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36

【心得】回家(十二) 完 7/21更新

樓主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1 BP-
回家(一)

下課後與三五好友從學校談天說地的一同回家,路上看不到夕陽,看不見青山綠水,只能瞧見一棟棟高樓反射著橘紅色的陽光。回家後和家人同進晚餐,相互分享一天的種種,也常和父母為了課業、升學問題鬧的不愉快,以吵架收場。這些平凡到讓人厭煩的事務,在一陣白光後,就都成了芽衣埋在心底的回憶。克萊茵是個好地方,這點她從不否認,只是,這裡不是她的家。

已經不記得是第幾次夢到了原來的世界,也不記得是第幾次的失望,當芽衣從夢中醒來,看不到以往熟悉的家人,原本無法接受的心情也轉為淡淡的哀傷和慢慢擴大的絕望。

芽衣拍了拍自己的臉頰,一大早就這樣垂頭喪氣的她可受不了,將哀傷和絕望埋回心靈深處,笑容又重新展露在臉上。迅速下床打理好自己,芽衣飛奔地衝出門,每天必修的魔法課是她回家的唯一希望,更何況再不趕快過去,奇爾又要不高興了。

打開魔法修練室的大門,果然看到奇爾在那兒等著。

「早啊!」一臉不耐煩的模樣,想必他已經等了很久吧。芽衣在心底做了個鬼臉,臉上則是笑容滿面。

「妳又遲到了。」奇爾看著面前沒有絲毫歉意的芽衣,連說教也懶了。

「哎呀,這裡沒有時鐘嘛,害我老是搞不清楚時間,對不起啦。」雙手合十的道歉,希望奇爾可以放過她,不要再碎碎唸了。

「算了,反正我今天沒辦法教妳魔法,妳今天就不用練習了,去街上逛逛吧。」看到芽衣的這個樣子,奇爾今天也沒有說教的慾望了。

「真的?你今天這麼好要讓我放假一天?」天是要下紅雨了嗎?還是奇爾今天腦袋燒壞了?

身體和腦袋動的一樣快的芽衣,右手已經自動的放到奇爾的額頭上。

「沒有發燒啊?」

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的奇爾,將芽衣的手拍掉,開始說明今天不上課的原因:「我沒有生病,今天宮廷有事情要我過去一趟。」

「耶!萬歲!」芽衣高興的差點沒跳起來。

當奇爾看到一臉高興的芽衣,話忍不住又接了下去:「為了怕妳把整個學院都給毀了,還是讓妳上街比較安全。」

「什麼嘛!幹麻這樣說。」嘟著嘴,芽衣實在很不滿意他的說法:「我出門了。」

「慢走,請別把街上也毀了,學院的預算不多,禁不起多開銷一筆妳的破壞修理費的。」笑容滿面的奇爾,說出了毒死人不償命的話

「哼!」瞪了奇爾一眼,芽衣氣衝衝的跑出魔法修練室。

漫步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芽衣興致高昂的東看看西逛逛。小販的吆喝聲此起彼落,一堆希奇古怪的商品到處都是,看的她好心動,無奈口袋裡沒有半毛錢,想買什麼東西也不行,只好純欣賞了。

今天天氣實在很好,而且不用練習魔法去來逛逛讓芽衣真的很高興,但是一想到奇爾最後說的那些話,芽衣的火氣又冒了上來。

什麼嘛!那傢伙幹麻老是這樣討人厭,我又不是故意要破壞東西的,幹麻一直這樣講,可惡可惡可惡!

算了,難得可以出來逛逛,不要因為那傢伙壞了心情,不然真是太划不來了,今天我要好好的逛街,那傢伙就死到天邊去吧。去死去死去死……

「強盜啊!有沒有人幫幫忙,我的錢包被搶走了。」一名婦人焦急的喊叫著。

一聲強盜打斷了芽衣對奇爾的怨念(詛咒?),回過神的芽衣馬上衝到那名婦人旁邊。



回家(二)

「妳沒事吧?」扶起被推倒在地的婦人,芽衣關心的問著。

「那個男人搶走了我的錢包,那是我們家這個月的生活費啊!拜託妳幫幫我……」像是溺水的人找到了浮木,婦人緊抓著芽衣的衣袖,聲嘶力竭的哀求著。

「交給我吧,我會幫妳拿回來的。」富有正義感的芽衣,一聽見是這種情況,馬上義不容辭的答應婦人的請求。

而那名強盜趁著混亂的時刻,自然是頭也不回的向前跑,一路上堆倒了不少路人,撞壞了好幾個攤販。

眼尖的芽衣,自然沒錯過這一幕。

笑了笑,將施法的目標對準正在逃跑的強盜,芽衣毫不猶豫詠唱起魔法:「火的精靈莎拉曼陀,請將力量借給我,用熾熱的火焰將我的敵人給打倒吧,火焰球!」

在詠唱完咒語後,只見一團火球從芽衣的手中飛出,直接命中那名強盜後引起了爆炸。

強盜毫無疑問的被打倒了,但是引起爆炸的結果卻是連附近的店家、小販、路人也都被波及到。

而好死不死的,爆炸也波及到一家賣煙火的小販,瞬間克萊茵的街道被煙火的爆炸聲和絢爛的火花給掩蓋,旁觀的路人在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開始恐慌起來,大家爭先恐後的逃離現場,生怕自己被捲入大爆炸中,整個場面除了混亂外,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

很幸運的,爆炸並沒有蔓延,在煙火全部炸光後,整個場面也安定了下來。因此在一陣混亂過後,人群也慢慢停止了騷動。

雖然大家只受到了輕傷,但是附近的小販的貨物、店家的店面可說是慘不忍睹的全毀了。

芽衣見狀,尷尬的笑了笑,抓了抓頭,飛快的衝去強盜身邊撿起錢包,將它塞回婦人手中,一邊也不停的跟受到波及的商家們道歉,開始幫忙整理凌亂的街道。

幸好,芽衣平時在這條路上也幫了大家不少忙,又這麼誠懇的道歉,加上芽衣是為了熱心公益才引發這次的爆炸事件,所以大家也就摸摸鼻子,自認倒楣,不跟芽衣追究損失賠償的問題。

但是商人畢竟還是商人,這筆損害費用不可能要店家自認倒楣的吸收,而大家又不好意思跟芽衣追討,那麼要付錢的倒霉鬼,自然是克萊茵王國中負擔起這筆費用,又跟芽衣有點關係的人。因此在爆炸事件過不到半天,王子殿下的桌上,馬上增加了厚厚一疊的請款單。

 
 
 
 
 
 
      
1
-
LV. 5
GP 5
2 樓 bluesunwith bluesunwith
GP0 BP-
好久沒看到夢奇的同人了~~
而且主角還是我最喜歡的芽衣!!
不過看不出男角是誰呢‧..
私心希望是奇爾,不然伊利斯或殿下也不錯...
加油!!
別斷頭喔~~

0
-
LV. 17
GP 46
3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感謝樓上大大的支持,雖然這篇文章更新的很慢很慢,但是知道有人看還是很開心^^
0
-
LV. 17
GP 49
4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看著桌上滿滿的請款單,塞留斯開始覺得頭痛起來。雖然王國的國庫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但老是要支出額外的修理費用,國庫也是會吃不消的,更何況要是直接把請款單丟到安修那邊,那自己肯定又有好幾天得聽到安修的哀嚎。
 
麻煩,真是麻煩!但一想到肇事者是芽衣,怎麼也生不起氣來,芽衣是個見義勇為又容易相處的好女孩,而且這次的事件並非芽衣想造成的結果,因此他怎麼也不願把責任都怪到芽衣身上,再加上芽衣會到這個世界來,也是他們的責任……
 
想到這裡,塞留斯只能望著窗外搖頭嘆氣。
 
剛走進辦公室的席翁,就看見一臉煩惱的塞留斯站在窗前,「親愛的王子殿下,煩惱太多會過勞死喔。」
 
一派輕鬆的席翁漫步到桌子前,看著如山高的紙張,忍不住好奇的翻閱起來。
 
「如果不希望我過勞死的話,這疊請款單的費用就由魔法部全數吸收如何?我想優秀的宮廷魔導師應該不會覺得這是個大問題吧。」塞留斯拍拍桌上厚厚的單據,如果席翁願意解決這個麻煩的話,他會很感激的。
 
「唉呀呀,殿下太看得起我們了,魔法部的財務也是很吃緊的。這些是芽衣的傑作嗎?芽衣還真是有使用魔法的天份啊,以後這位小姐肯定有不錯的魔法成就喔。」
 
席翁一頁一頁翻著,發現芽衣破壞的東西還真是不少,要是接下這麼龐大的費用,魔法部的其他人肯定每天追著他抱怨,他可不是笨蛋,殿下想逃避安修的碎碎念攻擊,他也不想整天被奇爾瞪。
 
「既然如此,那這筆費用就從魔法部的研究費用中扣除好了,就當作新兵器的研究費用如何?」塞留斯不死心的問,有把這個燙手山芋硬丟給席翁的打算
 
「可愛的芽衣小姐怎麼會是新兵器呢?殿下肯定捨不得她上戰場的吧,所以這筆開銷還是請王宮支出吧。」席翁也不是省油的燈,殿下的提議他是怎樣也不會接受的。
 
「你的表情很幸災樂禍喔。」瞪著席翁笑嘻嘻的臉,塞留斯沒好氣的說。
 
「這絕對是個誤會!我對殿下忠心耿耿,絕對不會幸災樂禍。」席翁一聽,立刻收起笑臉,換上一副再正經不過的表情。
 
「算了,你幫我把請款單拿給安修吧。」
 
眼見席翁死不肯幫忙,塞留斯也只能宣告放棄,不過一想到安修接到請款單的表情,塞留斯覺得還是出宮躲個幾天好了。
 
「安修肯定會哭死的,殿下還真是殘忍啊。」順利保住自己悠閒的日子,席翁心情大好,但看見塞留斯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席翁迅速的抱起桌上的單據:「我先下去了。」
 
誰知道殿下會不會因此報復他,把剩下的工作全丟給他,出宮逃難去,還是早點離開這個地方的好。
 
0
-
LV. 18
GP 52
5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抱著如山高的單據,席翁漫步朝向安修的辦公室走去,沿途席翁不忘向遇見的女官們拋媚眼,引起幾個女官的低聲尖叫,當然他不忘把握自己的機會,為下個休假日訂下幾個約會。

沿途微笑、拋媚眼、跟女官閒聊兩句,席翁突然覺得送單據這種事情似乎也不至於令人感到太無聊,至少藉著這個散步的機會,他也物色到幾個不錯的女官。

就在席翁跟新來不久的女官聊天時,奇爾正巧從走廊的另一邊走來。

壞心眼的席翁自然不會放過可以調侃學弟的大好機會,尤其在瞧見奇爾因為遇到他而皺起眉頭後,更加深了他「親近」學弟的心情。

讓他抱著這麼重的單據走來走去,又差點被陛下強迫買單,這筆帳不算在可愛的學弟頭上怎麼行呢?

一想到有機會看到奇爾變臉,席翁嘴角的笑容不禁遇發擴大。

沒辦法他對奇爾的「變臉」,那種從冷淡到可以凍死人的臉變成火隨時從眼睛噴出來也不奇怪的變臉,一直抱持著難以磨滅的興趣,尤其在這個變臉又是由自己造成時,樂趣會加倍啊!

眼看席翁朝自己走過來,而狹窄的走廊又無處可躲時,奇爾相信今天一定是自己的倒霉日,尤其當席翁越走越近,臉上那個討人厭的笑容也愈發明顯時,奇爾相信今天的日子肯定是超級倒霉日。

在心理默默嘆口氣,克制想一拳往席翁臉上揍下去的衝動,奇爾讓臉色恢復到面無表情,並且希望席翁只是很單純的遇到他,而不是來找麻煩的,雖然這種情況很少有出現的時候……

奇爾低頭加快腳步,打算一口氣走過席翁身邊,但不意外的被席翁攔了下來。

「學弟,今日天氣不錯呢!」

大剌剌用身體擋住奇爾前進的路,席翁擺明就是不讓奇爾走過。

「嗯。」看了席翁一眼,奇爾了解到要通過看來不是短時間可以做到的事情。

根據他對席翁的了解,會從天氣開啟話題,表示席翁很閒,閒到他可以抓著你聊著不知所謂的話題幾個小時都不放你走。

此時,最好的對策就是以不變應萬變。這樣就算要被迫聽上幾個小時的廢話,也不至於太耗損體力跟腦力。

「對了,這批單據可以麻煩你幫我送去給安修嗎?」

席翁挑挑眉,一副手上的單據很重,重到手快斷的感覺。

雖然臉上一副為什麼要叫我去的表情,但是奇爾還是不發一語的收下。

沉默沉默再沉默,不管遇到多不合理的要求,沉默就對了,奇爾老早就知道反對在席翁身上是完全無效的。

「不問問我這些是什麼單據嗎?」席翁臉上只差沒寫著快、問、我。

「我沒興趣。」沒反應沒反應,奇爾可不是笨蛋,當然知道有些事情不知道會比較幸福,這個道理在席翁身上特別受用。

「哎呀呀,你該有興趣的,這些可是芽衣破壞的傑作呢!」發現奇爾遲遲沒反應,席翁只好直接的把話挑明。

這個學弟越來越精明,真是很難玩啊!不過話都說的這麼明白了,席翁就不相信奇爾還可以沒反應!

聞言,奇爾的眉頭深深皺起,他白了一眼擺明看好戲的席翁。

「我會好好的告誡她使用魔法的時機跟地點,如果魔法長沒有別的事情,那麼請容許我告退。」奇爾用最制式化的口吻,簡單的結束話題,試圖在席翁再出招前離開現場。

「慢!那位小姐的監護人是你吧,不打算負起一些責任嗎?」

想跑,門都沒有!

席翁刻意板起臉,打算當個刁難屬下的惡毒上司。

來了!奇爾心一沉,他早知道席翁沒這麼好打發:「我會負起責任好好監督芽衣,避免她發生同樣的錯誤。」

怎能讓這個學弟就這樣四兩撥千金的逃走。

思及此,席翁開始咄咄逼人:「光是這樣不夠吧?這些修理費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呢!你不覺得應該做點什麼事情來彌補一下,或是表達你的反省之意嗎?」

當然,如果奇爾願意自動自發的增加自己的工作量,那就是席翁賺到了,不過席翁知道這個機率太小了,只能在心理偷偷奢望一下。

「我會叫芽衣補上悔過書,至於這些費用,我想安修會好好處理,就不勞魔法長您費心了,我想安修還等著這些單據,先告退了。」

說完,奇爾頭也不回的走掉,不給席翁再有發言的機會。

0
-
LV. 20
GP 116
6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去!真是一點也不可愛!

        席翁看著遠去的奇爾,忍不住在心中抱怨。

        但他還要趕著把這些單據送去給安修,這次就先放過這個一點都不可愛的學弟吧。

        不過看著奇爾的臉色,想必芽衣會有好一頓排頭要吃了。

        席翁一想到即將要聽奇爾說教的芽衣,會有一副委屈的臉又不敢逃走的模樣,就忍不住偷笑。

        等會帶著一些蛋糕去找芽衣吧,被罵完剛好適合吃點甜的轉換心情。

        席翁就這樣帶著滿滿的單據和奇異的笑容往安修的辦公室走去,沿路上引來不少人側目,但是他本人卻毫無知覺。

        另一方面,奇爾雖然順利擺脫席翁的糾纏,但是他的心情並沒有好到哪裡去,留下把柄在席翁的手中令他不爽,單據送到安修那邊也讓他不爽的心情雪上加霜,而這些事情,全部都是一個叫做「芽衣」的麻煩精搞出來的。

        可惡!那個傢伙就不能安份一點嗎?就不能像個普通的女孩子單純的去逛街嗎?一定要把事情搞得轟轟烈烈,搞得麻煩不斷?

        越想越生氣、越想越煩燥的奇爾,不知不覺走回自己房間。

        打開房間的門,奇爾突然有一股把房間轟爛的衝動,但還好,他平常訓練出來的理智,在這個關鍵的時候跳出來阻止他做蠢事,因此奇爾只是慢慢的把房間門關上,坐在書桌前繼續他的魔法研究。

        「奇爾,你……你在嗎?」

        一股聽起來像是心虛、又很像是怯懦的聲音打斷的奇爾的閱讀。

        奇爾才剛坐下來沒多久,心虛的芽衣就做好被罵的準備,敲起了奇爾房間的門。

        「……進來吧。」奇爾冷冷的說。

        「我、我很抱歉。」芽衣看了奇爾沒有表情的臉,知道他很生氣,趕緊先低頭道歉。

        「但是我不是故意的,因為、因為剛好遇到小偷,那個小偷很過分,搶了一個瘦弱婦人的錢,那錢是婦人一個月的生活費,婦人的家境不太好……」

        原本要把那位婦人的貧困都講出來,但是一抬頭看到奇爾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芽衣瞬間打住,繼續道歉。

        「真的很抱歉,我只是想用魔法稍微絆住小偷,好把錢拿回來,沒想到……沒想到」看著奇爾的臉,芽衣越說越小聲。

        「沒想到?妳沒想到的事情可多著呢?沒想到妳的魔法這麼爛?沒想到給大家造成這麼多麻煩?沒想到王宮因此要賠上一筆不小的修繕費?妳到底想過什麼?」沒有狂怒的語氣,奇爾只是用冷到不行的表情跟聲音責備芽衣

        「我、我、我真的很抱歉。」被奇爾語氣嚇到的芽衣,除了道歉還是道歉。

        「妳跟我道歉有什麼用?妳覺得道歉完事情就解決了嗎?」

        「我、不是、我沒有……」想解釋又不知道怎麼解釋的芽衣,只能搖頭否認。

        「妳除了會到處惹麻煩後過來道歉外,還會做什麼!」看到芽衣的舉動,奇爾終於壓不住自己的脾氣,大聲了起來。

        麻煩!我是麻煩嗎?原來我只是個麻煩嗎?

        「我也不是自己想來這邊當麻煩的啊!」向奇爾吼完後,芽衣就衝出房門,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0
-
LV. 28
GP 457
7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回家(六)

看著芽衣跑走的背影,奇爾知道自己的話傷到芽衣了,他有點懊惱地想追過去,但才走了兩步卻又倔強地停下。

他並不想讓芽衣這麼傷心,但是他就是沒辦法克制自己,越是想要親近的人,他就會忍不住說出傷人的話。

安修也好,芽衣也好,他覺得自己根本就像刺蝟,到處傷害對他好的人。

「可惡!」伴隨著挫敗的語氣,奇爾往房門重重敲了一記,懊惱的心情不斷纏繞著奇爾,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也許明天事情就會好轉吧?芽衣會忘記今天的不愉快,然後依舊開朗地來上魔法課,就像平常一樣。

壓抑住心底騷動的不安感,奇爾用這些話說服了自己。

另一方面衝出奇爾房間的芽衣腦袋裡充滿著奇爾責備她的話語,尤其是「麻煩」,這兩個字不斷衝擊著芽衣,讓她不知該如何反駁。原本在心中建築起來的壁壘,被這兩個字徹底擊垮,讓她不得不認清自己是孤單一人在異世界的事實。

想起原來的世界,芽衣的眼眶慢慢浮出了淚光。

好想回家!

抹去眼角的淚,芽衣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走到了中庭。

時間在芽衣沒察覺到的情況下,已經從黃昏轉為夜晚,克萊茵王國的星空很美,在沒有雲層的遮蔽下,皎潔的月光與滿天星斗相互輝映,總讓芽衣這個都市小孩產生漫步星空的浪漫情懷。

但如今,芽衣抬頭向上望去,卻只希望看到一個灰濛濛、看不見星星的天空──那個自己從小到大看慣的天空。

好想回家!

好想再看到父母親,然後說一聲:「我回來了。」

好想再看到一起上課的同學,然後互相說聲早安。

即使芽衣從不相信神的存在,在此時她仍希望出現神蹟:閉上眼後,睜開雙眼時,會發現克萊因王國只是一場夢!

「神,還是不存在啊。」雙眼閉上又張開,映入眼簾地還是一樣燦爛星空。

芽衣苦笑著,眼淚卻再也止不住。

淚珠在臉上匯聚成一條小河,不論她怎麼抹,也無法阻斷那條淚河,於是她只有緊咬著唇,試圖讓自己不要這麼狼狽,也可以說服自己其實是有突如其來的風沙吹進眼中。

如果,沒有奇爾,她現在是不是還可以在父母親的羽翼下,幸福地煩惱課業和友情?

如果,沒有那道白光,她是不是就可以在原本的世界裡,過著平穩的人生?

等等,白光?傳送陣?

她記得奇爾說過,他是用魔法陣將她從異世界招換過來的,而魔法陣的位置在……

魔法室!


0
-
LV. 28
GP 473
8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回家(七)

出現可以回去的線索,芽衣把原本悲傷的情緒再次壓回心底。她不是只會哭泣的人,既然有回去的希望,說什麼她也要奮力一搏。

心念一動,芽衣便向魔法室跑去,現在的她沒有時間哭泣,沒有心思去理會奇爾的話語,反正只要回去,這邊的所有事情她都會當作一場夢。

沉浸在自己情緒的芽衣,渾然不覺有個人在走廊轉角目賭了她剛剛所有的舉動。

一直確定芽衣離開了中庭,席翁才從走廊的轉角走了出來。

他沒有想到會看見芽衣這麼脆弱的一面,從認識芽衣起,他沒有看過心情低落的芽衣,更別說是看起來如此絕望、傷心的芽衣。

是了,因為芽衣總是帶著開朗的笑容,不管遇到什麼挫折,芽衣總是不放棄希望,也因為芽衣如此努力再這個世界生活,讓大家都忘記她其實只是個十多歲的少女,還面臨著被迫離開自己熟悉世界,來到這個異世界的命運。

我總是得扮演吃力不討好的角色啊。

在心裡默默嘆了一口氣,再看了手上的蛋糕一眼,席翁知道在去找芽衣之前,也許該好好跟那個一點也不可愛的學弟聊聊。

走到奇爾房間的門前,席翁發現以往重視隱私的奇爾,居然沒有將門關上,半開著的門,讓人從外面可以直接將奇爾的房間一覽無遺。

井井有條的書本佔據了房間中大部分的空間,除了簡單的個人物品外,沒有多餘的擺飾,畫著魔法陣圖形的紙張散落在地上,房間的一切都很符合奇爾給人的印象:強調簡單的生活,熱愛魔法研究。只是坐在書桌前的人型擺飾卻破壞了整個房間的風格。

奇爾坐在書桌前,桌上還擺了一本看起來相當難懂的魔法理論,乍看之下還以為奇爾正在跟深奧的魔法理論奮戰,但是和奇爾一同學習過的席翁,一眼就看出奇爾的心思完全沒有放在書上。

有多久沒看到奇爾這種煩惱的表情了呢?記得上次奇爾出現這種情況,好像是跟安修大吵一架的時候,後來奇爾就離開家裡,住進魔法院的宿舍。

這次的導火線是芽衣嗎?看來奇爾還真是一點也沒學到教訓啊!
 
0
-
LV. 29
GP 485
9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躡手躡腳的走進奇爾房間,看見奇爾還是一副發呆樣,席翁忍不住想惡作劇一番。

「親、愛、的、學、弟。」

席翁用著挑逗的語氣叫著奇爾,同時在他的耳邊輕吹了一口氣,甚至連手指也沒閒著,沿著奇爾的脊椎輕輕劃過,讓奇爾的雞皮疙瘩瞬間爬滿全身。

很早以前就瞭解到席翁喜歡想看自己驚慌失措的模樣,所以在認識席翁沒過多久,奇爾就練成不論遇到什麼驚嚇,臉上依舊能夠維持著淡然的表情。

就算他現在超想往席翁的臉上狂揍,他還是在腦海裡做了幾次模擬的深呼吸,面無表情地轉過身,白了席翁一眼:「少用那種噁心的口氣叫我,你有什麼事情。」

雖然問了席翁有什麼事情,但是不論語氣跟表情都沒有想知道的意味,簡單來說奇爾言下之意即是沒事少來煩我,趕快滾出我的房間。

看到奇爾僅僅是身體微微輕顫,沒有預料中的大聲尖叫,或是拍掉自己亂來的手,甚至衝過來往自己臉上揮個幾拳,讓席翁頗為失望。

席翁黯淡地收回不安分的手:「這個嘛……」然後從奇爾的表情解讀出了絃外之音。
席翁挑挑眉,假裝遲鈍地看不懂奇爾的暗示,彷彿專程就是要找奇爾閒聊地繼續說著自己的話:「我剛才看到了芽衣妹妹在中庭哭的很傷心呢。」

奇爾聽見芽衣兩個字時,感覺心臟重重跳了一下,冰塊般的表情也為之鬆動。但這鬆懈的表情僅維持不到一秒,奇爾馬上將自己武裝起來。

他不想在席翁面前表露自己的情緒,因此就算他再怎麼想知道,他還是裝作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將奇爾的表情變化都看在眼裡的席翁又繼續往下說:「看她那個樣子,肯定是心都碎了,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這件事?」

「……那又關我什麼事。」將頭別開,席翁的話像是會刺人般,讓奇爾有些招架不住。
「我想能讓芽衣妹妹哭得這麼傷心,肯定是有人狠狠地罵了她一頓,芽衣妹妹還真可憐啊。」席翁吊兒郎當的語氣中帶了些責備。

正當奇爾想說些反駁的話時,一聲爆炸巨響打斷了兩人的交談,奇爾急忙衝出房間一看:在魔法練習室的方向出現了巨大的光柱。

光柱散發著淡黃色的光芒,直衝天際,融合在黃昏的天空中,這副景象似曾相識,讓奇爾一瞬間愣住了。

隨後走出來的席翁看了光柱一眼,立即明白芽衣做了什麼事。

他將手搭在奇爾肩上,用著看好戲的口吻說著:「對了,後來芽衣妹妹邊哭邊往魔法練習室的方向跑去了,你覺得她去魔法練習室做什麼呢?」

魔法練習室、光柱……傳送陣!

「難道芽衣啟動了魔法傳送陣?」奇爾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

「喔,原來如此啊!」像是被奇爾提醒才恍然大悟,席翁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這樣我們就得跟芽衣妹妹說再見了。」

「你怎麼能這麼冷靜!魔法傳送陣根本還沒完成,現在啟動芽衣不知道會被傳送到什麼地方去。」奇爾氣急敗壞地說著,他不敢相信席翁竟然這麼的冷酷。

席翁挑了挑眉毛,原本的笑容此時看起增添了幾分邪氣,他壓低聲音對著奇爾說:「那不是很好嗎?這樣你也省了一道送她回去的工夫,反正你一直覺得芽衣是個麻煩不是嗎?」

席翁的話像針一般直直刺向奇爾的心底:「我……才沒有!」奇爾大聲地反駁,不想承認自己曾經有過那個念頭。

0
-
LV. 33
GP 607
10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他大可以義正辭嚴地找出一堆藉口反駁,但所有的話語到了嘴邊卻怎樣也說不出口,奇爾只能臉色僵硬的看著席翁。

席翁對奇爾的反駁微笑不語,但銳利的眼神卻讓他無所逃避。

你說謊!

奇爾彷彿可以聽到席翁冷冷的這麼說。

心,止不住的騷動。

別過頭,奇爾慌亂地往魔法練習室跑去,像是要逃開席翁冷酷的眼神,又似乎是想逃開卑劣的自己。

的確,芽衣剛來克萊茵的時候,他確實希望芽衣趕快回到自己的世界,這樣他就可以專心從事魔法研究,不用再分心照顧一個什麼都不懂,又到處給他添麻煩的女孩。

但,現在已經不一樣了。

芽衣也許對他的魔法研究沒什麼幫助,但自從她闖入自己的生活後,原本被書塞滿的時間,不得不分給麻煩多多的她。生活中被迫增加各式各種無關魔法研究的瑣碎小事,但他開始忘記安修帶給他的陰影,忘記那個自小就纏著他不放,自己怎麼努力也比不上哥哥魔法成就的巨大陰影。

當他陪著芽衣收拾各種爛攤子時,芽衣教會他,很多事情不需要魔法也能完成,尤其在帶給別人幸福的這件事上,魔法成就高低其實一點都不重要,和芽衣相處的這段時間中,他知道自己逐漸被那個大剌剌又善良的女孩吸引,只是他從來不願意承認這件事。

看著光柱逐漸轉弱,奇爾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房間離練習室這麼遠。

拜託,再多等我一下!

光柱的消失代表著魔法陣傳送完畢,一旦傳送完畢,芽衣會被送到哪兒根本不會有人知道,運氣好一點是回到自己的世界,運氣不好的話……

面對那可能發生的最糟結果,奇爾連想都不敢往下想,他只能努力驅使自己的雙腳再跑快一些,希望來得及挽回這失控的一切。

當奇爾衝進魔法練習室時,原本巨大的光柱已經縮小到一個人的寬度。

芽衣……

應該要冷靜下來,仔細思考停止傳送陣方法的他,看到逐漸消失的光柱後,腦袋還來不及做任何思考,雙腳就直接向傳送陣衝進去。

「奇爾!」

衝進光柱的瞬間,奇爾似乎聽到席翁不敢置信的大叫,但此刻的他無暇思考任何事,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找到芽衣,把她帶回克萊茵王國。

下回...待續(汗顏中
0
-
LV. 33
GP 629
11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該死!」

光柱在奇爾衝進去後,形狀開始產生扭曲,縮小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來不及阻止奇爾的席翁,只能衝到傳送陣旁,腦袋一邊飆著一連串的髒話,一邊試圖搞清楚傳送的地點,並且釋放大量的魔力,儘可能的延後傳送陣消失的時間。

維持傳送陣的運作必須要有4名以上高等魔法師同時釋放魔力,即使席翁被譽為克萊因史上最優秀的天才魔法師,他用盡了全力,也無法阻止傳送陣的消失。

光柱就這樣在席翁的眼前不斷縮小、減弱,最終失去所有的光芒,只留下地上的魔法陣圖。

「可惡!」

結果他還是什麼也做不到。即使魔力再高又有什麼用,不論是之前還是現在,他連一個人也救不了!

早知道他就應該當下阻止芽衣,早知道他就不要刺激奇爾,早知道、早知道……

正當席翁懊悔自己的無力時,一個黃色的光球從傳送陣浮出、爆開,一條活生生的魚就這麼出現在席翁的眼前。

原本懊悔的心情被突如其來的魚給打斷,席翁看著離了水的魚不斷掙扎,有種似曾相似感覺爬上他的心頭。

這條魚跟上禮拜他去克萊因湖邊釣到的魚好像。

他低頭研究起眼前的魚,卻意外的發現魔法傳送陣上殘留的魔力,仍不斷依照陣型流動著。

席翁仔細觀察魔力流動的方向,打從芽衣開啟傳送陣後,不斷在心中出現的違和感終於有了解答。

為什麼明明需要多名魔法師才能啟動的傳送陣,芽衣一個人就能啟動?

明明傳送陣還在實驗階段,為什麼奇爾和芽衣都能成功的被傳送?

為什麼有一條莫名奇妙的魚出現在這裡?

這一切的問題都將答案指往一個方向。

思及此,席翁不禁大聲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芽衣,妳真是個笨蛋!

席翁一邊笑著,一邊抹去從眼角滲出的淚水。

幸好,芽衣是個笨蛋。
0
-
LV. 33
GP 696
12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克萊茵湖位於整個王城的正左方,離魔法練習室非常的近,用芽衣的話來形容就是:翻個牆就可以去湖邊野餐了。

席翁好整以暇的坐在圍牆上,看著兩個濕漉漉的人影,一邊滴水,一邊遠離湖邊。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沒有任何互動。

女方動作生硬的疾走,像是氣炸了的模樣。

男方則是頭低低的向前走,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正當席翁悠哉的等兩人走回這裡時,奇爾突然抓住芽衣的手,硬是讓生氣的芽衣轉過頭來看他。

兩人就這樣面對面地停在路上。

席翁瞪大了眼,一個認知倏地穿過腦袋。

這場面,莫非是要告白了?

沒記錯的話,芽衣小姐國家有句俗諺是這麼說的:「阻礙人家的婚姻會被馬踢死。」

但是依照他對奇爾的認知,這個傢伙一但有了能廝守終身的對象,要讓他繼續為魔法部工作是很難的。

席翁搖搖頭,決定採取行動。

說什麼也不能讓魔法部的人力再減少下去了。

席翁快速躍下圍牆,往前急奔,正好在奇爾握住芽衣雙手想說些什麼時,衝到兩人的身邊。

話才說到一半:「我……」瞪著半途殺出的程咬金,奇爾怎樣也無法將話說完。

另一邊的芽衣像是知道了什麼,眼睛瞪的大大地專注在奇爾身上,直到席翁走到她面前,才紅著臉、慌亂地將自己的手從奇爾的手中收回。

「兩位,天氣真好,風景挺優美的不是?」席翁挑著眉,裝做沒事散步到這裡的輕鬆表情。

奇爾惡狠狠地瞪了席翁一會兒,才鐵青著臉不發一語,別過身就走。

芽衣臉上的紅潮未退,但看著兩人的互動卻也覺得好笑起來。

看著奇爾的身影,席翁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挖苦奇爾的好機會。

「哎啊啊啊,既然公主身邊的騎士不在了,我只好肩負起護送公主回去的任務,一同回去吧?芽衣小姐。」

寧靜的湖邊,讓席翁的話一字不漏的傳入奇爾的耳裡。只見他停住腳步,放在身旁的右手,握起又放開數次後,又繼續往前走。

席翁誇張的語調,則讓芽衣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席翁你太誇張了啦。」

「不過……」芽衣突然壓低音量:「你肯定會被奇爾怨恨一輩子的。」

「是嗎?」席翁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
下一篇終於可以完結了,我終於成功的把坑填滿了QQ
0
-
LV. 33
GP 705
13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根據實驗結果推測,召喚魔法與傳送魔法的性質雷同,兩者可說是一體兩面。要使該魔法呈現穩定狀態,魔法部認為則必須同時滿足召喚和傳送的條件,也就是說同時必須進行傳送與召喚,這或許可以解釋越高等的召喚魔法,通常使用條件都包含了「祭品」。在魔法部新聘進一名研究人員後,對於該魔法的理論不但有了新的突破,在實驗上也有新進展,然而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開發新的魔法必須投入大量人力與物資,以減低魔法實驗的危險性,新的魔法若開發成功,將可抵擋鄰國的軍事攻擊,請殿下務必支持新魔法的開發。
                                           魔法部長 席翁
將數百頁的魔法部報告書闔上後,塞留斯的頭又隱隱作痛起來。

席翁這個傢伙,以為用「研究人員」與「開發新魔法」這兩個好聽的名詞,就可以掩蓋芽衣狂把魔法部炸掉的事實嗎?

還是認為他跟芽衣一樣是個笨蛋,在看完數百頁不知所以的報告書後,就會暈頭轉向的簽下許可,撥給魔法部更多的經費去維修?

你想得美!

翻開報告書最後一頁,塞留斯毫不猶疑地批下:「駁回,請提出更有規劃的報告。」

塞留斯將批好的報告書放置一旁,隨即翻開了另一本報告書。

在炎熱的午後,克萊茵王國一如往常的平靜,對於遠處不時傳來的爆炸聲和煙霧,在克萊茵王國的居民早已習慣,沒人會在意。

塞留斯將目光從報告書上移開,轉向窗外,看著煙霧從濃轉淡,他想起前陣子特地支開奇爾,找芽衣過來的談話情形。

思緒一動起來,塞留斯的腦海裡瞬間浮出芽衣當日的神情。

看著芽衣的臉,塞留斯有股衝動想要道歉,因為魔法部的失誤,讓一個15歲的少女不得不離開自己的原來的世界,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

如今又要逼這個少女做出殘酷的決定。自己真的適合領導這個國家嗎?

塞留斯沒有答案,但他知道目前要做的事情不是找出答案,而是把話說出口。

他直視著芽衣的臉:「魔法部今天通知我,關於傳送魔法的事情,他們已經有突破性的研究了。」

聽到塞留斯這麼說,芽衣臉上露出喜悅的神情,正要說話的時候,似乎又想到什麼而露出疑惑的表情。

塞留斯將芽衣變化的表情看在眼裡:「妳想得沒錯,如果魔法部確實完成了傳送魔法,那麼在魔法部實習的妳,應該會先知道這個消息。」

「那麼……」芽衣有太多問題想問,反而一個也問不出口。

「對於傳送魔法,魔法部只是有所『突破』。」塞留斯特意強調了「突破」兩個字:「也就是說,現在我們確實可以啟動傳送魔法,但不保證能將妳送回原來的世界。」

「機率是一半一半。」塞留斯停頓了一下:「機會只有一次,妳要賭嗎?」

眼前的少女臉色從喜悅轉為困惑,又從困惑轉為慘白,塞留斯明白芽衣了解到「機會只有一次」的真正意思。

面對達利斯的威脅,克萊茵不可能為了芽衣毫無止盡地投入傳送魔法的研究,之後傳送魔法的試驗將會被侷限在這個世界的空間轉移,這是他評估過後所做下的決策。

賭?還是不賭?芽衣心中的天秤搖擺不定。

如果在幾個月前問她這個問題,她毫無疑問地會選擇回家這條路。在這個世界裡她沒什麼好損失的,但是成功了就能回到原來的世界,回到慈愛的雙親身旁。

但是,想到奇爾一個人孤單做研究的身影,她的心動搖了。

如果失敗,不只是無法回到原來的世界,就連這個世界、就連奇爾也見不到了。

看著眼眶泛紅、緊咬下唇的芽衣,塞留斯倍感不捨,但他肩負著皇室的責任和義務,不能以私人情感作判斷。

他的目光未曾離開過眼前的少女,看著痛苦、掙扎的表情逐漸從少女的臉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堅定的神情。

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裡,已經做好決定了嗎?

芽衣深吸一口氣,抬頭直視著塞留斯的雙眼:「我明白了,殿下。我會放棄回去原來世界的念頭,以一個克萊茵居民的身分,重新在克萊茵王國生活下去。」

即使回家成為遙不可及的夢想,即使不靠任何人的協助,她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夠回去。

回憶在腦海中快速播放著,窗外幾朵白雲緩緩移動,天空藍得清澈。塞留斯打斷浮動的思緒,重新將精神集中閱讀報告書上。

為了讓克萊茵的居民活得更好、更安穩,更應該把國家的政事處理好,這也算是對芽衣的賠罪吧。

他希望,有一天克萊茵王國能成為芽衣的第二個故鄉。
0
-
LV. 22
GP 23
14 樓 可愛的小凡凡 chifanfang
GP0 BP-
完結了耶@@

從第一篇到最後一篇的時間過的還真久,感謝大大的創作囉。
0
-
LV. 33
GP 746
15 樓 火天之玉 tracy721114
GP0 BP-
※ 引述《chifanfang (可愛的小凡凡)》之銘言
> 完結了耶@@
> 從第一篇到最後一篇的時間過的還真久,感謝大大的創作囉。

謝謝大大的支持和回覆。
時間是拖了有點久,不過我成功完結啦XD
0
-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385 筆精華,11/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