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8

[短篇故事] [蘇菲x艾利歐] 伸張

樓主 雷電之狼 raidenwolf
GP9 BP-
這篇同人故事是在Sdorica: Mirage的官方劇情到達第11章之後寫下來的,因此官方劇情接下來的發展,可能會跟這故事一些地方互相抵觸。
[這個版本是從英文的原始版本翻譯過來的版本。英文讀得順暢的朋友,可以請到以下連結看英文原版喔!]
[This version was translated from the English version, which is the original. Readers who are comfortable reading English are recommended to check out the English original through the link below.]
******
結束了。龍神教派的混蛋,終於全死光了!
 
蘇菲在那場慘烈的戰鬥中,勉強的撐過去了。在那冷酷的實驗室裡,龍神教徒的屍體,遍佈了地板上各個角落。其中,也包括了一隻噁心醜陋的蜘蛛怪,它曾經是一位叫佐菈的教徒。
現在,蘇菲面對著玻璃柱裡面,被龍神教徒如同稀有鳥類標本般困住的艾利歐。
 
太多太多的人叫她要放棄艾利歐,太多太多的人貶低她的作為,說她解救艾利歐的努力是無意義、愚蠢的。「艾利歐去管龍神教派的閒事就是自找死路啦!」她有多少個夜晚,因為操心著她是不是太自私,以致把別人也捲入了危險當中,而難以入眠?「管好你身邊的朋友的安全就好了,趕快放棄他啦!」有多少內心的魔鬼在對她冷嘲熱諷、一味否定,並糟蹋她的心情與自尊?

「他根本就不喜歡你啊!」
 
她帶著這個被壓抑已久的憤怒,朝著玻璃柱一腳重重地踢了下去。她是不是曾經把他棄之不顧了,讓他的命運任由龍神教徒擺佈?嗄?她再踢一腳!又一腳!這一切努力,都不會是白費的!我就來做給你們看!終於,她以高跟靴,擊碎了這道冰冷的玻璃柱!
 
「哎呀!」
 
龍神教徒用來困住艾利歐的溶液,瞬間爆發了出來。蘇菲遮擋了她的臉,但仍然敵不過那刺鼻的惡臭。她忍不住咳了起來,彎下了腰。噁心的氣味令她作嘔。
 
但她及時重新站穩,並把艾利歐從那破碎的玻璃柱中用力拉了出來。幸運的是,他的斗篷保護了他的身體,免於受到玻璃碎片的傷害。
 
她把艾利歐從玻璃柱的殘骸拖離開來,帶到一處安全的地方,並以恢復體位輕輕的放下。他的臉上失去了生命的色彩;他的衣裳、翅膀、以及頭髮,猶如落湯雞般的狼狽。
 
「艾利歐?」
 
沒有回應。溶液的臭味開始蔓延整座實驗室,致使蘇菲又開始咳嗽,聲音也變沙啞了。
 
「艾利歐...」
 
惡臭致使蘇菲開始頭昏腦脹,於是她在不讓更多噁心的液體沾到她的情況下,在可以靠艾利歐最近的地方躺了下來。過去幾個月以來的事,開始浮現在她的腦海中。
 
***
 
在她遇見了艾利歐的那一天,她的生命完全改變了。他幾乎像是直接從天上降下來似的,來到了她生命中的一頁。那一天,他就那樣直接出現在她的眼前,靜悄悄地懇求她讓他從某個危險中隱藏起來。
 
她立刻知道,艾利歐有麻煩了。那時候,她還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看見他這樣子深受折磨,讓她非常想要撫慰他內心的傷痛。突然間,蘇菲了解到,她母親一陣子以前要把她嫁給的那個傢伙,缺了什麼東西。那是心靈上的連結,以及讓某一個人在心中有著你的一個理由。
 
她的告白被拒絕了,然而他拒絕的很溫柔,並也向她提醒了,他們彼此還不怎麼熟悉。也許她當初根本就不應該向他告白的。
 
而隔天,他就這樣消失無蹤。她知道他出事了。她的直覺是對的!
 
***
 
如今,艾利歐躺在實驗室的地上,一動也不動。
 
蘇菲嘶啞微弱的哭喊著:「求求你...」她已經都把他釋放出來了,一切不應該就這樣悲慘的結束!
 
突然間,她注意到他的胸部在上下挪動。他有在呼吸!
 
她站了起來喊:「艾利歐!」起來得太快了。咳嗽致使她的身體受到更嚴酷的摧殘。「艾利歐,你可以聽到我嗎?」她沙啞的喊出這一句話後,失去了意識。
 
***
 
安潔莉亞的士兵們四處搜索生還者,並把他們全部帶回太陽王國。大部分的生還者被帶到醫療營,讓醫護兵以及生命學派符文師治療。但安潔莉亞特別下了一道命令:「把艾利歐與蘇菲帶到官邸來。」
 
於是他們兩人被帶進來,並在毛絨的寢室中安置下來。安潔莉亞使出她的醫療能力,跟生命學派的醫護師們合作,開始搶救他們。艾利歐優先被搶救,他很快的被復甦過來並完全恢復健康,但他感到完全在狀況外。
 
他問:「我在哪裡!?」
 
安潔莉亞回答:「你在太陽王國的官邸裡面。」
 
「可是可是...我不是在沙漠王國嗎...?」
 
「是的,但是你後來被戴菲斯與龍神教派抓走了,他們掌控了你總共好幾個月。」
 
「好幾個月?」
 
跟他詳述來龍去脈會需要一段時間。「就說我們花了一大半的心力把你救了出來。」
 
「我...謝謝您,安潔莉亞。不對,女王陛下。我感激不盡。還有...對不起。」
 
女王陛下?對不起?她聽了假笑一番。她最後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帶著背叛王國的叔叔西奧多逃走了——不,現在不是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她嘆了一口氣。家庭這東西是多麼錯綜複雜的事啊!她低下頭來,輕聲的說:「你要謝的不是我。」
 
「那麼是誰?」
 
「是蘇菲。待會我會讓你去見她,但在我讓你靠近她一步之前,」安潔莉亞皺起鼻子,繼續說:「你必須先清洗一番。」
 
***
 
艾利歐洗去身上所有骯髒的溶液,換上乾淨的衣服,走出了浴室,卻看見安潔莉亞一臉苦惱。
 
艾利歐問:「怎麼了?」
 
安潔莉亞回答:「蘇菲復甦不起來。」
 
艾利歐聽了毛骨悚然。蘇菲如果還活著,復甦魔法照理應該有效啊!難道...「我去看看她。」
 
「艾利歐,照現在這個狀況,她已經—」
 
「我學過生命學派的符文魔法,記得嗎?也許我可以找到辦法。」
 
「那麼,進來吧!」於是艾利歐跟著安潔莉亞進去了蘇菲的房間。
 
喔,蘇菲...她靜止無聲、臉色蒼白,就像一隻原本燦爛活潑、翩翩起舞的蝴蝶,落入了蜘蛛網惡毒的束縛中。看到她這樣,讓艾利歐非常心痛。但是為了救她,他必須堅強起來。他走到她的床邊,伸手握住了她的一隻手,並將心力集中在他要使用的符咒上。不要去想你在聖血競技場握著它的時候,它是多麼的溫暖。現在,它卻是僵硬、黏呼呼的。
 
他以另外一隻手舉起他的羽毛,在空氣中比劃出符文,開始念起咒語來。他還記得,幾個月前他在試著治療盧恩時,蘇菲突然尖叫臉紅了起來。那句話,他還記得一清二楚:「是體質啦!」可是她其實是很害羞。為什麼她看到他治療人會害羞?
 
想著想著,咒語念錯字了!他搖頭甩掉這個思緒,重新開始念咒。這一次,閃閃發光的金色符文在空中浮現了出來。
 
「怎麼會這樣?!她被無限延命的減益詛咒鎖住了!」
 
「呃...」安潔莉亞面露擔憂的說:「減益不是在戰鬥結束後會消失嗎?」
 
「我也不懂!」而且照理說,延命是用來讓戰友再活久一點的增益,今天怎麼會反而變成是減益呢?這時他突然想起莫瑞斯的日記裡面,記載著一則駭人的不人道事蹟...他重新配置了延命符咒,以方便他更長久的控制他的標本。除此之外,莫瑞斯也使用了延命詛咒來讓任何企圖破壞他的實驗的人陷入昏迷。
 
想到這裡,艾利歐嚇得不寒而慄。這時,安潔莉亞打斷了他的思緒說:「我們得立刻把這消息傳到楓湖畔去!」
 
艾利歐聽了問:「傳到楓湖畔要幹麼?」
 
「那邊有住著一位人魚知道要怎麼解除減益。」
 
「真的嗎?那我立刻就準備好—」
 
「你不要去!我會派遣一批知道怎麼走到楓湖畔的士兵過去。」
 
「說得也對。」
 
「他們會在半夜之前回來。還有...過去這幾個月有很多事還是要跟你講。」
 
艾利歐嘆了一口氣說:「我猜我也得向您好好解釋那一天的事。」
 
***
 
好多的事情要想!在跟安潔莉亞談到入夜之後,艾利歐在他的房間裡來回走動。他的腿仍然在微微顫抖,因此他展開翅膀,繼續飛來飛去。
 
他不敢相信,蘇菲居然費盡了這些功夫來救他一命!想不到她這麼努力要找出他被抓去的地方,而當她與他的朋友們——說不定他們也是他的朋友——發現無法靠他們自己來救他之後,就全程跑到太陽王國來向安潔莉亞與夏爾求助。更別提他們後來解救了沙漠王國,還促成兩個王國之間的結盟!
 
他最後記得的那一刻,是他跟摩根馬戲團、盧恩、與桑奇在一起的那個晚上,當大家都在想像他們的未來的時候,他自己卻只是一心專注於揭開他的過去。
 
而就在那一夜,蘇菲向他表達了她的愛意。雖然他並沒有對她有同等的愛意,她的告白不知為何卻感覺如此的神聖。說實話,他被嚇到了。她不像符文學院那些女孩子,只是因為他地位高、長得帥而拚命追他。她跟馬戲團的夥伴,並不知道這些東西;他們什麼原因都沒有,就是願意接受他的人。更別提他曾被自己的親生父親糟蹋得一文不值!他怎麼忍心把這個馬戲團捲進他自己的爛攤子呢?他自己已經在到處被追捕了,還有資格待在他們的身邊嗎?
 
他想要讓頭腦清醒一下,所以他走出帳篷散步透透氣。但隨著他在漫步中陷入沈思,他的警惕也沒了。也許就是在那一剎那,戴菲斯的爪牙撲過來把他抓走了。
 
回到現在,他在房間裡一邊飛來飛去,一邊從窗戶望著外面的道路。那些士兵到底還要多久才會回來?感覺上永遠不會回來了。他焦急的想要確定,蘇菲會不會安然無恙。
 
最重要的,有一個事實他仍然無法置信:蘇菲沒有放棄他。在我拒絕了她的告白後,她還認為我是值得解救的。這就跟他的親生父親完全相反;艾利歐在冒著被判死刑的風險救了他之後,他卻反而恩將仇報,把艾利歐當面遺棄,如同蒼蠅般視若無睹。
 
***
 
安潔莉亞派去的士兵,在將近半夜時分終於回來了,並立刻將荷絲緹雅帶進蘇菲的房間。艾利歐跟著進去後發現,他們也替蘇菲梳洗了一番、換上了衣服;現在她看起來更安詳了,就如同在夢鄉般的安詳。
 
艾利歐與安潔莉亞在房間裡坐下之後,荷絲緹雅坐在蘇菲的旁邊,開始唱起歌、彈起豎琴來。艾利歐閉上他的眼睛,靜靜地聆聽著她的歌。
 
音樂的魔法是多麼地特別與珍貴。他不知道這種魔法是如何運作的,但它可以觸動一個人裡面,連生命學派的魔法都無法觸及的地方。它解開了他心靈內的枷鎖,讓他可以安心的去感受。更何況,他並不是這首歌的主要對象。
 
唱完歌後,荷絲緹雅說:「這樣應該就好了!」
 
安潔莉亞把手放在蘇菲的額頭上,說:「可是她還是不省人事。」她嘗試使用她的治療魔法,但都沒用。
 
艾利歐知道了一件事:「她必須先復甦過來!」這將需要用到生命學派的魔法。「還有,嗯...」怎麼突然緊張了起來?他給了一個王子鞠躬掩蓋他的緊張心情問:「可以嗎?」
 
安潔莉亞把微笑忍在心中,退後了幾步。
 
艾利歐再次握起了蘇菲的手;這一次,他們的手指相互交錯。蘇菲的手雖然還是冰冷,但不像之前那樣黏呼呼。艾利歐一邊輕聲細語地念起咒語,一邊在空中比劃,好像在唱他自己作出的歌來安慰蘇菲的心。不久後,他可以感覺到她的手重新溫暖了起來,也看見她的臉頰再次紅潤。
 
***
 
蘇菲眼睛一睜開,看到了一座陌生的天花板,並且感覺到有人握著她的手。她抬頭一看,看見了銀色頭髮、雪白翅膀、以及紫色眼瞳的熟悉男孩,驚得向後猛然一動,尖叫了一聲。
 
安潔莉亞嚇得跳起來,問:「她還好嗎?」
 
我的天啊!那不是安潔莉亞女王嗎?還有真的是艾利歐!?!
 
她的臉紅燙了起來。多麼尷尬的場面啊!她把身子捲起來,將臉埋在枕頭中。
 
「別擔心,」艾利歐回答:「這很正常。她的體態就是這樣。」
 
蘇菲聽了氣得把枕頭丟向艾利歐說:「你好壞!在我這麼努力把你救出來之後,你就只記得這件事嗎?」
 
艾利歐接住了枕頭哈哈大笑。荷絲緹雅也笑得合不攏嘴。安潔莉亞用手遮住了嘴,但從她明亮的眼神來看,她也在開心的笑。
 
安潔莉亞接著對蘇菲說:「很高興你沒事,你現在在太陽王國,可以放心。」
 
但這只讓蘇菲驚訝,她還不知道她在天涯四角的何方。她焦急的問:「可是盧恩呢?他沒事吧?還有半兵蝟、霍欽森、如意、跟克拉克—」
 
「他們也通通都被帶來這個王國了,我會讓你去看看他們,不過現在你需要休息一下。喔,還有你應該肚子餓了。」
 
「沒有,我—」蘇菲停下來想想,也許真的應該吃一頓飯。「我是說,謝謝您,女王陛下,我—」
 
「來吧,荷絲緹雅,咱們來看看廚房在半夜裡還可以煮什麼菜吧!」接著安潔莉亞對艾利歐眨眨眼,帶著荷絲緹雅走出房間了。
 
當房間門關上之後,艾利歐在床角坐了下來,對蘇菲問:「這樣可以嗎?」
 
「嗯這個嘛...啊嗯...可,可以啊!」她臉又紅起來了。為什麼她就不能夠正常的跟他講話?
 
「安潔莉亞把一切都告訴我了,」他輕聲的說:「我真的是因為你才會來到這邊。」
 
「除了我,還有盧恩、克拉克、還有...還有整個馬戲團。」
 
「可是是你把他們聚在一起了,是你帶領著他們。」
 
艾利歐是在讚賞還是指責她?!她如果可以自己一個人來,她早就這麼做了!但是,她身邊所有的人,都因為她的堅定,而冒著危險一起來了。她身體開始顫抖。雖然現在艾利歐安全了,在這一切冒險之後,他們真的還好嗎?她心內的魔鬼只不過是改變了它們的講法:你已經造成了多少損失?這一切真的值得嗎?
 
「蘇菲?」
 
但聽到艾利歐叫她的名字是多麼的甜蜜。
 
「蘇菲...」接著在她回過神以前,她被艾利歐用手臂及翅膀緊緊地抱住。她感到好溫暖、好安全。她把頭埋在他的胸部上。
 
他在她耳邊輕聲細語的說:「你為我做了好多,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
 
那些淚水...她為了對大家強顏歡笑,而強忍在心裡的那些淚水...終於爆發了出來!她埋在他懷裡,嚎啕大哭。他緊抱著她,輕輕的搖動。她感覺到他的臉頰緊靠在她的頭髮上。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地信賴,」他說:「就你知道,跟那些龍神教派比起來,我好不到哪裡去。」
 
她把頭露了出來對他回答:「真的是這樣嗎?不然你怎麼會這麼努力把盧恩救出來?管他是什麼在困擾著你,你的心真的很善良。」
 
「沒有你的那麼善良吧?像你這麼心胸開闊的朋友,我根本不值得擁有。」
 
蘇菲抱得更緊了!「艾利歐!不是像你那樣講的!每個人都值得擁有對他們信賴的人,而我們都相信你!」
 
艾利歐把自己稍微拉回來,對看著她說:「即使在我...」他看起來不知所措。「即使在你對我告白之後,也還是這樣嗎?」
 
她臉又紅起來了。也許她當初不該把愛意告白出來。那個時候她還不知道為什麼他拒絕了,但現在,她終於了解了。他的心裡帶著數之不盡、沈重的包袱,因此並沒有多餘的念頭可以談戀愛。
 
她回答:「這跟愛情並沒有關係。不管你喜不喜歡我,你本來就不應該...不應該被龍神教派那樣蹂躪糟蹋。」
 
艾利歐嚇得顫抖著說:「他們所做的那些事,我都不記得了,我也不想要記得。」
 
蘇菲也想要去忘記龍神教派對艾利歐喪心病狂的作為。雖然艾利歐又回到她眼前了,她第一次看到他被關在那道玻璃柱、瀕臨死亡的可怕景象,卻揮之不去。
 
艾利歐接著問:「但在這一切都結束了之後,你現在的感覺是怎樣?」
 
蘇菲支支吾吾地回答:「我現在...的感覺嗎?」他是不是在問她對他現在的感情呢?
 
「你現在仍然對我心動嗎?」他用溫柔的語氣問她:「你現在還信守著你在那個夜晚跟我講的話嗎?」
 
她整個胸口暖暖的刺痛了起來。她應該回答嗎?要是她再一次被拒絕了,她還可以承受嗎?
 
「因為...」他接著說:「我必須誠實對你講,我對你...還不夠認識。我們還沒有足夠的理由繼續發展我們的關係,因此我還不能誠實的說我也喜歡你。」
 
蘇菲聽了苦吞一口水。就這樣了,她已經盡力了,而且她講的是真的:她並不是只為了要他立刻對她神魂顛倒才去救他。不管怎樣,他還是值得被救一命的。只是...
 
「但我再講一次,」艾利歐繼續說:「我們只是還沒有。」
 
蘇菲疑惑問道:「只是還沒有?」
 
「你在那個夜晚跟我提到,你想要留在我身邊。是的,只有在留在彼此身邊相處一段時間後,我們才能知道,我們的關係可不可以發展到下一步。現在既然我們倆又在一起了...我好想要跟你相處。我很想要再多多認識像你這樣驚奇美好的跨國英雄,並更深入了解,你是怎麼會認為,我有某個美好的地方,值得你用盡力氣來解救我的。」
 
蘇菲聽完後,心怦怦地跳動,淚水也再次從她的眼角浮現出來。她輕聲細語地回答:「我這一生中,再也沒有比這個更讓我想要的東西了。」
 
艾利歐緊扣著蘇菲嬌小的手,感激的說:「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艾利歐在床上躺下,讓蘇菲躺在他的肩膀上以鼻尖親密的輕擦。蘇菲就在艾利歐溫暖的懷抱、撫慰人心的心跳中進入了夢鄉。她對艾利歐的信念,終於獲得了伸張。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81 筆精華,03/3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