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k

RE:【其他】【小說】我與少女人形的日常(重整版更新至一之五章)

81 樓 咪海爹爹 lf2nettony38
GP2 BP-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5942448
  第七十三章:賽事落幕       
  
  指揮官大吼一聲為自己增添氣勢,雙手揮舞著鐵拐往G36腹部攻擊而去。
  
  儘管G36在方才的激烈攻防打的上氣不接下氣,但依舊沒有被指揮官抓到多餘的破綻,沉著應對指揮官每一次突擊。
  
  雙方武器用力碰撞發出清脆的鐵器撞擊聲,輕盈步伐在加上輕鬆擊碎岩石的力量,在外人眼裡看來這兩人根本不像是剛才的垂死之人。
  
  就在眾人感到詫異之時,平衡悄悄的打破。
  
  指揮官的鐵拐擦到G36的胸口,雖然G36以一個下腰後空翻閃了過去,但是這破綻巨大的動作卻是無法隱藏。
  
  旋轉鐵拐,箭步向前,無情的鐵棒重重掃致G36的右腹,G36頓時胸口一悶瞬間缺氧的短暫的失去意識的跪了下來。
  
  就在眾人以為這次又是指揮官的勝利時,指揮官噗通一聲的倒地。
  
  睜開雙眼,G36劇烈的咳嗽,用力的吸著氧氣,瞬間的缺氧令她感到十分痛苦,深呼吸讓自己緩和一點後才發現指揮官早已倒地不起,而G36就在一臉茫然的情況下贏得了這一次的一對一單挑對決。
  

  
    
  「小斯…小斯…」熟悉的呼喊將指揮官從沉睡中給喚醒了過來。
  
  「36醬…最後結果呢…」
  
  指揮官醒來的第一句話居然是問比賽的結果,然而不出意外的WA2000和利貝羅勒被SAT8毫不留情的按在地上教訓一頓。
  
  「最後是我們贏了…」
  
  G36有些抱歉的說,自己對於這次的勝負其實並不是那麼的渴望,更何況這樣的話自己主人就無法交代任務,為此G36感到相當的愧疚
  
  看著G36落寞的神情,指揮官躺在床上向G36招招手,不解指揮官意圖的G36還是乖乖的將臉靠到了指揮官的胸口前。
  
  指揮官輕輕在G36臉頰上吻了一口,面對突如其來的舉動,G36大腦再次停止了運轉,臉紅的像顆蘋果一樣。
  
  「誒…?小斯…」
  
  「36醬不用擔心關於任務的事情啦-你讓我打了一場很愉快的對決喔-」
  
  沒讓G36有反應的機會,指揮官先發制人的再次用嘴堵住了G36柔軟的雙唇。
  
  「這次要對小獅子保密喔-其他的事情不用妳操心,我會想辦法的。」指揮官輕輕撫摸G36的頭說。
  
  就在指揮官向G36撒嬌的時候,一陣“咳咳”的聲音戳破了兩人的粉紅泡泡。
  
  「BOSS你狀況好多了吧?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湯姆森晃了晃手中那原本應該在格琳娜那的緊急聯絡用平板。
  
  看到湯姆森的來訪,G36連忙尷尬起身整理好自己的服裝儀容。
  
  「說吧。」
  
  「在這之前先給你看看你自己身體的報告吧。」
  
  指揮官接過檢查報告,各項資料顯示出自己現在的身體處於一個十分糟糕的狀態,尤其是在心臟的部分,因為長期以來使用藥劑的關係,心肺功能幾乎已經來到了隨時要停止的地步,若是繼續這樣下去,在任何時間都有暴斃的可能性。
  
  「BOSS你應該很清楚你自己的狀況吧?」湯姆森拉了一張椅子點起雪茄坐了下來。
  
  指揮官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對於自己的身體當然十分清楚,因為諸多因素導致自己心臟超載的非常嚴重。
  
  「關於這件事盡量不要再基地裡和其他人說…我不想讓她們擔心…」
  
  湯姆森和G36對視一眼,兩人只能默默的接受,畢竟當事人不願提及,她們也不好多說什麼。
  
  接著湯姆森將手中的平板交給了指揮官,滑開屏幕,點開由克魯格不久前寄來的信件。
  
  “任務內容:近期卡西亞公司動作頻頻,最近機密部隊掌握到了他們實際的不法行動,正是殲滅他們的大好機會…”
  
  看了看任務簡報,指揮官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儘管之前有被告知過此事,但這次行動的規模相當大,涉及當地政府機關、當地居民和行事囂張的毒販,這次可不是能夠輕易搞定的差事。
  
  其中之一的備註寫道“明日格里芬所屬的機密小隊將會報到,還請多加留意”
  
  「老湯啊,機密小隊指的是?」
  
  「那個啊-大叔他自己有建立一個4人小組,那四人號稱格里芬最強精英人形,打過幾次照面,我就知道這麼多而已。」
  
  湯姆森吐了一口菸說道,她自己對於這四人也大多是口耳相傳而來,儘管有見過幾次面,但幾乎沒什麼機會交流就再也沒遇到過了。
  
  指揮官再次陷入了沉思,直到廣播的響起才打斷了他的思路“有請各小組到中央廣場參與頒獎典禮”
  
  「老湯麻煩你代我去吧…」
  
  湯姆森點點頭表示答應後說了一聲“保重身體”便是推開門離去了。
  
  由於主辦單位有權決定最終名額,淘汰賽一路打到8強後所有的隊伍都俱備了預購資格,而最後主辦單位表示要湊整數,所以決定在頒獎典禮上用抽籤的方式從落敗小組中再抽出兩支隊伍來,無償獲得名額,不知道是真的運氣這麼好,還是格琳娜從中作梗,就這麼好運的讓指揮官給中獎了。
  
  事後指知此事的指揮官則是開心的合不攏嘴,原先打算抱著傾家蕩產的覺悟去向其他人求情,如此一來不僅省了一大筆也總算是能夠順利的交差,終於是讓他能夠好好的休養幾天。
  
  在激烈比賽結束後的幾天,指揮官帶著這次的意外之物來到了維修師的住所。
  
  敲敲房門,“喀嚓”一聲門鎖從內部被打了開來。
  
  「哈啊…東西呢?」一名少女身著不合身的大件襯衫打者哈欠來應門。
  
  「小雪啊…別用那個眼神看我啦…預購單在這裡,錢也付清了,他們現在還在製作中,等完成後他們就會直接寄到你這邊。」
  
  被稱作小雪的少女一臉懷疑的看著兩手空空的指揮官,直到接過指揮官所說的預購單才打消了疑慮。
  
  「手伸出來!」
  
  指揮官心想最近才請她做過一次大型維修,要是再讓她看到這雙不到幾天就被自己搞得破破爛爛的雙手肯定又要大發雷霆,因此原先打算交代一下後就落跑,但眼看小雪一副沒有要放過自己的樣子,指揮官也只能乖乖聽話的亮出自己的義肢。
  
  「進來!」
  
  冰冷的語調令指揮官倒吸一口涼氣,他很清楚接下來肯定免不了一頓挨罵。
  
  小雪一言不發的替指揮官的雙手做著修復工作,此間指揮官大氣都不敢出,挺直腰桿正座在椅子靜靜的等待。
  
  「你是不是又有打藥劑…我不是說過你不能再用了嗎…」一改平日剛烈的個性,小雪的臉色浮現出少見的擔心之情。
  
  一時之間指揮官無言以對,他只能默默的望向這位昔日好隊友。
  
  「我做的義肢不應該這麼快就有這樣的損壞…隊長…不要再這樣了…」
  
  指揮官沒有回應,只是輕輕的點頭。
  
 「真是的!你倒是替我著想啊!老是這麼亂來,我有多擔心你知不知道!」小雪眼眶泛紅令指揮官看得幾分不捨。
  
  或許是被小雪給打動,又或者是敷衍了事,指揮官鄭重的說道:「我保證下次不會再用了!」
  
  兩人沉默不語,整間房子裡只剩下機械義肢金屬碰撞的聲音迴盪著。
  
  終於在傍晚時分,小雪完成了維修工作,此時指揮官輕輕道聲謝,就在他準備離去的時候,小雪將一個球形物體塞到了指揮官的懷中。
  
  小雪伸出手指輕輕的點在指揮官腰間說道:「這是我最近研發的維修機器人,只要不是毀滅性的損傷,牠基本都能夠完成修復,隊長你不要再那樣胡來了知道嗎?」
  
  再次收到來自老朋友送的禮物,指揮官臉上泛起一抹令她熟悉的微笑,輕撫女孩的頭「我答應妳,等我下一次回來在去吃頓飯吧。」
  
  「一頓不夠!還要吃最貴的!」
  
  指揮官哈哈一笑的允諾,道別小雪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待續

   
作者的話:

嗨~這裡是咪海爹爹~

最近忙於創作本子的文章,所以很久沒有時間寫本傳了…所以還請各位多多擔待呀…

關於本子的內容是FAL的過往,也正好最近有打算要完整本篇的劇情,所以就借此來補全一些故事了,也因此有可能吃書啊…關於這點以後再重製版本傳的時候會慢慢的做修改…
這點真的只能說聲抱歉了…(。•́︿•̀。)

最後老樣子歡迎留言來我的小屋看看,追蹤TWITTER聊聊天啦~
我是咪海爹爹,我們下次見了~

2
-
LV. 24
GP 3k
82 樓 咪海爹爹 lf2nettony38
GP3 BP-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6836010
       第七十四章:指揮官的過往
 
  回到基地中,指揮官剛打開房門,沒等他脫下鞋子SAT8就飛撲了上來。
  
  「小獅子…?怎麼了嗎?」
  
  「小斯…你有打算要解釋一下這個嗎?」
  
  見到SAT8如此嚴肅的神情,指揮官大感不妙,再看到她手上的那一份文件”那不是當時的健檢報告嗎?怎麼會在她手上?”瞬間指揮官無法言語,沒想到這麼快就被SAT8給發現了。
  
  「沒有…那是…」
  
  「你最好從實招來喔,36醬都告訴我了!」
  
  SAT8眼神透露出一股無法抵擋的嚴厲,指揮官頓時就像一顆洩了氣的皮球一五一十的娓娓道來。
  
  
  
  
  戰術人形起源於諸多國家努力結晶的技術而成,然而其中就有一個國家反其道而行“巴達布里亞王國”一個熱衷於人體實驗的國家。
  
  在這大多數民主化的國家,巴達布里亞王國還是採用皇室集權制度,然而當代的皇子“巴達布里亞4世”不喜與他國並肩作戰,執意要做人類改造實驗,皇子深信人體擁有無限潛能,只要稍加改良,絕對能夠達到無法想像的成果。
  
  皇子首先在自家境內尋找可用的活體,首先他拿了囚犯、政治犯開刀,反對他計畫的官員一律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送上了實驗台。
  
  然而計畫並不如預期那樣的順利一點進展也沒有,經過改造的大量犯人通通成為了白老鼠,並且最終被皇子認為是一點價值都沒有的垃圾,通通拖上處刑台給槍斃去了。
  
  皇子依舊不放棄自己的信念,最終他開始將觸手伸至他國,難民、孤兒,這種人是他的最愛,沒有任何背景,就算是死了也不用擔心會出什麼問題。
  
  而孤兒院理所當然的被他給列為了頭號目標,一間位於王國邊境的孤兒院被他給盯上。
  
  在一天看似風和日麗的午後,邪惡的皇子為這間孤兒院帶來了一場腥風血雨。
  
  那時指揮官年僅12歲,但對於其他孩子來說已是相對的年長,指揮官一肩扛起為孤兒院尋找食材以及賺取金錢的工作,指揮官和院長輪流在深山裡尋找稀有的野味或者打獵,隨後再將找到的物品帶到距離孤兒院20公里外的城市販售,儘管日子很苦,但他都沒有喊過一聲累,為了可愛的弟弟妹妹們自己勢必要做一個好榜樣。
  
  這一天輪到指揮官要進到山裡狩獵,忙活了一整天,運氣不錯的他抱著兩隻野兔奔回孤兒院,但是在那裏等著他不是自己熟悉的家人,而是一具又一具冰冷的屍體,就在他歇斯底里的尋找兇手時忽然眼前一黑的倒了下去,再次醒來時才發現自己被抓到了一處偏僻的地牢之中。
  
  發狂的大吼,喊到嗓子都啞了還是一個人影都沒有,指揮官就這麼被關在地窖之中一整個星期,其中只有早中晚定期有人給他補充水分,但是一口食物都沒有給他。
  
  軟禁一個禮拜過後,一名又一名像是實驗人員的人打開了指揮官所處的牢籠將他給帶到了一處圓形競技場之中。
  
  一群身穿白色實驗衣的人站在看台上對著競技場中的孩子們比手畫腳,彷彿就像是在物色獵物一般,不久後其中一名男子透過廣播器傳達了一個訊息“只要你們將其他人殺死,最後剩下的那個人將能夠得到食物”話音剛落一聲慘叫便響起,其中一名少年毫不猶豫的拿起放在旁邊,就是要給眾人當作武器的匕首,朝著離自己很近的少年給割喉殺死。
  
  看著周圍越來越多人互相殘殺,指揮官的求生意志最終迫使他拿起了小刀,將競技場之內所有能動的生物給殺個精光,當再次他恢復意識時,註定此身要為此染滿鮮血的雙手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第一次殺人的手感深入骨髓,淒厲的慘叫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從此以後每一個禮拜指揮官都會被帶到那充滿血腥味的競技場賭上自己的生命做殊死戰。
  
  在沒有被帶到競技場的時候,這些孩子也沒閒著,每天要被實驗人員做一些無法理解的實驗,並且孩子們統一要被帶到離這座監獄不遠處的石油廠做苦工,日復一日的一年過去,指揮官也認識了許多被抓來的孤兒,其中一位名為“伊茨”的少年最為熟識,兩人年齡相仿,伊茨為人十分爽快樂觀,儘管身處這種地獄般的環境依舊不屈不撓頑強的生存著。
  
  此時實驗終於來到了第二階段,所有的實驗體一一被帶到實驗台上接受手術,手術過程相當的艱辛,原先有50位孩子,而最終活下來的只剩10位,其中伊茨和指揮官再一次幸運的挺過痛苦的肉體改造活了下來。
  
  手術的大體內容竟是將身體所有的肌肉、骨骼統統剪斷,在運用他們那詭異的醫療技術將其接上,孩子們一次又一次的承受著痛苦,換來的是一副只要搭配藥物就能夠瞬間有著極度彈性以及堅硬的肉體。
  
  接著使用藥劑打破DNA限制,一般人類僅能使用大腦的百分之十,但是服用過這種藥劑之後,大腦能夠被開發至百分之70甚至百分之85。
  
  接受過這一連串的非人道實驗,這些孩子已經被製作成殺人如吃飯一樣簡單的殺人機器,最終這第一批基因改造人正式宣布完成。
  
  
  
  這10位小孩組成巴達布里亞4世皇子的暗中侍衛,一但有任何危害的皇子的人通通殺掉,然而好景不長,皇子疑心病甚重,在他身旁的人無一例外的沒有任職超過2年,而這群貼身侍衛當然也不例外,儘管好用,但他還是不相信他們,更何況他的第二批,更強更精銳的部隊即將要完成實驗了。
  
  這天伊茨和指揮官在宮殿的最高處把風。
  
  「誒…伊茨啊…你會想離開這裡嗎?」

  突如其來的疑問讓伊茨一臉迷茫的看像自己的好友。
  
  「羅斯?你腦袋沒壞掉吧?要是我們沒定期服用藥物,我們可是隨時會死的誒…」
  
  「可是我聽到消息說皇子要把我們給殺了…」
  
  「也許當我們被盯上的那一刻,宿命就已經註定了…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努力延長自己的壽命而已…」伊茨一臉憔悴的望向那曾經自己家鄉所在的方位。
  
  「也許我們可趁機逃走啊!以我們的身手,我相信根本沒有人能夠抓到我們啊!」
  
  「或許跑的掉,但是藥物怎麼辦?」
  
  「去偷幾罐出來啊!然後順便連配方一起拿走就好啦!」
  
  「你不是說已經厭倦這裡的一切了嗎?最近幾天是皇子的誕辰紀念日,正好是兵力最集中的時候,只要計畫好肯定沒問題的!」指揮官接著說道。
  
  伊茨沉默不語,靜靜的望向遠方,他的確也聽到風聲表示近期皇子有計畫要處理掉他們,或許這真的是活下去的最後辦法了。
  
  「好吧…告訴其他人…我們在3天後行動…」
  
  兩人商量好計畫後,悄悄的計畫告訴其餘的8人,眾人一概表示支持的參與行動,接著終於讓他們等到執行日的那一天。
  
  皇子盛大的舉辦慶生典禮,並且將所有的兵力部屬在自己的宮殿周圍,伊茨等人看準這個絕佳的時機,悄悄的帶著一把匕首摸到了存放藥物的實驗室周圍。
  
  拿出先前偷來的鑰匙打開大門,因為祭典的關係實驗室裡幾乎沒有守衛,一路通行無阻的到達了目的地。
  
  「快找解藥跟配方!」
  
  伊茨率先翻箱倒櫃的尋找,而其他人則是打開電腦尋找那攸關性命的解藥配方,或許是老天眷顧,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找到了,剩下的就是放到隨身碟裡帶走就好了,但命運沒有打算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伊茨回頭一看原先同行的10人小隊,現在只剩5人,其餘5人統統消失無蹤。
  
  「伊茨…情況不對…人被摸掉了…」
  
  「是二代吧…沒想到他們已經行動了…」
  
  他們很清楚,想要無聲無息的暗殺他們幾乎不可能,然而現實就是這麼的真實的呈現在眼前讓他們不得不去相信。
  
  眼下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衝,將所有的藥劑通通放到背包裡,以及那擁有重要配方的隨身碟收進懷裡,5人匆匆忙忙的逃離了現場。
  
  另一邊的皇宮內,皇子得知這群孩子叛變,他毫不意外,輕輕一聲“殺掉”,那些號稱第二代改造人通通像風一樣的消失無蹤。
  
  「快跑!」
  
  伊茨大喊,一轉頭又有1人在無聲之中被消失了,剩餘的4人在一股無形的巨大壓力之下努力奔跑著。
  
  忽然伊茨停下腳步靜靜的說了一句:「羅斯…能夠認識你很開心啊…」
  
  「只要能夠出境就有機會了!別放棄啊!」
  
  「這是裝有配方的隨身碟,從他們一路上的手法來看,他們應該更專精於暗殺,正面對決的話估計還是沒有把握,所以才一直採用這種方式給我們壓力吧…」
  
  伊茨冷靜地分析現況,果真被他所猜到,第二代改造人更強調潛行暗殺技巧,這樣才更能升任皇子的護衛工作。
  
  「不行!我們要一起走!你別想斷後!」
  
  「有你這種朋友我也算是此身無憾了…羅斯…你要連著我們的份一起活下去啊…」
  
  看著伊茨堅毅的眼神,深知這位好友估計是沒辦法和自己活著離開,臨別前說了一句「兄弟,再見了…」
  
  「是啊…再見了…」
  
  含淚告別摯友,頭也不回的向著遙遠的自由奔去。
  
  伊茨喝下他專用肉體強化藥劑,扳了扳手指對著陰影挑釁道:「好啦…學弟們…出來玩吧…」
  
  待續

   作者的話:
嗨~這裡是咪海爹爹~
這次是一些關於指揮官的回憶,接下來還有一些後續,但是近期可能就暫時停止一下子了~
還請各位多多見諒~

老樣子歡迎留言,來我的小屋看看,追蹤Twitter~
我是咪海爹爹,我們下次見了~
  
  
  
3
-
LV. 24
GP 4k
83 樓 咪海爹爹 lf2nettony38
GP4 BP-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7031797
    第七十五章:指揮官的過往(二)
  
  不斷的的奔跑,就算雙腳都已經發出顫抖的抗議也沒有停下來,不知該往哪裡去的羅斯只能不停的向前邁進,終於穿越過了國境。
  
  但接下來等著他的不是光明的未來,而是一片一望無際的雨林,最終沒有選擇的羅斯只能咬著牙縱身踏入密林之中。
  
  長期的劇烈運動讓他感到十分疲累,回頭看看應該是不會再有追兵,於是羅斯找到一條小溪補充水份並且清理一些被樹枝劃破的傷口,儘管現況如此艱難,但羅斯他並沒有放棄希望。
  
  打開背包檢查那延續性命的藥物,15瓶裡面破了3瓶,意味著要是在一年之內沒有製作出解藥或者根治的話自己就將死去。
  
  好消息是前幾天正是慣例用藥日,所以至少這一個月不用那麼擔心藥劑的問題了。
  
  「一年嗎…?」
  
  不自覺的感嘆,費盡心力離開地獄,但換來的只是短暫自由。
  
  「或許這就是命運吧…」
  
  羅斯拍拍臉頰,掃去自己抑鬱的心情,既然結局已成定局,那倒不如去享受餘生。
  
  拿著匕首斬開樹木,餓了就打獵,累了隨意找處山洞休息,無拘無束的生活另羅斯感到相當充實。
  
  一天羅斯在山裡抓著野兔當午餐時,一聲槍響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種地方怎麼會有槍聲!?」豎起耳朵,槍聲來自兩點鐘的方位。
  
  此時羅斯內心很糾結到底要不要去一探究竟,畢竟他沒必要多管閒事,況且自己時日不多要是捲進什麼麻煩那可真的虧大。
  
  正當他猶豫不決時,一聲尖叫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唉…要是伊茨在的話肯定會去幫忙的吧…」
  
  或許是思念摯友又或者是好奇心作祟,羅斯最終還是決定去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悄悄來到案發現場,3個大漢圍在一位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女周圍步步逼近。
  
  「嘿嘿…年輕的幼女…老子我好久沒有嚐過啦…」
  
  開口猥褻的發言,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正當羅斯想著要怎麼給他們一點教訓時少女發話了。
  
  「你們不要過來!等等我姊姊來的時候要你好看!」
  
  「姊姊?又有女人要來?那我還真要好好期待啊!」
  
  這山賊完全毫不懼怕少女口中的姊姊,攔路劫財劫色的手法可謂十分熟練。
  
  就在山賊寬衣解帶時一隻蜘蛛“沙沙沙”的從羅斯旁邊竄了出來,這僅僅是路過的可憐小傢伙馬上就成為了羅斯的新玩具。
  
  隨手折了一片樹葉,撩起巴掌大毛茸茸小怪獸朝著山賊老大的身上仍去。
  
  羅斯那精妙的力量和角度讓蜘蛛漂亮的降落在山賊背上。
  
  不過這樣做羅斯還沒打算結束,再找了二隻大蜈蚣依樣畫葫蘆的丟到剩餘兩人身上。
  
  然而這些山賊根本都沒發現大難臨頭,還在傻傻的脫下衣物準備對少女做一些不入流的勾當。
  
  幾秒鐘後其中一人終於發先了異樣,奇怪的觸感順著脖子爬進了衣服內。
  
  「啊!!!!!!!!!!」
  
  殺豬般的尖叫聲響徹雲霄,那巨型蜈蚣在他那白白胖胖身體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沒想到這麼喜歡我的禮物啊!」羅斯在樹上大聲的嘲笑著山賊們的醜態。
  
  「小鬼!你給我下來!我要殺了你!」
  
  「怎麼不是你們上來呢?」
  
  雖然羅斯年紀不大,但是那張嘴卻相當不饒人,一句話講得山賊們無言以對。
  
  「好啦-那我就下去陪你們玩玩吧-」
  
  羅斯從樹上一躍而下,輕盈降落在離自己最近的山賊身後,小刀一劃,一人瞬間身首分離。
  
  「拿出你們剛剛的氣勢啊!」
  
  羅斯一臉不屑望向其餘兩人,一股令人發顫的殺氣傾瀉而出。
  
  原以為碰上肥羊的山賊哪想得到自己也有踢到鐵板的一天,立馬磕頭表示歉意。
  
  羅斯看著山賊,左手一抬收掉兩人性命,對於殺人感到麻木的他早已不介意在多殺一兩個人了。
  
  回頭看向少女,恐懼之情從眼神不斷的傳到了羅斯的心裡。
  
  「我想也是…」羅斯輕嘆。
  
  正當羅斯轉身離開時,一股殺氣騰騰的氣勢襲捲全身,年約17、8歲的女子提著小刀往他身腰間刺去。
  
  「姊姊!他不是…」
  
  然而羅斯沒有還手之意,好在女子的刀鋒在最後離他不餘幾公分時停下。
  
  羅斯還沒來得及答話,他反而是跪了下來,神色痛苦的摸著背包拿出藥劑,但還沒來得及喝下他就暈了過去,久違的自由讓羅斯忘記已經又到了用藥時間,然而等他意識到以為時已晚。
  
  
  
  猛然睜開雙眼,因為沒有準時服藥,體內就像是有上萬隻螞蟻撕咬著,皮膚猶如火燒一般,痛苦的感覺令羅斯生不如死,經過好幾個小時疼痛感才漸漸消去。
  
  艱難的爬下床走出小屋,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又一片的花海,美麗景色一度讓羅斯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上了天堂。
  
  「你醒啦?」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羅斯猛然回頭,這是他第一次被人靠的這麼近卻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羅斯戒備的模樣讓聲音的主人呵呵一笑「不用這麼緊張啦-這邊不會有人傷害你的-」
  
  來者身材壯碩並且有著和體格十分不搭富有磁性的嗓音,毫無殺氣的面孔讓羅斯稍稍減少了一點戒心。
  
  「首先感謝你救了我們家小雪,現在外面不安好心的人不少,你自己也多多注意呀。」
  
  男子話中有話的先是感謝羅斯的幫助,但後面也暗示出他已經知道羅斯的真實身份。
  
  「一點小事而已,那我也不好意思在你們這邊打擾太久,明天我就會離開了。」
  
  男子聽聞便點點頭表示不多加阻攔,並將手中的一籃水果交給了羅斯以示感謝。
  
  看著男子離去的背影,羅斯再一次感嘆,他也好希望能夠擁有無時無刻陪伴自己的家人。
  
  待續
  
  
  作者的話:
  嗨~這裡是咪海爹爹~
  指揮官的回憶怎麼寫著寫著變成武俠小說啦~
  不知道各位對於這樣能不能接受哪?若是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將過去的故事拉出來寫成短篇呢~
  最後老樣子歡迎留言,來我的小屋看看,追蹤Twitter~
  我是咪海爹爹我們下次見了~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8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70 筆精華,今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