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6

【閒聊】永恆之光:紛亂天下,群雄起義!(8/7更新)

樓主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21 BP-


前言:
這兩天有類似的故事文出現,也有收到玩家的留言及私訊,也有少部分聲音是批評的,每個人的立場不同故事情節也會不同,堅持自己所愛才是重點,我的文章都是真實並且有證據可考,只是已小說方式呈現,並未加入個人情緒對誰加以批判,一切都是中立的,以我個人主觀角度去刻劃整篇故事,故事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若是真的要比較,三國時代討伐董卓的曹操組成聯軍拿下董卓人頭,獲得百姓愛戴,其後又狹天子以令諸侯,成為梟雄,那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呢?
短篇故事純屬娛樂效果居多,不是要爭輸贏,遊戲還沒結束,日後的發展誰也說不準,大家都喜愛Teon而相聚,不需要為了立場不同而有所批評,也不需要入戲太深,畢竟只是遊戲,好嗎?


以下內容人物純屬虛構,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文章皆為保持中立無任何批判意味,請抱著觀賞故事的心情閱讀,如果喜歡短篇故事創作,請幫我按讚分享唷,才能盡快推出第二集唷。

《序章:回歸伊丁》

曾經遊走在美麗伊丁大陸的我們,因為厭倦了殺不盡的怪物,而告別這塊土地。
某天,在故鄉碰到前血盟的兩位幹部成員,訴說著伊丁大陸這幾個月的平靜,
及新拓展的伊丁疆土,沙棘木城堡。
未知地區開放人口進駐,無數的勇士倒在沙漠毒蠍的毒下,僅有少數人能征服⋯

『Nex騎:即將開放血盟與攻城戰了,也許你們能考慮歸隊,補足我們法師的戰力。』
『星野王:離開那麼久了也是時候回家了。』

老戰友們似乎都還在前線拼搏,為了大陸的和平奮鬥著,而我們是否也該為盟友們盡一份心力了呢?
我們思考了幾天,拿起塵封已久的瑪娜之杖,手心煙霧瀰漫,筆直的冰錐在掌心繚繞著,看來體內的法師魂並未消失,依舊熟悉的咒語順口的唸著,我們是時候返回伊丁大陸了!

受祝福的瞬間移動捲軸帶著我們回到熟悉的妖魔城堡,此時混亂的打殺畫面讓我們不知所措,究竟是什麼事件,讓一切不再平靜?

未完待續⋯。
21
-
LV. 13
GP 6
2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10 BP-
《序章2節:往事》

熟悉的廝殺畫面映入眼簾,秩序盟與斬盟+戮盟的戰爭,為時數十個月的戰爭從未間斷,兩派人馬長期交火,卻毫無一方畏懼,他們在爭奪什麼?
爭奪的是位於馬洛斯地監深處,與死亡騎士交鋒的控制權,伊丁大陸的黑暗霸主,地下強權⋯
世界開啟以來,死亡騎士的時間之鑰一直掌握在秩序盟手裡,龐大軍力與高度訓練般的默契,在很早期即開始了獨攬壓制死亡騎士之力,是什麼樣的誘惑,讓普天下的大軍都踩著屍體前進,為了擊垮死亡騎士?
伊丁女神創造的神器[隱身斗篷]。
擁有讓穿戴者隱身的神之力,在未來開放攻城戰後絕對是神兵利器!可惜天不從人願,長期獨攬大權的秩序盟並未獲得此神器,最後落在強行進攻死亡騎士的戮盟手裡,這也造成雙方人馬爆發更大衝突的一環⋯。

未完待續⋯。
10
-
LV. 2
GP 6
3 樓 怒楓愁 cp701228
GP5 BP-
好故事
5
-
LV. 13
GP 6
5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8 BP-
《序章3節:猛將》

站在妖堡的我們回過神來,猛然看到兩位名聲遠播的秩序盟猛將,琉璃騎與戰神騎。
遙想起年少時,曾經在馬洛斯地監7樓看著死亡騎士一次又一次的凌虐我,羞辱我,心裡想著如果有血盟能來把死亡騎士處理掉,讓我們能安心的鍛鍊魔法,我會感激他的。
不足一刻的時間,一批精良的部隊便出現在我身後,而這就是我們與琉璃騎戰神騎的第一次相遇。
突然一個箭步,兩位猛騎各丟下一瓶已經喝光的勇氣藥水瓶子在我腳邊,衝向死亡騎士,毫無畏懼的接連擋下令人卻步的火焰刀,而後方的妖精箭陣與法師後勤有默契的同時向死亡騎士進攻,兩位猛騎身上都閃爍著強烈的白光與魔法治療,轉眼間,伊丁大陸最強的黑暗霸主,已經倒下⋯
如軍隊般訓練有素,當下沒有任何言語,而我隔著一道牆心裡想著,他們還想做什麼?
突然間所有人排成一行隊伍,一個個向琉璃騎領取獎勵,然後就飛往未知的地方⋯

「原來這就是控制死亡騎士時間之鑰的實力。」我心想。

場景回到妖魔城堡,兩位猛騎滿身鮮血,飢渴般的黑騎士之劍似乎再告訴主人還需要嗜飲更多,但畢竟全身鮮血的紅騎士,只會招來更多的刀刃及暗箭,便使用卷軸離開妖魔城堡,留下數以百計的敵對盟軍,與再次回到伊丁大陸領土的我們⋯。

未完待續⋯。
8
-
LV. 13
GP 11
6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3 BP-
《二章:啟程》

經過幾天的沈澱,正式踏上前往沙棘木地區的旅途,前所未見的荒涼,卻隱藏著許多致命的危機。
前方瞬間巨大黑影在風沙中快速閃過,旁邊出現許多圍捕的聲音:

「毒蠍出現了,大家小心!」

巨大的身影與兩米高的蠍尾,移動的甲殼發出劇烈聲響,如手臂長的蠍刺,震攝著我的目光!
突然遠方飛來三支箭擊中毒蠍的眼睛,劇痛的毒蠍發狂似的擺動蠍尾,昏黃的視線巨大的風沙中,隱約看到一批人馬奔向毒蠍,經過些許時刻,風沙散去,而毒蠍已經倒臥在一片荒土之上⋯
翠綠的光線在毒蠍屍體內散發而出,只見一位妖精不急不徐的走上前去撿起一顆發著綠光的戒指,而圍繞在他旁邊的也是一群掛著相同盟徽的將士,飄逸著「武」字的旗子,來自伊丁大陸的第三勢力:「武裝·英雄」。

前方傳來熟悉的聲音:
『龍潭騎:好久不見了,終於回來了。』
「是啊,雖然事業忙碌,但閒暇之餘還是想著大家。」我說。

一行人便走向旅店,暢聊了一夜,飲酒作樂,伴隨明亮的月色,來自第三勢力的和樂氛圍,這就是我的歸屬「武裝·英雄」。

未完待續⋯。
3
-
LV. 13
GP 11
7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4 BP-
《三章:築夢踏實,霸王之業》

暫別伊丁大陸期間,掌控死亡騎士時間之鑰的血盟也起了變化,根據英雄幹部們的公告,英雄盟被秩序盟安排了一天當中其中一場與死亡騎士共舞的時段,關於這一點,伊丁大陸各處的佈告欄曾經貼著這麼一段話:

「死亡騎士時間之鑰的掌控者,為各大血盟排隊獲取,絕無壟斷掌控者的事情發生。

                       手持軍師。」

而我只是英雄盟的成員,心想雖然這段話與現實不符,但也不疑有他,只要血盟需要支援,我便會挺身而出,治療在前線與死亡騎士拼搏的多位猛將,死也在所不惜。
隨著時間的推進,英雄盟逐漸成長為擁有三個血盟的組織:
『武裝英雄』『英雄本色』『極霸英雄』
雖然是不同的名字,但都是留著英雄的血液,在險惡的峽谷,荒涼的黃土,都能看到彼此的血盟旗幟飄揚,討伐著四處肆虐荼毒伊丁大陸的物種。

『愛哭法:好久不見了,我正四處奔走發送物資呢,龍監的拉王沒藥水了,我先忙去~』

英雄盟的幹部一員,雖然不是最頂尖的法師人選,卻是優秀的管理者之一,這種粗活也是親力親為,我們真是榮幸能擁有這號人物。

當陽光越刺眼,陰影就顯的更清楚,如我心想一樣,這一天終究還是會來,管理者急促的腳步前往會議廳,似乎是收到了什麼,是⋯是一封密信?

來自秩序盟主的秘信,看來是一個大事件,足以衝擊目前伊丁大陸社會生態的大事件,管理者們會做出什麼樣的裁決呢⋯?

未完待續⋯。

4
-
LV. 13
GP 11
8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4 BP-
《四章:狼煙》

「給英雄盟:
邀約英雄的朋友,新秩序盟、殺盟、瘋狂派對盟打算組成一個聯盟制度,一起打擊主要的敵人:戮盟、斬盟。
死亡騎士一樣以分配場次的方式進行,以後如果出攻城戰,聯盟一起打一起守,以輪流當城主的方式交替。
慎重邀請英雄盟的朋友一起加入這個聯盟,一旦加入此聯盟,英雄盟必須與第二勢力戮盟、斬盟對立開戰,之前英雄盟胡將軍提到你們想參與晨間5點場次的死亡騎士,我們也能讓給你們去討伐。
如果英雄盟選擇不加入聯盟,那就要跟貴盟說聲抱歉,我們會接手原本屬於你們的場次,並讓其他有興趣的血盟替補你們。

請謹慎思考。            自:秩序盟主」

遠方燃起詭譎的狼煙,係由秩序盟的本營傳至瘋狂派對盟的本營,看來此事件他們兩大血盟以策劃許久⋯。
此密信明為邀請英雄盟加入聯盟,但實際上的涵義是:
「不加入我,就是武力鎮壓。」

居住在九龍城寨的英雄盟友們,此時還未得知此消息,只見一群盟友們和樂的過著一天。

林北騎滿身酒氣的躺在廣場上,雨萌妖依舊在房內化著妝,哈雪妖與山地妖與冰王正在樹下閒話家常,秋風騎與出神法、薪法等眾人提著荒龍的心臟從城外走回來,我們是一群不惹事,但也不怕事的盟眾,但是即將撼動九龍城寨的事件,正即將上演,究竟英雄盟的幹部成員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呢⋯?

未完待續⋯。
4
-
LV. 2
GP 7
9 樓 怒楓愁 cp701228
GP5 BP-
期待續集
5
-
LV. 13
GP 11
10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5 BP-
《五章:英雄起義》

昏暗泛紅的月色,投射在九龍城寨的廣場,伴隨著肅殺氣氛,所有的英雄好漢都聚集在此。
英雄的幹部成員們站在所有人的面前,即將在今晚與大家共同決定,但是所有英雄好漢們的鬥志,似乎早已決定了接下來幹部們對於秩序盟密信的回應。

「堯將軍:相信大家都得知秩序盟傳來密信一事,我也沒有其他話想說,最後說一些話,敢戰的盟友們請做好準備,所有軍事補給必須在三天內全部到位,堅守自己的崗位及信念。
懼戰的盟友我也能理解,如果現在想退出英雄盟,我不會怪你,但是留下的盟友,請務必戰到最後一刻!」

頓時間廣場士氣高昂,看來大家都已做好開戰的心理準備。

就在此時,不遠處的地上,竟憑空出現腳印,難道是傳說中的神器出現了?
身為法師的我立刻詠唱咒語:破匿之眼!
剎那間看到一只綠色的旗幟一閃而過又立刻消失,卻看不清楚是什麼人,相傳伊丁大陸只有一人擁有此神器,肯定是戮盟。
看來密信事件已經傳開了,連戮盟都來打探消息,不知道他們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片刻後,堯將軍從會議廳走出來,也寫了一張密信寄託斥候快速送往秩序盟主營,而信件內容如下:

「給秩序盟:

我們的答案是不可能與戮盟斬盟站在同一邊,我們的心從來都不是這樣。

要談聯盟、任何事都可以談,但是今天以死亡騎士場次來脅迫我們,我絕對不會同意。
我曾經說過我們雖然不是頂尖血盟,也不是人數最龐大的血盟,論實力,應該也不會太差。
而我也要尊重我們所有英雄盟友,你們這種脅迫壓頭的方式恕我們無法接受!
如果換個方式談,也比較不傷和氣!

最後我在重申一次,若是有人介入我們討伐多時的死騎場次,我們就對介入方開戰。

自:英雄盟」

未完待續⋯。
5
-
LV. 13
GP 17
11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7 BP-
《六章:戰月無雙》

開戰前夕,詭譎的天氣,夕陽餘暉與烏雲籠罩同時出現在伊丁大陸的兩半空景,九龍城寨依舊展現著如同以往般的畫面,奶嘴法追著小孩跑,沒魔法與沒力騎仍然在鬥嘴,政政法與有事妖正比劃著誰拿下的泥龍頭顱多,牛佬雙法正準備著午餐給英雄盟友們享用,此時天空飄起了細雨⋯。

城寨外揚起沙塵,似乎是有一批人馬往此寨前來,遠方露出紫色的血盟旗幟。

(是戰月無雙盟?)我心想。

領頭的是盔甲佈滿鮮血的駕崩騎、古柏騎、三尺妖、赤子法等人,樂將軍與堯將軍走向城寨門口迎接戰月一行人,便前往會議廳商討對策。
不到三刻,兩位將軍與戰月一行人走向廣場,並對所有城寨的盟友們宣布:

「今天開始,戰月無雙盟正式加入英雄盟,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生死與共,苦樂相伴,大家都有相同的目標,就是捍衛我們的尊嚴,我們不求榮華富貴坐大位,只求安穩和樂的生活,人不犯我,我必定以禮相待,人若犯我,我們就刀戎相見,我們是英雄聯邦!」

身為剛回到伊丁大陸的盟友,卻常在世界各處聽聞駕崩騎的傳聞,一身義氣,身上的佩劍永遠都留著新鮮的血,想必是狠角色。

但是秩序盟與瘋狂派對盟的軍力也相當壯大,畢竟能在伊丁大陸屹立不搖如此長久的血盟,一定有相當深厚的實力,距離開戰只剩下兩天,以後會有什麼變化,誰也說不準,但是兩天後的戰鼓響起,一定會撼動整個伊丁大陸,並成為史詩級的戰役。

未完待續⋯。
7
-
LV. 13
GP 17
12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6 BP-
《七章:戰鼓》

夜幕降臨,戰鼓隨著天色昏暗而隆隆巨響,九龍城寨的哨塔斥候吹著號角,高昂的號角聲伴隨著戰鼓連天,預告著今晚的戰事即將開啓。

「堯將軍:今晚的死騎場,所有人不可主動攻擊秩序盟及瘋狂派對盟,倘若遭到攻擊或是遭到刻意封行去路,殺無赦。」

距離迎戰時間只剩下數小時,九龍城寨居然還談笑風聲,只見冰帝王與孫武王正在指揮著戰術,這兩位王子是日間與夜間的移動戰鬥指揮官,運用強大的招喚能力進行武力部署及調度,一人冷靜沈著,一人機動能力總能領先大家一步,是戰爭時間的兩名重要人手,所有人都尊敬他們三分,並且聽從他們的調度。

醉愛騎、紅塵騎、阿嘲騎三人打磨著隨身佩劍,鋒利的刀需要搭配鮮血方能喚醒本身的劍氣,三人今晚會讓佩劍噬飲血紅的滋味嗎?

不遠處傳出秘銀箭呼嘯而過的聲音,雷希妖與達守妖、伊凡妖正射擊著百米外的標靶,看來他們已做好準備。

時刻已近,似乎整個大陸都在緊盯著這場戰役,許多探子四處穿梭打探消息,而馬洛斯地監入口,早已擠滿了來自大陸各地的居民,為了一睹這場史詩戰役的華麗開幕。

馬洛斯地區傳來狼煙,是秩序盟與瘋狂派對盟大軍已到,看不到行軍盡頭的部隊似乎將強行阻擋英雄聯邦今晚的行動,由朕王率領的軍團浩浩蕩蕩進入馬洛斯地監,卻沒想到英雄聯邦早已在馬洛斯地監6樓整裝待命,戰火一觸即發,今晚的戰役將是永恆之光有史以來最多人參戰的一役!

然而馬洛斯地監的一角,突然出現一批第二勢力的部隊,是⋯戮盟與斬盟!
大陸三大勢力齊聚,今晚的戰事會如何進行呢?

未完待續⋯。
6
-
LV. 13
GP 17
13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8 BP-
《八章:刀刃相見》

三大勢力集結,空氣中瀰漫著緊張的氛圍,許多探子在黑暗處觀望局勢,並隨時回報給馬洛斯城鎮及騎特拉城鎮的居民們,突然一聲巨響,裂地的石塊碎裂聲震撼了馬洛斯地監,死亡騎士再次降臨於此,數以百計的黑暗僕從從地表浮起化為一團黑煙,快速的奔向周遭的活人們,三大勢力立馬奔向死亡騎士!
秩序盟利用人牆阻止了英雄聯邦前進,而第二勢力戮盟斬盟突然分散行動飛向各個角落,此時的我已無法再觀察第二勢力的去向,只聽到樂將軍一聲令下:

「殺。」

築成人牆的秩序盟員,一一被擊殺,轉眼間,英雄聯邦的高級騎士與將軍們,已鮮血濺滿全身,卻絲毫沒有停止手上的劍,後方早已列隊好的英雄箭陣,各個早已吞下可讓身體充滿活力的精靈餅乾,如子彈飛快的秘銀箭,萬箭齊發,打在人牆後方的秩序盟騎士團。
此時瘋狂派對盟由魔力騎及Pony騎領軍的部隊由側翼衝向英雄箭陣,驍勇善戰的瘋狂派對盟的突襲,也讓英雄箭陣被打散,而英雄法師團們有默契的鎖定相同目標,詠唱傷害極高的魔法轟向瘋狂派對盟,只見瘋狂盟軍負傷飛去,但他們畢竟身經百戰,治療片刻就能再次重返戰場,然而剛剛全部消失的第二勢力,竟悄悄出現在秩序盟的身後。

此時三大勢力同時貼近了死亡騎士身邊,然而今晚的重點似乎早已不再是討伐死亡騎士⋯。

戰爭開始,死傷無數,三方人馬皆有損耗,但並未降低這場戰役的熊熊火光,我站在馬洛斯地監的一偶,看著滿地鮮血與屍體,心中不禁思考著,秩序盟的手持軍師說過,絕無包王的情況出現,但今天英雄聯邦拒絕了聯合攻擊第二勢力,就要強迫我們退出死亡騎士時間之鑰的輪替呢?而手持軍師也曾說過是由各大血盟來輪替與死亡騎士共舞的時間,但是實際上一週7天有42場次,秩序盟早已掌控三分之二以上的場次,難道還不夠嗎?是貪婪的人心還是神器隱身斗篷的魅力蠱惑蒙蔽了秩序盟,是變壞人的好人糟糕,還是變好人的壞人邪惡呢?

沒有標準答案,三大勢力各自有自己的思考立場,這是一場沒有對錯的戰役,只是各自想要守護的東西不一樣罷了。

這場戰役短時間內不會結束,也許永遠不會結束,沒有永遠的敵人與朋友,而歷史事件,才是能流芳百世的故事,人們死去以後什麼也留不下,能留下的只有曾經屬於你我的史詩戰役,一場永遠不會被遺忘的歷史之戰!

未完待續⋯。
8
-
LV. 1
GP 0
14 樓 賽況分析師 Ypulikert
GP3 BP-
經過小弟 的分析
目前局勢 武裝.英雄.極霸.戰月.戮.斬

為何要結盟呢?

1.當初妖保 百人大戰 戰月也是秩序.瘋狂.殺 一同並肩作戰的夥伴?

2.為何 殺  目前不和秩序.瘋狂一同  並肩戰 武?
3.為何殺 (堪稱伺服器精銳的弓妖陣會離開殺?)
4.為何戰月會投懷送抱加入武裝?

———————解答分析——————-
武裝- 我們英雄盟正在強大而且繼續強大
如果我們跟秩序結盟 何時能當老大
伺服器每個人都知道我們已經是強大的第三勢力我們人多為何要聽秩序的分配?(反正盟友多小角色多,死對手紅他們就難過,人多勢眾怕什麼?別忘了,他們還要對付戮斬趁這機會完成我們的霸業,築夢踏實)
英雄-我們兄弟相挺有情有義共患難見真情.
極霸-我們兄弟相挺有情有義共患難見愛真情.
戰月-見風轉舵了,秩序的時代已經快結束了 趁這次機會加入武裝與秩序的戰爭戮與斬一定會加入 我們已經多場次的邪惡場次都被 斬戮鬧到不能打之前LuLu盟事件已經過了不會搶 剩下戮斬會鬧 如果繼續跟秩序我們要如何拚經濟?
戮-我們敵人 秩序.瘋狂.殺 動我兄弟者,必殺之
斬-我們敵人 秩序.瘋狂.殺 動我兄弟者必殺之
秩序-好像沒什麼大改變只是多了英雄
瘋狂-與戮的隱斗事件
殺-小弟不理解希望由大大補充.

文筆不好請見諒.
3
-
LV. 13
GP 46
15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5 BP-
《九章:信念》


深夜二更,原本該寧靜的馬洛斯城鎮,許多負傷的參戰將士,回到此地。
馬洛斯城鎮藥店依然門庭若市。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戰事開啓後最大的贏家自然是商人們,消耗帶動市場轉動,以至藥店已進入二更仍然燈火通明。
武器商們忙著鍛造更強大的武器,趁著需求升高藉此填飽銀子,然而血腥的味道依舊沒有停止過⋯。

馬洛斯地監的戰事持續進行著,即便死亡騎士已倒下,但已經破裂的勢力板塊讓這場殺戮無法停歇。

化身為巴風特的秩序軍師手持法,憑藉著無上的魔法壓制力穿梭於戰場之間,殺人無數的他,非常難以捉摸⋯許多英雄盟軍也倒在他強大的法力之下。
不遠處聽見大吼的聲音,及藥瓶碎裂的玻璃聲,龍潭騎只見盟軍遭受手持法攻擊,不顧敵方後排頑強的秩序箭陣,憤而衝向手持法試圖拿下他的命。
龍潭騎後方飛來三支箭矢,精準的命中手持法手臂,此人能在移動中精確擊中目標,下一秒已跑向戰場的另一端,只有鵬將軍有此深厚的功力能在廣大的戰場中穿梭自如,毫無畏懼。
手持法中了三箭後已無法再舉起瑪娜之杖,龍潭騎見狀奮力一劈直接擊中要害,手持法身負重傷倒下,並消失在戰場之中,英雄聯邦成員見狀士氣大振,慢慢的掌控了戰場優勢,而此時戰場慢慢的轉往妖魔城堡。
秩序盟陣中人才濟濟,瘋面騎也在這場戰役中,打響了名號,久聞瘋面騎是秩序盟三大猛將之一,今日親眼目睹了傳說中的武力⋯
喃喃自語被打斷,酒氣繞全身的莽夫由我身旁經過獨自走向瘋面騎,是酒不離身的林北騎,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滿身鮮血的他,與瘋面騎對陣上了。
傳聞林北騎雖然在九龍城寨一直是低調的醉漢,但是他的佩劍與一身武裝,卻是整個英雄聯邦數一數二的等級,對陣上瘋面騎,原是充滿醉意的眼神,流露出令人畏懼的殺氣,不足一刻的時間,沒有人倒下,但瘋面騎使用卷軸離開戰場了。

曙光升起,妖魔城堡的人數不如一開始來的多,整夜的緊繃讓許多人都疲累了,雙方人馬皆傳令通知離開妖魔城堡來日再戰,這場戰會有結束的一天嗎,或許秩序盟當初密信以較平和的方式傳遞,這一切是否就不會發生呢?
戰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與朋友,英雄聯邦為自己的信念而戰,為尊嚴而戰,或許長期掌控權力的秩序盟能略知一二此時英雄聯邦的心情,因為故事情節十分類似於早年秩序盟推翻首席盟,只是角色位子不一樣了,靜下心來仔細思考,兩個事件是否有許多相同之處呢?
而戰爭還會持續多久呢?

未完待續⋯。
5
-
LV. 1
GP 0
16 樓 賽況分析師 Ypulikert
GP3 BP-
※ 引述《Ypulikert (賽況分析師)》之銘言
聽說 這是聽說 一天有六場死騎如聯盟人多盟分到兩場死騎已2.1.1.2下去分配 互相支援.互相扶持
但大盟有霸業想法有正面必有反面賣血賣命永遠是正在長大的玩家
3
-
LV. 13
GP 66
17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5 BP-
《十章:坊主》


一夜戰事,雨露霜雪的冬末,暖陽灑在一片綠蔭的應許之島,彷彿與世隔絕的島嶼,與馬洛斯地區的煙硝味,判若兩個世界。
疲累不堪的將士已回九龍城寨補給體力,死寂一片的馬洛斯地監,已無人煙。
應許村車水馬龍的街景,朝氣蓬勃的商家攬客聲,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應許村的坊主們。
(坊主是古代稱呼賭場的用語,每個時代皆有不同的稱謂,像是博頭、莊家等)
只見一位坊主門前似乎在爭吵著:

「海棠坊主賣了我抵押的軍備,我沒說過我不贖回,為何私自販售給其他盟友!」

鄉民議論紛紛,因為此坊主是來自於秩序盟,而賭客也是⋯。

「海棠坊主:你已過了贖回軍備的時效,況且你有說明是否贖回嗎,我是靠這行吃飯的,難道為了你一人我生意都不用做了嗎?」

就這樣爭吵不休,但終究是羅生門,這事兒是無法解決了,遠方走來一行人,是殺盟的幫眾。
一直以驍勇善戰聞名天下的血盟,似乎也有些小爭執,似乎是一些新進成員跟元老們理念不合。突然想起殺盟似乎只有短時間參與這場戰役,並隨後就退出死亡騎士的場次,我想這其中一定必定也有內幕,就不得而知了。
不久後,江湖出現一批新興血盟「替天行道」
,似乎是與殺盟元老們理念不合的那群人⋯

伊丁大陸越趨分裂,而這些新興勢力,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未完待續⋯。
5
-
LV. 13
GP 67
18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9 BP-
《十一章:背後的真相》


烏雲蔽月,狼煙與戰鼓再次打響天際,今夜的馬洛斯地監依然籠罩緊張的氣氛,而我站在此地,心中別於等待廝殺的部隊們,我看到了不一樣的局面。
當戰爭傳遍伊丁大陸,許許多多的江湖人士都來參與了這場盛會,即便是盟員不多的血盟,抑或是未加入任何勢力的流浪武士,都出現在此,但⋯他們不參與戰爭,為的是能更靠近死亡騎士一步,而這也是戰役開始以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以往,死亡騎士降臨,固定的血盟便軍事化的快速搜索,封鎖通路,清場等制式舉動,所以勢力單薄的人們苦無機會接近。然而現在,英雄聯邦打破了這一切規則,讓這一切規則瓦解,讓死亡騎士就像荒龍、泥龍等位在地底下深處的神獸一樣,所有人都能挑戰,不再有只能遠觀的無力感⋯。
公平的競爭需要血祭去造就,而英雄聯邦的最終目的,就是能讓所有大大小小的血盟,都有參與死亡騎士討伐的機會,即使死傷無數,也要達到此目標。
耳邊再次響起尖銳的劍刃亂舞聲,日以繼夜的戰亂永不止息,由NexC騎打頭陣的部隊遊走於馬洛斯地監,喝下無數的勇氣藥水,無盡的白色閃光,拿下無數敵軍項上人頭,紅了眼的NexC騎繼續向前推進,此時英雄聯邦幹部招喚了盟友NexC騎,將其傳送往妖魔村莊,一個沒有警衛與法律的地區,不希望他在此役中成為眾矢之的,而落下軍備成為敵軍之戰利品。
戰事持續至深夜,前方突然傳出捷報,瘋狂派對盟大將之一布蘭騎,誤殺了武裝聯邦正在受千刀萬剮二轉之苦的孫悟騎,正當他得意之際,卻未知自己已成邪惡之人⋯
在百人對峙的戰場,邪惡之人總能成為所有人之箭靶,相傳邪惡之人會受到伊丁女神詛咒,極可能在死去的瞬間,遺落身上的軍備,而布蘭騎就在今晚成為受詛咒之人,價值不斐的斗篷,已被這場戰役所吞噬。
英雄聯邦中隱姓埋名的頂級菁英們,漸漸的回到武裝聯邦並悄悄投入這場戰役,他們沈默寡言,但在危急之時毫不猶豫的投入戰場,這批早在我回歸伊丁大陸時就已成為頂級菁英之人,會對這場戰役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呢?
而同時,遠方的死亡騎士遺體身旁傳出戰報,有人奪取了傳說中的神器之一,散發金色光芒的死亡騎士盔甲!究竟是誰獲取此神器,而此神器又會帶來什麼樣的神秘力量,一切的疑問,將隨著旭日東昇而有所解答。

未完待續⋯。
9
-
LV. 13
GP 80
19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10 BP-
《十二章:傭兵》


擁有堅強毅力與實戰經驗的傭兵團,給予前線部隊無後顧之憂的挺身奮戰,不輕易現身,無法掌握行蹤,輕易的遊走在伊丁大陸各地,並在關鍵時刻提供英雄聯邦各種委託任務,我稱呼他們為英雄聯邦傭兵團。
其傭兵團的主要業務,分為日間與夜間業務。
日間會代替忙碌的武將們進行鍛鍊,擊殺世界各地的怪物,獲取更高等級的功勳。
由於其二業務較為凶險,必須於夜間執行,代替武將們洗刷邪惡之名,恢復正義之身。但邪惡之血勢必招來覬覦血腥味與財物之人。

烏雲蔽月,微涼之春分節氣,妖魔村莊城門燭火前快速閃過幾個人影,係由柔恩妖為首的替天行道盟,似乎正在進行夜間狩獵邪惡之人的活動。一行人快速巡邏妖魔城堡周圍,並消失於樹林之中。
此時正在執行夜間業務的傭兵團,望見遠方由九龍城寨發出的紅色煙火,這是通報所有在城外洗刷邪惡之名的信號煙,紅色代表有敵盟展開狩獵,請嚴加留意。
數十支銀箭從樹林飛出,從傭兵團耳邊呼嘯而過,傭兵們驚覺邪惡之氣已引來覬覦軍備的賊寇,猛然一看是柔恩妖一行人,約莫8人的小隊朝著傭兵們直奔而來,後方突然出現幾個人影,難道是被包圍了嗎⋯

是子傑妖與吃菜騎、出神法等人,應是看到紅色信號煙才趕過來,傭兵們來不及打招呼,吃菜騎已被見面妖之鮮血染紅,剎那間已拿下一位賊寇之人頭。
子傑妖乃九龍城寨知名遊手好閒之人,成日不練武,神遊於伊丁大陸,但力拔山河之拉弓氣勢,卻也證明了其實力有一定的水準,光速一樣的秘銀箭射穿了李小妖之手臂,隨後龍潭騎率領一行人由柔恩妖後方包夾,幾道光束往天際飛去,柔恩妖一行人已離去,只留下英雄聯邦一行人護送傭兵們離開。

騎特拉城鎮佈告欄寫著無名信,眾人議論紛紛,上面寫著:
「死亡騎士盔甲已由戮盟再次拿下。」
戮盟實力似乎深不可測,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帶領戮盟接二連三拿下神器,而這也將成為伊丁大陸人們津津樂道的話語。

未完待續⋯。
10
-
LV. 13
GP 88
20 樓 不完美奶爸 fantasyken
GP8 BP-
《十三章:洞察先機》


穀雨節氣,陰雨連綿,伊丁女神捎來一張張公告紙由天而降,落在大陸每一寸土地。
浸濕雨露的紙張,渲染暈開的筆墨,依稀可見上頭幾行簡單卻又極為重要的文字:

「盟戰在即,勝者為王,天賜神力,蓄勢以待。」

讀完一十六字後,紙張化為一縷青煙,往天邊散去。

而我似乎預視了即將到來的勢力集結。
戰亂時代開啟,百家爭鳴,隨著時間流逝,傑出的血盟將越趨成熟且壯大,而真正有實力的血盟,會漸漸的展露頭角,擁有相同理念的盟軍,將會逐漸的融合,而最後將會走向五大勢力甚至三大勢力的拼圖。

群雄割據,戰國時代來臨,伊丁女神這步棋,將帶來所有勢力全新風貌,而向來以和平為目標的伊丁女神,為何會展開這場戰爭呢?
難道伊丁大陸已由戰爭之神「阿瑞斯」接管了嗎⋯人類禍災的化身,嗜殺、血腥,力量與權力的化身⋯

許多傳言甚囂塵上,有人指出沙棘木城堡領主已遭殺害,而城主職位已從缺,有實力的血盟將能拿下城池,並操控沙棘木地區稅收,甚至有人指出城堡下方藏著比巴風特更強大的羊角馬蹄怪物,但事實真相為何,沒有人能肯定的說出答案。

突然天空射出一道藍色光芒,稍縱即逝,九龍城寨發出劇烈的光線,光源來自秋風騎,伊丁大陸獨一無二的日炎耳環經過他多次淬煉強化,已達到堪稱神器等級的威力!

此時傳出哈雪妖與帕喜法於龍監擊殺了擁有絕世神兵的柔恩妖,消息傳回九龍城寨,眾人皆嘖嘖稱奇,帶領一班殺手的柔恩妖居然倒下了⋯

未完待續⋯。

彩蛋:

九龍城寨臥虎藏龍,近日也出現了一位來自九龍城寨的說書人,出現在某討論區,不過至今仍然沒人能猜出此位說書人是誰,連英雄聯邦的盟員都不知道,而這個秘密將隨著故事的演進而有所提示,目前只有三個人知道,一個是我,一個還沒出生,還有一個我不能說,我們十四章見。
8
-
板務人員:

29 筆精華,10/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