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4k

【翻譯】約翰斯頓(DD-557):勇士的命運

樓主 婚後幽影 angelguga
GP2 BP-


今年(2018年)9月28日,《艦これ》實裝戰果裝備『5inch単装砲 Mk.30改+GFCS Mk.37』,雖然沒有明說,但這項裝備應為驅逐艦『約翰斯頓(DD-557)』將要實裝的衛星。



查找相關資料時,偶然發現這篇文章。田中謙介說過,製作《艦これ》的最初契機,就是希望大家不要遺忘在過去的大戰中奮戰,最終沉沒的軍艦們的事蹟。而在文章後面的留言裡,本文主角哈根爺爺的兒子『羅伯‧哈根』等一眾美軍後代的對話,也傳達了相同的理念。

雖說在下是日軍後代,可是也受到這則故事的感動,遂決定將文章連同後面的留言都翻出來,和各位一同分享這則慷慨激昂的真實故事!

※      ※      ※      ※

勇士的命運:海軍歷史雜誌 - 2009年10月第23卷,第5期
(A Warriors Destiny : Naval History Magazine - October 2009 Volume 23, Number 5)



作者:詹姆斯‧D‧霍恩費希爾(James D. Hornfischer,以下簡稱:霍恩費希爾)
嘉賓:羅伯‧哈根(Rob Hagen,本文主角哈根上尉的兒子)

翻譯:婚後幽影


《錫皮艦水兵的最後一戰》
(The Last Stand of the Tin Can Sailors)


根據『b11817(茶葉貓)』補充:所謂『Tin can(錫罐頭)』其實是美國驅逐艦乘員對自己所乘艦的一種自嘲,因為罐頭多使用馬口鐵來製作,以求又薄又輕,就像沒有裝甲防護,穿甲彈會穿透而難以啟動引信而引爆的驅逐艦一般


羅伯特‧C‧哈根(Robert C. Hagen,以下簡稱:哈根)上尉

《錫皮艦水兵的最後一戰》作者,霍恩費希爾述說:哈根上尉投身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海軍生涯,幾乎終結於瓜達康納爾海戰(日稱:第三次所羅門海戰)之後,在薩瑪島海戰,驅逐艦的絕命衝鋒當中,達到最高峰。

他參加戰爭之企圖本是從中獲取功名利祿,但此刻卻對站在下方操舵室的艦長,道出決死之言:

『長官,在我們打完該死的魚雷以前都不能沉』
(Please, sir, let's not go down before we fire our damn torpedoes.)

※感謝『sppjame(炭烤兔子)』指正先前錯誤



歐內斯特‧愛德溫‧埃文斯(Ernest Edwin Evans,1908年8月13日~1944年10月25日)中校,『約翰斯頓(DD-557)』艦長

25歲的哈根上尉,向驅逐艦『約翰斯頓』艦長,埃文斯中校講出這些話,並在大難臨頭當下堅守第一線。哈根是該艦的砲術指揮官。


Mk-37火控裝置(GFCS Mk.37)

譯註:Mk-37火控裝置位於艦橋上方,跟煙囪差不多高又十分顯眼,極易成為砲擊目標……而這就是哈根當時的位置

1944年10月25日早晨,透過Mk-37火控裝置的望遠瞄準器,哈根清楚看見噸位大概有『約翰斯頓』6倍大的敵艦。透過穩定陀螺儀(gyro-stabilized)的聯繫,機械隨動火控裝置將『約翰斯頓』搭載的5座5吋/38倍徑單裝砲,鎖定在目標上。

與日本重巡『熊野』之間的距離縮小到18000碼(約16459.2公尺)左右時,他接通射擊電路按鈕,開始傾洩火力。突入5艘日本巡洋艦之間,約200碼(約182.88公尺)砲火橫飛的小徑。


『席基‧史普勒格』紀念碑

※全名:克利夫頓‧阿爾伯特‧腓特烈‧史普勒格(Clifton Albert Frederick "Ziggy" Sprague,1896年1月8日~1955年4月11日),紀念碑背景是『中途島(CV-41)』

日軍艦隊直撲史普勒格率領的艦隊『塔菲3號(Taffy 3)』。當哈根看到自艦的砲彈開始在『熊野』的上層建築炸裂當下,雙方距離進一步壓縮到100碼(約91.44公尺)。(約翰斯頓)集中火力射擊,5座單裝砲每分鐘打出15~18枚砲彈,很快就用盡200發5吋通常彈,隨後改為發射近發信管(proximity-fused)砲彈。

隨著『約翰斯頓』一馬當先地衝向敵日軍戰艦、巡洋艦組成之主力艦隊,薩瑪島海戰正式打響!


左:塔菲3號(護航空母6、驅逐3、護航驅逐4,旗艦:方肖灣)
右:栗田艦隊(戰艦4、重巡7、輕巡2、驅逐15,旗艦:大和)

雷伊泰灣海戰當中,史普勒格之塔菲3號力戰『栗田 健男(くりた たけお)』之主力艦隊,懸殊的噸位差距,令這場勝利成為美國海軍(USN)最出名的大爆冷門。如同在『傳奇』當中佔有一席之地的諸多戰役,事後回想起來,那似乎是無可避免的命運使然。對哈根來說,這場戰役的舞台中心,菲律賓海域的航路是隨意決定的,有時還沿著魚鷹在海上飛行的路線前進。

※在下去過大和博物館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3)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4)


『90日奇蹟(90-Day Wonder)』的從軍早期

鮑勃‧哈根(Bob Hagen,江湖名號),1911年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的『奧利‧O‧哈根(Ole O. Hagen)』之子,父親期望他能在『安納波利斯』開始他的海軍生涯。

※當時世界三大海軍士官學校(按字母排序):美國『安納波利斯(Annapolis)』、英國『達特茅斯(Dartmouth)』、日本『江田島(えたじま/Etajima)』,在下去過江田島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1)

他是舊金山人,在父親最新的工作地點,德克薩斯、布朗斯維爾接受教育,於1938年受任命為海軍學校學生(midshipman)。由於罹患散光(astigmatism),他在抵達同一天便遭淘汰。回到布朗斯維爾後,他在暑期預備學校(summer preparatory school)累積了足夠學分,並在一年內從初級學院(junior college)畢業,隨後在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完成海軍預備役軍官(naval reserve officer)訓練。

1941年9月,哈根接受第一次指派,打敗過去約3個月的原來同學們,成為俗稱『90日奇蹟』的預備役軍官,更勝成為學院預官(Academy-prepped)的那些同事。他說:

『喝了幾杯後,我毫不猶豫地讓他們都知道了這件事』
(After a few drinks I wouldn't hesitate to let them all know it,)


譯註:USN『90日奇蹟』這種初級學院畢業生接受短期訓練成為預備役軍官、學院預官的政策,讓在下聯想到大日本帝國海軍(IJN)『師現役(簡稱:師徵,師範大學畢業生受訓後到海軍服役,可折抵義務教職的時間)』

1941年底開始的第一次指派,哈根少尉受命前往必須在幾週內,決定數千名新兵往後命運的地方:位於芝加哥北方30英里的『大湖區海軍訓練中心(Great Lakes Naval Training Station)』。

他在這裡擔任勤務學校的助理選拔官,在進入USN服役的人流中,測驗新兵的智商與性向,將百中挑一的最好人才送往專業學校,剩下數以千計的新鮮人就在艦隊服役。

USN要求很高,智商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經驗。比如擁有10年經驗的老練木匠,成為『海蜂團』的幹部。

譯註:海蜂團(Seabees),USN土木工程大隊,與『陸戰1師』一同活躍於瓜島戰役。美軍登陸瓜島,殲滅日軍設營隊,強奪僅為半成品的亨德森機場後,便是該團將之完工,並負責日後的修繕、擴建。另外,在下看過一則軼事,據說在繳獲的物資當中,這批駐機場美軍最喜歡的是日本啤酒


當時的日本啤酒廣告

※戰後,由於『反壟斷令』頒布,『大日本麥酒』被迫解散,但日本人很快就重組『朝日(ASAHI)』『麒麟(KIRIN)』等品牌繼續生產啤酒……其中或許也有喜愛日本啤酒的美軍促成此事吧(笑)


★:亨德森機場


亨德森機場,攝於1943年4月11日
『飛行場姬』『リコリス棲姫』的史實原型

當5名健壯如樹的年輕人出現時,哈根可以看出人員評估與指派機制的不完善與隨意。這5人是沙利文兄弟,來自愛荷華州、滑鐵盧。哈根回憶道:


沙利文五兄弟會議中心

喬治(George)、法蘭克(Frank)、喬(Joe)、麥特(Matt)、艾爾(Al)未通過任何官方認證的智商或能力測驗。但不知為何(譯註:透過主動參軍),他們為自己爭取到特殊優惠。他們對哈根說:

『我們講好要去同一艘船』
(We were promised to go to the same ship,)


這個糟糕透頂的主意,令還是年輕軍官的哈根震驚不已。他說:

『喂,伙計們,那要去打仗耶。別想著大夥要上同一艘吧,要是那船沉了怎麼辦?』
(Hey fellows, there's a war on, You don't want to go to the same ship. What if that ship got sunk?)


哈根的上司駁回他的異議:「哈根,做你在海軍該做的事。你現在22歲,你不必有意見。」

最終,沙利文五兄弟都被派往新造防空巡洋艦『朱諾(CL-52)』服役。

親身經歷USN人事管理部門的愚蠢後,哈根渴望到海上服役。他拜託父親『奧利‧哈根』運用人脈幫忙,然後到軍械局(Bureau of Ordnance)工作,並要求被分配到一艘開往太平洋戰場的驅逐艦上。

1942年3月,哈根少尉被指派到驅逐艦『阿倫‧華特(DD-483)』,以年輕少尉的身份,在『奧利爾‧F‧格雷戈爾(Orville F. Gregor)』指揮官的軍官室工作。哈根發現他在大湖區見識到的隨意指派,也用到自己身上:他成為助理通訊官,沒有別的理由,僅僅因為他每分鐘可輸入23個單字。驅逐艦的小天地裡,他也同時擔任助理供應官、雷達官,身兼三職。


1994年9月4日,水下考古隊尋獲葬身鐵底海峽之『阿倫‧華特』殘骸

譯註:照片提供者就是本文主角,哈根爺爺


『阿倫‧華特』艦上負傷的嚴酷考驗



※USN先鋒驅逐群2號位是『拉菲(DD-459)』喔!

1942年11月13日星期五,瓜達康納爾海戰(日稱:第三次所羅門海戰,又名:黑色星期五之役),『阿倫‧華特』率領『丹尼爾‧J‧卡拉漢』麾下的後衛驅逐群。這場日美海軍在暗夜中近距離互毆的大混戰,足以角逐海戰史上最凶暴、最血腥的戰役。


丹尼爾‧J‧卡拉漢(Daniel Judson Callaghan,1890年7月26日~1942年11月13日)


諾曼‧斯科特(Norman Scott,1889年8月10日~1942年11月13日)

卡拉漢在激戰中死於日軍戰艦『霧島』之齊射;哈根之父『奧利‧哈根』1911年畢業時的好同學,『諾曼‧斯科特』搭乘防空巡洋艦『亞特蘭大(CL-51)』作戰時,不幸遭友艦『舊金山(CA-38)』誤擊枉死。

哈根站在『阿倫‧華特』右舷橋翼上,望著後方艦艇。通過雙筒望遠鏡,他清楚看到驅逐艦『巴頓(DD-599)』突然遭日艦(天津風)擊殺。也看到『蒙森(DD-436)』遭受重創,1名軍官從操舵室(pilothouse)跳下來以逃離火災。

譯註:『蒙森』遭『夕立』或『天津風』重創,由於損傷過重被迫棄艦,燃燒的艦體漂流到當天下午才沉沒

然後『阿倫‧華特』中彈!1枚來自日艦(夕立或天津風)的砲彈,從軍官室下方炸射而出,並在擊穿甲板同時,造成致命的彈片四處飛射。左側二頭肌撕裂、動脈出血,令哈根開始意識不清,遂指示首席信號員(chief signalman)接手他的甲板官崗位。

在大湖區,他總是很難找到可以送去專業學校參加培訓的藥劑師人才,但很幸運地,他旁邊就有一位懂得臨機應變的藥劑師同袍,將止血帶綁在胳膊上為他止血,並打了一管西雷特嗎啡針劑※。


西雷特嗎啡針劑(morphine syrette)

※事先量好一劑量,包裝在可套縮、便於攜帶使用的『西雷特注射器』內的嗎啡注射液

幾分鐘後,另一名醫生來照看重傷的他,並給予更多止痛藥,卻沒注意到前一位的應急處置,哈根因此被迫在不知不覺間昏睡下去。當晚,他最後還有意識時,想到若這意味著將失去一條手臂,他也不想活了。因此失去意識前,他奮起餘力拔掉止血帶。(為了保住手臂)他甘願冒著失血而死的風險。

天亮後,哈根醒來了。他發現自己泡在血泊中,面前還上演著另一齣戲碼:

『傷殘之戰』
(battle of the cripples)


當昏昏沉沉的感官恢復運作時,他看到一艘敵日軍戰艦,距離遠超過無法行動之『阿倫‧華特』的5吋砲射程。

她是日軍旗艦,戰艦『比叡』……

『日本的龐然大物,比叡,在先前的夜戰身負重傷。可是她的乘員跟我們美軍一樣,擁有強悍的求生意志與高昂戰意,還在向阿倫‧華特開火』
(The Japanese behemoth, the Hiei, had been badly damaged the previous night. But her men, like the Americans, possessed a fierce will to live and to fight, and they took the Aaron Ward under fire.)


※『比叡』遭『拉菲』重創,但也擊沉了『拉菲』,在下翻過這段故事


【翻譯】美利堅驅逐艦史話:拉菲(DD-459)


【翻譯】拉菲(DD-459)壯絕的最後!

對於那個早晨,哈根最清晰的回憶,是一幕滑稽的光景:討人厭的艦長,格雷戈爾(像是把頭插進砂子裡的鴕鳥)躲在操舵室的舵輪後面,試圖藉此避免被『比叡』打過來的14吋砲彈砸死。長官的愚蠢行為,令哈根從他的恐慌中,獲得惡意的愉悅感。※

※原文『found a mischievous delight in his panic』在下忽然聯想到型月的『言峰 綺禮』……拜託『約翰斯頓』個性不要比照這位啊


『比叡』遭『企業(CV-6)』空襲

※『傷殘之戰』應指此事:『比叡』負傷後遭『企業』逼上絕路,然而此時『企業』同樣負傷,還因為勉強出擊令傷勢惡化。『比叡』自沉後,『企業』被迫立即返回努美阿維修


小摩托‧科芬

※全名:阿爾伯特‧P‧科芬(Albert P. "Scoofer" Coffin),『企業』艦載第10雷擊隊(VT-10)隊長,將『比叡』重創至自沉是他最有名的戰績,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大E航空團&威廉‧R‧凱恩

格雷戈爾從未如此明智。他讓哈根獲得1枚銀星勳章,以獎勵他在混亂的戰場上,正確辨識未知艦。同時他也獲頒紫心勳章。

譯註:由於哈根爺爺正確認出『夕立』,格雷戈爾艦長遂指揮自艦與『史特瑞特(DD-407)』聯手突襲,令『夕立』身負重傷無力返航葬身於此,在下翻過這段故事


【翻譯&考據】黑色星期五之『夕立』

自艦『阿倫‧華特』雖遭逢厄運,可是當晚在前方的那艘艦艇,下場卻更慘。該艦在夜戰中(與夕立對射時遭天津風雷擊)大破,返航埃斯皮里圖桑托島(Espiritu Santo,簡稱:桑托島)途中又遭日軍潛水艦(伊26)襲擊。

她是防空巡洋艦『朱諾』。

無人見到她沉沒,該艦消失在一團黃褐色煙霧中,她是彈藥庫發生二次爆炸(誘爆)的受害者。『朱諾』乘員大約700名陣亡,其中包括當初在芝加哥大湖區海軍訓練中心,與哈根有過一面之緣的沙利文五兄弟,僅10名乘員獲救。

譯註:『伊26』的魚雷剛好命中先前『天津風』打出的破孔,造成『朱諾』中雷後僅20秒就沉掉的轟沉。因此美軍目擊者就看到一團濃煙,等煙散掉『朱諾』就像變魔術一樣不見了……

(返回基地後)圖拉吉(Tulagi)的一家醫院修補了哈根的動脈,隨後他搭上醫院船,被送回舊金山的家裡,並在馬雷島(Mare Island)渡過3個月的康復期,隨後就讀華盛頓特區一所砲術與火控學校。

他在那裡接到命令,前往『西雅圖-塔科馬(Seattle-Tacoma)』,並在那裡登上新造的弗萊徹級驅逐艦『約翰斯頓』,成為她的砲術指揮官。

經歷所羅門群島的血腥課程以前,美軍艦隊並未真正了解,該如何將這種宏偉的機械(火控裝置)用於海上作戰。

薩沃島海戰、埃斯佩蘭斯角海戰、瓜島海戰之第一、第二夜戰、塔薩法隆加海戰……這些戰役帶來豐富的課程。最新世代的海軍,從中複習了數百遍所有戰爭中不言而喻的道理,得出的教訓是:勝利的天平,總傾向於哪一方能做出第一次有效的齊射。其餘則是未經檢驗的新技術或戰術,這是美國首度在太平洋採取攻勢當下,發生的獨特狀況。

薩瑪島海戰並非哈根海軍生涯的第一場戰役,1944年的許多軍官也都如此,比如埃文斯艦長就經歷過荷蘭東印度群島戰役。但這場海戰也是哈根這輩子見過最糟的情況,他情緒激昂地活用在『阿倫‧華特』服役時學到的經驗,控制『約翰斯頓』的火砲,在1944年10月25日的風暴中奔馳而過。

『約翰斯頓』剛服役時,大多數乘員還缺乏經驗。不過在西雅圖登艦的這批人,包括主管人員、砲術長、技師與消防員,擁有足夠的實戰經驗,明白該如何取勝。

隨著哈根推行反覆制度,最大限度縮短乘員進入全船戰備部署(General Quarter)的時間,他已博得了人望。他說:

『艦長和執行官都很好相處,我也輕鬆多了』
(The captain and exec were easygoing guys. I took up for whatever was loose.)



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

經過6週的成軍巡航(Shakedown Cruise),在經驗豐富的主管與老鳥指導下,『約翰斯頓』成為1艘有信心上戰場的艦船。與朋友書信往來時,哈根寫道:

『放馬過來吧!日本人』
(Bring on the Japanese.)


譯註:通常用法『Bring it on』『Bring them on』為帶有蔑視意味的挑釁

日後,他坐下來向一名記者述說『約翰斯頓』的故事時,執筆的對方抓住了這個主題。

1945年5月26日,《星期六晚郵報》(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上發表的文章標題是:

『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
(We Asked for the Jap Fleet and Got it,)


※在下翻過這篇文章


【翻譯】埃文斯、約翰斯頓: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


無人能料到……

……光天化日下,『約翰斯頓』成功地孤身闖入戰艦與巡洋艦之間,接近到8000碼(約7315.2公尺)的距離並發射魚雷後轉向返回,然後才遭敵日軍砲擊接連命中。

譯註:由於傷勢影響『約翰斯頓』砲擊,USN的5吋砲連續射擊最高記錄給了隊友『塞繆爾‧B‧羅伯茨(DE-413)』……只不過創記錄同時,那門砲也名副其實地『射爆了』

……那些砲彈擊穿甲板,在下方機械艙爆炸,艦體左搖右擺,航速當場減半。哈根這麼形容道:

『像隻小狗被大卡車給撞了』
(like a puppy being smacked by a truck,)


※所以『約翰斯頓』會有狂犬/忠犬屬性嗎?

……另一次齊射命中艦橋,傷及埃文斯艦長,他的幾根手指被炸飛,又彈回腳邊,然而他回絕了藥劑師同袍的援助。

……栗田麾下各戰艦(大和、長門、金剛、榛名),緊隨在高速巡洋艦群(利根、筑摩、鈴谷、熊野、妙高、羽黑、鳥海)後方,逼近我們的美國吉普空母(American jeep carriers,美軍對護航空母的暱稱),差點形成包圍圈,讓她們無路可退。


護航空母『甘比爾灣(CVE-73)』

※在下翻過『甘比爾灣』的故事


【翻譯】藤波、薩瑪島:來自甘比爾灣的信

同時,史普勒格指揮官麾下飛行員們不停干擾對方,而『約翰斯頓』與其他護衛艦艇……

塞繆爾‧B‧羅伯茨
希爾曼(DD-532)
霍爾(DD-533)
約翰‧C‧巴特勒(DE-339)
雷蒙德(DE-341)
丹尼斯(DE-405)

……繼續開火。


雷伊泰灣海戰/薩瑪島海戰

……哈根彷彿夢回1942年11月13日,與『夕立』『天津風』交戰負傷當下,那黑色星期五的凌晨。更有甚者,『約翰斯頓』是第1艘打開突破口的驅逐艦,也是那天早晨最後一艘沉沒的。遭栗田艦隊上到戰艦、下到驅逐,各種口徑、各式各樣的砲彈給轟死。※

譯註:根據上圖,『約翰斯頓』戰歿時間為1010,與『聖羅』同時間,是塔菲3號最後戰死的2位


1944年10月25日,護航空母『聖羅(CVE-63)』遭『神風特攻隊』擊沉。她是第一艘因此戰歿之軍艦

……結果,無人能料到,筋疲力盡的日本人並未繼續窮追猛打,而在失去3艘重巡(鈴谷、筑摩、鳥海)後,決定(自認為)勝利地撤退。

……最終,『約翰斯頓』緩緩下沉、傾覆,乘員們棄艦離去,帶著與她共處的這段時光,躍入浪花中。埃文斯艦長?沒有人看到他,我再也見不到他了。

※埃文斯艦長的最後……

《雪風手記》440頁:

ジョンストンの乗組員は、当時の状況について「日本の一駆逐艦がすぐ近くを通過したが我らに危害を加える事はなかった。その駆逐艦の艦橋に立つ一人の将校が我らに敬礼するのを認めると、エヴァンス艦長は涙と共に答礼を返した」

中譯:

『約翰斯頓』乘員描述當時狀況:「日本的一艘驅逐艦(雪風)並未加害從近處通過的我們,並能確認到一名軍官(寺内正道),站在該艦艦橋上向我方敬禮,埃文斯艦長亦落淚回禮。」



驅逐艦『雪風』艦長。然而『約翰斯頓』『雪風』之間的因緣還不僅如此!

棄艦當下,哈根認識到自己生而為人的極限……無法爬過堆積在40mm防空炮座四周的同袍屍體,或者幫助2名渾身是血,癱坐在前桅底下的同袍。

※原文『the bodies of his shipmates piled around a 40-mm mount』,經『gpxdaniel(xpgdaniel)』指正,在下猛然想起『約翰斯頓』的防空砲『Bofors 40mm四連装機関砲』正是40mm口徑,並參照損傷報告的敘述,確實『40-mm mount』是防空炮座才對!文章內容已訂正


《艦これ》裝備『Bofors 40mm四連装機関砲』

『哈根,救我』
(Mr. Hagen, please help me.)


軍官室裡,哈根最要好的朋友,艦上醫官『羅伯特‧布朗(Robert Browne)』上尉就死在他眼前。沮喪地抽泣片刻後,強烈的興奮感自心中湧現:

『約翰斯頓已竭盡全力!』
(The Johnston had paid her way!)


隨後一個壓倒一切的問題來了:我現在該怎麼辦?

『約翰斯頓』戰死後,哈根與同袍們在海上漂泊了3天,在鯊魚出沒的海域對抗著妄想與幻覺。最後,閒置在雷伊泰灣的輔助船隻救起了他們。


畢生的驕傲

這些經歷陰魂不散地盤據在哈根心中,而這也是他在戰後生涯向人講述的真實故事。由於薩瑪島海戰的英勇行動,第七艦隊指揮官『托馬斯‧卡森‧金凱德(Thomas Cassin Kinkaid)』頒給他海軍十字勳章,而在『阿倫‧華特』服役期間,他已獲頒銀星勳章與紫心勳章。

韓戰期間,他接受徵召,服役於一支驅逐艦中隊。接著先後在紐奧良(New Orleans)、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擔任後備役指揮官,直到1960年退休。

2007年,『甘比爾灣』『聖羅』老兵組織,攜家帶眷相聚時,哈根擔任宴會主持人。戰死於薩瑪島海戰的2艘護航空母倖存者們,極為感激那位昔日英勇救援他們的人。對於塔菲3號各艦與一眾飛行員,創下如此不可思議的勝利,他說:

『這是大夥全力全開的戰果!史普勒格提督打了一場高超的防禦戰!』
(It was an all-hands effort, Admiral Sprague fought a brilliant defensive battle.)


正如哈根述說的故事,他在故鄉阿拉莫(Alamo)的房間裡充滿了自豪感。隨後,戰歿的護航空母倖存者們,真情流露地為此證言。阿方索‧佩雷斯(Alfonso Perez)為『聖羅』倖存者,當年幸得護航驅逐艦『丹尼斯』搭救而生還。他站出來感謝驅逐艦乘員們伸出援手,並向他的4個女兒與家人,展示他們英勇的戰果。

不到2年後……

2009年5月25日,傳奇驅逐艦『約翰斯頓(DD-557)』指揮幹部群倖存者,親手締造這段不朽史詩的砲術長『USNR 羅伯特‧C‧哈根』上尉於聖安東尼奧與世長辭。

譯註:《錫皮艦水兵的最後一戰》將改編為插圖小說,預計於2019年出版。在下正在想辦法入手,一切順利的話,再來和各位分享^_^

===================================

嘉賓聊天室:

戴爾‧B‧哈德菲爾德(Dale B. Hadfield):

我的父親,戴爾‧哈德菲爾德(Lt. Dale (NMN) Hadfield MC)是『約翰斯頓』艦上醫官,更是1位木板擁有者(第一批乘員)※。

※原文『Plankowner』直譯為『木板擁有者』,這是USN傳統:當新造艦服役的第一天,第一批乘員將被授權為甲板上一小塊木板的擁有者

爸爸認為,對於那些不僅僅是『高人一等(cut above)』的人,應該稱作『磊落非凡(clear stuff)』,他就這麼描述埃文斯艦長與哈根上尉。

『約翰斯頓』戰死前約1個月,爸爸接到調職令,轉屬至當時在菲律賓幹活的海蜂團。我感覺他很內疚自己沒能陪『約翰斯頓』奮戰到最後一刻,直到碰見一位曾與他共事,名叫『希姆夫(PhM Schmuff)』的藥劑師同袍。

希姆夫先生(後來的希姆夫醫官)跟爸爸講:

『我的老天~醫官,我以為你應該更聰明的!艦上病房挨了1顆8吋砲彈,要是你當時在那裡,肯定沒命。大夥從未因此笑話你,只覺得你這傢伙超幸運的好嗎』
(Jesus Doc, I thought you were smarter than that! Sick bay took an eight incher and if you'd been there, you'd've been dead. We never held that against you. We thought you were the luckiest guy aboard.)

※感謝『AstrayRF(Rob)』指正先前錯誤


此後,爸爸方才釋然。


羅伯‧哈根:

了不起的故事。戴爾,感謝您分享令嚴對家父的看法!

※      ※      ※      ※

克里斯‧哈根(Cris Hagen):

我很自豪地說,你爸『羅伯特‧哈根』是我叔祖『奧利‧哈根(Ole Hagen)』的兒子,奧利叔祖是二戰期間的另一位英雄。

最近,我正在研究奧利叔祖在挪威擔任海軍武官的功績,並找到這篇關於羅伯特叔叔的文章。奧利叔祖是我祖父『愛迪‧哈根(Ed Hagen)』的兄弟,愛迪祖父於1940年心臟病發過世,他兒子『理查‧哈根(Richard Hagen)』是我爸。

有趣的是,我爸當年也想進海軍,但因罹患色盲而遭回絕。取而代之地,他在太平洋戰區的商船無線電辦公室任職。

哇,我很高興能發現關於親戚的這段光榮歷史,先前我真的一無所知。羅伯堂兄,希望您能回應並連絡我。您有必要了解我們哈根家族的全貌……


羅伯‧哈根:

嗨,克里斯,看來我們是親戚呢。我很想知道更多關於奧利爺爺與哈根家族其他人的事蹟,我從未如此開心地了解這一切。

※      ※      ※      ※

莎莉(Sally):

克里斯,我剛剛發現這篇振奮人心的文章,主角是你奧利叔祖的兒子『羅伯特‧哈根』。他也是『瑪格麗特‧克利福德‧哈根(Marguerite Clifford Hagen)』的後代,他媽『瑪麗‧L‧甘迺迪‧克利福德(Mary L. Kennedy Clifford)』是我姨婆,也就是我祖父的妹妹。


羅伯‧哈根:

嗨,莎莉,看來我們也是親戚呢。希望您能看到這則留言,因為我也想連絡哈根家族其他成員。

※      ※      ※      ※

克里斯‧哈根:

羅伯,您或許難以相信,我正在研究奧利叔祖的事蹟,並因此發現這篇關於你爸的文章。

我們有血緣關係,堂兄!!!我很想和你連絡。我祖父『愛迪‧哈根』是『奧利‧哈根』的兄弟,愛迪祖父於1940年過世,當時我爸才13歲,住在加州、河濱市(Riverside)。

一旦透過電子郵件信箱跟我連絡,我將與您分享更多資訊。但您將見到前所未知的家族全貌。

此致


來自SC的約翰(John from SC):

閱讀並了解你爸與埃文斯中校的事蹟,並參觀菲律賓的太平洋戰爭紀念館(Pacific War Memorial)後,我發自內心感謝我們大美利堅有這些挺身而出的英雄。當失去自由時,日本人還沒搞清楚,自己幹了些什麼。

埃文斯中校還沒有臉書頁面,於是我做了一個。敬請邀任何朋友來『喜歡這個頁面(like the page)』,大家一起將『約翰斯頓』與她乘員的事蹟銘記在心。

保重

※      ※      ※      ※

凱特琳(Caitlyn):

跟一些朋友去度假時,我在二手書攤買了一期1945年5月26日發行的《星期六晚郵報》,讀到『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這篇來自哈根上尉口述回憶的文章。隨著光陰飛逝,像這樣令人難以置信的英雄事蹟,也變得遙遠。所有人都需要讀一篇像這樣的文章,這令我們回憶起那些為自由事業做出如此巨大貢獻的美國人。我們過去的英雄,永遠不會被遺忘!

願上帝保佑他們所有人。


彼得‧西格爾(Peter Siegel),聖安東尼奧TX:

去年夏天,我用耳朵『讀』了霍恩費希爾先生的書,相信對於這場人類史上最後的大海戰,將獲得更鮮明的印象。錫皮艦水兵們的英勇行為,永遠不會重演。深深希望,我能早點知道哈根上尉住在聖安東尼奧,若能見到他,我將倍感榮幸。


羅伯‧哈根:

凱特琳、彼得,感謝兩位對我爸的稱讚。若還有任何其他問題,請隨時與我連絡。身為他的後代,我的責任是確保大家銘記『約翰斯頓』與她乘員的事蹟,以及在雷伊泰灣擊退日本艦隊,戰強敵而勝之的其他艦艇們。

===================================

譯者補充:



上左:海軍十字勳章(Navy Cross)
上中:紫心勳章(Purple Heart)
上右:海軍品德優良獎章(Navy Good Conduct Medal)

根據『b11817(茶葉貓)』補充:下面三枚勳章由左而右分別是……

美洲防衛獎章(American Defense Service Medal):二戰美國受徵召服役之成員(含國民兵)、參與美洲戰役之成員

亞太戰役獎章(Asiatic–Pacific Campaign Medal):參與亞洲-太平洋地區重要戰役之成員

二戰勝利獎章(World War II Victory Medal):二戰戰爭狀態下服役之成員

上面的星星則為『戰星(Service Star)』,用以表彰曾在該區域戰役中獲得卓越表現之成就,具體的授勳規則與內容還請參照維基百科條目。










馬利‧歐倫‧波克(Marley Ollen Polk)

出生日期:1919年7月23日
死亡日期:1944年10月25日
出生地:華盛頓州(Washington)、塔科馬(Tacoma)
戶籍地:佛蒙特州(Vermont)、費爾法克斯(Fairfax)
現狀:陣亡

海軍十字勳章

授勳頌詞:

美利堅合眾國總統引以為傲地為美國海軍技師『馬利‧歐倫‧波克』追贈海軍十字勳章,獎勵他在美國驅逐艦服役時,表現出非凡的英勇與犧牲奉獻的精神。

1944年10月25日,雷伊泰灣海戰期間,『約翰斯頓』在菲律賓海域遇襲,並對敵採取行動。該艦遭敵日軍砲火擊中時,波克技師自告奮勇進入下部,關閉主冷凝器的舷側排水閥(overboard discharge valve),以檢查該艙室的浸水情況。他游過充滿破片的危險水域到達閥門,當他正在關閉閥門時,發動機室中彈令他當場身亡。

波克技師的主動精神,堅定不移的決心與奉獻精神,符合了美國海軍最高的傳統。他慷慨地為自己的國家獻出了生命。

一般命令:海軍人事資訊公報第341號(1945年8月)
行動日期:1944年10月25日
服役:海軍
階級:技師
所屬:約翰斯頓(DD-557)

===================================

相關文章:


【翻譯】美國大兵故事:塞繆爾‧B‧羅伯茨


【翻譯】美利堅飛行員史話:詹姆斯‧D‧拉梅奇


【翻譯】大E夜航團&威廉‧I‧馬丁


【翻譯】大E航空團&威廉‧R‧凱恩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翻譯】榮光之艦‧雪風


【翻譯】輕巡『大淀』之所見,小澤艦隊之最期(訂正)


【翻譯】柳綠、花紅:雷伊泰灣的戰艦『長門』(補)


【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翻譯】阿武隈、大和、初櫻:戰爭與吾之青春

===================================

參考資料:

This "Tin Can" Kicks back...USS Johnston

A Warriors Destiny : Naval History Magazine - October 2009 Volume 23, Number 5

UA 554.01 Robert C. Hagen Collection

NH 102399 Ensign Robert C. Hagen, D-V (G), USNR. I.D. View circa 1941

USS JOHNSTON (DD-557)

USSJOHNSTON-HOEL.COM

USS Johnston

GUN FIRE CONTROL SYSTEM MARK 37

USS Johnston (DD-557),Wiki

Ernest E. Evans,Wiki

Sullivan brothers,Wiki

Ship gun fire-control system,Wiki

5"/38 caliber gun,Wiki

Navy Cross,Wiki

Silver Star,Wiki

Purple Heart,Wiki

Good Conduct Medal (United States),Wiki

Morphine Syrette

[舰colle]萨马岛,5inch炮与GFCS Mk.37

[舰colle]关于Mk 37 GFCS
2
-
板務人員:

148 筆精華,08/3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