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1k

【其他】短篇小說~惠理子篇「結婚遊戲」

樓主 白雪 fana
GP35 BP-

在蘭德索爾逛街的惠理子,看到路上有人發傳單。

惠理子本來不感興趣,但是發傳單的少女所說的話讓惠理子望著少女一看。

「結婚遊戲,歡迎體驗參觀,可以感受一下結婚的感覺與活動唷。」

一聽到可以感受結婚的體驗,惠理子馬上走到少女面前要一份傳單。

「請給我一份。」

「好的,謝謝您。」

少女將傳單遞給了惠理子,而惠理子則是仔細的詳閱傳單內容。

內容寫著「只要支付報名費,就可以免費體驗結婚的感受與樂趣,不管是新郎裝還是新娘裝都會準備好,參加者完全不需要支付其他費用」的話。

「只要付報名費,就能跟祐樹大人體驗結婚,嘻嘻。」

拿著傳單的惠理子,開始想象著和祐樹一起結婚的場景與氣氛。

雖然惠理子很明白,這只是個結婚的遊戲,但對惠理子來說,哪怕只是遊戲,只要能和祐樹一起參加,就什麼都值得了。

因此惠理子拿著傳單,走向美食殿堂尋找祐樹。

進入屋內之後,惠理子看到了正坐在椅子上的祐樹,就直接提議結婚遊戲的事。

「結婚遊戲?」祐樹好奇的問。

惠理子則是慢慢解說給祐樹聽,直到祐樹聽懂。

「所以,祐樹大人,你願意陪我去嗎?」

祐樹心想,若只是一天的話,應該是可以的,只要在其他日子打工就好了。

也因此,祐樹一口答應,惠理子感到非常開心。

「那麼,祐樹大人,我會期待那一天的。」惠理子開心的對祐樹笑著,並離開美食殿堂。

走在路上的惠理子,開心的喃喃自語。

「結婚啊…嘻嘻…」

惠理子邊走邊開心的笑著,此時偶然路過的一名女子看到了這一幕。

「…破壞者!?」

該名女子,熟知惠理子的別名「破壞者」,同時瞪大雙眼看著慢慢離去的惠理子。

憤怒不已的女子,大喊惠理子的別名,惠理子一聽到,馬上轉過身來看著對方。

「…妳是哪位?我完全沒印象。」惠理子完全想不起來對方是誰,但該女子卻咬牙切齒的怒視惠理子。

「事情都過了那麼久,也難怪妳忘了,反正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雜草,不過雜草也有雜草的尊嚴!」

該女子直接對惠理子發動魔法攻擊,只不過攻擊速度並不快,惠理子很輕鬆的就閃開了。

「膽敢與我為敵…?嘻嘻…有所覺悟了吧…」

惠理子拿起手上的巨斧,並緩緩的走向該女子的面前。

「接招吧…」惠理子打算發動攻擊,然而該女子緊急的使出魔法,但惠理子依然輕鬆躲過。

「喝!」惠理子用力將巨斧揮向地面,並在地面造成一道裂痕。

原本以為自己會被攻擊到的女子,看著腳下的裂痕,愣了一下。

「我現在心情很好,過一陣子就要和祐樹大人結婚,所以饒妳一命,嘻嘻…」

惠理子收起了巨斧,然後緩緩離去。

慘敗的女子,帶著極大的恨意看著惠理子的背影。

她想著過去的回憶,一個對她而言非常屈辱的回憶。

當時還是冒險者的她,接受了一個委託。

該委託是魔物驅除,所以不只她一人,還有其他冒險者也有參加。

然而,這個委託的等級超過了她的能力範圍,讓她倍感吃力。

就在她快被魔物打倒時,有人打倒了魔物,這個人就是惠理子。

她本來想感謝惠理子的,卻被惠理子冷眼漠視。

「弱者到一邊去…別妨礙我。」

感覺被瞧不起的女子,硬是繼續攻擊其他魔物。

而最後,她只打倒幾個,惠理子則是擊倒數最多的人。

也因此她開始憎恨著惠理子,並打算有一天進行復仇,要惠理子在她面前敗北。

目前她的計畫是,引誘惠理子到一個對她有利的地區,然後把準備好的物品,放出魔物對付惠理子,並把惠理子打敗,最後羞辱一番。

只不過,她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可以順利的引誘惠理子。

但是她想起剛剛惠理子所說的,也就是跟祐樹結婚這句話。

「祐樹是吧…就拿那個人當誘餌吧。」

該女子下定決心,打算把祐樹找出來。

隔天,少女在街道四處打聽關於祐樹的情報。

就在經過一間魚店時,聽到一名女性喊著「祐樹」。

她一轉身查看,看到一名男子跟一名女子談話,而且女子還聊的非常開心。

「那男的,就是祐樹嗎?」該女子想查明祐樹的身分,因此悄悄接近魚店,並裝成顧客假裝要買魚。

聽著二人的對話之後,該女子就確定了祐樹的身分,因為對話內容有提到惠理子的結婚遊戲事件。

(原來只是結婚遊戲,還以為那個可惡的破壞者真的要結婚了…)

該女子想起惠理子昨天說的話,也興起了打算綁走祐樹的念頭。

就在祐樹離開魚店之後,該女子也順著跟上。

然而,習慣觀察四周的魚店女子,也就是流夏,看到了跟隨祐樹身後的女子,並覺得詭異。

「那個女人…沒看過她…感覺怪怪的…」

本來打算跟去瞧瞧,但有顧客上門,流夏為了生意,只好作罷。

然而在隔天,惠理子走在街上時,遇到了該女子。

「破壞者,妳認識一個叫祐樹的人,對吧?就是短髮、使用長劍、有披風的冒險者,對不對?」

惠理子聽著對方的形容,馬上就知道她說的就是祐樹。

「…我認識那位大人關妳什麼事?想跟我搶嗎…嘻嘻…」

認為對方是來挑釁的惠理子,握緊著巨斧。

「鬼才要跟妳搶!我是來告訴妳!那個男人被我抓起來了!想救他就跟我來!」

該少女一說完,就轉身跑走,惠理子一看,馬上追了過去。

在追逐之中,剛好被路過的七七香發現。

「哦呀!這是什麼發展!那不是惠理子嗎!難道又是什麼有趣的事件嗎?是不是需要我這位魔法少女七七香出面啊!」

認為事情不單純的七七香,決定跟去察看。

在路上,剛好經過魚店,七七香看到了流夏。

「哦呀!那不是大姐…流夏姐您好啊!」

流夏看到了七七香,也順勢打招呼。

「喔喔!現在不是打招呼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奇怪的景象喔!」

七七香把自己所看到的,也就是惠理子追著一個人跑的事情。

「惠理子追著一個女性跑?莫非…」

流夏詢問著該女性的特徵,而七七香所形容的外貌,跟流夏昨天所看到的詭異女子差不多。

流夏直覺認為,事情不單純,因此決定前去。

「哦呀!流夏姐!妳要去嗎!那我也要去看看!感覺一定有事件發生!到時候就看我這魔法少女七七香大顯神威啦!」

就這樣,流夏跟七七香一同前往惠理子跑去的方向。

在路上,剛好看到這一幕的杏奈跟深月,認為有事情發生,也跟著追去查看。

此時,惠理子追著該女子,直到該女子走到一個空曠地帶,並且停了下來。

該女子的不遠處,祐樹被綁在直立的木頭上,而且還受了傷。

惠理子看到受了傷,還被綁住的祐樹,憤怒的看著該女子。

「膽敢綁走我的祐樹大人…甚至還讓他受傷…妳有所覺悟了吧…」

滿臉怒氣的惠理子,瞪著該女子。

「哼!別以為我總是一直被妳打壓,這次我可是有備而來的!」

該女子拿出一堆試管,並往地上猛砸。

被砸碎的試管,冒出了大量的魔物。

「啊哈哈哈!這可不是普通的試管喔!這些試管可是藏著魔物的試管呢!」

看著大量的魔物,惠理子卻完全不在乎。

「…那又如何?妳以為這樣我就會怕嗎?」

「面對這麼多魔物!就算妳是破壞者也難以招架吧!」

認為自己被瞧扁的惠理子,更加怒火中燒。

「…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無聊透頂!」

憤怒的惠理子大聲的吼叫著,並對著前方的女子咒罵。

「妳竟敢對我的祐樹大人不敬,像妳這種人渣、垃圾、廢物、害蟲,就算死個一百次也不夠死!」

惠理子一說完,就揮舞著巨斧衝了過去,並面對著大量的魔物。

一陣廝殺之後,雖然魔物數量眾多,但還是被惠理子斬殺了不少。

「…只有這種程度嗎?人渣垃圾廢物害蟲。」

該少女看著挑釁的惠理子,決定把所有的試管全砸了。

「好!我就看妳有多硬!」

隨著試管一一的破裂,冒出來的魔物也就越來越多。

連祐樹都大感吃驚,畢竟從沒見過這麼多的數量。

「惠理子!別管我了!快逃吧!」祐樹擔心惠理子的安危,希望惠理子快點逃走,因此不顧自己的傷勢不斷吼叫。

然而惠理子…

「我怎麼會捨棄祐樹大人跑走呢…我一定會救你的。」

惠理子對著祐樹說著,隨後繼續對大量魔物攻擊。

但是魔物的數量實在太多了,隻身一人的惠理子難以招架之下,在激戰中受了傷,而且還是重傷。

看著受重傷的惠理子,該女子笑了出來。

「妳不是很行嗎?結果看看妳那德行,現在還有機會,只要妳在我面前跪下來求我,我就放過妳。」

惠理子聽了該女子的話,開始唸唸有詞…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隨後惠理子大吼一聲「都給我去死吧!」

直接使用必殺技的惠理子,猛然一揮手上的巨斧,並造成強大的衝擊。

最後,惠理子的一擊,雖然殺了不少魔物,但總數量依然還是很多。

而惠理子像是用盡力氣似的,膝蓋開始顫抖,甚至用巨斧來支撐自己即將倒下的身體。

「惠理子…」受傷的祐樹看著這一幕,不斷的擔憂惠理子,但自己也因為傷勢嚴重,即將昏迷。

「既然妳不願投降,那就死吧!」

其中一個魔物像是聽從該女子的話似的,直接往惠理子的頭部突擊,並張開了口,意圖要咬斷惠理子的頭…

之後,因為惠理子的必殺技,引來了關注,祐樹也因此獲救。

但是受傷的祐樹昏迷了,昏睡了六天才醒來。

醒來之後,可可蘿告訴祐樹這幾天的事情,隨後有個人拜訪了美食殿堂。

「我來打擾了,祐樹你醒了嗎?」

來拜訪的人正是流夏,只不過…

「流夏…妳那套衣服…?」醒來的祐樹,看著流夏所穿的衣服,感到訝異。

「喔?喪服啊,很奇怪嗎?」

「喪服!?有人死了嗎!」

祐樹激動的問著,但流夏卻撇開話題。

「說到這個,祐樹,你明天有辦法行動嗎?可以的話幫我整理墓碑吧,我本來想找工會那些人,但是她們說去了會很悶,所以拒絕我了。」

此時祐樹心想,該不會是…

最後祐樹答應了流夏,而流夏就打算離開。

「明天我在墓園門口等你。」

說完,流夏就走了。

隔天,祐樹到了墓園之後,幫了流夏整理墓碑。

整理完畢後,流夏在感謝之餘,順口問了祐樹。

「接下來你要去那裡嗎?」

「嗯…」

「…說得也是」

祐樹向流夏道別之後,就轉身往街道而去,而流夏則是回想起當時的事情…

走到街道的祐樹,前往著舉辦婚禮活動的場所。

畢竟那是祐樹跟惠理子約好要來體驗結婚的活動,也因此,祐樹一個人前來此地。

就在此時,深月、杏奈、七七香等三人,看到了祐樹,紛紛走向前去。

「就知道你會來這裡。」

「閃光的吉格魯特,我永遠站在你這邊唷!」

「有什麼問題,儘管來找我這魔法少女七七香吧!」

祐樹知道她們三人是在鼓勵自己,因此對著她們三人笑了一下。

隨後活動開始,不少體驗婚禮的男男女女們一一的走了出來。

就在過一陣子之後,突然傳來一陣旋律,以及鋼琴聲。

隨著旋律的演奏,有個穿著黑色婚紗的女子走了出來。

「我等你好久了,祐樹大人…」

走出來的人,正是惠理子本人,而留在墓園的流夏,想著當時的事情。

就在惠理子即將遭受致命傷的時候,一道魔法攻擊直接擊中了企圖要咬死惠理子的魔物。

「啊哈!我來的正好!現在就看我魔法少女七七香大顯神威吧!」

「什…」該少女看到七七香的亂入,還來不及反應,其他人也陸續出現。

「看樣子,我準備的藥草可以派上用場了。」

「妳這密醫,要醫好吉格魯特喔。」

「對我的朋友跟同伴出手,妳活的不耐煩了嗎?」

流夏一出口,眾人當場訝異無言,因為她們知道流夏動怒了…

該少女眼見人多,但還是無所畏懼,畢竟魔物的數量還是很多。

「就算多了四個人又如何?魔物的數量還是很多!」

流夏聽了該女子的叫囂,眼神開始轉變。

「妳們保護一下惠理子…十秒就好…」

該女子聽了流夏的話,非常生氣。

「十秒?我倒要看看,十秒能做什麼?」

「…我本來一輩子都不想用的。」

只見流夏脫口一出,隨後握緊二把刀子。

「秘之太刀.夕時雨!」

流夏刀法一出,一瞬間只見刀光一閃,沒多久流夏就收刀。

該女子眼看一切都沒改變,本來要嘲笑流夏的時候,所有的魔物就像是被切斷似的,大量噴血斷裂而死。

「夕時雨,刀法一出,必讓敵噴血,宛如下雨一般…所以我才不想用的。」

流夏走向該女子面前並威嚇著。

「妳也要嘗試看看嗎…」

該女子被流夏這麼的恐嚇,當場嚇到暈倒,於是這場事件就這麼的落幕。

而穿著婚紗的惠理子,順著旋律唱了首歌曲。


內心 想傳達的訊息 你是否聽到了嗎
我在這裡一直等著 希望你能前來
你溫柔的那一雙手 已溫暖了我的內心
所以我想擁有著 不允許誰來搶走
在天空上方發光的明月 是否能聽見我那內心的願望
不斷祈求著 希望你能夠 永永遠遠想著我
若可以的話 希望你能夠 感受到在我內心中的感情
畢竟我已經深深愛著你 渴望著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內心 總是在想著你 這思念沒變過
希望你也是如此的 一直想著我
你那雙溫柔的手 我想要一直緊緊握住
而且我絕對不會 輕易讓人給搶走
好想要馬上把你給帶走 就這樣的永遠在我的身旁
因為我想要一直獨佔著 你那溫柔的笑容
若可以的話 希望我能夠 就這樣和你緊緊的擁抱著
我想要和你永遠在一起 因為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這一份心情 希望藉由風 傳達到你內心並讓你知道
有一個女人一直愛著你 想看見你的笑容
若可以的話 希望你能夠 看著我並親口說出那句話
那我就能夠 那我就能夠 把你给留在身邊直到永遠


看著祐樹的惠理子,內心所想的是…
(可以的話…希望你的所有一切都是屬於我的…)

~END~

=======================
這篇寫的可能有點長,不過也是拖了很久的一篇

但總算是趕出來了,只是不知道還有多人少會去看

總之,就只能夠找時間寫出來,就這樣了…

下回預告~新年日和篇「你就是我的勇氣」

補充,原曲如下~
https://nico.ms/sm12993727?ref=share_others_spweb

由於是網址,想聽看看的只能點進去(會先有約十秒的廣告)

附帶一提,歌手是川澄綾子(就是純的聲優)
3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73 筆精華,04/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