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0

【閒聊】更新11/14第一篇凝界鬼神之軍之一、二

樓主 Heineken vip911
GP5 BP-
第一次使用巴哈發文,請各位多多指教。以下就是無聊寫寫的短文,打發各位看倌的時間嘍!

第一篇凝界鬼神之軍之一

咯噠咯躂........!遠處乍響的馬蹄聲,頓時驅散了深夜的寂靜!

驛站裡熟睡的老王頓時驚醒,推門而出只見官道上一隊驃騎絕塵而過!

「駕!....駕、駕!」隊伍中面色凝重的首領腦海裡不斷回想起皇妃的口諭!

「日夜兼程往北海,你務必親自把東西交給凝王!」



隔日中午數名來自臨淄的皇城禁衛軍,終於趕到了北海城下。

入城後毫不停留奔馳向北海凝王府,在府門前日光親衛軍擋下。

「來者何人,為何前來!」守城衛士官說

「奉皇妃之命前來面見凝王,還請通報放行!」在話言中的同時首領拿出懷中的紫金令牌。
守城衛士官見到立刻將禁衛軍將士引至議事大廳,並派人前往通報凝王。

在凝王府議事大廳,所有皇城禁衛軍一見到凝王,不顧連日奔馳的疲憊,肅然行了軍禮!

「奉皇妃口諭,此物需親自交由凝王之手!」禁衛軍首領從懷中取出一個包裹嚴謹的物體!

只見凝王忽然神色一變,一個劍步取下包裹默看了幾秒後,下令侍從官好生安排禁衛軍將士休息,再行返回臨淄。

待一行人離開了議事大廳,凝王心跳加速,神情凝重的解開包裹上的同心結!
一個精緻的神秘小盒赫然出現在眼前!看著這神秘小盒,凝王頓時心中泛起一絲恍然,蠻懷期待的撫摸、觀察它!看見盒子上機關處還留有當初送給他時的記號,剎時的凝王一個人呆站在大廳陷入了回憶中,回到了上個月在臨淄的那一天.......。

某日,凝王奉日光城主之令,前往臨淄會見皇城白皇,由於坐騎剛給安裝上最近軍機處研製出的新型勾狀蹄鐵,大幅提升了坐騎速度,而提前抵達。於是在等待面見白皇之前,就在臨淄城四處閒晃。
這一日在皇城接待官的安排下,獨自來到皇宮御花園觀賞皇妃平日蒐羅的奇花異草,在這平靜中的鳥語花香中體會到平日難得的寧靜!就在拐過一處假山的時候,恰好另一側迎面而來一位男子......。

「碰!」「哎幼!疼啊!」被撞倒的男子說

瘦弱嬌嫩的男子被強壯如牛的凝王撞到在地上,凝王伸出手示意對方幫助他起身,被撞到的男子也接過手借力起身,就在這一剎那間!一股莫名的暖流傳進了凝王的身體中,習武多年的凝王從未感受過這種通體舒暢像是打通任督二脈。

凝王心跳加速!嬌嫩的男子不知為何,臉夾上泛紅了一片像是害羞的姑娘一般。兩人互相作揖道聲了不是,嬌嫩的男子離開後。
凝王站在原地搓了搓自已的手,心想「習武多年不曾有這種感覺,今天確怪異的如此……。」也許不知道為何無法解釋,凝王離開御花園回到譯館休息。

翌日,白皇傳令來到譯館,宣凝王至議事殿覲見!

凝王步入議事殿,首次見到白皇。正當準備趨前向白皇行禮之際,只聽上位之人傳來一聲驚呼。不由得舉目望去...「是你!」「竟然是...陛下!」,兩人當即認出面前之人,便是昨日花園相遇之人!接下來的交談中,二人更是發現相互間竟是如此的投契,本是簡單的會晤,竟從辰時三刻進行到了申時初刻!在夜幕低垂、華燈初醒之時,二人在內務總管艾魯的提醒下,赫然發現竟錯過了午膳!不覺相對莞爾,「沒想到與卿一晤,竟廢寢忘食至此......!」

晚膳後二人來到御花園,走到昨日假山處彼此更是不覺相見恨晚。當夜在白皇安排下,二人同榻而寢、抵足而眠!接下來的日子裡二人有如膠漆相投、形影相隨,白日一同用膳、夜裡一同就寢,無所不談。有道是「高山流水遇知音;酒逢知己千杯少!」....

而就在這接連數日的焦孟不離中,皇妃經常在一旁默默的關注凝王,觀察他的一言一行。不知為何,總覺得凝王與午夜夢迴時分,經常出現在她夢的男子,竟是十分相似?在某天的晚宴中,陪侍白皇與凝王一同用膳之時,竟發現凝王習慣在用膳前默禱,「向蒼天乞求,佑我黎民百姓,免除天災之厄、遠離戰火之苦!.....」

「什麼!」皇妃心中赫然一驚。「為什麼會跟....一模一樣?」
凝王所用之言語動作竟都與夢中那不知名的男子完全相同.......

數日之後,凝王完成了日光城主之令即將辭別回返之際,白皇臉上帶著依依不捨的神情,傳令貼身待衛「虎、鄉、四、深」隨行,時刻保護凝王的安全,「你等四人記得,待凝王猶如朕一般!」。

虎:原臨淄首富門下客卿,七步之才,長袖善舞。擅溝通交際、劍術。

鄉:原臨淄首富門下客卿,武藝超群,性情中人。擅輕騎闖陣、槍術。

四:原臨淄首富門下客卿,才高八斗,臨危不亂。擅戰陣變化、刀術。

深:原臨淄首富門下客卿,吳下阿蒙,大器晚成。擅兵略伏擊、弓術。


正當凝王告別了白皇,與四位待衛分別,正準備返回驛館準備行囊之際......
此時,譯館中凝王房間內,來了一位神秘人,正靜靜的等待著凝王的到來..........
5
-
LV. 1
GP 5
2 樓 Heineken vip911
GP1 BP-
地點:中國青州北海凝王府

角色:白、妃、凝、四、虎、深、鄉、沛、愛、蔡、㽞、菩、艾魯、老王、部舉仁生

物品:紫金令牌候以上官位可通行全國不受限制,除皇宮外。

白:出生於武官世家,自幼習武、飽讀兵書,姿容端麗,身為男子的白有一種女性的柔媚。15歲時是太子(北戚啼達)伴讀。

妃:出生於文官世家,由於國破家亡時,流離失所在兵荒馬亂之際與家人逃向泰山,遇上山賊家人一一成為刀下亡魂,正當山賊準備對其下手之時,凝王清賊軍恰巧聽見呼救趕來救援,凝王見其孤苦伶仃且具有國色天香之姿色,暫時留在凝王府。而後某些原因成為白皇之皇妃。

凝:出生於商人世家,自小生性聰慧,五、六歲的時候,智力就和成人相仿。少時機警過人,通權謀機變,行為放蕩不羈,不為世人看重。但其個性孤傲不願繼承家業,謀得都衛一職憑借自身實力闖出一片天地。名言:「君子汝當之,小人吾當之。」

艾魯:貼身待衛,精通排兵布陣。協助打理一切事、物,雖未官拜相將之列,其實權卻可隻手遮天。

老王:……。

----------------------------以上應觀眾要求補上之一人物介紹----------------------------


第一篇凝界鬼神之軍之二


回到房間的凝王,一進房門剛準備收拾行囊,聞到一陣香味撲來,驚覺有異的凝王,瞬即抽出佩劍、返身刺去....!只見身後一名身穿黑袍的神秘人,被劍尖抵住喉部,皓玉般的雪頸瞬時留下嫣紅!

「你是誰?來做什麼?」凝王嚴厲的說

「是我。」那黑袍的神秘人,緩緩脫下帽子說

凝王一見帽蓋下的臉龐,立刻收起手中之劍。迅即返身將房門及窗戶關上,並查探確定四下無人後,才放心的回到神秘人的身前!

「為什麼要冒這麼大危險來這裡?」凝王說

「我想見到你,因為下次的見面不知要到何時?」神秘人說

「……。」凝王頓時沉默!

「抱我.....」神秘人突然抱住凝王

「衣香鬢影……。」荷包傳出陣陣花香,凝王沉默著細細的感受這一切

「我想與你共度一夜!」神秘人哽咽的說「吻我!」

神秘人突然……凝王……


在清晨時,凝王拿出一個檀木魯班盒,將自已的隨身玉佩放入盒中送給了神秘人。

神秘人接過盒子後,抽出衣服裡藏的匕首,在盒子上機關處做了記號。

「這個記號只有我們知道,這個盒子代表了你。」神秘人說


..........

………..........

..........................


凝王府議事廳中,凝王思緒從回憶中抽離出來,回到了書房中,撥動機關打開那檀木魯班盒,一陣令凝王魂縈夢牽熟悉的香味飄散出來,只見映入眼簾的是一卷鑲金黃絲帛,以及一個觸動凝王心弦的.......荷包!

凝王取出絲帛展開,只見上頭寫了四個字「救我!快來!」。

從其字跡紊亂、墨跡略暈不難判斷出,書寫之人當時的緊急倉促與內心的徬徨不安。

凝王一見立刻傳令要凝王府帳下沛、愛、蔡、㽞、菩五位將軍到議事廳議事。


沛、愛:亂世中生長於刺客之家,加入凝王麾下後互相結拜為兄弟。精通隱匿追蹤、易容模仿,在軍陣中神出鬼沒,一擊必中、遠颺千里!留下許多動人傳說.......

蔡:家鄉被盜賊侵掠,憤而率鄉勇抵抗,在凝王奉令肅清盜賊時加入凝王麾下。一身是膽,為將之才。

㽞:在凝王調查山野時認識,相處多日,決定加入麾下。山中隱士,博學多聞。

菩:佛門俗家弟子,因久仰凝王之愛戴人民之聲,加入麾下。負重致遠,精通醫術。


經過了三個時晨,五位將軍全在議事廳。

「凝王半夜急召爾等前來所為何事?」蔡將軍說

「難道又要在為白皇做那種事情嗎?」菩將軍疑或的說

回想一年前!眾臣們正在宣示殿上候命,等待聽宣受封之時......

艾魯總管朗聲唱道:「宣白皇御令,特封北海都衛--,為摸金中郎將!」


……時空再度回轉到一年前多……凝初任都衛時,在北海郡負責城內、城外郡民之安全任務。

某日日光城傳令部舉仁生,前來官署傳日光城主之令!

「傳聞濟南、泰山一帶有盜賊、流寇四處作亂,現命都衛官盡速調派兵馬前去掃盪。」

「臣領命,立刻整裝出發!」凝說。


部舉仁生:原二代城主始常夜夜笙歌、歌舞昇華,後卻因交戰中不斷歷盡苦難、幾番生死,竟在在千迴百轉的波折後,悟透人生之道。將城主之位轉讓與包。


包:日光城主……。


二日後日兵馬來到濟南地界,循著沛、愛二人留下的線索,一路來到山腳下流寇的聚集地!

想到沿途所見村莊之殘破,受害村民臉上的絕望神情,凝悲憤的下令....

「全軍聽令,此戰不能放走一人,留二百弓手提防漏網之魚,其餘全速衝鋒!」

「得令!」「衝啊!.....」「殺!....

只見蔡將軍單刀突騎直衝流寇首領,揮起一道刀光直衝首領頸項而去...

「此戰首功是我的了........哈哈哈!」。

正當賊寇即將授首,只見二道隱晦的劍光掠過......

「老蔡,我兄弟倆等了這麼久,怎麼可能讓你撿便宜.....

使勁揮空、滿臉漲紅的蔡將軍緩緩吐了一口氣......恨恨的看著沛愛二人隱去身形!

「這是誰撿了誰便宜啊!.......

正當群寇無首、無處逃逸之際,突見沛急速來報......

「部份流寇頭目神情緊張帶著一批箱子往山上逃逸。」沛將軍急忙說。

「愛已經先跟了過去!」

「所有軍士聽令!加速殲滅餘寇,整理戰場、原地休息。」

凝下令後隨即帶著蔡、㽞、菩三人及護衛數人,在沛帶領下循著愛將軍所留下的痕跡追去。

一行眾人循線而來,只見愛正站立在一座古墓前面!

「我趕到的時候,這古墓的入口已經被破壞了,看來他們是逃進古墓中了!」

六人商討一會兒,決定進入古墓將剩餘流寇消滅,免除後患!

「其餘護衛留在外面,警戒四周、慎防意外。」凝說。

一行人進入墓穴後………

四周漆無一片,濕冷及青苔的腐味,蔓延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周遭,彷彿進入黯然漆寂的冰冷,空氣中微微透出凜冽的肅殺之氣!一行人舉步悄然,環顧深不見底、陡然峭壁、暗無光照的石壁岩縫,流淌著滴滴答答的水聲,六人秉了秉氣息,不由得加速心跳,此刻的不安讓㽞將軍決定先回去取火把前來,其餘五個人也放慢腳步等待火把照亮這暗無天日的通路。

突然!一陣荒煙蔓草的水捲聲襲來,忽近忽遠.......

忽然一聲大喝,只聽最前面的愛大喊.....「啊!是妖物」
1
-

歡迎使用新版哈啦區,若使用發現問題請不吝告訴我們 >> 新手教學

板務人員:

11 筆精華,09/3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