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52

【新二創】戰女學園的新生 第二章-初征戰

樓主 禮義廉 Samuel041
GP5 BP-
序幕-初入學

東京,一如以往地風光明媚,繁華的城市擠滿了上百萬的人,經濟和商業活動從未歇息,作為日本的經濟與行政中心,它自身早已習慣了商業區日以繼夜的嘈雜,即使它並不喜歡如此。

正因為都市的繁榮帶來的吵鬧,遠在幾條街道外的住宅區更顯得寧靜和安逸,街上的行人也不像都市人般急忙,走的每一步均反映出他們的悠閑自在的心情。這般理想的居所可謂千萬都市人的最佳家園,脫離無盡的工作與事務中,真正讓身心得以休息的地方。

當然有好就有壞,有正就有負,這邊的住宅也不是沒有不足之處:車站距離稍微有點遠,這對上班族來說可不是甚麼好消息,但不過就多花四五分鐘的步程而已,問題不大。

真要說較顯然的問題的話,那就是每天清晨至上午的時候某間住宅外的花園總會有大劍划破空氣的聲音,不時也會傳來摩托車催油門的巨響。

鄰居曾要求屋裡的主人別製造噪音,也曾向住宅區的管理員投訴,但直到今天早上,這些聲響就像從東方升起的太陽一樣提醒眾人新的一天又到了。附近的鄰里聽着聽着也開始習慣了,而且這聲響每天六點半左右就會準時響起,乾脆當作每天的鬧鐘叫自己起牀。

而這間洋房的圍牆外站着兩位女士,一個藍色短髮的西裝上班族,還有一個身穿實驗室長袍,金黃色的散髮被綁在腦後,一手叉腰,另一隻手上拿着一個深灰色的紙袋。如果換作一般的路人或許會對有點吵鬧的雜音感到厭惡,但她們卻像是對此習以為常。

一聲門鈴響起,而裡面則以摩托車熄火的聲音和一道響亮的人聲作回應:「來了!」很快原本緊閉的閘門被一個少年打開,領着她們進屋休息。

喝下剛奉上的暖水,兩位女性簡單地打量眼前翹起二郎腿坐着的少年:一頭猶如白雪般的銀白長髮及至眼眉前,髮際下是一副有白晢肌膚的俊俏臉龐,湛藍色的雙目如同碧藍大海般清澈透亮;身穿貼身的黑色長袖上衣和灰色長褲,將他那高大而健碩的身形展現出來;雙手戴上了淺灰色的棉質手套,左手套手心的一面有點熏黑及磨損。

「所以……希望我能去上學?」

「對呀小老弟,你已經到了上高中的年紀了,我們也想你可以跟其他孩子一樣正正常常地返校學習、認識新的朋友,別老是窩在家裡做宅男。」

「但我本身的學習沒大問題,樹姊也沒說話呢,」少年一口氣喝光整杯清水,隨意地擺了擺手,「不過我也無所謂了,隨妳們喜歡就好。」

眼中的訝異一閃即逝,金髮女性合上手掌歡呼:「太好了小老弟!還以為你會一口拒絕呢。」

有點無奈地看着眼前興奮的女人,少年把交談對象轉移到旁邊的西裝女性:「樹姊既然都想讓我上學了,想必已經選好了學校吧?」

被稱作樹的西裝女輕托一下眼鏡,和藹可親的笑容足以讓大部份脾氣不好的人瞬間消氣,「我跟風蘭打算讓你就讀我們任教的學校,這樣你在學校有問題也可以做個照應。」

但少年貌似不怎麼喜歡這樣的理由:「說得我是個這麼大一個人連照顧自己也有問題的智障,這個原因我給零分。」

樹只是淡淡地苦笑,反正少年也答應了,理由怎樣也不重要了。

「啊差點忘了,我是要去哪間學校?」

「神樹峰。」

少年似是瞭解般點了點頭,但很快便眉頭一皺,然後換上一副驚愕的臉。樹還是那副微笑,而一旁的金髮女郎就接話了:「你沒聽錯,是神樹峰。」

「那不是女校嗎?我堂堂一個男生為甚麼要上女校?」

「因為我想快點抱孫子。」少年很後悔怎麼會認識了她,恨不得一手把她扔出去。

「別鬧了風蘭。除了希望你能正式受到教育和拓展人脈以外,神樹峰也是唯一對抗伊洛斯的組織,入學也能圓你的心願不是嗎?此外──」

本來想繼續說下去的樹被風蘭示意暫停一下,後者從衣袋中取出一副撲克牌放在桌子上,少年知道接下來會怎樣,而且這會決定了他日後的去向。

「老規矩,這裡有54張牌,」風蘭一邊說着一邊往桌上發牌,「我隨機抽五張牌,只要其中有一張鬼牌就輸了,反之就贏。」少年接上她的話,顯然他已經玩過不少次了。

「這次改一改輸贏判定,有紅色皇后你就乖乖給我上學,沒有就隨你的便,明白嗎?」

雖然不明白更改的動機,但少年依舊點頭示意理解,他閉上雙眼,任意挑了五張牌,“這次,我一定要贏!”

可惜事實總是殘酷的,他翻開的第一張牌就是鑽石皇后,第二張,紅心皇后。

“不可能!運氣再差也該有個譜,肯定有古怪!”不止剩餘的三張牌,連其他49張撲克牌都被他掀開來。

「御劍風蘭妳丫的出千吧?54張全他媽是紅色皇后?!」少年終於按捺不住朝風蘭發火。

「喂喂,我又沒說這些牌有甚麼問題,也沒說不能耍點小手段吧?」說完還做了鬼臉,在少年看來她現在真的很欠揍。她從小紙袋中拿出一套學校制服,外套胸前的校徽表明這是一套神樹峰所屬的男子校服。「校服我就放這裡,入學手續已經辦好了,下星期一見吧小老弟。」

少年彷彿還不服氣,企圖作最後的掙扎:「妳們這樣胡來,校長不知道嗎?」

「很抱歉,這次入學正是由理事長敲定的。」來自樹的答覆再次擊破少年的希望,無力地癱軟在桌子上。

「那麼下星期一開學禮見囉。」

(星期一,校園門前)

一個矮小的單馬尾女生雙手抱在胸前,掃視着進來的學園的學生們的服飾,不時傳來與身形完全不符的聲浪。

「妳,頭髮太長了!拿髮夾夾好!妳,戴甚麼項鍊,給我摘下來!望,昨天不是叫妳別在書包上面掛項鍊嗎?」

被呼喚的女生頓時不滿意了:「百合妳就不懂了,這可是時尚,時尚!因為書包設計太單調了所以就簡單地修飾而已!」

「我管它時尚不時尚的,總之違反校規就不能出現!不除掉就別進去!」

正當兩人吵得不可開交之時,圍觀議論的學生突然乖乖閉上嘴,並且讓出一條路給來人,正是樹和那位少年。

「八雲老師早安──這位是?」看着樹身邊身穿神樹峰校服和棕色手套、左手手提書包、右手一個長方形箱子的少年,百合不由得有點詫異,而旁邊叫做望的女孩也嘴巴微張。「男生?」

「各位早安,沒錯哦,從今天開始他就是妳們的新同學了。」樹露出和善的微笑作最簡單的介紹,然後便着少年跟上入校,「對了天野同學,在書包上掛飾物是違反校規的,希望妳能夠遵守。」

「是──是的!」

百合也從驚疑中回過神來,喝令望立刻摘掉掛飾,望也只好照做,把它們放進書包裡頭。

但她們和其他女生的心思一樣都被那少年吸引住了。

“為甚麼會讓男生入學啊?神樹峰不是女校嗎?”

忍受周圍來自女生投來的目光,少年在樹的帶領走進了理事長的辦公室,「理事長,人已經帶來了。」

理事長是一個深紫短髮的女性,稚嫩的肌膚上卻有着經驗過滄桑的人獨有的成熟與威嚴,一身經典的和服但穿上裹住雙腿的黑絲,對部份男性可謂殺傷力十足。

可惜少年不是蘿莉控,比起她的外表和着裝,他更想聽到一個合理的答案。

只要這位理事長的原因有半點不通,他就立馬離開,即便這本身算是他的選擇。

此時所有班級都像是炸開了鍋,尤其是其中一班議論聲可謂此起彼落,而爭議的中心自然是今天新入學的男學生。

剛出辦公室門口的樹也不禁掩住耳朵,因為由一千多名女生所製造的噪音,是真的太吵了。
身後的少年默默跟着樹走着,究竟是去是留,應該是有了定論。

「所有人肅靜!」樹的聲音不算很雄渾或者響亮,但能讓整間學校的吵鬧聲在一秒內完全寂靜下來,也刷新了少年對她以往的評價,“原來樹姊的獅吼功那麼強嗎?感覺我的耳朵快被吼下來了。”

「相信各位已經聽到有關新來的男生的消息了,妳們或許會感到困惑,或許不理解我們的決定甚至對此有所不滿,但是我希望大家能夠理解這一次由理事長下達的指令,」樹見班內的一眾女生肯安靜下來後以一聲輕咳開首,「我和御劍老師也點頭同意,一致認為若然他可以加入成為神樹峰的一份子,將對於星守者和星之方舟奪回地球的計劃有一定幫助。」

樹的話很快便招致一個女生的反駁,瑰麗的金髮尾處捲起,淡紫色的眼眸盡是不相任,雖然舉手投足都是藏不住的高貴與優雅,只可惜掩不去精緻的臉孔上嚴厲的神色。

「八雲老師,請恕我無禮,一直以來剿滅伊洛斯這重任都只能交由星守者處理,星守者一律只限女性這一方面暫且不談,目前為止除了星守者之外所有手段都無法解決伊洛斯!」

班上其他人也連忙點頭,對她的話深表認同,而樹仍是一副人畜無害的微笑,稍稍撫平她們的不安。

「沒錯千導院同學,『目前為止』只有星守者能應付伊洛斯的威脅,但從今天開始這個規律將被打破。

如果有其他疑問以後會再向妳們詳細解釋,現在就先歡迎妳們的新同窗吧。」

後面一句不但着班內的女生們做好歡接的準備,同時也告訴門外的少年:

「各位初次見面,我叫做尼祿,今年進入神樹峰成為高中一年級生,請多指教。」

“是時候開啟你人生的新一頁了,尼祿君。”

-------------

作者的話

沒錯又是我,開始這篇新的二創故事的原因是原來的文章不論在劇情安排還是寫作表現都強差人意,下決心全來一篇。雖然新的設定早在一個月前已經決定了八九成,但還是在考完試想了一兩天後才決定放棄舊作開啟全新的故事。

尼祿依舊是本作的男主角,同樣跟DMC本篇有些許的關聯(雖然這至少是戰女主線第三章的事了),而舞台和對手還是以戰女世界觀為主;尼祿戰力方面會大幅度削弱,否則像舊作那樣就沒意思了;而尼祿的外型是四代臉加身材,較貼合二次元的畫風並容易融入故事。

二月前儘量兩至四天一更,二月後由於大學開學的緣故會緩慢更新。

最後一件事,本作沒有姬莉葉。
5
-
LV. 13
GP 56
2 樓 禮義廉 Samuel041
GP4 BP-
第一章 - 初入學

「……」
 
嗯,該說樹姐教得好呢還是我本人太無趣了,沒有任何回應?罷了,反正我進來也只是為了殺伊洛斯,其他事情不需要管太多。
 
「咳咳,由於快到上課時間,我們就先決定你的座位,至於和同學們的交流留到小休吧。目前大家都是兩人並排同坐的,所以就暫時只好委屈一下,」樹姊再將那滿是慈愛的眼神投在我身上,「相信你不會介意的,尼祿同學。」
 
這明擺就不讓我有回絕的空間啊,雖然沒所謂就是了,一個人的生活早也習慣了。
 
樹姊見我搖頭表示沒問題,遂保持同樣的笑容指着一個靠窗的位置,待我將書包掛好坐下後,「所有人給我坐好!現在是英語課,翻開課本第二十七頁!」
 
臉變得真快……
 
…………
 
目前尼祿坐在第三行靠窗的座位上,班上17人除他以外基本都有伴,前面坐着的正是今早在學園門口外爭執的女孩,她們雖然沒有看過來,但那不時扭動的身軀就知道她們有些不安。
 
倒不如說除了少數人以外,其他人多少都有點坐立不安。
 
看似無人注目,現實卻是被他人處處留意,這種氛圍叫他根本受不了。
 
“我現在是在該死的動物園當觀賞動物喔?”
 
「Nero?」
 
「Yes?」由於正值英語課,八雲直到下課前都只說英語,而且也不准許班上所有人說半句英語以外的語言,這個規矩尼祿老早之前就已經知道了。
 
「請回答我“raise”和“rise”這兩個詞彙在意思上有何差別。」
 
很快歷時一個小時的英語課便以一聲小休鐘響暫告一段落,八雲離開前不忘對尼祿點頭,畢竟她只是負責安排入校,而之後的事要看他自己了。
 
大部份學生在八雲離開後便離開了,教室只有三個女生和一個怎麼看都覺得格格不入的男生。
 
「那、那個……尼祿同學?」
 
眼前正站着三個身高相若的女孩,其中有着一個褐色短髮,左邊留了一條短辮,面露人畜無害的笑容。另外還有兩位分別佇立在兩側,一個頭髮和瞳孔均為綠色,看站姿和頭上那顯眼的呆毛猜測應該是運動型女孩;而另外一位將灰色長髮紥作大麻花辮,自然散出的優雅氣場中卻有着與一般貴族不符的親和力。
 
「有何貴幹?」停下手中的筆記,尼祿轉着鋼筆,戴上手套的右手輕敲木質的桌子,等待她們的下一句。
 
「歡迎加入星守班!我是一年級的星月美紀,她們是我的同年級同學好朋友兼若葉昴和成海遙香,你剛入讀神樹峰,想必需要時間熟悉校園分佈吧?」
 
見尼祿隨她的話輕輕點頭,美紀的笑容顯得更加燦爛:「所以我們想帶你參觀校園,讓你可以更快融入這個大家庭,請問你方便由我們帶路嗎?」
 
尼祿的雙眼緩緩合上,歪頭沉思了一會,不久就露出那如同海洋般的眼睛,從座位上起來的身軀驅使三位女生不得不抬起頭才能夠直視他白皙的臉龐,根據那看起來不太嚴肅的表情他並沒有拒絕的意圖。
 
「可以先帶我到學生會嗎?」
 
見她們好像有點反應不過來,尼祿只是簡單地補充了一句:「讓新生能夠儘速融入新生活,可是妳們的責任所在,妳說對不?」
 
「是、是的,請跟我們來。」
 
…………
 
神樹峰乍聽之下與普通學校沒有多大分別,但隨便在街上抓一個人問都瞭解,它可是孕育星守者成長的領地,為唯一對抗異族大軍「伊洛斯」的組織。
 
雖然五年前星守者防守入侵失敗導致半數人類在侵略中遇害,逼使生還者遷離這個生命的搖籃,分別在火星、月球以及人造太空戰列艦「星之方舟」上生活,官方對於星守者的支持並沒有因而減少,望有一天能進行反擊,重奪他們的棲息處,這羣星守者被交託的不單是豐富且優良的資源,更是人類最後的希望。
 
所以神樹峰的一切設備比起其他學園要更先進,佔地也更廣闊。
 
舉個例子,一般學園只有一到兩個校舍,所有教室、辦公室、社團課室都會聚集在一起,佔地面積大概有一個到一個半標準足球場大;而神樹峰,不但有多達四幢校舍和兩幢學生宿舍,教室也分門別類分佈在各座教學大樓內,校園範圍足有半個標準大學的大小!
 
所以現在尼祿和高一組三人要先離開科研大樓,花兩三分鐘走到旁邊的學生事務大樓才能找到學生會所在的教室。當然這短短的路程中不會太過「平淡」。
 
路上和大樓內的學生都將目光放在那高大的白髮少年,甚至忘了自己手上的工作,對他的評論更是免不了。
 
「那是……今天的男生欸。」
 
「看那樣子和髮色,是外國人嗎?」
 
「這男生好帥喔!難道這就是戀愛的滋味嗎?!」
 
「妳就少發春了,不覺得他很可疑嗎?我看八成是靠關係進來,腦子全想着對我們這些女生出手的大色狼。」
 
「妳也少在那發揮想像力了,我們的理事長可不會放任這種危險人物進來的,所以說這人,絕•對•安•全!」
 
“……吵死了。”倒不是對她們的議論感到火大,只不過長期安靜而極少來往的生活讓尼祿一時間適應不來,現在他只想儘快到學生會,其他學生的吵鬧他一秒鐘都不想聽到。
 
「星月同學,我沒叫錯名字吧?」
 
「尼祿君不用太見外,叫我美紀就可以了,請問你有甚麼問題嗎?」從出門開始美紀就不停為尼祿介紹神樹峰的各項設施和環境,而身後的昴和遙香的嘴巴同樣沒停下來,但他直到剛才只是給予「嗯」、「這樣啊」、「哦」、「知道了」等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回應,聽上去他對這些壓根沒興趣。
 
但現在他居然主動向美紀提問了!使得有點沮喪的三人瞬間重燃鬥志和信心!“快問吧快問吧快問吧,你想知道甚麼呢?”
 
「學生會就在這幢大樓裡,對吧?」
 
「是的,學生會辦事處位於事務大樓第二層……欸欸欸欸!!!!」三人感到奇怪,為甚麼尼祿會再問學生會的位置時,
 
尼祿向着事務大樓正門的方向拔足便跑!
 
事情還沒完,三人仍未從滿頭問號的狀態中回復時後面又有一聲嚴厲的呼喝,隨後一個紅色單馬尾右臂掛着風紀長名牌的女生跟着尼祿追去!
 
「尼祿同學,校園範圍嚴禁奔跑!」
 
「是百合學姐,快追上去!」昴衝在最前面,力圖追近尼祿和百合,而美紀和遙香則跟在後頭,先後踏上通往上層的樓梯。
 
尼祿衝進大樓後加速跳上了五級樓梯,雖然嘈雜的人聲已經減少許多,但卻有一把聲音極為響亮:「尼祿同學,校園範圍嚴禁奔跑!」
 
而身為優良好學生的本能也告訴他:「繼續跑,別停下來!」
 
於是雙腿再一次連跨三級階梯,有多快跑多快!從地面一口氣直奔到二樓,輕易甩開後面的「追兵」,簡單地整理好衣領和袖子,才敲打學生會的大門。
 
至於為何到二樓後不用再找學生會所在,因為半個二樓都是屬於學生會的!
 
「請進。」沉穩而不失柔情,能夠讓人安心下來,卻又有種莊嚴感覺的聲息,這把聲音的主人應該是一個沉著穩重、冷靜果斷的人,擁有真正的領袖風範的人物。
 
門後是偌大的空間,一張灰色的辦公桌上整齊地放着一大疊文件,中間除了一張類似申請表的紙張外還放了一杯綠茶,茶葉散發出獨特的醇香,充斥整個房間,剛進門的尼祿也不免被那芳香的氣味所吸引。
 
坐在辦公桌後的正是學生會會長──楠明日葉,深藍色的長直髮隨風飄散着,整潔又不帶任何皺摺的校服領前佩戴了一枚學生會徽章,正經的神情了然於色。兩側各坐着一個人,其中一個的雙馬尾蓬鬆蓬鬆的,明明時值夏天卻穿上厚厚的外套,只往尼祿看了一眼後就繼續埋首電腦面前;另一個恰恰相反,粉色波浪捲髮,鮮紅色的眼瞳加上那身校服掩飾不了對於任何男性均是極致誘惑的絕妙身材,不論她做任何動作,就算只是一個普通的呵欠也能使成年男人失去理性,而她正慵懶地趴在另外一張桌子上觀察明日葉的工作。
 
「好香呢~~」
 
尼祿沒有先向明日葉打招呼,反而自顧自拉了一張椅子坐下。換作是平時其他學生這樣搞,明日葉早出口訓斥她的無禮,但她的神情非但沒有半分歪曲,反而淡淡地問了一句:「要來點茶嗎?」
 
「啊不用了,我還是不習慣那種味道。」
 
「呯!」「尼祿同學你別再跑了!」「尼祿君你等等我們啊……」門被大力推開,百合竭力調整着自己的呼吸,身後站着美紀、昴和遙香,只有昴氣也沒喘一口。
 
「怎麼了風紀委員長?」尼祿好像還不明白為甚麼他會被風紀委員長盯上了,昴只能慢慢解釋道:「尼祿同學,你剛剛……是跑過來的吧?」
 
「……好像是這樣欸。」冒出些許的冷汗,醒覺自己剛入學就犯了校規的尼祿想着該如何辯解時明日葉卻為他求情。
 
「念他初犯而且不清楚我們校規,這次就先原諒他吧。」
 
「但是會長,校規就是校規……」
 
「如果死咬尼祿同學的問題不放而忽略對其他同學的監察,妳同樣是失職。」明日葉的態度依然強硬,她頓一頓後再開口:「這次先記下,下次再犯時一併處罰,百合妳意下如何?」
 
百合的嘴鼓了起來,雙手緊緊握住,過一會才放開,「是的……」
 
待百合走後,明日葉身旁的少女搶先開口:「原來是尼祿呢,我是三年級的芹澤蓮華,不知道找明日葉有甚麼事呢?」
 
「沒,單純想找明日葉學姐敍敍舊而已,但如果妳正忙着的話,」他睄了眼滿桌都是的文件,起身向着她們揮手告別,「我就不打擾了,拜拜囉芹澤同學~」
 
「咦?這麼快就走了?」美紀和遙香的聲音漸漸走遠,本來沉醉在電腦工作的女生瞬即出現在明日葉面前。
 
「明日葉,妳跟那個叫尼祿的男孩挺熟的?」
 
「很明顯不是嗎?他剛才說了來找明日葉敍舊的,而且他啊用姓名稱呼我,對明日葉卻是叫本名喔,而且明日葉還沒自報姓名呢~」蓮華湊到明日葉眼前直視她的眼眸,「難道說──」
 
「蓮華妳擋到我了,杏子妳也別打算偷懶!」
 
「是的,明日葉學•姐~」
 
明日葉一時間感到極度頭痛,當初就不該放蓮華進來的,她在這裡又不會幫忙,只懂得騷擾自己和杏子工作。
 
“不過也有一段時間不見了呢,尼祿。”可能明日葉本人也不知道,她的嘴邊不自覺地向上揚了一點。
 
正當高一組快要介紹完學生事務大樓的設施和用途時,校園內響起冗長的鐘聲,尼祿明白到小休時間到了。
 
「不要太擔心喔尼祿同學,這只是用來提醒同學預留時間回到教室上課而已,五分鐘後才會打響小休結束的鐘聲。」遙香在一旁向尼祿解釋着。
 
看見尼祿有一點點不可思議的樣子,遙香用嘴輕掩嘴角的笑意,「畢竟我們的學園也不算小啊。」
 
「那麼下一課是……」
 
「地球奪回課程,就在我們星守班所在的科研大樓內,所有一般科學課堂和伊洛斯的研究都集中在這裡。」
 
「先別解釋這些了,再不趕快點就要遲到了!尼祿同學你不要跑太快啊!你知道在幾樓嗎?」
 
“『奪回課程』,終於有點意思了。”
 
尼祿和美紀等人還是準時趕來奪回課程的教室,教室是一個類似中型講堂的扇形結構,兩三行的長椅圍繞中間而成,正中央的上下方各有一個圓形裝置,一旁則有數台電腦及電子設備支援它的運作。
 
在電腦旁邊的御劍和八雲一早便久候星守者的到來,而星守班經已全員到齊,尼祿他們是最後一批。
 
簡單地向兩位老師致意後尼祿和美紀她們找到第二行的空位坐下,而後面正是抓他不成的百合,另外她旁邊也坐着兩個女生,百合的雙手再次緊緊捏住,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
 
「百合?」「……沒事。」
 
「各位早安今天的奪回課程的目標是日本東京,妳們現在所身處的只是星之方舟內的東京城區,而這一次我希望妳們能夠先攻下東京外圍,然後一口氣取下內城,重奪真正的東京。
 
由於東京外圍大部份地區的瘴氣濃度過高,唯一的進攻地點會是東京對外大橋,佔領大橋後植下小型神樹種子確保有退路離開,通過大橋關卡後妳們會正式進入城市範圍,留意大廈附近,伊洛斯可能會埋伏在窗邊和轉角處,上一次中三組就是這樣負傷退場的。」
 
八雲打開電子地圖,一邊指着地圖某處,一邊滔滔不絕地分析着進攻路線和應變計劃,班上眾人全程閉口不言,眼睛逗留在螢幕上不走。
 
「萬一事態嚴重而大橋同時失守的話,請立刻清空大橋旁邊的廣場減少瘴氣濃度並等候救援,必要時會增派其他星守者支援。所有人,明白沒有?」
 
「瞭解!」
 
「在派遣星守者出動之前我想再說一件事,」八雲以眼神示意尼祿上前,手上握住了一條項鍊,「從今開始,尼祿同學會與妳們並肩作戰。」
 
「果然如此。」昴小聲地自言自語。
 
「不可能!八雲老師妳手上的只是普通的『神樹之鍊』,只可以抵禦普通的瘴氣入侵,但一般人貿然進去只會兇多吉少!」先前率先發話的金髮女孩再次表示不滿,身旁的女孩貌似還打算阻止她說下去。
 
「沒錯,『普通』的項鍊的確不足以讓普通人在瘴氣和伊洛斯的威脅下存活。」御劍一腳踏在電子儀器上,臉上的笑容盡是身為科學家的自信,「但這『神樹之鍊』是我最新研製出的新式護具,不但能大幅增強使用者的抵抗能力,更可以賦予他們擊破伊洛斯的能力並強化自身戰鬥力,簡單來說就是不用打針的戰鬥用腎上腺素!」
 
金髮少女很快又有新的疑問,「那麼武器呢?總不能由他赤手空拳打吧?」
 
「這個就由我來回答。」
 
尼祿轉身走向電子器械旁的小圓桌,一箱鐵製長方形箱子躺在上面,百合和橘髮女生立馬認出那正是今早尼祿手中拿的鐵箱。
 
箱子內裡放着一把大劍和轉輪手槍,尼祿分別把它們掛在背後和腰間,星守班眾人才得以看清大劍的全貌:亮白而閃耀銀光的超長劍身,由於為單邊開刃而刀背很是厚重,刀鋒卻流露出足以讓其他刀劍失色的強烈鋒芒,直長的劍身只有在劍尖部份稍微彎曲;而手柄部份也非同一般,擁有貌似摩托車手把的模樣……不,根本就是摩托車催油門的手柄,連接那大劍身軀內的機械裝置,但看不出來是作甚麼用的。
 
左手拿起大劍搭在肩上,右手叉腰,尼祿的身姿直截了當告訴八雲:他,準備好上戰場了。
 
「很好。尼祿跟高一組和中三組組成第一隊,星月美紀為小組隊長,高三組和中二組作為第二隊,隊長是楠明日葉,目標:東京外城,出擊!」
 
「『是!』」
 
連同尼祿合同十一人踏上中間的大型儀器上,上下方的圓形機械開始將正中央的指針指向他們,一陣閃耀的白光過後,原本在上面的十一人再次踏上地球的泥土。
 
「各位,祝你們一切平安。」
 
看着標示着出擊者的白點開始分成兩組作戰,以及包圍他們的一點又一點的紅色標識,八雲和御劍不禁吞口水。
 
“果然,是次作戰計劃還是太冒險了啊。”

------------

作者的話

說好二到四天更新的,呵。

這篇看下來應該知道這故事並非從主線序章開始的,而是在第一章中間插進去,因為劇情重點至少在第二章之後,我打算儘快推劇情。

感情線嘛沒那麼快啦,再等等。
4
-
LV. 13
GP 60
3 樓 禮義廉 Samuel041
GP2 BP-
第二章 - 初征戰

螢幕上的15個白點分別標示了各自的人物名字,明日葉的小隊到達大橋後方肅清來自背後的威脅,同時為前方的先鋒部隊提供掩護,而身處戰場最前線的美紀等人則開始向着城內推進。雷達圖上原本在四處徘徊、毫無移動軌跡的紅點幾乎在他們登陸的一瞬間全數向大橋奔去,紅色和白色的圓點逐漸貼近,很快便交錯在一起。
 
目前星守者和尼祿的戰況並無問題,大橋附近紅點的數量開始下跌,該處瘴氣的濃度也隨着伊洛斯的數量下降至衞星雷達可直接投送影像的程度,很快數據換算儀開始高速運作,將接收到的大堆數碼轉換成影片投射在中心的大螢幕前。
 
率先映入觀眾眼內的是高三組為首的守備組,五人正一邊擊斃進擊的伊洛斯一邊擴大大橋後方的防衞網,楓和明日葉在前方化解近身的突擊攻勢,而杏子、蓮華和一個小女孩在後方分別以銃炮及魔杖提供掩護。
 
乍看之下這樣的配置沒甚麼問題,只是杏子像手持加特林般傾斜火力,還有那亢奮的表情給人一種「老娘才是火力輸出」的錯覺;蓮華的魔法咒術能夠彌補刀劍和銃的攻擊死角,如果她能將注意力從明日葉和小女孩轉移至伊洛斯身上就更好了。
 
“嗯,大橋後方的伊洛斯已經大致被鎮壓下來,現在再看突擊組一方的情況,經確認後就能放置神樹種子。”
 
看向不再“滿江紅”的雷達地圖,樹一直懸着的心才稍為放下,畢竟尼祿那孩子的初戰就是目前為止較大規模的奪回作戰之一,不擔心他有任何意外才怪。
 
「楠同學,回報妳們的狀況。」
 
「報告八雲老師,大橋後方大致清空,剩餘的伊洛斯都是小型種,威脅不大。」
 
一個回身踢將好不容易爬上大橋的兩棲伊洛斯踹下海,明日葉氣定神閑地走向大橋的另一處入口,即使剛經歷過一場戰鬥,戰場也彷彿無人走過似的,上一秒還倒在地上的伊洛斯已經化成灰燼,隨風消散。
 
『楠同學,先鋒部隊已經完成前方掃蕩了,馬上會合他們並種下神樹之芽!』
 
「瞭解!」
 
……………………
 
兩隊於大橋東京外城入口會合,在神樹之芽的影響下入城大橋附近的面貌已是煥然一新,重拾被瘴氣侵蝕前的藍天白雲。
 
遙香正在用法杖為星守者治療,不過眾人並無大礙,頂多只是擦傷這類輕微的皮外傷。
 
尼祿無聊地把玩手中的單刃大劍,等候着來自總隊長的命令出動,剛剛在橋前的戰鬥是他正式對伊洛斯發起的第一戰,但他的表現卻不像是一個剛入伍的新兵。
 
小心翼翼、跟着前輩老實行動、初戰時的緊張,這些都是剛覺醒的星守者,尤其是中學部的各位開始投入戰鬥時必然會有的態度和情緒,他半分都沒透露出來。
 
相反,美紀一下戰鬥號令尼祿左手的大劍一揮,率先取得這場戰役,同時是他的戰鬥的第一滴血!
 
很快他劍下的亡魂數量逐漸增加,腳步和大劍不曾停止過,一邊向前衝,一邊尋找下一個目標。
 
面對沒有理智的蠻獸,他的每一劍都毫不猶豫,不帶些微的同情。
 
手起,刀落,斬殺一個。
 
閃避,舉劍砍下,再下一城。
 
攻擊落空,拉開距離迴避,再揮劍,又奪一命。
 
此等進取的攻勢成功吸引了大部份伊洛斯的注意,不論在地上跑的,還是在天空飛的都集火攻擊隻身一人的尼祿,但當事人卻未感驚謊。
 
「哼哼~」
 
因為一旦伊洛斯轉身襲向尼祿,等同於將自己的背後曝露給後面的星守們,給予她們一個機會送自己一程!
 
近身組員上前揮舞自己的武器,將伊洛斯的性命逐一收割,而遙香和另一個拿魔杖的紅色雙馬尾的學生擊落位處高空的敵對生命。
 
伊洛斯是一羣沒有思考能力的野獸,一貫憑藉着數量優勢和集體攻勢壓制星守者們的收復作戰,但現在這整個羣體伊始便被尼祿衝散開來,而後來高一和中三組的快速配合讓他們僅用了半小時不到便完全清空大橋前方!
 
事後遙香為眾人檢查傷勢,幸運地大家都沒有受多大傷害,而遙香最擔心的尼祿也完全沒事,雖然感到不可思議,但終究鬆了一口氣。
 
「因為我不讓它們打到我啊,只要不被打中就不會受傷了。」面對遙香的疑惑,尼祿是這樣回答的。
 
「可是你剛才太過冒險了,如果不幸被圍困了怎麼辦?下次不能再這樣了!」安心歸安心,遙香卻責備着他的行為,那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任誰都會於心不忍。
 
「是的是的。」不過好像對尼祿沒用。
 
兩個中三級的學生走到尼祿面前,當中紅色雙馬尾的女孩拉着另外一位麻咖色中短髮的女生,後者卻有些瑟縮,躲在個頭比自己還矮的女孩後面。
 
“說起來,剛入學就被拉去跟這些伊洛斯戰鬥,沒機會留意其他人呢。”
 
「尼~祿~前~輩!」和第一印象一模一樣:活潑、好動、活力四射,而且說不定是喜歡惡作劇的調皮鬼。
 
「我猜……妳們是中三級的?」
 
「前輩好厲害!一眼就看出我們是中三生!我是蓮見烏拉拉,未來的國民偶像烏拉拉,要好好記住我的名字喔!」
 
“不,因為高一級早就跟我打過招呼了所以才知道妳們是中三的。”
 
把目光瞥向後面的女生,感覺上跟烏拉拉的活力截然不同,要拿一個形容詞去概括她的話「怕生」絕對是不二之選。
 
「初次見、見面,我是中三級的朝比奈……心美。」她鼓足了勇氣,終於把話說下去:「以後請、請多多指教了,前輩。」
 
面對兩位學妹的熱情搭訕,尼祿只是回了一個淡淡的笑容,低頭繼續檢查自己的武器。
 
不是想對自己的學妹兼同窗過於冷淡,只是現在身處戰場,與其有空跟同伴聊聊天,不如好好檢驗自己的裝備狀況。
 
「欸欸欸欸欸……學長別那麼冷漠嘛,跟烏拉拉多聊一會嘛~」
 
“你撒嬌歸撒嬌,為甚麼要抱住我的手……”
 
頭上的青筋微微冒起,尼祿唯有將比烏拉拉還要高的大劍晾在一旁,然後以疾風般的速度摟抱住烏拉拉,空出的右手挑起她的下巴!
 
「『呀!!』」
 
看着那漂亮的臉蛋從一開始的調皮妖魅變得驚慌失措再到現在的緋紅如茄,尼祿莫名感到有趣。
 
「那麼不知道妳想跟我說些甚麼呢,親愛的小美人兒?」
 
烏拉拉沒有回答,或者說無法回答,因為她的大腦如同一部中了病毒的電腦當機了。
 
「別捉弄學妹了尼祿,我們還有任務還沒完成。」
 
聽到明日葉的勸止,尼祿才放開懷中的烏拉拉,而當事人則呆在原地,任心美怎麼搖晃都幾乎給不了任何反應。
 
無視他人震驚的神態,尼祿抽起並對着空氣耍了耍大劍,把它搭在自己的左肩上,回頭看一看方才回過神色的烏拉拉,以及其他星守者。
 
「我們之間的確需要把握每一次機會好好相處認識,但現在我想還是先跟伊洛斯『打打交道』吧。」
 
“哼哼哼~尼祿同學真是有趣呢。“
 
“這麼快就出手了,而且還是國中生欸。”
 
“果然這個男生還是信不過啊!”
 
這時全員已整裝待發,目標:東京外城!
 
由於外城範圍內大多為樓高兩三層的平房住宅,而且樓宇密度偏低,開揚的戰區可供埋伏的地方極為有限,戰略很簡單:直接殺進去,強行攻下東部及南方外城!
 
這次昴搶先尼祿出手,開場一輪戰斧橫掃破解前方攻勢,隨後明日葉、楓、心美和美紀分別在左右兩側解決潰散的伊洛斯,利用樓房作掩體躲開攻擊,瞄準曝露的弱點將它們悉數處決。
 
跟近戰組不同,杏子爬上其中一幢平房的天台,在邊緣半蹲下來,如同狙擊手般將槍口對準空中伊洛斯,噴發無數光束炮貫穿它們的身軀;蓮華和遙香手持法杖跟在近戰組後頭,吟唱咒術製造小型的魔法擊潰或牽制敵方。
 
也就是說她們後面可謂全無防備!
 
幾隻伊洛斯成功繞開正面戰線奔襲到星守者背後,本應回防的杏子竟然沒有回身開火,眼見它們越來越接近,正要得手之時……
 
蓮華回頭拋出一個飛吻。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
 
在前方殺敵還不忘回頭看的尼祿自然看到那些伊洛斯被觸發的陷阱炸成灰燼,「不錯的煙花表演。」
 
「嗯?」美紀不太懂尼祿話中的意思,但眼前的小狼打斷了她的心思,用刀身卸去惡狼的攻擊力度,然後一刀扎進它的胸腔。
 
雖然東京外城的範圍絕對不小,但星守者的力量和速度得到自身星衣加持而獲得大幅度增長,很快便清除了東部的所有威脅,在南方外城內推進。
 
遠在學園的教室內,八雲和御劍忙着將衞星雷達的資料傳遞給戰鬥中的星守者,雖然傳輸回來的影像有些斷斷續續,但單憑螢幕上的雷達畫面也足以讓剩餘的人安心。
 
「楠同學,清理完結後到關口檢查站之西500米,那裡聚集了當區最後一批伊洛斯羣,只要將其肅清這次任務就成功了。」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八雲才稍稍鬆一口氣,雖說這是較大規模的奪回任務,但意外地沒有太多阻滯和威脅。這次任務只是東京一役的前半部份,卻足以鼓舞星守者以至全人類的士氣。
 
「樹,我就知道事情沒那麼容易。」御劍指着突然出現在雷達圖右下角的巨大紅點,衞星探測到的能量數值表明了這是一隻巨型伊洛斯!
 
「注意,你們正後方有巨型伊洛斯高速接近……不,還有一隻從檢查站那邊的巢穴跟二十個殘餘伊洛斯一同衝過來了!準備應戰!」
 
「運氣不錯,正愁着要找它們呢,自己倒是送上門來了。」
 
「尼祿同學你才剛參戰,可能不清楚巨型伊洛斯的威脅有多高,」楓的臉色並不是很好,「它們的戰力堪比數十個中小型伊洛斯,還請不要輕敵!」
 
回應楓的警告的是一副自信而遊刃有餘的笑容,尼祿揮動大劍指向伊洛斯的方向,一隻巨大的魔狼正以一小時超過50公里的速度接近,後方更傳出更加洶湧的吼叫聲,意味不止一隻狼隻向他們殺來!
 
星守者進入戒備狀態,尼祿則把大劍插在地面,用力扭轉手柄,劍身隨即發出摩托車催油門的響聲;再扭一下,排氣管噴發熾熱的赤焰,引擎驅動的聲音已經響徹整遍大地和天空!
 
外圍野獸的怒吼越發挨近,他們的防線戰事一觸即發!
 
「我有一件事想問妳們,」尼祿忽然在這個時間點打破防線內的沉默。
 
「妳們想吃炭燒排骨還是大火炒狼肉?」

----------
作者的話

最近在瘋狂打麻將導致忘了寫文了,抱歉抱歉。

大學在上個星期一正式開學,但下學期的前期課程由於疫情改成網上教學,應該能抽多一點時間寫二創,當然前提是不影響本人學業,二年級已經不能像一年級時那樣過於鬆懈了。

原著中緋紅女皇打底有多高?先說尼祿本人身高186cm以上逼近190cm,看遊戲內容會發現連同刀柄整把大劍快跟下巴看齊了,假設頭部長度約25cm,說明女皇的高度至少也要從155cm算起,頂多160cm,比我媽還高。這裡的話會比原作稍微矮一點,畢竟現在的大劍 • 還 • 不 • 是 • 緋 • 紅 • 女 • 皇 • 哦。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6 筆精華,01/0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