拳指向空中,所向之處則是空中傑諾,雙拳火箭助推器全數展開。

 「赤也哥,還記得小時候看過的『鐵甲萬能俠』嗎?」
 註—(台灣稱作:無敵鐵金剛/魔神Z ?)

 淺打不作考慮,後退數步助跑衝向青紀,一躍而上踏至青紀的雙拳之上。

 「火!箭!飛!拳!」

 青紀雙拳既出,手腕飛離雙臂,淺打腳踏飛拳火箭,斜向上直奔月亮,半空之中和紅黑雙雷交叉掠過,右手擺架漆黑太刀在側,刃尖直指向傑諾。

 「等.......等一下!喂瓦連京!劇本不是這樣寫的!等等啊!喂!你不要過來啊!」

 驚慌之下傑諾抬向前方,失措趕忙發射火箭筒離擊中淺打還差數呎之遠亦射歪了,只見淺打腳腿發力踏離火箭飛拳,飛狼奔月直朝傑諾而進,同時口中默念。

 「黑斗瞬劍......」

 太刀直插進傑諾胸膛,桶進顏藝狂人身內,高周波刀本已能削鐵如泥,從前至防彈護板後至四手怪力機甲背包硬碰貫通刃穿後。

 「.........牙狼!」

 同刻,孫紅黑雷已經飛至青紀近在眼前青紀眼看半空之上,淺打經已完成使命,太刀插進傑諾身上,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微笑。

 「原來如此.....還記得小時候...」萬千感慨 七情上面 慨悲嘆息 眼角泛流點淚,為他哥哥而流下,因爲.......「赤也哥,歡迎你回來。

 巨響至 地盡化灰燼,衝擊波至 森林樹木後風揚,赤黑玫瑰燦爛奪目,盛開雲朵直衝九霄。

 回看半空之上,大魔王即便身受重傷依然幹話連篇,傑諾也不例外。淺打靠在魔王身旁,他咳咳說道。

 「胡亂...咳咳...哈哈,沒想到是以這種方式落幕。啊,這爆炸......真的太美麗了。」

 「莫礙吾.....吾已不能停下,前路依遠。」

 傑諾聽後也只是哼笑一聲,手越過淺打背後,按著他的頭,在他耳邊說道:「......你這個不按劇本出牌的棋子....難怪瓦連京也如此...哈哈哈~我喜歡!」

 隨後,傑諾在背後的機甲,拿出一把刀鞘 「這刀鞘給我拿好,它叫板機刀鞘......我爺爺老布把刀交給你,我也把刀鞘交給你,我就看你能做些甚麼...要給我點樂子啊。」

 交至新的主人手上,傑諾推開淺打,他身從腳上開始化成數據消逝。

 「你找回自我嗎?讓我看看你能讓世界轉動多少吧。

 赤鬼...」

 淺打口中無言臉無表情、冷視看著他緩緩下墜,最後至地上巨坑獨淺打一人,青紀......傑諾..... 消失飛逝全數出局,退出了幻想鄉、退出了虛擬世界、退出了戰場。

...

 生者繼續作戰敗者回至現實世界,青紀整隊傳送回房間之內,戰術人型也不例外。

 「指.....指揮官?打掃完畢了嗎?」開口問的,是霞彈戰術人型M1897。

 「打掃嗎.....不,我被別人打掃掉了。」

 只見Gsh-18緩緩跑至,楚楚可憐的說道:「是那位顏藝的參謀總長嗎?他很可怕.......真的沒想到,連青紀指揮官也不敵他,看來往後要小心行事。」

 青紀沒有回答,只是頭也不回默默的步出房間,正當她們想要追上之時卻有一把小聲音輕靜細說:「讓指揮官冷靜一下,他很傷心、心情還沒有整理過來,讓......我們再偷懶一下。」

 懶洋洋 話輕輕,是戰術人型ARX-160,雖看起來外表呆呆,卻那雙黃瞳卻能看出真實、看透那悲傷背影。

 青紀步出門外,已經有一人靠牆細等著他,原來是剛才的顏藝魔王傑諾。

 眼看青紀步出,傑諾立馬上前質問:「瓦連京!你老實回答我,你大哥是不是已經恢復記憶?」

 青紀沒有立刻回應,腦內不停回放剛才交戰片段。

 從剛開始相遇的瞬間,那臉淡而無情的神色,簡短的古風兩句。

 如同花田的那一天,躍至半空捨己而去的那般遠去身影。

 青紀直走過傑諾身旁,手重搭在他肩上冷哼一聲:「哼.......」,隔一陣子方才說道:「傑諾,在你心裡不是已經有了答案嗎?」

 及後他邁步前進,手插進口袋,一步兩步,背上武器碰撞作響。

 獨留原地的傑諾,想起淺打的眼神、那冷漠的紅瞳中點燃著火光,不同他以往在白色花田見識過的雙眼,現在的淺打非常清楚要走的前路。

 格里芬今後如何、其實我一點都不在乎。我待在哪裡也行,只要能看到最後就好!

 我渴求只是見證一切,命運的齒輪再次轉動,世界將再次為之震動,你會是一片大的齒輪還是小的
 
一人尋找去留、一人前路未決
他倆早已相識、亦早有定斷
我們兩人,此戰是前來決定路向。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6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64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