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990

【小說】測量官計畫 project01:初見

樓主 北宅—靜水輝燁 apple333999
GP9 BP-
《測量官計畫》00
 
 
「戰爭中你流盡鮮血,和平中你寸步難行」──卡夫卡
 

 
測量官從來不是一個心理正常人所應該擔當的職位。
 
 
對於某些事物的過度敏感以及近乎麻木的情感,超乎常人的行動力搭配上不因同情所影響的責任心,講好聽一點是這群人與眾不同...
 
 
難聽一點,就是這群人少了人性。
 
 
選擇自己作為測量官計畫的一員,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或是說又是一個陰謀?或只是棄置垃圾的地方?
 
 
伊利亞並不知道,也不想了解。
 
 
無時無刻提醒他走過什麼,粗糙且帶有著傷痕的右手,不耐地拉了拉特勤服的領口。
 
 
那白皙、纖細而缺乏肌肉的左手緊緊抓住了方向盤,操縱著JLTV行走在野戰工兵整理出來的便道上。
 
 
電力引擎的翁鳴,雖然算不上吵雜,但那連續不斷的噪音,也足以讓伊莉亞的心情更加煩躁。
 
 
「長官,你都快把領子拉壞了,難道是緊張嗎?」
 
 
而在右手邊,白色長髮散落在背後的蘿莉,有氣無力地吐槽他。
 
 
的確,他是有些緊張了,但是並非是因為即將要到工作場所的緣故。
 
 
更多的是因為座位旁這位,和後座那位翻著書的兩個女孩。
 
 
即使眼神以及表情再怎麼靈動,和正常人類相似到超過恐怖谷高峰的外表和舉動,也無法改變她們身為「武器」的事實。
 
 
「我是在怕,要是人家基地不歡迎我們,而『咻咻咻!』的把我們都送回老家怎麼辦。」
 
 
伊莉亞在理智還在時,當然不會犯蠢說出自己真正的感受,只能用這種打哈哈的方式敷衍。
 
 
即使知道這種謊言有可能根本沒有用,為了表面上的和諧也必須這樣做。
 
 
白髮蘿莉的眼神微微的一瞇,裝設了新模塊的她自然不會放過任何一絲伊利亞臉上肌肉的微服抽搐和血壓的變化。況且那稍稍滲出的冷汗,就連普通人都能看出這個男人或許不向嘴上說的那麼輕鬆。
 
 
這個時候,後座那個女孩,眼睛沒有離開紙頁,以那清脆的聲音,事不干己地開口:
 
 
「他們沒那個膽,就算有,這種程度的野戰基地,門衛根本沒啥火力。大鬧一番以後,拆個車上的鋰電池模組縱火,怪到鐵屑頭上就好。」
 
 
 
搭載了心靈測量模組,演算法更能靈活學習的新銳人形M27,似乎真的突破了框架。雖然她是直接摧毀框架就是。
 
 
揉了揉跳動的太陽穴,伊莉亞調了一下後照鏡,女孩的容貌在玻璃中映出。
 
 
似乎刻意選用最高級材質的柔順銀白頭髮,被蕾絲髮帶束成方便行動的單馬尾,翡翠般的青綠大眼裡帶了些戲謔,雖然似乎只是要讓氣氛好一些,但她大概真幹的出這種事。
 
 
撥開帶著金色滾邊的水手領上的幾絲秀髮,她接著撫平有紅色滾邊的百褶裙。撇除「笑話」實際上的內容,那抬起頭的可人兒,感覺上還算個開朗、有禮的女孩。
 
 
但那雙碧眼一瞬間變得心不在焉,隨即回覆平靜。察覺伊莉亞的視線後,她的朱唇再度勾起一抹微笑。
 
 
「唉,我開玩笑的啦。」
 
 
對於笑話本身還是感到頭痛,伊莉亞聊勝於無地解釋了一下。暗自嘆氣,對這隻隊伍的組成感到苦惱。
 
 
一個是戰場退下來、已經拿不起槍的傢伙;一個是因為在對抗鐵血過程中,見識到太多的同伴離去,甚至連自我都快要喪失,自暴自棄的參與這個計畫的傢伙;而那名沒有戳破辯解的護衛,實際上的職責當然不只如此。她是這個計畫裡,少數不是從其他單位轉來,而是全新製造的人形。
 
 
『唉,原本只是想要找個輕鬆工作,坐在辦公室與其他人聊聊天的生活。』
 
 
伊莉亞默想著。話題當然也就這樣沒了後續。
 
 
雖然M27似乎想再放鬆氣氛,但還沒開口就吞下自己的話了。
 
 
總之,考慮這種事情並沒有意義,一個基地的剪影逐漸清晰。
 
 
─────分隔線──────
 
 
「停下,這裡是格里芬所屬R33分基地,閒雜人等請勿進入,或請出示證件。」
 
 
帶著鋼盔身穿城市迷彩的門衛輕舉起EF88,用著大聲的警告以及手勢告知來客們這座基地可不是隨便可以進入的地方。
 
 
JLTV的車身輕輕頓了一下,戰術車的煞車和動能回收系統啟動,在M27嗤之以鼻的路障前停下。
 
 
幾位門衛的表情明顯放鬆了下來,格里芬規模相對小的基地經常會有不有善的拜訪者。機器人保護基金會、揮著倫理大旗的民間團體前來示威。
 
 
儘管用著人形的地方很多,但是格里芬難免樹大招風。
 
 
然而最可怕的還是反戰團體。這些喊著和平口號的人卻是最暴力、最激進的集團。伊莉亞突然想到,M27似乎對他們有特別深的厭惡。
 
 
「反戰嬉皮橫豎只會哈草、讓腦殘國會害死更多大兵,這些垃圾可自己拿起武器來了。」
 
 
看到這個有著黑灰色迷彩的軍車乖乖地依照指令停了下來,門衛們似乎都鬆了一口氣。
 
 
M27的嘆息聲從後座傳來。沒警戒心的持槍屁民,她似乎是這麼低喃的。
 
 
乖乖遵照指示的車前面掛了的格里芬牌子?天知道裡面坐的人是不是原來開車的那些人。
 
 
「口令?證件?」
 
 
黑色的單向玻璃伴隨著微微的馬達聲而漸漸放下,露出了駕駛座上的人。
 
 
烏黑亮麗的長髮隨意的披在肩後,褐色的瞳孔裡面帶著絲絲笑意,鳳眼微微上鉤令人心生好感,特勤服微微敞開的部分露出了纖細鎖骨,吸引那些哨兵的目光。
 
 
「給~」
 
 
刷!的一聲,就像變魔術一般,纖細的左手上立刻就出現了公文以及證件的蹤跡,想來也是障眼法的技巧。
 
 
「喔、喔......」門衛有些驚訝的接過了公文和證件,以隨身攜帶的終端掃描了兩者,兩個人形也乖乖搖下窗戶,接受身份檢查,確認無誤後,門衛將證件還給伊莉亞,同時開口:
 
 
「伊利亞少校、人形馬卡洛夫以及人形M27,你們依照『測量官計畫』而被准許進入R33基地。」
 
 
最後,門衛表情溫和的說:「歡迎來到這裡,希望你們工作順利。」
 
 
「當然,借你吉言」。
 
 
油門被軍靴輕輕踩下,JLTV揚起些許煙塵,通過了檢查哨。
 
 
沒有任何的預兆,但新的時代卻迎來了開端。

附註:大家好,妾身又跟大家見面了!這次帶來的是一個挺特別的故事...
Emmmm...有多特別呢?那就等之後揭曉囉!
另外這篇是由兩人合作所完成的!
主體:北宅輝燁 美化、修飾、校稿:EC
備註:
JLTV是美軍新一代戰術輪型車,乃悍馬車的接替人。這裡伊利亞他們所乘坐的JLTV乃奧什科甚公司的L-ATV,並且經過改造過,並非以作戰為取向,更偏向運輸以及通勤等用途。

M27本來只是要部分取代M249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步兵班的角色,以往在城鎮戰進行攻堅的時候機槍手往往因為其手中機槍的問題只能站在屋外【警戒】(講難聽一點就是發呆),而M27IAR則是在喪失部分壓制火力的同時給予了足夠的精準度以及泛用性(至少可以跟進屋內進行壓制了)。

但後來擴大使用範圍,成為步兵班的標準步槍,包辦突擊步槍、步兵自動步槍(定位類似工農紅軍二戰時的SVT-38/40)、精確射手步槍(ACOG換裝TS-30A2(30倍放大))和機槍的作用。


9
-
LV. 24
GP 999
2 樓 北宅—靜水輝燁 apple333999
GP4 BP-
《測量官計畫》01
 
 
「Look into my evil eyez~See somethin‘ inside~」
 
 
哼著以前曾經使他著迷的一首歌,伊莉亞手腳俐落地將車子停進以白粉粗劣畫出的停車格中。
 
 
眼角餘光發現兩人第一次顯得有些困惑,M27在停頓半秒後,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解開安全帶並從護木抓起愛槍,或者說,她的分身,將背帶繞過纖細頸項。同時,她掏出腰間槍套裡的HK45,輕拉滑套目視檢查槍膛。
 
 
這首送葬曲可以說是經典金曲,可是對於戰後才「出生」的兩個人形肯定不能完全了解其中的樂趣吧。
 
 
「......」
 
 
不過,兩人的漠然,也讓伊利亞這種早就將臉皮丟到垃圾筒裡面的人多少感覺到有些尷尬,連馬卡洛夫沒怎麼搭理,只顧著彎身從腳踏墊處取了伊莉亞的公文包。
 
 
「咳咳。」
 
 
乾咳了兩聲。伊利亞關上主電源,逃避似地打開沉重,但平衡良好的防彈車門。
 
 
「馬卡洛夫、M27,我們該去找這座基地的負責人談談了。」
 
 
「Sir,yes,sir!」
 
 
M27毫無魄力的回答就像要嘲笑伊莉亞的虛弱似的,但他也只能把這陣尷尬歸咎於自己。沒有多少刮痕,黑色表面依舊閃亮的靴子踏上地面。泥土除了白色粉末外,還被什麼更加邪惡的東西染上的詭異顏色。
 
 
「我有個不好的預感。他們真的歡迎我們?」
 
 
掃視空蕩的前校區,M27可沒隱藏她的懷疑,戰術手套的防滑墊不斷輕敲彈匣井後方,食指似乎很想伸進扳機護弓裡。
 
 
「沒有這種事情啦,至少表面上還算歡迎。」
 
 
伊利亞稍嫌無奈地回答了M27完全情有可原的疑慮,作為三方個勢力合作的計畫,再怎麼樣基地指揮官也多少會給這種已然超出體系的小組一點面子。而M27在事前的訓練中如果給伊莉亞留下什麼印象,多疑和謹慎絕對包括在內。
 
 
將視線從M27那轉回時,他瞥到肩章。
 
 
部隊章的位置上,是一名帶著翼頭盔的橘髮女性側像,說明伊利亞並不是格里芬.克魯伯所屬的人員。
 
 
『空氣汙染程度低,無立即生命危險。』
 
 
搭載在腰上的個人狀態監控裝置完成分析以後,這麼報告道。這個地方原本就是因為污染而被廢棄的學校,後來又被鐵血佔領,直到最近才重新收復並納入防護體系當中。
 
 
不過,既然一開始沒警鈴大作,M27沒強押著她的老大回到車上其實已經足夠說明了。看老大沒倒在地上抽搐,女孩繼續掃視四周。馬卡洛夫則拍了拍伊莉亞的背。
 
 
「還可以吧?」
 
「還好,大概啦...」
 
 
有手輕撫自己的胸,伊利亞有些不確定地回答。作為戰爭的遺留物,他的身體一直需要透過監控裝置跟醫生來讓體內的那些零件不至於出了什麼大錯誤。
 
 
「往好處想,老大只是東尼史塔克而已,還不是達斯維德,雖然那樣對我來說,可以少費心很多。」
 
 
馬卡洛夫滿臉狐疑的轉頭看向M27,她聳了聳肩,而伊莉亞卻意外覺得被安慰了......並沒有。
 
 
至少還不到被切斷四肢中的三肢,滾到岩漿旁邊,衣服、皮膚、頭髮和肺被燒到不成人樣的程度,可不是什麼安慰。
 
 
雖說,這次的任務也是他難得離開總部外出的行動。儘管早在兩年前醫生就有說過可以自由外出到比較安全的區域,但是出於謹慎,還勉強算有良心的上層,多半還是讓他坐辦公室,頂多去完全安全的地區出差,直到這一次為止。
 
 
雖然這個任務詭異到不可思議,讓他十分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公司當成什麼白老鼠了。不,這個例子上,他大概是負責解剖白老鼠的傢伙吧。
 
 
「為人形作心理診斷,算什麼重要任務阿...」
 
 
一開口,他馬上後悔了,一股冷冽的視線從M27那飄來,而一旁的馬卡洛夫,那雙血紅雙眼,似乎又失去了一點血色。
 
 
────分隔線────
 
 
「歡迎啊!伊利亞少校、馬卡洛夫輔佐官以及M27執行官」
 
 
和守門的人形打了招呼,M27替伊莉亞推開原校長室的厚重橡木門,迎面而來的便是熱情的歡迎。
 
 
身著酒紅制服的指揮官放下手上的公務用平板電腦站起身來,開口以流利的英文向著他們問好。
 
 
「這邊因為民用區還沒完全發展,所以連帶著物資也不是很豐沛,只有白開水跟一點小點心可以招待您們了,還請包含。」
 
 
根本沒怎麼在乎的伊莉亞,往臉蛋戴上禮貌,開口回應道:
 
 
「不會的,不會的—」
 
 
稍微頓了一下,回想著自己在文件上看到的那串文字:「—米勒指揮官。」
 
 
眼前這個有著漂亮金髮的男性眼角的笑紋皺的更深,上了點口紅,大概是要掩飾蒼白的嘴唇也勾起更大的角度。那有些顫抖的肩膀,微微放鬆。他給人的感覺與其說是為客人到訪而感到愉快,更不如說是卸下了心中大石。
 
 
實際上也是如此,如果伊利亞對於人的判斷沒有出錯的話。
 
 
這個被稱為米勒的中年男子揮手要三人在茶几前的沙發坐下。玻璃茶几上擺著白開水和幾份還印著軍徽,MRE內附的點心。
 
 
「端上蠟筆叫謀害了,什麼招待不周啊。」
 
 
極度厭惡MRE的M27沒有把心聲說出來,默默看著指揮官朝旁邊招了招手,沒有意外應該是他的副官的人型就給三人遞上了一份紙質文件。
 
 
「謝謝啦,G36,不過接下來的東西可能你不方便...」
 
 
「我了解,容我告退。」
 
 
步槍沒有帶在身上,女僕打扮的人形符合衣著地鞠躬,悄聲無息地離開;直到關門聲確實地響起,米勒指揮官像是吹嘴被放開的氣球一樣,整個人洩了氣,癱軟地陷入沙發中。
 
 
伊利亞作為一個有心諮商師資格的前政戰,完全沒有對他的反應感到意外。那雙瑪瑙般的大眼,失去剛剛那股同樣裝出來的禮貌,肆無忌憚的開始打量起眼前的「病人」。
 
 
米勒雙手撐著自己的臉,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但同時不自覺自嘲地問道:「伊利亞少校,您似乎...不意外。」
 
 
「當然。」伊利亞勾起一抹工作用的機械式微笑:「我的搭檔告訴我有關於你的狀態,而我也能自己看的出來你是為了不要讓自己消沉的樣子被看到,請問我猜的對嗎?」
 
 
金髮的男子搔搔頭,看起來對自己的演技被看穿感到有些不可思議,明明之前在G36他們面前很有效果的。至少他這麼認為。
 
 
「你是不是在想,之前在你的秘書官和人型面前,你的偽裝很有用?」
 
 
「痾,您怎麼知道?」
 
 
伊利亞臉上的笑容更深了:「別忘了我們是來做什麼的,另外也不用對我們用敬稱,我們並不是什麼值得用尊稱的人。」
 
 
「我明白了,長...痾,我是說伊利亞先生,這樣叫可以嗎?」
 
 
「當然可以,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深呼吸,把你的心平復一下。」
 
 
米勒好像有些不習慣這種接近於自來熟的對話方式,幸好的是工作給他的經驗以及伊利亞的建議讓他重新冷靜了下來。
 
 
「剛剛那個G36,是現任秘書官嗎?」
 
 
身高172公分,背著一把步槍,裝成文靜女孩的M27,從剛剛開始一直在沉默觀察著事情展開。在看他冷靜下來後,才開口,沒頭沒腦地問道。
 
 
「是的,M27小姐,請問......」
 
 
問這個幹嘛?
 
 
M27那碧綠瞳孔顯然沒有聚焦在他的臉上,同樣也沒有回答他的疑惑。
 
 
「G36她的心智波動超過了原定的設定值,她也是『病患』之一嗎?」
 
 
「是的。」米勒大概猜到了M27想問什麼,很是直接地承認了這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秘書官這個職位不應該交由不穩定因子來擔任。
 
 
「不愧是裝設了心靈測量模組的新式人形,對於同類的了解果然超過我們這些人類。」
 
 
金髮男子的開誠布公似乎沒有獲得到M27的好感。女孩白皙臉蛋上,如臥蠶般的一雙眉毛毫無掩飾地挑起。
 
 
「那不需要模組都能看出。」
 
 
『不愧是?同類跟人類?』
 
 
就對M27的了解,或者說,IOP人形擬真到可怕的情感表現,伊莉亞幾乎可以讀出M27沒有講出的心內話了。
 
 
即便如此,伊利亞憑藉訓練,依舊維持著令人忍不住卸下心防的態度和面容,替夥伴問了她真正想問的問題。
 
 
「那為什麼還請她作秘書官呢?你之前掩飾情感,強裝有精神的樣子也是因為這樣吧?」
 
烏黑亮麗的髮絲隨著伊莉亞歪頭,輕輕地甩動。
 
 
鳳眼中的好奇與隱藏在其中的試探,緊緊盯著眼前的男子,不放過有關於「米勒」這個個體的任何一絲一毫。
 
 
馬卡洛夫保持從頭到尾的沉默,繼續默默地觀察對方。畢竟她的心智觀測模組只是拆除火控核心改裝上去的,跟M27寫進雲圖主架構,計算能力更強的原裝觀測模組自然有所差距。不過功能還是一樣的,那就是把這個「病患」的一切反應,轉成量化的資訊。而似乎已經得出結論的M27,看起來根本不在乎他的回答。
 
 
答案似乎出乎意料的簡單。
 
 
或者以M27的說法來形容:「你期待出現I am your father嗎?」
 
 
「可能是習慣了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直覺告訴我不要把她給換掉,即使G36她可能有了些問題。」
 
 
聽見這個回答,M27撇了嘴,絲毫不掩飾地翻了白眼。一旁的馬卡洛夫搖了搖頭,拍拍M27的肩膀。
 
 
伊利亞卻在咀嚼這句話裡面所隱藏的東西。或許,同類,還是比較能夠互相理解吧。
 
 
「直覺嗎...?」
 
 
「伊利亞先生?」
 
 
「不,沒什麼。」搖搖頭,強行停止話題。
 
 
伊利亞收起「工作」用的笑容,嚴肅地開口:「那麼,既然大概了解了狀況,該來跟你正式說明一下測量官計畫了。」


後記:由於這篇並不是個人的主力作品,所以在更新上面會稍嫌緩慢一些,當然品質方面會盡量做到不掉落的情形,希望大家多少見諒,謝謝。

主體:北宅輝燁 美化、修飾、校稿:EC

附註:
開頭的那首歌是被戲稱為「DIO爺送葬曲」的VOODOO KINGDOM,各位可以去聽看看,挺有趣的。

M27說的那句「端上蠟筆叫謀殺,什麼招待不週啊!」是一個軍事梗,大家都戲稱海陸是四等人,進而連海陸所吃的MRE也被戲稱成為蠟筆...隨後在軍事圈中莫名的風靡起來。

4
-
板務人員:

2553 筆精華,今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