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90

【小說】守護失去你的未來

樓主 摸魚 pinkyshan225
GP28 BP-
守護失去你的未來
*黛安娜中心
*接續主線11
    國喪,善後,與太陽王國的合作。
    那一日後的她沒有時間沈浸在悲傷裡,接踵而來的政事使她忙的焦頭爛額,她也乾脆就這樣將心神專注在國事上,讓自己沒有多餘的時間悲痛。
    ⋯⋯只要一回想,舌根泛起的苦澀、沈澱澱地壓在心口的疼痛,總讓她難以呼吸、簡直要溺斃在哀慟之中。
    所以不能想,不要想,她要振作起來,她還要守護這個用他的生命換來的國家。她必須將她餘下的生命全數奉獻給沙漠王國,她必須堅強。
    只是越是壓抑,他在她身邊留下的所有足跡,就越是無法忽視。
    又一次,她在案前處理政事,忙到了大半夜。她從滿桌的文件中抬頭,揉了揉乾澀的眼睛。她下意識地側頭,習慣性地對著身旁的位置說道:「教父,我很快就處理完了,你先去休息⋯⋯」她驀然噤聲,那個一直以來默默地守在她身邊的人,已經不在了。
    她唯一的親人,她的教父,已經不在她身邊了。
    孤獨從四肢百骸鑽入,一直滲進了骨髓,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嚐到這種獨自一人的寂寞。曾經的她十分熟悉孤獨,從小就是孤兒的她,孑然一身,沒有任何依靠;成為了影護衛的她,更是不存在屬於自己的身分。但自從18歲那年,雷薩作為武術老師與她接觸,她就再也沒有感受過孤單。他一直陪著她,無論是作為胡安家的影護衛時,還是作為沙漠王國的女王。老師、將軍、教父,他一直都在她的生命中扮演最重要的角色。
    失去至親至愛之人的痛苦,是那無時無刻不存在的思念,伴隨著呼吸,胸口一抽一抽地疼,腦海中浮現的回憶太過鮮明,有他存在的記憶染著明豔的色彩;對比沒有他的現在,一切只剩黑白的灰階。
    她摀住了嘴,試圖把呼之欲出的悲鳴嚥下去,喉頭一梗一梗的壓著所有的情緒,酸澀的雙眼脹的通紅。
    ⋯⋯她決定去看看他。
    舉著燈來到龍牙所在的大殿,被破壞的一切早已修復,唯獨那把鐮刀始終嵌在地面,離它最近的那處裂縫仍微微開著,與他有關的一切仍維持原貌。這是國喪後,她第一次回到這裡。
    她走到鐮刀旁的台階坐了下來,凝視著它良久。
    ⋯⋯教父,最近新城區的重新規劃已經開始動工了。」
    「戴菲斯仍然下落不明,他的實驗室⋯⋯我們還在努力從遺留下來的設備尋找相關的資訊。」
    「安潔、太陽王國的女王,似乎知道一些神龍教派的事,我們還在協商合作的條約。」
    她開始絮絮叨叨地,把他離開後的所有大小事講給他聽。講著講著,她突然發現有熱燙的液體自臉龐滑下。
    聲音不知不覺變得哽咽,最後泣不成聲。「教父⋯⋯我,我好想你⋯⋯」眼淚爭先恐後地湧出,她不再壓抑對他的思念,放聲大哭。
    「教父⋯⋯教父⋯⋯」她不斷地重複著呼喊,像一個無助的孩童,淚水模糊了視線,她伏在鐮刀旁,撕心裂肺地哭喊。
    一直到哭啞了嗓子,她才在連日的疲勞與發洩壓抑的情緒後,精疲力盡的昏睡了過去。
    那天之後,她便常常去看他。一開始她不停地說話,迫不及待地分享一切,彷彿只要把所有事告訴他,他就依然在她的身邊,不曾缺席她生活中的一切。
    然後漸漸地,她不再那麼常開口,有時只是靜靜地坐著一整個下午。
    後來她只在每年他的生日那天去殿裡看他,帶著一個自己做的、有些不像樣的蛋糕,然後一個人把蛋糕吃掉。
    並非不再思念,並非不再悲傷,而是她相信,教父依然在她的身邊,只是換了不同的方式。她該做的,就是守護他留給她的一切。
    「不需要回頭,因為我知道你一直在我身後。」
    ⋯⋯黛安娜女王終身未婚,為沙漠王國盡心盡力了大半輩子,倒不是刻意不婚,只是從繁忙的政事抬起頭時,她已經錯過了適婚年齡。
    儘管願意成為王婿的青年才俊仍是不少,但她沒有那份心思經營一段戀愛或是婚姻。也許,在那個人的離開後,她所有的愛也被一併帶走,剩下的只有對國家的責任與守護的心。
    他成為她心上的鎖,鎖住一切的美好。
    她從戈麥斯王族的其他分支裡,挑了幾個有潛力的孩子,將他們培養成王位繼承人。她改革了制度,不再以會造成內耗與混亂的你死我活作為競爭的方式,而是以領導才能與對國家的大局觀為評判標準,反覆模擬與訓練,最後選出最適合的領導人。
    安排好一切的她主動退位,將她畢生守護的沙漠王國交棒給下一代。她對權力毫不留戀,唯一在意的,只有國家的未來與人民的安全。
    她已不再年輕,但歲月在她身上磨去了所有自卑與不安,帶給她沈澱後的自信。她仍然是那個沈穩冷靜,高貴優雅的黛安娜。
    唯獨在他的面前,她是苜蓿。她沒忘記他給予她的名字,而盡了責任的她終於能做回苜蓿。
    又是一年,垂垂老矣的她點著蠟燭,獨自一人回到了龍牙所在的大殿,她坐在鐮刀旁邊,那一天一樣是冰月九日,他的生日。
    她瞇著眼睛,有些疲困了,她喃喃自語道:「⋯⋯教父,我好累了。」
    「辛苦你了,我的孩子。」
    她倏地瞪大雙眼,月夜下,有個她無比熟悉的身影來到了她的面前。她想看的更清楚一點,淚水卻模糊了視線。她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喉頭卻梗住了。
    他來到她身前,單膝跪了下來,執起她那隻畸形的手,輕輕地印下一吻。
    他還是跟她記憶裡的他一模一樣。
    她忍不住笑了,不知不覺她回到了作為苜蓿時的模樣,淚水仍然不斷地溢出眼眶。雷薩牽著她的手,對著她淺淺的笑著。
    「教父,這一次別再丟下我了。」她扣住了他的手,與他十指交扣。
    「好。」他說道。
    依偎在鐮刀旁的老婦安詳地進入了永恆的夢鄉,一陣清風吹熄了搖搖欲墜的火光,融化的蠟滴在台階上,像未乾的淚珠。
    而她的嘴角帶著釋然的笑意。

28
-
LV. 20
GP 190
2 樓 摸魚 pinkyshan225
GP12 BP-
後記:
這應該是以不改變任何劇情的情況下,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結局。
希望能以這篇文章療癒所有因為雷薩的離開而感到傷心的人,我相信最後的最後,他們還是能擁有快樂的結局。
被留下來的人往往是最辛苦的,因為他們必須抱著對已逝之人的愛與痛繼續活著。
我相信黛安娜會勇敢的守護雷薩用生命換來的沙漠王國。
讓我們擦乾眼淚,然後,繼續前進。
12
-
LV. 12
GP 82
3 樓 攜狼孤逃 a60521
GP2 BP-
老實說我不是很容易被劇情打動的人,可能我比較重視遊戲性,但你的文章讓我哭了,「最痛苦的是被留下來的人」讓我百感交集,我們這一生也或多或少成為那個被留下的人,而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記住他們在世所留下的一切,因為一旦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容貌、他們的名字、他們所留下的點點滴滴,這個人就真正死去了,最令人恐懼的並不是死亡,而是被徹底遺忘,一旦自己的存在被消抹掉即使活著也是生不如死,而教父,永遠有一個孩子記得他,這個孩子永遠記得他的容貌、他的名字、他的生日、以及為這孩子所作的一切,而這份記憶,將會再一次的,將他們牽引到同一條道路上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45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