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215

[小說]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第六章

樓主 毛瑟基 KIKEY
GP5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1>

從洪荒時代第一次有人收服神奇寶貝開始,每一個時代都有優秀的訓練家活躍著。然而,在這塊強者星羅棋布的大陸,女性神奇寶貝大師卻一直有如鳳毛麟角般稀少。

不只是在史前的洞穴壁畫裡少見,即使在有文字紀錄的時代,也直到帝王武丁的時代才正式記載了第一位受到國家認證的女性大師--母辛道館的婦好。

一百多年後的妲己曾被譽為當代最有天分的訓練家,不到廿歲的她以包括白色九尾在內的神奇寶貝從會外賽開始一路殺進御前大賽,而且冠軍戰時當著包括君主帝辛在內的數萬名觀眾讓聞仲大師的引退之役留下敗績,因此破格被認證為大師,甚至後來還成為帝辛的王后。

改朝換代之後,民風丕變,女性別說是參與朝政,連拋頭露面的機會都降低,更別提出遠門進行神奇寶貝訓練家的修行,也因此將近六百年未再出現女性大師,直到衛國的南子出現才打破這個局面。

出身宋國的南子是衛國國君姬元(靈公)的正妻,包括匡邑聯盟新人賽在內的大小賽事都曾奪冠,在雒邑大師賽(也被稱為王都大賽或者御前大賽)也有前四強的好成績。

除了戰績出色,南子善用國君夫人的身分,積極提升衛國最高等級賽事--帝丘聯盟賽的參賽規格,並且獲得認證為大師賽資格積分賽事,大賽期間不但票房場場爆滿,周邊商品以及觀光住宿更是供不應求,儼然成為新興產業。也因為南子對神奇寶貝聯盟的付出,提升了衛國的收益與能見度,在衛靈公內舉不避親的推薦下,南子獲得了神奇寶貝大師的榮耀。

近日,孔夫子接到了來自衛靈公的邀請函,希望能邀請他擔任帝丘神奇寶貝聯盟的首席顧問。照理說,這麼一個重視神奇寶貝聯盟賽的國君邀請,夫子應該滿心雀躍地期待在新天地一展長才,但他卻出乎意料地愁眉不展。

同一時間,和曲阜聯盟大賽一樣有高積分的帝丘聯盟賽即將到來,但是大部分有志於高階賽事的孔門弟子卻顯得意盡闌珊,幾乎沒有人報名參賽。

這樣反常的狀況引起子路--他也是孔門中唯一報名帝丘聯盟賽的訓練家--的納悶,於是向夫子請教,沒想到得到的答覆讓他更困惑了。

「大哉問!」夫子答道:「帝丘大賽積分高,獎金也高,曝光率更高......」話還沒說完,子路興高采烈地插嘴:「而且聽說帝丘聯盟的南子大師還長得超美麗的,是嗎?」

夫子聞言眉頭微微一皺,臉上也露出內情絕不單純的笑容:「是啊,而且南子大師還不只是美麗而已,所以不管是首席顧問的邀情,還是這場賽事,都答應不得!」

「南子大師長得美麗也是不能參賽的理由?」子路這下可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難道是怕師母吃醋嗎?可是不對啊,為何連我也最好不要參賽?」

※明明是高規格高獎金的一流賽事,為何孔門弟子除了子路以外,個個避之唯恐不及?下集待續!
5
-
LV. 11
GP 223
2 樓 毛瑟基 KIKEY
GP5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2>
 
「怎麼會想到來問我這種事?」被子路搖醒的宰予揉著惺忪的睡眼:「你如果想參加帝丘聯盟賽就去啊,幹嘛在乎別人的看法?」
 
子路雙手合十拜託:「話不是這麼說,你也知道我在曲阜聯盟賽表現得並不好,如果不認真累積積分,雒邑大師賽會外賽就無望了。班長要照顧生病的媽媽不能出國,子淵、子貢和子騫即使不參賽也有足夠的積分,其他去過衛國參賽的只有你,不然要問誰呢?」
 
「夫子一直希望我們認真做事,講話謹慎啊......」宰予抝不過子路的懇求,無奈地說:「我不喜歡講閒話,但只能說衛國把神奇寶貝聯盟當作娛樂事業經營,如果要參加那裏的聯盟賽,必須把自己當成是表演者而不是訓練家。」
 
子路一聽更迷糊了:「根本聽不懂,問了等於白問啊!」
 
另一方面,夫子雖然對於擔任衛國神奇寶貝聯盟首席顧問一事感到猶豫不決,於情於禮還是應該親自回覆,因此他決定隨使者到衛國晉見靈公,子路隨侍在旁,還可以搭便車。
 
【帝丘新聞--傳說神奇寶貝大師孔丘蒞臨衛國,爭睹風采者萬頭鑽動】
 
【每日朝歌--衛君與孔丘大師相談甚歡,擬重金禮聘為神奇寶貝聯盟首席顧問】
 
【衛國通訊--孔丘高足匡邑新人王仲由報名參加帝丘大賽】
 
「太扯了,還沒踏入衛國都城,怎麼媒體就生出這麼多關於我們的新聞?」子路在馬車上不敢置信地反覆翻閱剛買的早報:「子我之前說衛國的神奇寶貝聯盟是娛樂事業,現在我看他們的媒體應該是製造業吧!」
 
「還沒了解真相,不可妄加批判!」夫子阻止子路再說下去,然後對使者欠身一揖:「請見諒門生對貴國出言無狀!」
 
使者也對媒體報導疑惑萬分,連忙回禮示意無妨。此時先遣到王宮通報的護衛剛好返回與接待夫子的馬車會合,聽到護衛的說詞,不單是使者,連夫子和子路也驚呆了:「坦白說連在下也不相信,但王宮裡確實說孔丘大師和包括仲由在內的兩位弟子前幾天就已經到了!」
 
使者驅駕領夫子和子路入宮後,問出先前抵達的「孔丘大師」正在王宮內的對戰場,一行三人連忙趕赴,一路上還不時聽到宮人們興高采烈的議論。
 
「孔丘大師真是高大威猛,儀表不凡啊!奇怪,剛剛不是看到他到對戰場去了嗎?怎麼現在又出現一位孔丘大師?」
 
「名師出高徒,他的弟子,四天王之一的冉耕(伯牛)還真不愧是龍系神奇寶貝大師,等閒的訓練家不是他的對手呢!」
 
「仲由也很厲害,一手超進化的絕技,這次大會想必是罕逢敵手了!」
 
夫子和子路越聽越起疑心:「怎麼可能連病弱到無法遠行的伯牛也出現了?而且另一個仲由也會超進化?」
 
一踏入對戰場,真的看到一名身材高大,貌似夫子的壯漢坐在交戰區旁的一張長案邊,肆無忌憚地暢飲美酒,大嚼美食,身旁兩人的衣著打扮還真和冉耕與子路有七八分像。不甘被冒用身分,子路上前喝問:「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才剛抵達衛國,就發生匪夷所思之事,到底是誰冒充了夫子?他和子路又要如何通過這道難關?下集待續!
5
-
LV. 11
GP 223
3 樓 毛瑟基 KIKEY
GP5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3>
 
包括貌似夫子的壯漢在內,正在大吃大喝的三人一聽到子路的斥喝,萬般不情願地放下手上的酒杯和美食,打扮彷如冉耕者先開了口:「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問『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子路仔細一看,赫然發現是叔孫輒。
 
貌似夫子的壯漢,也就是陽虎接著說:「我們就大發慈悲地回答你吧!」
 
另一個做子路打扮者搭了腔:「老大,這裡可是衛國的王宮,我們要低調一點,以下還是省略吧!」不用說,自然是季寤。
 
這時,一名容貌俊美,穿朝臣裝扮的男子詢問子路:「他們難道不是孔丘大師和孔門弟子嗎?」
 
子路毫不猶豫地答覆:「他們是陽虎隊,專門搶奪別人神奇寶貝的壞蛋!」
 
「雖然之前我的小弟叔孫輒承蒙孔門弟子關照,但現在攸關生計,得就事論事......」陽虎知道紙已經包不住火,也就大方地承認:「沒錯,我確實不是孔丘,只是剛好長得很像而已。但是我們陽虎隊的實力可不弱,現在向孔丘大師和他的弟子下挑戰書,如果我們贏了,首席顧問就應該讓我陽虎擔任,如何?」
 
子路難忍陽虎的挑釁,正待發作,這位美男大臣以手勢按捺住他,並且拒絕了陽虎的提議:「很抱歉,我們大王指名的就是孔丘大師,其他閒雜人等一概不考慮!」
 
叔孫輒憤怒得幾乎要翻桌:「居然說我們是閒雜人等!難道剛剛沒看到我們這裡可有兩位訓練家會超進化?」
 
「諸位的實力不俗,但是欺君之罪無可饒恕......」說到這裡,美男大臣對夫子以及子路躬身一揖:「敝國不察,怠慢了貴客,且等在下彌子瑕將假冒大師的嫌犯逮捕後,再行謝罪!」
 
眼見又要有牢獄之災,陽虎隊三人組連忙釋放出自己的神奇寶貝,但彌子瑕卻只氣定神閒地與之對峙。陽虎隊三人組正在納悶,驚覺腳底下有異狀,原來居然有深紫色,圓形的神奇寶貝從他們的影子下緩緩竄出。
 
「是耿鬼~~」季寤率先恢復鎮定:「兄弟們別怕,單獨一個耿鬼是對付不了我們的!」
 
然而,夫子卻不作此想:「這耿鬼的體型可比我之前看過的都來得大啊,而且身體和肢體上的尖刺也比較顯著,下半身還發出紫紅色光芒,莫非......?」
 
「孔丘大師好眼力!」彌子瑕再次對夫子躬身一揖,腰上配戴的珠飾發出與耿鬼身上一樣的紫紅色光芒:「在下的耿鬼可以超進化。」接著他對耿鬼下令:「對陽虎隊三人組還有他們的神奇寶貝使出『暗影球』!」
 
只聽得一陣巨響,陽虎隊三人組和炎武王、蜥蜴王以及巨沼怪一同被轟上半空中,此時陽虎怒斥兩名手下:「你們不是都會超進化嗎?怎麼我們還會如此狼狽?」
 
「老大,我們的神奇寶貝才剛進行過一次超進化,冷卻時間還沒結束,無法再次超進化呢......」季寤無奈地攤攤手。
 
不知道是否因為之前與公冶長搭檔過,叔孫輒顯得樂觀許多:「往好處想,今天也讓大家知道超級蜥蜴王原來不只是有草屬性,還有龍屬性呢!所以我這次扮演『龍之神奇寶貝大師』冉耕的角色還稱職吧!」
 
「反正打得贏就榮華富貴,打不贏只能繼續流浪啦......」陽虎無奈地拍拍兩位夥伴的肩膀,然後三人一起吶喊:「好討厭的感覺啊~~~」接著成為消失在天際線的亮點。
 
下令衛兵搜捕被轟出宮的陽虎隊三人組後,彌子瑕正待向夫子二人請罪,對戰場外傳來殿前侍衛高呼:「大王駕到!」
 
※想不到這麼快就可以見到這次的東道主,究竟夫子會與衛靈公擦出怎樣的火花呢?下集待續~~


5
-
LV. 11
GP 229
4 樓 毛瑟基 KIKEY
GP6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4>
 
在重視禮節的魯國,即使是貴族與士大夫要見到國君都需經過通報以及一番功夫,更別提像子路這樣的平民百姓。不料初來乍到衛國,居然這麼快就得與國君碰面,夫子固然沒做好心理準備,子路內心更是忐忑不已。
 
但見衛靈公在數名侍衛以及朝臣的伴隨下進入對戰場,無視躬身作揖的夫子和子路,劈頭就斥責彌子瑕:「你這個小壞壞!」夫子和子路面面相覷,難以想像國君在外賓面前說話會如此不莊重。
 
彌子瑕連忙拜伏在地請罪,衛靈公居然繞到他身後,在臀部呼了幾巴掌(夫子與子路大驚):「剛剛聽宮人說孔丘大師的弟子們正在對戰,而且雙方的神奇寶貝都會超進化,這麼精彩的賽事居然沒有事先通知寡人,你可知罪?」
 
剛剛還威風八面驅逐陽虎隊的彌子瑕,此時居然以撒嬌般的語調討饒:「大王,微臣知錯了,請您寬恕啊!」
 
子路悄悄地對夫子附耳:「怎麼覺得衛君和他的大臣怪怪的?」夫子亦悄聲回覆:「衛國的風土民情本來就跟魯國不同,我們不該妄加論斷。」子路聞言突然開始理解為何同儕們對於衛國的聯盟賽興趣缺缺了。
 
又拍打了幾下彌子瑕的臀部後,衛靈公總算注意到在一旁以佇立多時的夫子與子路:「兩位想必是孔丘大師與高足,寡人適才懲處朝臣,多有怠慢失禮之處,還請見諒!」這時又問彌子瑕:「不是說孔丘大師有兩位弟子?另一位到哪兒去了?」
 
彌子瑕依然拜伏在地,頭也不敢抬:「啟稟大王,眼前的才是真正的孔丘大師,先前來的其實是假冒者陽虎隊三人組,微臣好生教訓了一頓,目前正著令衛士搜捕,應該很快可以緝拿治罪!」
 
「真是的,居然讓騙子混進來,之前就常常讓史陀和蘧瑗叨唸寡人沉迷於神奇寶貝對戰而怠忽政務,現在居然連宮裡的門禁都有問題,想到又要被他們勸諫,頭疼啊......」這時,本來滿臉無奈的衛靈公靈光乍現:「還好孔丘大師現在在這兒,好好接待賢人,那兩個老古板就不會認為寡人玩物喪志了!」
 
於是衛靈公下令宮人引夫子一行至迎賓會館歇息,擇日召見,啟駕前還當著眾人面前捏了一下彌子瑕的臀部。夫子知道子路想附耳說些什麼,以手勢制止:「思考不可以帶有邪念!」
 
兩人才剛放下行李,又有宮中的使者前來通報:「南子夫人召見,請孔丘大師今日某時至夫人寢宮外候傳。」
 
「夫子才要我思考不可以帶有邪念,這下國君夫人居然要在寢宮召見他,這個國家是怎麼一回事啊?」這下子路真的得要用力克制自己別胡思亂想了。
 
※相隔了四章,再次上演兩位神奇寶貝大師的會面,只是這次的氛圍似乎和楚國的狀況不大一樣,究竟結果如何?下集待續!

6
-
LV. 11
GP 240
5 樓 毛瑟基 KIKEY
GP4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5>

南子夫人召見的時辰轉瞬而至,注重禮節的夫子早就服儀整齊地和子路一起在約定地點候傳。雖然狐疑南子夫人選擇寢宮的動機,但是人生有幾次機會可以親睹兩位神奇寶貝大師的對戰?內心訓練家的鬥魂不免充滿興奮地燃燒。
 
然而,宮人轉述南子的要求,讓子路的殷切期待落空:「夫人表示要與孔丘大師進行『閉門切磋』,所以仲由先生請留步。」
 
所謂的「閉門切磋」是某些訓練家為了避免自己的獨門絕技或者神奇寶貝曝光,因此不讓其他人在旁參觀或者觀摩。先前夫子和接輿大師的對戰即屬此類,只是故伊布道館只剩斷垣殘壁,無門可閉,否則也不會被楚昭王的使者打擾。
 
身為訓練家,得尊重對戰的規矩,子路也只好萬般無奈地在寢宮外等候。在夫子被宮人帶進南子寢宮後不久,附近突然一陣騷動,子路轉身望向聲音來處,一道紫黑色身影直襲而來,和猝不及防的他撞個滿懷。子路身強體壯,只痛不傷,但紫黑身影霎然而止,趴在地上不住地甩著發暈的腦袋,原來是一隻約兩尺長,貌似小狐狸,還有一對討人喜愛的藍瞳的神奇寶貝。
 
「是索羅亞...」正詫異間,兩名宮中侍衛迎上前來,其中一人將索羅亞兩前肢壓住,另一人則是拿出繩索準備綑綁。子路不忍,便詢問道:「敢問兩位大哥,這神奇寶貝做了什麼,需如此對待?」
 
壓制索羅亞的侍衛認得子路,便如實告知:「這傢伙變身成宮人的模樣進入膳房,廚師發現不對勁之後,驚慌地現出原形叼著偷來的肉被我們一路追捕,之後就是仲由先生您看到的模樣。」
 
「索羅亞雖然會利用變身的能力作弄人,但通常不做壞事,會闖進膳房偷肉必有原因......」子路畢竟是個熱愛神奇寶貝的訓練家,當下為之求情:「如果兩位大人允許,是否可將這隻神奇寶貝交給在下發落?」
 
一來損失不大,二來子路是國君的座上客,兩名侍衛便做個順水人情,放過索羅亞。重獲自由後,索羅亞兩前膝跪地向子路叩頭致謝,接著叼起肉塊急忙衝向後花園,子路雖然很在意夫子的狀況,為免有失,還是決定先跟在索羅亞後面了解狀況。
 
另一方面,宮人領著夫子進入寢宮,但並非前往內堂,而是寢宮後方一個為巨大布幔所包圍的空間,踏進一看,才發現居然是神奇寶貝對戰場,粉白黛眉的南子夫人穿著綴滿寶玉等飾品的華麗衣服佇立在其中一個角落,夫子先行一揖為禮。
 
待宮人告退,對戰場內只剩下兩人單獨相處,南子夫人方行禮回應夫子:「久違了,孔丘大師!自御前大師賽與您緣慳一面以來,至今已有五年之久,妾身萬萬想不到您在那屆大賽後就宣告引退,對於一直未和您對戰引以為憾呢!」
 
「夫人言重了....」夫子拜曰:「丘在十多年來五次大師賽裡,非但認識各國的賢才,而且第一次就打到十六強,兩次八強,一次四強,最後一次還晉級冠軍賽,得以和來自天竺的愛藍大師對戰,雖敗猶榮,於願已足,引退將機會讓給年輕人無妨。」
 
附帶一提,讓夫子一直難以忘懷的對手是當年化名「愛藍」參賽的天竺國神奇寶貝大師瞿曇‧悉達多,他們在冠軍賽的交手在神奇寶貝史上被稱為「小至與愛藍的對戰」,感動了許多年輕人,包括子路在內立志投入訓練家的行列。
 
「既然有過往的交情,就請您不要再稱呼妾身為夫人了......」南子一面說著一面伸手解開衣領,珠玉寶飾彼此敲擊的清脆聲叮叮作響。想不到南子居然當著自己的面前做出如此不避諱的動作,夫子維持躬身作揖的姿勢,窘得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在歷史上最引人爭議的公案之一就在衛國南子夫人的寢宮裡發生,夫子該如何保住晚節?子路和索羅亞的狀況還會有人關心嗎?下集待續!
 
4
-
LV. 11
GP 244
6 樓 毛瑟基 KIKEY
GP4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6>
 
當層層外衣自南子夫人身上剝落於地,金玉交集之音停歇,出現在夫子眼前的並不是香豔旖旎之風情,而是著一襲勁裝的神奇寶貝訓練家。
 
「四方的君子看得起我們,想和大王有交情者,必先見過妾身,這也是妾身願意接見您的原因......」南子夫人依照訓練家的禮節再次向夫子致意:「然而,當妾身親睹您的風采,內心的對戰熱情被點燃了,既以訓練家身分相待,此時此刻切莫稱呼妾身為夫人,可乎?」
 
「丘明白,在此恭敬地接受南子大師的約戰!」雖然已經隱退,夫子依然樂於與高手交流,立時褪下外掛,底下和南子一樣是訓練服。
 
這場對戰比照御前大賽冠軍戰的規則--六隻神奇寶貝,訓練家可自由替換,一旦全數失去戰鬥能力或者棄權才決定勝負。根據慣例,主場的訓練家必須先公布自己使用的神奇寶貝,其實夫子一進場就看到跟隨在南子身旁的神奇寶貝--藍髮沙奈朵--不單具備超進化能力,而且身經百戰,更是御前大賽的不動成員。
 
「真讓人懷念啊,記得沙奈朵在五年前的大會是最後一棒,如果要保留超進化,應該不會率先出戰吧!」果然,南子率先派出的並非沙奈朵,而是外型有如白狐,耳足尾都是粉色,綴有一對粉藍雙眸的妖精系神奇寶貝--仙子伊布。
 
如果在南子的故鄉宋國,比較容易出現的伊布進化型態是太陽伊布或者月亮伊布,但這伊布是在進化前就陪嫁至日日歌舞昇平的衛國,耳濡目染下居然呈現了許多訓練家夢寐以求的進化型態。
 
夫子並沒有可以克制妖精系的鋼系或者毒系神奇寶貝,但是「小至的皮卡丘」成名絕技之一就是鋼系的鐵尾,責無旁貸地擔任開路先鋒。
 
然而,仙子伊布左耳以及前領上的緞帶並非裝飾用,其實是觸手,「小至的皮卡丘」不察,被牢牢纏住四肢,眼見掙扎不過,正待使出「十萬伏特」電擊,猝不及防地被仙子伊布欺身吻上,全身力量一瀉千里,不多時就雙眼一花,軟癱倒地。
 
「糟糕,是『吸取之吻』!」收回敗北的皮卡丘後,夫子懊惱自己的大意,因為不但少了一員大將,而且仙子伊布依然毫髮無損。
 
然而,南子的優勢並未維持太久,仙子伊布雖然躲過了水箭龜的「加農光炮」,但皮薄肉不多的牠不堪一撞,立時敗北。接替的第二棒,是全身細長無足,覆蓋紫色鱗片,頷下與尾部共有三顆金黃晶球的龍系神奇寶貝--哈克龍。
 
即使已非首次目睹,面對罕見的神奇寶貝還是讓夫子喜悅莫名:「是色違版的哈克龍呢,丘今日真有眼福!」
 
聽到自己充滿少女情懷的美麗神奇寶貝受到稱讚,南子不掩得色:「這是前幾年在某祭典日收服到的,上屆御前大賽雖然沒有好好發揮,但經過一番修練,現在已經是妾身不可或缺的主力....」話還沒說完,對戰場地上方居然有烏雲緩慢地生成聚集,從中灑下綿密的雨絲。
 
傳聞中哈克龍具有可以改變天氣的能力,此時此刻乍看是對水系神奇寶貝有利的雨天,但身為大師的夫子自知不妙,因為哈克龍也具備電系技能,水箭龜的速度緩慢,不可能在對手出招前逃離雨雲的範疇,只能使出足以有效打擊龍系神奇寶貝的冰系技能--冷凍光線突破困境。
 
高手對決,勝負僅在瞬息之間,哈克龍的「打雷」早一步發動,水箭龜完全無法招架而仆倒在地,失去戰鬥能力。此時,夫子注意到哈克龍身上隱隱散發出白色的光芒,暗忖經驗值已經將近可以進化成快龍,正思索下一步戰略,這時南子卻出人意表地宣告哈克龍棄權,所以雙方都有兩隻神奇寶貝退出戰局。
 
※明明勝券在握,南子大師為何讓哈克龍棄權?夫子接下來又要如何迎戰?下集待續!
子路:「還有人在乎我和索羅亞會發生什麼事嗎?」

4
-
LV. 11
GP 245
7 樓 毛瑟基 KIKEY
GP5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7>

無論是一般版本的水藍色或者色違版的淡紫色,哈克龍一直是公認優雅出眾的神奇寶貝。然而,就如同許多神奇寶貝進化後外型崩壞一般,哈克龍的進化也是另一宗困擾學界的公案--進化為快龍後,不但長出了四肢和比例小到可笑的翅膀,身軀也變得粗壯甚至近乎臃腫,甚至連顏色都從水藍色變為對比極大的橘黃色。
 
至於色違版快龍則是不甚討喜的草綠色身軀與深紫色雙翼,所以南子將色違哈克龍收回神奇寶貝球後,暗自慶幸還好沒進化:「妾身才不想帶看起來像是中毒身亡的神奇寶貝出門散步呢!」
 
到了中堅戰,南子盤算夫子應該快要派出繼承自父親孔紇大師的兩隻神奇寶貝--岩石系/惡系的班吉拉或者龍系/地面系的烈咬陸鯊,為了先發制人,壓縮夫子的戰術運用空間,她決定派出先前未曾在任何大賽使用過,一隻背後揚著九條尾巴,修長優雅的狐型神奇寶貝。
 
「是九尾啊......」對夫子而言,這並非第一次面對此種神奇寶貝,但總覺得南子的九尾外型與其他者有明顯的落差:「為何體型如此巨大,鬃毛更長更飄逸,而且還是白色的......?」
 
<後花園>
 
經過一番波折,索羅亞總算獲得自由,牠叼著肉奔過遍植桃樹的庭院,穿進花叢,最後抵達位在假山後方的洞穴內,子路亦步亦趨地跟上,並且儘量壓低音量以免驚動牠。
 
透過岩石間的縫隙,子路看到了一隻和索羅亞外觀與顏色相近,但體型更為巨大,而且有著一頭酒紅色鬃毛的神奇寶貝,奄奄一息地躺臥在地。
 
「是『索羅亞克(索羅亞的進化型)!』」這下子路總算明白索羅亞為何冒著危險到宮內偷肉,原來是為了照顧重病的夥伴。然而,索羅亞克實在太過虛弱,即使索羅亞已經把肉推到面前,甚至試著咬成小碎塊,依然無法下嚥。
 
「你們這樣不行啦!」子路實在看不下去,直接闖進洞穴,顧不得索羅亞克的反對--其實牠也已經沒有半點反抗的力量--將牠攔腰抱起,然後要一臉驚訝的索羅亞跟著一起到神奇寶貝中心,此時夜色已經壟罩整個帝丘市區。
 
幸而因大賽將至,神奇寶貝中心內還有值班的醫療人員可以處理急診狀況,只可惜索羅亞克的病況已然延宕太久,即使積極處理,依然無力回天。臨終前索羅亞克以企盼和託付的神情望了望子路,又看了索羅亞一眼,雙目一闔,再也沒醒過來。
 
商請神奇寶貝中心處理了索羅亞克的身後事,準備回到王宮之際,子路不捨剛成為孤兒的索羅亞,關心地問:「雖然你的家人把你託付給我,但我還是得尊重你的意願......」
 
「我是個正在進行神奇寶貝訓練家修業的學徒,你願意跟我一起接受考驗嗎?」
 
索羅亞毫不考慮地點了點頭,子路表示欣慰,鄭而重之地拿出神奇寶貝球將之收服:「謝謝你!讓我們一起面對前方無數的冒險與對戰吧!」
 
※因為一念之仁,子路的訓練家之旅增添了新的夥伴,至於夫子和南子兩位大師的對戰結果究竟如何?下集待續!

5
-
LV. 12
GP 254
8 樓 毛瑟基 KIKEY
GP4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8>

預期對九尾有相當抗性的班吉拉,此時已經俯臥在地,失去戰鬥能力,夫子做過緊急療傷後,將牠收回神奇寶貝球:「看到不尋常的白色九尾,雖然有所警覺,想不到還是吞了敗仗,真不愧是南子大師!」
 
絕大部分的九尾,或者該說黍黃色的九尾都是火系,傳聞中外邦存在著會操控冰系能力的白色九尾,夫子僅止於看過有限的古書文字記載,未能確認真偽,所以先派對冰和火系招式都不吃虧的班吉拉出戰。只是,白色九尾還有克制班吉拉惡系以及烈咬陸鯊龍系的妖精屬性,換言之,無論夫子派出哪隻神奇寶貝,在屬性上不可能佔有優勢。
 
適才迎面挨了一發妖精系大絕招「月亮之力」後,皮粗肉厚的班吉拉還可勉力應戰,夫子令牠以岩石封鎖和尖石攻擊交互應用限制白色九尾的動作,迫其無法再度蓄積能量使用月亮之力,然而,即使只面對白色九尾的物理攻擊,班吉拉卻意外地難以招架,不多時一個步伐踉嗆,往前一跌,再也無法起身。
 
「連物理攻擊都夾帶妖精屬性,難怪班吉拉會承受不住......」倘若按照預定計畫派出烈咬陸鯊,有可能會遇到一樣的困境,如果陣前換將,南子還有兩隻神奇寶貝還沒曝光,要如何擬定作戰計畫呢?
 
就在這時候,有如先前遭遇鳳王的體驗,溫婉細膩的女聲不經雙耳逕自流洩入夫子的腦海:「難怪南子一直這麼推崇你,眼力果然高,對戰功力也不俗,倘若聞仲還在世,不知道你和他誰比較厲害呢!」
 
聽到聞仲之名,夫子猛然把九尾壽命可達千年以及衛國首都帝丘也是殷代首都朝歌這兩點連結在一起:「敢問剛剛意念傳音給孔某的是前朝妲己大師的聖獸『白面九尾』嗎?」
 
南子聞言噗哧一笑:「果然瞞不過孔丘大師!妾身因緣際會下從鹿臺遺址解放封印,才有幸得到聖獸相助......」她又轉向白面九尾處:「您六百年前甫出道就勝過聞仲大師,至於孔丘大師五年前和大敗我的悉達多大師對戰平分秋色,所以妾身認為孔丘大師實力應在聞仲大師之上!」
 
白面九尾當著南子抖擻了洋溢豐沛力量的九條尾巴,信心滿滿地說:「如果妳五年前有我相助,孔丘和悉達多應該都不是對手,下一屆的御前大賽冠軍應該也是囊中物,何必還要再另外找『她』助陣呢?」
 
就在這時候,夫子腰間一個很少亮相的神奇寶貝球突然不安分地晃動,另一道和白面九尾迥然不同的嘶啞聲同樣地透過意念傳達夫子:「孔丘,上次沒讓我對戰到鳳王的事情可以不跟你計較,這次的白面九尾還算是夠格的對手,我要定了!」
 
「我知道您的強大...」夫子懷著歉意按捺那個神奇寶貝球,低聲說道:「但是我會和烈咬陸鯊一起拿下對白面九尾的勝利!」
 
※繼承了妲己的聖獸--白面九尾的南子,實力已今非昔比,冰系和妖精系又是龍系神奇寶貝烈咬陸鯊的剋星,夫子要如何贏得對戰?至今尚未曝光,夫子的最後一隻神奇寶貝又是什麼?下集待續!

4
-
LV. 12
GP 260
9 樓 毛瑟基 KIKEY
GP5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9>
 
聽到夫子的勝利宣言,白面九尾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不說我的九條尾巴裡每一條都有不同屬性的神通力,光是天賦的冰系和妖精系就是烈咬陸鯊的天敵,沒看到班吉拉的下場嗎?看來南子剛才對你的評價似乎太高了。」
 
「就實力而言,您絕對是一等一的,但是對戰是神奇寶貝與訓練家羈絆和默契的考驗......」夫子從寶貝球釋放烈咬陸鯊:「丘有自信和烈咬陸鯊的合作,絕對不會輸給您和南子大師!」
 
「羈絆......是超進化嗎?」白面九尾詢問南子,南子搖搖頭,因為自從孔紇大師過世後,繼承烈咬陸鯊的夫子從未和牠進行過超進化,更重要的是夫子今天根本沒帶進化鑰石。
 
對戰開始,白面九尾的妖精系絕招「魔法閃耀」蓄勢待發:「有超進化或許還可以試著跟我一拚,沒超進化怎麼......」正想間,臂膀、腰和尾巴傳來火辣的刺痛感,原來被烈咬陸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具備必中屬性的「燕返」劈中:「怎麼可能?論速度我和烈咬陸鯊應該不分上下啊!」
 
「論速度本應差別不大,但是烈咬陸鯊的速度不能只看能力值,牠的『音速飛行』才是最難纏的......」白面九尾的出招被打斷,南子只好改弦易轍:「使用『冰雹』!」
 
然而,南子的戰略卻暴露了白面九尾的另一個弱點,雖然號稱具備九種屬性的神通力,但是從妖精系切換為冰系的過程有極為短暫的時間差,還來不及將場地改變成對冰系有利的降雹天候,再度被烈咬陸鯊「燕返」直擊頸部,差點一口氣岔了上不來。此時因距離拉近,南子令白面九尾使用物理攻擊,然而夫子的烈咬陸鯊同時發動多重「影子分身」混淆,對手的攻擊根本招呼不到身上。
 
雖然處於對戰優勢,夫子依然不失冷靜:「又猜對了一件事情,雖然現在的白面九尾的攻擊帶有冰屬性,但是牠根本就不擅長物理攻擊,一旦處於劣勢就會左支右絀,命中率就更低了!」
 
「白面九尾也會『影子分身』,如果可以使用超能力系的『封印』,就可以讓烈咬陸鯊無法使用所有共通招式,但現在切換的話可能又會再遭到痛擊......」眼見隱藏王牌落居下風,南子腦海裡浮現聖獸可能會敗北的災難想法,但是她強自打起精神,意圖扭轉局勢:「使用『暴風雪』包圍所有影分身!」
 
確實,暴風雪威力強大,攻擊時也不需要考慮方向性,轉瞬間將對戰場內所有的烈咬陸鯊身影完全包覆起來。然而,當冰消雪弭之際,地面上卻僅僅只有白面九尾,此時牠和南子猛然意識到最大的危機:「暴風雪威力最弱的地方就是暴風圈的正上方!」抬頭一看,赫見半空中的烈咬陸鯊。
 
「使用『鐵頭』!」接受夫子下令的烈咬陸鯊收攏雙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俯衝,當頭直擊對手。
  
正如同具備龍/地面屬性的烈咬陸鯊遇到冰系攻擊會受到四倍加成傷害,鋼系的「鐵頭」也會對冰/妖精屬性的白面九尾造成同樣強大的殺傷力,一陣巨響過後,昂然立於對戰場內的烈咬陸鯊雙翼全開,以長嘯宣揚牠的勝利。
  
「就算是身經百戰的大師與聖獸,兩者間的默契不夠好,甚至各自為政,當然不可能發揮加成效果,否則我也無法這麼快破解白面九尾的弱點呢!」夫子心中如是思索著。
 
※激戰之後,雙方各自有三隻神奇寶貝退場,這次對戰的最後勝利究竟屬於哪位大師?下集待續!
5
-
LV. 12
GP 264
10 樓 毛瑟基 KIKEY
GP6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10>

其實,想欣賞夫子與南子切磋的何止子路,衛國第一神奇寶貝對戰迷靈公也被擋駕,只能坐立不安地遙望南子寢宮,並且耳聞依稀傳來的各種招式聲響過過乾癮。

卻說白面九尾在醒轉過來後,一改先前的高傲語氣對夫子說:「看來真的太低估你了,孔丘,這場對戰輸得心服口服......」

「在我退場前,有個謙卑的要求,聽聞你是『書(經)』的編纂者,請務必代為澄清帝辛並沒有誅殺諫臣比干,也不是因為盡信婦人之言而亡國啊!」

夫子不置可否地等待白面九尾被收進神奇寶貝球後,忠告南子:「無論剛剛我們聽到的言論是真是假,政治立場非常不正確,倘若傳了出去,衛君是周室宗親,處境會相當艱難,就算白面九尾是聖獸,也請務必約束牠的言行!」

南子躬身為禮:「妾身明白,感謝您的見教!」

這時,夫子腰際的神奇寶貝球內再度出現意念傳音:「適才還以為白面九尾夠格當我的對手,沒想到這麼不堪一擊,真讓人失望!」但是夫子置若罔聞,不理會牠。

接替白面九尾登場的是號稱驚人美麗的水系神奇寶貝--美納斯,牠和南子曾並肩作戰數百場,搭檔熟練度絕非白面九尾可比擬。烈咬陸鯊一來前一場戰鬥有所損耗,二來失了先機被美納斯先施放「冰雹」控場,很快地就因不敵冰系攻擊連發而退場。

但是,美納斯的下一個對手是更強大的洛奇亞,甫出場,巨大的風壓將降下冰雹的積雲以及包圍對戰場地的布幔盡數吹散,寢宮中庭的其他擺設和園欄也東倒西歪。南子嬌嗔道:「早知道妾身不該約孔丘大師對戰,現在宮人得要花多少時間整理啊!」話雖如此,但眼神盡是得以對戰神獸的興奮感。

同一時刻,衛靈公注意到對戰場地,也就是寢宮中庭半空展開一雙巨翅的洛奇亞,更是捶胸頓足:「夫人真小氣,讓寡人在旁觀摩一下也不肯,人生有多少機會可以親睹神獸啊……」他也暗自下定決心:「總有一天寡人也要跟神獸對戰!」

雖然和烈咬陸鯊一樣畏懼冰系技能,但是在夫子的指揮下,洛奇亞靈活運用速度快的優勢,根本不讓美納斯有機會出招,而且兩者力量相差懸殊,即使是無加成效果的飛行系攻擊也讓美納斯毫無招架之力,轉眼間就失去戰鬥能力。

「辛苦了,回來休息吧!」南子收回美納斯後,身旁的藍髮沙奈朵--向來在各大賽事都是團體戰最後一棒的牠,此時提前上場,領口的超進化石散發和南子髮簪簪首上的進化鑰石相互輝映的光芒。

超級沙奈朵一直是南子最引以為傲的神奇寶貝,夫子絕對不敢怠慢,構思接下來的作戰策略。持續留在場上的洛奇亞雖然才剛贏得一場對戰,神態動作依然冷靜從容。
 
經過兩年的沉潛,超級沙奈朵的實力遠勝上屆御前大賽,甚至直逼白面九尾,和南子的默契也堪稱天衣無縫。然而,當訓練家水平和神奇寶貝的訓練度相近時,基本素質就成了決定勝負的最後關鍵,巨大的洛奇亞身體強度絕非纖弱的超級沙奈朵可比,正面硬吃了一記幽靈系「暗影球」後,洛奇亞回敬一顆更為巨大的「暗影球」,超級沙奈朵被轟擊飛退,陷在寢宮房舍的牆壁,失去了意識,超進化狀態也立刻解除。

既然連超級沙奈朵都不敵,南子別無選擇,只好釋放出最後的神奇寶貝,先前和夫子對話的神奇寶貝球感應到對手的氣息,一整個興奮莫名:「決定了,就是牠...就是牠...洛奇亞可不准跟我搶!」

※陷入絕對劣勢的南子到底還有哪張王牌,可以讓夫子最後的神奇寶貝戰意如此旺盛?精彩的大師對決即將進入尾聲,下集待續!
6
-
LV. 12
GP 269
11 樓 毛瑟基 KIKEY
GP4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6-11完>
 
之所以會讓夫子尚未曝光的神奇寶貝如此興奮,是因為南子的最後一棒,居然是許多訓練家只聞其名,卻始終緣慳一面的蒂安希。不光是牠,當夫子看見這由金剛石原礦構成,渾身閃爍著櫻花緋彩光的美麗神奇寶貝時,也不由得發出讚嘆。
 
「魯莽...無禮...」此時第三種意念傳音出現,打斷了夫子的思緒,這聲音沉雄渾重,威嚴不可侵犯。
 
「是洛奇亞嗎?」聰明如夫子當下就明白了,躬身一揖:「沒想到您也會『傳音入密』,敢問丘做錯了什麼,還請您賜教!」
 
「不是你...是球裡的...」洛奇亞的聲音持續傳入夫子腦海:「牠出言無狀...我才打破緘默!」
 
球裡的神奇寶貝聞言大怒:「包括炎帝在內,你最近已經和強者交手過三次,蒂安希留給我不為過吧?還是我們現在先來打一場?」
 
不願意己方陣容先內鬨,夫子出面當和事佬:「洛奇亞連戰兩強敵非常辛苦,還是先休息保存實力吧!」
 
「我...聽孔丘的!」洛奇亞這才放下爭執,回到大師球內休息。
 
然而,傳說神奇寶貝蒂安希的出賽並未替南子取得勝利,因為南子的實力不足以讓蒂安希也超進化。夫子的最後一隻神奇寶貝摧枯拉朽般地取得勝利後,大失所望的牠一決定勝負就頭也不回地鑽進神奇寶貝球裡。
 
「無趣...真的太無趣了~~以後沒有更厲害的神奇寶貝,別叫我出來!」
 
這一切夫子都看在眼裡,感慨地說:「如果南子大師對於新的陣型再更熟練一點,這場對戰的勝負或許還很難說。」
 
「感謝您的賜教!」南子躬身回禮:「特別是最後的『畫龍點睛』,對於我和蒂安希都是非常寶貴的對戰經驗,雖然五年前御前大賽錯身而過,但今日一戰足以彌補當年的缺憾,近日再容妾身設宴答謝,現下先由宮人服侍您更衣吧。」
 
「丘在此謝過南子大師!」
 
離開寢宮,子路剛好自宮外趕赴會合,見到夫子兀自面色紅潤,額頭鬢角仍沁有汗水,而且衣裳也更換過了,不免疑心大作:「您剛剛明明是和南子大師進行神奇寶貝的閉門切磋,怎麼滿身大汗,像是自己親身上場對戰?」
 
「南子大師可是遠近馳名的大美女啊,夫子您應該沒有做出對不起師母的事情吧?」
 
夫子知道子路想歪了,正色發誓道:「如果我起了歪心,就讓上蒼討厭我,天打雷劈吧!」言猶未畢,天際隱隱傳來霹靂之聲,望著子路質疑的眼神,夫子怒道:「沒有就是沒有,我不解釋了!」
 
※或許百口莫辯,和南子大師的邂逅應該是夫子對戰生涯中印象相當深刻的篇章,子路在帝丘聯盟賽的奮戰也即將開始~~本章完~~
 
4
-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432 筆精華,06/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