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k

RE:【小說】乖巧(夜間偵查)小隊的日常 事件三十六:無人的戰場上。

41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2 BP-
事件三十七:遠行前的夜裡。

大戰的夜晚沒有想像的明亮,只有少數地方被照明彈點亮了,還有偶爾會竄出火焰的炮口與爆炸點。

站在頂樓上看得格外清楚,肅清了這棟七層辦公樓的樓頂後,維克托就坐在大樓邊緣俯視著底下,看來幾乎沒有動作。

「那裡也有鐵血的直升機降落喔。」我走到他的身邊坐下,指著前方一座大樓,直升機在夜裡少了引導擦撞了幾下後停在樓頂。

「嘛,就算了吧。現在下去萬一被盯上就麻煩了。待在這等支援來就好了,你也在上面等吧。」維克托說著拿出了一根被壓得扭曲的菸,點火抽了起來。

「你看,那邊的守軍也潰散了。」雖然天黑得只能看出他的輪廓,但手上的菸還是讓我看見了他指的地方。

「不努力真的沒問題嗎。」現在我當然希望能來個人催促我起來幹活,但這麼多年來會這麼做的只有老媽和人形而已。

「別問我啊,去問尼爾......我是說,你應該自己思考,不要老是問別人。」然而一個看來二十出頭的小孩什麼都不清楚,看來這是把尼爾說的話搬了過來。

要說的話,我該為什麼而努力呢......

『你應該為自己努力。』如果現在去問彼得,他肯定會這麼說。

『努力是在不知不覺中的。』蘭登會這麼回答我。

『所有財富、地位都是生後才有。唯一伴你的靈魂下凡的只有毅力。』佛曼如是說。

『去工作!』人形總是說這句話。

對了,人形......

「你要幹嘛?」雖然看不清,但似乎可以感覺到他轉身用疑惑的表情這麼。

「我有東西忘在家裡了,想回去拿。」這麼說著,我打開了通往樓下的鐵門,一步步仔細往下走。

「喂,前面可是地獄喔。(正義的夥伴)」我裝作沒有聽到維克托說的話,消失在漆黑的樓梯間裡。

地上的景況比從上面看刺激不少,已經有不少平民在外頭尖叫亂竄了。大概是在逃命吧,許多人都帶著大包小包。

但我忽略了這一切,快步跑在被炸得凹凸不平的道路上。如果說有什麼是讓我非活下不可的理由,或許就是一句「你回來啦。」

所以說什麼都不能漏掉那樣東西。

砰!———門被我粗魯的打開來,人形正坐在沙發上把衣服摺成一疊。

她則彷彿與世隔絕般不慌不忙地站起來說道:「你回來啦。」

「事到如今......妳怎麼還在做家事啊?」我喘著氣問她。

「因為如果主人回家的時候沒看到我在做家事,會覺得很奇怪吧?」她笑著搓著自己的頭髮,看上去有點呆。

「現在不是那種時候了!」我走到她身邊牽起她的手大步走到雜物間把已經塵封近五年的行李箱拿出來。

「把妳覺得重要的東西都塞進裡面,快!沒時間了!」我帶著另一個行李箱緊張地走出雜物間,來到自己的房間。

要說我有什麼東西非帶走不可,除了人形外,還有一本我很珍惜的書。

把衣櫃裡的衣服全都倒出來後裡面藏了一本實體書,這年代實體書已經很貴了,而這兩本邊角泛黃的老書根本是天價。

原文版的《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一級玩家》

我動作緩慢地將兩本書放進鋪上浴巾的行李箱中,再將衣服覆蓋上去。

「主人!請問......我們這是要做什麼?」人形慌張地追到我的房門,我站起來走向她,雖然完全沒有頭緒,但嘴巴卻擅自動了起來。

我將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溫柔的對她說:

「我們要去旅行喔。」

--------------------

之所以會選這兩本書是因為這兩本都是描寫未來景象的科幻小說。

這兩本書都能讓人感受到科幻特有的魅力,雖然我個人比較喜歡看愛情類的就是了。

當一個人完全溶入科幻世界時,能得到的樂趣可以是無限的!

然而時間不多,沒辦法長談。

在這裡交代一下,這個系列最慢也會在六月前結束。

我要去睡了,再見!
2
-
LV. 10
GP 1k
42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5 BP-
事件三十八:十五年份的夢想。

『這不是我自願的,它原本就在這裡!』

這句話就如同我小時候沒有把玩具收拾好而被老媽逼問時會說的話,然而這句話套上我的人生似乎也剛剛好。

不是我自願的,但我的人生的確被人形影響非常的深遠。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人形,我現在或許都結婚了。

2030年,我零歲。隔年鐵血工造成立了,與我只差一歲。再隔兩年,人形開始投入到市場中,成為勞動力。

不過人形對我的影響是從我五歲那年開始的。雖然記不清是哪一天,但那天老爸特別早回家,一回來就懶在沙發上。

「怎麼今天這麼早回來啊?還有腳拿開,不要擋路。」老媽拿著吸塵器戳戳老爸的腳要他移開。

「我!被炒了呢......」老爸這麼說道,並把腳跨上桌子。但老媽卻把嗡嗡響的吸塵器關掉。

「你剛才說什麼?」這句話之後安靜了不久,老爸才說出原因。

他的老闆看準了人形的潛力,決定搶先其他業者以人形替代人類,於是老爸就突然被開除了。

而當時的我也很天真。五歲的我,夢想是當總統創立一個沒有人形的國家!這樣老爸就不會失業了!

之類的,現在想起來還會忍不住笑出來的有趣夢想。

後來老爸雖然還是有找到新工作,但都維持不久就被人形取代,這樣的生活斷斷續續了數年。隨著時間的推進,人型的性能也愈來愈強,工作也愈來愈難找。

直到十歲那年,老爸自殺了。雖然同樣記不得日期,但我還是記得那晚,他拿刀抵著自己的腹部要我別靠近。

可能會有人認為老爸是想不開的,但其實一點也不。那只是個在普通的夜晚,做出決定,十分明確執行的一場對自己的死刑。

「這個世界......我不活了!」說完他劃開自己的肚子,我立刻衝上去幫他止血,人生第一次雙手沾血,就是老爸的血。

雖然有叫救護車,但最終還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而當時的我也很天真。十歲的我,夢想是當醫生救活傷者。

之類的,現在想起來還是會忍不住笑出來的無趣夢想。

之後有一大段時間,都是老媽一個人扶養我。她白天在外頭當廚師,晚上在家做飯給我吃。總覺得她老的速度快兩倍了。

但老媽沒有抱怨過老爸,她說當初結婚時,老爸就說過「這只不過是個契約,總有一天我會從契約中脫身的。」,但老媽還是親了上去。

終於到了我十五歲那年了。2045年,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雖然我不曾覺得德意志高於一切(註:德意志之歌)。

但在周遭的氣氛之下,我漸漸覺得自己該做點什麼。但我向老媽提起這件事時,她果斷地拒絕了。

理由很簡單,就是單純的一句話。

「你也走了,我該煮飯給誰吃?」

十五歲的我,沒有夢想。

--------------------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這篇的伏筆在Kar98k篇時就埋下了,在事件四的對話中。

老實說當初只是想給人物設計個普通的年紀,就定成三十三歲了。

沒想到這個年紀剛好與人形誕生、第三次世界大戰、格里芬招人,我真他喵是個天才。

所以說以後寫格里芬同人文,主角最好都設三十出頭比較保險,大概啦。

話說段考結束啦!接下來就換你們段考了吧!嘿嘿~


5
-
LV. 10
GP 1k
43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4 BP-
事件三十九:路徑長二十五年。

自從戰爭開始每天的新聞就大多變成蘇軍又攻陷了哪裡、哪些戰艦被擊沉在哪裡或自沉在哪裡、人造衛星被打下了哪一台。

起初會記下那些驅逐艦和人造衛星的名字,今天沉了「卡普斯號」、明天掉了「赫爾墨斯號」,但隨著戰爭越打越久,每天看這些名字也就看膩了。

我們從東德搬到了烏克蘭境內,老媽一樣作著她的廚房工作,而我則輟學了,學起了老媽煮飯那一套功夫。

不過好景不常,老媽因為長期的勞累和壓力,變得常常頭暈,老闆要她回家休息幾周,過不久我代替她到那家店工作了。

二十歲的我,夢想是作一個普通人,每天上班下班的過上平靜的生活。

而人生的第二大轉折,可以從二十歲那年,我剛代替老媽開始工作時開始。老媽因為白天常常昏睡,我在外工作照顧不了她。

於是她便做出一件讓當時的我很不解的事情......

她聘了一位人形。

淺金色短髮的人形,總是帶著一副微笑,看起來有點傻氣卻又精明能幹。老媽似乎覺得她長得很好看,偶爾會看著她笑出來。

但當時的我不能接受這件事,有天晚上,老媽睡在沙發上時,我悄悄坐在扶手上,小聲問她:「媽,妳怎麼能接受跟仇人住在一起?」

老爸會死都是人形的錯,如果沒有人形就不會這樣了。當然,我到那時還是個反人形者。

老媽眼睛都沒張開,淡淡地回答:「人類才能是仇人,人形只是做她們的工作罷了。」

雖然聽完後我依然是個反人形者,但卻對家裡那位人形一點氣也沒有了。每天出門時她對我揮手道別,我也會尷尬的點頭回應。

不過這只是轉折點的開始,真正的轉折是老媽死後,我才發現被老媽坑大了。

老媽或許是知道自己大去之期不遠,特意簽了一個很長的合約,付不起違約金的我,被迫雇用這位人形十年......

自此之後我就過上了白天在餐廳廚房裡與菜相處,晚上在家與人形相處的尷尬場面。

但畢竟日子還是要過,在家裡總不可能不說話,例如:「幫我剪頭髮,剪短就好。」、「不要翻我的衣櫃」、「棉被給我。」、「浴巾!」之類的話......

尤其是「浴巾!」每天都在說,不知道為什麼她這麼執著把浴巾摺好放抽屜裡。

就這樣,這種日常稍稍拉近了我們的距離。

不過,當我對人形稍有好感,上天卻又給了我一個天大的笑話。

我被開除了。理由呢?老闆雇用了一位人形來取代我得位置。不只我,還有服務生和櫃檯也被她取代掉了。據說是一位金色捲髮,能夠做料理、泡咖啡、接待客人的全方位人形。

要價是我家那位的幾倍,但一次省下了三位人類的薪水,老闆也是想嘗試看看。我想大概很成功,因為我直到那家店被炸毀都沒看過它再招人類了。

聽到被解雇的消息,我意外的冷靜,不清楚是看過太多次老爸的悲劇,抑或是接受了人形,我只是回了一聲:「嗯」就結束了。

不過我的心情肯定一點也不好,即使當時沒有太大感受,但我做出的事還是證明了我很在乎。

那天我趁著人形出門買菜時在桌上放了一封信,裡面裝的是我早就準備好的違約金,至於為什麼不一賺到就解雇......我也不太清楚。

我帶著一瓶酒和繩子就出門去了。隨便找了個廢墟,繩子套在梁柱上,找兩張破椅子來,兩腳踩在兩個椅背上,把繩子打個環套在脖子上。

開始把平時根本不會喝半滴的酒往肚子裡灌,莫名的暢快感讓我一口接著一口,就等著什麼時候意識模糊踢開了椅子,然後......呵呵......

「唷,你在我的領地上想幹嘛呢?」此時一個人影出現在門口,他一頭紅色的短髮看來比我老一點而已,揹著一把槍,表情看來很嚴肅。

「在等啊,在等......」等著踩空吊死在這裡。

「某個奇怪的阿婆告訴我這裡有人在搗亂,看來是真的,你該不會在自殺吧?」他走進廢墟裡,我沒有阻止他。

「所以在等啊......」不記得是手抖還是故意的,酒瓶掉在地上了。

「你在等的不是自殺,是希望吧?」他走到我面前俯視著我,感覺就像看著鬧彆扭的小孩一樣注視著我。

「......」

「呃......你都沒有夢想嗎?讓自己活下去的夢想?」看我不回答,他換了個問題。這我就能回答了,不如說我常想自己有什麼夢想。

稍微透支幾個月後二十五歲的我,那麼可以說,二十五歲時,我的夢想是......

「我想當個人......」

--------------------

蚊子真的越來越多了!我光今天怕是打了十隻左右,說不定都被抽了整整5毫升的血。

還有就是喝酒這件事情,常常看到小說裡的某些角色有酒癮,但對我來說酒就是不甜的汽水啊......

到底喝酒爽在哪裡!意義不明啊!

不過聽說喝酒會臉紅的人最好不要喝酒,我屬於會臉紅的,所以還是肥宅快樂水適合我吧。

或者奶茶也很讚啊,超喜歡甜的東西。
4
-
LV. 10
GP 1k
44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4 BP-
事件四十:當逃避成慣例。

「好的。沒人問過我怎麼做人,但我知道大家都想過好日子,就連石頭也想過好日子。」回想起前幾分鐘那位紅髮先生說的話,似乎沒什麼不對。

把不久前還套在脖子上的繩子掛回牆上,不知道為什麼這條繩子從以前就是這樣的裝飾品。

「好的。如果你想做人的工作,我或許能幫你一把。」

撇開在廢墟中上吊但梁柱太脆弱結果斷裂而失敗不談,手中還握著他剛才給的名片,灰色為基底還有金色的花紋,感覺比單純的白色紙片還要精緻很多。

上面用印著『紅髮彼得安全承包商』幾個白色大字,以及下面用較小的文字寫了地址、電話等基本資料,當時他只交給我這張名片,說了句:「你知道怎麼做!」就走了。

「我回來了。菜都買齊了,喔......該不會薪水吧!那我就收下了。」剛買完菜回家的人形看到桌上那個信封袋上面還寫上「給人形」就開心的拿起來了。

「等等!」我嚇得趕緊抽掉信封袋,要是我畢生的積蓄都被這個拿到薪水只會塞在銀行戶頭的人形可就完了。

「啊啊啊......可是,主人沒有工作的話,我的薪水怎麼辦?」雖然只會存起來,但對領不領的到還是很在意,大概是設定的問題吧。

「還有......主人喝酒了?」人形皺起眉頭看著我。雖然我沒有喝醉,但以人形的標準來說,喝一點點也是偵測的到,害我有點不好意思了。

「沒,妳想多了。」我遮住自己的嘴,的確能感受到微微的酒味。在她懷疑的視線下,我溜進了房間,後來除了洗澡和吃飯外,那晚就一直待在房間裡了。

在那之後,我體驗了兩個小時的尼特生活,早上九點起床後在房間裡打混到十一點。

但終究還是抗不住無聊的出房門了,當時人形正準備做午餐,穿著圍裙在廚房裡切菜。

「我出門一下,一點前回來。」只帶了那張名片和錢包就出門了,似乎少了工作的我出門後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難道要去酒吧喝汽水嗎?還是去咖啡廳喝柳橙汁。

只能到名片上寫的地址看看了。

那是一棟在郊外沒什麼特色的建築物,完全沒有初見格里芬總部的震攝感,第一次前往「紅髮彼得」的總部時還走過頭了。

「看起來就和辦公樓沒什麼不同的啊。」我走進大樓裡,櫃台小姐一看到我進來就對我微微一笑。

「我找彼得先生。」

「嗯......彼得先生的辦公室在二樓,上樓梯就看得到了。」我搶在她之前先開口。她似乎覺得我這麼做很滑稽而遮住嘴偷笑了一會,接著指向樓梯的方向。

走上二樓後來到了掛著「總指揮辦公室」牌子的辦公室前,敲了敲門,得到回應後,緩緩地將門拉開。

啊,門是用推的。重來一次,緩緩地將門推開。

「好的。站在那裡就好。」這個辦公室之內除了坐在辦公桌後的彼得以外,不遠處背對門口的沙發椅上還坐著一個人。

彼得時不時會看他一眼,感覺就像是演講比賽的小學生看著台下老師打的暗號一樣。因為我站在門口,所以看不見那個人的長相。

「好......那麼,既然你來到這裡了,想必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吧?」感覺彼得本來又要說出他的口頭禪卻又莫名吞了回去,雖然說話很順暢但卻給人不自然感。

「我想找份工作。」就這麼簡單。

「好的!既然如此就來當傭兵吧!」彼得突然變得激動起來了,口頭禪也脫口而出。看到坐在沙發椅上的人搓了搓眉心,感覺彼得這個習慣已經很久了吧。

「傭兵?只要不與人形共事都好。」彼得用力點點頭,拿出一張單子,上面就是各種個人資料的表格。

「對了,名片還我一下。」我將剛才就一直握在手中的名片交給他。

他從筆筒抽了一隻紅筆在名片的角落簽了名便還給我了。

「好的。這張名片算是用過了,你可以收著作紀念,說不定以後可以賣個好價錢喔。」彼得把紅筆插回本就很擁擠的筆筒裡。

「說是傭兵,你真的認為我這種人會為了你賣命嗎?」我將表格拿走,開門前問了他這句話。坐在沙發椅上的人似乎在給他打暗號,但彼得看都沒看。

「誰知道呢。那或許會是明鑑我功績的方法。」

然而我並沒有與彼得站在同一線列上,現在行李箱塞得滿滿準備要跑了。

我與人形跑在大街上,周圍都是燃燒的建築物,或許等會我家也會被燒了吧。

「喔,赫爾曼,準備要逃了嗎?」蘭登的手和腹部都是血跡,但看他活跳跳的樣子應該不是他的血。

「是啊,你不跑嗎?」雖然這麼問有點蠢,因為蘭登是崇尚命運的人,要他逃根本不可能。這人能活到40歲真是奇蹟。

「不了,今晚我就睡這裡吧。」看他一臉淡然,或許只有這種人才能當傭兵吧。可惜我沒有睡在這裡的意思。雖然有點對不起他。

「嘛......小心別著涼了。」

蘭登聽到我這句問候露出了笑容,感覺就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樣,對我比了一個中指。

--------------------

今天好累啊,又是游泳課又是軍歌比賽,體力都快透支了。

不知道為什麼游泳課後的午休永遠都是睡最熟的,游泳真的很花體力。

然而我並不會游泳,只是在那裡吃水罷了。

雖然很累,但出於不明原因我還是覺得非得在今天更新不可。
4
-
LV. 11
GP 1k
45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4 BP-
事件四十一:君王街下死,壯士守城門。

連續不斷的噪音與火光讓人分不清南北,在戰事最激烈的地方有著最勇猛的戰士,彼得是當之無愧的勇者。

他將突擊步槍背在身後,只拿著一把手槍靠在掩體後,雖然沒有受到攻擊,但他一邊通訊時還是必須時刻警戒周遭。

「......雷恩斯,你現在在哪?......湯姆,聽到請回答......蘭登,你還有後備兵力嗎?」

「早就沒了,這附近暫時只有我一個人,或許還有佛曼。」

不知道問了幾個小隊長,直到蘭登才得到回應,但聽起來也不怎麼樂觀,雖然彼得早就料到了。

「這樣啊。如果有看到佛曼,幫我告訴他打散陣形,不要集中在一起......該死,連手槍子彈也沒了嗎?」

彼得用肩膀和臉頰夾著通訊器,雙手正在摸著各個口袋找出最後一點能用的傢伙。

「對了,能幫我接一下赫爾曼嗎?」摸著摸著突然從口袋裡摸出一顆點三的子彈,雖然只有一顆,但還是卸下突擊步槍把子彈填上。

「他嗎......等我一下。」隨後蘭登切斷了通訊,另一個訊號上線了。

---同一時間,公車車站---

赫爾曼與人形坐在月台上,燈早就熄了,這裡一個人都沒有,當然,車也沒了。

嗡———突然響起的通訊器,以及微微發亮的螢幕,顯示著彼得的來電。

現在誰打來對赫爾曼來說都糟透了,更別說彼得。

「喂......」

『赫爾曼,能來鎮中心嗎?這裡很多敵人喔。』車站沒有半台車能逃離這裡,該回去嗎?

「我......等我一下,可以嗎?」人形已經睡著了。赫爾曼心想,在這裡多活一下,等等就陪彼得一起走吧。

『就這樣吧。』彼得切斷了訊號。

「四周好安靜,多久沒這麼安靜了......幾年了......」寂靜的星空彷彿活在一個大紙箱裡,而星星只是為了防止人窒息而戳的小洞。

碰!碰!碰!

一連串放屁聲響起,轉頭一看,車庫中掛著報廢牌子的公車亮起了左邊的車頭燈,右邊似乎壞了。

「怎麼......還有車?」赫爾曼急忙叫醒人形,跑到公車旁邊。

「開門!我要上去!」他拿著突擊步槍指向裡面,車門慢慢打開,駕駛座是一名看上去有點狼狽全身沾滿土的少年,頭髮翹起不知道是天生的還是硬掉的泥土導致的。

「哇哇哇!沒想到還有人!」少年舉高雙手。

「等等!別開槍!」二號跑到門前擋著。

「不,我沒有要殺你們,只要你們載我。」赫爾曼上車後把二號推開,拉著人形和行李往車內走。

「那個,你要到哪?」

赫爾曼在最後面的位置坐下後閉上了眼睛,雖然在思考,但腦袋裡能想出的去處可是一個都沒有,只好空虛的說了個地名。

「基輔。」

『有空記得來基輔找我!』這是赫爾曼對這個城市以外的地方留有印象的最後一個點。

公車發動了,兩人就這樣睡在車上,離這座城市漸行漸遠,中途少年有考慮過停車綁了兩人,但被二號阻止了。



「看來等不到赫爾曼來了......」腳步聲越來越大了,彼得握緊手槍,走出建築物。

在敵人還沒反應之前先對準胸口射擊,十發命中了九發擊倒四個敵人,鐵血人形反應過來後立刻反擊,但彼得沒有躲回掩體。

把剩下的三發打完,彼得已經中了好幾槍,身上的衣服都然紅了。

「停火!」剩下的人形似乎在命令下達之前就停火了,或許這句話是說給彼得聽得。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還不逃。」從幾位人形後面走出一位幼女,白色的長髮與黑色略帶紅色的皮膚給人不真實感,是人形吧。

「我是紅髮彼得,這裡的統治者。只要妳還站在我的土地上,我就不可能逃跑,我已經覺悟了!」赫爾曼說的話深深烙印在彼得腦中,現在他一步也不會退。

彼得舉起了原本背在背後的突擊步槍,鐵血的人形沒有任何反應,中間的幼女微微皺起眉頭了。

「我會先到地獄去,而數年後,妳也會跟著來!對了......人形不會下地獄,哈哈哈哈!」幼女看來不怎麼喜歡這句話,周遭的鐵血人形舉起了手中的槍。

已經不用再說「好的。」了,因為......沒什麼好猶豫的了。

「妳將在此統治數年,而我將永世長存!」說完彼得朝幼女打出最後一發子彈,隨後數十聲槍響撕裂了夜空的寧靜。

紅髮彼得是不死的,現在不會,以後也絕不會。

--------------------

彼得萬歲!

感覺這裡的氣氛應該接結局的,或許我應該猶豫看看,不過結局當然是非常優質的。

至少比這幾篇都好。

彼得是我試圖設計的第一個統治階級的人物,想著到底為什麼燃不起來!也是常常為了他煩惱。

當然,等到結局再明鑑我的功績吧!
4
-
LV. 11
GP 1k
46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5 BP-
事件四十二:我與勝利只剩一枚戒指。

第一次親眼見到,原來一個安全承包商的總部,應該這麼大。

占地比紅髮彼得安全承包商大數十倍,各種直升機、飛機在機場上繁忙起降,大廳裡的穿著紅色制服的人穿梭著,毫不把我放在眼裡。

經過一段坎坷的歷程後,終於拿到了格里芬入職必須填寫的表格,現在再回頭看這座大樓,格里芬還真是有錢啊......

然而這張得來不易的表格,卻怎麼也下不了手,姓名欄始終保持著空白,這樣維持了數天、數十天,我的銀行存款一日比一日少。

我似乎在等著一個想法的出現,當它出現時,將會顛覆我甚至周遭他人的世界。而這天,它出現了。

「喂,你那輛破公車還在嗎?」我打給二號的主人。

『你想幹嘛?』

「載我回那座城鎮。」

『什麼?不不不不!太危險了不去!』誰願意去啊,但我必須去。而那個人自從強盜團被滅之後生活就一直很困苦,所以我報出了一筆至少能讓他省吃儉用數月的價格。

『我......好吧,』既然為了生活當過盜賊,或許這對他來說只是另一次冒險罷了。

『但要照著我的計畫做。首先,計畫實行兩天前將需要的物品帶到我發給你的座標,計畫當天晚上七點出城,凌晨兩點出發。』隨後我的通訊器收到了一個座標。

---H-HOUR,基輔郊外---

「等等,我可沒聽說這位人形也會來啊......」我帶著人形一起來了,倒不如說,這次行動沒有人形一切就白費了。

現在郊外除了格里芬的車輛偶爾會通過,已經很少燈火了。而這裡似乎早就設計好用來藏匿,沒有車輛經過,或許是盜賊團作的吧。

接下來少年靜靜發動引擎,在未開車燈的情況下,緩緩地行駛在荒野中,繞過格里芬的北方基地,宜路往南,直到到達那座小鎮。

小鎮裡一點生機也沒有,連鐵血也對這座小鎮沒什麼興趣了,雖然曾是鐵血與格里芬的交界處,但遭到格里芬襲擊後,似乎放棄了從這裡突圍。

小鎮大部份地方都被炮擊過,四周沒有一棟建築是完整的,但越靠近郊外受到炮擊就越少,看來格里芬打得還滿準的嘛。

「你們在外面守著,我和人形有點事要處裡。」最終,我們來到了紅髮彼得安全承包商的門口,路上除了鐵血的偵察機偶爾會經過,就沒別的了。

四樓和五樓被炮彈打中了,屋頂都坍了一塊下來,不過幸好不是擊中三、二、一樓的辦公室,我的ID卡也還能使用。

「主人......我們來這裡做什麼?」走廊上沒有一個電燈是壞的,但也沒有電燈是亮的。由於電力短缺,所以將電力都優先供給在重要的設施上了,例如......

「會議室的電腦,現在的權限......果然,最高權限的持有是我。」經過電腦的反覆確認與刷新後,認定目前80位成員皆無法行使權限,或者說他們都沒有生命跡象了......

「人形,接下來要做的事,請妳簽下這份單子。」

「這是......」我從口袋中拿出折了兩折的兩張單子,分別是是解約同意書,以及紅髮彼得安全承包商的契約書,雙方簽名後,會提前結束我與人形的雇用關係,她將加入紅髮彼得。

「等等......!為什麼要這麼做,太突然了吧......」會議室裡電腦的微弱光芒照在解約同意書上,除此之外我什麼都看不清。

「妳先照我說的做,這是命令。」人行照我說的,簽下了這兩份解約書。過程中一句話也沒說。

最後,確認代表人形的一長串商品編號出現在成員編號82的號碼後,我將自己踢出紅髮彼得了。

嘛,反正到最後我也沒資格成為紅髮彼得的一員了。

不過,我還沒結束!還有最後一件事要做!

「人形......人形?」

「請你不要和我說話!陌生人!」她很生氣,就連我也感受得出來。

「左手借我一下,拜託?」我將手伸到電腦的微光之前。她停頓了幾秒後,默默地將左手伸進微光之中。

「那就,這樣吧。」我在他左手的無名指上,戴上一枚戒指。

「等等!你套了什麼在我的手上!」她嚇得把手抽回去,但又急忙把手伸回微光理想確認,我一手把電腦電源關閉,整間房間一片漆黑。

「等等等等!到底是什麼!看不見了!嗚......!」或許我絕不會想得到,自己的初吻在漆黑一片的會議室中,獻給了一位人形。

--------------------

我永遠愛MP40!

真是,發了這麼多糖,終於有MP40發糖的機會了。

或許大家會覺得這邊怪怪的,但放心吧!大概下一回就是結局(上)了!

到時候就會水落石出,當然,要是看完還是覺得不明所以,那就只好證明是我太菜了。

不過沒看怎麼會知道呢!
5
-
LV. 11
GP 1k
47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6 BP-
結局(上):永世的彼得大帝

「......!」揹在G43背上的Kar98k突然朝空氣踢了一腳,睡相還是很差。

這麼早睡的人形加入夜偵組還真累啊,但那不代表其他人就不累,大家都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除了一個傢伙。

「不是我的錯!反正都贏了!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C96不愧是正宗的夜偵組,看起來還能再熬兩夜。

「還能不是妳的錯啊,誰叫妳把照明彈打在隊友頭上的!」我身體後仰作勢要將她從我背上抖下去,她當然是死抓著不放,我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經過幾個禮拜的努力,我與布魯諾的部隊將本就數量不多的鐵血軍隊從這個區域趕出去了,這片土地終於重新回歸......

「回歸格里芬的懷抱吧!」通訊器中布魯諾慶祝的聲音微微響起,我明明沒開擴音啊......

我關閉通訊器走回夜偵組指揮部,曾是「紅髮彼得安全承包商」的辦公樓,經過幾年後這棟樓越來越虛弱,電力也完全用完了。

接上格里芬的發電機後,也只是提供了二、三樓的電力。回到曾是會議是現為我的辦公室的房間裡,電燈、投影機、通訊器都能正常使用。

嗡———此時通訊器響起了,是漢斯打來的,雖然我有聽到來電答鈴就想接起的毛病,但在那之前我還有事要做。

我走到四樓儲藏區,半個樓層大的空地堆滿了箱子,箱子裡全是一些不重要的雜物,多出來的制服、空罐子、垃圾袋,還有塞了泡泡紙的空箱子。

在這座垃圾山的中間,六個月前我離開這裡時將一件物品藏到其中來了———裝著會議室電腦的箱子。

我用原本裝紅髮彼得安全承包商制服的箱子拿來裝了電腦主機。接下來我要將這台電腦運回會議室重新接電。

回到會議室後將電腦組裝好,鈴聲已經不知道響了多久,等到確認電腦重新排列權限的時候,我終於接起了通訊器。

『太慢啦~你是去生孩子嗎?』一接起就是布魯諾的聲音,畫面中的漢斯立刻把布魯諾的訊號切斷。

『首先,先恭喜你任務成功,鐵血向北的擴張又減緩了。』兩人象徵性的敬了禮。

『對了,據說......這裡曾是你居住的地方,能收復這裡應該很高興吧?』漢斯說的有點遲疑,我坐在位子上,右手偷偷摸摸的操控著會議室電腦。

「算是吧,不過說的精確點,應該是回歸『紅髮彼得』的懷抱吧。」說出這句話時,我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上飆到120以上。

「到此為止!」在我說完這句話的瞬間,布魯諾從身後的門外跳了出來,舉起手槍指著我的頭,只能說我的頭真是多災多難。

『那麼,布魯諾的猜測沒有錯了,你真的是為了紅髮彼得而加入格里芬的?』漢斯揉了揉肩膀,似乎放鬆下來了。

「你能這麼說吧,至少最初的目的是這樣。」

『然而身兼兩個安全承包商契約是不成立的,你會同時被去除兩個職位。』漢斯打開電腦啪噠的打著鍵盤。

「不,我並不是紅髮彼得安全承包商的一員,MP40才是。」

還是一樣的道理,人類如此,人形更必須遵守合約。漢斯如是說。

「然而MP40並沒有與格里芬簽約。」漢斯皺起了眉頭,將另一個訊號拉進通話中。

『處長,請幫我找一下所屬在夜偵組那名赫爾曼之下的MP40。』雖然根本沒聽到人員處長的聲音,但幾秒後卻傳了一張截圖過來。

那的確是我的基本資料,包括梯隊中的五名人形,以及編號、出產工廠等資料。

「你再將我的MP40與人員處資料庫裡的MP40比對一下。」這次的沉默持續了半分鐘,長到漢斯忍不住檢查一下處長是不是掉線了。

『嗯,資料庫中有成千上萬名MP40人形,但沒有一名與赫爾曼那位的編號吻合。』

如果是Kar98k這種整個格里芬都不一定有一位的人形就算了,但就是MP40的普遍性,讓她混入人群中能夠藏匿這麼久。

『既然如此MP40又是有什麼資格編入格里芬的梯隊中呢,照理來說她也不可能與你簽約了對吧?』

「這個嘛......」我轉頭看向布魯諾。

『你先出去吧。』聽到漢斯的指示後,布魯諾倒退走出門外,將門關上,眼睛一刻也沒離開我。

現在只剩我、漢斯、處長了,我脫下左手的手套,亮出那枚戒指。

「雖然是後來才刻上的,但確實是『MP40 AND HERMANN』的誓約戒指。」我將戒指內緣刻上的文字亮給漢斯看。

「就像是夫......夫妻做不同的工作一樣,而MP40只是平時事務輕鬆,常常幫助我處裡工作罷了。」

『處長?』

『成立。』

『......我沒什麼好說的了。既然如此,那我們也不能擁兵逗留在此。你和布魯諾後天之前必須撤離這裡。』漢斯站起來後切斷了通訊。

我大力跳動的心終於緩和了下來,攤在會議室的椅子上大力的吸著充滿灰塵的空氣。

明明想像中這麼輕鬆的話,說起來為什麼這麼難啊......

那之後,我拿著一個盒子走到了紅髮彼得安全承包商辦公樓的後門,打開後是一片墓地,當初彼得要求我們一人挖一塊自己的墓穴,還要想好墓誌銘。

似乎鐵血軍隊在清理戰場時順理成章的把屍體一個個埋在這裡了,每塊墓碑前都有被翻土的痕跡,而墓碑上都披著制服並掛上突擊步槍、栓式步槍或機槍,再放上手槍。

我繞著墳墓,走到墳墓最外圍那塊離其他墳墓有點距離的墓碑,那塊墓碑上披著的制服破洞比其他成員的制服都多,染紅的也比其他都多。

我單膝跪在墓碑之前,撥開制服看了下墓碑上刻的字,上面刻著:

紅髮彼得

此墓地上的鮮血與汙泥將明鑑我等功績。
一支軍隊喝的酒應與他們流的血一樣多。
而我死後人世將響徹我的威名,令地獄也為之震撼。

「彼得,原諒我的逃避吧。雖然不能和你們一起走,但我將在人世守護你們的安寧。」我擦掉墓碑上的灰塵,而血漬則怎麼抹也抹不去。

把每個墓碑都循過一次後,我來到了唯一一個沒有被動過土的墓碑前。

我將盒子打開,拿出盒子中的制服,披在墳墓之上,並將那張當初加入時彼得送的簽名照埋進了土裡。

「或許,我也不愧對這塊墓碑了吧。你說是吧,二十五歲的赫爾曼。」我起身走回辦公樓去,這片墓園安靜地吹著微風,在日月更迭中八十一塊墓碑看守著這片土地。

甘茨.艾德拉德.赫爾曼

由日月星晨明鑑吾之功績。
吾當以行動示忠。

微風中,又有一人走到墓前,撥開了制服瞧了一眼,便笑著說或者沒說。

「你回來啦,赫爾曼。」

--------------------

赫爾曼的名字是臨時想的。

老實說雖然結局的劇情走向和我預想得差不多,但寫起來還是做了許多刪減於增添。

例如藏電腦那裡是多的,MP40出場刪剪掉了。

後面「你回來啦」是多加的,這樣刪刪減減過了好久。

不知道這個結局大家還滿意嗎,畢竟是結局如果寫得不好很容易讓人失望落空。

所以我當然也是謹慎又大膽的刪減增添啦,那麼就由諸位來明鑑我的功績吧!

(這句真好用。)

6
-
LV. 11
GP 1k
48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7 BP-
結局:夜偵組的日常。

春天清晨的陽光就像新型電燈泡一樣,只會亮不會熱。縱使我穿了原本以為過冬就能收起來的大衣穿上還是覺得冷翻了,偶爾從行道樹上滴下的露水簡直如釘子般桶進我的腦袋裡。

然而我身邊的兩位人形毫不畏懼冷風,大腿以下直接暴露在外,一位穿著只遮住半個大腿的百褶裙,另一位則是比衣服下襬還短的短褲。

分別是穿便服的G43與穿制服的MP40,G43我就不多說了,但MP40明明這麼嚴肅褲子卻比誰都短,還是讓我十分不解。

不管這麼多了,今天是春假的第一天,在同Kar98k出門前還要先跟著MP40一起確認大家的流程。

例如G43吧,她春假期間都不會待在格里芬基地裡。

「主人!」走道不遠處站著一位青年,他大概在這裡等很久了吧,不論是長時間或短時間的意義上,都等了很久。

「妳終於放假啦......」青年摸著緊緊抱住自己的G43的頭,兩人似乎在說些什麼,赫爾曼和MP40都沒有更往前走了,所以聽得不是很清楚。

青年終於抬頭看向我,接著面對我鞠躬致謝,G43也誇張地照做了,接著兩個人便在步道上越走越遠,沉靜在難得的兩人世界中。

「G43原本的雇主似乎還在通緝中呢。」MP40檢查了手中的筆記本,對我提起這件事。

「我總不能現在才要抓了他吧,畢竟曾經受他幫忙了。」許多時候法律在現實世界如同口頭警告,重點還是要看當事人怎麼想。

「既然指揮官都這麼說了,那也只好算了吧。接下來的行程是......」平常說出這種話可能會被MP40一直嘮叨,但畢竟她也是受益者,所以只好放過這件事了。

「接下來......『與指揮官晨間KISS。』......?等等!指揮官!」

「哎呀,偷改備忘錄被發現了。」不過筆跡不一樣MP40不到一秒就能發現了,只能怪人形太精巧了。

「不過妳還是會跟我KISS的吧?」

「並不會。」最後我們在賭氣的情況下走回格里芬。MP40接下來真正的行程———送走MG42。

一樣是一個人配兩位人形,機場上直升機的聲音此起彼落,穿著不同顏色背心拿著五顏六色螢光棒或信號旗的工作人員辛勤地工作著。

而一架從北方基地飛來基輔的直升機則是我來到這裡的目的,直升機停好後,下來的五位人形雖然都是我梯隊的成員,但都不怎麼熟識。

與其說是我的部下,不如說是格里芬直屬部隊。

第一個下來的PzB39想趁春假和AEK-999在基輔郊外騎車兜風,至於兜的是微風還是颱風我已經不想再試第二次了。

她路過我身邊時雖然視線沒有對上,但還是酷酷的和我擊拳一下,似乎她覺得自己這麼做有點好笑,手收回去後偷偷笑了幾聲。

第二、三個則是P08和P38,這兩位是來找C96的,手槍們的愛好總是讓我摸不透,反正她們太活潑了我也追不上。

話說C96前三天都沒睡,所以今天意外的賴床了,沒能來接客她傍晚醒來時會很懊悔吧。

第四位是StG44,因為一直跟她不怎麼熟識,到現在我們連握手都沒做過,不過她還是很有禮貌地對我微笑了。

「金色長髮有比較好嗎......」StG44走後,MP40才以吃醋的語氣這麼問我,雖然我當時也沒怎麼盯著StG44的頭髮就是了。

最後一位,一樣是金色長髮,穿著大概是隊上最厚實的MG34,MG42一看到姐姐就忍不住抱了上去,兩人有一段時間沒見了,雖然沒有波特蘭這麼嚴重,但MG42還是很癡迷於姐妹感情的。

我確認人都下直升機後轉身就走,MP40立刻跟了上來。

「剛才MG34向你敬禮了喔?」MP40靠到我身邊悄悄地這麼說。

「我沒什麼值得她感謝的。」MG34是少數能讓我真正放心的人形,至少在MG42這件事上已經證明給我看了。

在把所有人形的事都辦妥後,我和MP40趁著傍晚空閒時間來到第聶伯河河畔,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兩人出來約會了,但兩人獨處卻又說不出什麼話。

「關於這次旅行......妳真的不去嗎?」MP40聽到我開口後,注意力從晚霞回到我身上,似乎知道我想問什麼了,她微笑著回答......

「只要用心去做,Kar98k一定也能接納指揮官的。」雖然Kar98k對我的態度逐漸變好,但與我之間還有著看不到的僵持,似乎不願意讓我更靠近一步。

「妳說的簡單,妳又沒有心。」河畔走道上靠著欄杆說話的兩人偶爾會讓路過的路人投來異樣的眼光,格里芬的傢伙果然都是怪胎。

「......人形是沒有心,但指揮官只要把心分給我們,這樣大家都有心了呢。」聽到這句話我不知不覺臉紅了起來,到底是誰教她這句的......格林娜的深夜電台?

「時間不早了呢,回家吧。」MP40離開欄杆,往過來的方向走回去,但她發現我沒有跟上。

「指揮官......我們回家吧?」

「......妳指哪個?」MP40對家的定義是什麼呢?是居住的地方嗎?還是工作的地方呢?

而我的家,到底是住了十六年的東德老家,還是住了十五年的小鎮,還是住了兩年的格里芬?

「到底什麼是家呢?」

MP40笑了,感覺我問了很蠢的問題,或許我也意識到自己挺蠢的,所以我也笑了。

「指揮官真是笨蛋......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啊!」想著這似乎小學生都回答得出來,為什麼我的思想總是卡在這種小地方呢。

我的家人的確都在格里芬裡。MP40、C96、CL和湯姆森、漢斯和機槍隊、尼爾與夜偵組、維克托和空降隊、布魯諾和義大利麵、後勤部的處長們、G43、MG34、MG42、Kar98k、StG44、PzB39、P08、P38等等......

那麼,不得不承認這裡便是我的家。

「那就回家吧,回格里芬!」

--------------------

『我們稱之為日常的,或許正是一連串不斷發生的奇蹟。』這是日常這部動畫裡的名台詞。

我想對一個多災多難的人來說,這句話再真實不過了。

對於赫爾曼來說經歷了這麼多事,被各種因緣巧合拯救,似乎也能稱為一種日常吧?

最後的結局與事件一連上了,畢竟是【夜間偵查小隊的日常】

在經歷了四十多個事件的考驗後,最後結局和樂融融的日常顯得來之不易。

稀鬆平常的假期,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不容易的。

MG34經歷了MG42的失憶、G43曾經和主人當過強盜、MP40陪著赫爾曼漂泊、Kar98k經歷了老赫的死、C96......她好像一直都很快樂?

這一篇小說大概是最能表現出我心中「日常」是多麼可貴的象徵了吧。

雖然我只是普通高中生。
7
-
LV. 11
GP 1k
49 樓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3 BP-
下回預告。

是的,夜偵組完結灑花~!

接下來就是新的一回啦,不過在那之前我希望能休息到六月三號左右再更新下一個系列。

至少我六月一號、二號要出門,除非把電腦搬到合歡山上碼字,不然不太可能更新。

同時我也覺得應該把標題的「乖巧」兩個字去掉了,畢竟那本來是掛在忤逆小隊頭上的。

以及!我最近在玩明日方舟和漫漫長夜,有點子有趣吶。

尤其是明日方舟的地靈,真的有點子心動了,該不會我雖然常說自己通吃但其實喜歡勤儉持家型的吧!

不管了,以下,是下回預告的選項,大家就投票吧。如果沒有結果,就會照上一次的第二名下去做。

--------------------

A:阿爾卑斯小隊(義大利麵小隊)的日常

指揮官:布魯諾

成員:PX4、S.A.T.8、FP-6、卡爾卡諾M1891、卡爾卡諾M91/38

簡介:指揮官是個喜歡調戲女性與義大利麵的二十出頭年輕人,最近還勾搭上了稻草人。

FP-6似乎是克制他的唯一手段,滴蠟與皮鞭萬用論。

S.A.T.8的腰痛又惡化了。

卡爾姐表示霰彈槍給不了加成,但有妹妹就夠了。

---分隔島---

B:勃蘭登堡小隊的日常

指揮官:維克托

成員:FG42、FG42魁儡人形們(安東、凱薩、布魯諾、多拉)、AUG

簡介:作為尼爾的徒弟同時也是格里芬最年輕的小夥子(十七歲),維克托似乎有菸癮和酒癮。
本來與FG42過著平靜的日子,但似乎對AUG一見鍾情了。
FG42該怎麼挽回婚姻呢?請看每周一至五晚上八點,民視最新大劇(誤)

---羅德島---

C:機槍班的日常

指揮官:漢斯(多納特)

成員:MG5、MG4、灰熊MKV、KSG、AA-12

簡介:只要不提到姐姐就很平靜的漢斯或許成為赫麗安的下一個目標了。

灰熊否認自己喜歡吃甜甜圈,然而真相是?

MG5妹妹與MG4姐姐是否都是傲嬌有待觀察。

KSG成為少數被赫爾曼取綽號的人形,似乎關係匪淺。

AA-12似乎是格琳娜的忠實粉絲,馮博克先生請管好你的後勤官。

---分隔島---

D:格里芬後勤部的大小事

指揮官:後勤部各處長

成員:人員處G36、M1987。醫療處HS2000、利貝羅勒。基地建設處PPSh-41、索米。

簡介:格里芬的後勤人員很辛苦啊!而且還沒什麼出場率,所以就藉此機會大鬧一場吧!

G36與M1987的掃地組合誓言讓所有人在後勤部都能溜冰。

HS2000似乎對電擊器情有獨鍾,而利貝羅勒或許久病成良醫了?

別問漢斯為什麼把毛熊和芬蘭人形排再一起,他當初可能以為兩把長差不多的槍會和樂融融吧。

---分隔島---

E:格里芬幼兒園

園長:赫爾曼。副園長:WA2000

成員:MP40、李恩菲爾德、內蓋夫、灰熊MKV、G36、Five-Seven、卡爾卡諾M1891、AK12。

簡介:突然被調往北方基地的赫爾曼一日起床發現許多人形突然變成小蘿莉了!

WA2000因為沒有被縮小而意外成為赫爾曼的副官,究竟會擦出什麼火花呢?
--------------------

暫時提出這五組人選,如果有什麼其他組合想看可以提出來。

AR小隊除外,我不想跟官方槓上。但馮博克小弟弟應該會很常出現作為客串人物。

果然是來自東方的神祕力量。

順帶一題以後還會加入一位中國指揮官,以及偷偷告訴你們。

馮博克似乎有個有點悲劇的過去呢~這點就以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再提起吧!

以上!AWSL!

3
-
板務人員:

3674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