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前務必詳閱「板規」!! 若有違規文章/留言請善用「檢舉」功能。※

LV. 24
GP 123

【攻略】[逐字全劇情翻譯]白き賢者と魔法の杖

樓主 鷹野真一 joui
GP89 BP-
白賢者與魔法之杖
第一章-知之寶庫
Scenario-伙伴的行蹤
「呼真是的。米希迪亞還是一如往常的下著大雪吶。」
「但是,既然已經來到這裡,就差一點就能到了。」
「(如果我想的沒錯,雷因十之八九就在帕拉迪亞)」
「(然後「無形」應該會穿越出入口,把他們帶往那個地方吧)」
「(我的工作就是在魔道圖書館,解析出入口的組成,把成果傳達給大家)」
「(雖然暫時要一個人旅行了,應該沒什麼問題吧,我原本就是一直(這樣過來的))」
「好嘞!出發吧!這裡的魔物我已經思空見慣了!」
「呣?」
「奇怪吶。鎌刀比平常還要重啊?是因為輸出功率不安定的原因嗎?」
「以前從沒有發生這樣的事吶。」
「不,再怎麼想也沒有用,鎌刀的事還是待會再擔心吧。」
Scenario-一抹的不安
「唔-嗯。」
「感覺不但變重了,也變得沒那麼鋒利了。沒問題吧?」
「但是,這是那傢伙(劫火)做出來的武器。應該沒那麼容易就壞掉才是。」
。」
「話雖如此,但畢竟已經用了700年以上了吶。」
Scenario-記憶之頁
「怎、怎麼會這樣。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我的鎌刀。陪在我身旁700年以上的伙伴它。」
「雖然讀過了書,總算把出入口的組成給解析了,但鎌刀這邊卻怎麼樣也不能。」
「製造者的那傢伙已經不在了,除了那傢伙也想不到能修好的辦法。到底,如何是好。」
「對了!」
「在哥羅諾亞應該有手藝不錯的鍛冶師!」
「欸豆,到底是誰呢。那個,在地下坑道的。」
想不起來。」
「欸依,不管了。用書把自己的記憶挖掘出來,一下子就能想起來了。」
「在我的記憶中,找出清楚鍛冶師事情的那個人,直接去問他就可以了。」
「呼呣博學的人類。多半是米希迪亞的哪個人吧。」
「但是,在那邊待的太久的話,身體被魔物給襲擊也是不行的。」
「要能在短時間強制回到身體才可以。」
「萬事俱全!出發了!」
第二章-被病魔侵蝕的白魔道士
Scenario-與朋友的回憶
櫻(過去)
「啊,已經這個時候了!」
「雖然還想和蘿瑟莉亞多聊一會,我也差不多要回家了。」
蘿瑟莉亞
「別在意。小櫻要做的事很多,很忙的對吧?」
「因為小櫻的幫忙,我也渡過歡笑的一天,討厭的事也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櫻(過去)
「彼此彼此喲。我也從蘿瑟莉亞那裡得到了許多朝氣。」
「那麼,明天見。」
蘿瑟莉亞
「嗯。明天見。」
為什麼我要躲起來啊。」
「這裡是我的記憶裡面。被誰看到了也沒關係吧。即使那個人是自己。」
「(只是不想造成無謂的混亂罷了。沒有其它的理由了。)」
「話說回來,告訴我有關鍛冶師事情的人,是蘿瑟莉亞嗎。」
「嘛也好。真正的蘿瑟莉亞已經不在了。如今也不會感傷了。」
「大家,不管變得如何都不要緊。蘿瑟莉亞也一樣。已經不會感到動搖了。」
「蘿瑟莉亞。」
蘿瑟莉亞
「小櫻?」
「蘿瑟莉亞!」
「(一見到她的臉,還是想都沒想就衝出去見她了。)」
「(已經數百年不見的,在這個星球最初的朋友的臉)」
「(因為到現在也能鮮明的想起,從那時候就不曾變過,那溫和的微笑。)」
「我。」
蘿瑟莉亞
「小櫻,怎麼了?妳不是剛剛才來過的?忘了什麼東西沒拿嗎?」
「啊。」
「(冷靜下來。我在做什麼啊,怎能忘了此行的目的。)」
「(這個蘿瑟莉亞是從我的記憶中做出來的幻影)」
「(換句話說就是道具。在那以上及以下都不是,不轉換一下心情的話)」
「對,對阿,出門之後突然想起,有一件想要問妳的事!」
蘿瑟莉亞
「呵呵,妳說話的方式變得像老婆婆一樣呢。髮型和服裝也變得不同。是想要讓我嚇一跳嗎?」
「是,是啊。嚇一跳唄,吧?」
「(沒辦法說得好!)」
「哥、哥羅諾亞鍛冶師的事,妳之前有和我說過吧?」
蘿瑟莉亞
「矮人族的,拉古魯斯?」
「對對!就是他!不愧是博學多聞的蘿瑟莉亞!馬上就把我想知道的事說出來!」
蘿瑟莉亞
「真是的怎麼那麼客氣。」
「那位拉古魯斯在做什麼的妳知道嗎?」
蘿瑟莉亞
「拉古魯斯挖了個地下坑道,然後就在裡面以做鍛冶師為生的樣子。」
「聽說之後在哥羅諾亞,收了個人類弟子。」
「原來如此。在哥羅諾亞,收了弟子嗎。」
「蘿瑟莉亞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謝謝妳。」
「(情報得到了。目的地也決定了)」
「拉古魯斯的弟子如今他的子孫應該也有繼承其技術的可能性。」
「(相信這個情報,往哥羅諾亞前進吧)」
「(只是-)」
「(以防萬一,還是把這本書也帶去吧)」
Scenario-往哥羅諾亞
「唔呣。沒有鎌刀的戰鬥還真是辛苦吶。」
「總算是知道我平常是多麼依賴那傢伙的武器及伙伴們了啊。」
「不,不能說這種沒志氣的話。只能用魔法想辦法突破了!」
Scenario-愛管閒事的劍鬪士
「哈啊哈啊。果然是好累。」
「自從之前被姐姐打敗以來,從沒喝過那麼多回魔水了。」
???(瑟多娜)
「妳沒事吧?這不是個小孩子嗎。迷路的孩子?」
「誰是小孩子啊!真是個失禮的小女孩吶。」
???(瑟多娜)
「小、小女孩?最近的迷路孩子還真敢說呢。」
「我叫瑟多娜。妳是?」
「我叫櫻。我很累。沒事的話,想去哪就隨妳去吧。」
瑟多娜
「不能把妳就丟在這裡吧。妳知道這是哪嗎?哥羅諾亞唷、哥羅諾亞。」
「魔物很強、又有瘴氣。雖然不知道妳是哪裡的孩子,趁還有命趕快回家去吧。」
「說吧,妳母親是哪裡人?我送妳回家吧。」
「不是說了我不是小孩了嗎!」
瑟多娜
「噓!安靜。有什麼在。」
「(魔物的氣息。這妮子居然比我更早查覺到,看來感覺很敏銳吶)」
瑟多娜
「小櫻逃往安全的地方去,魔物就讓我來想辦法吧。」
「別小看我。別看我這樣我可是-」
瑟多娜
「呔欸呀啊啊───!!!」
「啊!這個笨蛋!沒在聽人說話的嗎!」
Scenario-旅途的同行者
瑟多娜
「小櫻。妳的魔法很強呢。多虧妳幫了大忙。」
「不需多禮。我只是做了該做的事。」
瑟多娜
「但是,還是很危險哦。小孩子還是快點回家比較好。」
「所以我說了我不是小孩了吧!我比妳還要多活好幾倍的日子!我可是已經超過700歲了哦!」
瑟多娜
「哼-是哦。」
「那麼,我帶妳去回家路吧。」
「哈啊夠了。」
「我可是為了找手藝精湛的鍛冶師,特地從米希迪亞過來的,不能這麼簡單就回去的。」
瑟多娜
「那個,是指貝倫吧。」
「妳知道嗎!?」
瑟多娜
「繼承拉古什麼的技術?手藝一流的那位吧?最近在劍鬪士之間也是很有人氣哦。」
「但是,就因為太有人氣了,而變得很自負。真是從這把劍被製作出來的時候。」
「是嗎小櫻也打算去表達對他的不滿吧。」
「以這麼小的身軀。一定經過了不得了的折磨吧。不能讓妳哭泣。」
「即使如此那傢伙!連這樣的孩子,還隨便的製造武器給她使用,這種事絕不能原諒!」
「我知道了!瑟多娜姐姐來助妳一臂之力。一起去貝倫的店吧!」
「妳、妳是在。」
「妳是知道些什麼啊!!!不要自顧自的把話進行下去!怎麼能從一就能把事情了解到十啊!」
瑟多娜
「既然決定了就最好快點哦!小櫻。雖然說不上是伙伴,但我會保護妳的。」
「輔助方面就麻煩妳囉。那、快點跟上來!」
「喂、喂等一下!我什麼都還沒有。」
「真是的。真是個自我中心的女人吶。」
第三章-賢者與鍛冶師和劍闘士
Scenario-心的安息地
蘿瑟莉亞
「拉古魯斯活了多久?是呢雖說矮人族的壽命比起人類來得久。」
「假使他還在哪個地方活著的話,總有一天也會迎來生命的盡頭。」
「即使他已逝去,遺留於後世的技術,會由下一代來繼承。」
「他之所以收了弟子,也許是其想像中最好的決定也說不定。」
「他的弟子現在也不只如此,在那之後也一直會有下個弟子繼承著他的技術嗎?」
蘿瑟莉亞
「是的。一定是。就算他現在已經失去了生命,也一定會有什麼東西遺留下來的。」
「這個意義與我們所使用的魔法,在基本的部分相同也說不一定。」
「因為魔法是跨越世代,歷經鑽研而成的。」
「拉古魯斯帶著其弟子,自己的教育和思想能夠和技術一起留存下來嗎?」
「可能會吧。但其真正的想法只有本人才會知道。」
蘿瑟莉亞
「小櫻如果有一天也收了弟子的話,也要將各種事情教導給他哦。」
「(昔日,被問起同樣的問題時,我給了她「不會有這麼一天的」的回答)」
「(但是,現在卻)」
「嗯。如果收了的話,收了的話再說吧。」
蘿瑟莉亞
「搞不好能收到擅長小櫻所不拿手的白魔法,可能有這樣的孩子想要入妳門下哦。(指絢香)」
「哈哈怎麼可能。」
「(回神過來,我還在和蘿瑟莉亞聊著)」
「(在得到哥羅諾亞這個目的地情報的現在,這樣的對話沒有任何意義)」
「(不)」
「(這是為了得到更詳細的情報所必要做的事)」
「(我所做的事,不會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才對)」
Scenario-藉口
瑟多娜
「小櫻很喜歡讀書吧。」
「剛剛一直在看著一本打開著的書發呆。」
「呣。那是在休息中。為了休養身心所必要的。」
瑟多娜
「休息?連眼都不眨一下的看著書本的同一頁也算是休息?」
「世、世界那麼大。也會有這樣子的人啦。」
瑟多娜
「的確小孩子也是有各式各樣的呢。」
Scenario-山道的惡靈
瑟多娜
「小櫻。已經能看見那傢伙的村子了!」
「呼總算到了嗎。還真的久啊。」
「(拉古魯斯的弟子貝倫。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呢)」
瑟多娜
「那個傢伙!要有讓他斷一、兩根肋骨的覺悟!」
「(看起來會起一點小衝突吶)」
Scenario-放棄的人
瑟多娜
「這裡嗎貝倫-!」
貝倫
你要幹嘛。」
瑟多娜
「要幹嘛是我這邊的台詞。你看看這把劍!這裡!這個做壞的地方!」
貝倫
「踢破侵入別人的店,又把劍指店主的你們,可以將你們當成是強盜了吧?」
瑟多娜
「我這邊可是有正當的理由。從頭說起,使用詐欺的手段是你的錯吧!」
貝倫
我想起來了。妳是約一個月前來的女鬪士吧。」
瑟多娜
「我啊、那時為了買這把劍可是花了很多的錢耶!」
「流著汗水在鬪技場所賺的錢!花了那麼多!」
「結果這是什麼!?既不鋒利、又那麼重,除了堅固之外,其他和我要求的規格完全不一樣嘛。」
「這樣下去我會敗給對戰的魔物。這和我的生活息息相關!」
「小櫻也說些什麼,對這個不中用的鍛冶師!」
「不要這麼粗暴,冷靜下來瑟多娜。」
貝倫啊。我叫櫻。」
「首先問你。你是拉古魯斯的弟子的子孫嗎?」
是啊。我的確繼承著開山祖師拉古魯斯的鍛冶技術。」
「像瑟多娜所說的那樣,收了錢卻給了她品質差的武器的也是你嗎?」
貝倫
是的。」
「我沒想要把不良品給妳。但是,你拿的那把劍,是一把沒有注入感情的劍。」
瑟多娜
「你明明做出那麼大量的人氣武器,卻說還記得怎麼做出這把劍的?騙人的吧?」
貝倫
「自己所鍛造、修理過的武器,再怎麼樣也不會忘記吧。」
「你對武具的愛情如此之深的話,對於做出來物品的好壞也會比任何人都敏感才是。為何把看不過眼的劍給賣掉?」
貝倫
「拿一把新的劍走吧。這樣就沒有意見了吧。」
瑟多娜
「等等!回答小櫻的問題!」
貝倫
「我沒有回答的必要。」
瑟多娜
「什麼嘛,那傢伙。裝個奇怪的樣子。」
嘛、看起來有點帥就是了。」
「妳所想的事情,不管什麼都會從嘴上出來吶。」
瑟多娜
「我討厭想得太多。所以基本上我在想之前,就已經先說出來了。」
「反正我也不需要同伴。當起了劍鬪士也是這個理由。」
「啊-剛剛說的就當作沒聽到吧。」
「嗯好吧。誰都有不想被碰觸到的私事。」
瑟多娜
「也沒有那麼複雜啦。喂,不覺得那傢伙也太慢了?」
「只是把劍拿過來的話,的確有點久了。」
瑟多娜
「難道那傢伙!」
「啊────────!被他逃跑了────────!」
「嗯?那個是。」
瑟多娜
「小櫻!我們追上去!」
「喂瑟多娜,那個好像是妳的錢。」
瑟多娜
「貝─────倫!給我站住─────!」
「所以說要聽人說話啊,笨蛋傢伙!」
「真是的。這個是裡面放著一封信吶。」
「真抱歉。把錢還給妳。因為造成了妳的困擾也多加了些錢給你。劍的事情就放棄吧」
「那傢伙好像也有什麼隱情吶。」
「真是的。沒辦法。我就照看著他們吧。」
第四章-因為才能而有的迷惑
Scenario-境遇相似的人們
蘿瑟莉亞
「問我為什麼會對拉古魯斯的事那麼了解?以前我曾經有見過他。」
「我認為把瘴氣變為清淨空氣的樹,可以用於白魔法的研究上。那時麻煩過他一些事。」
「就在那時候,我也用了些時間和他聊了一下。」
「對蘿瑟莉亞來說真稀奇呢。明明平常對他人的事情都沒什麼興趣。
蘿瑟莉亞
「小櫻真壞呢。我的態度高傲已經是過去的事了吧。」
「我知道。開玩笑的。然後呢?」
蘿瑟莉亞
「他擁有著高超的技術。但卻很討厭相爭之事。」
「雖然做道具很出名,但是有沒有進一步的製造武器,我現在也不知道。」
「從前,他被朋友說了『做了戰爭的道具』後,便一直在意著這件事的樣子。」
「這朋友說了很過份的話呢。」
蘿瑟莉亞
「怎麼說呢被這麼說的他看起來寂寞與高興參半的樣子。」
「就像小櫻雖然能使用高強的黑魔法,但也是很討厭相爭之事吧?」
嗯。」
蘿瑟莉亞
「拉古魯斯和小櫻的境遇,也許十分相似也說不定哦。」
「我有時候會這麼想。」
「那個時候,和他說話的如果不是我而是小櫻,也許就能了解他的心情了。」
「(是這樣的嗎)」
(我只是、單純喜歡魔法,跟在姐姐(光輝)後面,不得不戰而已)
「(雖然從蘿瑟莉亞的話中能夠推測,但我不認為可以理解純真的拉古魯斯的精神)」
Scenario-鍛冶師前往的方向
瑟多娜
「小櫻,妳太慢了哦。」
「因為妳一個人就很危險的樣子,不躲在我的後面的話可不行。」
「知道了知道了。然後呢,貝倫往哪個方向去了?」
瑟多娜
「我已經身家調查過那傢伙了,他時常出入無主的地下城的樣子」
「(那座城嗎?)」
「(說不定存在著有關拉古魯斯的東西)」
Scenario-瑟多娜的想法
「瑟多娜。妳提到的那座城有什麼東西嗎?」
瑟多娜
「無主的地下城是拉古魯斯的長眠之所。他挖掘了地下坑道,並收了弟子,最後回到了城中。」
「在那裡有顆大樹,聽說能中和周圍的瘴氣。雖然是道說塗說的機率有一半就是了。」
「(大樹就是蘿瑟莉亞所說的淨化之樹吧)」
(拉古魯斯與其友人一起長眠的地方)
(若是對拉古魯斯來說是重要的地方的話,也會被貝倫視為聖地吧)
瑟多娜
「小櫻。那傢伙,可能是不願意製造武器了。」
也許是這樣吧。」
「(拉古魯斯有否曾製造武器不得而知。但他討厭相爭之事)」
「(或許,貝倫也不願意製造會傷人的武器,這麼推論也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可惜,我的武器的事最好是放棄吧)」
瑟多娜
「吼-唷!我的頭腦都亂成一團了啦!」
「就算勉強不願意的他去製作武器,也不可能做出什麼好東西!」
「我忘了說了,貝倫把妳交給他造劍的錢,全部都放在這裡面了。」
「妳可以拿著錢就此回去。貝倫的事就交給我吧。」
瑟多娜
「錢的事就算了!不、雖然不能這麼說!但還是算了啦!」
「到底是哪邊。」
瑟多娜
「一直在意那傢伙為何不願意製作武器的理由也沒辦法。」
「他算是個鍛冶匠吧?一般能製作武器的吧。就像劍鬪士就是能戰鬥一樣吧?」
「妳說得沒錯。」
瑟多娜
「那麼妳也想知道吧!在知道理由前會睡不著覺的吧!」
「所以首先要問他理由,然後就-」
「然後就?」
瑟多娜
「如果這理由我還是無法接受的話!我就直接給他重重的一拳!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妳看?很乾淨俐落吧?」
「妳,真是個豪爽的女人吶。我也有點知道該怎麼和妳相處了。」
瑟多娜
「作戰決定了呢。我們走吧,小櫻!」
「嗯。輔助就交給我吧。」

第五章-漸漸陰暗的心
Scenario-回去的地方
蘿瑟莉亞
「對拉古魯斯來說,可能會想起快樂的時光吧。」
「所以就一直留在了那個飄著瘴氣的地方?」
蘿瑟莉亞
「小櫻也清楚的吧?雖說在世界各地旅行來回奔波,也會有珍惜回憶的心情一樣」
「(像這樣回到過去,與蘿瑟莉亞一同說話的回憶,我也會有珍惜的心情吧)」
蘿瑟莉亞
「我想讓這個村莊,能成為小櫻第二個故鄉。」
「因為再怎麼堅強的人,有個能回去的地方是必要的。」
「蘿瑟莉亞說的話,真是一針見血吶。」
蘿瑟莉亞
「又是老婆婆的口吻。」
「小櫻在這村莊,到處教會了許多人魔法呢。那段時光,真是很快樂。」
「相反的,在面對魔物及盜賊時,妳揮舞著鎌刀戰鬥的姿態卻好像十分寂寞。」
「全部,都被妳看穿了呢。」
蘿瑟莉亞
「因為我和小櫻在一起很久了嘛。」
「(教導魔法的時候很開朗;為了戰鬥揮舞著鎌刀的時候卻很寂寞說得沒錯)」
(那麼,為了能戰鬥而拜託他人製作武器,是錯的嗎)
Scenario-掛心
瑟多娜
「小櫻。妳又在讀書了吧?」
「沒差吧。才一會兒而已。」
瑟多娜
「真沒辦法。下回之後可要先好好的對我說。」
「這樣在妳讀書時,我才能保護妳。」
「之後就不需要偷偷的,可以大膽的讀書了吧?妳看,我對自己的實力可是很有自信的。」
「妳真是個大器的女人吶。」
瑟多娜
「只有小櫻最懂我。叫我姐姐可以的哦?」
「呣。抱歉叫姐姐這點,我實在沒辦法。」
瑟多娜
「啊啦可惜。」
Scenario-教義與迷惘
貝倫
開山祖師拉古魯斯。請告訴我。」
「我是個鍛冶師。一直以來以製作武器活到了現在」
「我相信不久的未來會迎來和平,您傳給我的教義也是這樣。」
「但現實卻如何。迎來和平的佐爾達持,人類為了樂趣開始和魔物戰鬥。」
「像是呼應這種情況,聽聞我技術的劍鬪士們,排山倒海的爭相向我訂貨。」
「錢是賺到了。也能埋首在喜歡的鍛冶工作。但是,這是為了未來該做的事嗎?」
「為了娛樂而製作武器,能算得上是創造和平嗎?」
「我已經,不知道了。」
瑟多娜
「找到了!給我覺悟吧,貝倫!」
貝倫
「妳們怎麼知道這裡?」
「不、妳們為了什麼追我到這裡來?錢應該已經還給妳了。」
瑟多娜
「這地方是我拜託這方面的專家。想盡辦法調查到的。」
「追著你跑的理由嘛欸豆。」
「為了揍你一拳啦!」
妳好像漏說了什麼?」
瑟多娜
「是這樣嗎?」
貝倫
「我已經不再製作武器了。」
瑟多娜
「為何?」
貝倫
「這是,開山祖師拉古魯斯的教義。」
瑟多娜
「因為這是偉大的人所說的話,所以你就要遵從嗎?」
貝倫
「沒錯。」
瑟多娜
「總覺得這個讓人不高興。」
貝倫
「很抱歉,我不打算改變我的想法-」
瑟多娜
「我不是指這個。」
貝倫
「什麼?」
瑟多娜
「你不製作武器的理由。如果有更適當的回答。我會再問你一次。」
「在那之前,我會在你的店等著。」
貝倫
「喂,你怎麼擅自。」
「抱歉吶。任性是那傢伙的註冊商標。」
貝倫
這原本就是我種下的因。妳沒有道歉的必要。」               
「這樣說也沒錯。」
「本來是想要你幫我製作武器,但剛剛你說的理由我能接受。」
「那傢伙如果在你的店的話,我會負責勸說她。你可以不用在意的回去店裡。」
貝倫
「等等!」
「我的理由,真的足夠讓人接受嗎?」
「遵從代代相傳的教義是很普通的吧?」
「你的想法我能理解。」
「但是,也會有只能看到表面的答案而無法接受的人不是這樣嗎?」

第六章-を見つめて
Scenario-蘿瑟莉亞的請求
蘿瑟莉亞
「最近,我在研究新種的魔法。不是回復也不是治癒類的,而是加護類的魔法。」
「雖然我為了研究,一直在鑽研白魔法。」
「但一個也好,我想為了某個人留下這樣子的魔法。」
「(埋首於白魔法的研究,獻上了人生的妳,最後追尋到的答案-)」
「(就是『能為了某個人』啊)」
「(再過不久,蘿瑟莉亞就要因為流行病惡化而死。)」
「(自從臥病在床的那時候開始,死期就近了)」
「蘿瑟莉亞的魔法對於各種的人都很有幫助。」
蘿瑟莉亞
「謝謝妳。能被小櫻這麼說的話,有種被救贖的感覺。」
「總之現在想要把魔法完成,可以在我活著之前做到就好了。」
「蘿瑟莉亞。」
蘿瑟莉亞
「沒關係。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
「別露出這樣悲傷的表情。這不是只有壞處,也是有收穫的。」
「因為在將死之時才能找到生命的意義,也變得對人之心有了興趣。」
「(在歷史書上被描述的妳,是個性格冷淡,除了白魔法以外都沒有興趣,這件事我知道)」
「(臥病在床後,反而想要因為自己的魔法,而能救不認識的人們的願望也)」
「新種魔法的開發我也要幫忙。」
蘿瑟莉亞
「不用擔心。我一個人可以的。」
「不是這樣。最後的魔法不是由我一個人完成是不行的。」
我知道了。我等著並期待完成之日。」
「(蘿瑟莉亞所開發的加護的魔法,在這世上從沒被人見過了)」
「(一定是在魔法完成之前,生命之燈就此熄滅了吧)」
Scenario-偽裝的認真
瑟多娜
「喂,小櫻。我和那傢伙談過之後,有這麼想。」
「偉人的話很棒。但這並不是那傢伙自身的話。」
「嗯。」
瑟多娜
「雖然不太清楚緣由
「以前的那傢伙都只聽從別人的話,像是從沒有自己的意見過。」
「別人怎麼說,什麼我都做,這種"偽裝的認真",這樣的話我不想再聽他說了。」
妳覺得我這樣會很奇怪嗎?」
Scenario-心的強度
「不會奇怪。妳所說的事是正確的。」
「但貝倫可能沒有像妳這麼堅強。」
瑟多娜
這樣嗎。」
「我想試著相信那傢伙看看。」
「因為這把劍雖然用起來不順手,但還是被我用了很久啊。」
「普通來說很快就會斷了的。我想相信能做出這樣好劍的傢伙試試。」
「嗯。那麼我也試著相信他吧。」
瑟多娜
「謝謝。呃怎麼出現那麼多魔物!?」
「不是能悠閒說話的時候了吶。」
Scenario-最終能做到的事
瑟多娜
「總算是擊敗他們了
「剛剛那些可不是最後的。也出現了十分危險的魔物。」
瑟多娜
「是啊。如果連村莊都被波及的話都遭了。」
「我也擔心貝倫。我看到很多逃跑的魔物都往無主的地下城去了吶。」
「但這現狀,我們的武器無法再用於擊退魔物。有什麼辦法嗎。」
瑟多娜
「小櫻也是來拜託貝倫製作武器的吧?有什麼重要的理由對吧?」
嗯。妳說對了。」
瑟多娜
「這樣可不能那麼快就放棄哦。那傢伙一定也可以理解的。我們已經決定相信他了吧?」
「我們為什麼那麼需要武器能讓他了解原因的話,他一定會幫助我們的。」
「哦真讓我吃驚吶。居然被妳鼓勵了。」
瑟多娜
「我們是伙伴當然要這樣嘍?」
「初見面的時候,妳不是說過我們不可能成為伙伴之類的話嗎?」
瑟多娜
「嗯妳看,就像在鬪技場上總是有讓存活的同伴能繼續留下來的事。」
「小櫻那麼厲害應該沒問題吧。」
「就只是這樣。好了,我們去貝倫那裡吧。」
「(伙伴嗎)」

第七章-為了誰的力量
Scenario-答案的所在
蘿瑟莉亞
「妳好像、沒什麼精神呢?有什麼煩惱的話和我談談?」
「我在想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鬥。」
蘿瑟莉亞
「為了什麼?」
「如果!如果說!世界已經變和平的話時!」
「會變得,沒有戰鬥的理由了吧?」
蘿瑟莉亞
「這個在小櫻心中已經有答案了不是嗎?」
我自己,不知如何是好。」
蘿瑟莉亞
「即使世間變和平了,或許小櫻可以為了某個人而戰。」
「為了活著的人以及為了同伴。」
「(為了讓生者而生以及為了同伴而戰-)」
「(怎麼回事?突然覺得有什麼沁入心中,胸口放下一塊大石的感覺)」
「(回想起來,我戰鬥的理由好像除此之外就沒有其它的了)」
「蘿瑟莉亞,謝謝妳。我好像瞭解了。」
蘿瑟莉亞
「那就好。小櫻不管發生什麼都一定會沒事的。」
「(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疑問)」
「(即使有的話-)」
「(我的答案,就在那裡)」
Scenario-鍛冶師苦惱
貝倫
「妳們回來了嗎?」
瑟多娜
「魔物往這裡過來了吧?擔心你會不會發生危險。」
「在魔物來襲之前,快點逃走吧。」
「等等,瑟多娜。」
「貝倫啊。你的表情好像變得十分不一樣了吶。」
貝倫
「我在那之後考慮過了。接下來,就變得想聽聽妳們的話。」
「不是教義所傳給我的東西,我打算準備自身的答案來回答妳們。」
瑟多娜
OK─。什麼話都會聽你說。直接說出來吧。」
貝倫
「我變得不知道武器是為了什麼而存在。」
「明明戰爭已經消失了,還被要求製造武器,而為此賺錢的我感到不安。」
「所以在這之後,我想要遵從開山祖師拉古魯斯的教義而活。」
「這就是我的回答。」
瑟多娜
「嗯嗯,欸豆。對不起,我的頭腦不好。可以說得簡單扼要點嗎?」
貝倫
「抱歉我嘴拙。也就是說。」
「等下再繼續吧。魔物靠近過來了。」
瑟多娜
「真是的在這麼重要的時候。小櫻!貝倫!我們快點收拾掉牠們吧!」
Scenario-貝倫的覺悟
瑟多娜
「攪局的傢伙總算沒有了呢。」
貝倫
「不沒有消滅掉的魔物往地下坑道的方向逃走了。」
「這樣下去,魔物會通過坑道,可能很快就會襲擊街道。」
「為了防止這種情況,除了打倒牠們沒有其它方法了。」
瑟多娜
「那個,貝倫。你還是不願意製作武器嗎?」
「武器這東西,不是只用於奪取性命而已;為了幫助人也可以用到哦。」
「正如現在,和你一起戰鬥的我及小櫻。」
「還有你為了守護同伴所用的武器也是,這樣你還能說武器只能奪走性命而已嗎?」
貝倫
……。」
「貝倫啊。我不會再對你多說了。」
「我想為了讓生者而生,以及為了同伴而使用自己的力量。」
「為了這個目的,強力的武器是必要的。你能不能幫我這個忙呢。」
貝倫
「『為了讓生者而生』。這個是開山祖師拉古魯斯的教義。」
瑟多娜
「是拉古魯斯的教義?小櫻,你是從哪裡知道這個的?」
貝倫
「不是這樣的,教義是由弟子的子孫,和技術一起隱密的傳承下去的。」
「櫻在心中懷著和開山祖師拉古魯斯同樣的想法,而我居然沒能看穿。」
「(和拉古魯斯同樣的想法)」
「(蘿瑟莉亞所說,了解拉古魯斯的心情,原來就是指這件事啊)」
貝倫
「沒錯,我已經不再迷惘。答案最初就在那裡了!」
「我下定決心了。櫻。瑟多娜。我要製作妳們的武器。」
「但妳們可別誤會了。我已經、不再只會為了賺錢而製造武器了。」
「如妳們這樣保有信念,且擁有付諸實行力量的人,可要好好發揮我的技術。」
瑟多娜
「我知道。」
「這是當然的。」
貝倫
「那好吧。那麼這次我也要提出我的要求。」
「為了讓生者而生,使用我的武器吧!」

第八章-櫻的選擇
Scenario-新的力量
貝倫
「久等了。武器終於完成了。」
瑟多娜
「我一直邊擔心邊等待著呢。只要一想到我的劍要做好了就睡不著覺。」
「我想快點裝備起來看可以嗎?」
貝倫
「可以。」
瑟多娜
「喔喔!好輕哦!不只如此,拿起來還很順手呢。」
貝倫
「這可是為了你所製造,獨一無二的劍。好好的使用它吧。」
瑟多娜
「那當然了!這是用之前的劍,再好好的經過重新鑄造而成的吧。光是拿著就能感覺品質很好。」
貝倫
「呵。」
「抱歉,久等了吶。」
瑟多娜
「小櫻!妳這個樣子是?」
「嗯?嘛那個啦,就是所謂的"改變形象"啦。」
瑟多娜
「嘿欸~。還不錯嘛?我覺得很可愛哦。」
「唔、嗯。被當面這樣說還真有點害羞吶。」
貝倫
「櫻。妳的武器也完成了。」
「我看看。這個是!」
「嗯!比我想像中還更好!果然拜託貝倫是正確的!」
貝倫
「基本構造是由損壞的鎌刀以及相似的形象而做成的。輸出功率性能也大幅提升了。」
製造這把武器的人是個天才啊。明明理解其組成,但還是花了很多時間才完成。」
「能夠理解的你也是十分天才了。如果是一般的鍛冶師,就算花了幾百年沒辦法完成的。」
貝倫
「但是,不是鎌刀真的可以嗎?」
沒關係的。那把鎌刀已經守護過我好幾次。這次想讓它好好休息了。」
貝倫
「是嗎。那麼我就不多說什麼了。」
瑟多娜
「那麼,我們差不多該出發了!擊退逃進城市裡的魔物!」
Scenario-名聲大振
瑟多娜
「這把劍又輕又鋒利,比我以前所用過的任何武器都還要棒。」
「我也很吃驚。好像杖就是身體的一部分一樣。」
貝倫
「這是配得上妳們的武器。我投入了所有的心血。」
瑟多娜
「照這個樣子,不管什麼樣敵人出現我都不覺得會輸。」
???
「嘎啊啊啊啊!!!」
瑟多娜
「才剛剛說就來了這正好。」
貝倫
魔物在那之後,好像就蟄伏在城裡的樣子。」
「這樣也省得我們去找,還是快點去將牠們擊潰吧。」
瑟多娜
OK-。我們走!」
Scenario-亡友的話
貝倫
「應該全部打倒了吧。」
「真是麻煩的對手吶」
瑟多娜
「那個,小櫻。妳今天不做那個嗎?發呆看書那個。」
不了。那不是在別人面前能做的事。」
瑟多娜
「騙人。看著小櫻就知道了。妳好像一直靜不下心來。」
「唔、唔嗕。」
貝倫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但別客氣。就算魔物出現了,我和瑟多娜都在。」
瑟多娜
「摸摸妳的頭之類的事,我也會做的哦。」
「雖然很屈辱但為了大局犧牲點也沒關係。」
「我很快就回來,這段時間我的身體就拜託妳們了。」
貝倫
「交給我們吧。」
瑟多娜
「慢走哦。」
蘿瑟莉亞
「妳的髮型和服裝,換回來了呢。」
「嗯。我想趁此機會變回快樂時候的自己試看看。」
蘿瑟莉亞
「很適合妳,非常可愛。」
「謝謝妳。」
「蘿瑟莉亞。我可能無法再回到這裡了。」
「不是這樣。我覺得在解救到同伴之前,不能再向蘿瑟莉亞撒嬌了。」
蘿瑟莉亞
「是呢。我也不能獨佔著小櫻呢。畢竟妳有很多的同伴。」
「難過時,就回想起快樂的時光吧。如果在那之中有我的話,我會很高興。」
對不起。妳是我創造的幻影。妳不這麼對我說是不行的吧。」
蘿瑟莉亞
「就算是真正的我,也會說同樣的話的。她在臨終前一刻,一定都還在關心妳的事。」
「謝謝妳。但是不用說謊也沒關係,我不要緊的。」
蘿瑟莉亞
「真是的小櫻從以從就很頑固呢。虧我一直,都在等著妳。」
「等著我?」
蘿瑟莉亞
「時間差不多了。今後如果有什麼煩惱,要向同伴們表白哦?」
「沒關係。就算見不到面,我也不會感到寂寞的。因為我一直都在妳的身旁。」
「(就這樣我和記憶中的蘿瑟莉亞分別了)」
「(雖然她說了有點另人介意的話,但心情變得輕快很多)」
「(那個時候的衣服、髮型、還有杖…都比我想像中的好。)」
「(這樣我就不)」
為了無法替代的同伴,我也許就能回去遠在他處的故鄉了。

第九章-被繼承的思念
Scenario-戰鬥的理由
貝倫
妳很珍惜的照顧它呢。因為這樣這把杖的狀況很好。」
「忙碌中還打擾你真抱歉吶。我再怎麼樣都很想做這把杖的最終檢查。」
貝倫
「妳到很遠的地方去旅行了吧。瑟多娜好像很寂寞。」
「那傢伙的話不要緊的吧。剛見面時她也對我說過不需要同伴的話。」
貝倫
不需要同伴、嗎。我就跟櫻說吧。」
「怎麼了,突然那麼鄭重。」
貝倫
「瑟多娜來做劍的檢查時我問了她,為什麼不找同伴這件事。」
「那傢伙以前,有個因為疾病而死去的弟弟。那時候她連買藥的錢都沒有。」
「想起無法守護弟弟沒用的自己,便無法和他人成為同伴。」
「現在,那傢伙以劍鬪士的身分所賺的錢,都會捐給因貧困而苦的孤兒院。」
「聽到這樣的事後我在想,我是多麼愚蠢的人啊。」
「是這樣嗎。但是,你也不需要因此悔恨。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貝倫
謝謝妳。我覺得暢快多了。」
「你剛剛說的話,讓我對那傢伙也有點改觀了。」
瑟多娜
「啊,小櫻也來了。那麼快點出發吧。去照顧拉古魯斯所種植的樹。」
「說曹操曹操就到。瑟多娜,妳這女人也是有優點吶。」
瑟多娜
「怎麼了,突然?」
「別在意,我自言自語罷了。」
瑟多娜
「嘛管它呢!」
Scenario-與同伴的誓言
瑟多娜
「這棵大樹都沒變呢。」
貝倫
「聽說最初時很小棵,很不牢靠。是拉古魯斯和其朋友一起照顧長大的。」
「對拉古魯斯來說,是比什麼還來得重要的樹吧。」
貝倫
「拉古魯斯從人類那裡繼承的技術,就是與他人的交流是最重要的這件事。」
「說不定拉古魯斯也像我之前一樣,不容許自己製造武器。」
「但是,我認為我做的事是正確的。」
瑟多娜
「為了生者而生這樣嗎?」
貝倫
「沒錯。」
「拉古魯斯不會生氣的。他一定可以理解你。」
貝倫
「我也這麼相信著。」
「雖然並不是這個原因但我想拜託妳們二人一件事。」
「我想請妳們在這個地方發誓。只能為了守護人們,才能使用我做的武器」
「嗯。我向你約定。」
瑟多娜
「我也是。」
貝倫
「謝謝妳們。這樣我在拉古魯斯的面前也就能抬頭挺胸了。」
「真的謝謝妳們。櫻、瑟多娜。」

第十章-還會再相見
Scenario-旅途‧過去
蘿瑟莉亞之母
「嗚、嗚,如果我能把白魔法的研究更進一步的話,說不定蘿瑟莉亞就能得救了。」
蘿瑟莉亞之父
「別再這樣了。流行病是任誰也治不好的。這就是命運。」
蘿瑟莉亞之父
「小櫻,很抱歉。然後,也很謝謝妳直到最後都與那孩子交好。」
我也是。她是個優秀的白魔道士。」
蘿瑟莉亞之父
「是我培育她的方法錯了嗎?那孩子一直沒有朋友,只像機械般的埋首在白魔法的研究。」
「但在最後多虧了小櫻,我認為她終於瞭解到人類的溫暖。」
蘿瑟莉亞之母
「那個,小櫻。那孩子,一直關在房間內製作魔法的樣子。」
「妳知道詳細的情況是如何的嗎?」
「我不知道。我什麼也。」
蘿瑟莉亞之母
「這樣。」
蘿瑟莉亞之父
「正在旅途中的小櫻,不能再繼續擔誤她了。」
「那孩子希望把這杖當成墓碑,我們就照她所說的這麼做吧。」
蘿瑟莉亞之母
「小櫻如果從旅程中回來的話,就和那孩子打個招呼吧。」
「(我在蘿瑟莉亞死後,開始旅程)」
「(沒有、目的地)」
「(也再沒回到這個地方)」
「(出門旅行是個藉口)」
「(其實我只是想從蘿瑟莉亞死去的事實中逃出來罷了)」
「(再次把書本打開,是有原因的)」
「(那個時候蘿瑟莉亞所說,一直在等我的這句話)」
「(我對這句話十分的在意。)」
「(繼續看下去的話,我想就能知道什麼-)」
「(果然在書中,對於我不知道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樣子啊)」
「(那個時候,就好像蘿瑟莉亞本人在說話,只有這個例外)」
「(一直在等我嗎)」
Scenario-白色的光
「好久不見了吶。蘿瑟莉亞。」
「一直以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來看妳,真的很抱歉。」
「自蘿瑟莉亞不在了的開始,發生了很多事情。」
「我創建了魔法都市,進行了白魔法的研究。現今已經不會有人為了流行病而哭泣了。」
「收了弟子,和過去的伙伴們決別、相互瞭解,如今和想解救這顆星球的人們一起戰鬥著。」
「而今,為了找尋重要的伙伴,不得不再次旅行。又有一段時間,要見不到面了。」
「蘿瑟莉亞。妳曾說過想讓這個地方,成為對我來說的第二故鄉對吧。」
「我從以前就這麼想了。蘿瑟莉亞所在的這個長眠之地,才是我應該回來的地方。」
「因為魔法都市太繁榮的關係,讓這附近變得孤寂了吶。哈哈。」
「為什麼呢?明明應該有很多想對妳傾吐的話,卻說不上來。」
我差不多該走了。」
「我可不會和妳說再見的。」
「怎、怎麼了!?」
「這個是加護的、魔法!?」
「難道是,那個時候的!?怎麼會、不可能的-」
蘿瑟莉亞
「雖然我為了研究,一直在鑽研白魔法。」
「但一個也好,我想為了某個人留下這樣子的魔法。」
「蘿瑟莉亞,妳最後的魔法,是為了我而?」
「妳一直。在我來之前一直,都在等待著我嗎?」
「妳這個笨蛋不要讓老年人哭泣啦。」
「蘿瑟莉亞的思念,我確實的收下了。」
「我們一起出發吧,朝著那片天空前進。」
「蘿瑟莉亞!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回到這裡的!」
終。
89
-
LV. 15
GP 19
2 樓 喜歡女生 eradicate007
GP0 BP-
感謝樓主神翻譯,眼淚都要掉了
0
-
LV. 22
GP 129
3 樓 bebe gh70440
GP0 BP-
感謝樓主 謝謝您的翻譯 補完我不了解的地方T^T
不給GP太對不起你啦~~
接住~~
0
-

歡迎使用新版哈啦區,若使用發現問題請不吝告訴我們 >> 新手教學

板務人員:

683 筆精華,10/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