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205

【其他】【腐向長篇多cp】ABO 某實驗本丸

樓主 紫月 sakura478
GP0 BP-
以下有幾個注意事項請注意
刀亂原設定加上ABO設定
本丸只有AO兩種性別
②更文順序海棠文化→刀劍亂舞貼吧→Lofter→巴哈
③照顧一般孩子不放肉海棠文化彩蛋區放肉
有興趣請搜尋作者 天野紫月
④喜歡的話留個言或是留個喜歡的cp如果可以就放入文中
⑤目前跟貼吧討論出來的已有cp,如果這邊也有日後加上
爺狸(AO)
貞不動(AO)都未極化
堀兼(OA)
鯰骨(OO)
燭俱(AO)俱敏感度上升整個人彆扭
厚貍(AO)厚單箭頭
一藥(OA)
鶴一期(AO)夜襲play
兜典(AO)
明龜(AO)
貞宗3p(雙A單O)
左文字3p(雙A單O)
⑥如果人物OOC我的鍋我的錯

大概就這些
喜歡給點支撐吧www
《連載中》
某個實驗本丸
目錄
第三章
第四章


0
-
LV. 16
GP 205
2 樓 紫月 sakura478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一章

未來政府偶爾會跨世界,找尋適合擔任審神者的人。
而這個實驗性本丸A749799正是一個這樣的本丸。
當然一個實驗性本丸,有在運行自然也有荒廢的。
而荒廢的本丸之中也有不少流浪的刀劍男士潛藏在裡面。
也有不少暗地交易,都在這些荒廢的本丸之中。
但未來政府想要管卻無從管起,畢竟荒廢的實驗本丸很多,可還在運行的實驗本丸卻非常少。
一個A到F編制區域,以每一萬個實驗本丸為單位的情況下,大約每一個單位只有一到十個本丸還在運行。
而且每一個本丸都或多或少都有問題。
不過這個A749799的實驗本丸,是目前最特別的實驗本丸之一。
因為審神者時是其他地方的人。
在他那邊除了男女之外的性別外,在18歲成年之後還要各細分三個性別ALPHA、BETA、OMEGA,所以他們總共有六種性別。
每一直種性別都會散發屬於自己的訊息素,有各種各樣的味道。
而ALPHA跟OMEGA都有發情期同時也是社會上的絕對少數,但是OMEGA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不自覺發情同時非常渴求ALPHA的標記。
BETA是社會上最多數的存在,而他們沒有發情期,對於訊息素的感知也不敏感,也基本不會受到訊息素的干擾。
而A749799的審神者正是一個稀少的ALPHA,而他召喚出來的刀劍男士也因此有了所謂的分化,有趣的是他們的分化侍是在生升特之後。
也就是在他們取回原本最基礎的力量之後他們就會面臨分化。
其實一開始審神者跟未來政府都制式的認為,身為刀劍的刀劍男士們去全部都應該是ALPHA才對。
但是事實上去卻相當的諷刺,這些刀劍男士雖然大部分都是ALPHA,但也有一部分的刀劍男士覺醒為弱勢的OMEGA,但就是沒有人覺醒為平庸的BETA。
這個事實搞的審神之者可以說是一個頭兩個大,畢竟他也是一個沒有任何一個成結OMEGA的ALPHA。
所以他可是很怕跟那些覺醒為OMEGA的刀劍男士單獨共處一室,因為他怕自己會無法壓抑自己拿那可悲、脆弱的本能強迫他們跟他成結。
要知道他們互相都有除了兄弟外的糾葛,他可不想開上一場修羅場。
強烈的求生慾望驅使之下,審神之者跟未來政府瘋狂扯皮一個多月之後。
未來政府終於,肯正視他們這個實驗本玩丸的大問題。
但他們卻提出一個讓審神者差點選擇直接『狗帶』的未來。
因為他們居然想要他們結合後的小孩。
不論是他跟刀劍男士的,又或是刀劍男士們他們的。
這個瘋狂的想法讓審神者直接毫無顧忌的在會議之上罵了一句「瘋子。」
因為未來政府的這些高官真的跟瘋了沒兩樣,要知道敢搶奪ALPHA的孩子就會直接觸怒ALPHA的本能,直接造成刀劍男士們的大暴走;而且不要以為分化為OMEGA就會讓刀劍男士們變成綿羊,他們的基因還沒有強大成這樣。
再怎麼高傲、強大的OMEGA能夠讓他們變成綿羊的只有跟他們成結ALPHA。
所以搶奪孩子的狀況就是只會造成孩子的父母一同暴走,讓他們為了搶回孩子變的不計一切代價。
所以結論上審神者跟未來政府的高官,是沒有討論出任何結果的。
最後是審神者強制的將本丸前後院分開,讓所有的ALPHA居住在前院,所有的OMEGA住在後院。
為的就是在發情期能夠好好的保護他們,讓他們在還有理智的時候做出選擇,而不是被所謂的本能給支配,造成兩人無法挽回的糟糕回憶。
當然這之後審神者就沒有再跟未來政府接觸,畢竟上一次的接觸實在是太過糟糕。
所以不論未來政府好說歹說,審神者都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
到最後他們還是不得不因為審神者的態度而作罷。
儘管他們都留有最後一絲的顏面在。
可是千防、萬防,審神之者最不希望的事情還是發生。
只是看著在自己房間內坐的相當遙遠的兩人,審神者只能頭痛的揉了揉自己的額頭。
因為這真的太誇張。
優雅坐在桌邊喝著茶水,被稱之為天下五劍之一最美的一振刀三日月宗近。
他也是審神者在分化後,第一次感覺眼前這個比他見過的OMEGA都漂亮的人,竟然是一個ALPHA而受到一個巨大的打擊。
因為審神者從沒有看到,如此令天下之物相形失色的美人三日月宗近,他竟然還是一個有著不俗實力的ALPHA。
而房間內最裡面的一角,蜷縮在角落面色不善,乃至男子力完全爆錶的兇惡『貍貓』正是另一個主角同田貫正國。
一個滿身健壯肌肉和無數刀傷,身高非常嬌小的OMEGA。
看著無比防備三日月宗近的所有肢體接觸,審神者真的很想問這一振最美之刃到底都對自己的OMEGA做了什麼。
到底要都做了些什麼過分的事情,才會讓他如同『炸毛』一樣死死的瞪著對方。
但讓人絕望的卻是三日月宗近完全無視對方的拒絕。
兩人對峙的樣子,真的讓審神者十分擔心自己的房間到時候會不會成為『戰場』。
所以他才不得不開口。

「你們兩個怎麼突然來找我?」

審神者乾笑著,內心卻完全不平靜。

「哈哈哈哈,小貍貓過來爺爺這邊。」

三日月宗近笑著放下茶杯,輕輕的拍了拍自己身邊的坐墊。
不過縮在遠處的同田貫正國完全不理會他。
只是沈默並用那如同滿月一般的金色雙眼,狠狠的瞪著遠處那個屬於自己的ALPHA。
同時像不想引人注目似的,沉默的將自己縮成更小的一團。
看著這個狀態的同田貫正國,三日月宗近的表情不變仍然是那樣哈哈笑的樣子。

「哈哈哈哈,對不起主人。」

「小狸貓在鬧脾氣。」

三日月宗近那笑容越說笑容越減,到最後說同田貫正國在鬧脾氣的時候,已經可以說是完全沒有笑容。
接著冷淡的氣勢跟ALPHA那冷清的梅花香飄了出來,顯然三日月宗近在對同田貫正國進行威壓。
那是獨獨屬於ALPHA對自己的OMEGA的。
遠處的他忍不住發抖,如同困獸一樣猙獰的瞪著三日月宗近。
顯然他正努力的抵抗,身為OMEGA可悲又可笑的本能。
不過就算在再怎麼克制本能,一但成結OMEGA就幾乎成為ALPHA的附屬品一般的存在。
所以審神者近乎是替同田貫正國感到可惜。
同時他也聞到了屬於OMEGA他的訊息素味道,如同鏽蝕的鐵器一般的鐵鏽味且帶著攻擊性。

「同...同田貫,冷靜一點。」

感覺到他那恨不得殺掉自己ALPHA的決心,審神者想,要是他不稍微阻止一下等等他這裡絕對會變成戰場,所以他只得到同田貫正國一個咋舌聲,然後慢慢的看到傲嬌的狸貓移動自己的身體到桌前。
儘管滿臉的不願意,他也只能選擇臣服。
因為OMEGA的天性鞭策着他已經被三日月宗近搞到脆弱的神經,而且他又不想被搞到直接發情只能乖乖的坐到桌前。
不過原本熱騰騰的茶,也早就在他們對峙的時候已經徹底涼了。
像是擔心自己OMEGA身體一般,三日月宗近將冷茶很快處理掉換上一杯熱騰騰的茶。
但審神者很清楚這只是他的惡趣味罷了。
因為同田貫正國雖然長相、行為都非常粗曠,可是如此外貌下卻有一顆非常溫柔的心,而且還有可愛的貓舌屬性。
當初知道的時候審神者可是差一點笑出來,因為真的太可愛了。
尤其是被逗弄到炸毛之後的同田貫正國,更是可愛到不行。
所以他完全可以理解三日月宗近對同田貫正國的惡趣味以及逗弄,但是逗到現在這個程度可就不怎麼可取了。
看著桌前的三日月宗近還是不停逗弄他,而同田貫正國一臉不要的拒絕他,不過顯然一點意義也沒有。
反正審神者倒是看到,三日月宗近還是強制餵食到他的小狸貓了。
只見他鼓起嘴一臉不開心,飛快咬著口中的茶點。
發洩似的咬著,好像口中的不是點心而是三日月宗近身上的一塊肉。
看著兩人的相處模式,審神者表示兩人真的讓他無比頭痛。
他甚至能夠想像同田貫正國抓著他,向他詢問跟自己的ALPHA斷除結的方法。
而且他絕對會被三日月宗近一邊笑一邊脅迫什麼的。
真的很頭痛。
審神者甚至開始後悔,為什麼在同田貫正國知道自己分化成OMEGA時沒同意他切除自己腺體的要求。
明明他也知道切除腺體對他身體而言到底是多嚴重的傷害,可是審神者卻拒絕了他的想法。
也許是因為身為ALPHA的自大吧。
所以炸毛的小狸貓時不時的都會甩眼刀給審神者,而他也只能苦哈哈的接受。
畢竟切除腺體的OMEGA不但不容易懷孕,更不容易跟ALPHA 成結。
如果要跟切除頸子後面腺體的OMEGA成結,也只能趁對方發情期的時候,在對方的生殖腔內成結並用精液灌滿他。
所以同田貫正國認為是審神者害了他,審神者也是完全無話可說。
不過他更生氣的或許是完全無法抵抗三日月宗近,任由他壓制自己並與自己成結的自己。
更因為自己太過弱小所以無法好好保護自己的懊惱。
尤其是三日月宗近在跟他成結之後,時不時的都會制止他的出陣,或是每一次都擋在他面前將所有的敵人給消滅。
這讓同田貫正國真的氣的不得了。
就算他是OMEGA。
但他也是一振刀,一振生在戰場斷在戰場上樸實的殺敵量產刀。
就算他毫無美術品的價值也無所謂,反正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能夠跟三日月宗近相比。
可是他卻不自覺的想要爭取,想要一較高下。
因為只有強大才是樸實到令人唾棄的他,唯一能夠自滿的。
可是當他不再強大,無法再保護其他OMEGA的夥伴時...
他就覺得自己已經失去價值,至少他自己是這樣認為。

「小貍貓…總是不把自己當一回事。」

看著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同田貫正國,三日月宗近有點無奈的說著。
確實,這隻小貍貓從來都不把自己身上的傷口當一回事。
總是說這種小傷用口水塗一塗就好。
但這也是他的魅力…
至少厚藤四郎雖然是ALPHA,但仍然被如此帥氣但卻是OMEGA的同田貫正國給吸引。
如果沒有任何意外,審神者甚至以為他們會在一起。
至少他從來沒有想過,三日月宗近這個三条家最受寵的,只要勾勾手、笑個一下就有無數他想要的東西送上的人會跟同田貫正國在一起。
所以審神者不由得還是擔心,見小貍貓專心的盯著桌上仍然冒著熱氣的茶杯時,他設下一個小小的隔音結界以及一個安眠的咒。
沒個兩分鐘,神經緊繃的同田貫正國邊趴在桌上睡著。
然後審神者才打算說他們的正事…

「三日月…你真的喜歡小貍貓嗎?」

「哈哈哈…主人是在懷疑我們?」

三日月宗近不愧是歷經平安時代的刀劍,就算被審神者死命的盯著也平淡不已。

「啊…我非常不相信。」

不過審神者下一句就非常老實的說出大實話,反正多說幾句這振老人刀也是能分析出來。
與其弄僵氣氛,不如直接說開要來的好。

「哈哈哈…主人真是誠實呢。」

「多說兩句就會被察覺,不如一開始就開誠布公不就好了?」

看著審神者諷刺的眼神,三日月宗近的笑容卻有點難以維持。

「主人還真是…」

「討人厭嗎?這是常有的事情不用介意。」

毫不猶豫的就打斷他的話,直接勾出冷笑說著不介懷的話。

「小貍貓是我第一振鍛出來的刀,所以我很愛護他。」

說完審神者便眼神犀利的瞪向三日月宗近,他想眼前這振刀應該知道自己這表情的意思。

「我…我喜歡小貍貓。」

三日月宗近的笑容染上了苦澀,伸手撥開一旁黏在同田貫正國臉上的髮絲。

「喜歡到用這種方式?強迫他跟你成結?」

聽到他這麼說,審神者完全不贊成的皺起眉頭,在桌下的手握成拳。

「是…如果主人要把我…把我碎刀也無所謂的。」

垂下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新月,在臉上形成一個弧形的陰影。

「不…我不會這麼做。」

聽到審神者這麼一說,三日月宗近完全可以說是驚喜的望向審神者。
但是接下的卻是一盆冷水。

「不是我認同你…三日月宗近。」

「而是小貍貓的身體已經不能離開你,OMEGA的天性有多麼的可悲你可能無法想像的。」

審神者從來沒有這麼心疼過一個OMEGA。
同田貫正國是他最信賴的部下,也是前期本丸的主力。
可是他明明卻是一個無法完全撐起頻繁出征的OMEGA。
但是他用毅力跟努力撐起這個前期極度缺人的本丸。
是啊…
不論是多麼無理的要求,他總是努力做到最好甚至超過期望。
這是一個OMEGA用一身傷換來所有人的尊重,用刻苦來堵住所有實力理應比他強,卻被他揍翻在場上的ALPHA。
但現在卻被三日月宗近利用發情期給標記綁定了。
所以他現在無比的頭痛與心疼。
因為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這隻貍貓到底被他帶歪到什麼程度。
因為這隻貍貓可是比起其他本丸的貍貓更加凶暴,但卻更加冷靜甚至能夠好好指揮部隊。
一想到這,審神者就不得不對著三日月宗近露出一個『和善』的微笑。

「證明給我看吧…三日月宗近。」

「讓我不會後悔讓你跟小貍貓在一起,不然我可以保證…我絕對會有弄死你但小貍貓絕對不會受傷的方法。」

說完審神者就直接趕走三日月宗近,然後找了一條薄被子披上睡的昏天暗地的小貍貓身上。

「祝好夢…小貍貓。」

在揉亂他的頭髮之後,審神者才起身離開。


0
-
LV. 16
GP 205
3 樓 紫月 sakura478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二章
當夕陽西下,昏黃溫暖的陽光曬少趴在桌上熟睡的同田貫正國時…
他這才茫然的爬起身,伸手抹掉從嘴邊流下的口水。
接著茫然的望向四周他顯然沒有找到應該在的兩人。
雖然呆呆愣愣的小貍貓真的非常可愛,但是急起來的小貍貓可是會搞破壞的。
所以看了一陣子的審神者只好忍著笑意,從陰影處走出來。

「呵呵…在找三日月嗎?」

「蛤?!」

完全沒有搞懂的小狸貓呆愣楞的望著審神者。

「我…我怎麼…可能… 想那個老頭!」

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審神者便看到一隻羞紅臉略微結巴,反應激烈的反駁這一切的小貍貓。
審神者不由得一陣頭痛。
果然就算只有身體成結,理智的知道他自己不喜歡自己的ALPHA三日月宗近。
可是內心也會因為OMEGA的本能特殊性,而開始模糊理智上頭的認知。
也就是再怎麼不喜歡那個ALPHA,可是一但兩人成結隨著時間越久,身為OMEGA的他就會開始喜歡上對方。
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的不可收拾。
因為這正是OMEGA無法避免的可悲本能。
但是這些,卻是同田貫正國完全不瞭解的。
審神者也不敢讓他知道。
因為知道這些的小貍貓,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直接跳刀解爐。
畢竟對他而言莫名其妙的喜歡上一個他厭惡的人,他只會吼上一句開什麼玩笑!
而且知道對審神者而言,應該要跳刀解爐的絕對不是為了本丸盡心盡力的同田貫正國。
而是為了自己見私慾,搞出這一切『破事』的三日月宗近。
對審神者而言自家同田貫正國的最佳戀人,絕對不是三日月宗近。
但審神者也知道再逗小狸貓下去,自家的小狸貓不跟他炸毛翻臉都是運氣好的。
畢竟他家的同田貫正國什麼都好,就是臉皮薄了不少,非常容易逗弄沒兩下就讓他惱羞成怒。

「好了好了,我們現在來談正事吧。」

再一次揉亂同田貫正國的頭髮,同時在心底感嘆那柔軟蓬鬆的頭髮感覺。

「未來政府下令了。」

原本因為頭髮被弄亂,而不滿的同田貫正國聽到非常敏感的『命令』二字後。
原本可愛的表情完全消失,完全變成戰場上染血後嗜殺的瘋狂小狸貓。
說實在的,審神者其實有點看不太下去自家小貍貓,這麼一個一聽到有架打就面露猙獰的壞習慣。
但他又能說什麼,這是他寵出來的。

「知道了。衝鋒在前斬殺敵人就好了吧?」

尤其是在聽到這麼一句話,審神者可以說是非常頭痛也有點不爽的直接再一次壓著他的頭,又是一陣蹂躪將頭髮完全變成鳥窩一般。

「冷靜點,小狸貓。」

「是。」

回應的是小狸貓趴在桌上鹹魚一般,有氣無力的回應道。

「這一次的戰場是戰力擴增。」

「沒錯,就是你想的那個。」

「那個一切由未來政府製作的虛假戰場,敵人是假的、傷口也是假的,唯一真實的只有帶回來的夥伴以及一場場的戰績。」

聽到可以上戰場同田貫正國有點躍躍欲試,但是一聽到是戰力擴增的戰場瞬間鬥志又消去一半。
再一次變成一條鹹魚賴在桌子上。
看著鬧小脾氣的小狸貓,審神者一邊不由得覺得好笑,一邊又忍不住的伸手戳了戳對方的臉頰。

「真的這麼討厭?」

「我可是武器啊,不上戰場就沒有意義了啊!」

聽到同田貫正國難得非常正經八百的說著這種話,倒是讓審神者愣住。
然後他不免一陣苦笑的望著,又再一次鹹魚起來賴在桌上但小狸貓。

「唉…我知道了。」

聽到眼前這個人有軟化跡象時,同田貫正國爬起來的速度快的讓審神者再一次愣住。

「賊兮兮的小狸貓,都跟三日月學壞了。」

無奈至極的審神者,伸手輕輕的捏上對方的鼻子。

「總之…小貍貓先麻煩你幫我帶首日的戰擴,尤其是新手的專門操練。」

嬉笑打鬧完,審神者自然回復他那冷靜的狀態,畢竟這是很重要的囑託。
畢竟當初為了撈三日月宗近,將大把大把的時間跟隊伍全部投入阿津賀志山,終於在將全本丸的刀劍男士三分之二升到Lv99後接回了三日月宗近。
這也導致本丸三分之二以上的刀劍男士,對於戰力擴增的戰場不熟悉。
所以審神者才有在這次戰力擴增的戰場上,給予同田貫正國這個不怎麼讓他開心的請託。
但這是審神者親自拜託的,最早跟在審神者身邊一批的刀劍男士而言沒有什麼比這更加光榮。
儘管貍貓到最後仍然在對著審神者傲嬌。

「大將,第四部隊任務完成。」

就在審神者要再對同田貫正國說些什麼的時候,門外厚藤四郎的聲音傳令了過來。
顯然只要他同意厚藤四郎便會在這進行出陣報告。
看著終於不再鹹魚的同田貫正國,審神者不由得覺得好笑。
因為對他而言由他親手帶起來的刀劍男士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而他們對著同田貫正國更是親近,乃至希望得到他的認同。
尤其是在他被審神者送去修行回來之後,原本還能壓制同田貫正國的其他刀劍男士完全壓制不能。
大太刀也好、薙刀也罷,原本能壓制一二的全被修行回來的同田貫正國給揍了一遍。
正式成為道場魔王,只要進道場的人有一點隨意那麼就會被暴躁的小狸貓抓起來揍。
而這正是審神者在以前所看不到的景象。
因為在那裡OMEGA只能終生忙於懷孕、生產,像同田貫正國這樣的…根本沒有吧。
而突然意識到自己開始往慈母的方向狂飆的契機,或許就是現在一邊聽厚藤四郎的出陣報告,但是心却飄忽到,同田貫正國對藤四郎兄弟中的厚那過於寬裕卻嚴厲到言行。
從頭到尾厚藤四郎都是如此乖巧認真的聽著,眼睛裡面甚至有著所謂的小星星。
一閃一閃的望著一旁的同田貫正國,偶爾還會跟他討論著其他事情。
看著明明就是厚藤四郎的報告,結果才條理清晰概略的說了一部分,結果現在報告的重心全部都在小狸貓身上。
這情形讓審神者倍感無奈,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只好寵著這兩個。
只好先看看任務的報告書,然後靜靜的等著這兩個旁若無人湊在一起的兩個什麼時候會發現他。
但是等審神者都將報告書看完,乃至處理一小部分的事項後這兩個還在說。
不過看的出來同田貫正國非常放鬆,沒有在三日月宗近或ALPHA面前的緊繃感。
但這就是審神者不大理解的。
他只是單純的認為,也許是因為厚藤四郎是他一手拉拔長大吧。
所以他其實沒有注意到眼前名為厚藤四郎的ALPHA,是對著同田貫正國抱著一種名為戀慕的心態而跟在他身邊的。
也正因為不知道,所以審神者才不知道原來三日月宗近如此不擇手段的真正理由。
畢竟厚藤四郎已經完全入侵到同田貫正國的生活之中,早上的時候如果沒有意外或是出征、遠征那麼他們就會在道場待上一個早上。
然後下午他會跟兄弟們在本丸中各種追趕跑跳蹦,好好的增加兄弟之間的關係。
晚飯後,睡前他會找到同田貫正國交談一些出陣時的注意事項,或是好好的聊聊天。
這一部分倒是讓他的哥哥們有點難過。
尤其是他們的大家長一期一振相當難過,小叔叔鳴狐雖然不明顯但有一段時間稻荷壽司吃的非常少。
為此他可沒少被鳴狐的ALPHA小狐丸,給暴力式抓去道場比試比試。
但是要厚藤四郎改掉這個習慣,對他有一點難。
同樣是身為ALPHA、同一時期、曾經同一隊許久的藥研藤四郎自然知道為什麼,但是說出來不就是直接引爆一顆巨型炸彈嗎?
為了自家栗田口一派跟自家審神者的和諧,知道什麼的藥研藤四郎選擇沉默。
可是身為大家長的一期一振,又怎麼看不出來自家弟弟的保密?
所以那天之後的每天晚上藥研藤四郎,都會不得不接受自家OMEGA大哥兼情人在床上的花式折騰。
每一次都想要問出點什麼的時候,身為ALPHA兼弟弟兼情人的藥研藤四郎都會用他那雙盛滿淚水的紫瞳望著一期一振。
成為OMEGA之後遠比以前,更加溫柔、內心更加柔軟的一期一振立馬無法招。
尤其是一期一振在知道藥研藤四郎接受年幼弟弟們的要求,每一天都會跟幾個年長的弟弟們遠征尋找材料然後鍛刀,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夠將他接回本丸。
當初聽到審神者這麼說,一期一振就不免的多偏藥研藤四郎一點。
因為他心痛這個什麼都沒有說,可是卻沉默的接受一次次期望落空的空虛還有痛苦的弟弟。
看著在床邊又想到什麼的一期一振,藥研藤四郎其實有點頭痛的。
他手腳已經酸軟不堪,早就沒有力氣再陪自己那精力充沛的哥哥。
他根本就完全無法理解身為ALPHA的自己,到底是怎麼被身為OMEGA的哥哥給壓倒的。
當然誰上、誰下這種事情,他本來就不怎麼在意。
但是繼同田貫正國廣之後第二批被審神者送去修行回來的自己,居然連體力都比不上自己那個才LV78的OMEGA哥哥。
這個事實可以說是徹底打倒藥研藤四郎。
而且明明沒有看過小姓的服侍,所以自家OMEGA哥哥如此強大的床上技巧,到底哪裡來的。
越想他的頭就越痛,因為不論是五条那個嫌事不夠多的鶴外,還是一臉『姨母慈笑』的審神者也有一定的嫌疑。
想來想去都不知道真正下手的是誰,而藥研藤四郎今天仍然在被窩裡面腰痛。
重點是明天還有池田屋的出陣。
就像是知道他的期望一般,一期一振沒有再向藥研藤四郎索要一次。
而是輕柔的打理乾淨身上還有穴內的汙穢,然後被一期一振溫柔的摟入懷中。
最後迷迷糊糊的時候,再接受他溫柔的腰部按摩。
總之今夜本丸內也好,遠征、夜戰的隊伍也罷,他們不論是哪裡都是相當的和平。
畢竟那種一刀一個的敵人並不怎麼可怕。
唯一不大高興的大概也只有,被審神者要求帶著一群Lv30~35的孩子們去遠征的三日月宗近。
帶著一群小短褲遠征至甲相駿三國同盟,這個遠征地三日月宗近不是第一次來。
但他這一次的表情不怎麼好,因為這個地方處理完回去最少都要12天。
可身邊的短刀們需要他的照顧,所以三日月宗近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廢在隊伍裡面,讓其他人代勞肉體勞動。
不過嬌小的短刀們圍在三日月宗近的身邊,他們或站、或坐,有的甚至爬上樹。
這個情節讓他們看起來不像是出戰,反而更像是出遊。
畢竟借助短刀的偵查,要促使甲斐、相模、駿河三個國家,如歷史一般順利結盟應該不是那麼困難。
至少…
三日月宗近現在是這麼想的。
不過當他抬頭看著今夜滿月如金的月色,那新月一般的眼睛卻透露出一股勢在必得的氣勢。

「哈哈哈…小貍貓希望你玩的開心呢。」

「不過主人也真是的…這麼寵小貍貓可不好呢。」

說著說著身為ALPHA的氣勢和認真,驚走了四周虎視眈眈的野獸,也讓小短褲們嚇的擠成一團。
身為OMEGA的小短褲們被擠在後頭保護,身為ALPHA的小短褲擋在前面。
可是小短褲們全部被嚇的四肢發抖、僵硬。
而三日月宗近他從一開始就知道審神者趕他去帶隊遠征,而且還是這麼個只能慢慢來的遠征的理由。
為的就是讓小貍貓可以光明正大的帶隊出征,讓那隻一直缺『貓抓板』的貍貓可以抓一抓、磨一磨自己的爪子。

「但是…還是不愉快呢。」

「還是稍微加快腳步好了,太久的話…」

危險的語調以…危險的氣息。
眼前這個人都讓小短褲們被嚇到不行,腦子裡面想的只有…
這根本不是審神者說的『郊遊』,根本就是三日月宗近特製的『偽』三途川觀賞之旅。

「…笨笨的小貍貓可是會忘記爺爺的呢。」

最後的話語如同呢喃一般,清淡的化在風中。
誰都沒有聽到,唯一知道的只有開口的三日月宗近而已。
而這個狀態正是審神者要的。
誰叫三日月宗近你敢動他家貍貓。
還有栗田口的厚藤四郎…
你是弟子、學生就給我像一點!
那個學生、弟子會一邊閃閃發亮的望著自家老師,然後一邊想著怎麼把自家老師泡到手的嗎!
根本不會!又不是什麼芭樂小說或是漫畫。
所以你們這些栗田口的小短褲們,就委屈點。
替你們的『好兄弟』厚藤四郎好好『贖罪』吧。
反正審神者知道栗田口不會跟他翻臉。
因為這件事他站著理。
至於當事人小貍貓,同田貫正國正抱著被子睡著亂七八糟。
同時滿心期待明天的戰鬥。
這可是他等了很久才有的出征,而且身邊還沒有三日月宗近那個煩人精。
他可是睡的口水直流,臉上掛著收不住的欣喜。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95 筆精華,11/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