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68

【其他】【改編小說】艾諾森樂章首部曲:冥冥魔海-4薩尼

樓主 阿龍葛格 dragon8ha8ha
GP3 BP-
四  薩尼

我爸媽呢?

熾夏,輕柔的陽光撥開了厚重的雲層,像一道熱束衝向了窗台,窗簾的縫隙中透進一絲光亮,臥房被大自然的光線點亮,和煦又暖心。

一張極大無比的雙人床,床上只躺著一個人,雙腳怎樣伸展也伸不至床尾,雙手擺成一個一字也抅不著床邊。

薩尼睡在軟綿的白色羽絨床上,被子被扔在一旁團縮,房間內的溫度在溫暖到不需要蓋被也能安心入眠。大自然的亮光輕撫著他的臉龐,有如母親在他兒時喚他清醒一般,那是他這輩子所奢求的回憶。

陽光打在臉上暖烘烘,薩尼從安穩的夢中睡醒,他的上背離開了床面,挪動幾下屁股才移動到床邊。當雙腳輕放,踩踏在與體溫相符的白色大理石地時,他明白昔日不再,平民是過去的事了,他心想。

薩尼迅速起身,伸了懶腰,不帶一個哈欠,因為他確實睡得很飽,但總感覺少了些甚麼。

他是一名年僅十八歲的人類,十二歲時被人類國王莫托斯帶進了城堡。在十二歲以前,他一直以平民的身分生活在城堡外的人類領地,直到十二歲那年,爆發了一場燒殺遍野的人魔大戰,一具半死不活的軀體躺在荒郊野外,肚破腸流。那是一個血淋淋的畫面,而畫面中的主角正是薩尼——一個尋找雙親的孩子

莫托斯在征戰返程途中,瞧見了這位平民少年,惻隱之心驅使他幫助薩尼進行醫治,甚至收留進只有貴族能踏入的人類城堡。

六年的時間,薩尼待在城堡內的騎士團,由莫托斯親自操練。繁瑣的貴族知識、城堡規矩、各類兵器、軍種的特色、征戰時的策略等等,他每日每夜都懷著感恩的心,遵循國王的教誨,按照貴族的規矩生活。一直到十八歲的今天,儘管還無法完全適應,他仍為了貴族身份努力著。

他拉開了窗簾,更搶眼的陽光照射進房裡。房間挺大,三公尺寬的壁爐與大床擺放後,依然能在房內輕鬆走跳。他看了看壁上的時鐘,已經六點半了。

「糟了,這麼晚了。」

他抓起一套輕便的長袖外衣穿上,快速地奔向房門口。

「不對,不能這樣穿。」

他忘記貴族有很多規矩,尤其今天對他來說又是頗為重要的一天——騎士團團長加冕日。

他整裝了一套普通的騎士鎧甲:鎧身呈現銀灰,鑲著同樣是銀灰色的框邊,白襯的胸前印著一個「聖」的字樣,肩盔側邊繡著一匹馬兒高腳站立、士兵坐於其上單手操弄寶劍的圖騰。接著他帶起一副銀底銀邊的騎士頭盔。

薩尼看了看時鐘,指針即將指到七的位置,他再次衝往房門口,餘光瞄到一團亂影。

「嘖!」一個不耐煩的口氣。

他忘記折棉被。

薩尼緊盯著時鐘,躊躇了五秒,他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將棉被折好再出門。一天不折沒關係吧……他猶豫,房門打開一半,身體出了房外,但手依舊緊抓著門把。

不行!這是貴族應該要有的基本生活態度。他二話不說回房,把棉被折好。

雖然他不喜歡複雜的貴族規矩,但為了成為一名稱職的貴族騎士就必須這麼做,尤其今後他將成為騎士團團長。

人類城堡位於艾諾森大陸的中心偏左,彷彿是艾諾森的心臟,牽動著城堡周圍地區的命脈。城堡的蓋起,無非是為了要抵抗所有入侵人類領地的敵人。為了應付境內的混亂,城堡必須由經過篩選的領導者及將士們所守護。歷代先王歷經腥風血雨才能打造出現在的人類文明,他們唯一不變的信念:正義。

「咚——咚——咚——」城堡大廳戰鼓敲了三下長音,鼓聲催促著城堡內的騎士、將士、貴族前往大廳集合。

「呼!趕上了!」掛於城堡大廳的時鐘,指針指在七的位置,薩尼慶幸自己沒有遲到。

人潮湧進,大廳內的色調七彩繽紛,金黃的矮階鋪了紅色的羊絨毯,一路從大廳門口延伸至王位,兩側的牆上掛著許多肖像畫。每張畫裡的人物都戴著同一頂皇冠,拿著同一把寶劍,穿著莊嚴,眼神散發著浩然正氣。這些都是歷代統御人類王國的國王。

「恭迎偉大聖騎之王駕到!」

滿滿的貴族排成兩個大型矩陣,中間讓出鋪著紅毯的矮階道,讓國王莫托斯帶領身後的騎士團走向人類王國的王位——聖騎王座

聖騎王座的現任領導人,俗稱聖騎之王莫托斯,手握聖劍,以正義為根本,踏出了一條秩序而光明的騎士道路。他所屬城堡的騎士家族。由於他的騎士精神贏得了廣泛認同,慕名而來的貴族勇者,在莫托斯的訓練教化下成為了一支能征善戰的騎士團。他們高舉正義的旗幟,高喊聖騎之王之名,巡遊四方斬除奸邪,硬生生在黑暗與混亂中清掃出一片淨土,使人類得以繁衍下去。

薩尼站在騎士團的前排中央,眼神堅定地盯著身材和他一樣健壯的莫托斯,兩人身高都將近兩米。

城堡守衛隊將一套金黃色的騎士盔甲和一把足足長一米五的寶劍,運送到莫托斯身旁。盔甲鮮黃晶亮,沒有多餘的渦形裝飾或綴飾,取而代之的是駿馬圖徽,刻於肩盔之上;寶劍則是亮晃晃的銀色,劍柄呈古老棕色,卻不減它利刃之威風。堅挺、剛毅、榮譽,是這套防具與武器的精神象徵。

「我是人類王國,聖騎之王,莫托斯。」莫托斯的聲音豪氣干雲,音量傳遍整個城堡大廳。

大廳內所有貴族,包括騎士團,皆單膝跪於地面,舉目望向莫托斯。所有人喊了一聲:「聖騎之王。」

「感謝各位前來參加今天的騎士團加冕儀式,這是屬於人類王國的光榮時刻。千百年來,惡魔不斷入侵人類領地,破壞我們的王國秩序,感謝先王的努力,感謝各個貴族的勇士們,也感謝騎士團的盡忠職守。因為有你們,我們才能貫徹正義,才能在戰爭中接連獲勝,更重要的……」莫托斯的致詞說到這時,深吸了一大口氣,聲音宏亮震天,「我們才能一劍穿透馬洛斯!」

「聖騎之王!」城堡大廳內高喊著國王名號。所有貴族、騎士、戰士們,以及城堡外頭的平民,沒有一個人不討厭那個叫馬洛斯的惡魔。在馬洛斯成為冥界領導人之後,便持續進攻人類王國。惡劣的侵犯行為,正是促成薩尼十二歲那年,人魔大戰爆發的原因。

莫托斯帶領當時還沒有薩尼的騎士團,馬革裹屍,萬赴艱難,用著手上的聖劍,將馬洛斯一劍穿心,也為戰爭暫時畫下句點。

進入騎士團後的薩尼,花費六年的時間,日復一日地修練,使他的戰鬥技巧持續進步。但有一點他非常不明白:進步再怎麼神速,為甚麼平民出身的他,能夠被帶進騎士團,還能被一國之王選為團長?騎士團團長可是個重要職位啊!這是個要在國王退位之後,接任聖騎之王的職位呢!

薩尼始終不明白。

莫托斯高舉守衛隊運來的寶劍。「騎士團成員,薩尼,請起身!」他說,於是加冕儀式開始。

「騎士宣言!」

薩尼挺起身子,向前走了一步,離國王正好是那把寶劍的距離。他單膝跪於紅毯,堅定地看著聖騎之王,兩人的雙瞳皆是無比的澄淨。

「戰爭將至,我將從今開始守護艾諾森,守護人類王國,守護人類城堡,守護聖騎之王。我將保衛國土,保衛世人,保衛家人;為平民犧牲,為不公不義之事挺身而出。我是騎士團的團長,薩尼,我願化作黑夜中的火光,凜冬時的太陽,聖騎之王的堅盾,引領士兵前行的號角。我是艾諾森世界,人類王國,騎士團團長,薩尼。」

莫托斯握著劍柄,刷的一聲用力將寶劍從劍鞘中取出,然後用劍口敲了一下薩尼的左肩。

「我奉正義之名命你征戰……」

接著將劍口移至騎士右肩。

「我以先王之名命你效忠……」

接著他將劍口朝下,手握劍柄,低頭闔目。最後一句語氣格外輕柔:「騎士精神永不滅,欲戰千秋,必以效忠。從今爾後,你將效忠聖騎之王,至死不渝。」

守衛隊又送來一個金屬器皿,外框鑿刻龍紋,金色龍頭由一邊凸出,裡頭是一個剛點好火燭的燈蕊。莫托斯將寶劍沾上了聖火,劍身燃起一陣火焰,淋漓火光照耀著整個城堡大廳。他再度將寶劍高舉呼喊:「戰士的道路,是鮮血的旅程!正義的火苗,將存於騎士之道!」接著又是刷的一聲,裝回了劍鞘,火焰也隨之熄滅。

這代表正義之火將永遠留存於騎士的武器。

莫托斯親自把寶劍掛在薩尼背後,然後把一旁的金黃色鎧甲交付在他手中。「這是騎士團團長的專屬戰衣,聖騎鎧甲。」

「貴族騎士薩尼,願接下騎士團團長一職,服從先王意念,效忠聖騎之王!」

他接過了這一整套鎧甲,感到無比的沉重,這比現在身上穿的這套還要重得多。但他心裏明白,這是身為一名貴族騎士必須背負的使命。

我得習慣它。他這麼告訴自己。

從前的他是平民,但現在,他是人類城堡的騎士團團長,聖騎之王的繼位人選。

歷時一個鐘頭的加冕儀式結束後,人潮從城堡大廳逐一散去,過程中不斷有祝賀薩尼成為騎士團團長的聲音出現,但他隱約聽到有人不甘地抱怨,或是看到有人對他瞥了好幾眼,這讓他感到不自在。雖然他確實不是貴族,可他們並不知曉他出身平民的秘密,而當幾對銳利的眼神如長矛般刺向他時,才覺得貴族好像不如他印象中的高貴謙遜。

大廳內天花板上懸掛著一匹匹旗幟,血紅色的薔薇花朵、金黃色的雄獅頭、水藍色的巨大雙邊斧、後腳站立的戰馬與士兵……全都烙印在薩尼眼中。他知道這些旗幟代表哪些貴族,但並不熟各家族的族語、個性、重要人物。這讓他憶起平民的家族種類更多,在他十二歲以前的平民生活,看過的家族旗幟就不只十幅,但礙於當時處於懵懵懂懂的年紀,根本看不懂各家族的圖案畫的是甚麼,自然到現在就記不住平民的家族類別。唯獨一幅家旗的圖案仍存於他腦海——旗面上畫著一條巨獸,面容像龍,身形雄壯,佈滿鱗片,雙翼比身體大上一截。

那是他們家族的旗幟。

城堡大廳內的人潮完全散去,霎時間安靜得像待在夜晚的林間地。「薩尼!」一個聲音驚動了仍在回憶過去的他,他回過神後回頭望去,一具亮銀色的龍紋盔甲佇立在那,莫托斯金黃的髮色之間夾雜一些白髮,胸甲冑上嵌著一顆橙色寶石。

「莫托斯陛下。」薩尼點頭致意,「請問有甚麼事?」

國王對他微笑說道:「我才想問你呢孩子,在沉思甚麼?」

「我沒事,陛下。只是看到這一幅幅貴族旗幟,就讓我想到從前的生活。雖說是十二歲以前的事,現在早已忘得差不多了,但我還是有點想念過去。」他盯著身子下的紅毯,雙目空洞地說著,和加冕儀式時那意氣風發的他有著天壤之別。

莫托斯拍了這名騎士的肩膀兩下,彷彿在提醒他現在的身分,以及這身分該具備的態度。「想念過去的心情我懂,我也會想念過去,是人都會想念。為甚麼呢?因為只要是生命都擁有情感,神有情感,人有情感,動物也有,精靈也是,惡魔更是如此。」

「惡魔也是嗎?」他瞪大的雙眼驚訝地盯著莫托斯,他極度討厭惡魔,更別要他相信惡魔是有情感的生命。一個會把人的腸胃挑出來棄於荒野的種族,也配擁有情感?「那馬洛斯呢?」他不甘心地追問。

「是啊!儘管他是多麼令人神共憤,儘管如果我有一份屠殺名單,他必定是在第一個順位,馬洛斯仍舊是有情感的生命。孩子你要清楚,戰爭永遠是隨著情感而來。正因為有情感,才會有戰爭的爆發,而戰爭總是會讓其中一方離開世間,接著就會陷入報復的無限輪迴,你殺我的人,我就想盡辦法奪走你的全部。這一切,都要歸咎於情感。」

「敢問陛下,該如何解除這種無限輪迴?」

「不可能。」莫托斯回答得果斷,彷彿沒經過思索就傾吐而出。

「莫托斯陛下,我大概明白你說的了……大概吧。」他點點頭,表現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好了,不說這了,這種人生道理偶爾思考就好。畢竟這世界太亂,你才十八歲,先別想太多。現在你該擔起的責任,是學習更多貴族規矩,還有最重要的,學習如何成為一名稱職的騎士團團長。」國王再度輕撫著騎士厚實的肩膀,「傍晚練劍,我好久沒教你了。」

這一席話像早晨呼喚他的那道熱束,瞬間點醒了他,不該再沉溺於從前的平民回憶,那些與貴族無關。騎士團團長,才是他當下該專注的使命。

但他真能如此灑脫放下過去嗎?他也是生命,一個擁有情感的生命。

「屬下謹遵囑付。」回答的語氣雖成熟卻感到陌生。




※想知道後續如何,歡迎到我的小屋看看!也請各讀者指點QAQ
(沒玩過傳說對決的人也看得懂呦XDD)
附目錄連結:點我至冥冥魔海-目錄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