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2k

RE:【小說】贖罪之行 第一百零六章 拾荒者行動之十二─意料之外的犧牲

121 樓 冷元 coolent3469
GP11 BP-

  第一百零七章:最後的工序
  ------------------------------------
  日本─東北 北上
  R.D.26 12:00 A.M.
  ------------------------------------

  「你是瘋了嗎?!她們可是幫過你的人!你為甚麼要出賣她們?!」
  就在剛剛,北聯與指揮官達成協議,北聯將以日本政府所承認之政權為由,進攻非法勢力──郡山女子軍校。
  而我們格里芬......全程中立,不許干涉。
  「東北的收復,對日本軍民會是個很大的鼓舞,尤其......和平的合併會有後患,不如製造一個敵人出來,讓北聯的統治地位更加穩固。」
  「也......太極端了吧。」
  指揮官語重心長的說道:「妳知道郡山怎麼維持這麼久的嗎?就是因為有北島的領導,而且待在她身邊這麼久,我還沒看到有誰有實力能夠取代她的,松本她們也沒有能力。」
  「但萬一被吞併之後呢?那些學生們會怎麼辦?」
  「郡山的軍事實力可還沒弱到那種地步,不然怎麼跟北聯劃界呢,我估計會打消耗戰打到兩敗俱傷後,由日軍收割。」
  雖然行為無情無義,但都有理有據,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雖然說對於保留了傳統人類價值觀的我來說,確實一時難以接受......
  「所以,你是要派我去代表北聯跟郡山宣戰喔?」 一旁的中坂說道。
  「沒有錯。」
  「我應該不會被殺吧?」
  「你以為我是誰啊?有我在,他們敢殺你嗎?」
  「有道理,走吧。」

  --------------------------------
  郡山

  來到了郡山,這裡的整體格調跟磐城差不多,以白色粉刷的公寓建築到處都是,就是面積更大了點,基礎建設更完善了,還有總部也很大一座,二十幾層樓的高塔很是醒目。
  總部門前的廣場,松本等人在等著我們。
  「謝啦,林指揮官,多虧你才使得內戰沒有發生。」 松本先是向指揮官道謝。
  然後看向了我:「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學校的校長秘書,武藤佳惠。」
  「是被妳給關起來的那個嗎?」 我下意識的講出這句話。
  「呃,對......」
  我打量了下武藤,是個高挑的文靜少女型,感覺妻子力就很高。
  「總之沒事就好」 指揮官說道。「另外,這位中坂先生有話要說。」
  中坂於是掏出了那張宣戰聲明,遞給了松本。
  松本閱讀了一陣子後,中坂於是道:「於是乎,我們北聯正式向妳們宣戰。」
  「好像是第二次的樣子......是吧,武藤?」 松本看向武藤道。
  「恩,滿難相信他們會跟我們再打一場,明明第一次輸的那麼慘。」
  「那應該就沒我的事啦,那請載我回去吧,林先生。」
  「欸?我可沒要你回去喔?」
  指揮官語畢,中坂臉上幾乎僵住了一般,保持著這種疑問臉。
  「在你問問題之前,請先看一下這是什麼吧。」
  武藤掏出了一個類似發信器的東西,中坂看到後,面有難色。
  「這是......什麼?」
  「你別裝傻,這是你安裝的發信器吧?目的是為了洗腦所有郡山師生,我們可還在這東西上面驗到了你的指紋喔?」
  武藤也拿出了指紋的檢驗報告,中坂臉上露出了恐慌的神情。
  「把他抓起來。」
  武藤一聲令下,中坂都還來不及反應,中島和霧切便將他壓制在地。
  「我現在以危害學校師生生命安全的罪名,將你逮捕。」
  中坂被壓制在地上仍不忘掙扎:「妳們這群禽獸!我的母親是被妳們害死的!被妳們那中二婊子定的政策害死的!妳以為我會想幫鐵血幹事嗎?妳們連狗都算不上!」
  霧切隨即將中坂以槍托敲暈,血液從嘴角與鼻孔竄出。
  「妳母親死了就別遷怒給所有人阿,她死了關我們屁事?」
  霧切補上了一句......等等,我剛剛聽錯了嗎?她剛剛說"關我們屁事"?
  天哪......北島究竟灌輸給這群學生們怎樣的思想啊?別人母親死了都不可憐一下嗎?
  指揮官拍了我一下肩膀,看了我一下,那眼神彷彿在告訴我:
  「知道為甚麼我要背叛她們了吧?」
  這......根本是扭曲價值觀的極權專制,比議會專制更恐怖的存在......
  「我們希望格里芬不要介入,可以吧,林指揮官?」 武藤說道。
  「正好,北聯也是這麼說的。」
  「是嗎......這一次可能就定生死了,感謝你一直以來的幫助。」
  武藤與指揮官握了手,隨後是松本、中島、霧切。
  「這次就是測驗北島對你們的教育的期中考喔,要考出個好成績,不然北島會傷心的。」
  「我們知道,也祝你能把南方的鐵血趕出去。」
  松本等三人將中坂給架走了,留下武藤與我們,我看著地上中坂流出的血,陷入了沉默。

  --------------------

  「我們應該可以回去了吧?」
  「可以了。」
  「那幹嘛還把我叫來?」
  「想帶妳去看一個東西。」
  武藤說要帶我去看個東西,雖然抱著一點遲疑,不過還是跟了上去,我相信她們不會對我怎樣......
  帶到了一棟白色建築物的地下室,老實說剛下樓梯時還真的以為可能會遭遇不測,不過很快的,疑惑便被驚訝感所占據。
  那是一個我本不該見到的背影,還有一聲我不該聽到的聲音。
  「好久不見啊,98k小姐。」
  見到她轉過身來,我呆住了好一段時間。
  也不知為何,我臉上並沒有浮現一般人會有的那種驚恐的表情。
  「北島......校長,妳還活著啊......」
  「我既然身為郡山女子軍校的校長,總不可能沒有被暗殺的警覺性吧?」
  北島隨後走近了我:「不過我現在的狀態,對外是"死亡"就是了。」
  「那妳怎麼不重拾校長的工作呢?」
  「我帶妳看個東西,妳就會知道了。」
  北島轉身走向牆壁邊打著一盞燈的桌子,我隨之跟上。
  走到桌子邊後,北島讓到了一邊,讓我能一窺桌子上那張紙。
  那是一張地圖,上頭記著整個郡山女子高校的管轄地盤,再加上北聯的南方地區,同時畫有進攻箭頭與各種軍事編制單位,預期北聯兵力將有四萬,不過這個編制符號並不是北約符號。
  「這是我們安插在北聯的間諜所送回來的,他們早在去年十月就擬定好了計畫。」
  「但既然如此,妳就更該回來指揮,打贏的勝算才更大吧?」
  「北聯的想法也跟妳一樣啊,98k小姐,但現在我"死"了,北聯又會怎麼想呢?」
  我思考了片刻。
  「信心大增,從而輕敵......?」
  「沒錯。」
  北島的雙手在胸前交叉:「這樣我方才能在北聯的極優勢兵力下,拾得一小撮勝算。」
  郡山女子高校的全體師生加起來也不過六千,雖然已經是極殘酷的訓練過後所留下的精英,但對方北聯不僅是人多,連重型火力也比郡山要來的多跟優秀。
  「那個......北島校長。」
  「怎麼了?」
  「其實北聯要與妳們宣戰,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指揮官慫恿的。」
  我眼神堅定的對著北島說道,北島眼睛有些許的撐大,但隨後她卻是露出了微笑。
  「我估計,賢傑君一定程度上也是為了我們吧。」
  「怎麼說?」 我遲疑道。
  「你們剛打完鐵血吧,雖然你們的續航力高,但北聯士兵可不是啊,就算北聯媒體再怎麼宣傳他們在南北戰爭中的戰功,還是很多老兵把我們的大勝傳到軍中,所以他們對我們的士氣不高。」
  「而且。」北島拿起了一旁的奶茶:「他們想必還要重新補給跟重整兵力,在那之前我們就能先掘深防禦了。」然後一飲而盡。
  「當然,我也不是不知道賢傑君這麼做的目的為何,兩敗俱傷是不可避免,然後日軍來招黃雀在後,他......還是沒有變呢。」
  「只不過,這次的對象是郡山了。」北島放下了杯子。
  「很抱歉,我改變不了什麼。」 我說道。
  「妳何必抱歉?連我都改變不了了,又何必去相信一個人形能改變什麼?」
  北島的眼神突然變得尖銳,但又變為了原狀。
  「妳也不用勉強自己,我相信賢傑君的心理壓力也越來越大了,他需要的只是能傾訴心聲的對象,而對象就是妳,98k小姐。」
  北島將雙手放在了我的肩上。
  「曾經我能做到的事情,相信妳一定會做的比我更好。」
  我點了點頭,北島隨之收回雙手。
  「話說,妳是怎麼逃過死劫的?」
  「這個嘛......」北島將右手食指擺到了雙唇上:「秘密喔。」
  「是嗎......那就讓它永遠成謎吧,祝武運昌隆。」

  --------------------------

  「妳不打算把妳找了人替妳去死的事情告訴她嗎?」
  「我果然還是個膽小鬼啊,還是害怕著身邊的人憎恨著我。」
  北島的右手開始在武藤的胸部上四處磨蹭。
  「不過我們兩個一定會活下來的,然後遠走高飛。」
  「如果我再放任妳這樣毛手毛腳,妳會不會有天強上我?」
  「會。」
  「恩......果然還是覺得很噁心,但也不討厭。」
  「我已經累夠了,讓我......好好休息一下吧。」
  「辛苦了,北島校長.......不對,惠姬醬。」
  「佳惠太可愛啦~」
  「嗚哇?!等等!妳別真的強上我啊!至少也要搞來一張床......等──」


  東北篇完結
  To Be Continued......
  -----------------------------
  作者後言:
  這次鴿了將近一個月啊,越鴿越久了
  我確實好幾度閃過斷尾的念頭,但這樣的話,就太虧待一直看到這裡的讀者老爺們了
  但以這種狀態寫下去的話,結局可能會很難讓人滿意吧
  碧藍航線的動畫都開始播了,明日方舟又要開活動了
  好啦,我承認我有點在討拍
  但一直把小說當做消遣活動的我,遇到上面這兩款手遊跟源源不斷的新番後
  時間,都快被吃光了

  以上
11
-
LV. 12
GP 2k
122 樓 冷元 coolent3469
GP9 BP-

  第一百零八章:所謂的心理治療
  ------------------------------------------
  日本 S09軍區指揮部 春田咖啡廳
  R.D.26 4:30 P.M.
  ------------------------------------------

  「聯軍在東北的軍事行動已於昨晚告一段落,格里芬方面以損失一名精英人形為代價,將鐵血悉數殲滅,並俘虜了鐵血方面的指揮官,其中多虧有國軍的英勇作戰,才讓格里芬有俘虜敵方指揮官的機會。」
  NHK再怎麼說還是政府立場,所以用了一個感性形容詞,但還好,沒有向朝日新聞那樣,把嚴肅的新聞當成娛樂節目在播,內容簡直就是業餘人士寫出來的,一點新聞專業都沒有。
  「所以你決定要去東京開記者會囉?」我向指揮官問道。
  「這可是第一次有戰地記者跟著拍喔,也得給點官方回應才行,做個對照。」
  「你確定嗎?現在東京不怎麼安定喔,感覺隨時會有大規模示威的出現。」 Lee說道。
  儘管這段時期NHK都盡量播報正面新聞,但誰都知道的,總是會有人反對,尤其是那些自救組織的,也不是說怪他們,畢竟西邊的威脅更大,東邊甚至能當作一點緩衝區,為甚麼要先打東邊呢?
  所以也有說法:指揮官根本是為了要去拜訪朋友。
  不過不如說......是先解決了東北的可能後患,藉由大捷來提升日本軍民的士氣,畢竟為了勝利甚至損失一名精英人形。
  我相信自救組織那些人也不是智障,倒是希望他們能閉嘴慢慢看指揮官接下來要怎麼做。
  「好啦,你們兩個就慢慢聊,我要去休息了,把去東北這段時間沒睡到的補完。」
  「再見。」
  Lee隨之離開了咖啡廳,而指揮官並沒有向她道別。
  指揮官將他眼前的奶茶一飲而盡,並說:「Kar,妳有遇過什麼情況而需要更換素體的嗎?」
  「沒有,以往的指揮官都對我照顧有加,可能是因為我是五星等的人形的緣故。」
  「這是最高等的吧,量產應該比較困難,所以不太敢亂動妳,可真是高貴哈。」
  「可我聽說湯普森就更換滿多次素體的,不下五次。」
  「那可能高貴程度還要細分。」
  「不過以往更換素體的案例,多半都是一至十二小時,像UMP45這種需要一整天的,我真沒見過。」
  一般來說,備用素體會先下載好最新的雲圖資料,這樣才不用到原素體需要更換的時候才要下載,但是啟動所需的時間才是重點,它需要把先前的資料全部讀取一遍之後才行,現在我真的對UMP45所裝載的記憶與性能震驚了。
  「畢竟是很特別的存在嘛,不意外。」
  「應該半夜的時候就能搞好了,還好提前告訴帕斯卡要啟動。」
  「妳代我去接她吧,明天還有記者會,不能晚睡。」
  「真是謹慎。你要再喝奶茶嗎?我幫你裝。」
  「水就好,奶茶喝太多不好,會得糖尿病。」
  「我以為台灣人都奶茶中毒症呢。」
  「別把我們跟英國人相提並論。」
  我微笑了一下,便去到了飲水機那裡裝了一杯水,回到了座位上,把水杯放到了指揮官面前。
  「北島校長死了,你會傷心嗎?」
  雖然她其實是沒有死的,但我覺得把這件事情掩蓋起來,能多少激起一點指揮官的真心,我不希望他再太多的壓抑下去。
  指揮官長嘆了一口氣,用一種語重心長的語氣說道:
  「怎麼可能不傷心啊。」
  雖然臉頰上掛著笑容,但眼神就好如一種完全死亡的死魚眼狀態。
  「甚至是說很想哭......不過就留到勝利那時候再哭吧,哭泣可不是萬靈丹。」
  「我只希望你不要太過壓抑自己,犯了心病就不好了。」
  「拜託,我可還有妳在身邊。」
  我的嘴角不自覺得向上揚起,指揮官用一副啥都知道了的表情看著我。
  「這才是我認識的Kar嘛。」
  「我可能要去拔掉一些感情模塊才行。」
  「別那麼做,那正是妳最吸引人的部分,當有一個白髮赤瞳的高冷熟女因為自己的一絲絲調情就露出靦腆的笑容時,任誰都會感到治癒。」
  我不自覺得把頭給別了過去。
  「感覺很對不起妳呢,把妳當成工具人一般對待,顯得我很沒用。」
  我把頭轉了回來:「別那麼說,倒是你一直對我這麼好,我會以為你有什麼"聖母性格"。」
  「媽的別說我是聖母好嗎,我很討厭那種人。」
  「喔?我以為聖母是指一些對他人鞠躬盡瘁,對自己卻很糟的人。」
  「不,聖母是指那些理想主義左派,時常為了一些荒誕而無法達成的理念而大放厥詞的人,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為中立至上主義者。」
  「這就好理解多了。」
  「現在這世界就是給中立者搞亂的好嗎,各種以中立為神聖的價值自居的人,"唔關我事"(注*1)的思想盛行,讓那一小搓極端主義者奪得政權。」
  「但台灣似乎沒有這樣,對吧?」
  「鬥了幾十年了,人民也該累了吧?」
  「也是。」
  指揮官喝了一大口水:「中立者談的了立場,但中立者談不了是非,中立者常常把是非問題當作立場問題,而使用他們對立場問題的一貫處理方式:雙方都譴責。結果就是是非不分、顛倒黑白,台灣過去常常這樣,但很幸運的是,我們這段時期沒有趕上三戰後。」
  感覺這樣給他大談闊論,也是個不錯的方式。
  「現在心情好點了嗎?」
  「好多了,今天就到這吧,來去吃晚餐,早點睡覺好上台。」
  「好的。」

  ----------------------------------

  「好點了嗎?UMP45。」
  「好點了,我都能出來吹風了嘛,指揮官呢?」
  「他說明天要準備開記者會,所以要早點休息。」
  「難得的謹慎。」
  午夜十二點了,外面風特別大,但是並沒有下雪,真他媽謝天謝地。
  「風這麼大也抽不了菸啊,可惡。」
  「妳如果出來是想抽菸,那叫我來幹嘛?」
  「我是想感謝妳,感謝妳原諒了我過去的所作所為。」
  「有必要出來講嗎?」
  「我覺得這樣比較有很重要的感覺。」
  「狗屁,進去。」
  然後我們進了酒吧。
  「今天春田不在嗎?」
  「對,有要喝什麼嗎?」
  「沒什麼。」
  「那我去拿罐啤酒。」
  我去到了冰箱,隨手拿了一罐啤酒後回到了座位上。
  「98k,妳覺得還有多久會結束?」
  「對鐵血的戰爭嗎?我覺得不會太久,就日本方面而言,不會超過一個月。」
  「我猜的比你早一點,我覺得是一個星期左右。」
  「啊?那不就代表指揮官上任一個月就解決一切了嗎?」
  我心裡覺得難以置信。
  「那妳說他上任這段時間以來,到底做了多少事?」
  「呃......族繁不及備載。」
  「他照著這速度下去,在一星期內把鐵血全都幹翻也不是不可能吧?」
  我竟無法反駁。
  「但就看他是要和談還是對著幹,大概率會選擇前者。」
  「但以往指揮官在媒體上表明的立場都是要對著幹的喔,這不就是開了空頭支票嗎?」
  「所以我在想,可能會出現什麼大變動吧。」
  「等等,妳直接去掉了對著幹的可能性?」
  「對著幹要消耗掉多少武力啊,妳覺得指揮官會想看到嗎?」
  「如果政府施壓的話怎麼辦?」
  「我不敢多想,但我覺得就是對著幹的機率很小。」
  「那好吧,我也去休息好了,我明天也得出席記者會。」
  「祝妳好眠。」


  To Be Continued......
  -----------------------------
  作者後言:
  注*1:這裡的"唔關我事"賢傑是用廣東話發音講的,不過由於這句話很出名(時代背景下)的關係,所以Kar是聽得懂的
  真的很棒,我這次居然拖更了一個月
  多虧剛段考結束,我才騰出了時間寫
  然後眼看著總統大選剩下一個月了
  媽蛋,得趕工了

  以上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2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978 筆精華,01/2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9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