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
GP 52

【小說】老子,全力以赴!(5月29日完結)

樓主 天風 ab8396
GP23 BP-


*抽到了雪爾森,決定寫看看她的小故事。


 軍營裡對雪爾森的第一印象,就是她總是喋喋不休,而且非常不會看場面。
 她體態過於嬌小卻用著不符比例的騎士槍,柔軟可愛的外表像極了小動物,粉髮綁成方便行動的一對馬尾更強調了稚氣感,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孩子模仿士兵穿盔戴甲鬧著玩。
 不過現在的傑羅姆卻必須全神貫注的應對著她。
 作為副官,傑羅姆的表情向來耿直,給端整的面貌添上幾分嚴肅感,就像是一尊雕像般不苟言笑,軍人的架式在整齊的盔甲和緊握的劍柄上表露無遺。
 傑羅姆的劍術並不快,偏向於反擊型的招式,那是因為他自認體能並不適合長期展開攻擊的緣故,以守勢為主的應對讓他能撂倒許多體能甚至力量上都遠勝自己的敵人。
 可現在他的應對總是差了一點。
 因為雪爾森的動作愈來愈快。
 長槍這種兵器,雖然每一招的力量都沉重而且銳利,但是沒辦法迅速出招,如果是用符文增加自己的耐力與臂力那還好說,但雪爾森並沒有使用魂能的天賦與資質。
 兩方激烈的程度弄得塵土飛揚,已經不太像是對練,更近似於實戰的交鋒。

 『原來如此,每一擊當中並沒有盡全力擊刺,以此增加突刺的攻擊速度?』

 所謂的全力擊刺雖然威力強大,收招時也必須耗費一點力氣,造成招式與招式之間有很大的破綻,以前的雪爾森基本上就是全力一擊,然後被看出空隙而在對練中敗陣。
 但是現在的她在每一招並沒有出過於強大的力量,雖然殺傷力稍微遜色,可是收招與銜接更加的完善,破綻也相對地變少,傑羅姆的反擊更不容易。
 
 『真沒想到她竟然會用這麼細微的技巧,但還不夠看。』

 傑羅姆如此心想,重新握緊長劍,對準雪爾森握槍的手腕準備給予反擊。
 突然覺得隱有不妥。
 雖然實戰經驗還比不上迪蘭、希歐那幾位將領級的人物,但傑羅姆仍然是上過前線殺敵的士官,原本要揮出的長劍硬生生中止後反架在身體前方。
 激烈的震撼襲來。
 已經習慣的長槍用更加劇烈的力道刺出,如果不是臨時察覺有異改成正面防禦,現在的傑羅姆只怕要被這一槍給頂飛出去,趁著雪爾森訝異的瞬間,迅速把她的長槍架開使她退步不及,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勝負已分。」

 兩個人的對招讓人看得目瞪口呆,雪爾森嘟起了嘴,顯然是沒想到這一招竟然會被識破,但傑羅姆剛才也勝得非常驚險,畢竟在適應長槍的速度後突然變成更剽悍,準備動作也更小的一招刺擊,換做其他士兵早就被擊中了,傑羅姆因而好奇的詢問起來:

 「卡特威爾,妳剛剛那招是誰教的?」
 「報,報告!老子是看別人在練習技巧學到的。」
 「進步得很快,繼續保持下去。」
 「是的!」

 或許是沒想到會受到稱讚,雪爾森的臉龐難掩笑容,就像一隻得到主人稱讚的小狗。

 「別嘻皮笑臉,對練結束了就快點下去休息,下一個!」

----------------------------------------

 「……好累。」

 王都外圍的林地,雪爾森獨自在這附近練習。
 揚波的出招技巧和原理雪爾森並沒有完全摸透,畢竟這當中還牽涉到東方特有的氣,蘊含在其中的發勁,這些不是她擅長的領域,但是起手的架式和出招的方向都偷學個大概。
 每當雪爾森一個人的時候,她會私下練習那出手的脈絡,直到更加熟練為止。
 那個老鼠怪物告訴她,不必執著於成為最強,而且真正關心她的人更不會因此捨她而去。
 拋開這個執著後,雪爾森下定決心,那就為了關心她的那些人努力變強,在最關鍵的時候成為能保護他們的存在,她必須更加努力的進步。
 鍛鍊結束,她正想去河邊洗把臉提振精神,就在此時……

 「嗚哇!」
 「呀!」

 有個人影撞了上來。
 她正想罵出聲來的時候,看到那個人不由得愣了一愣。
 俏麗的酒紅色短髮,感覺總在想著古靈精怪點子的清秀臉龐,還有裁剪合宜的套裝與符文學院特別設計的魂能裝置,更重要的是那似乎比自己高上一截的身高……

 「妳是那個搶信的怪胎!」
 「沒禮貌,蒂卡才不是什麼怪胎,不過妳怎麼會在這裡?雪……雪恩?」
 「老子是雪爾森,雪爾森.卡特威爾!妳這個笨蛋學生!」

 兩個在各方面都截然不對盤的人,就這麼在王都外再度遭遇了。




23
-
LV. 3
GP 58
2 樓 天風 ab8396
GP10 BP-
 


 蒂卡.雪法莉爾,實用學派的學生,由院長夏爾.瑟雷斯親自指導,大部分人都覺得她是個跑腿的,並沒有多所留意,不過能利用這個職務遊歷太陽王國對她而言求之不得。
 很少有人知道夏爾年輕時同樣遊歷在外,他的符文魔法也是在那個階段突飛猛進。
 實用,意指的就是學以致用,能夠在各種狀況上運用的符文正是實用學派的精髓,夏爾則認為蒂卡非常適合作為這句話的代表,牽涉到某種原因,她不會前往過於危險的地方。
 這裡是一間王都內叫做依瑪亭的旅店,地方雖小,人潮卻絡繹不絕。

 「真謝謝妳來到這間店,要不然蒂卡還真不知道哪裡可以吃好吃的東西~」
 「明明就是老子餓得咕咕叫了,妳還從後面跟上來,要不然老子一點都不想幫妳帶路。」
 「上菜了!」

 夏依瑪,自稱永遠的十八歲,雖然現在是個身材有點發福的大嬸,但年輕時聽說是個連十二貴族都邀請過她的美人,可是她後來卻嫁給了一名樵夫,在這裡開了旅店。
 端上的是兩大盤裸麥麵包夾著香煎豬肉片,還有大量的洋芋泥配菜與一塊起司,甜點則是自製布丁
,份量都不小,來這間旅店最不用擔心的一件事情就是吃飽。

 「怎、怎麼又是這麼多啊……」
 「喔哇,看起來可真好吃,蒂卡先來嘗嘗囉!」

 好在今天因為鍛鍊的關係,雪爾森可真是餓得很了,也不管蒂卡這個怪人還在旁邊就馬上啃起麵包,吃得十分豪邁……才怪,她像是松鼠般小口小口的啃著。

 「吃多點,雪爾森妹妹還需要多長點呢。」
 「夏依瑪!老子一點都不矮!老子早就又比德瑞克高了!」

 德瑞克,旅店老闆的兒子,現年十二歲,去年身高達到147公分,首度超過當時已從軍的雪爾森,雖然現在勉強又追了回來,但與一個小孩子比較身高顯然並不是多光彩的事。

 「唉唷,不過雪爾森妹妹最近可變了很多呢,該怎麼說?就像是刺都磨平了那樣?」
 「老……老子身上又沒有刺!咕嗚……」
 「麵包真是超級好吃,蒂卡要再來一塊!」
 「好好好,我這就去弄,真是個有精神的小姑娘,妳是雪爾森妹妹的朋友嗎?」
 「老子怎麼可能……哈嗯……跟這種怪胎交朋友啊!」
 「雪爾森妹妹一直都不坦率,能有妳這樣的朋友真是太好了,以後也請好好照顧她。」
 「知道~蒂卡會好好照顧她的,就像照顧璃學妹那樣!」
 「別自顧自的亂說!老子根本就不想當妳的什麼學妹,夏依瑪妳也別一直幫腔啊!」
 「這是我們今晚的頭菜燉煮牛肉,就當作見面禮,免費請蒂卡妹妹了。」
 「哇喔~這個看起來超好吃的!蒂卡不客氣了!」
 「妳們別自顧自的就混熟起來啦!還有那個牛肉也舀一點給老子……!」

 使用符文魔法的鐵定都是怪人。
 自己的上司芙蕾莉卡是如此,那個叫蒂卡的也是如此,雪爾森已經下定決心如果還有第三個叫什麼卡的魔法師想要認識自己,那時一定要馬上拔腿就跑,誰來勸都一樣。
 好在蒂卡與老闆娘聊的投機,決定今晚就住在那兒,雪爾森才暫時逃過一劫。

 「為什麼感覺遇到那個怪胎比下午的鍛鍊還要累……」

 雪爾森決定快點回到軍帳好好的睡一覺,她可是誇下海口,無論那些同僚用什麼卑鄙手段,她都會比他們更早前往訓練場的,不過說也奇怪,自從那天過後再也沒有人找她麻煩,甚至有不少士兵會主動提醒她何時開始訓練。
 此時,她察覺到地上踩到一截東西。
 那東西在夜晚不太起眼,要不是雪爾森累得筋疲力盡導致頭低著,大概也看不到。
 是一截色彩鮮豔的緞帶。
 凡泰緹的誕生日快要到了,送禮物的緞帶現在大受歡迎,雪爾森也不覺得這有什麼特別的,如果真要說,就是聽到芙蕾莉卡將軍曾說緞帶與包裝紙的價錢上漲這件事吧。
 雪爾森沒有細想在晚上撿到這緞帶有什麼意義,反正既然被拋在街上,應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就當作是整理環境,隨手放到了軍服的暗袋中。




10
-
LV. 3
GP 77
3 樓 天風 ab8396
GP9 BP-



 「雪恩,在嗎?雪恩~~~~~」

 雪爾森現在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為什麼這個人能在恰到好處的時間找到這個軍帳裡頭?她幾乎要以為有其他士兵出賣她的行蹤,最重要的是名字還喊錯了。
 用艷麗來形容太陽王國的將軍並不合適,可是看到芙蕾莉卡那凹凸有致的身段、露出度極高的法袍和充滿嫵媚感的臉龐,無論是友或敵都會瞬間被她的魅力吸引。

 「啊啦,元氣少女,外面那個聲音是在叫妳吧?」
 「請不用理她,芙蕾莉卡將軍,那大概只是一隻蒼蠅在耳邊嗡嗡叫,而且老子現在來這裡是報告軍務的,根本沒有閒情逸致去理蒼蠅……」
 「軍務什麼的我現在不太想聽呢,這些保養品才剛剛抹上臉而已,當然要等一陣子讓它好好吸收呀,妳就先去外面接待一下妳的朋友吧~」
 「她才不是老子的朋友!」
 「既然不是朋友……啊,難不成是更不可告人的……」
 「不管將軍的腦袋裡是想著什麼,老子與她絕對不是那種關係!」

 她開始同情傑羅姆了,整天要面對這麼不正經的話語竟然還能正常的帶兵與訓練,外面的蒂卡還繼續呼喚,如果繼續給人聽到就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奇怪的傳聞出現。

 「呀喝,蒂卡進來了喔!」
 「哇!」

 雪爾森都忘了,這個人是用『如果覺得難為情不想讓我幫忙,那我把信搶走就好了』這種荒唐理由動手的怪胎,根本不能用常理推斷她的思考,當然有闖進軍帳的可能性。

 「啊啦,看樣子妳們有很多事情要聊,那我就繼續休息囉~」
 「芙、芙蕾莉卡將軍!」

 最後的救命稻草也果斷的拋棄了她,雪爾森被迫獨自面對,雖然外面有鎮守的士兵,不過很明顯那些人是不可能進來的,至少從外頭一點動靜都沒有就知道。

 「妳是怎麼進來這裡的?」
 「嘿嘿,我報上院長的名字說有事情,就順利進來了。」
 「院長?符文學院的院長夏爾?」
 「沒錯,蒂卡可是他的得意弟子,不過是有其他事情要來找妳的,想請妳幫個忙~」
 「幫什麼?老子可是很忙的,剛剛還在報告軍務,如果沒什麼事情就快走。」
 「蒂卡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緞帶與包裝紙呢,就算有也都很貴,提供的量也很少,妳知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比較便宜數量又多的?」
 「聽老子說話啊!」

 她知道聖誕節快要到了,作為凡泰緹的誕生日當然會有不少商賈採購禮物與包裝紙,打算大撈一筆,價格當然也是略有上升,今年王國剛結束內戰,百廢待興的狀況下想必哄抬的更為嚴重,送禮物大概已經變成貴族的專利。

 「妳要這麼多包裝紙與緞帶做什麼?」
 「我想要送很多禮物,因為太陽王國最近發生很多事情,大家都沒有精神,只要收到禮物,大家一定都會開開心心的,怎麼樣,這點子很棒吧?」
 「這是什麼邏輯?不過能收到禮物,應該也沒有人會不開心吧……」
 「對吧對吧~所以雪恩,可以幫忙找找看嗎?」

 雪爾森原本想要一口回絕,但是又覺得這不是什麼壞事,況且蒂卡曾經幫自己修復過信上的符文,想想自己確實欠她一份人情,就當作是順水推舟把這人情還了也好。
 她這麼說服自己以後,語氣僵硬的開口:

 「知道了,老子有空就幫你找看看,但能不能找到老子可不敢保證哦?」
 「哦~雪恩真是好人!」
 「為什麼只是一個晚上妳就忘記了!老子是雪爾森,雪爾森.卡特威爾!」




9
-
LV. 3
GP 83
4 樓 天風 ab8396
GP10 BP-




 傑羅姆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那句話是從芙蕾莉卡的口中說出的。
 
 「小帥哥,你覺得那個元氣少女作為士兵的本領怎麼樣呢?」
 「呃……將軍妳竟然在問正經的問題?」
 「啊啦,小帥哥希望我聊不正經的事嗎?那我們可以去房間裡說更多不正經的事~」
 「她本來就有資質,實力更愈來愈強韌,過去自以為是的脾性也收斂許多,如果繼續鍛鍊下去,相信她會是王國軍隊未來的寶貴人才。」
 「小帥哥對她的評價這麼好,聽得我有一點嫉妒呢。」
 「我只是實話實說。」
 「那也說說關於我的評價如何?」
 「將軍,請別偷懶,這裡還有幾份關於訓練的文件需要向妳請示。」

 正在成為兩名上司話題中心的雪爾森正在街道附近繞行,事實上她已經繞行好幾次,不過卻發現一個詭異的現象,她所認識經商的人當中很少人賣緞帶與禮物包裝紙,就算有,貨品與款式也都很少,而且價格都很高昂。
 明明聖誕節就快要到了,供貨短缺的狀況應該不可能發生,至少去年前是這樣,即使今年太陽王國發生內戰,不過貴族也很熱衷節日,跟他們有關的東西不太可能缺貨。
 畢竟卡特威爾家也算是小有規模的家族,對這些東西的認知她還是有的。

 「……真奇怪。」

 都特地向傑羅姆請假出來幫忙找尋,可是竟然一無所獲,光是這樣就讓人覺得不快,而且她都答應幫忙別人,那就要做到最妥當的地步。

 「一定發生了什麼狀況,可是,只靠老子一個人……」

 她知道自己並不適合動腦,但是那個叫蒂卡的看起來也不是很精明的人,如果有哪個思路清晰而且可靠的人在就好了,這樣的人選她只想到芙蘿莉卡與傑羅姆,但雪爾森實在不想拿這種小事去煩他們。

「嗯?」

 有印象的人在眼前現身,而雪爾森想了一下才回憶起她是誰。
 一頭柔軟飄逸的純白秀髮與凜然有力的容貌,筆挺軍裝襯托她纖細的身材和更為高挑,剛強與柔軟同時蘊含在高貴的氣質當中,整個人就像是已經打磨銳利,隨時準備出鞘的寶劍。
 希歐.亞爾德席克,炎日軍團副官身兼十二貴族亞爾德席克家的一員。
 西奧多在囚禁這名戰俘的時候,為了避免效忠於亞爾德席克的人員混進去而經常調動許多名士兵看守她,雪爾森只負責了一天,不過她給人的印象實在太深刻因此才記得住。
 希歐顯然也注意到了她,老實說,這異樣的氣氛有點尷尬。

 「妳是芙蕾莉卡將軍的部下,雪爾森.卡特威爾?」
 「咦!妳、妳還記得我……不對,記得老子的名字?」
 「妳在看守牢裡的時候就已經自報過姓名,還是說我記錯了?」
 「沒有記錯……沒錯,老子就是雪爾森.卡特威爾!」
 「妳也是來這裡採買禮物的嗎?」
 「不是!老子只是來找很多禮物用的包裝紙還有緞帶,可是怎麼樣都買不太到而已!」
 「這我也覺得奇怪,照理來說貴族花在聖誕節禮物的需求更多,可是最近能買到的樣式也變少了,這感覺並不正常。」

 她沒想到希歐看起來並不介意之前的事情,而且語意中仍把她當成同伴看待。
 看樣子一直耿耿於懷的只有雪爾森自己,這樣的狀況不由得讓她感到困窘,不過她當然不會把這軟弱的一面表現出來的。

 「要一塊調查看看嗎?我有預感,事情並不單純。」
 「老子可是很忙的,不過……如果妳這麼希望的話,老子也不是不能幫妳一把!」
 



10
-
LV. 3
GP 89
5 樓 天風 ab8396
GP7 BP-
 

 亞爾德席克家的希歐小姐。
 炎日軍團的副官。

 希歐早就習慣每個人只看到她的第一個身分,對於第二個身分則是漠不關心,這是莫可奈何的,即使她立下多大的功勳也是同樣,這是她的幸運,也是她的阻礙。
 幸運在於她能過著衣食無缺的生活,即使身陷牢籠也能發揮這個姓氏的影響力。
 阻礙在於她所立下的軍功都在貴族的名號下黯然失色,甚至受到許多質疑。
 甚至有許多貴族認為希歐之所以從軍,是為了接近迪蘭.雷翁,這名堪稱王國之盾的大將來讓亞爾德席克家擴充在軍隊當中的影響力,這一類的閒言閒語從來沒終止過。
 她不否認自己崇拜著迪蘭高潔的人格,但除此之外的情感根本沒有,那就只是下屬對上司的景仰,並期許自己以後能成為如他一般的將領。
 所以這聖誕禮物也只是表達景仰,但現在卻碰到了麻煩。
 
 「阿葛萊爾。」
 「是那個經營染缸業的商人嗎?」
 「但我們沒有證據,雖然我經由亞爾德席克家的人去調查,判斷了最有可能的對象,不過這個人的與貴族的關係良好,並不容易去找到他的破綻。」

 雖然也可以上報安潔莉亞,但是王國正在全力調動人力復興,希歐認為不用以這樣的事情讓她感到煩憂,特別是現在貧民窟仍有不少人在染缸廠工作,全面發動調查難免會有擾民的情況,更可能激化好不容易平撫的民心。
 換言之,他就是看準了這點才敢進行緞帶與禮物包裝紙的壟斷。

 「接著只要在聖誕節開始的前一兩天,讓他旗下的商鋪販售他獨佔的緞帶與包裝紙,就能得到許多獲利,貴族們只能接受哄抬後的價錢經手採購。」
 「聽起來真讓人火大!」
 「但他不可能親力親為進行全部的壟斷,一定有些人在幫他辦這件事。」
 「所以說,只要老子逮到那些幫助他的商販或是打手,就有辦法阻止這件事了!」
 「不能心急,如果他們的手下不透漏藏匿的地點,沒有證據我們也不能出手。」
 「為什麼不能?我們可以把他們關起來逼他們說……」
 「因為我們現在服從的不是西奧多,而是安潔莉亞女王。」

 雪爾森開始覺得自己像在對一個木頭人說話,而且還是最食古不化的那種。
 她決定自己去想辦法。





 史都華覺得自己的運氣開始逐漸轉好了。
 啼林谷的開發案受到阻擾,取悅蜥蜴貴族的貨物被搶走,欠了夏洛克的債務至今仍然未還,加上好不容易尋求的大靠山希洛家族因為叛變而垮台,好在自己還是有東山再起的本錢。
 之前收羅的打手部隊被一名染缸大亨看上,史都華利用他們強行收購包裝紙與緞帶,甚至是名貴的禮物,同時把這些收藏在事先備好的倉庫中,接著只要等到聖誕節前幾天提領出來販售,獲取的暴利絕對超過數百萬,甚至突破千萬庫倫都有可能。
 只要得到這麼大筆的利益,獲得重用東山再起也不是夢想。

 「老大,城東的倉庫已經快裝滿了,今天這一批也是運到那裏嗎?」
 「這次多繞一點路吧,否則引起別人注意會很麻煩。」
 「反正士兵都是我們的人,有必要嗎?」
 「蠢貨,女王上任就已經立下規定嚴禁擾民,這種事情愈小心愈好,如果再被發現,我們別說是賺錢了,說不定還要多喝幾個月西北風。」

 他旗下的打手正在把強取來的貨物開始運送到倉庫裡,一切當然是趁晚上行動,阿葛萊爾已經疏通好附近的士兵,現在只需要處裡完這一批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
 但或許就是因為過於相信這附近已被打點好,他們並沒發現自己正被跟蹤。
 那個特別嬌小的身影正隱身在暗處,手中的長槍等著他們露出破綻。




7
-
LV. 3
GP 104
6 樓 天風 ab8396
GP4 BP-



 「啊啦,沒想到妳會親自來這裡呢~」
 「非常抱歉,按照王國軍規,如果不是緊急軍情,我其實不該這麼晚才來軍營……」
 「沒關係沒關係,希歐副官,妳應該也知道我不是那麼嚴格的人~那麼妳晚上來這裡是有什麼要事拜訪呢?」
 「我想請問一下芙蕾莉卡將軍,最近負責城中巡邏的士兵隊長有沒有異常?」
 「有是有~我從兵營裡的士兵聽說負責城區南邊守備的馬帝夫小隊長,最近手頭好像變得挺寬裕,最近還有閒錢買個禮物送我,不過我覺得他的禮物沒什麼品味就擱著了。」

 希歐果然還是跟她合不來,不過至少知道一些關鍵訊息了。
 無論是搬運緞帶和包裝紙,而且還是大量囤積的狀況都是違法的,而且只要被軍團查獲就沒戲唱了,那麼必然有隊長級的士官與他們合作,否則不可能隱瞞這麼久。
 雖然已經從密探口中得知幾個可能的人選,但是從芙蕾莉卡的口中得到更為可靠的佐證,至少能將目標鎖定在南邊城區了,到時再麻煩炎日軍團進行突擊蒐證是最穩妥的。

 「芙蕾莉卡將軍,下官有事情報告。」
 「小帥哥~可以不要在這種時候進來增加我的工作量嗎?按照預定我接著要泡牛奶浴好好保養一下肌膚,然後在睡前喝杯白葡萄酒的說~」
 「歸營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小時,雪爾森.卡特威爾仍沒有回返軍營。」




 整支隊伍在黝黑的夜色下如同螞蟻般的行動,或許是謹記著史都華的指示,並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響,雪爾森藉著微弱的月光,從氣窗外往內窺視。
 起碼有五、六十名的男子正在搬運木箱,有些鮮豔的色彩從裏頭冒出,想必那就是他們用強硬手段弄來的緞帶與包裝紙,雖然證據不夠明確,但只要回軍營稟告芙蕾莉卡將軍,在乎這些裝飾用品的她想必會派遣軍隊直接調查這裡,運氣好說不定還能捉到幾個人對質。
 對今晚的雪爾森而言這已經是最大的發現,敵人的數目這麼多,沒必要勉強出手。
 正當雪爾森打定主意,準備要回返軍營盡速匯報的時候……

 「鏘鏘!正義的符文魔法師蒂卡堂堂登場!」

 偏偏就像是要打斷雪爾森接下來的思考那般,熟悉身影直接轟破天花板跳到大量堆疊起來的貨物箱上,看起來像是個英雄般的睥睨著下方的惡黨。
 不只外頭的雪爾森,就連裡面搬運著貨物的男子們也全都愣在當場。

 「妳、妳不是符文學院的那個臭丫頭嗎?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蒂卡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啼林谷被我跟院長趕走的光頭壞蛋!你又在做壞事了!」
 「媽的,是我在問妳話!快回答!」
 「既然妳誠心誠意的發問了,就告訴你!蒂卡在跟漢娜婆婆買緞帶的時候,知道了克洛斯爺爺被你們打斷了手腳,理由只不過是他們不想把自家生產的緞帶與包裝紙賣給你,而且你們竟然還要繼續用很低的價格跟他們收購,否則下一次就要砸店警告,真是可惡!」
 「我是問妳怎麼找到這裡的!臭丫頭,聽不懂人話嗎?」
 「當然是我在這一次漢娜婆婆被迫賣給妳們的包裝紙裡面,混進了一個追蹤的符文!好了壞蛋們,快點把你們強搶來的東西全部還給人家!」
 「就算妳知道了又怎樣,我們這裡人可是很多,小子們,給她好看!」
 「壞蛋看招!」

 白光炫目四射。
 趁著突擊的優勢,蒂卡指揮的魂能光芒已經打倒了一名撲上來的削瘦男子。
 作為曾經交手過的對象,雪爾森當然知道蒂卡的本領並不弱,但對方明顯有人數上的優勢,而且又慣於群戰,而且活用著倉庫狹窄的地形,使蒂卡的魔法沒辦法做出有效發揮。
 但是直到現在,蒂卡擊倒的敵人只有三、四人,在這之後被迫轉為防守,而且更有許多如石頭、短刀一類的東西投擲過去,逼得她耗費更多魂能在防禦上。
 她必須盡快回去把倉庫的事情報告給芙蕾莉卡,請她盡快派人支援。
 但蒂卡能夠撐到那個時候嗎?
 
 「嗚咿!」
 「哈哈哈,臭丫頭,以前在啼林谷受到的屈辱,我今天就加倍奉還給妳!」
 
 聽聲音蒂卡似乎已經受傷,沒有更多的時間能給她思考了。
 雪爾森咬緊牙關,看準倉庫內的動態並挺出長槍。
 牆壁被銳利無比的槍尖擊碎。

 「什、什麼!」

 一名男子反射性朝著雪爾森的方向刺出短劍。
 但和傑羅姆的劍速比起來,這一劍慢得簡直連格擋都不需要,雪爾森順勢踏向地板一蹬,男子瞬間感覺頭顱受到強烈衝擊,正是雪爾森拿他的頭當成跳板往上躍起。
 強大的震盪砸向地面。
 長槍雖然沒有命中任何敵人,但激發出的強烈衝擊波已把不及反應的幾個男子掃開,其中兩人還撞上箱子,當場昏了過去,而被雪爾森當跳板的男子更是口吐白沫橫倒在地。

 「老子是雪爾森.卡特威爾,想打的都來吧!」





4
-
LV. 3
GP 107
7 樓 天風 ab8396
GP3 BP-


 這些人很擅長群戰,雪爾森馬上就判斷出這一點。
 當她打破牆壁闖進來的時候,圍攻的態勢就立刻收攏形成一個包圍網,讓她們沒辦法順勢突圍,蒂卡很明顯不擅長被敵人近身,剛剛她雖然戰著偷襲的優勢打昏一些人,這些打手仍有人數的優勢。

 「通通給老子閃邊去!」

 她原本想要藉著長槍的威力進行突破,卻被一個龐大的身影硬生生地格擋下來,那是穿著厚重盔甲與盾牌的高大身影,在夜色下格外清晰。
 狼人盾兵。
 她聽說有極少部分的亞人會被當權者收編,並給予密集的訓練讓他們成為自己的護衛,不只是防禦,就連攻擊也很擅長,雪爾森沒想到竟然在這種地方碰上棘手的角色,而且人群中起碼有三四個。

 「可惡,沒辦法了,蒂卡,試著突破後逃走……」
 「不行啦,蒂卡答應漢娜婆婆要把他們的東西拿回來的!」
 「如果死了的話就什麼都沒有了!」

 雪爾森全力出擊,想要突破盾兵的防衛時,沒注意到旁邊一柄短劍已經來到眼前,她雖盡全力扭動身體閃避,仍被利刃擦過腰際抹出一股鮮血。

 「可惡……嗚!」
 「雪恩!振作點呀!」

 她感覺意識有點不穩,頭重腳輕,短劍明顯有被塗上某種毒藥。
 蒂卡雖然想要支援,但無奈敵人實在太多,光是施展符文魔法抵擋就已經浪費許多心力,被隔斷的兩人無法合流甚至相互照應,加上倉庫四處堆滿貨物更不利於兩人發揮。
 雖然殺出一個程咬金讓史都華有點意外,但只有十幾名手下被打倒,他們仍有絕對優勢,一想到上次在啼林谷受到的屈辱可以用各種方式討回,那肥胖的臉上露出小人得志的淫靡笑容。

 「放棄吧,你們打不倒這麼多人的。」
 「乖乖放下武器,讓大爺給你們快活快活!」
 「老子先讓你們躺平在說!」

 無視這些讓人反胃的話語,雪爾森低下身子蓄積力量,她沒打算死在這邊,現在情況已經十分危急,她全力嘗試最後的突圍。
 這一擊沒有理會眼前狼人盾兵,長槍往後朝著蒂卡的方向突刺!
 原本包圍蒂卡的打手們看到雪爾森如同猛牛般洶湧的撲來,哪敢直接迎戰,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危立刻往旁閃避,任由槍尖穿梭過去。
 不知道蒂卡能不能理解自己這麼做的理由,但她只能賭一把。
 她賭對了。
 符文魔法瞬間瞄準那些往旁閃避的敵人,爆發與白光同時閃爍!
 蒂卡不愧是夏爾的弟子,趁著雪爾森製造出的空隙全力發動攻擊,轉瞬間又有十餘人被魔法造成的爆炸擊潰,包圍網的密度縮小了。

 「太好了……趁著這態勢衝出去!」
 「雪恩,小心呀!」

 一面盾牌聳立在眼前,正是混在人群中的另一名狼人盾兵,他用力把盾牌往前推擠,雪爾森的衝鋒去勢瞬間被阻住,虛弱的她被硬生生撞開!
 這瞬間,雪爾森感覺到周遭包圍網又再次收起,逃生的希望已被阻斷。
 在這麼短的期間內,她只悔恨自己來不及修練得更強……
 白皙的身影如風般掠過人群。
 原本以為得手的狼人盾兵正準備朝著雪爾森做致勝的一擊,暗裡襲來的長劍卻快到讓他來不及反應,不過仗著自己身上厚重的甲冑,他選擇不去理會。
 這卻是個嚴重的錯誤。

 「唔哦哦吼哦哦!」

 彷彿狼嚎般的慘叫,長劍如飛燕般行雲流水般的往甲冑的隙縫刺入,割斷盾兵手腕的肌腱,接著又是同樣的刺擊,龐大的身軀已經身中數劍崩倒在地。
 好美……雪爾森還以為自己看到傳聞中的羽族。
 浮現在眼前的,是希歐.亞爾德席克凜然有力的容貌。
 知道雪爾森沒有返回兵營後,她按照自己的直覺立刻來到南邊城區所有可能的位置去找人,芙蕾莉卡也開始派遣士兵趕來,幸運的是更早出發的希歐及時找到了。
 被希歐的美麗迷惑的顯然不只她,旁邊的數名打手立刻揮刀朝她而去,彷彿是被迷惑,也像是本能地為此感到恐懼。

 「站起來!雪爾森.卡特威爾,身為護衛太陽王國的士兵,妳不該只有這點程度,發揮妳訓練的成果和戰場上的經驗,捍衛妳所相信的一切!」

 來自敵人的攻擊竟被希歐一招一式揮劍架開,滴水不漏。
 與迪蘭厚實的防禦不同,希歐憑藉著超群的眼力和順暢的動作揮舞劍刃,抵擋、架開、交擊來減緩傷害,而且因為動作優美,讓人完全無法移開目光。
 此乃希歐最堅韌多變的防禦型劍技,鏡湖。
 雪爾森再次握緊長槍。

 「別擔心!老子只是腳滑了一下而已!我們上吧!」
 「哦哦!嶄新蒂卡小隊集結了!給壞蛋一點顏色瞧瞧!」
 「好,進攻!」

 蒂卡的符文搶先炸開,有希歐作為前衛,她更有施放魔法的餘裕,甚至能分出心力治療希歐與雪爾森的傷口。
 雪爾森的長槍優勢在聯合作戰時得到發揮,每一次的突刺或揮打起碼都能打倒一個敵人,打手們更加無法靠近。
  狼人盾兵想要攔阻,但在希歐專門貫穿甲冑的劍術.飛燕施展的刺擊下崩倒更快,敵人數目減少後逐漸取得優勢。
 敵人明明只有三個小姑娘,史都華帶來的五十餘人正快速被擊倒。
 他不由得額冒冷汗,沒道理……這沒道理……
 他身邊的十幾人也紛紛膽怯的發抖起來。





3
-
LV. 3
GP 110
8 樓 天風 ab8396
GP8 BP-


 最後一個敵人被打倒的瞬間,雪爾森鬆了口氣。
 三人努力奮戰,這五十多人全被打倒,都沒有受到致命傷而是無法動彈或昏迷,傑羅姆率領的士兵也立刻把這些匪徒都逮捕,事情總算得到控制。

 「領兵辛苦了。」
 「妳也是。」

 嚴謹的希歐與傑羅姆互相行起軍禮,希歐開始報告事件的前因後果,知道雪爾森沒有歸營之後傑羅姆就先點起一小隊士兵,並在不擾民的狀況下展開搜查,正好在這個時候尋到倉庫並把在場的打手悉數逮捕。

 「可惜那個壞蛋光頭逃走了。」
 「他逃不遠的,至少老子這麼覺得。」

 蒂卡與雪爾森正看著士兵整理鏖戰過後的倉庫,同時清點所謂的證據,也就是大量的包裝紙與禮物緞帶,有了這些應該就可以坐實奸商強行收買貨品並囤積圖利的罪刑。

 「這些東西調查後,應該可以在聖誕節前還給原來的人對吧?」
 「雖然清點需要花上一點時間,不過只要我們加緊辦理,應該可以把這些強行收購的東西都物歸原主,至少不會干擾到人們慶祝聖誕節的。」
 「真不愧是雪爾森隊員!」
 「哼哼,老子認真起來可是連自己都怕,說起來妳問這個做什麼?」
 「秘密~」



 史都華確定那幾個人沒有追過來,他肥胖的身軀撐不起激烈的奔跑,雙腳甚至軟的快要走不動,不過他的手中還有著最後的王牌。
 手中的符文是觸媒,只要摔碎這個就可以觸發在倉庫角落佈下的爆發用符文,不只能摧毀所有的證據,爆炸的威力更能炸傷那幾個阻他好事的女瘟神,贏的仍然是他。

 「王國軍的混帳,你們就在病床上躺個好幾個月…… 慢慢後悔跟我作對吧!」

 他把手上的符文舉高。
 然後感到背脊一涼。

 「啊啦啊啦~本來只是想要休息所以才在這裡待著,你為什麼要害我工作量增加呢?」

 他不能動了,肥胖的身軀冒起冷汗。

 「雖然我一點都不想跟帥哥以外的人搭話~不過剛剛你說的話還有手上的符文讓我真的很在意呢,可以請你說說,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我沒有……」
 「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太陽王國符文將軍芙蕾莉卡~最討厭的是愛情騙子,第二討厭的是醜男,第三討厭的是傷害我可愛部下的人,而你,好像就佔了兩個呢~」

 映在史都華眼前的是芙蕾莉卡美艷的臉,如果是平常的史都華肯定會看得著迷不已。
 但現在這張秀麗的容貌卻透露著惡鬼般的氣勢,她手中的魔藥瓶飛起。

 「咿哇啊啊啊啊啊!」

 史都華像是女孩似的放聲尖叫。
 接著在一陣白光炸開後,叫聲嘎然而止。

 「搞什麼~這只是最基本的閃光法術,竟然這樣就被嚇昏了?」




 事情落幕,背後操盤的商人阿葛萊爾也在罪證確鑿下送進監獄,雪爾森等人則在這兩天忙著清點每一箱強行收購的包裝紙與緞帶,並全部還給原本販售的商店,好在芙蕾莉卡對這類裝飾品有獨到眼光,歸還的作業非常順利的進行。
 雖然平白增加許多工作量,但雪爾森沒有怨言,既然是自己參與的事情那就要有處理到最後的打算,這幾天她幾乎都沒有好好睡覺,黑眼圈尤為明顯。
 今天工作終於告一段落,她準備回到自己軍營的房間好好休息。

 「咦?」

 一個紅色包裝的禮物正擺在自己的床上,她完全想不到會有人送她禮物,芙蕾莉卡或傑羅姆完全不列入考量,楓湖畔那幾個朋友又不可能大老遠來這送她禮物。
 禮物旁邊附上了一張卡片,上頭非常簡潔的寫了幾個字。

 給 嶄新蒂卡小隊的雪爾森隊員:
 感謝妳這次的幫忙!
 蒂卡正在忙著包裝送給大家的禮物,第一個禮物想送給妳!
 聖誕節快樂!
                    聖誕少女暨嶄新蒂卡小隊隊長 蒂卡

 「真是的,總算記得老子的名字了……」

 那頑強的嘴角不由得露出笑容。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704 筆精華,11/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