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614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五十八話 『助友上路』

61 樓 臥筆鳳 hi555714qq
GP1 BP-
第五十九話 『尋找去留』
    
 「不管誰也好.....在那個之前,盡量把更多的人撤離......」
    
 到底是為了甚麼四處奔走,撤離又是甚麼?恐怕只有他的腦內才清楚自己在做甚麼。
    
 他刃流鮮血身彼血甲,即使這裡是虛擬世界也好,該出現的還是會出現的,這裡是美好的世界 幻想鄉。
    
 可是這幻想鄉現在戰火連連,背景不時傳來轟炸爆擊,同時槍火響不停,妳我又再互相爭戰,你倒下 我生存,硝煙彌漫在半空,這情這景.......
    
     「.......簡直是回到家裡......回到那九年前的家一樣。」
    
 他手執雙槍,左銀月 右黑龍,路上不是見個殺個,他只是穿梭在戰場,無謂浪費時間、該找的是背後的指揮官,他去無痕 瞬無影,來去自如 視交叉戰線子彈橫飛的戰場如無物.......
    
 「......就跟影像中的蓮公公一樣。」
    
 他走在戰場憤鬥,黑斗瞬劍六代目 岸邊蓮,三戰的當年同樣走在戰場勇猛作戰,伴在其身旁的,是二十多年前,身披的戰甲光漆發亮的克魯格。
    
 縱使是戰火連連,但萬千槍彈中僅有一發槍聲是特別凌厲,所發之時更是銳利,彈頭纏著的氣息非常熟悉,那種槍槍斃命千里外依然百步穿楊的精準狙擊,要是他的話,絕對能夠毫無誤差的命中目標。
    
 淺打輕輕的碎步踏右,迎面殺來的纏氣子彈隨即在臉旁劃過。
    
 「呿.....距離太遠,被算到嗎?那麼!」
    
 連擊兩發,同樣瞄準頭部,但那飛行軌跡卻不是正擊命中,而是左右兩額,若以同樣的碎步,無論是左或右均是致命區域,唯一可選的則只有正下方。
    
 果不然淺打往前滑走,子彈在頂上飛過,同刻,他卻身停手停,整個人一動也不動,皆因第四發已經飛至跟前,落點正是擊在兩腿之間跨下中間,點在碎石地上。
    
 最後一發,那位狙擊兵不打算再照準下去,因已沒有意義,距離太遠更何況對手是他。退去那發子彈,飛脫出的瞬間握在掌中,重新裝填五發進去,隨即便動身前往,主動靠近。
    
 「蠢...蛋...武...士...」
    
 「熱狗人,兩個月沒見了。」
    
 他倆來到了跟前的這處密林碰面,四目相投,他金髮碧眼手持莫辛納甘,背後一把鐵鏟,加之那件暗藍色邊的襯褸,此狙擊兵乃「藍色死神」淺打的弟弟青紀。
    
 「我說,為什麼穿著道服過來?角色扮演?」
    
 「重點不在這裡......對吧?」
    
 「哼......機會難得,讓我們盡情互相撕殺?」
    
 只見淺打把雙槍收回槍套,繞起雙手間在腰前,似乎沒打算和青紀對戰.....
    
 暫時
    
 「投降,讓我一槍斃了你,不要浪費我時間。」
    
 「哦?說到好像一定會贏我,可能你不知道,但是以前我可是和你五五開,即使你是拿著刀.....」
    
   我當然知道......卻正是知道,你更加不能留在這裡.......
    
 「唉...浪費時間......」
    
 沒有交涉的餘地,沒有互相架勢,戰鬥在戰意起之時即展開,起之時乃淺打瞬身,他往前踏進 三步突擊,不是刀 不是槍...
    
 是拳
    
  右直拳,不是從別的角度,而是率直正拳,衝著顏面揮擊的一拳,套路非常簡單,理當然亦被輕易看穿擋下。
    
 一切皆在意料之內,青紀那雙機械臂遊刃有餘、把那右拳接在手中用力緊握,輕鬆接下淺打直拳。
    
 「看來你不但失憶,現在還失智了,你忘了我現在的那兩雙手嗎?」
    
 青紀背在膊上的莫辛納甘猛然一轉,看勢頭就是要把槍托朝淺打肚皮桶下。
    
 卻淺打見招拆招,用左手拔出腰間赤龍六代,以刀鞘擋下,只聞木和木之間的硬物碰撞聲,圍繞在兩人之間。
    
 架開擋下之際,只過一招半式,兩人便分開兩離隔數步之距,方才整頓體勢。
    
 「刀鞘?你在耍我?」
    
 淺打目無表情,輕咬著下唇進入作戰狀態,繼續維持著左握刀鞘右握刀炳的姿勢,側身迎敵,活似拔刀流般的姿勢。
    
 青紀則是把莫辛納甘放於地上,從背拿出鐵鏟應戰,他兩兄弟猶如小時候比拼,你我立互相對峙一言不發,手中利器又似小時木刀,在道場較勁較量。
    
 下刻青紀先聲奪人主動出擊,淺打同樣,在同時往前突擊、正要在中央觸敵對壘,淺打依然是刀鞘應戰,青紀礙於武器問題,未能以利口鏟刃之處迎擊,被淺打鑽進中路,用刀鞘格在鐵鏟長柄之上。
    
 青紀見狀,放開左手緊握鐵拳在腰,左勾拳襲向近身的淺打,他同步同勢,右手放開刀鞘,下勾拳還以格擊。兩人無論是冷兵器,還是拳腳功夫,依然是層似無別,果真是出自同師。
    
 那位失蹤的父親
    
  短短一拳一擊,青紀已經察看出當中怪異,包含在拳中那份違和感,和眼前的淺打對決總有一份說不出、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感覺。
    
 兩人雙拳互擊,至此依然僵持不下,光拼力量氣力,即使是換了義肢的青紀,依然難以估個上風......
    
    ...
    
 如果你們這樣想就錯了。
    
 機械手臂暗藏機關,只見手腕上下左旁開始變形、延伸出小型推進器,淺打往拳一看,他義肢開始噴射推進,原本角力中的局勢、瞬息萬變急轉直下。
    
 乘勢而上,他緊握鐵鏟的義肢同時用力,把淺打向後推開的同時颯爽轉身,身段放下右腿橫掃,淺打隨即下盤受擊,整個人失衡背面迎地往後撲地。
    
 猛攻不斷絕,他右腳隨即收勢往後踏一步,同刻手棄鐵鏟雙拳收在胸旁人往後靠、人呈斜線型立姿直往後臥,已後兩拳既出勢如猛虎,一記雙龍出海正衝崩拳襲向淺打。
    
 千鈞一髮之際,淺打口中腩腩口動,突然泛紅氣息漸漸纏在身上,只是微小細膩,緊接閃避之姿如行雲流水。
    
 「朧狐.....」
    
 時間放慢細心觀察,浮在半空的淺打突然伸手而出,以單手接下他雙衝崩拳,手如紙張般輕輕落在前衝崩拳之上,隨即淺打手隨崩拳之勢往後縮,本應正面擊中之崩拳,被淺打朧狐之勢借力瀉開回避。
    
 不是把其擊開、不是硬接擋下,而是隨崩拳衝力整個人如揮拳擊中羽毛,只有被風勢衝力吹開,從而避開。
    
 青紀皺眉一緊身冒冷汗,一股冷冽寒流直竄其脊,急忙收起勢頭往後跳退回三四步遠。
    
 剛才那招...是黑斗瞬劍的朧狐?
    
 淺打只是身輕如燕,如白紙飄落著地不留一絲聲響,手中依然緊握刀鞘,看刀依然未曾出鞘。
    
 「你為了甚麼而戰?為什麼要和我作戰?」
    
 「哼~我要生存到最後,我才不要死,你來殺我 我當然反抗。」
    
 「就算這裡只是虛擬世界 只是一場無聊的鬧劇?」
    
 「只要是生存活下去的信念,我不比任何人差,唯望再次能一睹那風麗光景。」
    
 淺打手中刀鞘別回腰間,鎖眉閉眼深感遺憾,哀從中生嘆一口怨氣。
    
    「那光景的確是麗如畫,為了再睹其景、要活下去的原動力也很強,但是你可曾想過,假如下一秒,連那光景也不復存在,你該如何是好?」
    
     此話既出,連微風也不再吹拂、只剩下死寂,立在淺打眼前,目晃失神無言以對的青紀,那臉上的驚慌表情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完全表現出來。
    
 「最後一次.....投........」
    
 突然槍林彈雨,從森林幽影之處傳出連連槍聲,對準目標正正是中央兩人,兩人如驚弓之鳥,瞬速急起昇飛,避開那重重的火線。
    
 「久別的兄弟重逢,打擾兩位了。」
    
 「啊啦~赤鬼醬~還記得我嗎?」
    
 她倆步踏而出,兩種風格不同卻聚成同隊,不同語調乍聽之下似層相識。眼角一看,原來是曾經的手下敗將,戰術人型湯姆森和FMG-9 小樂,她和妹妹小莓成雙成對的雙胞胎,姐姐小樂留有一頭金色長髮扎了條長馬尾,那雙滾滾圓眼乃是綠色瞳孔。
    
  就在淺打他倆落地的瞬間,一發冷箭放飛而出,子彈破空作響晰山野,從側身襲來,看來對方打算一箭雙雕,把他倆擊成串燒雙兄弟。
    
 「青紀!」
    
 狼王叫囂,兩兄弟瞬間忘過成友,青紀前衝拾回武器,淺打則是拔出銀月黑龍掩護青紀前衝,雙槍朝湯姆森她倆開槍。
    
 只見她倆各走各路,一左一右圍圓飛奔閃避過槍擊,淺打左右開弓,銀月槍對準湯姆森,黑龍銃直指小樂猛擊,雙槍天迴起踏舞。
    
 青紀將至莫辛納甘的瞬間,淺打同步狼嚎嗚叫。
    
 「東北四五度!上!」
    
 青紀飛撲拾槍後轉動身驅,暗藍襯褸凜然飄揚,步槍直指東北四十五度、往上抬瞄樹上,朝暗放冷箭的狙擊手巨炮還擊,隨響又是一片回音死寂,淺打再沒開槍、前無人,青紀再沒開炮、靜待指示。
    
 蜂嗚聲響起,像是擴音器剛調開,及後男聲起,透過擴音器傳至耳中。
    
 「咳咳,我的戰術人型承蒙兩位關照了。」
    
 「這把聲是...傑諾參謀總長?」
    
 「呿.....又是他。」
    
    終於來了嗎傑諾?我拖延時間、還好你來得及
    
 「你認識他嗎青紀?」
    
 「嘛算是吧......」
    
     青紀及後放大聲浪,喊至整個森林 響至整片區域。
    
 「.....變態炸彈狂!」
    
 「啊哈哈哈哈!感謝你的讚賞,你家戰術人型還好嗎?」
    
 「承蒙關照,四位大破待在指揮部。」
    
 傑諾從樹陰步來,但是每每踏步天搖地動,機械關節活動聲音傳至耳邊,緩衝下壓產出白煙,月映之下終究看其身。
    
 傑諾本人浮在空中、倒如說是掛在空中,其身背後四雙機械手臂,各是兩挺火神機槍和手握一紅一黑的圓狀物體,乃稱孫紅雷和孫黑雷,四雙觸手呈四角十字,如八爪觸手伸展而出。
    
 其浮空之腳下乃是支撐整套「武裝機甲」的巨型裝甲腿,他本人手持RPG-7火箭筒,身披防彈擋板之前,還有著一串M67手榴彈同擁在身。
    
 一身「武裝機甲」以全副武裝登場讓男性為之興奮,一身鍍銀反光的裝甲觸手,機槍 炸彈 火炮集於一身,難怪眾人皆稱他為「格里芬狂人」。
    
 「.....是機器人啊!不.....是武裝機甲!」
    
 「喔~看來新來的滿具眼光,對這套「四手怪力」有興趣嗎?來來來!儘管來看。」
    
 哪個男人心能擋得住機器人?淺打亦不例外,那雙變成粉色紅心的雙眼一直掃描全機,偷偷的把資料傳送給安娜
    
 「好了好了!後退(Back off)!咳咳...那我重申一次,棄械投降,然後被射成馬蜂窩。或者 舉高雙手,讓老子轟你個稀巴爛。二選一 來!選擇吧。」
    
 淺打失聲狂笑,靠拍在青紀的膊上,不停的踏地按肚,笑的肚抽搐 眼落淚。
    
 「青紀啊青紀... 記得我們常說甚麼(Remember what we use to say)?」
    
 青紀會懂其意,一同肅立正站,突然他兩畫風突變,其背後狀聲詞既出,身體各處微妙伸展,抬首舉足姿勢極富藝術風格,擺起了充滿極限的站立姿勢,街知巷聞的JOJO立。
    
 「「但我拒絕!」」
    
 「是嗎!我還怕你們會投降啊!讓我們沈醉在爆破與炮擊之間吧!」
    
 淺打分別把銀月槍和黑龍銃套出,雙槍靠放在自己左邊面頰前,銀色的把橫放,黑色的則指向天上,擺出一副反十字架的姿勢象徵著謙卑。
    
 在傑諾的眼中只能看見淺打黑色的身影而不見其輪廓,周遭散發著充滿殺意的漆黑氣息,一雙紅瞳漸露出紅色光芒,於淺打的內心世界具現化而成的背景,是血流成河的鮮血之城。
    
 「賜予眼前的敵人,無上的慈悲,Hell to you。」
    
 青紀一記右腳猛踏地,懷中抱莫辛納甘颯爽轉身,身後陣陣暗藍氣湧吹揚暗藍襯褸凜凜起揚,踏著死神舞蹈。
    
 高舉武器照準前方大敵,明月照在莫辛納甘之上,越發銳利的藍光集息,纏綿在槍身其中,最後踏前的那一步響如喪鐘。
    
 「傾聽啊~你的喪鐘已經響起!Dead by my hand!」
    
 眾人架起決戰姿勢,即將上演的,是在幻想鄉的高潮決戰。傑諾一眾對上淺打青紀;機甲對決人類肉身。
    
 赤也哥...此戰,我是前來尋找去留...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6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41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