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478

【小說】剎那即為永恆的回憶 更新二樓:《曼珠沙華奏響的戀歌》 序章-回歸原本

樓主 森林中的彼岸花 cherry60626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還願文-名為情意的對飲(涉及些微劇透)

為了還從3月底就許下的諾言 來發文了XD
起因呢其實蠻單純的
因為過了半年終於看到秋人新的版本實在太嗨 嗨到忘我
打賭的那一天看到剪影
看到其流線的線條和偏陽剛的字體就覺得那是秋人
就跟朋友在LINE上打賭:


我原本想說這個難度實在有夠高的
畢竟要系統夠聽話...還有祈禱妳家王子夠想來&沒迷路
結果...恩...就這樣(?)...
總之,為了感謝秋人以我沒有想到真的能實現的願望把我嚇得不清來到我家
以及是獻給一路走來碰碰撞撞下最終選擇的男子
我來還願啦~

注意事項:
類型:BG
自家公主名:剎娜
劇情涉及櫻戀秋人部分台詞,不想被暴雷請左轉。
可能會有OOC。

以上。

以下正文:

花精之國.維拉斯汀 陽之月 某一日。

「這比例上,調著看會不會比先前的更合適……。」

在曼珠沙華花田的個人研究室裡,秋人喃喃自語著,手中持著試管,旁邊滿滿的數據紀錄。因為去文壇國度假回來,研究進度稍有落後,所以秋人希望能多少補一些回來,但是在研究進度上似乎遇上了瓶頸。

他思考了片刻,隨手在紙上寫下了幾個化學式,發現研究結果與想像的有所落差,秋人暗想可能是短時間內思考過多讓他的思緒進入了死胡同,因此他放下了紙筆,伸了個懶腰,離開座位,暫時休息片刻。

想起剛回來的時候看到剎娜帶著微笑來迎接他,但因疲憊而導致的動作些微緩慢他還是看得出來。雖然表面上一直說沒事,但隱約透露出的倦容還是讓他感到十分擔心。想必他不在的這段期間,她一定做了很多事情。

「她啊……為了你,幾乎豁出去了,記得好好去抱抱她!」依稀記得她的好友某隻狸貓臉鼓著腮幫子指著自己這樣說著。

一想到家裡的戰力總和從他出去到回來後簡直是一整個大幅度攀升,除了一部分尚未換裝的人尚有待日後提升戰力外,其他已換裝的皆已完成訓練,讓他感到既驚訝又欣慰。

望向放置在研究室內陰暗處用淡粉玻璃瓶裝的一壺酒,那是他的部下送給他的一壺酒,「這壺酒,首領就拿去和喜歡的人一起共飲吧!」、「櫻花酒,很珍貴的!」部下一臉誠懇又不知道葫蘆裡賣什麼藥的表情讓他一臉狐疑,不過部下本身雖然蠻喜歡捉弄人但人本正直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也懷著感謝的心情收下了。

剩下的,只有找個好時機,來與剎娜一同共飲此難得美酒。

雖然說明明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已快兩年的時間,但接到秋人給她的邀請剎娜心情卻還是相當高興,因為雙方都有在工作的關係,再怎麼忙碌的前提下,每天都還是會見面,但是都很少有機會能夠好好談天。

雖然說要赴約,但信紙上就只寫「晚上八點。」,還是不禁讓她內心一笑,如果不是她對他的瞭解和知曉工作習慣,一般人看到都會覺得這不是是哪裡來的惡作劇就是一個單純沒寫完成的隻字片語。

但就是不知道是對秋人的瞭解過於透徹還是真的心有靈犀一點通,她馬上就知道赴約地點為何處,明明陽之月還是一個涼氣依舊的月份,但內心不知為何一股暖流經過。

著手將手邊的事情都做一做後,剎娜便離開了宮殿。

剎娜推開門扉,見到的便是坐在門窗邊,穿著與自身氣質相襯的和服,旁邊還有緋紅色櫻花紋紙傘的黑紅髮男子。

雖然是夜晚,但灑落在男子身上的月色更使他更為動人。姣好臉龐和豔麗的髮色不因夜晚而黯淡,反而因為夜晚而更添神祕的氣息。外圍的曼珠沙華田在明月的照映和晚風的吹撫下比起白天顯得更閃閃動人。

猶如名畫呈現在眼前的模樣讓剎娜看得不由得呆滯。不知為何,她不想開口破壞這美好的畫面,此時此刻她只想要安靜地欣賞這難得的景致。

感受到微妙的視線,秋人回了頭,只見門邊站著一位已呆滯已久的人正以微妙的眼神看著自己和周圍。

他不禁莞爾一笑,心想一個星期不見,她已經智商認知下降到不認識自己了嗎?

「妳在看什麼?看到出神了嗎?」秋人側著頭,表示不解,但那好看的眼角卻透露出愉快的心情,似乎替自己的邀請成功而暗自竊喜。

「……明知故問。」原本很想要回「月亮打光不錯加分不少」的,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受到邀請還這樣懟回去似乎太煞風景,剎娜只好低咕了這麼一句。

「什麼?我沒聽到。」不知道聽者是故意還是真的沒聽到,又特地問了一次。

「沒事。」,剎娜走到秋人旁邊坐下。春天的夜晚帶有涼爽的氣息,讓她不自覺露出滿足的微笑。
這裡是曼珠沙華花田外的一座木造小屋,當初建造此建築的目的只是為了給造訪維拉斯汀的遊客便於在任何時候都能夠欣賞曼珠沙華的美而建造的。

因為地點相對靜謐,秋人在年幼的時候就很喜歡來這裡休息,對他來說這裡是個充滿回憶的的地方。
「話說你只留了那樣的句子,你就這麼相信我會來?」想起那張紙上面的訊息,剎娜反問秋人,臉上表情寫著一個大寫的問號,萬一來的人不是她是部下是敵人怎麼辦?

「因為,我相信妳會來。」

秋人的回答帶著如糖果般甜的味道,眼神堅定裡帶著溺愛,讓聽者臉龐染上緋紅色的紅暈,身體不自覺的熱了起來,如果這是動畫,頭上似乎可以看到煙霧飄散。「妳還好嗎?臉怎麼這麼紅?讓我看看。」看到對方似乎沒有反應,秋人擔心地說著,說完秋人便湊近剎娜的臉,手掌溫柔地觸摸著剎娜的額頭。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剎娜不自覺地往後移撞到門窗,秋人也因此整個人身體往前傾。如此曖昧的姿勢讓剎娜她的臉更加紅潤,她很想要開口卻腦袋因為秋人的撫摸下一片空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秋人那好看的臉龐也令她看得出神。

「……應該是沒有發燒才是……可是感覺妳的臉更紅了,妳沒事吧?」

「沒、沒事。總之,我沒事……」

「那就好,呃……抱歉……」意識到自己的姿勢造成的情況,秋人臉上也紅了起來,別了頭望著其他地方紓解尷尬。腦袋在「溫柔攻勢」下終於能夠運轉的剎娜內心對於終於能夠說話感到鬆了一口氣,眼睛餘光看到了秋人擺在一旁的,一個不算太大的透明罐子。

「這個是?」

聽到剎娜的疑問,秋人才回然想起這次邀請她的目的,「部下送來的,據說是在櫻吹雪的時期才有的美酒,光是聞著都能感受到櫻花的美呢。」

在清澈夜晚的月光陪襯下,櫻花酒裡的月色更顯清澈,秋人在倒酒時,一股屬於酒的清香跟著傾倒而出,更能感受到酒釀師父在釀造時的用心。

「感覺上真的是很特別的酒呢!謝謝你。」

「不過你身上的傷口沒問題嗎?」想起前些日子秋人在出任務時受了點傷,雖然身體在經過緊急包紮後加上幾天休息後大致上恢復了,但再怎麼樣還是會擔心。

「沒問題的。來!」

「那……承蒙好酒了。」剎娜斜傾著頭,微微一笑,接下從秋人手中呈出的酒。

月映下,一聲屬於陶瓷杯清脆的碰撞聲,兩個人飲下名為情意的杯中物。

雖然平時就有喝酒的習慣,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櫻花酒是甜酒還是因為秋人的關係,這杯酒比剎娜所想的還要鮮美。飲酒之餘剎娜忍不住盯著秋人那好看的雙唇,已經很久沒有為了喝酒這行為而臉紅的她居然難得臉上再次抹上些許紅暈。

「臉紅了嗎?」

「沒、沒有!只是喝醉……」剎娜害羞別了頭,但這口中的搖頭否定也散去不了臉上的嫣紅引來秋人想捉弄的念頭。

「真的只是喝醉嗎?妳今天一直臉紅沒有問題嗎?」秋人淺淺一笑,戲謔的眼神卻帶著甜蜜。

「別說我,你的臉早就告訴我你已經喝醉了。」剎娜忍不住嘟著嘴回應,雖然她現在身體的確因為酒精的關係一整個身子暖熱著。

「說得也是呢。」

兩人相視一笑,繼續享受那春天夜晚帶來的甘甜微風以及濃而不烈,甜而不膩的酒香。

「妳在想什麼?」兩人看著花田許久,秋人首先打破沉默。

「沒事的,只是想起這一年事情真的很多。」回想起這一年來,有好多好多值得一再回味的回憶,但也有讓人傷神的事情。讓人豁然也讓人心煩。「但不論如何,能夠遇見你真是太好了。」剎娜回著頭,帶著微笑看著秋人,道出她內心裡從決定待在花精國之後以來就想說的話。「我才要謝謝妳,如果不是妳,我大概就會一直自卑下去吧。」面對剎娜突如其來的言語,秋人先是驚訝了一下,但隨後就露出明朗的微笑,握著剎娜的手。

「是妳拯救了我,讓我知道原來曼珠沙華也能夠受到眾人的喜愛。……」秋人不急不徐地說著,眼神堅定,像是在說甚麼正經事的模樣,讓剎娜為之震懾但……「真是……哈哈。」腦中突然想到什麼東西讓剎娜不禁手遮著臉一笑,那笑聲如銀鈴般隨著風飄向花田,就像把剎娜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擔憂的事情,送往遠方。

「我講的有這麼好笑嗎?」看見剎娜貌似不明所以笑得開懷,這下換秋人臉上寫著大寫的問號了。

「秘、密!」

「妳好像真的喝醉了,還可以嗎?」

「行的!沒問題!」

放置在剎娜房裡的桌上的小卡裡,除了原本秋人寫的「晚上八點。」外,下方回應多了一行小字,只是這行小字的周圍多了一些經過塗改的痕跡,有多有少,但最後是留下了「真是敗給你了」,旁邊最後還補了很小很小的字,「謝謝你。」


最後~祝大家520快樂囉~
6
-
LV. 33
GP 509
2 樓 森林中的彼岸花 cherry60626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曼珠沙華奏響的戀歌》 序章-回歸原本

本故事為剎娜自己的個人故事
亦同時為願賢的光之夢行者裡的剎娜的支線故事

CP:秋人X剎娜(自家女主)

故事同時於小屋放置

*****

那一天事情發生的時候,天色大概就像現在這樣吧,只是比那時候的情況好多了。

小女孩上氣不接下氣地跑著,一小部分的汗水刺激著她的眼睛。空氣中瀰漫著盡是血的氣味還有已經漸失血色的軀體腐敗的味道。

「這族的人還真頑強,要不是上面交代不能趕盡殺絕,不然我很想要直接血洗讓他們直接消失。」

「上面說要抓活的,所以就忍著吧。而且……如果不是用這特別的槍你是殺不死他們的。」穿著黑色緊身衣服只露出眼睛並配戴槍枝的男子們,在看得出來頗有年代的木造地板上行走著,腳步下傳來的聲音在火場中聽起來有種趕盡殺絕的間奏曲。

「不過說起來,那個小孩也挺會跑的。說不定有資質加入我們。」

「我說你是發瘋還是怎樣?算了無所謂,反正這族早該被滅亡了,不用拖到現在。」其中一名男子往看起來已經沒有活生物的位置丟了顆手榴彈。原本已經燃燒有一陣子的建築因為手榴彈的引爆再次熊熊燃燒起來。

「也是。」男子們繼續在火場周圍找尋他們該尋找的「目標」。

「哈……哈……咳咳……」大火產生的灰燼和寒冷的冷空氣不分前後一起衝進小女孩的支氣管內,像是燒灼般地刺激她的喉嚨和全身,嘴中還有應該是行動過度激烈造成的鐵鏽味傳來,讓她很想要好好地漱口。忍住因疼痛而哀嚎的聲音,她痛苦地趴在地上,拼命匍匐爬行到一個能隱藏自己的位置,內心希望剛剛用盡全力跑還有距離能夠替她爭取一點活命的時間,腳裸傳來的痛感清楚地告訴她現在的她就算想走也走不動了。

「他們居然沒有對倉庫下手,真是一群笨蛋啊……」已經說不出話來的小女孩內心這樣想著。全身上下此時只感到又累又沉重,身上的白衣裝束也早已變得凌亂和需要清洗的程度了。但她現在只知道明明知道自己只要倒下去,自己大概就會直接踏上黃泉路。即使如此,她卻覺得自己的視野越來越小,漸漸開始颳起的強風和那些想要抓走她的大人們的交談聲與腳步聲對於她而言似乎已經是越來越遠。

滴答、滴答——

小女孩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聽著打在上面傳來的磅礡聲音,雖然無法直接看見外面的天空,不過她心想那大概是雨聲吧。確認頭腦和身體有恢復了點精神後她慢慢的起身,但因為腳上的扭傷,小女孩只能維持著坐立的姿勢。她靜靜的面對眼前的這一切。

平常對雨聲很喜愛的她,此時卻感到相當平靜。

現在的自己是甚麼表情呢?是高興自己熬過了一段時間還是難過著家人已經離開人世了?不對,好像都不是,可能是劫後餘生吧……,小女孩慢慢思考著,自己之後該怎麼辦,不對,連自己有沒有確定活下來都不知道……
「為什麼要……」

「為什麼要把妳們都殺掉嗎?嗯?」冷冰冰的語調在間歇的雨聲中響起,小女孩猛的抬起頭來,發現男子就在離自己只有一個置物櫃的距離俯視著自己。與語調同樣冰冷的眼神就像冰刃一樣,讓小女孩寒毛直豎。

「終於,找到妳了。」

小女孩睜大著眼,眼直直地看著眼前的男子。不等小女孩開口,男子一把把她抓起往他身後的麻布袋堆丟去,麻布袋堆因為小女孩的撞擊產生了大量灰塵,男子因此輕咳了幾聲。

「抱歉,原本說好要讓妳活命的,但上面的突然改變心意了,所以……只好請妳去另一個世界裡了。」男子帶著有點輕描淡寫地道歉後,掏出藏於槍套內的手槍,直指女孩的心臟。

從撞擊中回神的小女孩額頭因為撞擊而瘀青感到疼痛,但比起疼痛她更感到絕望。原來,她終究得面對無情的槍口彈藥。但是……

「為什麼?」女孩不自覺脫口而出的言語讓小女孩自己震驚,也許是那莫名的求知欲也許是已經毫無眷戀但仍想要知道真相的那種絕望,也讓已經讓手槍上膛的男子愣了一下,不過楞著片刻後,男子隨即回復了原有的臉色。「想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妳們啊──」

一槍巨響,涔涔的鮮血從男子兩邊的太陽穴流出。男子頓失血色的眼睛和鼻子雙耳流出血液,口中也開始有鮮血吐出,手上的手槍也因失去握力,滑落到女孩的身旁,手槍上還有男子手上的血痕。

小女孩兩眼呆然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事情,頓然回神的她舉起自己的左手發現自己的手上和衣服已經沾染到男子的血液。這恐怖的畫面讓女孩從內心發出尖叫聲──。

*****

鈴────!碰!

照習慣用剛甦醒的手按掉鬧鐘後,剎娜沒有馬上起來,而是反趴在枕頭上讓自己慢慢清醒。

早上七點半的鬧鐘聲大概是剎娜最不喜歡的聲音前三名。但很無奈,她必須要有這東西。

自從會做夢後睡眠品質只有每況愈下可以形容。剛開始還能一覺到天明,只是起來時身體會很疲憊,但到後來甚至會影響到出缺勤的狀況讓她不得已只好用鬧鐘來強制提醒著自己。

雖然看過醫師,醫師卻也找不出毛病來,只說要她放輕鬆。但即使放輕鬆了,作夢的內容仍從原先像是看小說般地有想像空間到現在已經可以說是一部短電影,如果再這樣繼續夢下去搞不好會變成長篇小說,然後自己的心理狀態也跟著長期受到霸凌。重點是這夢到底是甚麼?感覺亂七八糟卻又有著甚麼訊息點,腦袋又陷入思緒混亂的剎娜唯一感到慶幸的點是還好今天還好不用上課,只有社團活動。

然而設定好的行程通知是不管主人身體狀態的,慣性的手機震動傳來的訊息讓她得知該出門了,於是收一收隨身物後,帶著社團活動要用的物品,不再管夢的內容,逕自出門了。

略感疲憊的剎娜走在黃昏的街道上,結束一天的社團活動的她此時只想要回家好好吃頓飯。雖然不是假日的街道,但傍晚的人潮卻還是不減。

「來來來小姐請進,來來來先生來瞧瞧我們的新產品!」看起來一臉商人樣的黑髮男子一直在路上吆喝著,剎娜沒有多想只想快步離開,但這名男子卻先擋在她的面前「小姐拜託耽誤妳一點時間,拜託進來看看吧!」

「什——」剎娜語句未落就被男子半推半就地推進屋子裡,黑色長髮因此隨風呈現了弧度。被推進來後黑色的帷幕中那盞唯一的燈讓人可以有效注目在桌上的物品。桌前還有一位用黑紗蒙面的男子,男子雖然沒有說話但眼神看得出來他對來者表示歡迎光臨。

如果不是坐在桌前的人實在不太像壞人,不然剎娜只會想要直接用手機撥打110或是直接大喊搶劫結束這場插曲。耐著因為剛剛社團活動與人對打輸掉覺得不太甘心又遇到這情況想要生氣的性子,剎娜只低說了一句:「你們有甚麼事情嗎?」

「喔小姐您先別急,讓我先看看您的面向吧!」說著就湊近剎娜的臉,並仔細端詳。「恩……恩……膚質很好……很好很好,雖然髮質稍顯粗糙但不失美麗……這眼睛的顏色真是太美了……斯巴拉系!您的身材看起來很有鍛鍊,非常好!……」剎娜一臉目死地盯著眼前看起來像算命師的蒙面男子,雖然言語聽起來不太像騷擾,但總覺得哪裡好像怪怪的。

「所以……這個是直銷的拉下線新手法嗎?還是美容產品的推銷?」思索片刻後的剎娜冷冷地說著,手扶在腰上的武士刀順勢準備拔出。

「咿!小姐請您冷靜下來!我們不是直銷也不是什麼推銷!大概吧……」

「大概?」

「不、不是……噢是真的!」剛剛拉著她進來的黑髮男子驚恐要她坐回去,臉上帶著滿臉的驚恐和安撫的神情,剎娜才不甘不願地繼續坐在位子上。

「喔喔對了,為了表示客人您今天這麼賞臉,這枚戒指就送給您吧!」蒙面男子像是想到了甚麼一樣突然拋出句子。

「嗯?」剎娜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枚帶有淡紫色寶石的戒指就這樣躺在她的手中,戒指的雕飾和光澤在燈光的加持下看起來十分高雅。雖然這枚戒指很輕,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因素,剎娜覺得它有點沉,不是重量的沉,而是有種奇怪的感覺。

「呃……雖然很謝謝你們的好意,但這東西看起來太貴重了我不能收阿……」剎娜不禁皺了眉頭,畢竟甚麼都沒做就拿到了看起來很昂貴的東西看起來實在有點可怕。

「沒事的沒事的,妳就收下吧,這東西與我們在場除了妳之外的其他人都不合阿,真的真的。」蒙面男子那真誠的語氣讓剎娜不得不收下那枚戒指。

「謝謝妳今天的光臨!」男子再度湊近,以只有男子和剎娜能聽見的音量細語「我們,會再相見的。」

「咦?」

「那麼,就下次再見囉!」蒙面男子回到座位上,單手揮舞著表示再見。

「嗯?我說啊──」剎娜尚未反應過來,連人帶身就被在門外守候的男子給請了出去,並且在出去後門就這樣上鎖了。「到底……」剎娜再次試圖敲著鎖上的門,但除了打在門上的撞擊音外,卻沒再有其他的聲音了。

「這些人真的是……。」剎娜暗自心想,但比起狂敲對方的門引來路人們的側目,已經在跟主人要食物的肚子更讓她覺得沒有力氣。無奈之下只好揉揉肚子,把剛剛的事情當成沒有發生過一樣,繼續走向回家的路。但才轉過一個轉角她馬上就覺得事情不對勁,於是再次奔回剛剛的位置。

「咦?怎麼會這樣?」剎娜忍不住揉揉自己的眼,看著本來應該存在的屋子的位置已經空蕩蕩一片,剎娜左右轉著頭確認是不是自己看走了眼,但周遭路人的反應又讓剎娜感覺自己才是那個看起來很有事的人。剎娜趕緊低頭看著包包,蒙面男子送的戒指依舊靜靜地躺在原有的位置上。

剎娜突然覺得有些冷汗直流。趁著意識還很清楚的時候,她扶著額頭坐在旁邊的長木椅上,思考著剛剛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所以那些人出現的目的是甚麼?她覺得太多事情需要好好瞭解,但肚子依舊響起無畏的吶喊,她只好依照生物的本能所需慢慢地回家。

但走著走著,剎娜只漸漸覺得行走的道路怎麼越來越軟,越來越不實際,像是地層下陷般,她不小心跌坐在在地上,原本以為暈眩的的狀況可以獲得舒緩,但下一秒後腦杓就好像受到了強力撞擊,剎娜頓時失去了意識,倒在冰冷的街道上,與此同時,她的身體如同主人一樣也漸漸消失在這個城市的街道,彷彿這個人從來都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

「你覺得如何?剛剛那位姑娘。」在服務生點完餐點離去後,坐在面對面的黑髮男子邊替蒙面男子倒酒邊提出了自己的問題,酒釀的氣味漫溢在兩個人之間,而酒液灌入玻璃杯的聲音更顯格外清脆。為了仔細端詳與自己瞳色相近的酒的氣味,蒙面男子卸下面紗,露出完整的臉型。格外好看的五官讓經過的旁桌客人和服務生忍不住多瞧幾眼。「……不愧是能『成為首領的女人』的人。」深邃的酒紅色瞳孔內似乎看透了不少事物。男子喝了口紅酒潤潤口。「……難怪那位會希望我把她送回去,不然以她的狀況來說,她不回去反而對她是好事。」

「怎麼說?」黑髮男子倒是整個疑惑,確實他們是受人所託才來這個城市辦事情的,但他們也很意外接到這個委託。對於委託事項他們只有調查是否為本人而已,至於細節依照商業禮儀他們不得多問。

「沒甚麼。話說這間店真好吃。」男子吃了幾口牛排後心想,難怪介紹這城市的幾本旅遊指南不約而同都指名推薦這家餐廳,這算是這趟任務的另一個收穫了。男子放在桌上的水晶此時散發著隱隱的紅色光芒,像是在通知甚麼事情一樣。

「確認姑娘已到目的地。我們的任務結束了。」男子看著水晶球,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他盯著水晶球,思考著是否不要這樣快就回國,能在這個城市多待幾天?畢竟這個城市挺有趣的,因為牛排的關係他覺得這個城市的美食應該是不少,多吃點不吃虧。但這個思考沒有太久,水晶球就散發著比剛剛紅色光芒強烈不少的白光。見狀的男子不作他想,用右手中指關節輕敲了它兩下,水晶球開始有了人的聲音。為了避免他人起疑,黑髮男子見狀趕緊將菜單立正擺在水晶球的右方,讓他的主管方便對話。

「欸,幹嘛?我已經照你的指示把人給送回去了,你還有甚麼要求?」雖然是壓低聲音但男子還是帶著有點不耐煩的語氣說著。

「咦?你把她送到哪裡去了?」水晶球裡傳出的語調聽起來很是著急。

「……你可沒說要把她送到你身邊去喔,她會掉到哪裡這個不在我的掌控範圍喔。」男子不疾不徐地慢慢說著,他的任務內容只有白紙黑字上面所寫的,其餘內容一概不擔保。

「什麼?!」水晶球傳來了巨大的聲響,男子心裡暗想還好當初有刻意把水晶球的聲音調低,不然可能會先招來店員和其他客人的關切。

「……你這隻絨毛玩偶真的有點吵耶……她現在人呢就在你那個世界,至於是裡面哪個國家……」男子頓了一下,以緩慢卻不容質疑的語氣說道「這點,得看她的緣分才是。就這樣,掰啦!記得委託的費用一星期內繳交。」

不管男子所說的「絨毛玩偶」的出言抗議,他逕自再敲了三下水晶球結束通話。像是看著這一切般,男子發出輕笑,「……看來事情會變得很有趣。」黑髮男子不發一語地看著他的主管,以往他的主管總是客人要求什麼就做到甚麼,像這樣不聽客戶的要求,強硬的狀況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但主管都說任務結束了,作為屬下的他也就不便再多說甚麼。

「……那我們還要再多待幾天嗎?這個城市?」經過片刻,黑髮男子緩緩吐出疑惑,雖然他大概知道答案是甚麼。

「當然。」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38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