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7
GP 3k

【小說】Fate/Grand Order -永動人造都市‧最初夏娃-《第七節(下)》

樓主 ノララノダ a2684389
GP21 BP-


  --那一天,名為『弗蘭肯斯坦』的從者,宛如不曾在迦勒底的各處存在過。


第一節 未完成特異點

  原以為亞種特異點結束後,迦勒底終於能迎來安穩的平靜生活。

  但第四亞種特異點『禁忌降臨庭園-塞勒姆』才剛落幕的不久後,那不該再度響起卻再次的那告知緊急狀況的鐘響正響徹整個迦勒底內。

  迦勒底內的後勤人員們面對這狀況簡直是亂成一團。

  而坐鎮在作戰室最上方平常位子上頭的李奧納多‧達芬奇也面有難色。

  畢竟事情就是來的就是如此的突然,打的在場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來了嗎?藤丸立香。」

  後頭的門緩緩開啟。

  一名身穿迦勒底所配給御主禮裝的少年,以及一名跟在少年後頭的少女,兩人一同來到作戰室內。

  「達芬奇醬,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少年‧藤丸立香對於目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還是摸不清楚頭緒。畢竟他與馬修兩人是一聽到警報大響,才趕緊從自己的房間內過來這作戰室。

  「……簡單來說,發生了疑似特異點的狀況。」

  「特異點!」

  當達芬奇說出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時,馬修頓時無法隱藏自己的情緒。

  「可是……包含之前的亞種特異點,不是已經回收所有的聖杯與擊倒逃走的魔神柱了嗎?」

  「我們也是這麼認為的,但……現在卻再次發現接近特異點發生的情況。只不過……我們目前也無法掌握正確的情況啊。」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奇特狀況,達芬奇也無法隱藏自己的無奈與驚訝。

  只不過一旁的藤丸卻只是看著螢幕所顯示的緊急狀況的圖樣,他緊握自己的右拳:

  「但是還是要去,對吧?畢竟這是我的職責也是我才能做到的事情。」

  「前輩……」

  馬修好像想說些什麼,但卻藤丸給制止了。而馬修也知道這時候即便在說些什麼,眼前她稱作前輩的這個人大概也不會聽進去吧。

  「是嗎?我知道了。抱歉了,立香。我們原以為已經全部都結束了,但可能還是要麻煩你跑一趟了。」

  「這是我該做的。那關於這次的特異點,已經知道些什麼了嗎?」

  即使會麻煩到忙著一團的迦勒底後勤人員們,藤丸還是得知道現在的狀況到底是如何。

  「不……這次太過於特殊,我們能觀測到的只有發生狀況的年代以及地點而已。其餘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我們現在完全不知道。」

  達芬奇如此說道。

  同時她將螢幕上頭顯示出來的觀測訊息,展示給藤丸以及馬修兩人知曉。
年代為A.D.1818。而地點則是在……

  「在大英帝國倫敦嗎?跟第四特異點是一樣的地方呢,而且連年代也很相近……」

  「沒錯,同一個地點與相近的年代,居然二次發生將近相同的情況,實在是令人倍感興趣。而且這次的奇異線大概是由我們認識的那人,抑或是因那人的出現才會產生的知名事件所引起。」

  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那是個英國紳士。

  「夏洛克先生……」

  夏洛克‧福爾摩斯在眾人的身後如此說道,並像是早就知道藤丸立香稍後會問什麼問題,所以搶先在他發話之前就將答案給說了出來:

  「御主,問題就先別問。反而是我先要問你一個問題。」

  「咦?」

  毫無遲疑,也展現他身為偵探的頂尖素質。這問題直接貫穿整個主題,宛如這名人類史上最知名也最聰明的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他早就知道這次那特異點的事情真相。

  「御主你……有多久沒看到『弗蘭』了?」

  這麼一說,藤丸現在才想此自從第四亞種特異點結束後,就在也沒看到過弗蘭肯斯坦的身影。

  照理說即使弗蘭(狂)沒有出現,可是弗蘭(劍)平常一定會沒事就跑到自己的房間去,並要自己陪她玩耍之類的。

  「難道這次的特異點是……」

  「沒錯。A.D.1818是維克多‧弗蘭肯斯坦將怪物,也就是我們所認知且稱呼為『弗蘭』那女孩所製作出來的不久後。即便不是我們所認識的她所引起的這特異點,但可能也脫離不了太多的關係。」

  就算跟她沒關係,但弗蘭肯斯坦會從迦勒底消失,也是因為這個特異點的關係嗎?藤丸如此的思考。

  思考著。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嘴角會不禁上仰。

  「前輩?」

  「我們去解決這次的特異點,順便去接那個迷路的小孩回來吧。」

  「……我知道了,前輩。我也會在這裡好好支援前輩的。」

  像是要幫自己打氣般,馬修兩手握拳並擺在自己的胸前,以便表示出自己堅定的決心。


  「也就因此這次的特異點,由這兩位從者來陪同藤丸前往。」

  就在即將準備前往特異點之時,達芬奇所帶來的兩位從者讓已經準備完成的藤丸暫時說不出話來。

  一名宛如英國老紳士般的老男子,以及看似小孩穿著卻十分暴露的幼女。而前者那人可說是在第一亞種特異點時讓所有人傷透腦筋的紳士。

  犯罪界的拿破崙-詹姆斯・莫里亞蒂。

  連續殺人犯-開膛手傑克。

  這兩名就是這次達芬奇選出最適合的人選。

  雖然目前的詹姆斯・莫里亞蒂是能夠信任的,但除去在第一亞種特異點內遇到的老紳士外,這還是藤丸第一次與詹姆斯・莫里亞蒂一同前往特異點。

  「哦?御主,您的表情是不是覺得我會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

  「不……絕對沒有這種事情。詹姆斯教授,這次還請您多多指教了。」

  這時也只能趕緊否認對方所說的話。

  「媽媽,我們趕快走吧!趕快去接弗蘭回來。」

  一旁的傑克則是早就做好準備,畢竟她看起來很想趕快去將她其中之一的玩伴給接回來。

  難不成這個組合是?看到傑克如此的亢奮,以及有點心不在焉的莫里亞蒂,藤丸頓時好像理解這次的組合到底是怎麼決定的。

  「達芬奇,這次人選該不會?」

  「應該就是立香你想的那樣不會有錯,那你們就加油吧。」


  『反召喚程序啟動、開始靈子轉換』

  『御主‧藤丸立香。從者‧詹姆斯・莫里亞蒂以及開膛手傑克。』

  『靈子轉移全過程完成。』

  「這趟前往的年代與情況都還是未知數,還請各位一定要慎重行事……」

  只見代理所長李奧納多‧達芬奇,深吐一口氣便下令:

  「Grand Order,實證開始!」


                ◆◆◆◆◆


  在藤丸等人離開後,馬修以及達芬奇兩人就回到指揮室。

  裡頭的工作人員們都已經就支援定位,而夏洛克‧福爾摩斯則是與往常一樣在座位上,右手持著那代表他角色特色之一的煙斗。

  煙斗內的點燃後所飄出來的煙,緩緩的飄向天花板上頭。

  「請問?」

  原本要先移動到自己位子上頭的馬修,則是想起一件事情則在福爾摩斯面前停下腳步。

  「怎麼了嗎?馬修小姐。」

  「剛剛福爾摩斯先生是不是有講到奇異線?不是特異點嗎?」

  這是方才藤丸想詢問的問題,不過卻被福爾摩斯給打斷,現在馬修將這令人好奇的問題再度拋了出來。

  「……我剛沒解釋嗎?真是抱歉。」

  先是將含在嘴中的煙斗抽出,吐了一口白煙:

  「也是特異點的一種,但換個說法來說就是所謂的『未完成特異點』。」

  「未完成是嗎?」

  「是的。通常這種奇異線不會造成人理毀滅這種現象,頂多只會是我們所熟知的歷史出現一點變化,但那變化會細小到我們根本無法察覺。」

  「既然這樣那前輩他們應該不用去才對?」

  聽到不會造成人理燒卻,馬修的口氣稍微急躁起來。

  「小姐,先別著急。就因為是未完成,奇異線還是有變成特異點的可能,不是嗎?」

  「這麼說好像也對……」

  福爾摩斯舉起自己的手,並伸出兩根手指頭:

  「構成特異點的條件只有一個,一是聖杯、二是魔神的存在抑或是干擾該年代的人物。而目前看來,在1818年大概是有聖杯的存在。所以特異點並沒有產生,而是產生所謂歷史上的奇異線。

  但是只要那個年代出現不屬於……這下麻煩了……」

  福爾摩斯講解到一半,想通了一件事情。

  「請問……怎麼了嗎?」

  「不,大概只是我多心而已……希望御主他們也注意到這件事情。」

  福爾摩斯並沒有接下去解釋,而是自言自語的走出指揮室。

  留下了一頭霧水的馬修一人在現場而已。

-粉絲專頁-
ノララノダの小說文庫 網址
ノララノダの推特 網址
21
-
LV. 37
GP 3k
2 樓 ノララノダ a2684389
GP6 BP-

第二節 無人城鎮

  「A.D.1818,地點倫敦。應該是順利抵達了吧?

  如此的不確定是否有正確到達指定年代,其實是有原因的。

  藤丸三人回過神來,發覺他們正位於一棟看似長久沒使用過的廢屋內,裡頭佈滿許多的灰塵與蜘蛛絲。因此不知道此處的情況,才使藤丸不曉得是不是到達他們所指定的地點。


  --前輩,附近有沒有能夠明確標示出日期的物品嗎?


  從錶帶內傳出馬修的聲音。

  而在藤丸要聽從指示來尋找的時候,莫里亞蒂則早以確認過這棟看似廢墟小屋內的大概了。

  「看來我們很順利的抵達目標地點了。」

  「詹姆斯教授,這話怎麼說?

  只見教授將拐杖深入疑似垃圾筒的物體裡頭,並勾出一張被揉爛的紙。

  「這是信?」

  「上頭的日期是1818年以及此處的正確地址。所以我們是否有抵達正確的地點以及年代,十之八九是不會有錯的。」

  的確,莫里亞蒂所找出來的信件的確是標注此處的地址,但藤丸對於上頭的年代卻還是有所疑問。

  「可是詹姆斯教授,這間屋子看起來已經廢棄很多年。單就以信封上頭的年代來推算是不是1818年,可能過於急促了。

  「非也。這裡並不是御主您口中所說的廢屋,依我看來這裡在上個月還是有人在居住的。」

  莫里亞蒂只是單單在廢屋內走過一圈。

  在他的觀察下發現牆壁上的大量詭異刮痕,以及一本乾淨的手札掉落在那其中一張桌子的桌面上。

  那莫里亞蒂也簡單的翻閱那手札,同時也讓藤丸以及傑克能看到上頭的內容:

  「從這上頭最後的日期,以及房屋內的有居住感卻宛如廢墟的情況看來……這戶家庭,也許是在急忙之間從這間屋子徹夜逃走的。應該是遇到什麼恐怖或是緊急的事情,才會急忙連行李都沒準備逃走的。」

  「……徹夜逃走?」

  藤丸並不解。是什麼緊急的事情會讓人連行李都不帶,也要急忙逃走的?

  不過既然莫里亞蒂是這麼說的話,那應該是不會錯到哪裡去。

  「媽媽,有東西朝著這裡過來。」


  --複數魔力跡象正前往前輩你們的所在地。這與第四特異點時出現的機關人偶是幾乎一樣的魔力波長,但還是有些許的地方不太相同,請前輩與另外兩位慎重應對。


  傑克警戒與馬修的通知幾乎是同一時間。

  與第四特異點時出現幾乎一樣的那個機關人偶嗎?

「傑克、詹姆斯教授,就拜託你們了。

  聽到指示的傑克以及莫里亞蒂兩人便武裝,拿出各自的武器出來。


  
--距離與敵方接觸,剩餘不到十公尺……


  能感覺到外頭有不少的腳步聲逼近。

  藤丸站在兩名從者的身後,他深呼一口氣並將自己的性命交給眼前的兩位可靠的夥伴。


  未知的特異點。在這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奇怪,但現在這種敵人攻擊到眼前的場面,也只能盡力去突破現在的處近。


  門與窗戶都因為外頭大量的腳步聲所產生的震動,而震震作響。


  腳步聲比起方才還要近上許多,都能夠感覺到它們已經在門外了。而在藤丸等人眼前的唯一一扇門漸漸出現裂縫,宛如外頭的機械人形們正爭先恐後的壓迫那扇木製的大門。


  門,裂開。從隙縫中能看到不少純白色的機關人形。


  這的確是他們在第四特異點時遇到的其中一種敵人沒有錯。只不過面對這一群機關人形,藤丸卻對這群機關人形有種說不出來的厭惡感。


  有如馬修說的,雖然它們很像曾經遇過的那群人形,只不過實際看到後卻能夠知道它們兩著的差異在哪裡。


  宛如縫合般的線條,就像是把人的軀體縫在這群人形身上。有的是手臂,有的是大腿……更有的完全是人的軀體接上人造的肢體。


  藤丸想起夏洛克‧福爾摩斯所提出的猜測。


  「果然與維克多‧弗蘭肯斯坦脫離不了關係嗎。」

  

  門與窗戶只要在施加一點壓力,就會像餅乾一樣的輕易碎裂。


  壓力繼續朝門與窗戶施壓,而先將福爾摩斯的猜測放到一旁的藤丸,先將精力放在現在的戰鬥之上。


  「從中央突破!」


  藤丸看準時機的下令。


  而這時門與窗戶也跟著應聲碎裂,大批的機關人形湧入這間廢屋之中。



  傑克,縮地且拔出匕首一閃。


  前排的機關人形在進入房子的同時,頭與身體兩者在一道刀光下而分家。


  不愧是人稱傳奇連續殺人犯的開膛手傑克。


  她的每一刀都精準的命中人體的要害。


  即便他們現在面對的並不是人類,但只要將頭或是手腳分離,威脅性也會一口氣降低許多。


  莫里亞蒂則是提起機槍,為眾人從中央打出一條能夠逃走的通道。


  兩名從者一個負責將太過於接近的機關人形一一排除,另一名則是專注在製造能夠逃脫的路線。兩者簡直是配合的天衣無縫。


  空隙。藤丸抓到莫里亞蒂製造出的一瞬間空檔:


  「就是現在,快點這裡離開!」


  與此同時機槍停止運轉。


  這時的大門旁並沒有太多的機關人形,但這情況可能不會持續太久,要在機關人形在聚集之前趕緊從這棟廢屋內突破離開此處。


  脫離。


  回頭一看,那間廢屋內在藤丸等人離開的下個瞬間,就立即被大量的機關人形給填滿。


  「有驚無險,是嗎?」


  藤丸自問但卻無法自答。


  雖然是從可能會在被困住的廢屋逃出,但看來目前的狀況並沒有好到哪裡去。外頭還是有剩餘不少的機關人形,而廢屋內的機關人形發現目標從屋內逃脫,也一定會全都從屋內跑出來。



  --前輩,請趕快從那裡離開。更大量的機關人形正朝你們的方向移動,再過不到五分鐘就會抵達前輩你們的所在地點。


  「是敵方的增援嗎?御主,您現在有什麼好計策嗎?」

  「媽媽,我能斬了它們嗎?可以嗎、可以嗎?」


  目前數量莫里亞蒂與傑克勉強還能應付,如果數量在持續追加的話,遲早一定會全軍覆沒的。


  明明才剛抵達這個特異點而已,沒想到敵人會馬上出現這麼一大波。連要理解目前這個特異點都還有問題,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去查明這個特異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能盡全力逃走,可不能在這裡就結束。」


  眼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現在就連思考的時間也不能浪費。



  「不要回頭,直直的朝前方的街區跑過去,有人會在那邊接應你們。」

  這時,男性的聲音從藤丸等人的後方傳來。



  黑色的手、黑色的手、黑色的手、黑色的手、黑色的手、黑色的手。大量黑色的手掌從地面竄出,將那一隻隻的機關人形給抓住。


  「這是寶具?」


  藤丸見到如此大量的黑手暫時將機關人形給制伏,並很快的推測出這可能是從者所為。


  但是這個時代也有其他從者?到底是誰?


  回頭。映入藤丸立香眼中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


  「夏爾=亨利‧松桑!」


  不禁將對方的名字給喊出。


  出來救援的男子是在迦勒底與藤丸以及馬修等人一起拯救人理的其中一名從者|暗殺者『夏爾║亨利‧松桑』。


  「恩,你認識我嗎?不過很可惜,現在並不是能詢問太多事情的時候。


  你們先撤退吧,按照我說的朝著這條街道直直的前進,我的同伴會在那邊接應你們。」


  雖然藤丸認識對方,但從者並不會保留被召喚出來的記憶,也就理所當然夏爾║亨利‧松桑並不會認得藤丸立香等人,而這點藤丸是最清楚不過的。


  「御主,現在也只能先聽從他的建議了。」


  「……我知道了。傑克,
詹姆斯教授,我們先撤退吧!」

  語畢。趁在場上的機關人形們被困住時,籐丸等人也朝著夏爾║亨利‧松桑所說的方向撤退。



  『--死亡將為明日的希望。』


  而從他們的身後則是傳出這句話,以及大量的戰鬥聲響。


  身後的戰鬥聲響起,能不斷的聽見有物體被截斷的聲響。


  而藤丸等人則是朝亨利‧桑松的方向持續前進。


  雖說亨利‧桑松已經幫藤丸等人拖住大部分的敵人,但街道上還是一直有數量不少敵人一個接一個跑出來。

  出來的敵人全都是一個樣子。


  縫合感還是非常的重,就像是有人故意將屍塊接在那些機關人偶之上。


  可是將肢體接到與完全不相關的軀體身上,到底是誰做這種事情?宛如與傳說中會挖屍塊來縫合在一起的維克多‧弗蘭肯斯坦一樣。


  「傑克,這次從左邊來了。詹姆斯教授,前方突破就交給你了。」


  「我知道了,媽媽。我現在就過去切了它們。」


  「還真會指使人的御主啊。」


  即使在撤退的過程中,藤丸還是注意從各處跑出來的敵人。


  下達指令,並使傑克與莫里亞蒂能夠不受限制的做自己的事,同時掩護三人繼續前進。



  藤丸等人朝那亨利‧松桑所指定的方向前進。


  不久後在即將離開城鎮的一個街口,看見一輛馬車與一名疑似馬伕的人。


  「這邊!」


  馬伕如此大喊。


  「詹姆斯教授、傑克,該準備撤退了!」


  「了解。」


  只見莫里亞蒂朝四面八方的機關人偶掃射,並使眾人有時間能夠衝到馬車上頭。


  三人宛如用飛撲的方式跳上了馬車。


  而馬伕意識到那三人的確是坐上馬車後,便甩起馬鞭拉起韁繩。


  飛快的離開了那充滿機關人形的城鎮……

-粉絲專頁-
ノララノダの小說文庫 網址
ノララノダの推特 網址
6
-
LV. 37
GP 3k
3 樓 ノララノダ a2684389
GP3 BP-

第三節 維克多‧弗蘭肯斯坦


  馬車緩緩駛出城鎮,向另一頭感覺沒什麼人氣的山頭駛去。

  當馬車將藤丸等人帶離城鎮後,那群機關人偶也沒有在繼續追了上來。它們只停在準備出城鎮大門口的邊緣,彷彿就只是想要把不屬於那城鎮的人給趕出去。


  「看來是度過這次的危機了。」


  「雖然目前我們已經躲過那群異物,但眼下出現的新問題則是……」


  藤丸立香在敵人沒在追過來後,稍做放鬆之姿。只不過一旁的莫里亞蒂並不這麼認為:


  「雖然方才夏爾=亨利‧松桑說這是來自他夥伴的接應。但我們對此時與狀況還不大清楚,這人或是這馬車終點內的其他接應人是否對我們抱有敵意。


  所以我們也得做好逃脫或是戰鬥的心裡準備才行。」


  「這麼說也是。」


  「不過目前能理解到的,大概就只有為什麼那城鎮內看起來近期內有生活感,現正卻空無一人的狀況。」


  莫里亞蒂如此的說道,使藤丸稍微理解目前的狀況並沒有比剛才好。


  「媽媽、媽媽。這馬車的速度好慢,我們下去用走的不會比較快嗎?還有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這時的傑克卻是看著馬車的窗外。


  現況雖說還使人繃緊神經,不過傑克的這番話,反而使藤丸與莫里亞蒂稍微的放鬆了點緊繃的神經。



  --前輩,關於你們正前往的地點……根據我們這邊調查到的資訊,你們前往的地方並沒有城鎮或是村莊。


  馬修的聲音再度從手腕上的通訊器材傳出,不過與在城鎮內的時候,多了一些通訊不良的雜訊。


  --那邊只有一棟廢棄教堂跟一大片墓園而已。不過那座墓園目前觀測有複數的生命反應,好像有不少居民都聚集在那裡。


  「在墓園裡頭的居民嗎?」

  這則消息讓藤丸有些震驚。


  而聽到這則消息的莫里亞蒂稍微進行了下思考,而一旁的傑克彷彿也感覺到空氣稍稍凝結,便將手伸進群內好將可以在危急時把匕首給拔出。


  「為什麼居民們會聚集在那裡呢?」


  「可能是逼不得已。」


  看來已經理出思緒,莫里亞蒂思考方才見到的那群機關人偶,以及城鎮內的種種狀況。


  「死物侵入活人的居住地,那活人不就只能躲到死人所居住的地方嗎?」


  莫里亞蒂這番推論雖然聽起來稍微荒唐,但依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卻顯得非常有道理。


  況且要收容老弱婦孺的話,還是要在有屋簷的地方會比較好。這麼說得話,馬修有提到過那邊有一棟廢棄的教堂,說不定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居民們才會聚集在那地方的。



  離開城鎮後,馬車行使不到半小時的路程,藤丸已經能透過馬車的車窗看見他們的目的地。

  首先是大量的臨時搭建起來的帳篷映入他們的眼中。


  隨後則是那疑似營火的火焰正在燃燒,不少疑似那城鎮的居民們正圍繞在營火旁取暖。而從他們身上的衣裝看來已經有數日沒有替換過,不少人的衣服早已破洞或是充滿髒汙。


  「這個人數來判斷,應該是大部分的居民都逃出來了。不過現況看來是很緊急的從城鎮逃出來,並沒有將任何得日常用品帶在身旁。只不過……」


  「只不過?」


  莫里亞蒂話講到一半便停下,彷彿是察覺到其他的事情。


  「不,沒事……大概是我多心。先別說這個,看來我們已經到達目的地了。」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迴避這個話題,莫里亞蒂指向疑似馬車最後的目的地的帳篷處。而這也跟他猜的沒錯,馬車最後的確是在這個帳篷前停了下來。


  「我們到了喔。」


  馬伕如此說道,而催促藤丸等人趕快從馬車上下去。


  「我們這裡的負責人就在裡頭,你們下車後直接進去就好了。」


  而在所有人下車後,馬伕便將馬車給駛到其他地方去,留下三人在此地而已。


  不過在下了馬車後,藤丸才發現那帳篷比其他臨時搭起的帳篷大上一倍同時也比其他帳篷還要新,就好像是特地為了今天而準備的一樣。


  「召喚夏爾=亨利‧松桑的御主,就在這裡頭嗎?」



  帳篷內,簡單的擺放一張桌子以及能讓複數人能夠乘坐的數張椅子。

  但藤丸首先注意到的是深處的那疑似床舖的物體,上頭散落數量不少的醫學書籍。與此同時那看似書籍的主人以書蓋臉像是睡著了般,宛如沒有發現藤丸等人進入帳篷的樣子。


  外表看似青年,但從他的氛圍上卻能感覺到他還是一屆學生。


  「媽媽,負責人在哪裡嗎?」


  看來傑克看到那青年,下意識的就認為他並不是這裡的負責人。但方才的馬伕說過這的負責人就在帳篷內,而帳篷內只有這青年一人而已。


  「御主,最好的確認辦法不就是把那人給叫起來嗎?」


  「是這樣沒錯,但是總感覺不好意思去叫他起床……等等!傑克妳現在要做什麼?」


  不知何時,傑克早已經移動到床舖一旁,而她手中那常用來戰鬥的匕首散發那不祥使人畏懼的光輝。


  「御主,聽說人類在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全身的神經是最靈敏的時候。所以要叫人起床的話,這樣應該是最快的吧?」


  「詹姆斯教授,你可以不要教傑克這麼奇怪的事情嗎?」


  而這時傑克那鋒利的匕首,正準備要朝著那熟睡的青年一刀桶下去。



  匕首劃破空氣。


  但最後到達的地方卻是空無一人的床舖,那原本在床上的青年不知道何時什麼時候消失的。


  「……我的人生差點就要在床上結束了嗎?」


  聲音是從床下傳來,且還帶著一點恐懼感。


  早在傑克的匕首要準備刺下去時,青年像是發覺般的朝床邊緣滾過去。


  而那青年因為驚嚇而落魄的跌坐在地上,他還無法收回那被嚇到的心情,帶著那恐懼的口吻對著藤丸等人開口詢問第一件事情。


  「沒見過的面孔,你們是什麼人啊?是來殺我的嗎?」


  果然用這種方式把人叫起床,一定會引起這種不必要的誤會。


  藤丸感到不好意思的像眼前的青年伸出手:


  「請您不要誤會,剛剛只是傑克想要開點小玩笑而已。」


  同時也思考著要怎麼樣才能讓傑克忘記這種叫人起床的方式,如果傑克這成了習慣,那往後在迦勒底的自己也會遭到同樣的對待吧?


  「玩笑是嗎?可是我怎麼一點都感覺不到好笑的部份……」


  青年膽怯的眼神飄向不知道什麼時候躲到藤丸後頭的傑克身上,隨後才把眼神轉回那伸向自己的手,但卻遲遲無法伸出手來抓住那隻準備扶起自己手。


  「……傑克,先道歉比較好喔。」


  「既然媽媽這麼說了,那我就道歉。」


  從藤丸的後頭探出身來,並用那雙純淨的眼神看著青年。


  傑克感覺欲言又止最後才慢慢的開口:


  「剛剛嚇到你了,對不起。」


  並用適合她這年紀的口吻對著眼前的青年道歉,但又馬上縮回藤丸的身後把自己的身子給藏了起來。


  「……」


  青年無話可說。


  剛剛還拿著匕首這種兇器的小孩,居然這麼容易就道歉,頓時讓青年找不到該說什麼話才好。


  過後,青年的心情也恢復正常。


  他也抓住藤丸所伸出來的那隻手,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不只藤丸,莫里亞蒂與傑克也注意到青年所伸出的那手上有那與英靈定下契約後,而產生的三道紅色的血痕,也就是令咒。


  那與夏爾║亨利‧松桑定下主從契約的人,大概就是這名青年沒錯了。


  但目前那令咒的其中兩條就像是被消去般,剩下淡淡的痕跡而已。


  看來對方在藤丸等人來到這個時代之前,就已經用過兩條令咒。而正常的令咒並不像藤丸一樣可以恢復,所以青年的那兩條令咒是不會恢復的。


  會用到令咒的狀況,想必一定是非常緊急的事態吧。



  「我先自我介紹。」


  所有人在桌子旁的椅子上頭就定位後,是由藤丸立香先行對著青年開口說道:


  「我是藤丸立香,是來自迦勒底的一名御主,而他們是我的從者也是夥伴。」


  「詹姆斯‧莫里亞蒂,請多指教。」


  「……我是傑克。」


  聽到藤丸的自我介紹後,青年並沒有立即做出回覆,而是先詢問了自己最在意的事情。


  「迦勒底?是哪個國家的名字嗎?」



  
--前輩,看來還是要跟平常一樣解釋迦勒底與我們的職責才行呢。


  這時從藤丸手腕上的錶帶,馬修的聲音傳了出來。


  「看來的確要從這裡解釋才可以。」


  「剛剛那是誰的聲音?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是魔術的一種嗎?」


  青年對於突然傳出來的聲音,雖說很驚訝,但沒有像差點被傑克殺掉還要激動。


  「要說魔術的話,其實也算魔術的範疇……」


  而藤丸也與往常一樣,開始對青年解釋何謂迦勒底以及現在這個時代所發生的狀況……



                ◆◆◆◆◆


  「特異點是嗎?」


  解釋並沒有花到太多的時間。


  一方面是藤丸早已經習慣解釋這種事情,另一方面則是青年吸收這方面的知識非常的快速,大概要歸功於青年長時間學習以及知識方面的才能吧。


  「而我們會知道這裡,是因為亨利‧桑松先生跟我們提到的。」


  「是嗎?亨利‧桑松跟你們說的啊。」


  青年閉眼陷入沉思。


  但這段沉思並沒有持續太久:


  「你們所說的特異點,說不定是我造成的。」


  語畢。


  此話一出,莫里亞蒂稍微挑眉,就好像他早就知道是這回事。但藤丸與傑克則是與莫里亞蒂呈反比,兩個人都非常的訝異對方的這句話。


  「……在那之前,我先自我介紹吧。」


  青年從座位上起身:


  「弗蘭肯斯坦……我的名字是維克多‧弗蘭肯斯坦。」


-粉絲專頁-
ノララノダの小說文庫 網址
ノララノダの推特 網址
3
-
LV. 37
GP 3k
4 樓 ノララノダ a2684389
GP2 BP-


第四節(上) 雷與變異


  「你就是維克多‧弗蘭肯斯坦?」

  眼前青年的自我介紹,使藤丸稍稍感到驚訝。

  沒想到可能會造成此次特異點的元兇就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對方還有自覺可能是自己造成此次的特異點。

  「弗蘭肯斯坦,就是弗蘭嗎?可是他們長的一點都不像啊。」

  但看來傑克並不知道眼前這人到底是誰,單單只是對『弗蘭』兩個字起了反應而已。

  「傑克,並不是這樣的。這位就是做出弗蘭的人,簡單來說就是弗蘭的父親。」

  「父親?也就是跟媽媽一樣的存在對吧?」

  看來這樣解釋讓傑克非常快速就理解對方到底是誰,也看到傑克因為了解事情的真相,而感到滿足的點了幾下自己的小腦袋。

  「弗蘭?是嗎,你們曾經見過那個孩子啊。」

  最一開始聽到弗蘭兩字時,維克多起初並不知道他們在說誰。只不過只要推敲一下,大概就能知道所謂的弗蘭到底是誰了吧。

  但對於父親兩個字,卻讓維克多稍微有一點猶豫起來。

  「但說我是她的父親,可能稍微讓我有點擔當不起……」

  維克多低下頭。

  「畢竟是我把她帶到這個醜惡的世界來,要說我是她的仇人也不為過吧。」

  「為什麼要這麼說?」

  藤丸先是詢問對方的目前的想法。

  「當我完成她之後,就知道我被叫做異端也並沒有道理。」

  「被叫做異端也太過分了……」

  「御主,弗蘭肯斯坦先生被叫做異端這點,您應該也很清楚不過。」

  莫里亞蒂用食指點了點木製桌面,而一旁的傑克也因為異端這兩字而一語不發。

  他們都知道所謂的『異端』到底是什麼,也了解被叫成這樣的人到底會有怎麼樣的心裡想法。

  「抱歉。」

  藤丸率直的對在場的所有人道歉,隨後在繼續提出詢問:

  「但為什麼會說你就是特異點發生的原因?」

  「的確,這點應該要解釋清楚才對。」

  提起這點,維克多‧弗蘭肯斯坦稍微的思考了一下,隨後才將自己該說的事情傳達給在場的三人。

  畢竟這是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回憶。

  不管是對維克多而言,或是對當時在場的其他人而言。



                ◆◆◆◆◆



  這是關於弗蘭肯斯坦的怪物誕生時的秘辛。

  在科學怪人誕生的那天,也就是倫敦的夜晚,天氣與平常相差甚大。

  平時雖說因倫敦夜晚而自然產生的濃霧遮蔽夜空,但多少也能看見天上的那明月。

  那晚卻是風雨交加,雷電交錯。能說是倫敦近幾年來最為詭異的氣象之一。

  居民們都躲在自己家中,一步都沒有打算踏出門外。

  但並不能說街上一人都沒有,還是有數量馬車在街道上行駛著。

  那些馬車比起其他用來做生意載人的馬車,外表還要來得更加的華麗與昂貴感,想必一定是有頭有臉的人才能擁有的。

  而這些馬車並不是在前往能夠躲避這暴風雨的地點,他們全都是朝著城鎮的其中一個地方行使過去。

  在這狂風暴雨中,能依稀看到天上有著數顆熱氣球正漂浮在某間宅邸的上頭,而這就是那群貴族們的最終目的地。


  --弗蘭肯斯坦宅邸。


  許多貴族們全都集合在此處。

  而他們此刻來到此處,就是為了要目睹一樣所謂的奇蹟……但這所謂的奇蹟也有可能淪落為一個笑柄。

  他們投資在這醫學系的青年身上的大筆金錢,今日就能看到那成果到底有沒有達到他們所要的期望。


  但不管怎麼說,不管是成功抑或是變成世人的笑柄,其實對這群貴族們也不痛不癢。

  只要成功,他們此刻的地位將會更加提昇,不僅是財產或是身份都將更進一步的大量增加。

  只要失敗,他們只要將此事甩的一乾二淨,對他們貴族的身份或是持有財產就不會有問題。

  不過要是真的失敗,他們也只能將那發起這項實驗的青年給了結掉了……


  此處大量的精密的機器以及儀器都擺放在此處。

  貴族們全都集合在這看似實驗室的房間內,等待著那實驗室的主人登場。


  --維克多‧弗蘭肯斯坦。


  這名青年將進行這世代……不,即使是往後的未來也不會有人想要嘗試的一樣實驗。

  他因這項實驗而被醫學院稱之為『異端者』。

  青年即使被叫成與惡魔簽訂契約的異端,他也不願意放棄這項實驗。

  也就因此他不斷找尋能夠投資自己的貴族。因為他堅信這個理念是對的,理論上與大量嘗試下這次實驗一定會成功……他一定要成功完成這世紀最大的成果。


  「歡迎各位來到敝舍。」

  實驗室的主人在眾人的眼下登場。

  純白的顏色在眾人眼前飛舞,那青年也走向位於最上方的被蓋上布的實驗台旁邊。

  象徵救人醫師的白大褂,宛如是要突顯個人此時的立場以及自身的身份。但此時他要進行的實驗,可就與那白大褂一點關係都沒有,也能說這是在汙辱那白大褂的存在。

  貴族們全都一語不發,全員那貪婪的眼神都直盯那實驗台旁的青年。

  他們可不是來聽眼前這個醫學院的學生長篇大論的。

  「……那我要開始進行最後的實驗,並展示成果給各位看。」

  維克多也知道貴族們只是來看看投資到自己身上的錢,到底可不可能可以翻倍回到自己的身上。


  雙手抓住覆蓋在實驗台上頭的巨大灰布。

  一個使勁,維克多將被那布蓋住的實驗台真貌給揭開。

  「喔……這真是……」

  台下的貴族們看到實驗台上頭的物體,紛紛發出讚嘆之聲。



  那是一名少女。

  全身赤裸的少女正像沉睡般的躺在實驗台的上頭。

  但她只是像睡著般,實際上這只是一具冰冷的屍體而已。

  少女身上有許多縫合線的痕跡。

  這並不是一整具完整的屍體,而是維克多用到處去收集來屍塊來拼湊而成一個新的身體。

  但即使只是以拼湊縫合的一具不完整的少女胴體,也讓在場的所有人感覺到這是一個清純沒有受過污染少女的完美肉體。


  「現在!我就要將讓所謂的生命,注入這具名為『夏娃』的肉體上頭。」

  青年維克多如此的宣告。

  伸手向屋頂指去,而透過天窗能夠看到那漂浮在空中以線連接的五顆熱氣球。

  「閃電是最為重要的其中一個元素,只要能將足夠的電能注入夏娃的肉體上頭,就能讓這具肉體獲得生命。

  這並非將死人復活,而是創造一個從零開始的生命!」

  違背生命只能由上帝創造。

  這發言非常符合維克多被賦予的異名,也能突顯出他對生命的期待以及想法。

  維克多‧弗蘭肯斯坦想要證明並不是只有上帝能夠創造生命。

  人類也是能夠掌握所謂『生命的真理。』

  雖說以往都是使用過大量動物屍體進行實驗,這還是維克多第一次使用人類的肉體。

  並不是所有動物都能夠獲得生命,但以最接近人類的那猩猩屍體來進行的實驗是成功的。

  雖然那猩猩不過也只是復活一下,隨後又回到死亡的狀態了。


  而特地挑選今天則是因為這異常的天氣突然的來臨。

  這是最適合提供所謂大量電能的天氣,儘管這天氣如此的詭異異常,維克多還是執著要在今日實現這個實驗。

  只不過他為什麼會知道今天會有這種天氣,其實維克多自己也不清楚……


  --但這是最適合的天氣,要是錯過之後可能就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閃光從天窗一瞬而過。

  緊接而來的就是雷聲。

  「實驗開始!」

  實驗室內的所有器材都用盡全力運轉。

  與漂浮在空中熱氣球的絕緣也在此時解開。

  現在只要有雷打在熱氣球上頭的話,那一瞬間巨大的電能就能透過熱氣球一口氣傳到少女的肉體上頭。


  殊不知,今日天氣異常是有原因的。

  今日大氣中充滿魔力……這原因也導致維克多的實驗會以驚人的成功而收場……


  
--聖杯的降臨。


-粉絲專頁-
ノララノダの小說文庫 網址
ノララノダの推特 網址
2
-
LV. 37
GP 3k
5 樓 ノララノダ a2684389
GP0 BP-


第四節(下) 雷與變異

  雷光落下。

  不偏不倚的打在那五顆熱氣球上頭。

  巨大的能量灌入,先是一聲巨響,隨後整棟宅邸都在搖晃。

  那震動宛如要將整棟弗蘭肯斯坦宅邸給震垮。

  強大的震動並沒有在短時間內就停止,實驗室內的所有器材的燈泡也隨震動一同不斷的閃爍。

  照常理來說隨著能量的消逝震動也會隨之消逝,但不僅沒有停下反而還越來越強大,使得這波震動越險的詭異且不尋常許多。

  時間一分一秒的經過,那強大能量所造成的震動,終於在近五分鐘之時緩緩停下。

  震動結束,但緊接而來的則是一陣沉默。

  並不是被那震動給驚嚇到無法開口,而是在震動結束後所發生的那一件事情。

  「……活……活過來了。」

  劃破沉默的是站在最前頭的一名中年的貴族。

  想必不只這名中年貴族露出恐懼神情,在場的所有貴族以及隨從們都是差不多的表情。



  從他們的眼中可以看到……

  實驗台上的那稱之為『夏娃』的少女,她從原本的躺姿變為坐姿。

  她那無神的瞳孔正出現光芒,並環視在場的所有人們。

  「成功了?我終於……終於成功了……」

  維克多藏不住那驚喜的口氣,即使遮住嘴巴也藏不住那上仰的嘴角。

  鼓掌聲在這實驗室內響起。

  所有貴族們在看到這幕先是感到驚訝,隨後所有貴族的大人物們紛紛鼓掌。

  投資有所回報而且還會獲取更加龐大的利益,自身與家系的地位會不斷上升也是遲早的事情,這是當前所有貴族們的第一個想法。



  --但雷聲再度響起。

  這次不是在外頭,那雷聲是在實驗室內響起的。

  瞬間一股噁心的烤焦肉味闖進維克多與其在場所有人的鼻腔內。

  沒人知道方才那雷聲與眼前的狀況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完全都是在霎那間發生的。



  一具焦屍、兩具焦屍、三具焦屍、四具焦屍、五具焦屍……

  實驗室內突然間出現五具被燒到焦黑的屍體,焦黑到無人能夠知道他們原本的長相到底如何,隨後那些焦屍則是當場粉碎化為粉塵。

  「……發生了什麼事情?痛!」

  靜電。維克多突然間被小小的靜電給電到,而且這靜電並沒有馬上結束,而是持續的在所有人身上發生。

  雷聲。焦屍再度出現。

  在場所有人都來不及發出尖叫聲,一口氣成為焦黑的屍體。

  轉眼間只剩下維克多‧弗蘭肯斯坦一個人在場。

  心中只有恐懼而已,畢竟沒人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不過這絕對與那稱為夏娃的少女脫不了關係。

  這可是在那少女獲得生命後才發生的事情……


  五顆與外頭熱氣球的造型極為相似的小雷球,正圍繞在夏娃的身旁。

  那雷球每顆互相碰撞發出不小的雷光,同時還有極小的雷聲。

  而雷球與那大量的閃電正一步步的靠近維克多。


  「……怪……怪物……」

  而這是維克多對於這少女最初也是最後的想法,隨後就失去了意識。



                ◆◆◆◆◆



  維克多的故事就到此結束。

  聽到這則故事後,藤丸也陷入沉默,他一時之間也無法找到較好的話語來回話。

  只不過一旁的莫里亞蒂可不會因為這種故事而陷入沉思,他在維克多講完後立刻就問了一句話:

  「您說在場的所有人都化為焦屍,那弗蘭肯斯坦先生您怎麼會沒事?」

  「這點老實說我也不清楚,在場只有我活了下來……在我醒過來後,在場只剩下我一人而已,而她也早就不知去向。」

  大概是因為那段經歷,原本維克多是稱呼那少女為夏娃,但截至方才維克多都是以『她』來稱呼那名少女。

  「然而怪……她在消失後,失去身影近一個月的時間。死掉的有權人士們雖然被報導成失蹤,在世間也有討論一段時間,不過很快的就沒人在討論這件事情。那期間警察也多次找到我這裡來,但也因為貴族們並沒有留下屍體,他們也不能定案……直到……」

  想起那段往事,維克多用雙手抱住自己的肩膀:

  「一個月後,我從學院回到自己的實驗室……我看到了『我自己』。」

  「什麼意思?」

  這話實在是太超乎常軌,導致藤丸的思緒有些打結。但傑克卻還是用小孩子的思考

  這番話並沒有讓莫里亞蒂進入思考,先是提出一個能夠釐清了解狀況的問題。

  「看到自己是嗎。是幻覺還是物理上的?」

  「有兩個維克多‧弗蘭肯斯坦?你會分裂嗎?」

  傑克的想法與她的年紀呈現相符,但這句話對於維克多遇到的狀況可以說是非常符合。這也使得維克多即使還沒有回答莫里亞蒂的問題,也讓莫里亞蒂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傑克,這也是非常有趣的想法呢。不過從弗蘭肯斯坦先生的發言看來,應該是後者才對。」


  「一個熟識卻又非常陌生的人,原以為是我看錯……但那的確是我自己。

  不同的是,那個我旁邊『她』就在那邊……」

  她。大概就是指夏娃,不過從維克多的眼神流露出恐懼,宛如是在敘說那東西早就不能稱作夏娃,而是另一種不該存在於世上的東西。

  根據維克多的描述,他在回到實驗室時,那原本空無一人的座位上出現一名與維克多並無區別的人。而在那名為『維克多‧弗蘭肯斯坦』的另一個體出現時,夏娃也在現場。

  「他們佔據我的實驗室,再來就如同你們遇到的。」

  大量的以屍體縫合出來的機關人偶在城鎮中出現,頓時間就讓整個城鎮化為煉獄。居民們也被迫從自己生活許久的城鎮撤出,而退到那原本是墓園的地方。

  這種日子已經持續了半年的時間……


  「另一個維克多‧弗蘭肯斯坦,以及與歷史上不一樣的『她』也就是科學怪人。單就以目前的狀況來看,這一次的特異點目標已經很清楚了。御主,你認為呢?」

  情報並沒有很多。但光是這一點情報即使不用多做推測,大概也能得知這次藤丸等人的目標是如何。

  這只是莫里亞蒂暫時的一個簡單結論,就目前狀況來看的只能大約猜測是否真的是這樣。

  而如果依照福爾摩斯提出的『奇異線』理論,那現在這年代還處於非常單純的狀態,並還不會形成特異點。

  「但……剛剛我們只有看到那群機關人偶,並沒有看到弗蘭。現在就下定論不會太早了嗎?」

  單方面就這樣下定論,藤丸認為如此下定論可能太快。


  --不過教授說的也有道理,目前所偵測到城鎮內的其中一個點,當前有魔力多到溢滿的狀態。


  達文西的聲音從錶帶上傳出。

  「那只是推測而已。但是御主,目前我們也只有為數不多的幾樣線索而已,現在何不過去看看那個地方獲取更多的情報。」

  「媽媽,我也這麼覺得。凡事都要先行動才行,這不是媽媽常做的嗎?」

  這兩人說的並無道理,況且藤丸也是決定要過去看看。但目前還有許多事情尚未明瞭,他只是擔心有沒有未知的危險存在。

  「的確,現在不是猶豫不決的時候。達文西,能麻煩將那個地點的位子傳給我們嗎?」

  下定決心。不過假如到時候真的有危險,那也只能見招拆招了。


  當藤丸請求地點後,錶帶上顯示出那魔力溢出的正確位子。

  得知位子後,莫里亞蒂原先想拿出地圖來,卻被一旁的維克多給打斷這個動作。

  「……不用確認位子,因為這裡就是我的實驗室所在的位子。」

-粉絲專頁-
ノララノダの小說文庫 網址
ノララノダの推特 網址
0
-
LV. 37
GP 3k
6 樓 ノララノダ a2684389
GP3 BP-


第五節 無名怪物


   --目前機關人形的數量為零,城鎮內並沒有其他魔力的痕跡。前輩,以及各位從者可以繼續移動了。


  得知正確地點後,藤丸、莫里亞蒂以及傑克在營地休息一天後,再度的回到那他們第一次來到的城鎮。

  「今天晚上還真是安靜。」

  在他們進入城鎮後數十分鐘後,截至目前為止一隻機關人形都沒有遇到。

  與昨日他們來到此處時大不相同,唯一相同的點就只有這城鎮內的人類就只有他們幾個人而已。



  「但是這樣不是很好嗎?只要敵人越少,就能避免太多的戰鬥,而已可以更快抵達我的實驗室。」

  「的確是這樣。可是心裡頭總覺得沒有底,感覺隨時都有事情會發生。」

  維克多認為沒有戰鬥就能抵達目的地,對他們等人是最好的選擇。

  藤丸經過大量戰鬥後,他的心態與維克多的心態是截然不同的。他認為沒有遇到敵人跟抵達實驗室,這兩件事情並不能當成同一回事。

  帶有警戒心是一定要有,且他們是位於敵人數量最多的大本營。

  機關人形,在以往的敵人內並不是太過於難對付的類型,但每次出現都是伴隨大量的個體。

  這也意味只有一台機關人形出現,就代表後頭會有更多的機關人形。

  尤其這次的敵人與平時遇到的那些雖說相同,卻也有不小的差異。

  且依照傑克講述之前與變異機關人形的戰鬥感覺,她只講了『好像沒有砍到東西的感覺,感覺好奇怪』這讓所有人匪夷所思的話。

  一想到與平時遇到敵人類型的不同,藤丸也想起昨晚所在意的事情。

  「這麼說起來,為什麼昨天我們離開鎮上後,它們沒有在追上來?是有什麼理由讓它們無法離開城鎮嗎?」

  「御主,剛好我提出這問題,但目前能知道的情報太少。說不定到了弗蘭肯斯坦先生的實驗室,會知道一些關於那些機關人形的事情。」

  「弗蘭肯斯坦先生,有沒有什麼頭緒?」

  一語不發。談論這個話題時,不知道為什麼維克多的並沒有講話。但不只維克多,就連一旁的夏爾║亨利‧松桑也進入沉默,雖然自從上路後亨利‧松桑便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但藤丸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奇怪的感覺,他現在認為夏爾║亨利‧松桑臉上的神情十分悲傷。

  「那個……」



  --前輩!複數魔力跡象出現,與昨日相同是變異體的機關人形……總數五十,正往你們那邊過去。


  警告聲。馬修的情報從錶帶內傳出。

  看來不能詢問維克多他與亨利‧松桑出了什麼問題,現在藤丸的專注力從維克多的身上移開。

  「詹姆斯教授還有傑克,拜託你們了。」

  與往常一樣。從者上前去戰鬥,而御主則是在後方支援從者。

  傑克機動性高,所以負責游擊從四面八方來的敵人,而莫里亞蒂則是專注在掩護藤丸這名重要的御主。對他們來說這是最適合的組合以及站位。

  在警告不到一分後,果不其然有大量的機關人形冒出。

  螞蟻般,就像巢穴被破壞的螞蟻。變異的機關人形全都不約而同的朝著藤丸等人逼近,使得藤丸等人沒有其他選項,只能選擇應戰才行。


  巨大棺材造型的機關槍再度出現、以及傑克手中的匕首散發銳利的刀光。莫里亞蒂與傑克兩人紛紛從備戰模式進入武裝化的模式。

  「御主,事前準備完成,可以下達最主要事項了。」

  「準備好了。媽媽,我能開始砍了嗎?」

  只見藤丸深呼一口氣。

  雖然敵人已經出現在面前,但深呼吸的時間還是有的。

  而這樣能夠調適當前緊繃的心情,這樣能防止自己太過於慌亂或是下錯指令。

  「以前往維克多‧弗蘭肯斯坦的實驗室為最主要目的。一邊注意敵人的動向,一邊前往我們的目的地。」

  與敵方的衝突果然還是避免不了。

  而這場突襲實驗室的首場戰鬥也在敵人的逼近下,即將開始。


  當前目測數量是二十,而馬修所講的五十大概是後頭會追加的剩餘數量。

  「看來會打的很辛苦,真是苦了我這個上了年紀的人。」

  「能說出這種話,詹姆斯教授看來還能在多打上一陣子呢。可以開槍了吧?教授。」

  「真是會使喚人的御主。」

  齒輪運轉聲響。

  教授手中的棺材緩緩震動起來,且下秒火花四濺。

  在還有點距離的狀況下,打頭陣的變異機關人形就在莫里亞蒂的子彈雨下化為廢鐵。

  「恩?感覺有點奇怪……」

  手中攻擊的動作沒有停止,但莫里亞蒂卻從變異的機關人形身上感覺到奇特的違和感。

  而這事不只莫里亞蒂有所感覺,對於傑克來說首次遇到這群機關人形時,她就感覺到一絲絲奇怪的厭惡感。


  「砍起來的手感好奇怪,一點都不像人偶。」

  前線戰鬥的傑克看向自己的匕首,並沒有以往砍中人偶類型敵人的觸感。

  那感覺比較像是在與活生生的生物戰鬥,但卻感覺是在跟沒有自身意識,卻持有意識的敵人作戰。

  這使傑克有種說不上來的厭惡感。

  「總覺得……這感覺好討厭。」

  傑克有種他們根本就無意要與他們等人戰鬥。

  在接連不斷的戰鬥中,傑克發現部份的變異機關人形並沒有朝他們的方向移動,而是朝向另一個非他們的巷子移動進去。



                ◆◆◆◆◆



  戰鬥並不是非常的艱難,但數量多還是會使眾人吃不消。尤其這次是要邊戰鬥邊前往目的地,這使得戰鬥變的些微吃力。


  --距離維克多‧弗蘭肯斯坦的實驗室,剩餘路程已經不遠。


  看來是太過於接近那實驗室,變異的人形才會出現嗎?

  這點就目前看起來來不得而知,但越接近敵人就越多這點也是不爭的事實。

  「傑克!」

  屋頂上出現變異機關人形,而注意到這點的藤丸立刻對速度最快的傑克下達指令。

  「弗蘭肯斯坦先生,再過不久就能抵達那間實驗室了……弗蘭肯斯坦先生?」

  原本跟在藤丸等人身後的維克多以及夏爾║亨利‧松桑,他們兩個的身影不知道為何早已消失不見。

  是在戰鬥中走散了嗎?但這兩人無聲無息的就消失了。

  方才戰鬥的時候,藤丸並沒有聽到自己身後有戰鬥的聲音,但面對如此大量的敵人卻沒有發出戰鬥聲響?這點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不過目前的狀況卻讓藤丸無法思考這件事情。

  畢竟……敵人的增援不斷的出現。


  雷光降下。

  在那時,在場上的變異機關人形們無一例外,全都停下動作。

  覆蓋全城的濃霧在那瞬間就像是摩西開海般,在雷與雷的交叉閃爍之下,從中被無數道閃電給劈開。

  光芒四射,雷光宛如太陽光。耀眼且無法直視,而在那道光內一道人影緩緩的從空中顯像。

  籐丸立香等人頓時無法對此做出回應,畢竟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就是從迦勒底消失的那位從者,也是他們來到這時代所要尋找的那個人。

  雖說外貌相同,但氛圍與那天真無邪的少女差上十萬八千里。

  「--弗蘭。」


  少女,在這個時代被稱作怪物。而這怪物如漂浮般,正朝籐丸立香等人慢慢落下。

  雷聲與雷光不斷,而正是伴隨著怪物身旁的五顆疑似氣球的物體,所產生的各種物理與魔力交錯的現象。

-粉絲專頁-
ノララノダの小說文庫 網址
ノララノダの推特 網址
3
-
LV. 37
GP 3k
7 樓 ノララノダ a2684389
GP0 BP-


第六節 她。夏娃。(上)


  --前輩,要小心……魔力數值……超出……


  伴隨那從天而降少女的出現,來自迦勒底的通訊也受到不小的干擾。

  她的眼中不帶一絲與在迦勒底時的弗蘭相似的天真,藤丸感受到的只有一個字能夠形容而已……沒有感情、不帶想法的神情,藤丸早在許多特異點時看過這眼神……

  也就是所謂的『恨』。


  她的出現所有變異的機關人形全都停下動作,宛如電源被切斷般,只是維持在它們最後的動作上。

  「--弗蘭。」

  藤丸的口中喚起那熟識的名字。

  他們來到這年代就是為了要解決在此刻發生的異變,以及尋找那從迦勒底內消失的少女。

  先前在營地從維克多‧弗蘭肯斯坦口中聽到自己熟識的弗蘭,早已經不再是他所知道的那女孩時,藤丸他原先是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的。

  現在事實就擺在眼前,使他也無法在懷疑下去。

  「那就是這個時代的弗蘭醬嗎?雖然氛圍有點不一樣了,但我也有點想被她叫成爸爸呢。」

  「詹姆斯教授,現在是說這種事情的時候嗎?」

  但現在出現的『她』就是弗蘭本人,並不能說是不同的人,畢竟弗蘭肯斯坦的科學怪人只有一人而已。


  「疑問。為什麼人類要來這裡?我不是把你們給趕出去了嗎?」

  音色與她一樣……但口氣與那天真感卻大不相同,而她的語言能力已經超越迦勒底的那兩個弗蘭,但卻一點都感受不到那股天真浪漫的感覺。

  「離開。這裡是我與爸爸的城鎮,麻煩可以請人類自行離開嗎?」

  她如此說道,只見她停留在某棟屋子的屋頂。

  但藤丸等人能感覺到滿滿的敵意,對方所講的聽起來像是請求,實質上卻是斬釘截鐵的威脅。

  「弗蘭,我們是來找妳的。」

  「無視。我跟人類並沒有什麼好談的,而我也不認識你們。另外我並不叫弗蘭這名字,我有父親所賜給我的『夏娃』這重要的名字。」

  當然,這個時代所製造出來的科學怪人並不認識,也沒有在迦勒底時的記憶。

  所以藤丸也不可能喚起她的回憶,畢竟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這種東西。

  「夏娃?我記得這是弗蘭肯斯坦先生製造弗蘭醬時,所稱呼她的名稱。」

  「是的。按照達文西醬所說的……一開始的維克多‧弗蘭肯斯坦,他製造弗蘭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她成為夏娃,並使她生下亞當來。」

  「這真是偏執又瘋狂的想法,雖然我並不討厭就是了。」

  就連莫里亞蒂都認為這計畫可謂瘋狂。

  「但他的計畫不是已經成功一半了嗎?」

  使用屍塊拼湊起來的人造人,來生出另一個生命。這想法雖然很大膽,但失敗的機率卻比成功還要來的大。

  在莫里亞蒂這種會事先把所有計畫給規劃好的人眼中,這種天方夜譚的計畫簡直是癡人說夢。

  所以在歷史上維克多‧弗蘭肯斯坦只進行到完成夏娃的這階段……而最後維克多‧弗蘭肯斯坦則是會被自己的作品追到天涯海角而死在極地裡。

  「不過御主,您有注意到嗎?不管是弗蘭肯斯坦先生的計畫,或是眼前所出現的弗蘭醬。都有種按照歷史在前進的感覺。」

  「多多少少有這種感覺。」

  很微妙的,但是目前歷史卻好像有在按照這路線前進。

  雖然在原本的歷史計載中,是科學怪人被村民們唾棄而趕出村莊,而科學怪人則是不斷追逐那背叛自己的維克多‧弗蘭肯斯坦。

  現在卻是她將所有村民給趕出村莊,而換成被趕走的維克多以及其他住民們,要追趕並驅逐她。

  這就是福爾摩斯所提到的『奇異線』,也就是還沒完成的特異點。

  歷史雖然走偏,但還是會因為世界的抑制力而走向相同卻不相似的軌道上頭,使得世界所計載的歷史不會出現過大的偏差。

  「這次真的是很單純呢,御主。」

  「媽媽,我有點討厭那個弗蘭,看起來不像會是好好玩耍的弗蘭。」

  莫里亞蒂以及傑克都做好戰鬥的準備。

  即使對方抱持敵意以及恨意,但只要是能夠進行交談的對象,藤丸也不會先選擇戰鬥這條路線。

  「……能先讓我好好跟她談一下嗎?」



                ◆◆◆◆◆

  將兩從者放置在原地,藤丸一人來到夏娃所在的那屋子底下。

  「我們會離開得,在那之前我們能夠聊一下嗎?」

  「……拒絕。我沒有跟人類談話的想法。」

  那雷光形成的光球,快速碰撞在一起。

  一道閃電直直落下。

  「媽媽,小心!」

  那閃電落下,而藤丸一步也沒有移動。

  只見閃電落在藤丸的身旁,就好像藤丸早就知道對方不會故意攻擊她,要是早就想要他們的性命,現在夏娃與藤丸等人早就開戰打成一團了。

  「……御主。」

  莫里亞蒂早知道自己的御主絕對不會閃開攻擊,也跟藤丸一樣知道夏娃的攻擊絕不會真的打中。

  不過方才那一瞬間莫里亞蒂有著急了一下,差點就提著武器衝上前掩護自己的御主了。



  「現在我們能夠稍微談一下了嗎?」

  對方的眼神流露出正直、堅定且頑固。

  方才那一道雷如果真的打在對方的身上,那一定是必死無疑。

  但面對自己所發出的那道攻擊卻不閃也不擋,如果對方不是白痴就是有勇無謀。

  「……無言。」

  夏娃些微的驚訝,眼前這種類型的男性還是第一次看到。

  對方是真的想要與自己交談嗎?還是這是人類所設下的圈套?

  但夏娃面對眼前那名男性,她明明沒有見過對方,卻認為可以與他稍微的交談一下。心中出現『如果只是稍微交談一下的話,爸爸大概也會同意』的想法。

  「許……」

  許可。這是接下來夏娃所想要說的話,但這句話她卻無法說完。



  無數黑色的手竄出。

  那群手包圍夏娃所在的屋子,並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纏上屋頂上頭的夏娃。

  隨後巨大的斷頭台出現。



  這是夏爾亨利‧松桑的寶具。

  在場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但怎麼會在這時候釋放寶具?

  在這夏娃可能同意與藤丸交談時……


  夏娃被無數的黑手硬是拖進斷頭台內。

  「------。」

  這是在宣告寶具的發動嗎?

  卻沒人可以聽見夏爾=亨利‧松桑的聲音與他的身影,卻能感覺對方是真的釋放出那會至人於死地的寶具。

  「亨利‧松桑先生,先等等!我還想要與對方談談啊!」

  藤丸的怒吼。

  但寶具已經發動,無法在中途取消。


  「生氣。果然是陷阱嗎?」

  夏娃她被黑手抓入斷頭台內,而藤丸看見被拖進去的夏娃露出比剛才還要怨恨的表情。


  斷頭台的刀刃落下。


  而那瞬間的寧靜宛如永恆般……


-粉絲專頁-
ノララノダの小說文庫 網址
ノララノダの推特 網址
0
-
LV. 38
GP 3k
8 樓 ノララノダ a2684389
GP1 BP-

第七節 她。夏娃。(下)

  夏爾=亨利‧松桑的寶具已經毫無疑問的成功釋放。

  而夏娃也被拖進那斷頭台之內。

  當刀刃落下之時,就是寶具完整釋放的瞬間,毫無懸念的能夠將目標致死。

  不過事情卻出了點變化,原本在刀刃落下後,代表寶具的那斷頭台就會消失在原地。

  但經過數分,那斷頭台還是沒有消失的跡象。


  在那沒有消失的斷頭台中,卻能聽到鐵塊與鐵塊撞擊的聲音。

  裡頭傳出大量的火花與閃電。

  那股能量太過於激烈,大地宛如在震動般。


  「……到底發生什麼事?」

  「媽媽。」

  藤丸還一頭霧水,而傑克為了掩護那未知的震動,而來到藤丸的面前。

  「寶具沒有消失?那原因大概只有一個……」

  莫里亞蒂沒有解除武裝,他來到藤丸的身邊並與其他人一樣仰望那遲遲沒有消失的寶具。

  「大概是寶具還沒有完整的釋放,或是在釋放的途中被干擾而無法完成釋放的作業。」

  「這個意思是亨利‧松桑先生的寶具,還沒有結束嗎?」

  「目前看起來是這樣……不,應該說只有這種可能而已。」


  鐵塊與鐵塊的撞擊聲,越來越激烈。

  而外頭那黑色的手也不斷的往內衝進去,就好像是要阻止裡頭的東西。

  大量雷電從門內逬出,無規律的在空中大肆飛舞。

  鐵與鐵撞擊的聲音也逐漸消失。

  隨後從門內飛出第一顆雷球,而接著是第二顆……

  那率先飛出斷頭台的兩顆雷球不斷撞擊斷頭台。撞擊力道之大,宛如想要將那斷頭台給狠狠撞爛。

  而身為寶具一部分的代表絕望的黑手當然不會允許,則是成群結隊的上去抓住那兩顆正在爆走的雷球。但實際上卻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在黑手接近雷球時卻被那雷球身旁所包附的雷電給彈開。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眼前的光景太超出目前能夠理解的範圍。

  為什麼夏爾=亨利‧松桑的寶具沒有成功,以及為什麼能看到寶具卻無法知道夏爾║亨利‧松桑人在哪裡。另外為什麼他會突然的釋放寶具?

  還有突然消失的維克多‧弗蘭肯斯坦到底去哪裡了。

  藤丸感覺這一連串的事情都能夠湊在一起。

  而想必思路比藤丸還要清楚的莫里亞蒂,大概已經快推理出事情的真相了吧。


  「傑克,能夠麻煩妳先去找亨利‧松桑先生……」

  此話還沒說完,巨大的雷聲先蓋過藤丸所下達的指定。

  門內剩餘的三顆雷球快速的竄出,而緊接在後的則是身穿黑色禮服的少女。

  夏娃身上還纏有不少的黑手,儘管她掙脫寶具而逃脫出那斷頭台,但黑手群還是執著要將夏娃給抓回斷頭台裡頭,好完成寶具的最後一個步驟。

  「失望。果然人類只會騙人,還說想要跟夏娃談談,結果只是陷阱嗎。」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於激動,只見夏娃的第一人稱從『我』變成了『夏娃』,這點簡直與那迦勒底的少女一模一樣。

  空中的高速飛行,常人難以用肉眼捕捉到的速度。

  夏娃與其五顆雷球在空中高速的飛行。

  那飛行的速度,可謂達到所謂的次音速。

  這並非夏娃本身所持有的敏捷素質,而是那五顆雷球所蘊藏的能量所爆發後,所能達到的最高速度。

  但光憑這點就足夠超越大多以敏捷為傲的英靈們了。

  「傷心。夏娃也想好好跟妳們談話,但你們還是跟其他人類一樣只會說謊。」

  聽起來就跟小孩子賭氣般。

  但即將發生的戰鬥可就不能比喻的跟小孩一樣了,畢竟對方還是跟從者是同一種的存在。

  漂浮在半空中的夏娃,身旁的五顆雷球在少女的身旁環繞且快速碰撞發生強大的雷光。且對少女逼近的那些要完成寶具使命的黑手,也一一被那高速碰撞的雷球給彈開且消滅。

  「驅逐。夏娃要將你們通通趕出去!能住在這裡的只有夏娃、爸爸還有面具老師而已!」

  眼看其中三顆雷球逐漸升高,隨後進入雲層內。

  烏雲密佈,那瞬間天氣從良轉壞。雷鳴交加,閃電的數量相當異常。

  隨後一道驚人的閃電落下,壟罩在夏爾║亨利‧松桑的寶具上頭,而看來是無法承受那龐大的電能,那夏爾=亨利‧松桑的寶具在原地灰飛煙滅了。


  「御主,看來戰鬥是無法避免了吧?」

  「的確是這樣沒錯,現在也只有戰鬥一途了……傑克,準備好了嗎?」

  「隨時都可以!」

  比起方才站在前方,藤丸這次則將前頭位子讓給傑克以及莫里亞蒂兩人,自己也要專注在輔助這兩人身上。

  藤丸面對那面露憎恨的夏娃,心中總感覺有些不是滋味。

  即便對方講話比那兩個弗蘭還要流暢許多,但藤丸總能感覺的到那個夏娃與弗蘭還是有相似之處。當然這不只是因為她們是同一人,而是打從根本上的其他東西。

  如果可以的話,藤丸與其他兩人根本就不想與眼前這少女開戰。



                ◆◆◆◆◆



  從雲層中現身的三顆雷球,分順序的從高空中俯衝下來。

  以超高速逼近藤丸等人。


  火花燃起。

  匕首與雷球的相撞。

  傑克的速度在怎麼說都能與那雷球進行對峙。

  而即使速度在快,那雷球也被傑克的匕首給彈開。但以傑克的筋力,僅僅也只有彈開而已。

  剩餘的兩顆雷球也即將到達攻擊的範圍內,卻在電光石火間被突然射出的大量的子彈給抵制,減緩那俯衝所帶來的衝擊。同時也以棺材去撞擊那速度被減緩的雷球,將那幾顆球給甩到一旁去。

  莫里亞蒂在仔細的看過那雷球飛行的軌道後,所算出最適合的彈道以及想出不會讓眾人受到傷害的辦法,而執行的一連串動作。

  「傑克醬,拜託妳了。」

  「我知道了,不要讓他們靠近媽媽跟老先生就好了嗎?」

  甩到一旁去的雷球只需不到一秒的時間就能夠恢復戰力。

  這時莫里亞蒂則是把對付雷球的事情交給傑克,而目前也只有傑克能夠與雷球的速度不相上下,這反而是當前最好的方法。

  傑克聽從莫里亞蒂的指示,以能夠看見殘影般的速度牽制住所有的雷球。

  見狀,漂浮在空中的夏娃從原本漂浮的地點,以驚人的速度往藤丸等人俯衝,餘剩的兩顆雷球當然也跟上夏娃這次那突如其來的攻擊行動。

  夏娃單手一揮,剩餘的兩顆雷球便超前夏娃,率先往藤丸以及傑克的方向猛烈的飛去。

  同時還帶上大量的電能。

  「傑克!」

  「把那些球球全都砍斷就行了,就交給我吧。」

  傑克以那傑出的速度分別牽制所有往他們等人飛來的雷球,也同時以高超的技巧閃過一個又一個釋放雷電的雷球。

  「如果能夠知道那些帶有雷電的能量體的真面目,說不定就能牽制住那些飛來飛去的攻擊。」

  即便傑克的速度在快,一個人對付五顆雷球的話,遲早還是會撐不住的。

  後方的藤丸在傑克與莫里亞蒂與夏娃戰鬥時,專心的支援那兩人,也在想辦法釐清那些在夏娃身旁的能量體的真面目。

  他所認識的弗蘭並沒有持有這種武裝,要說相似的東西就只是弗蘭手中持有的武裝,在那上頭也有疑似球體狀的樣式。但就目前看來並不能與弗蘭手中所持有的武裝劃上等號,不過就目前看來能夠推測出來的也只有一件事情而已。

  「……是寶具嗎?」

  能夠發揮出這種龐大的能量,也只能屬於寶具了吧。

  但就算知道那是寶具,現在藤丸等人情報不足,也拿夏娃的寶具一點辦法都沒有。

  「如果能夠讓夏娃停下來的話,說不定能夠知道那到底是什麼。」

  缺乏情報,也缺乏來自迦勒底的通話協助。

  當前的情況可以說是非常的艱難。

  但就在這時方才將雷球交給傑克處理的莫里亞蒂,他突然有了一個動作。


  莫里亞蒂所持有的那棺材造型的槍械,也同時的運轉起來:

  「讓夏娃醬停下動作就好了嗎?」


-粉絲專頁-
ノララノダの小說文庫 網址
ノララノダの推特 網址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5005 筆精華,01/2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4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