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780

【漫畫|小說】《諸葛孔明II世事件簿1 case.After Order》

樓主 冬日月夏 nckm
GP162 BP-
先上個封面當鎮樓圖~
(14/07 更新)

說到掌管現代魔術世界的組織,相信大家也很清楚。
魔術協會,也就是西歷以來神秘的總本山。
時鐘塔、阿特拉斯院、彷徨海,協會的三個部門隱匿著神秘、同時亦管理著神秘。
而各位所在的時鐘塔裡,又分出了以君主為首統領的十二學科,以及名義上隸屬、卻擁有完全自治權的一些部門。
英靈對策局《After Order》,專門處理從者事宜的部門,就是其中之一。
在繼續說明之前,得先提到對策局的前身——迦勒底天文台。
對,就是那個透過英靈召喚技術,把人理燒卻、地球漂白以及各種危害人類存續的事件全都解決掉的組織。
(聽說教授都是其中一員?)
——咳咳,說到哪裡了?對,在三年前,也就是2020年末,因為人類最後御主的失蹤,那個組織已經解體,所有被召喚的英靈都回到座上,要是後世閱覽鐘塔的歷史,想必會看到這樣的紀錄吧?
但出席這場簡報會的各位應該也已經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部分從者脱離了協會建立的監視網,可靠的目擊情報也在一年前開始逐漸消失,但自稱反對組織「菲尼斯」(Fenis)的他們確實潛伏在這個魔術世界的暗處,而且正準備把天文台最後的遺產也搶奪過去。
諸位必須當心,英靈的存在本身就是高等的神秘,現代的魔術難以損其分毫,無論你的家系有多麼悠久,以凡人之軀迎戰境界紀錄帶也是極其不智的舉動,正是為此,才需要我們對策局去處理。
到這裡為止,有什麼要發問的嗎?
「有!想問一下,孔明先生在城門上彈古箏時就不怕被箭射中嗎?」

「法克,把人當猴耍⋯⋯」
結束了萬般不願的授課,II世一臉愁容地步出了教學棟。
雖然現在是立即就想來根香煙的心情,但之後可是要乘馬車回斯拉的,就先把這一肚子氣吞下吧。
這天風光明媚,才剛步出富有英倫風格的屋簷,陽光的溫熱和味道就撲鼻而來,使II世不其然地以手遮陽。
自己果然還是不適合站上舞台中央吧?可是時勢使然,他難道又有辦法嗎?
「師父,辛苦你了。」
這道如同風鈴般悦耳的聲線,把II世心裡的煩悶一把掃走,長髮的君主眉間一舒,放眼開去,就能看到一輛紅褐色的高檔馬車,以及在門前恭候、一襲灰袍的人兒。
II世執教至今已有兩個十載,手下新世代(New Age)的高徒輩出,但真正能稱他為師父的,從來就只有他唯一的一名內弟子。
自那天在墓園的相遇,轉眼也有十五年了,當時的青澀少女早就長成婷婷玉立的麗人了,但此刻的格蕾還是以昔日最令II世懷念的嬌小姿態、對他微微行了個鞠躬禮。
雖然在魔術的世界也有不少返老還童的手段,但正值青春年華的格蕾顯然也沒有把精神移植到別的肉體的需要,現在的她和II世一樣,是以疑似從者的靈基繫留於世,本來的肉體則被世界保存到裏側去了。
「那麼,回去吧。」
跨過被格蕾拉開的車門、坐進包廂裡去的II世舒一口氣,牽動馬車的四匹棕馬發出咯咯的蹄聲,慢慢地、慢慢地行走在通往斯拉的路上。

「剛才果然還是不如意嗎?師父。」
待車夫開始策動馬車,我朝坐在對面的師父問道,瞧那比平常又更苦澀了點的表情,答案自是不言而喻。
「啊嗯,毫無疑問這次破了最火大的紀錄,那群新生連三國演義是架空創作都不知道嗎?等下,要是說英靈的形象是來自集體無意識的既定印象,那搞不好真的⋯⋯軍師你怎說?」
可能是為了避免產生更多的胃酸,師父刻意壓抑起自己的情感,但一說到魔術的事,師父的老毛病又犯了,不過依憑在他體內的諸葛孔明似乎沒有給出像樣的回答。
「既然那些人都不是有心上課的現代魔術科學生,那師父為什麼還要⋯⋯」
「這樣吧?女士,你覺得英靈對策局的轄外權限是怎樣來的?」
「是經過和魔術協會高層的激烈交涉,記得師父曾這樣說過。」
「嘛,說是激烈,只是萊妮絲的氣焰高漲而已,難得有了能輕易凌駕現代魔術師的力量,不把那些與會者嚇出一身冷汗的就不是我的義妹了。」
「言歸正傳,魔術師這種生物,比起什麼都更重視歷史的深淺,但作為新設部門的對策局還是那麼順利就成立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雙方的戰力差實在是太絕望了。」
師父所指的雙方並不是我們和魔術協會,即使是我也十分清楚,我們正和魔術協會處於情報共享的合作關係。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正因為最能對抗從者的就是從者,魔術協會才必須向我們讓步,這和一直以來的政治鬧劇都不一樣,我們擁有的籌碼是壓倒性的。」
在解說的時候,師父的語調總能保持客觀,但在那平靜如鏡的水面底下,藏著的正是一顆比誰都更柔軟的心。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
我知道說出這樣的話很任性,因為即使是師父也不能給出答案,雖然我成為御主的從者的時間還不長,但透過小紙片的記憶,我也了解到他一路走來的種種痕跡,從最開始就待在迦勒底的師父,一定比我更加⋯⋯
「瑪修小姐,真的不會回來了嗎?」
這句話就如雪花般失落於夏天微熱的空氣中,師父那時有否回話,我已經不是很記得了,但能和師父分享同一份感傷,也是作為弟子的我的榮幸,不知道遠在他方的瑪修小姐,會不會也想念我們呢?

關上兄長辦公室的房門,我摸摸下巴、開始打量起來。
為了在對策局的門面鍍上一層傳統和正派的金,兄長在外的代步工具一律選用笨重又張揚的轎式馬車,是的,就和貴族主義的傢伙們一樣,但那東西走得再慢也好,格蕾前去接兄長下課已是將近一小時前的事了,那麼也差不多該回到了吧。
讓托利姆瑪鎢在大廳待機,我神清氣爽地推開玄關的大門。之後到底能看到兄長怎樣的表情呢?實在是太讓人期待了。
時間剛剛好!已經能在視野的彼端看到逐漸靠近的影子了,對方也應該差不多能夠視認到這邊吧?很好,來準備一下吧!
我叉起雙手,待馬車停定後,裡面的修長人影也彎身走了出來,糟糕,嘴角的笑意都要藏不住了。
「歡迎回來呢,我的兄長。」
「特意在門前等我回來,可真不像你啊,我的義妹。」
「真是失禮呢,難道你最可愛最可愛的義妹就不能想念兄長嗎?」
無視我裝模作樣的發言,兄長的回應慢了一拍,瞧他投射過來的狐疑視線,想必已經知道我在打鬼主意了吧?很好喔,就這樣思考下去吧,每多浪費一秒鐘,你的處境就會變得更危險!
倒是後頭一同下車的格蕾,既無奈又困窘的眼神看得我好刺痛,可不可以別這樣?我不會吃了你師父的啦!
就在我分神之際,兄長的視線竟已轉向自己位於二樓的辦公室,多麼恐怖的觀察眼!不好,要被發現了!
兄長已經有了決定,朝我身旁的玄關邁開腳步,情急之下,我不由自主地擋在他跟前。可惡,即使不抬頭也彷彿能看到兄長得逞的淺笑了,因為,我根本沒有阻擋他的理由啊
「還未聊上兩句,你就要去哪裡了?」
這是我最後的掙扎了,拖延戰術已經以失敗告終,要是不能把我的如意算盤完全拆穿,至少還能取笑他一番!
「是事件吧?委託人已經在上面恭候了,而且是不得怠慢的角色。」
「正因為是不得了的委託人,才在這裡拖延我的時間,女士,雖然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妳這種性格真的是⋯⋯」
「切,結果也沒花多久嘛?怎麼說,真不愧是『現代魔術科的福爾摩斯』呢。」
「拜託你了,只有這個名字不要⋯⋯」
「喔?那麼『超新☆大笨鐘丞相』?『察覺到之前已經墜進了陷阱教授』?還是『艾梅洛軍師雙壁之二』?」
兄長忌諱的並不是被憑依後就變得更多的別稱,而是被類比的那個人,我也是十分清楚的,畢竟他臉上因反感而變得更深刻的皺紋是那麼明顯,由於再說下去可是連我也會受傷的,所以就讓我轉換一下話題吧。
至於最後的諢名到底是我本人還是司馬懿的執拗,可是連我也分不清。
「先說一下,那可不是我的計策喔?所以這不算是輸你一仗呢,諸葛先生⋯⋯等、司馬懿,你擅自在說什麼啊?」
棋差一着!本以為已經挽回失地了,最後竟栽在自己人手上。兄長把手放在門柄上,側頭露出的苦笑彷彿帶有憐憫的意思,不要啦!不要把我當是惡作劇失敗的小孩子!
「⋯⋯好啦好啦,是我輸了,作為補償也好什麼也好,下午的會議就交給我吧。」
其實拐了那麼大的彎,想要交代的就只有這個,真是壞心眼呢?我。(真是不坦率呢?你。)
「那就拜託你了,副局長。」
縱然兄長的低音還是一貫地沉穩,他素有規律的節奏和腳步聲恰似有那麼一點點變快了,後頭的格蕾匆匆之際也不忘先向我點點頭,再快步追了上去。
嘛,就這點程度的話,在上面等著的女士也會容許的吧?

抱著鳥籠般的固定器,踩著小碎步的格蕾一踏一踏的追上了艾梅洛II世,剛好就看到他若有所思地拉動門柄、推開房門。
房間明明沒有擺放鮮花,清新的自然氣息卻從門裡撲鼻而來,格蕾從II世身後探出頭,訪客過於意外的身份就把她嚇得為之屏息。
實在是過於脱世的美人,溜黑順滑的過腰長髮展現出純粹的東方美,更凸顯出身上每寸肌膚的淨白,偏偏她穿著的華美衣裳又毫不掩飾自己的冰肌,不只不顯暴露,更像是端莊的花瓣一樣點綴著她整體的美態。
察覺到II世踏進房間,來客放下手上把玩著的鋼筆,肩上披著的一溜烏黑隨著她的動作流動,使人心蕩神迷,陽光透過窗外的碧綠打在歐式裝潢的房間裡,替美人冷峻的玉肩添上了金黃色的暖意。要是時間能停在這一刻,那必會是迷倒眾生、如詩如畫的一幕。
可惜鐘塔的齒輪繼續轉動,恰巧敲響了宣告正午到來的鐘聲,渾厚的低音迴盪於整個街區,以此為契機,房間的氣氛發生了急劇的遽變。
美人雙眉一顰,空氣竟沉重得像要凝結起來一樣,彷彿整個世界都為她而嘆息。
不,這或許不是比喻,身為蓋亞的精靈,她本來就有以心象風景覆蓋事象的能力,但即使沒有用上如此高位的絕技,女子放出的威壓依然支配著整個空間。
從食物鏈的角度來看,屬於吸血種的女子比起凡人或許是更高位的生物吧?從剛才起,獵食者盯緊獵物般的眼神就不曾停歇,雖然女子並未持有石化系或停止系的魔眼,但從她認知到II世踏進房間的一刻起,II世就能明確地感受到她釋放出的氣息變成了有指向性的重壓朝他襲來,這樣的落差甚至使II世有一瞬間以為是鐘塔終於把暗殺者派來了。
所幸眼前的女子不是不知名的殺手。在那座各種意義上都已相當遙遠的天文台,II世也和她並肩作戰過一段時間,而他們的傳承不但出自同樣的國度,相距的時代更是不過百年。
沒錯,和II世的半身一樣,女子也是登錄在迦勒底靈子紀錄的三百餘名從者之一,職階是刺客,真名:虞美人。

待續。

===================
時間是2020年,解決了地球漂白事件的藤丸立香陷入了原因不明的昏迷,沒從現世退去的部分從者分裂成了兩派,保守派的英靈對策局贊同魔術協會把御主封印指定的方針;然而激進派的菲尼斯不惜違反隱匿神秘的原則與協會宣戰、並不計代價尋找使御主回復原狀的辦法。
三年過後,往日的戰友再度相遇,君主、真祖和持盾的少女,最後能為自己的信念付出多少?
===================
以下是工商時間(已得板務同意
《諸葛孔明II世事件簿1 case.After Order》B5黑白|漫畫+小說本|NT 200
「FF34」首日: S36、次日: S37, S38 「CWT52」首日、次日: P13, P14
162
-
LV. 17
GP 924
2 樓 冬日月夏 nckm
GP6 BP-
《諸葛孔明II世事件簿1 case.After Order》
(14/07 更新,因為巴哈比FB排版好所以增加了一點篇幅~)

說到掌管現代魔術世界的組織,相信大家也很清楚。
魔術協會,也就是西歷以來神秘的總本山。
時鐘塔、阿特拉斯院、彷徨海,協會的三個部門隱匿著神秘、同時亦管理著神秘。
而各位所在的時鐘塔裡,又分出了以君主為首統領的十二學科,以及名義上隸屬、卻擁有完全自治權的一些部門。
英靈對策局《After Order》,專門處理從者事宜的部門,就是其中之一。
在繼續說明之前,得先提到對策局的前身——迦勒底天文台。
對,就是那個透過英靈召喚技術,把人理燒卻、地球漂白以及各種危害人類存續的事件全都解決掉的組織。
(聽說教授都是其中一員?)
——咳咳,說到哪裡了?對,在三年前,也就是2020年末,因為人類最後御主的失蹤,那個組織已經解體,所有被召喚的英靈都回到座上,要是後世閱覽鐘塔的歷史,想必會看到這樣的紀錄吧?
但出席這場簡報會的各位應該也已經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部分從者脱離了協會建立的監視網,可靠的目擊情報也在一年前開始逐漸消失,但自稱反對組織「菲尼斯」(Fenis)的他們確實潛伏在這個魔術世界的暗處,而且正準備把天文台最後的遺產也搶奪過去。
諸位必須當心,英靈的存在本身就是高等的神秘,現代的魔術難以損其分毫,無論你的家系有多麼悠久,以凡人之軀迎戰境界紀錄帶也是極其不智的舉動,正是為此,才需要我們對策局去處理。
到這裡為止,有什麼要發問的嗎?
「有!想問一下,孔明先生在城門上彈古箏時就不怕被箭射中嗎?」

「法克,把人當猴耍⋯⋯」
結束了萬般不願的授課,II世一臉愁容地步出了教學棟。
雖然現在是立即就想來根香煙的心情,但之後可是要乘馬車回斯拉的,就先把這一肚子氣吞下吧。
這天風光明媚,才剛步出富有英倫風格的屋簷,陽光的溫熱和味道就撲鼻而來,使II世不其然地以手遮陽。
自己果然還是不適合站上舞台中央吧?可是時勢使然,他難道又有辦法嗎?
「師父,辛苦你了。」
這道如同風鈴般悦耳的聲線,把II世心裡的煩悶一把掃走,長髮的君主眉間一舒,放眼開去,就能看到一輛紅褐色的高檔馬車,以及在門前恭候、一襲灰袍的人兒。
II世執教至今已有兩個十載,手下新世代(New Age)的高徒輩出,但真正能稱他為師父的,從來就只有他唯一的一名內弟子。
自那天在墓園的相遇,轉眼也有十五年了,當時的青澀少女早就長成婷婷玉立的麗人了,但此刻的格蕾還是以昔日最令II世懷念的嬌小姿態、對他微微行了個鞠躬禮。
雖然在魔術的世界也有不少返老還童的手段,但正值青春年華的格蕾顯然也沒有把精神移植到別的肉體的需要,現在的她和II世一樣,是以疑似從者的靈基繫留於世,本來的肉體則被世界保存到裏側去了。
「那麼,回去吧。」
跨過被格蕾拉開的車門、坐進包廂裡去的II世舒一口氣,牽動馬車的四匹棕馬發出咯咯的蹄聲,慢慢地、慢慢地行走在通往斯拉的路上。

「剛才果然還是不如意嗎?師父。」
待車夫開始策動馬車,我朝坐在對面的師父問道,瞧那比平常又更苦澀了點的表情,答案自是不言而喻。
「啊嗯,毫無疑問這次破了最火大的紀錄,那群新生連三國演義是架空創作都不知道嗎?等下,要是說英靈的形象是來自集體無意識的既定印象,那搞不好真的⋯⋯軍師你怎說?」
可能是為了避免產生更多的胃酸,師父刻意壓抑起自己的情感,但一說到魔術的事,師父的老毛病又犯了,不過依憑在他體內的諸葛孔明似乎沒有給出像樣的回答。
「既然那些人都不是有心上課的現代魔術科學生,那師父為什麼還要⋯⋯」
「這樣吧?女士,你覺得英靈對策局的轄外權限是怎樣來的?」
「是經過和魔術協會高層的激烈交涉,記得師父曾這樣說過。」
「嘛,說是激烈,只是萊妮絲的氣焰高漲而已,難得有了能輕易凌駕現代魔術師的力量,不把那些與會者嚇出一身冷汗的就不是我的義妹了。」
「言歸正傳,魔術師這種生物,比起什麼都更重視歷史的深淺,但作為新設部門的對策局還是那麼順利就成立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雙方的戰力差實在是太絕望了。」
師父所指的雙方並不是我們和魔術協會,即使是我也十分清楚,我們正和魔術協會處於情報共享的合作關係。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正因為最能對抗從者的就是從者,魔術協會才必須向我們讓步,這和一直以來的政治鬧劇都不一樣,我們擁有的籌碼是壓倒性的。」
在解說的時候,師父的語調總能保持客觀,但在那平靜如鏡的水面底下,藏著的正是一顆比誰都更柔軟的心。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
我知道說出這樣的話很任性,因為即使是師父也不能給出答案,雖然我成為御主的從者的時間還不長,但透過小紙片的記憶,我也了解到他一路走來的種種痕跡,從最開始就待在迦勒底的師父,一定比我更加⋯⋯
「瑪修小姐,真的不會回來了嗎?」
這句話就如雪花般失落於夏天微熱的空氣中,師父那時有否回話,我已經不是很記得了,但能和師父分享同一份感傷,也是作為弟子的我的榮幸,不知道遠在他方的瑪修小姐,會不會也想念我們呢?

關上兄長辦公室的房門,我摸摸下巴、開始打量起來。
為了在對策局的門面鍍上一層傳統和正派的金,兄長在外的代步工具一律選用笨重又張揚的轎式馬車,是的,就和貴族主義的傢伙們一樣,但那東西走得再慢也好,格蕾前去接兄長下課已是將近一小時前的事了,那麼也差不多該回到了吧。
讓托利姆瑪鎢在大廳待機,我神清氣爽地推開玄關的大門。之後到底能看到兄長怎樣的表情呢?實在是太讓人期待了。
時間剛剛好!已經能在視野的彼端看到逐漸靠近的影子了,對方也應該差不多能夠視認到這邊吧?很好,來準備一下吧!
我叉起雙手,待馬車停定後,裡面的修長人影也彎身走了出來,糟糕,嘴角的笑意都要藏不住了。
「歡迎回來呢,我的兄長。」
「特意在門前等我回來,可真不像你啊,我的義妹。」
「真是失禮呢,難道你最可愛最可愛的義妹就不能想念兄長嗎?」
無視我裝模作樣的發言,兄長的回應慢了一拍,瞧他投射過來的狐疑視線,想必已經知道我在打鬼主意了吧?很好喔,就這樣思考下去吧,每多浪費一秒鐘,你的處境就會變得更危險!
倒是後頭一同下車的格蕾,既無奈又困窘的眼神看得我好刺痛,可不可以別這樣?我不會吃了你師父的啦!
就在我分神之際,兄長的視線竟已轉向自己位於二樓的辦公室,多麼恐怖的觀察眼!不好,要被發現了!
兄長已經有了決定,朝我身旁的玄關邁開腳步,情急之下,我不由自主地擋在他跟前。可惡,即使不抬頭也彷彿能看到兄長得逞的淺笑了,因為,我根本沒有阻擋他的理由啊
「還未聊上兩句,你就要去哪裡了?」
這是我最後的掙扎了,拖延戰術已經以失敗告終,要是不能把我的如意算盤完全拆穿,至少還能取笑他一番!
「是事件吧?委託人已經在上面恭候了,而且是不得怠慢的角色。」
「正因為是不得了的委託人,才在這裡拖延我的時間,女士,雖然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妳這種性格真的是⋯⋯」
「切,結果也沒花多久嘛?怎麼說,真不愧是『現代魔術科的福爾摩斯』呢。」
「拜託你了,只有這個名字不要⋯⋯」
「喔?那麼『超新☆大笨鐘丞相』?『察覺到之前已經墜進了陷阱教授』?還是『艾梅洛軍師雙壁之二』?」
兄長忌諱的並不是被憑依後就變得更多的別稱,而是被類比的那個人,我也是十分清楚的,畢竟他臉上因反感而變得更深刻的皺紋是那麼明顯,由於再說下去可是連我也會受傷的,所以就讓我轉換一下話題吧。
至於最後的諢名到底是我本人還是司馬懿的執拗,可是連我也分不清。
「先說一下,那可不是我的計策喔?所以這不算是輸你一仗呢,諸葛先生⋯⋯等、司馬懿,你擅自在說什麼啊?」
棋差一着!本以為已經挽回失地了,最後竟栽在自己人手上。兄長把手放在門柄上,側頭露出的苦笑彷彿帶有憐憫的意思,不要啦!不要把我當是惡作劇失敗的小孩子!
「⋯⋯好啦好啦,是我輸了,作為補償也好什麼也好,下午的會議就交給我吧。」
其實拐了那麼大的彎,想要交代的就只有這個,真是壞心眼呢?我。(真是不坦率呢?你。)
「那就拜託你了,副局長。」
縱然兄長的低音還是一貫地沉穩,他素有規律的節奏和腳步聲恰似有那麼一點點變快了,後頭的格蕾匆匆之際也不忘先向我點點頭,再快步追了上去。
嘛,就這點程度的話,在上面等著的女士也會容許的吧?

抱著鳥籠般的固定器,踩著小碎步的格蕾一踏一踏的追上了艾梅洛II世,剛好就看到他若有所思地拉動門柄、推開房門。
房間明明沒有擺放鮮花,清新的自然氣息卻從門裡撲鼻而來,格蕾從II世身後探出頭,訪客過於意外的身份就把她嚇得為之屏息。
實在是過於脱世的美人,溜黑順滑的過腰長髮展現出純粹的東方美,更凸顯出身上每寸肌膚的淨白,偏偏她穿著的華美衣裳又毫不掩飾自己的冰肌,不只不顯暴露,更像是端莊的花瓣一樣點綴著她整體的美態。
察覺到II世踏進房間,來客放下手上把玩著的鋼筆,肩上披著的一溜烏黑隨著她的動作流動,使人心蕩神迷,陽光透過窗外的碧綠打在歐式裝潢的房間裡,替美人冷峻的玉肩添上了金黃色的暖意。要是時間能停在這一刻,那必會是迷倒眾生、如詩如畫的一幕。
可惜鐘塔的齒輪繼續轉動,恰巧敲響了宣告正午到來的鐘聲,渾厚的低音迴盪於整個街區,以此為契機,房間的氣氛發生了急劇的遽變。
美人雙眉一顰,空氣竟沉重得像要凝結起來一樣,彷彿整個世界都為她而嘆息。
不,這或許不是比喻,身為蓋亞的精靈,她本來就有以心象風景覆蓋事象的能力,但即使沒有用上如此高位的絕技,女子放出的威壓依然支配著整個空間。
從食物鏈的角度來看,屬於吸血種的女子比起凡人或許是更高位的生物吧?從剛才起,獵食者盯緊獵物般的眼神就不曾停歇,雖然女子並未持有石化系或停止系的魔眼,但從她認知到II世踏進房間的一刻起,II世就能明確地感受到她釋放出的氣息變成了有指向性的重壓朝他襲來,這樣的落差甚至使II世有一瞬間以為是鐘塔終於把暗殺者派來了。
所幸眼前的女子不是不知名的殺手。在那座各種意義上都已相當遙遠的天文台,II世也和她並肩作戰過一段時間,而他們的傳承不但出自同樣的國度,相距的時代更是不過百年。
沒錯,和II世的半身一樣,女子也是登錄在迦勒底靈子紀錄的三百餘名從者之一,職階是刺客,真名:虞美人。

待續。

===================
進入工商時間~(已得板務同意
《諸葛孔明II世事件簿1 case.After Order》B5黑白|漫畫+小說本|NT 200
「FF34」首日: S36、次日: S37, S38 「CWT52」首日、次日: P13, P14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600 筆精華,02/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