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78

[小說]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第五章

樓主 毛瑟基 KIKEY
GP5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5-1>
  
求教於孔夫子的門徒眾多,出身背景也各不相同,公冶長(子長)的家境被歸類在比較清寒的一級,但是他的物質生活卻很意外地還不差,這得歸功於他的特殊能力--聽得懂神奇寶貝的語言。

關於這項能力的由來眾說紛紜,和夫子一樣不談怪力亂神的公冶長否認各種荒誕的傳言,也拒絕多做解釋,唯一可確定的應該不是與生俱來,至少在剛拜入孔門的時候並沒有這項能力。
 
在不需要上課或者到神奇寶貝中心協助診療工作(後者是公冶長的主要收入)的時候,公冶長如果不是代替久病的母親操持家務,就是自修研讀。
 
這一天,一隻小箭雀飛進公冶長的家,在他的頭頂上盤旋著:「公冶長...公冶長...後山的野生樹果剛成熟,趕快去採吧!請記得留一點給我唷~~」依照著小箭雀的指示,果然在後山的樹林裡發現許多熟度恰到好處的樹果,按照約定,公冶長挑了幾顆又大又甜的給通風報信的小箭雀。
 
又有一次,一隻黑暗鴉通知:「公冶長...公冶長...有隻坐騎山羊躺在後山,才剛死沒多久,你可以吃肉,腸子就留給我吧!」
 
已經三月不知肉味的公冶長聽到這個好消息,迫不及待地收拾器具上山,果然發現了倒臥在地的坐騎山羊,他當下將其拖到河邊,開膛剖腹。然而,即使才剛死亡,動物的內臟還是散發出陣陣難耐的腥臭,本來打算將羊隻支解後再清理內臟,但公冶長實在忍受不了臭味,隨手就將包含羊腸在內的臟器往河裡一丟。
 
不多時,黑暗鴉跟上前來索討通風報信的酬勞,公冶長這才驚覺自己忘了承諾,然而河水湍急,早已把羊內臟沖得不知去向,即使公冶長下半身濕透,也只撈到一點點肉渣碎屑而已。黑暗鴉見狀勃然大怒,不管公冶長怎麼解釋,氣呼呼地一面咒罵展翅飛走。
 
與此同時,有幾個人暗地裡看到了這一幕,其中一人說道:「老大,那個人可以跟神奇寶貝溝通呢。」
 
另一個人也接著說:「上次好像也看到小箭雀帶領他找到了許多樹果......」
 
第三個人,其實身分已經昭然若揭,是陽虎隊的首領陽虎:「這陣子風頭緊,我們做不了太多買賣,日子過得清苦。看起來神奇寶貝常常對那個人報好康,以後我們就埋伏在他家旁邊,只要掌握了情報,就先他一步,這下就不愁吃穿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雖然包括小箭雀在內的許多神奇寶貝會通知公冶長哪兒有食物的訊息,但是等公冶長趕到,早被捷足先登,他和神奇寶貝們都為此感到納悶不已。至於陽虎隊三人組以及他們的神奇寶貝則是飽食終日,甚至都懶得去偷拐搶騙別人的神奇寶貝。
 
「不用花什麼力氣,就吃飽喝足,實在是好棒的感覺啊~~」陽虎隊三人組異口同聲地說。
 
※素來時運不佳的陽虎隊三人組似乎「出運」了,他們的好日子究竟可以維持多久?下集待續~~
5
-
LV. 10
GP 180
2 樓 毛瑟基 KIKEY
GP4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5-2>

又有一天,之前的黑暗鴉通知公冶長:「後山的某條山路旁有隻爆炸頭水牛躺在那裏,才剛死沒多久,牛肉給你,腸子我要,這次可不要再忘記了唷!」

聽到有牛肉可吃,陽虎隊三人組各個雙眼發直,垂涎三尺,一確定地點就發足狂奔,沿路上爭論著各自要分走哪一塊牛肉,但是當他們趕到黑暗鴉告知的地點時,見狀都驚呆了,因為躺在那兒的並不是爆炸頭水牛,而是一個渾身是傷,奄奄一息的年輕男子。

「牛呢?剛死不久的牛在哪?」陽虎慌忙地四處張望,但方圓數百尺內唯一躺著的生物就是重傷男子。

叔孫輒看到傷者的臉後心頭一驚:「這個人不就是之前被我偷走蜥蜴王和超進化石的訓練家嗎?」

檢視過躺地者的傷勢後,季寤搖頭不迭:「這個人的傷勢嚴重,不快點送醫,可能活不了多久。」

怕惹上麻煩,陽虎巴不得腳底抹油開溜:「就算救了這個人,也會報官說我們偷走他的神奇寶貝,還是別自討苦吃吧!」

不知道是否罪惡感作祟,叔孫輒無法狠下心丟下受傷者離開,這時季寤居中調停:「這條路雖然人煙稀少,但附近總有樵夫獵戶,我們找個人過來救他,也不算見死不救......」

話還沒說完,陽虎隊三人組背後突然出現人聲:「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回頭一看,原來公冶長已經到了。

「既然你誠心誠意地發問了......」危急關頭,叔孫輒還是不忘陽虎隊的經典開場白。

「以下省略~~」陽虎急忙阻止叔孫輒繼續說下去:「現在是開溜的時候,後面的事情就交給孔丘的弟子處理吧!」

然而,不光是公冶長,現場說時遲那時快,冒出了好幾位壯漢,他們都是平常會在後山走動的樵夫與獵戶:「這裡有人受傷呢,在傷患旁邊的那三個人是誰?」

公冶長回答道,他通常一緊張,講話容易結巴:「他...他們是陽虎隊,專...專門搶奪別人神奇寶貝的...的壞蛋!」

一名獵戶打量著躺地者:「倒地的傷患似乎也是個神奇寶貝訓練家......」

「我知道了...!」一名樵夫恍然大悟:「陽虎隊一定是為了搶奪神奇寶貝,才把那名訓練家打成重傷......難道他們就是最近惡名昭彰的『紅色訓練家』?」

陽虎連忙辯駁:「我們確實會搶奪神奇寶貝,但是從來不會傷害別的訓練家啊!」

「還敢狡賴!」另一名獵戶捲起袖口,義憤填膺:「各位鄉親,我們把這幾個惡徒抓起來報官嚴辦!」

「各...各位......」公冶長雖然也希望將陽虎隊繩之以法,但心裡總覺得不應該如此魯莽地歸因,然而盛怒的鄉民根本聽不進他的結巴勸告,將陽虎隊三人組五花大綁送進官府。

聽到疑似「紅色訓練家」被送到,縣宰大喜過望,立馬升堂經過一番訊問後,拍堂宣判:「陽虎一干人等惡行昭彰,罪證確鑿,全部押進大牢,秋後處斬!」

「大人,冤枉啊~~」

※才剛以為鴻運當頭,沒想到轉眼間就遇上殺身之禍,難道陽虎隊三人組就到此為止了嗎?「紅色訓練家」又是什麼?下集待續!
4
-
LV. 10
GP 183
3 樓 毛瑟基 KIKEY
GP4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5-3>
 
人性有百百種,訓練家也是,有如同孔丘和門生一樣循規蹈矩的,也有像陽虎隊一般偷拐搶騙的,更有為了奪取神奇寶貝不擇手段,傷害甚至殺死其他訓練家也在所不惜的「紅色訓練家」。
 
原本「紅色訓練家」只是近年來流傳在齊魯一帶的傳說軼聞,曾有人認為那是掰出來嚇唬小孩的。然而,隨著受害者的數量增加,官府也不能坐視不管,只是極少有人目擊行兇,追緝相當困難,民情激憤下,各級地方官壓力極大。
 
也因此,逮捕到疑似「紅色訓練家」的陽虎隊後,縣宰為了快速結案,逕自曲解供詞,而且陽虎隊在魯國曾犯下不少惡行,幾乎不可能有人會出面為他們辯解。
 
幾乎?是的,覺得事有蹊蹺,個性正直的公冶長在此時挺身而出:「大...大人,雖...雖然真的有...有人受...受傷,不能就...就這麼認定,是...是陽虎隊幹...幹的!」
 
蒙受長官和百姓雙重壓力的縣宰正欣喜有望結案,冷不防殺出異議,氣得吹鬍子瞪眼:「那麼多鄉親都看到傷者滿身是血躺在地上,而且旁邊陽虎隊三人組身上攜帶利刃,足以充當凶器,豈容狡辯?」
 
雖然懾於縣宰的威嚴,公冶長依然秉持正義:「報...報告大...大人,草民...草民當時身上也有帶刀,不能因為帶...帶刀就認為是兇...兇器啊!」堂外鄉民聞言議論紛紛,將陽虎隊抓到官府的獵戶和樵夫們則是把隨身腰刀悄悄地藏了起來。
 
眼見場面越來越難收拾,縣宰拍堂震怒:「大膽刁民!竟敢在公堂之上搗亂,而且涉嫌重大,來人啊,將他也一起收押!」
 
公冶長被收押的消息傳到孔夫子耳中,他大為震驚:「公冶長可是個值得把女兒嫁給他的好青年啊!雖然現在人在監獄之中,想必不是他的罪過。」於是夫子連忙至牢中探望。
 
由於曾任魯國刑獄最高長官--大司寇,又是名聞遐邇的神奇寶貝大師,縣宰不但親自接待夫子,還隨侍在旁。當他知道公冶長是孔門弟子時,連稱誤會,並且立即將之釋放,然而,公冶長卻提出了詭異的要求。
 
「夫子,大...大人,此案甚...甚不單純,草民也不能縱...縱容紅色訓練家逍遙...逍遙法外,斗...斗膽請求讓陽...陽虎隊陪同一起...一起查案!」
 
縣宰連連搖頭:「荒謬,光是當場開釋你,已是本官的權限,更何況陽虎隊就算不是本案主嫌,也有另案在身,怎麼可能放出去陪你查案?」
 
這時,有隻小箭雀從鐵窗外飛入,在他耳邊竊竊私語,公冶長聞言心中稱妙,應答起來也沒那麼結巴了:「啟稟大人,草民的朋...朋友剛剛告知,您...您最近買了條金鍊子給小妾,卻沒送給夫人,草民擔心...擔心夫人知道了會大發雷霆啊!」
 
「你...你怎麼會知道?難道剛...剛才陽虎隊說...說你聽得懂神奇寶貝語言的供詞是...是真的?」縣宰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眼神竟是惶恐,而且現在換他結巴了:「只要你...你不說出去,本...本官准許你帶...帶一名陽虎隊的疑...疑犯去查...查案!」
 
※才剛獲得自由之身,公冶長居然想夥同向來視孔門為眼中釘的陽虎隊查案,他到底有何盤算?下集待續~~

4
-
LV. 10
GP 189
4 樓 毛瑟基 KIKEY
GP4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5-4>
 
就這樣,公冶長藉著人助自助,不但重獲自由,而且還得到釐清案情的機會。畢竟同樣是訓練家,他萬分不捨有人因「紅色訓練家」而遇害,只是,陪同他查案的陽虎隊成員是預想之外的叔孫輒。
 
「陽虎是首犯,本來就不能縱放,季寤看起來太聰明了,逃脫不歸的機會很大,就選看起來比較老實的叔孫輒吧!」縣宰大人如是說,但心裡卻盤算著:「叔孫輒這小子看起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讓他陪同查案定然徒勞無功,否則真破案了,本官的顏面何存?」
 
「冤枉啊,季寤可是乖寶寶啊~~」「我還不想死啊~~」本來還在牢裡大呼小叫的陽虎隊三人組聽到有一個人可以協助查案,一開始還露出希望的喜悅,但聽到是叔孫輒後,別說是另外兩人,連本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
 
陽虎拍拍叔孫輒的肩膀,眼中閃爍著淚光:「看起來這是天意,我們三人雖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也算是不枉了......」
 
叔孫輒也跟著淚眼婆娑:「老大,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們出去的!(OS:這不能怪老大,連我對自己都很沒信心呢~~)」
 
領回自己的裝備和神奇寶貝球後,被暫時釋放的叔孫輒在廊上遇到來回踱步,自言自語的公冶長:「如果是季寤就好了,聽說他的超級巨沼怪非常厲害,就算遇到『紅色訓練家』,想必也能平安無事吧,但如果是叔孫輒......」
 
「如果有怨言,一開始就別找我們搭擋......」這樣的話本來要脫口而出,但是對自己的實力心知肚明,叔孫輒也只好把到嘴邊的話吞到肚子裡,話鋒一轉:「好歹我也曾在江湖上打滾過一陣子,不會一點用都沒有,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公冶長驚覺自言自語的內容被聽到了,和叔孫輒四目相對,半晌才回神過來:「借...借我錢,我們一起...一起去肉攤!」
 
拿著叔孫輒僅有的少許金錢買了條羊腸,公冶長等人又花了一兩個時辰,才從其他神奇寶貝口中打探到先前通報消息的黑暗鴉在哪兒。接過公冶長送上的羊腸,黑暗鴉迫不及待地大快朵頤:「現殺的羊腸滋味就是特別好,這下我們就算扯平了!」
 
公冶長連忙詢問:「還記得你...你說過看到爆炸頭水牛倒...倒在後山嗎?結果為何是個滿...滿身是血的訓練家?」
 
「哎呀,誰叫你之前不守信用,所以我也只好撒個無傷大雅的小謊啦......公冶長,你是孔丘的弟子,難道不知道打擾享受美食的神奇寶貝是很不合禮節的嗎?」黑暗鴉一面說一面吞下一節帶有肥油的羊腸,差點嗆到了。
 
「你有...有沒有看到,事情...是怎麼發...發生的?」
 
「這個嘛...我看到兩個披黑斗篷的訓練家唆使烏鴉頭頭攻擊他,後來應該是沒好東西可搶,就丟下他不管了......」黑暗鴉這時吞下最後一口羊腸,用雙翼擦拭嘴角的油膩:「對了,我剛剛才看到那兩個披黑斗篷的訓練家在後山出沒呢,這次可不會騙你了唷!」
 
叔孫輒不大情願與「紅色訓練家」正面交鋒:「既然知道他們的位置,我們趕快報告縣宰,請他出動官兵捉拿吧!」
 
「沒...沒時間了...」公冶長拉著叔孫輒直奔後山:「等官...官兵出動,紅...『紅色訓練家』早就跑...跑遠了.....」
 
此時,後方傳來黑暗鴉的提醒:「嘿~~又給了你一則情報,記得要再拿點牛腸或者羊腸來孝敬我喔!」
 
※終於要面對「紅色訓練家」了,公冶長極富正義感,但是他的對戰實力究竟如何?下集待續~~
 
4
-
LV. 10
GP 193
5 樓 毛瑟基 KIKEY
GP5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5-5>
 
<後山>
 
「算你運氣不好,快點把身上的神奇寶貝球交出來!」一名身披黑斗篷,蒙面的男子和同樣裝束的夥伴一左一右進逼著一名落單的神奇寶貝訓練家。

他的同夥冷笑著:「幹嘛出言恐嚇?效率太差了,直接將他打倒,然後再看看有什麼神奇寶貝,就像是開福袋一樣,不是比較有趣嗎?」
 
被步步進逼的訓練家看到兩人斗篷上繡著紅色骷髏頭,登時明白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你們......難道是『紅色訓練家』嗎?」

「既然知道我們的身分,就應該明白,即使乖乖地把神奇寶貝球交出來,我們還是得把你打得連你爹娘都認不出來。」其中一名持續著令人發寒的冷笑:「看看一手調教的神奇寶貝能造成多大的傷害,可是我們身為訓練家的樂趣啊......」

正當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時刻,公冶長以及被他拉住的叔孫輒正好趕到:「你們快住手!」

那名陷入困境的訓練家利用兩名「紅色訓練家」分神的空檔,一溜煙竄逃,經過公冶長和叔孫輒身邊時還不忘提醒:「感謝兩位壯士,那兩個人不好惹,請千萬注意安全啊!」

「到手的獵物逃了耶~~」第一個紅色訓練家咕噥著。

另一個紅色訓練家不懷好意地舔著嘴唇:「剛剛那個不過是三流訓練家,如果有好的神奇寶貝,早就拿出來對付我們了。強出頭的這兩個看起來資歷比較深,應該帶著比較強力的神奇寶貝才是。」

眼看難以全身而退,叔孫輒連忙放出蜥蜴王準備應戰,兩名「紅色訓練家」看到蜥蜴王身上配戴的超進化石,不由得見獵心喜:「走了三獎,卻來頭獎,我們算賺到了!」

面對會超進化的神奇寶貝,「紅色訓練家」們不敢怠慢,也跟著派出作戰經驗豐富的烏鴉頭頭,但是,遲遲不見叔孫輒使用超進化。正當紅色訓練家們納悶的時候,正直的公冶長很難得地沒有口吃:「他的蜥蜴王是偷來的,羈絆值不夠,沒辦法超進化啦!」

「你是白癡嗎?這種事情居然告訴敵人!」這下連虛張聲勢的機會也沒有,叔孫輒慘遭兩名「紅色訓練家」圍毆,蜥蜴王因為遲遲得不到指令,也只能任由烏鴉頭頭們夾攻。在遭到拳打腳踢的空檔,叔孫輒對公冶長大喝:「你好歹也是神奇寶貝大師的弟子,快出手幫忙啊!」

「說得也是,夫子常說『戰陣無勇』是要不得的行為......」本來在一旁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公冶長終於想起恩師的教誨,也跟著放出自己的神奇寶貝。
 
「出來吧!幸福蛋~~」

※立志討伐「紅色訓練家」的公冶長終於加入戰局,究竟幸福蛋能否逆轉窘境?下集待續~~
5
-
LV. 11
GP 199
6 樓 毛瑟基 KIKEY
GP6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5-6>
 
一般系的幸福蛋是上半身粉紅,下半白色,頭帶捲髮,兩側肩膀到腰間各繞一圈羽狀物,肚子前方還有口袋內裝一顆蛋的蛋型神奇寶貝。根據圖鑑所載,心地善良,非常喜歡照顧其他神奇寶貝,只要感受到悲傷的情緒,無論多遠都會過去將幸福的感覺帶給對方,也因此常常是神奇寶貝中心的照護助手。
 
看到公冶長派出粉嫩可愛的神奇寶貝,紅色訓練家們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你是喬伊小姐嗎?居然拿幸福蛋對付我們?」。
 
因為敵人的訕笑而暫時免於被拳打腳踢的叔孫輒也不領情:「要對戰就得找攻擊輸出高的,團體戰派個只能當補師或者肉坦的幸福蛋是不道德的!」
 
面對質疑和批評,公冶長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對...對不起,我本來...本來就不是戰鬥型的.....」他絕對不可能對陷於危機的夥伴袖手旁觀,立即下令幸福蛋對烏鴉頭頭們使用「連環巴掌」,只是幸福蛋的動作太慢,不用說對手的神奇寶貝,可能連紅色訓練家們都可以輕易地躲開。
 
幸好,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總算讓蜥蜴王得到喘息機會,牠在烏鴉頭頭們退開之際,勉力起身躲在幸福蛋身後,其後烏鴉頭頭們雖然重新組織攻勢,但是對皮粗肉厚的幸福蛋一時半刻間無法造成嚴重的傷害。
 
這時,叔孫輒注意到敵方的神奇寶貝全數聚集在幸福蛋前面,連忙對公冶長高喊:「現在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快叫幸福蛋使用『破壞光線』或者『魔法閃耀』!」
 
然而,公冶長還是只能無辜地搔頭:「對...對不起,因為...因為我的幸...幸福蛋一直...一直在神奇寶貝中心打...打工,所以只有練恢...恢復系的技能......」
 
有如聽到喪鐘的響聲,叔孫輒看開了:「不必多說,我已經認命了......」兩名紅色訓練家聽到這段對話又是一陣大笑,然後繼續圍毆叔孫輒。
 
「還...還不能認...認輸!」公冶長不知道是天性樂觀,還是看不出眼前的危機,依然鼓勵著叔孫輒:「我的幸福...幸福蛋治癒...『治癒波動』有練好...練滿,先幫你恢...恢復...我們還可以...還可以再作戰!」
 
可憐的叔孫輒已經被打得倒臥在地,哀號不迭,依然不忘自己的神奇寶貝:「不要管我,先恢復蜥蜴王!」但見兩行清淚從瘀青腫脹的雙眼汨汨流出:「我雖然是叔孫氏宗主的兒子,但是從小就不被寵信,和老大合作奪權失敗後,只能浪跡天涯......蜥蜴王自從跟了我,常常挨餓受凍,從來沒過一天好日子......」
 
「蜥蜴王,只要你的體力一恢復,要獨自逃脫並不困難......回到你原來的訓練家身邊,忘了沒用的我吧!」
 
「想得美!」紅色訓練家又朝叔孫輒背上補一腳後,啐了一口:「我們怎麼可能會放過帶著超進化石的神奇寶貝.......咦?」
 
他們的驚訝不是沒有理由,因為叔孫輒腰間發出了耀眼的閃光,這閃光源自於他的腰帶,或者該說腰帶上的進化鑰石。同一時刻,剛接受治癒波動恢復體力的蜥蜴王頸圈上的超進化石也發出同樣顏色的閃光相互呼應。
 
※雖然幸福蛋並不是攻擊主力,卻營造出逆轉戰局的機會,究竟公冶長和叔孫輒的戰鬥結果如何?下集待續~~
 
6
-
LV. 11
GP 205
7 樓 毛瑟基 KIKEY
GP3 BP-
 
<假如孔子是神奇寶貝大師5-7完>
 
「超...超進化,這怎麼可能?」看到發生在蜥蜴王身上的異狀後,目瞪口呆的公冶長率先打破沉默。

小命幾乎快去了一半的叔孫輒怎麼可能會放過如此大好良機?奮力掙脫紅色訓練家的夾擊,並且對超級蜥蜴王下令:「對烏鴉頭頭使用『岩崩』!」由於附近沒有適合的大石頭,超級蜥蜴王靈機一動,以有如樅樹般的尾巴一掃,將面前的幸福蛋鏟向兩隻烏鴉頭頭的上空。
 
眼見體重近百斤的幸福蛋有如泰山壓頂之勢而來,紅色訓練家不敢怠慢,連忙下令烏鴉頭頭避開:「當我們是三流劇情裡的搞笑反派角色嗎?少瞧不起人了,烏鴉頭頭,使用『飛翔』升空後再使出『燕返』!」
 
有經驗的訓練家都知道鳥類神奇寶貝的必殺技「燕返」帶有「必中」屬性,即使超級蜥蜴王速度再快也難以逃脫,更何況飛行屬性還會對草系神奇寶貝有加成的傷害。
 
雖然烏鴉頭頭來勢洶洶,雙眼幾乎快看不到前方,而且嘴角還掛著血汙的叔孫輒卻露出了充滿自信的笑容:「現在艷陽高照,而且你們的神奇寶貝為了攻擊超級蜥蜴王,都集中在牠的頭頂......」眼見時機成熟,叔孫輒下令超級蜥蜴王使出草系神奇寶貝最大奧義之一的「日光束」,正加速俯衝的烏鴉頭頭被此無法直視的猛招迎頭直擊,當場黑羽四散,倒地不起。
 
不等紅色訓練家再釋出其他神奇寶貝,叔孫輒指揮超級蜥蜴王一手抓一個迎頭對撞,兩名紅色訓練家也和他們的烏鴉頭頭一樣失去了戰鬥能力。
 
「連身懷絕技的神奇寶貝都未必可以打倒另一個神奇寶貝,人類當然更不可能是對手......」因為超級蜥蜴王的活躍而找到自信的叔孫輒對不省人事的紅色訓練家啐了一口:「或許『紅色訓練家』惡名昭彰,但是我今天會讓你們後悔為何惹上真正的大惡人--陽虎隊!」
 
說罷叔孫輒突然雙腳一軟,眼前一黑,幸虧公冶長及時扶個正著,而不至於倒地:「受傷的人要認份啊,趕快讓幸福蛋為你療傷吧!」
 
「我只是擦傷而已,沒事的,快點把『紅色訓練家』帶回縣城救老大他們....咳...咳...」一面說著,叔孫輒嘔出一口帶血絲的黏液,但他不顧自己的傷勢,指揮蜥蜴王一邊挾住一個紅色訓練家,然後一起離開後山。
 
看著公冶長和叔孫輒逐漸遠去的身影,打從他們與紅色訓練家相遇,就躲在隱密處觀察的一夥人這才從藏身的樹叢後方走了出來。
 
「真讓人捏了一把冷汗.....」其中一人率先開口,仔細一看,居然是孔門的班長曾參(子輿)。
 
「子長(公冶長)向來不以戰鬥見長,聽說他要尋找『紅色訓練家』,實在令人擔心......」第二人也開口了,他是以孝順聞名的閔損(子騫)。
 
「還好結局還不錯,不然我剛才差點要衝出去救人了......」個性如此急躁,自是仲由(子路)無疑:「不過還真便宜了陽虎隊,居然又多了一個會超進化的訓練家,之後對戰可能得多花點心思,哼!」
 
「子長真是讓人麻煩的傢伙,早知道運氣這麼眷顧他,我和請假王也不用大老遠地跑進後山......」宰予(子我)伸著懶腰抱怨,但表情掩飾不住安心與快意。
 
原來孔門幾位實力高強的訓練家得知公冶長自動請纓調查紅色訓練家一事,為免有失,一直跟在左近,即使叔孫輒是陽虎隊成員,若是有生命危險,他們依然會出手相救,幸好兩人皆無大礙。
 
<其後>
 
逮捕了兩位紅色訓練家,也洗刷了冤屈,但因為陽虎隊三人組有另案在身,依法還是得逐出魯國。在被迫離開故鄉之前,叔孫輒下了重大的決心,拜訪蜥蜴王原本的訓練家,當時已恢復神智,正在養傷中。
 
「非常對不起,先前偷走了您的神奇寶貝,現在我把牠和進化鑰石以及超進化石一起歸還,請您原諒!」叔孫輒五體投地連連磕頭道歉。
 
「知道自己的過錯而且能夠改進就好......」蜥蜴王原本的訓練家端詳著返還的物品,眼神中滿是稱許,然後他要叔孫輒起身上前,並將裝有蜥蜴王的神奇寶貝球以及進化鑰石/超進化石交付:「看起來它們曾經散發過共鳴的光輝,之前我從來沒成功進行過超進化,沒想到你卻辦到了,你比我更適合成為超級蜥蜴王的訓練家,這個孩子就拜託你了!」
 
淚水不住地從受寵若驚的叔孫輒撲倏而下:「在下做了這麼過分的事,您居然還......實在太過意不去了~~」
 
※雖然前方的道路曲折漫長,禍福難料,但是在被放逐之前,叔孫輒總算了了一樁心事,也增強了戰力,想必向來與孔門做對的他也會很懷念這次與公冶長並肩作戰的經歷吧!~~本章完~~

3
-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427 筆精華,05/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