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k

RE:【小說】格里芬幼兒園 事件二十:WA2000的回合

21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5 BP-
事件二十一:遲來的平安夜。

布魯諾給的資料的確很多,但比起計畫,更需要注意的永遠是現況,所以白天的巡邏是不可少的。

計畫幾乎都被拖到晚上執行,計畫上提及的事項一步都沒有展開過,一再的被拖延。

不過直到我在翻資料的時候,得知了鐵血的防線被布魯諾稱為齊格魯德防線後便打消了執行計畫的念頭。

反過來,我開始編寫計畫了。原本只是粗略提及的計畫被我繼續的修改,把原本不合邏輯的部分全部修正,甚至開始編一些謊言了。

例如CL隨時在後方待命,尼爾什麼時候會來支援。反正用盡一切力量瞎扯,彷彿把一切美好事物意淫進輕小說的初中生。

晚間的工作持續進行,因為眼睛疲勞所以稍微走出房間。我拿起通訊看現在是晚上幾點。

「十二點二十五分......不對,是十二月二十五號?」我盯著通訊器看了很久,接著感覺有點慌張。

「沒注意時間,平安夜居然就過完了。」回想一下不難發現記憶裡很多次這種情況,因為夜偵組的大家都知道我平時很累,就算我忘了也不會提醒我。

所以這幾年的平安夜只有大約一半是好好慶祝的。不過幸好格里芬對慶祝還是很拿手的,早在上上次的後勤補給我就收到一張願望單。

願望單上會寫可以提供的禮物量,只要填上去的禮物大多都能在下下次補給中收到,每個指揮官和人形都有一份。

我索性就關掉電腦戴上了補給箱中的聖誕帽,想一想我明年是不是該從秋天就蓄鬍,這樣聖誕節就變成真正的聖誕老人了。

打開了聖誕節補給箱,裡面還很便利的用布袋裝好所有的禮物,我扛起禮物袋之後才覺得聖誕老人平時都有在健身吧,因為我已經快不行了。

踩著每一下都會發出噪音的腳步,我悄悄的走到二樓,果然大家都睡了,就從最近的開始發吧。

首先是MP40,雖然她基本不收禮物的,但小孩子另當別論,所以送了消音管,畢竟她常常抱怨槍聲太大。

灰熊送了很貴的楓糖甜甜圈,這足夠讓那個笨蛋高興好幾天了。不過後勤部成員拿到願望單的時候一定很苦惱吧。

接著FN57......這傢伙總是說FAL的品味不好,所以我對她的禮物猶豫了很久,最後索性就塞了白色的圍巾給她,這種東西應該不好吐槽吧?

CMS送了鮭魚。生的。反正那傢伙不管拿到什麼都會咬,還不如直接送吃的。後勤部一定氣炸了,哪裡能生來鮭魚呢?我也不知道。反正放在保冷箱裡看來還挺新鮮的就是了。

再來是李恩菲爾德,她的禮物是一枚勳章,雖然是送給小孩子的,但經過設計,而且是純金屬。用來表揚她的......可愛?

卡爾卡諾姊妹就很簡單了,反正送一對的。卡諾拿到希諾的玩偶,希諾拿到卡諾的玩偶,雖然她們起床後可能會拿錯就是了。

給內蓋夫的,是槍托墊。因為槍托常常抵著肩膀打久了我都會痛,小孩子更不用提,而且還是比MG42還兇的機槍。不過想來想去送了個套子是不是很怪啊?

差點忘了WA2000,她說不定很期待聖誕節禮物,所以我決定送她戒指,費用是從我的戶頭扣的,算是對她的一點補償吧。(因為去年只送她巧克力冰淇淋)

送完禮後,我走到街上去透透氣,看了下通訊器都凌晨兩點四十分了,為什麼聖誕節還有股不明所以的累呢?

走到了噴水池前的長椅坐下。以前這裡平安夜時肯定有很多人在這裡慶祝,他們之中又有一部分只是純粹來喝酒的。

「指揮官?」我轉頭一看,是MP40。

「妳怎麼在這。」

「我剛才被吵醒後就跟你出來了。」她看來非常睏。

「隨便了。今天是聖誕節喔,妳想許什麼願。」

「可以許願的嗎?」

「當然。」小孩子什麼時候都能許願。

「......那我想永遠待在指揮官身邊。」MP40說著靠了上來,我笑著摸摸她的頭,把頭低下去靠近她的耳朵。

「妳騙人。」不過她似乎許完願就睡著了,小孩子獨有的自私就是不用聽人說話。

唰—唰—唰—

一種鞋子把雪踩扁的聲音傳到耳邊,我從容不迫的坐在原地,反正這種時候跑肯定是沒什麼好處的,
有可能一跑背後就吃子彈了,還不如不反應。

「這不是赫爾曼嗎?」出現的是一位談不上熟識的鐵血幹部———劊子手。

「唷。妳刀敢拔出來就死定了。」總覺得對鐵血不用太客氣,反正她們也沒在客氣的。

「嗯?哈哈~當然不會。今天可是聖誕節,我聽說人類的傳統今天是停戰的。」到底是哪查來的資料,早就過時一個半世紀了。

「妳來幹嘛,我偵察了多久都沒妳的蹤跡。」

「我只是想趁著停戰出來晃一晃而已沒別的,別誤會了啊。話說你怎麼也戴著聖誕帽啊?」

雖然伸手不見五指的黑,但可以感覺到劊子手就站在我面前不遠處。

「看什麼,我看起來很奇怪嗎?」我可以感受到劊子手的臉靠近了一點。

「我根本看不到妳好吧。」這傢伙果然不是很聰明。

「哼,沒意思。」聽腳步聲感覺她是要走了。

「等等!這個妳收下吧。」我從大衣口袋裡掏出一小罐東西。

「這是......眼藥水?」

「其實我根本看不見自己掏出什麼東西,算是給妳的聖誕節禮物吧。」超涼眼藥水,提神醒腦必備良藥,還可以拿來鎮壓笨蛋。

「那就再見啦。」腳步聲漸行漸遠,我抱著MP40回到指揮部,聖誕節的白天幾乎都在補眠。

順帶一提,後來我才知道那晚她cos成聖誕老人。

--------------------

這世界永遠不缺幽默有趣的反派。

我FGO稍微打了五抽左右的聖晶石打算跟青梅竹馬(男)一起抽阿比。

另外,最新公測的遊戲『重裝戰姬』我玩了半小時左右就刪了。

有點審美疲勞而且Live2D很常破圖,還有就是很卡,我的手機是超久沒換的note 2。

而且今天忘記刷硬核西瓜了!
5
-
LV. 12
GP 1k
22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5 BP-
事件二十二:裝甲區。

所謂的靜坐戰就是雙方都處於防守狀態的戰爭形勢,基本上這種情況下的雙方,比的就是誰的膀胱比較強,可以承受長期的對峙。

開玩笑的,那是冷戰。真正的靜坐戰只不過是雙方都沒有作為而已,現在戰況危急下靜坐戰只會拖累友軍罷了。

布魯諾雖然戰敗了仍然讓稻草人和獵手重傷大破,現在我已經將他留下來的作戰擬定完畢,所有細節都很詳盡。除了準備完成外,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

解決完事情之後,我爬到六樓的陽台去隨便找了把退色的塑膠椅坐著,拿起望遠鏡確認四周的景物。

「在看什麼啊。還有,你電腦沒關喔。」

「電腦別關,還有事要做。」WA2000還沒睡,看來她當副官也挺稱職的。

「另外,我在找星星和流星雨。」

「星星?流星雨?今天雲這麼多什麼都看不見吧。」

「自己看,我標起來的那個土丘。」遠離這個城市不遠處的荒地上有幾個土丘,那些土丘不僅在地圖上沒有等高線標記,而且立在平原上也顯得突兀。

「那是用布罩著的木星炮哦。」

「啥~?!!!!!」WA2000半個身體探出陽台一支手扶著欄杆另一支手抓著望遠鏡。話說,就算這樣也不會看得比較清楚喔,請勿模仿。

雖然土丘有十多個,但看局勢這裡最多也只有三、四座木星炮而已,其他的大概只是鐵架撐出來的。

「哇哇哇哇,太多了吧!」我想拿回望遠鏡,不過一時半刻她是不會還我了。

「雖然只有其中幾個是真的,不過這樣根本不知道哪個是真的,暫時拿它沒辦法。」鐵血越來越聰明也只是時間推進的自然現象罷了,想對的人類這邊是只見後退不見前進。


「那些木星炮有沒有威脅,還是要看使用的人了。如果是打算當成存在艦隊的話或許直到我們攻下整座城木星炮都不會見光。」

(註:存在艦隊指不戰鬥僅憑自身存在對敵軍造成嚇阻的艦隊。)

然而如果鐵血的指揮官是笨蛋的話可能還沒開打就被木星炮洗臉了。

「不過作為指揮部的廢樓都有加強過,地板鋪上了鐵板可以多少擋住混泥土破壞彈的威力。」我踩了幾下地板,臨時鋪上的鐵板之間還有一些空隙。

「雖然不清楚她們會不會趁夜深把木星炮運來這裡,最近她們對這裡的警戒已經非常高了。」


嗡———我的通訊器響了,上面顯示著我的電腦正在遭到入侵。不過電腦開著這麼久沒人管,被鐵血侵入也是正常的。




「失陪了,我下去關電腦。」從高樓層走到三樓,電腦的螢幕早就關閉了,但主機還在嗡嗡作響,離開這麼久,再笨的笨蛋也該把資料盜完了吧。


於是我直接把電源關閉了,剩下的就看鐵血對這份「小雷雨計畫」到底有幾分相信了。


「指揮官!」我樓梯才爬到一半,WA2000就衝下來抓住了我。



「怎、怎麼了?」



「土丘!土丘!土丘動起來啦!」聽到這句話我還傻了一陣,接著立刻察覺這句話的意思。


我一步跨兩階直衝上了六樓陽台,還沒拿起望遠鏡就能肉眼觀測到遠方一排紅色的火光。


拿起望遠鏡一看,原本那麼大的一塊布要卸下也得花好幾分鐘前置,但現在看起來木星炮上的布都沒有拆下來,高溫充能的砲口把炮管上的布點燃了。


「笨蛋!笨蛋!笨蛋!比建築師還笨!」


「WA2000!把所有人疏散!離這棟樓遠一點!」我一步四階的高速下樓,感覺膝蓋骨已經在抱怨了。

衝到辦公室後,第一要事就是抱起電腦主機往外面跑。


「佐井!馬上離開指揮部!越遠越好!」說完不等他回復就立刻掛斷通訊,接著頭也不回的衝出大樓。

大樓外面是扛著MP40的WA2000。


「其他人呢!」


「我隨便扛一隻就出來了!」WA2000話音剛落一顆比電話亭還大的砲彈灌進了大樓裡,發生巨大的爆炸。


砲彈貫穿了樓頂和兩層鋪了鐵板的地板在五樓爆炸,沒有加固的陽台直接坍方下來,我抱著主機躲進轉角,WA2000則扛著MP40跑進了隔壁大樓。


「指揮官,聽得到嗎!現在全部的人形都撤離出來了!但是內蓋夫還沒有出來!」WA2000用著充滿雜訊的通訊器喊道。


「呼......呼......」我把電腦放到地上,抬頭看了眼大樓。鐵板的加固使大樓承受住幾次砲擊,但只要在命中幾發,就會貫穿到三樓甚至二樓。


那個全部裝備近二十公斤的笨蛋......還在裡面......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衝進了被炸成五樓建築的七樓建築。


--------------------


前排提醒,本作不會發任何人形便當,保證安全,拍攝過程沒有任何小動物和蘿莉遭到虐待。

請安心食用。


喝~FGO開聖誕節了,一天肝掉了四個池子,但明日方舟和少前也要肝啊!


大家都這麼努力,我也要加把勁才行!


另外我的青梅竹馬超級想要阿比以至於沈船後喪失了肝活動的鬥志。


反而跑去亞種特異點刷石頭想看會不會出奇蹟。


我這個肝比皮膚黑的人怎麼可以容忍這種事!於是在心裡默默詛咒他一輩子抽不到阿比。


5
-
LV. 12
GP 1k
23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6 BP-
事件二十三:一票否決權。

我爬上通往三樓的階梯,二樓和一樓都不見內蓋夫的身影。屋內的擺設全都被震得東倒西歪,連爬樓梯都有點吃力。

「內蓋夫!內蓋夫!」

「在。」我衝進自己的辦公室時,內蓋夫安穩的回應我,聲音聽起來一點也不急著逃跑,她已經擅自從補給箱裡翻出自己的彈藥了。

「指揮官,你忘了你的步槍。」她的身上有多處擦傷,走路也一拐一拐的,將兩把Kar98K交給我。

「呵......呵......正好,來幫我一下。」我氣還喘幾口就衝上前把補給箱抓住,一路拖到陽台邊,沒有加固的老舊陽台早就經不起震動而垮塌,留下了一個口子。

「數到三把箱子推下去,一、二、三!」我們把補給箱從三樓推下去,雖然這樣會把箱子摔壞,但只要補給品留下來就好。

「我們走!」我蹲下來示意她上來。

「可是指揮官會撐不住吧?」她抖了下身上的彈藥,就那幾箱彈鏈說不定就有五公斤。

砰!———嘛,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

「我揹妳,妳揹彈藥啊。」她笑了下,然後趴上我的背。站起來後那重量真的比普通的人形都重,但我現在可不是一個大叔,而是以一個指揮官的身份站在這裡!

我揹著她盡可能快地下樓,感覺現在停下來水泥塊就會砸到身上,我用了快四十年的膝蓋正在承受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當我衝出大樓時,冬天的冷風吹在我的臉上,讓我有種還活著的感覺。

砰!———木星炮似乎打偏了,砸在一棟三層樓的屋子裡,炮彈從樓頂灌入在一樓爆炸,大樓直接垮下。

「如果指揮部沒有加固,後果應該是那樣的。」我一邊看戲一邊把內蓋夫放在主機的旁邊,還好只是吃了點灰,沒有被水泥塊砸中。

「WA2000,收的到嗎?」

『可以,下一步怎麼走!』我坐在牆邊,拿出了通訊器。

「計畫有變,去和佐井會合。」我突然想到佐井和WA2000會不會合得來呢?

『了解。你敢隨便死掉就死定了!』說完這句完全沒有邏輯的話WA2000就切斷通訊了。

我看了下附近的情況,木星炮還在轟炸,我不得不先將內蓋夫搬到附近比較高的大樓裡,接著把電腦主機也搬進去。

「內蓋夫,你腳的傷口給我看一下。」這樣揹著她走也不是長久之計,我只好先隨便做一些損害管制了。

只粗略的檢查過她的膝蓋,大概是摔倒時受的傷害,幾乎不需要跟換零件,修起來沒那麼耗時間,嚴重程度差不多等於脫臼。

「這可能會有點痛,妳先休眠一下,記得把警告關掉否則受傷會強制開機。」內蓋夫靠著梁柱閉上了眼睛,我等了幾秒讓她徹底關機後,把Kar98K卸下來。

先捏捏膝蓋附近,找到錯位的點後,把刺刀小心地伸進傷口中,「數到三......三!」出力一推,把零件推回原本的位置。手術的傷口不大,冷卻液也沒有流失太多。

「內蓋夫,醒醒。」我拍拍她的肩膀把她喚醒,她清醒後站起來揮動原本受傷的右腿,看來是沒什麼大礙了。

「以後別揹這麼重的東西,小心把腳摔斷了。」

「接下來我們去哪?」她雖然轉開話題,但應該有聽進去吧,因為內蓋夫是個乖小孩。

「先去那棟安全承包商的遺址吧,那裡還有以前留下來的通訊機器。」至於是格里芬留下來的還是紅髮彼得留下來的,至少這世上只剩我知道這件事了。

我揹起地上大部份的彈鼓和彈鏈,重量比Kar98K的行李箱都重。

木星炮已經停止砲擊了,原本的指揮部現在只剩下兩樓了......或者說1.5樓?

「喂喂,怎麼只剩下你們兩個,其他人都死去哪了,不會真死了吧?」街道上站著一位人形———劊子手。

「就是妳這個笨蛋下令木星炮開火的?」我拿起Kar98K,內蓋夫架起了機槍。

「是又怎麼樣?反正這裡的總指揮都要換人了。鐵血的也是,格里芬的也是。」

劊子手高舉那把大刀,彷彿要提醒我雙方的距離內蓋夫第一條彈鏈打完之前她就能砍到我。

「你們又能怎麼樣,一個受傷的人形加人類大叔?」她說對了,這個情況下真的很危急,她甚至不用靠近,大刀一揮就能發出高熱高能的光束。

「NO!」此時我的背後似乎還有個人形,我頓時背脊發涼。

「NO。」

那位閉著眼的小孩對劊子手發出了一票否決。

--------------------

下禮拜就要暑輔啦~真的很會挑時間,一年之中最熱的三週暑輔,一年之中最冷的一週寒輔。

很難想像現在的年輕人怎麼能夏天還穿著黑色的貼身長褲和黑色外套出門。

我穿短袖短褲都快被烤熟了啊kora!

我有兩個讀高職的朋友,一個暑輔要上四週,另一個不用上暑輔。

這就是高職,可以很累也可以很鬆。


6
-
LV. 12
GP 1k
24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7 BP-
事件二十四:雪狼的幼崽。

「這小鬼是誰?雖然曾經看過類似的機體,但資料庫裡並沒有她......」經過一輪的打鬥,劊子手趁著雙方換彈時開口問道,然而AK12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應過。

「......」

「不管,還是殺掉好了。」手槍的子彈上膛,劊子手再次發起進攻。幾輪較量後,劊子手已經不會先發制人的使用大刀了,因為AK12總會在她揮刀後找空隙攻擊。

現在的戰略是快速貼近AK12然後用手槍攻擊,大刀只是輔助。

「喝啊啊———」劊子手用大刀的刀刃擋掉AK12大部份的射擊,貼身後掏出手槍射擊,但是AK12且戰且退讓劊子手很難抓到貼身的機會。

「小鬼真煩,還有你為什麼一直閉著眼睛啊?是在瞧不起我嗎......別開玩笑了!」劊子手跳到空中揮動大刀射出一道衝擊波,AK12勉強躲過滾進路旁的雜草堆裡。

「和野草一起燒淨———」劊子手話還沒說完突然停下了動作。

「該死......今天先饒過妳,我還有任務要做。」AK12的頭探出草叢,確認劊子手走掉之後才出來。

「......」接著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她想轉頭看赫爾曼的反應,但一轉頭才發現他與內蓋夫早就不見了。

「......」她很生氣。BUT還是要保持微笑。

———此時,幾條街外———

多虧AK12牽制住劊子手了,趁現在移動到承包商去吧。

「指揮官~可以休息嗎?」內蓋夫牽著我的手晃呀晃。的確,我們已經全副武裝走了有一段時間,雖然我還撐得住,但內蓋夫已經很累了。

「我的腳都要起水泡了~」

「別傻了妳根本不會起水泡。」我們走進一間房子,這棟公寓以前似乎來過應該是某個同事的家。

他老婆生孩子的時候我曾被硬拖到他家來祝賀。現在人去樓空了,我走進他的家中,重要的東西一樣也沒留下來,除了太大搬不走的東西。

像是布滿灰塵的嬰兒車、不好攜帶的魚缸、吵死人的鸚鵡等等。

「趁著太陽還沒出來快睡吧,我會守夜的。」內蓋夫躺上雙人床。

雖然這樣很不好意思,但屋主已經住在其他地方了,我想借用一下他會很豪爽地答應吧。大不了明天到了承包商再幫他清一下墓碑上的灰答謝。

「喂,WA2000,聽到了嗎?」我走到陽台看著遠處,偶爾可以聽到一些爆炸聲。

『我們被拆散了。一群鋼獅在路口埋伏我們,我和MP40被包圍在一個街區裡。』

「妳能把影像傳給我嗎,讓我來指揮妳們突圍。」

『啊,不用了。剛有個白頭髮的人形在一瞬間就把鋼獅全部清掉了。』說到清雜兵的白毛,應該是AN94吧。

「......能讓我跟她聊一會嗎?」

「你......!到底是跟多少人形有故事啊!」WA2000把通訊器一丟「啪」的一聲被某個人形接住了。

『嗨......嗨?』接住的人是An,她打了招呼後發現太小聲了於是又說了一次。

「能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們倆會出現在這裡嗎?」

『這個,我不能說。』An撇開了視線。

「是誰這麼指使的,AK12?」

「不,是其他高層。」

「那不還是一樣。」我踩到陽台的圍牆上,讓鏡頭看了下四樓陽台的風景。

「妳不說我可要跳下去了,三、二......」An的表情看起來有點驚訝,她看起來想開口卻又什麼都聲音都出不來。

「一。」我一躍而下。

踩在陽台的地板上,因為我是往後跳。不過我在跳下去的瞬間切斷了通訊,An現在或許嚇死了......呵呵。

「NO———」一雙嚇人的小手出現在圍牆邊緣,那是AK12的手,那個笨蛋從哪裡爬上來的啊!

「NO!NO!」她雙手推著我,把我推進室內,接著把陽台那個沒有玻璃的玻璃門關上。

「NO!」這是象徵性地要我不能跳樓嗎?我記得以前好像跳過一次,然後被她接住了。

「妳這是打算跟著我嗎?」

「......」不否認那麼絕對就是要這樣了,她把突擊步槍和披風卸下來,一路走到客廳去,接著躺進嬰兒車裡,雖然很擠,但她似乎不介意。

我記得以前和AK12她們一起過夜,她們是幾乎不睡覺的,至少An是這樣的,至於AK12有可能閉著眼睛偷偷睡覺。

「呐,AK12......妳記得以前我們曾接吻過嗎?」

「......」她窩在嬰兒車裡背對著我。這份沉默,不清楚是默認的意思,還是睡著了。

「睡著了比較好......」我躺在沙發上,不到幾秒就睡著了。這是我這幾天以來睡得最香的一次。

--------------------

想我嗎?想死了對吧?

觀眾:這個作者是想死了吧,鴿了這麼久。

暑輔終於過去一週了,被自己的鬧鐘氣到快抓狂的我每天都過著地獄般的生活呢。

以前國中時不會這樣想,但現在這麼恨暑輔是因為有人不用來暑輔,而我卻需要來。

回歸正題,AK12和AN94又有戲份了呢,寫起劇情時發現好多以前留下的東西可以用。

諸君想不想要看更多忤逆小隊的戲份呢~想的話~

就把暑輔這個機制給我炸了,好讓我不用在凌晨一點碼字過幾個小時還得去上學。


7
-
LV. 12
GP 1k
25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5 BP-
事件二十五:漫漫長夜。

清晨的陽光從地平線升起,不明亮的太陽在升起後沒多久就被雲遮蓋了,光線照在平原上高聳的突起物上,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黑色的傷痕。

「時間差不多了。」AN94收起望遠鏡,整晚沒睡的她一個個檢查著木星炮。

雖然很擔心迷你AK12自己行動會不會出事,卻隨即想到平時自己與AK12分頭行動時出事的反而會是自己。

樓下睡覺的WA2000和MP40都是幾年前見過面但完全不熟識的人形,對AN94來說與陌生人長時間談話不是難事,但對方往往不會喜歡談話過程。

因為那會既枯燥又漫長。

(......消失了。)

AN94來到只鋪了毯子的空房間,但兩個人形都消失了,她循著定位的訊號走到兩人的位置。

「那......!妳和指揮官有KISS嗎?」AN94還沒走到兩人所在的陽台就聽到了對話的聲音。

雖然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有意義的情報資料,但AN94卻停住了腳步。

(我這是在偷聽嗎?)

雖然快到出發的時間了,AN94直覺的感受到現在不能去打擾她們。

「沒有~我們什麼都沒做過。」

「怎麼可能......妳可是副官喔,副官!」

「可是照理來說妳才是副官啊?」

「但赫爾曼只喜歡妳,我只是想知道......!算了,當我沒問吧。」隔著一道牆聽到外頭WA2000站起來的聲音,AN94下意識的躲進小隔間裡了。

(還是不懂她們在聊什麼。)

AN94想了想兩人說的話題,赫爾曼和誰KISS有差別嗎?她腦補了赫爾曼的臉,然後慢慢靠近自己,最後兩人接吻。

雖然不是真的,但有種莫名的刺激感。如果是現實中的自己一定會避開的,很佩服AK12曾大膽的主動親上去。

她再次開啟了定位,WA2000和MP40在回臥室的路上。轉到AK12這裡,訊號一直在同一個點不動,自從AK12會睡覺了之後AN94晚上的娛樂活動就多了不少。

例如盯著AK12的睡臉看。

「AK12,該起床了。」她連絡AK12打算喚醒她。

『NO。』AK12的回答很乾脆,她想要賴床。這是以前的她不會遇到的困難,而她也沒有找出解決辦法。

「可是時間快到了。」

『NO。』

「......那我在這個頻道裡等妳睡醒好了。」

『NO。』AK12直接切斷了通訊,AN94最後的抵抗也用完了,看來只能靠赫爾曼了。

---同一時間,赫爾曼---

「NO......NO......」AK12窩在嬰兒車裡睡覺,人形還會說夢話不成?真是高科技。

我繞開AK12走到臥室裡把內蓋夫喚醒。很好,就這樣偷偷溜走。

「NO。」然而AK12全副武裝地站在寢室門口堵我們了,這是計畫好的嗎......雖然身體矮小智商卻超乎常人。

「算了,就這麼出發吧。」聽到我認輸了,AK12雙手高舉比出勝利的姿勢,我按著她的頭把她往旁邊推。

--------------------

作者的青春喜劇小插曲:

被分配到新班級後和原班級就很少接觸了,室外課的下課還沒有新朋友的我獨自一人走在回教室的路上。

「XXX!(我的名字)」被叫住的我回頭一看發現是原班級的女生,我不以為意地開了玩笑後走下樓。

「嘿!你想我們嗎?」沒想到她追上來問了我這句話。

「......想死了。」她似乎覺得很有趣於是便笑了。

然後就被傳到班群去遭眾人笑了一番。

所以說現實中的女生一點也不美好。

另外我居然感冒了,現在可是暑假啊!

以上,是暑輔大部分課堂都在睡覺的傢伙所寫出的同人文。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776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