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540

RE:【創作※鶴一,ABO】王座之上 (05/27更新第18章)

21 樓 曜恩 kotoshin
GP1 BP-

有微後物,請注意。
用手殘封面覆蓋這個回合。XDD(別逼人看醜圖)
之前將這圖畫了大半後,便一直想快點寫到這邊,結果事隔這麼久又嫌太難看修了一番。XD(有些小細部甚至反而提醒了自己寫漏東西ry)
還有人記得湖藍寶石在哪登場過嗎?XDDD(沒有)
希望大家還喜歡這章,那麼下次見。
我愛鶴一一萬年。

Chapter. 18
  哭過一場,痛過十遍。
  走過千山,跨過萬水。
  我們仍在無限未知中探索著『未來』。
  百鳥啼鳴於太陽剛從天空稍露出一彎魚肚白時,便與整座樹林、整片大地上各色居民勃發生機,合奏一曲晨頌。
  一期一振睜開眼睛時,兩個弟弟剛好正整理著掛在牆面上的盔甲,顯然也發現自家長兄睡醒,齊聲輕輕互道早安。
  「兄弟,稍後我軍會出發。」骨喰走到床邊扶起兄長,自然不過地繼續報告:「收到藥研來信,鳴狐叔父隨後便到。」
  對於弟弟已逐漸成為習慣的攙扶動作,每每都讓一期把話哽在喉頭,難以言喻。
  兩個弟弟二次性別尚未分化,所以應該不致於能從信息素氣味嗅出個所以然來,可是他們雖然性子較寡言淡薄,洞察力卻是全部弟弟間不容置疑地敏銳。
  一期一振有種篤信感,弟弟們也許早已察覺,只是體貼地沒在這個時期挑明,心底兀自低嘆。
  白山吉光向他述說過自己逃出軍營,與被復國軍救下,以鳴狐為首的粟田口皇室成員會合後現時動向;骨喰藤四郎對自己陳述的儘管大同小異,話中偶爾也會夾雜部份弟弟們的平常瑣碎生活。
  對於連最年初的弟弟們都得肩負起收集情報任務——換言之會直接目睹不少平常無法擺到檯面的骯髒國家現實,一期既是心痛又無可奈何。
  連自己雙手都不得不染上鮮血,更遑論保護弟弟,能夠在復國軍協助下,保全叔父及所有弟弟性命就已經是種僥倖。
  在翠斐共渡鈴燈節那個夜裡,鶴丸對他的承諾,確實又一次兌現。
  將最近所得知的情報思緒快速思索一圈,回過神時,便接觸到骨喰正朝他投以詢問眼神。
  一期一振不禁淺笑搖頭表示無礙,發現佇立窗前的另一位弟弟剛好也在注視自己,他下定決心地再次開口:「白山、骨喰,在出發前,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們說……」
  六月上旬某日午後,王都宇澍東南西北四方城門開外,本來縱使酷熱卻仍尚算清爽的空氣,赫然變得沉重悶熱,瀰漫著某種血腥與腐臭味道,於烈日蒸發下彷彿以肉眼可見程度瞬速惡化。
  綠意盎然的草地上,躺著一具又一具屍體,他們身披各類盔甲,身邊東歪西倒地交疊著一幅幅五条軍旗幟;然而除卻口吐濁紅血液,以及白沫等物之外,所有人身上皆未有顯著致命傷——至於死前身體覺得太痛苦,無法忍耐下自殘或舉刀砍傷同僚,甚至是遭到長久被困城內的暴民們,趁機拿鍋砸鐵地傷害,這些情況就並非他們能控制範圍了。
  太鼓鐘貞宗精瘦輕巧的身軀,俐落巡梭於遍地橫屍間,忽然在接近臨時搭建的營帳外停步,蹲下身子用刀鞘撩開某具中毒而亡的士兵屍體。
  兩具一男一女的屍體霎時闖進視野間。
  穿戴華富的男人瞪大混雙眸,面龐爬滿錯愕驚怒,從身體找不著外傷來看,無疑是喝過早餐那幾鍋濃湯中毒致死;另一個女人則用雙臂緊抱死不瞑目,四肢略呈僵硬的丈夫,胸口插著那柄匕首因而更深地沒入至劍柄,鮮血於胸前像曼珠沙華般漫延綻放,嘴角還漾著不知該稱作滿足,抑或更多深意的笑靨。
  「……到南城門跟小龍哥報告,已找到駐紮北城門主軍的五条家四子及少夫人屍體。」邊吩咐身後偵察兵,邊繼續以刀鞘嘗試分開兩人,然而女人抱得非常牢固,如同一條鎖鏈纏繞男人身上。
  直至額角冒出汗水,少年終於放棄手上徒勞無功的活兒:「將五条家四子及其夫人屍首,搬到五条家族集中區。」
  本來他最少想要送她回到自己家族裡,得以被妥善埋葬的。
  儘管最後是她作出決定,親手及派她由己身家族跟隨至今的下屬,到各個五条軍軍營裡下毒,引發出這個結果——令王都外四方包圍圈,甚至城內部份士兵毒發身亡,他知道利用她、誘導對方這個罪孽,自己實在責無旁貸。
  可是她或許並不需要這份體貼,甚至顯得多餘。
  跟早已對自己不餘感情的心愛之人共同腐朽,對她而言也許是種另類的至死不渝。
  不知為何,太鼓鐘覺得自己那點心思格外可笑。
  「太鼓鐘君,都處理好了?東西兩座城門已暫時堵塞封閉,這邊由我跟你一起攻進去吧。」身後傳來沉穩好聽的叫喚,戴著單邊金框眼罩的紅眸淡定環顧四周一圈,又不禁失笑:「……雖然裡面感覺都幾乎要主動打開城門,歡迎我們大駕光臨了。」
  「還有我,今天也將幸運和笑容帶給兄弟哦。」有著一頭棕金髮絲的少年,驀地騎著通體雪白的馬匹來到太鼓鐘身邊,未幾又朝跟在後頭的人招手,於艷陽下開懷展笑:「對吧?後藤君。」
  被點到名字棕髮髮梢帶淡紫的少年,不自在地摸摸後頸,隨意地應了聲,耳殼卻染上些許緋紅;當發現另外幾人皆把視線集中到自己身上時,便煞有其事地輕咳兩聲,轉身高舉手中燦金色旗幟:「忠誠於粟田口皇族的各位!眼見就是首都宇澍,為了我們國家重歸安穩和平,請大家把力量借給我和我的兄長!謝謝你們!」
  伴隨群情洶湧的和應咆哮,後藤藤四郎便隨著眾多士兵簇擁護衛下,開始砍殺清除城門邊所餘無幾的叛國軍。
  但是此時回過神來的太鼓鐘貞宗,目光正非常不合時宜地定在自家兄弟——正確來說是明明身為Omega,卻總是不知不覺活像個附屬品,蹭在二次性別剛分化為Alpha的後藤身旁,完全沒有絲毫防備的兄弟物吉貞宗身上。
  少年有點麻木又不敢想像,如果上次見到一期一振時告訴他,他們兩家兄弟似乎正彆扭地打得火熱,那位殿下會否激動得吐血或大開殺戒?
  最後為防肚子裡之前已懷得不太穩當的小殿下有生命危險,他終究按捺自己未有出口……雖然此時看來,他們兩家的婚事大概已有半成釘到板板上了。
  理論上貞宗家的立場與地位並不差,何況談婚事也該由他們哥哥龜甲貞宗操心,然而如果交給對方獨自上門去說親……他想了一圈,覺得搞不好他親自上陣還能安心點。
  太鼓鐘貞宗不禁憂鬱地低嘆出聲,催著馬兒趕上大部隊步伐,突然覺得自己稍微能體會鶴先生的心情了。
  「一期殿下,那麼我先進去了,請你和兩位小殿下去跟貞醬會合吧。」立於無數株巨形野生芭蕉樹陰影下,燭台切光忠手裡捏著一期一振替他畫的暗道地圖,跟平常沒兩樣般滔滔不絕地囑咐各種事情:「現下宇澍周邊都不安全,所以請你真的要好好到大部隊那邊,這樣我們才能安心。」
  直視進對方寫滿關心擔憂的燦金獨眸裡,一期輕瞇蜜金潭瞳,唇角漾起淺淡弧度:「嗯,光忠先生也務必注意安全,我們稍後再見吧。」
  目送光忠領軍進入地下暗道時,一直在旁不曾插嘴的白山及骨喰,注意到青年雖帶笑但仍帶擔憂,駐足在一期身上,甚至恨不得能改變計劃跟他一道走的眼神,心裡不約而同覺得,對方還算頗為理解自家長兄個性的。
  「那麼,白山、骨喰,」瞧見整隊士兵已完全沒入黑暗之中,一期一振才轉過身來,凝望兩個看不出兀自沉思的弟弟:「你們帶著各位過去宇澍跟叔父大人集合,我隨後就到。」
  「一期一振,我還是跟你一起吧,你獨自過去很危險。」提了提腰間束著的劍,白山吉光淡然否決。
  看著眼前聚少離多,自小便向父皇主動提出放棄繼承權,獨自到首都外軍營學習生活,並且不冠家族姓氏,很多時候都好幾年才肯回一趟皇城露面,連稱呼都略顯見外的弟弟;國家遭到覆滅時,由於性子寡淡、作風低調,莫論同僚,甚至軍營長都無人知曉他真實身份,明明能夠安全地置身事外,卻不懼叛變表明身份,與所處軍營忠誠於粟田口皇室的士兵們合謀出路,把該營裡近六成叛軍片甲不留地殺盡。
  現時本來王國軍裡,支持粟田口的三成士兵,當中有一成就是追隨白山吉光而來,並且發誓誓死效忠於他。
  對於這樣貫徹自己道路,卻在危急時不忘記,沒有捨棄保護國家及家人初衷,一期一振為這個弟弟感到驕傲。
  「謝謝你,白山。」他伸手輕揉弟弟髮頂,迎上對方淡漠中滲雜疑惑的冰藍劍眸,才緩緩撤開手掌:「可是你就跟骨喰先去跟大家會合吧,而且我不是一個人,沒問題的。」
  敏感地捕捉到兩個弟弟,素常雲淡風輕的面龐似乎僵住幾秒,一期一振突然感覺數天以來,憋在心坎深處的壓力似乎找到出口,頓然放鬆開朗。
  王子殿下挺直腰背向前邁步,水色天藍細軟髮絲於午間太陽下閃爍著光芒,與廣闊蔚藍皓天彷彿融為一體,側扣式披風胸前的湖藍寶石固定別針,散開著某種憩靜感,令人移不開目光;璨爛陽光打落在他貼身的輕甲上,莫名顯得柔和,此時沒有平素寬鬆的遮蔽衣料,微側身影下下腹的凸起霎時若隱若現。
  未待兩個弟弟開口,他抿起粉色唇瓣淺笑, 蜜金潭瞳水潤而堅定,似乎訴說著千言萬語。
  然而他只吐出一句話:「因為那是我必需親自去見證的。」

TBC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95 筆精華,11/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