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k

【討論】監獄塔に復讐鬼は哭く 活動翻譯 (完)

樓主 兩儀 wwhat887
GP100 BP-
嗯...總之 在這裡還是一如往常的
請多多指教,然後各種包含!

-----------------


-----------------第一道門·黑髮鬼

???:
---你有羨慕過人嗎?
將自己不曾擁有的才能、機遇、財產置於眼前
這是不可能實現的,有過因而屈膝的經驗嗎?
這世界滿溢著不平等,因此
平等是尊貴的,有過因而咬著牙流盡淚水的經驗嗎?
不須回答。沒有那個必要。
窺視己心。不要別開視線。
正因那是誰也都抱持著的,沒有人能逃避。
羨慕、忌妒他人,引導悔恨之淚的東西。
嫉妒之罪。

-----------------

瑪修:
......前輩?
那個,怎麼了嗎?

主角:
發生了什麼?
/早安,瑪修

瑪修:
那個......
突然間,對話的途中前輩止步了,
並且就那樣沉默了,
該不會是有什麼煩心事吧,這樣......

瑪修:
早安。
不對那個---
前輩,該不會又是擅長的レムレム恍神......
「站著就睡著」了嗎?
在對話的過程中止步了,
該不會吧,我這麼認為......

瑪修:
大概是心理作用仿佛連表情也呆掉了。
有身體不適的感覺嗎?

主角:
好像沒什麼特別的症狀
/白日夢之類的?

瑪修:
這樣啊......
以防萬一,去做一下身體檢查吧。

瑪修:
有可能。
是不是魔術性質的東西來檢查一下吧。

瑪修:
總之先去前輩的房間。
馬上就將Dr.叫過來---

-----------------

???:
歡迎來到絕望之島、監獄之塔啊前輩!
罪孽深重之人,汝名為主角!
若此地是恩仇的彼方,那不論怎樣的靈魂都將囚禁!
就是你,也沒有例外。

主角:
......這裡是加爾底亞
/......你是誰

???:
加爾底亞嗎。不是。不是呢。
哈哈哈,你那惹人憐愛的後輩可不在這裡。
煩人的Dr.也不在改造自己而喜悅的變態也不在呢。
在的只有你一人而已。
......當然,這我可也在喔?

???:
不能出現在這世上的英靈。
借你可愛可愛的後輩的話來說啊。
有想起什麼的感覺對吧。
還是說已經忘卻了呢。
行啊。就盡情地徹底忘記吧。
將各式各樣的一切都持續刻於靈魂上的唯有復仇鬼而已。

???:
就是呢---在第一座塔玩得開心嗎?
不,算了。不要說。我才不想知道你的感想。
這是自動的服務啊。
人類不可能拒絕的招待,如同召喚聲般的吸引過來。
來自第二座塔的招待。
盡可能的,到心滿意足為止享受吧。

不明的亡靈: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嗚嗚嗚嗚嗚............

???:
看啊,馬上就有人恭迎了。
似乎對你那溫暖的脈動著的靈魂感到不滿呢。
雖說不如第一座塔那般,
這裡也可是聚集著聚集著如那樣的死靈們。
話說回來還真是相當迫不及待的樣子喔?
憎恨著。忌妒著。
對你啊!
---還持有生命卻仍在這房間內!

主角:
襲擊過來了!?
/......那樣的太不講理了。

???:
哈哈。冷靜點master
你不能不知道的,許多情況。
比方說這裡是哪裡之類的。
比方說我是誰之類的。
雖說能夠獲得的知識大多都過於瑣碎,就是呢。
總之先去學會一件事就行了!
比方說......沒錯,人類的醜陋---

主角:
只用一擊......
/所以說這裡是哪而你又是誰啊!

???:
這裡是地獄。
擁有作為恩仇的彼方伊夫堡之名的監獄塔!
然後,這個我是......
英靈。你應該很清楚的東西的其中一個。
使這世蒙上陰影詛咒的其中之一。
從哀傷中出生,怨恨,憤怒,
因持續憎恨而以*特別職階現世之人。
*extra class
沒錯---稱呼我為avenger就行了。

-----------------

avenger:
在不死的前提下---
只要殘存下來,你就會知道許多事吧。
可能多少會有些扭曲,畢竟這裡是那種場所嘛。
不過,這我可沒有如此懇切詳細傳達給你的道理。
我沒有打算成為你的法利亞神父。
只是隨意的,到我愚弄你的靈魂為止啊。

主角:
法利亞神父?
/......首先,avenger什麼的職階我才不知道

avenger:
哼。

avenger:
哈哈。都說是特別職階了。
不知道也理所當然。

avenger:
就讓我教導你最低限度的事情吧。扼要的啊。
首先,你的靈魂被囚禁了。
為了逃出,必需要越過七間『裁決之間』。
聲音無法傳達到加爾底亞,
同樣地那邊也無法傳來任何一言一句。
若在裁決之間敗北被殺了,你會死,
若什麼都不做迎來第七天,你會死。
以上。

主角:
為什麼要做那種事---
/瑪修呢? 加爾底亞呢?

avenger:
哈哈。天知道!
現在的伊夫城(伊夫堡),和存於歷史上的那座
有著很大的差別。
和你所見的特異點很像,
嘛,和那也不同就是了。
這裡是狩獵場。
由魔術之王做出的一類啊。

主角:
要狩獵什麼......?
/grand caster嗎!

avenger:
天知道。

-----------------

avenger:
到了。第一間『裁決之間』
你為了活過七個夜晚的第一間劇場啊。
七騎的支配者在等著。
不論誰都為了殺你正摩拳擦掌著呢?
好好看吧,好好品嘗吧!
第一位支配者是歌劇魅影!
追求美麗的聲音,憎恨一切醜惡的東西,
以嫉妒之罪要將你殺死的怪物!

魅影:
克里斯蒂娜......
克里斯蒂娜,克里斯蒂娜,克里斯蒂娜!
對淺眠著的你我歌唱著
包含我的愛
啊啊 今晚也有新的歌姬站上舞台!
啊啊 你是誰啊 不是你 克里斯蒂娜!
我的靈魂和聲音 在這裡 被一個束縛著!
也就是......!

主角:
突然攻擊了!
/是因為精神污染的技能嗎......?

avenger:
事情就是那樣!
說過囉,那是要將你殺死的怪物啊!

avenger:
不是不是! 哈哈哈,好好聽人說話啊!
那是作為這地方的支配者,也是要殺死你的東西喔!

魅影:
不要看我的臉 不要看 不要看!
你 不是克里斯蒂娜的話 不要!
不論你是誰
我啊 我啊 不會原諒
喔喔 克里斯蒂娜我的愛
喔喔 克里斯蒂娜我的業
你也用相同的聲音 讓我踮起腳尖吧
你也將那相同的喉 讓我看看那撕裂後的紅色吧
我想要 想要 想要
今晚的我無可奈何的
......對普遍的 人們 感到忌妒!

avenger:
好好看清楚呦,master。這就是人。
在你的世界滿溢出的人類們的諷刺畫啊!
戰吧。殺吧。
沒有迷惘的空閒喔。要說為什麼---
和你相不相信我無關。
那傢伙,無須多言的要殺了你啊!
哈哈哈看吧! 看吧! 那似乎
是想將你的喉收集起來想的不得了呢!

魅影:
唱吧 唱吧 我的天使!
唯有今晚 只有臨終的尖叫 和歌聲最為適合!

avenger:
怎麼辦呢? 要保護自己嗎! 戰鬥嗎!

主角:
......保護自己
/......戰鬥

avenger:
那就握住我的手!
---讓那假面的黑髮鬼,看看真正的死之舞蹈吧!

-----------------

avenger:
太脆弱太脆弱了!
可悲的,只能成為醜陋殺人鬼的東西呦!
你的靈魂和伊夫堡並不相稱!
你作為殺人者太過於可悲了!

魅影:
在時之盡頭的前方 看見了 光......
在這胸中 無法實現的思慕開了一個大洞嗎......
喔喔 我的心臟呦 在哪裡
喔喔 我這份心思 在哪裡
克里斯蒂娜 為你捧上這心臟
克里斯蒂娜 將這份愛 給予妳

主角:
謳歌著愛呢,你
/悲傷的歌啊......

avenger:
到底如何呢?
好好聽著。那是黑髮的殺人鬼尖叫著的另一首歌。
來自我恩仇之彼方的一擊打碎了靈核,
雖然那是早已破碎的,不過那歌,會持續到最後。

魅影:
克里斯蒂娜 我的愛 雖然我愛著妳
克里斯蒂娜 我無法忍受
尊貴的克里斯蒂娜 和妳一同生活的人們
憐愛的克里斯蒂娜 和妳在同樣世界的全部
和妳一起度過的人們 曬著朝陽的世界
我啊 我啊
---有時 忌妒著 仿佛要發瘋的程度---

avenge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歌劇院的怪人,我看清了你的嫉妒。
我要將你殺掉,唯有將那份醜陋藏在胸中我將離去!
在地獄誇耀吧。
你正是人類。

-----------------

魅影:
............請務必,多加留心。
作為我的克里斯蒂娜的主角。
在扭曲的伊夫堡,
守護你的大概唯有一人吧。
而且那,
並不一定是善者。

主角:
什麼意思?
/剛剛,不是殺掉了魅影---

魅影:
非常抱歉。克里斯蒂娜,我的愛。
我無法說出大部分的事情。

魅影:
我確實地在『裁決之間』被殺掉了吧。
而且,那是,應是我最甚的醜陋之物。
不過,我們絕不會............

-----------------

avenge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就是,有master的狀態下的戰鬥嗎!
就讓我說聲漂亮的指揮吧。
雖然只是臨時的契約不過你確實是master!
對第一次看到的英靈也能運用自如!
而且還是---規格外(特別職階),作為avenger的我!
來吧,前往第二間『裁決之間』吧!
還有六騎的支配者在等著!
如虎般的咆嘯吧。
因為你,一切都允許了。

主角:
......等一下。
/真的,能夠從這裏出去嗎?

avenger:
............嗯?
齁喔。對和我一同前進感到恐懼嗎?
你有在正確的道路上走著的感受嗎?

avenger:
......呼。

avenger:
好吧。
對於你的懷疑我就用一句話回答吧。

-----------------

avenger:
「---等待,並抱持著希望」啊。

100
-
LV. 22
GP 359
2 樓 庫洛 kiki91236
GP26 BP-
不好意思插個樓

基督山伯爵最後一句話
法文版:Toute la sagesse humaine se résume en deux mots: attendre et espérer
英文版:all human wisdom is contained in these two words, 'Wait and Hope'
日文版:何を信じて生きるのか、必要なものは――待つこと、しかして希望すること
中文版:人類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這四個字里面的:‘等待’和‘希望’

英文版跟中文版比較直譯,所以最後一句就變成「等待和希望」兩個名詞
但日文版則有些變化,改成「為了相信什麼活下去,所必要的是--等待,並抱持著希望」變成動詞
順便一提,しかして(而して)是有著「然後,並且」意思的連接詞,同時表示等待跟抱持希望是同等重要的事,而非具有順序

然後,原作嚴格來說不是伯爵的台詞,是瓦朗蒂娜(伯爵仇人的女兒,假死後跟伯爵的朋友私奔)說的:「伯爵剛才不是告訴我們了嗎,人類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這四個字里面的:‘等待’和‘希望’」

(大概是這樣吧,有錯誤請糾正)
26
-
LV. 10
GP 1k
3 樓 兩儀 wwhat887
GP55 BP-
-----------------第二道門·煉獄的惡魔

瑪修:
伊夫堡,是嗎?
法國,馬賽海域存在著的監獄塔對吧。
原本應是在十六世紀建造的要塞。
主要收監政治犯之類思想犯罪者。
不過,作為監獄已於十九世紀末封閉了,
現在是歷史古蹟呢。
成為世界知名的場所的契機,
我認為果然是因為大仲馬的小說作品---

-----------------

avenger:
---你有在聽嗎,master。

主角:
......剛剛,明明是在加爾底亞的。
/啊咧,瑪修呢?

avenger:
你應該要正確理解現實啊。
哈哈。聽好了,你現在也在加爾底亞。
因為你的肉體仍在那邊存在著這是當然的吧。
沒注意到嗎?

avenger:
可愛的後輩的話依舊在加爾底亞吧。
而且,你的肉體也是啊。
呵呵。你呆然的表情真是不錯的趣味啊!
沒錯,你的肉體至今依舊在加爾底亞!

avenger:
這裡囚禁著的只有你的靈魂。
我已經說過了喔?
嘛,要理解是很困難的吧。彼處(那裡)和此處的
時間流動也好空間概念也好都有所不同。
在這裡的七天,
在加爾底亞不過是一天的可能性也有。

主角:
那樣的,相反的話還真討厭。
/那在這裡的七天是加爾底亞的一年什麼的呢?

avenger:
呼,沒差吧。

avenger:
那十分有可能啊。
---噢,突然成了不錯的表情啊,master?

avenger:
想停止肉體和靈魂間的乖離,很簡單。
你只要跨越剩下六間『裁決之間』就行了。

主角:
不過,好像回到原本那間牢房了的樣子。
/......又要從第一之間重新開始?

avenger:
空間概念不一樣。
啊啊,這剛剛也說過了。
開始的場所總是這裡,不過目的地會改變。
走了。第二場裁決在等著你。
......啊啊,對了對了。
要躺在這牢房的床上也無所謂喔。
等待救贖之手從不知何方伸出,
冀望奇蹟的同時如雛鳥一般張著大口也行。
那是最簡單的結局了。
各種事,都會自動(automation)的進展。

主角:
......這麼做的話,會怎麼樣?
/......不。還是算了。

avenger:
你的靈魂會腐朽,
再也無法在那邊睜開眼睛。不過如此。

avenger:
......哼。那麼,走吧。

-----------------

女性的聲音:
............誰,來............
誰來......
啊啊......誰,都不在嗎......

avenger:
嗯---

主角:
剛剛,有女性的聲音!
/聽到了什麼!

avenger:
什麼啊你那反應。
擺出一副要說出去救她的臉。
那就是所謂的正義感嗎?
哈哈哈,不是挺有餘裕的嗎!
還是說只是沒有理解事態呢?
算了。要去救助聲音的主人也無所謂......
不要放鬆警戒啊。
會死喔。

-----------------

avenger:
---到了。那個嗎。

女性:
............請,幫幫我............
我,注意到的時候......
一個人,在這黑暗之中。
這裡......到底,是哪裡,呢。
非常黑暗,讓人害怕......

主角:
沒事吧?
/難不成,是第二之間的支配者之類的

女性:
謝謝你。
是,注意到的時候我,在這裡站著。
非常,黑暗,悲哀的場所......
雖然我這麼認為,卻不知到底是哪......

女性:
是,什麼呢......?
我不知道。我,注意到的時候站在這裡......
很黑暗,而且,非常寒冷......
仿佛是悲鳴沉澱後殘留在這的樣子。
我,該不會......已經,死了......
落到了地獄嗎......

avenger:
女人,你,有名字嗎。

女性:
我,我......
不,對不起。我不知道。
就連為何會在這裡,這裡到底是哪也不知道。
而且,啊啊,名字......!
我無法想起自己的名字。
我,嗯,什麼,重要的東西......在尋找著......
......在追求著......的樣子......

avenger:
哼。名字與記憶被奪走的女人啊。
有趣。那你就自稱梅爾賽苔絲。

女性:
......梅爾賽苔絲......

avenger:
曾經在這伊夫堡,和名字與存在
全部都被奪走的男人有所糾纏的女人之名。

主角:
好名字啊
/全部都被奪走的男人是?

avenger:
............。

avenger:
哼。總有一天你會知道吧。
在你,跨越所有『裁決之間』之時啊。

avenger:
那麼master。打算拯救這骯髒世界而前進的愚者呦。
這梅爾賽苔絲你打算怎麼辦呢?
我就遵從你的判斷。
置於這裡也可以,關入牢獄也可以。

梅爾賽苔絲:
我不想要,一個人......
有不好的東西,一直盯著我看的感覺......

avenger:
閉嘴。
要決定的不是你。

主角:
讓她一個人的話很可憐
/......帶她一起走

avenger:
隨便你。
不管這女人是誰,
你該做的事一件都沒有變。

梅爾賽苔絲:
你們......
要救助,陌生人的我嗎......?

主角:
當然要救
/「等待,並抱持著希望」喔

梅爾賽苔絲:
............非常,感謝。
願,上帝的恩惠也將眷顧你們。

avenger:
哼。

avenger:
呵呵。沒錯。就是那樣!
無論是什麼樣的狀況,唯有那是人類(你們)允許的!

-----------------

avenger:
---你有抱持過情慾嗎?
於第二間『裁決之間』我向你詢問。
master。
面對作為一個人格成立的他人,
想觸摸那肉體,有過如此願望的經驗嗎?
將理性和知性強迫地置於己外,
有過委身於如獸般的衝動而瘋狂的經驗嗎?

弗格斯:
當然有!!
天地天空大迴轉!
那才是此事之常,當然只能回答有了!
不抱任何獸慾哪算什麼勇士哪算什麼英雄!
若說我的存在方式是種罪,呼哈哈哈哈也行!
我作為大罪人站在這裡!
這我! 赤枝騎士團第一人原本是阿爾斯特王的我!
多半最喜歡女人了!

主角:
不知幾次的將錯就錯感!
/多半?

avenger:
窺視己心。不要別開視線。
正因那是誰也都抱持著的,沒有人能逃避。
渴望、顫抖他人,引導下流之淚的東西。
色慾之罪---

弗格斯:
什麼是,下流啊!!!!
想抱的時候就抱,想吃時就吃!
這才是人之真理!
這才是生命的醍醐味啊!
哈哈哈哈哈哈! 而且不用說!
現在正是那時,那風味!
那邊那女人喔,我知道的!
你有尊敬的價值,是難以按倒的女人!
具體來說就是充滿魅力!
尤其是,那相當突出的胸部真的很不錯!

梅爾賽苔絲:
我,我,是嗎......?

弗格斯:
在這吝嗇的監獄一個人喝酒一個人睡覺的話讓人膽顫心驚,
好極了,好極了。今晚將最好。
我啊! 要把你! 吃了!

梅爾賽苔絲:
............嗚!

弗格斯:
然後主角和沒看過的從者!
你們就那個啦。不需要。
礙事。要殺掉。

主角:
......誒?
/你在開玩笑吧,弗格斯先生

弗格斯:
會殺掉喔?

弗格斯:
不。可不是玩笑。以凱爾特方式理解吧。
我是認真的打算殺掉你。

弗格斯:
要問為什麼的話就是自明之理,是生存法則。
你們說了要拐走我的女人對吧?
我知道的喔。啊啊我知道的,從這我手中將女人......
將女人! 搶走什麼的,說了是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若天地有我之劍那天空即為我之力乃漩渦!
這就是,天地天空大回轉!

主角:
好像哪裡變怪了......!
/變質---

avenger:
齁,這樣啊。
看來你並不知道*トヌグダルスの幻視。
*Visio Tnugdali,十二世紀時愛爾蘭本篤會的修道士以拉丁語寫成的異世界幻視譚。
你認為那是什麼了。
那並不是阿爾斯特的勇士弗格斯喔?
曾經的中世紀,不得待於這世上
只得墮向異界認知了恐怖的騎士トヌグダルス看到的東西。
以主的威光形成的煉獄之第四拷問場,
將如燃燒丘陵的巨獸之顎抬起的獄卒---
也就是,煉獄的惡魔!

梅爾賽苔絲:
在中世紀的歐洲流傳的煉獄傳說,魂的苦惱......
我,不知為什麼好像知道......啊啊......
曾經,主面對異教的神奉獻了信仰,
將舉止虔誠的勇者們捉住了......!

avenger:
當然,那是對歷史變遷產生的解釋吧
不過這裡是伊夫堡! 絕望的監獄!
主是不會拯救任何人的,那證明
在這曾經死亡之地!
---沒被拯救的東西皆聚集於此!

弗格斯:
將那女的,給我啊啊!!

梅爾賽苔絲:
咿......!

avenger:
來吧,master。你打算怎麼辦。
要將這陌生女人交給那似乎很善良的英雄嗎。
還是說,將這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

主角:
---avenger! 借我你的力量!

avenger:
好啊!
煉獄的獸鬼,是否能理解復仇的猛虎之牙!

-----------------

瑪修:
---前輩,前輩?
......那個,果然身體不是嗎?
明顯的樣子很奇怪。
那個,有自覺嗎?
剛剛,還記得在說什麼嗎?

主角:
伊夫堡的事
/什麼來者......

瑪修:
太好了。
意識很清楚呢......

瑪修:
......!
果然,意識還不安定呢。
若進行對話的話眼睛的焦點也對不上,
前輩仿佛還說著夢話般的事---

瑪修:
我馬上去叫Dr.。
雖然昨天的簡易檢查沒有出現什麼,
不過我認為需要正式的身體檢查。
一定是,反覆的靈子轉移的負擔在......

弗格斯:
失禮,稍微打擾一下喔master。
喔喔瑪修姑娘也在啊---我說,怎麼啦怎麼啦,這個。
不好喔。臉色鐵青啊。
超過藍的程度都快變成純白了。不,無色透明的領域喔。

瑪修:
弗格斯先生,不好意思!
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幫我一下嗎。
已經比起等待Dr.,
直接將前輩運去醫護室這樣比較......

弗格斯:
當然。感覺到不好的預感想說該不會吧,果然
成了糟糕的事態啊。
不過啊。該說是醫療什麼的擔心是不必的嗎,
就算擔心也沒有意義啊,這樣的話。

瑪修:
沒有意義......?

-----------------

avenger:
---漂亮的,你越過了第二場裁決。
煉獄的惡魔敗走,最終悲哀的消失了。
來吧,該是前往第三場裁決之時了。

梅爾賽苔絲:
那,那個......
我,在這之後該怎麼辦才好呢......

主角:
一起走吧
/不會棄你而去

梅爾賽苔絲:
謝謝......!
雖然連名字都模糊不清,為了幫上忙我會努力的。

avenger:
你有背負著偶然遇到的女人邁步的餘裕嗎?
哈哈,我就認同你那份度量的寬廣吧。
就是,要絕望還太早了。
你就那樣前進就行了。
如果絕望了,覺得已經無法戰鬥就直接說吧。
不用等待七天就由我來把你殺掉啊。
不過,只要你持續前進---

主角:
「等待,並抱持著希望」對吧?

avenger:
---哈哈哈! 就是那樣啊,一時的master!

55
-
LV. 10
GP 1k
4 樓 兩儀 wwhat887
GP55 BP-
-----------------第三道門·螺湮城之怪

Dr.羅曼:
各生命值無論哪種都在正常值呢。
嗯,在魔術回路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異常。
不過確實這狀態不能稱為普通。
主角,你有在聽嗎?
......沒有反應。
雖然只有視線彷彿在看著我們,
不過沒有意識,對我們的問題也沒有應答。
縱使睜著眼,也就這樣而已。

瑪修:
前輩......
這三天,明明我都一直在一起的......
應該在最開始的違和感就有所注意的。

Dr.羅曼:
偶爾,有魔術回路像是被激發的樣子。
線索或許在這裡。
接下來,就由我和達文西醬
進行詳細的診斷和解析吧。
好像說弗格斯知道什麼的樣子?
不過他,完全不回答我的問題呢。

瑪修:
我也一樣。
因為從這裡沒有能做的事,他這麼說......
前輩---
請醒醒啊,前輩!

-----------------

梅爾賽苔絲:
身體覺得如何呢?
啊啊,請保持那樣子。
不用勉強自己從床舖上起來也沒問題的。
你好像,被什麼夢纏住了一樣
所以我向你搭話了。若被嚇到了那還真是抱歉。

主角:
我做了一個夢。
/好像看到了加爾底亞

梅爾賽苔絲:
是關於你自身的記憶嗎?
你,並沒有像我這樣喪失那呢。
你,能做出那樣充滿勇氣的行動是因為......
持有著記憶,嗎。
我啊......
肯定,無法像你那樣。

梅爾賽苔絲:
你本來應存在著的場所,是吧。
加爾底亞......
是我從來沒聽過的東西。
不過,對你肯定是重要的場所呢。
因為將那名說出口時,
看得到你的瞳中浮現的高貴。
讓人羨慕......我是這麼認為的。
你的話,肯定,知道自己該做的事。
和那相反,
我,甚至連自己是誰都......

avenger:
讓女人如此寵愛的照顧感覺如何呢?
並不是討厭的心情對吧。
在伊夫堡讓女人做女僕一般舉止的豪傑
你大概是第一位吧,master。
不過還真是徹底睡迷糊了啊。
將近睡了整整一天喔,你啊。

主角:
早安
/等一下。睡了那麼久嗎?

avenger:
這裡沒有晝夜之分。
從外界完全隔離了的原因,招呼也是曖昧的。
貴安啊,我一時的master呦。

avenger:
區區靈魂一個人總在追求著安寧。
雖然你不一定是那類,至少今天是啊。
醒來如何呢,我一時的主人呦。

avenger:
我向你那呆愣的頭腦詢問一件事。
---你有貪圖怠惰過嗎?
知道仍有數件尚未完成的事,
卻不去面對,不去努力,有過沉溺於安寧誘惑的經驗嗎?
並非作為構成社會的齒輪,
僅僅追求自我的快樂,有過如此此行動的經驗嗎?
啊啊,行了。不用回答。
現在的你恰是那樣啊。

梅爾賽苔絲:
......說得太過分了,avenger大人。
主角大人不過因疲勞而無法起身......

avenger:
大概吧。
靈魂和肉體的接續似乎變得不太安定了。
意識向加爾底亞(那邊)飛越的時間也漸漸地變短了吧?
隨便你。你可以繼續在這裡睡覺,
也可以站起來,往第三場裁決前進。
不論如何,選擇的是你。

主角:
......起身。

梅爾賽苔絲:
主角大人......!

avenger:
哈哈。就是這樣,這樣就行了!
只要你的靈魂還存在著,就由我來見證到最後吧!

-----------------

avenger:
我啊,可是不會減緩自己的走路速度的。
若不想被丟下的話就盡可能拼命地跟上吧。
去意識魔術回路的存在啊。
你終究是人類。力量,光是道理就可以引導了。
從留在加爾底亞的肉體那
像一直以來那樣紡織魔力,行使術式吧。
戰吧。殺吧。
正如同到這裡為止你所做的那般。

主角:
(無言)
/將梅爾賽苔絲留在那裡沒問題嗎?

avenger:
......哈哈。被觸怒了嗎。
原諒我吧,這種言行也是avenger的特性啊!
我僅僅存在著就會聚集惡意。
無法忍受人類(你們)不去憎恨什麼(我們)。
憎恨,殺害,破壞到面目全非然後就那樣徹底遺忘。
明明正是無限的殘酷才孕育出暗黑的復仇者。

avenger:
將那留在牢中就行了。
『裁決之間』等候的只有你而已。
正確來說的話,沒錯。
這裡是你的伊夫堡。
被囚禁的你的靈魂,將結了緣的靈魂之碎片強制的
拉到這舞台上。超越時間和空間。
沒錯啊。你和那女的結了緣。
或許,未來將會如此。
不需想的太深。
你只要將眼前的敵人持續殺掉。

avenger:
......我想你也差不多知道了。
第三場裁決。
這次是,將怠惰具現之輩來做為對手吧。

-----------------

吉爾·德·雷:
---主啊!!
將我降於這舞台的是您嗎!
那好吧,我不論悲劇不論喜劇都可以接受喔!
不過請千萬不要誤會了。
我所演出的一切都是奠定了瀆神的緣故!
閃耀光輝的東西呦,在我的冒瀆前打顫吧!
神聖的東西,以我的嘲笑落到地面汙穢吧!
喔喔,喔喔,在此處降下祝福!
我胸中的跳動在這裡達到了極點!
在神的御前供上最棒的COOL吧!
比方說沒錯,滿溢希望前進的勇者之魂來做為供品!

主角:
那個的哪裡是怠惰啊!
/我只看到他幹勁全開啊!

avenger:
哈哈哈哈哈哈! 在說什麼呢!
那正是怠惰之極啊!
作為騎士最終卻忘了自身的高潔,
將那什麼旗之聖女所高舉的東西是何物忘掉了的男人!
不過墮落就那樣靈魂腐敗了的東西!
人悲慘的下場正是那傢伙啊!
簡單的就跌落的人類之姿,
和那具現很相稱啊!

吉爾·德·雷:
承蒙稱讚不勝感激!!
不錯! 不錯!
那麼在這裡就以喜劇來嘲笑主吧!
懷疑主之祝福的黑色哄笑者呦,墮入地獄吧!
和在這站著的神聖光輝一起!
縱使被永劫的監獄囚禁也不放棄,
終有一日歸去將成真如此滿溢希望的靈魂,太偉大了!
不會的,不會成真的喔。
不管抱著何種希望你將在這裡結束。
您知道嗎?
靈魂也存在著疼痛。
將靈魂的手指折斷,將靈魂的手腳裁斷,將靈魂的腹部切開,
將靈魂的臟腑攪拌的同時將靈魂的眼球剜出的話---
你就會立刻滑落至絕望!
那速度,甚至超過了劃過夜空的流星吧!

主角:
請容我拒絕
/這實在是,情緒太奇怪了啊!

吉爾·德·雷:
打算拯救世界的高貴靈魂!
請看著這我向黑暗之底落入吧!

avenger:
殺吧! 殺吧! 殺吧!
那可是知道你靈魂的咀嚼方法(吃法)喔!

-----------------

吉爾·德·雷:
......呼姆。不可以呢,主角。
竟然不回應瑪修大人和醫師大人的呼喚。
看來,靈魂在相當地深處徬徨著的樣子。
真的很抱歉。
我的碎片似乎給您添麻煩了......
似乎確實以奇怪的狀態存在著啊。
以我,是無法救出現在的您的。
不過不需要擔心。
就我所知,您靈魂的光輝是獨一無二的。
您終將回到這裡。
只要那份光輝,還在閃耀著。
......說到底,這樣的我是無法看透主所思考的一切吧。
就算如此,您啊。
肯定,有我的聖女的加護。

55
-
LV. 10
GP 1k
5 樓 兩儀 wwhat887
GP56 BP-
-----------------第四道門·神不語

貞德·達爾克:
---啊啊,太好了。終於睜開眼睛了。
你聽得到吧,主角。
我是知道的。
我有,想讓你聽的故事。
那是很久以前過去日子的紀錄,復仇的盡頭......
就算誰都徹底忘記了,
也絕對,不會腐朽的仇恨的故事。
一個男人的故事。

-----------------

梅爾賽苔絲:
......早安,主角大人。
聲音很小失禮了。
其實今天早上......啊,不知道是不是早上就是了。
那個,avenger大人的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樣子。
所以......
盡量,不要刺激他比較好。

主角:
他打從一開始就心情不好的感覺
/真的那麼生氣嗎?

梅爾賽苔絲:
是,那樣嗎?
我不這麼認為......
應該說,我覺得他平常看起來很高興。
不過今天好像......

梅爾賽苔絲:
我認為平常是更加享受著的感覺。
......誒? 不是嗎?
很爽快,和這說法好像有點差別
以他本人來說是享受著的,該這麼說嗎......
不過,今天好像有那裡不太一樣。
仿佛是非常粗暴的感覺......

avenger:
............起來了啊。
去第四場裁決。不要耽誤了。

主角:
......是真的
/感覺比一直以來壓抑?

梅爾賽苔絲:
就是,說吧。
啊,今天也請多加小心。
我會在這裡幫你祈禱
不要受傷,平安地回到這裡。

-----------------

avenger:
............話,先說在前頭。
你要殺的對象。
在第四間『裁決之間』的是,憤怒的具現。
憤怒。怒氣,憤慨,
我定義那為最強烈的感情。
是歸因於己的私憤,
或是對世界的公憤都無所謂。
平等的,正當的憤怒正是最使人著迷的。
偶爾,由怒氣導致的悲劇甚至會被人稱讚吧。
精彩的報仇,這樣啊。
沒有古今東西,男女老幼之別。
復仇故事被人類(你們)喜歡,喜愛著。
而將那......!
我是不會認同那傢伙的!
將怒氣,否定其為最純粹的感情!
配置為第四位支配者,
卻又一副理所當然的將拯救和饒恕掛在嘴上!
無法原諒。無法原諒。
喔喔,虛偽的救贖之手讓人作嘔啊。

主角:
你那麼喜歡『憤怒』嗎
/那傢伙?

avenger:
不要問無聊的事。
走了。

avenger:
正是!
那傢伙啊,就是人原諒他神原諒他我也不會原諒!
你啊! 接下來的『裁決之間』要互相砍殺的對手!
啊啊,在戰鬥中盡情的使喚我吧!
我高興著成為你的力量!
把那傢伙撕裂也只能說是僥倖啊!

-----------------

吉爾·德·雷:
......來了呢。
將迷茫的靈魂引至更深的沉澱之人,正義的敵人呦。
另一個我似乎和狂氣一同存在著
不過這我是吉爾·德·雷,聚集在神聖旗子下的騎士!
以正義之刃,
將你們斷罪吧!

主角:
saber的吉爾·德·雷!?
/第四位支配者...

avenger:
和上一次的情形有點不太一樣。
齁,看來是跟著那傢伙一起現界了。
那傢伙在騎士的後面。
看清楚吧。

avenger:
不是。
那傢伙是,在那深處的人。看吧。

avenger:
看啊,看啊! 那就是! 舉起聖旗的東西!
愚蠢的說著主的加護什麼的裝出一副調停者的樣子!
從者·ruler!
其真名我是知道的---
讓人忌諱的貞德·達爾克!
為了要阻擋我的道路自願進監獄塔的女人!

貞德·達爾克:
......avenger。
是的。如你所說。
我是,為了阻止你而到達這地方。
在曾經的過去,作為引導者的我將阻止你。

主角:
聖女貞德!
/她是,憤怒的具現......?

avenger:
沒錯,貞德·達爾克正是憤怒的具現喔!
事到如今也毋需多言了!
相信人類(你們),相信主,
被那一切所背叛消失在火炎中無念的聖女!
那麼就在那靈魂點上不會消失的火炎。
不,火炎來作為核使其燃燒更旺才是正確的!
你知道可悲的感受吧!
怒氣,憤慨,噴起的黑色火炎正是你啊!
正是你!
和第四場裁決最為相稱!

貞德·達爾克:
不,avenger。
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所謂憤怒。
我是絕對不會制裁主角的。
沒有那個資格,也沒有那種打算。
站在這裡的我......
就算不是正確現世的我,也無妨。

avenger:
......什......?

貞德·達爾克:
是你,復仇者。
決定持續憎恨世界和人們
可悲並發狂的靈魂,avenger呦。
我,來拯救你吧。
希望聖旗,縱使在伊夫堡也能如此閃耀。

avenger:
閉嘴。閉嘴,閉嘴!!
閉嘴啊!!

吉爾·德·雷:
貞德啊,請退到後面去!
為您和神舉起的劍,我明白現在正是揮舞之時!

貞德·達爾克:
吉爾!
不行的,他由我來---

吉爾·德·雷:
那黑色的氣息,邪惡的怨念!
在這監獄塔內,就是主的救贖也無法到達那靈魂!
聖女呦,那和你所以為的靈魂不一樣!
徹底瘋狂的靈魂唯有使用斷罪之刃除此之外毫無辦法!

avenge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沒錯,這我是來自於恩仇的彼方的復仇者!
如此的祝願誰都在說著。
憎恨,殺害,持續期待著將敵人全部屠殺殆盡!
那麼我就如此存在著!
如人類(你們)所請求祈願那樣,向世界復仇!
這裡沒有心愛的海蒂,沒有尊敬的法利亞神父,
那麼就是主也無法拯救我的靈魂!

主角:
海蒂? 法利亞神父?
/說得讓人聽得懂一點,avenger!

avenger:
你也是!
一時的master呦,你也無法拯救我!
怎麼可能被拯救!
這黑炎未來永劫都不可能消失!
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venger:
啊啊,就是呢!
要為了你將第四位支配者殺掉的意思啊!
將希望之旗鮮明的撕開!
光輝也好,神聖之物也好,對我來說都毫無意義!
尊敬的,神聖的東西!
全部都一樣的過於無價值啊!

貞德·達爾克:
......沒辦法了。
若只憑對話,是無法阻止你的話。
我就戰鬥吧。
吉爾,請借我你的力量!

吉爾·德·雷:
是。聖女呦,以您和主的光輝之旗帶來勝利!

avenge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來吧! 來吧!
我一直很想知道神對我到底有什麼想法!
聽好了master!
不管說什麼那都是『裁決之間』的支配者!
所以你要戰鬥,除勝利之外別無其他!
想要殘存下來的話---
---將聖女! 殺掉!

-----------------

貞德·達爾克:
......那是,某個男人的故事。
那男人,曾是馬賽的一等航海士。
和美麗的戀人(梅爾賽苔絲)互相約好了未來,是幸福的人。
不過男人,落入了殘忍的圈套。
被不實的罪名......
披上了冤罪。
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同伴。
毫無緣故之罪的密告
是長年好友的背叛。
就連司長法律的人,也因可恥的私慾成了敵人。
然後,男人......
被送到了馬賽海域的監獄塔。
是的,監獄塔。絕望之島。
說是從來沒有人活著走出來的伊夫堡。
被關入這世上的地獄,
男人的光陰被奪走了。
偶爾,男人甚至如此期望著。以餓死這般苦痛的方式死去。
那究竟是何種程度的絕望和覺悟呢。
在那裡......
有著微薄的引導。
叫做法利亞神父的,在獨房遇到的老賢者。
希望,神父給予了那男人。
那是在黑暗之底也閃耀著的,小小的光芒。
從神父那學到許多知識的男人,
最終,以神父之死為交換從監獄塔逃出來了。
和病死的神父遺體替換,
最終越獄了。
實際上......
從入獄時,已經過了十四年的時間。
獲得了神父託付的救世主之山(基督山)的財寶,
男人,開始了他的復仇。
向十四年中將一切都忘卻的人們。
向對背叛和殘暴視而不見的,這殘酷的世界。
男人,一個一個的,將把自己推落地獄的人......
......是的。
非常殘酷的,非常悽慘的故事。
不過人們喝采了。
對惡毒的人們叩下正當憤怒,的他。
自稱基督山伯爵的神祕男人。
由人---由社會製造的此世之地獄中,
唯一一名最終生還的男人。
捨棄慈悲,捨棄人道和恩情,
將人心中所有善良之物捨棄,選擇了復仇的人。
他正是,
世界上最知名的復仇鬼。
那名字是---

-----------------

avenge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充其量是靈魂的碎片,在我復仇的盡頭成為翻騰之炎吧!
是可以消失的東西嗎! 看啊!
在戰鬥中敗北消失的是你的騎士啊!
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說著欺瞞的聖女,貞德!

貞德·達爾克:
......我就承認吧。
在這裡,由你收下了勝利。
不過,我並沒有放棄。
一定會阻止你。你的企圖,全部---

avenger:
消失了嗎。哈哈!
不會讓你逃跑喔,總有一天我會殺了妳!
因為這裡是伊夫堡!
不論是誰,都不可能活著從這裡走出去!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主角:
---你,是誰。avenger。

avenger:
什麼啊,事到如今。
我是引導你靈魂的東西。
雖然我沒有告訴你目的地。
啊啊,可不是那什麼聖女跟騎士他們崇拜著的主的身前喔。
你被我給予的的目的地
唯有恩仇的彼方。
不管你要放棄還是不放棄,
我會,將你的靈魂扔入那邊吧。
到那時,你究竟會生還嗎。
還是說......
永劫的持續被囚禁,感到絕望,發狂,最終死亡呢。
盡可能,好好期待吧。
對了。應該這麼說才對。
---等待吧。並抱持著,希望啊。

56
-
LV. 10
GP 1k
6 樓 兩儀 wwhat887
GP58 BP-
-----------------第五道門·月光無情

梅爾賽苔絲:
......是?
avenger大人去哪了,是嗎?
嗯,說要去偵查外面的樣子剛剛出去了。
似乎馬上就會回來。
要我轉達你沒有追上去的必要,這樣。

主角:
外面一直都是一樣的樣子
/...說這說那的結果還是親切的avenger啊

梅爾賽苔絲:
是這樣嗎?
不,因為我並沒有從這牢中出去過......
不過真不可思議。
從鐵格子看出去走廊的樣子,
從來都沒變過。同樣的,長廊。
即使如此,在盡頭的『裁決之間』每天都有不同的支配者在裡面什麼的。
......根據avenger大人所說,
走廊也好『裁決之間』也好都是每天變化的,這樣。
似乎都在前進著,每天。
向前。向深處。
配合你的座標,
這牢房也,向前前進著......
他是這麼說的。
avenger大人啊。

梅爾賽苔絲:
......就是說呢。
那位,雖然言詞有點粗暴,
不過我覺得他絕對沒有輕視你的意思。
豈止如此......
不,什麼都沒有。
大概只是我的錯覺。

梅爾賽苔絲:
......每天,你們都在戰鬥著呢。
和在『裁決之間』的支配者。
那時,救了我的那天。
仿佛神話在眼前展開。
你們的舉止,
自稱弗格斯的獸鬼的存在......
簡直是古代英雄的故事那般。
讓人不覺得是現實的東西,的程度。
avenger大人說了,
在這裡聚集的是,被什麼囚禁了的靈魂。
英靈......
就算是那超越人類的強大靈魂也一樣。
我,並不是那般了不起的人物。
英靈什麼的,不可能。
不過,我也......
因為現在也在這伊夫城(伊夫堡)......
被囚禁的靈魂。肯定是作為什麼,
罪的具現而被選上也有可能呢。

主角:
不過是魔術王什麼的擅自選的而已
/可能是被捲進來的而已?

梅爾賽苔絲:
謝謝你。
主角大人。
我,思考著的。
真的有無罪之人的存在嗎,這樣。
憤怒也好,嫉妒也好,有程度之差,
不過不管哪個都不過是精神活動之一。
假設那樣是有罪的,
不過,主不得已只好裁決誰呢......

avenger:
醒來了嗎,我一時的master。
那麼就站起來吧。
走了喔。
第五場裁決,已經在等著你了。

-----------------

卡利古拉:
......迷茫之人呦。
迷惘,困惑乃人之命運。
話是這麼說,
不過這我(卡利古拉)要將人生正當化似乎有些不合道理啊。
呼。你的瞳中浮現出了驚訝。
假設我的狂氣為月之女神的恩寵,那麼偶爾也會消失。
平常是怎麼樣都不可能達成的,不過這裡是地獄之底。
現在就連女神之眼也看不見你。
......不過,失去狂氣我就無法觸碰我心愛之子。
事不如意啊。
我是以berserker的職階現世之身。
失去狂氣,帶理性說話是不被允許的。
唯有在靈魂和肉體正游離著的你身旁,
我,才能像這樣談話。
啊啊,尼祿---
酷似我妹阿格里庇娜的心愛之子呦。
但願,但願。
微不足道的也無所為,只有你一定要幸福。
狂氣跟憤怒就由我帶走。
願你的前進道路不會被祝福的薔薇埋盡。
......抱歉了。我應該要告訴你言詞,
但這唇卻自動的紡織給姪的愛。

主角:
(尼祿,很不錯呢)
/(我懂)

卡利古拉:
......看你的瞳我就知道了。
沒錯呢。啊啊,就是那樣。

卡利古拉:
嗯。......嗯。

芙嗚:
FOU-R,KYAU,KYA-U!

卡利古拉
喔喔,美麗的獸。你要修正我的迷惘嗎。

芙嗚:
FOUR,FOUR。

卡利古拉:
就是呢。時間很寶貴。
所以主角,我不得不告訴你。
---你有將全部都吞下過嗎?
縱使持續吃著也不感到滿足,
因仿佛貪欲般的飢餓持續品嘗,有過這樣的經驗嗎。
消費著,浪費著,為了不要在之後有所剩下
一味的貪圖吞食,有過將靈魂的饑渴委託於身的經驗嗎。
我的話有。
不,那正是我嗎?
吞食,白費,將無愛之身以欲望填滿。
暴食之罪。
也就是我們羅馬的惡性。
......我的生活或許是種惡。
啊啊,後世的歷史也是那樣紀載著吧。
月之女神或許將我玩弄,
這樣,我或許是作為惡出生的。
不過,我的靈魂,並非反英雄而是作為英靈刻於人類史上。
那是......
在我胸中,或許只有些微的,
還殘留著一點愛的緣故吧我深信不疑。
正因如此---

-----------------

avenger:
我要告訴你這次的支配者的真實身分喔。
他是,暴食的具現。
貪圖這事上的各式快樂,
就算溢出也不滿足持續吞食著的惡毒的具現。
實在是,簡單明快至極的對手啊。
大概沒有再像上一次那樣種種的強詞奪理了吧。
怎麼,沒有思考的必要。
你只要任憑你的存在存在著然後勝出吧。
......殺吧。只要殺就行了。

-----------------

???: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

卡利古拉: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要......殺掉......殺掉......!
喔喔,啊啊啊,女神啊......原諒,我的舉止!
我的,舉止,是,命運,的,啊!
我啊,要把一切......!
只要貪圖! 吞噬!!

主角:
卡利古拉!
/剛剛,遇到了你---

卡利古拉:
............喔喔............
尼祿,在,哪裡......
喔喔,但願,但願,只有你......!!
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卡利古拉:
..................?
你是,什麼啊......
要阻止,我嗎......我,可是,皇帝喔......!
我要,吞噬! 雖然就連味道都分不清了!
我要,吞噬! 雖然就連意義都不知道了!
女神,黛安娜,將一切,都赦免了!
我的,舉止,是......!
......我,只有遵從,命運......!!

avenger:
哈哈哈! 看來讓他平靜失敗了的樣子呢!
那在把你的靈魂啃食殆盡前是不會停止的!
要繼續對話也無所謂喔。
若說想在這裡死亡的話就隨便你吧。
在途中停下腳步也無妨。
你啊,不論何時都可以放棄。
不過,你的靈魂......
好像沒有說要在這裡停步呢!
看啊,來了喔!
想死的話就那樣行動吧!

卡利古拉:
嗚嗚,喔喔喔喔喔!!

avenger:
想保住性命的話......
殺吧! 阻擋的一切都是你的敵人!

-----------------

卡利古拉:
---正因如此。
正因相信著這些微的愛的渣滓。
正因以和反英雄相稱之身,卻作為英靈存在的我。
我啊,才能在狂氣的喊叫之中至少混入一點自己的思緒。
或許過於微小......
這正是,我,向這被詛咒的命運的抵抗。
......主角呦。
就連這我也是如此,
那麼,知道愛的人是不可能墮落的。
我相信你喔。不斷前進之子呦。

58
-
LV. 10
GP 1k
7 樓 兩儀 wwhat887
GP44 BP-
-----------------第六道門·復仇是---

avenger:
第六場裁決,第六位支配者---
你看的到吧。
大概是毫無止盡的人類之欲,這樣。
我沒看過比他更貪得無厭的人了,
確實,值得驚嘆。
為了將富,將錢,將財產攢在腹中,
甚至連獻上親生女兒的那男人,也完全比不上他。
他的慾望,如字面上的遍及世界。

主角:
你看起來說得很高興呢。
/那位他(?)的事,你很中意?

avenger:
......很高興? 是嗎?
哼。從你看來,是如此啊。
那麼我成了相當程度的惡趣味精神的主人了呢。
最開始是嘆息和淚水,接著是苦悶和苦惱。
最終他走向了大願足以號稱為貪得無厭。
雖然沒有成功達成的事,
不過,那是這世上最為高潔的復仇劇吧。
也就是---快樂的---這樣呢。
不過我無法否定。我大概將一切善性捨棄了。
那麼也會成為惡魔般的人物吧。
會嘲笑人的,珍貴願望的人物。
呵呵。哈哈哈。有趣!
確實啊。就像你所說的也不一定!

avenger:
哼。就是說呢。
雖然我沒有想過,或許就是那樣吧。
他尋求著回答。
若這世上沒有確實正確之物,這樣。
因為相信珍貴的東西,人的善和幸福,
該說是否定這蔓延著惡的世界嗎?
你絕對無法明白的。
不,或許是你的話可以確實的理解嗎。
沒錯,他是,達成這世上所有善的男人。
和你也很相似喔。
因為他打算拯救這個世界

avenger:
畢竟---
甚至抱持著對那類的敬意呢,我啊。
那份無謀,高潔,強欲! 實在很值得喝采啊!
所以。所以。
和這無上的敬意一同。
就讓我的黑炎將一切破壞吧。
正是那正直的想法,尊貴的願望,我之炎才會猛烈燃燒。
覺悟吧,master。你啊......
必須粉碎那連世界都吞得盡的貪得無厭。
你不能殺掉的話,唯有死。
說實在的,沒錯---
是難敵啊。鬆懈的話,馬上就會死掉喔。

-----------------

貞德·達爾克:
......來了呢。avenger。
雖然上回輸了,
我也做出決斷了。要打倒你,要阻止你。
我相信這才能成為你的引導,現在的話。

avenger:
不對,不對不對!!
確實不會讓妳逃掉,確實總有一天要將妳殺掉!
不過不是現在。何等厄運啊,旗之聖女呦!
那份厄運!
能和卡德魯斯匹敵了啊!

主角:
為什麼要對她那麼生氣呢
/......不擅長應付貞德?

avenger:
正因我能夠! 作為我!
若不認同憤怒的存在的話,
那等同於否定這我的存在!

貞德·達爾克:
凶暴的持續者。avenger。
憤怒確實,偶爾就如你說---
不會輕易的消失吧。
那我也能夠理解。不知親眼目睹了幾次。
怒氣是,如同在稻草上點的火,
肯定會輝煌的燃燒吧。
直到將憤怒之人,和其周遭的許多事物都一起燃燒殆盡為止。
不過......就算將憤怒藏在胸中......
同時,就連相信赦免和救贖也做得到。

avenger:
令人不爽! 向我,說什麼赦免和救贖嗎!

貞德·達爾克:
要說為什麼的話---
你也曾經,體會過一次對吧?

avenger: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庫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可不一樣!
不要對我的恩仇說三道四的,女人!
我的黑炎,不冀望他人請求的救贖!
我的怨念,不給予地上的任何人赦免!
「虎啊,輝煌的燃燒。
 汝將赴往恩仇之彼方的話」
我是巖窟王(*基督山伯爵)!
*其實原文這邊只寫了基督山而已。
刻於人類史上的惡鬼的陰影,是為永久的復仇者!

-----------------

貞德·達爾克:
他正是伊夫堡的復仇鬼。
前往巴黎,完成許多復仇的人物......
真名為,愛德蒙·唐泰斯。
沉溺於血之復仇中,他自己如此自稱。
基督山伯爵---
給予自己希望的神父授予的救世主之山(基督山),
和財寶之城,那和其有著相同的名稱吧。
不過......
他的行為是在散播絕望。
於恩仇的彼方怨念沒有消逝,輝煌的燃燒。
基督山伯爵。
那是,只為了復仇產生的,惡魔之名。

-----------------

avenger:
理解了。贊成了。旗之聖女!
你的性質,看來怎麼樣都無法和我相容!
那麼就在這裡殺了妳!
如妳所望的賜予吧,我的怨念為何物!

貞德·達爾克:
............!

???:
也有只透過言語無法傳遞的想法。
聖女呦。妳應該也,很清楚的不是嗎。

貞德·達爾克: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不過,我不論如何都無法放棄。

???:
---正因如此,
主至今也持續愛著妳呢。

avenger:
---喔喔。我等很久了喔,另一位裁定者(ruler)。
具現強欲之物。
原來如此,有漂亮的考慮過了呢。
例外(extra)就以例外(extra)來對付嗎。
一位復仇者對上兩位裁定者啊。
有趣。啊啊,實在是,很有趣。
從者·ruler!
天草四郎時貞!

天草四郎:
---初次見面,avenger。
若不是這樣的場所,
或許我們有著以不同形式見面的可能性。
對自稱復仇的基督山的你,
事到如今,祈禱的言詞也無法傳達到了吧。
不過,另一方面我相信著你。
沒有這之上的程度。

avenger:
嗯嗯......?

天草四郎:
若是知道此世之地獄的人,
那麼應該同時知道著真正珍貴之物。
你不是沒有參與魔術王的陰謀。那麼......

avenger:
---閉嘴。
那是不抱有怨念之人。
我沒有和位於恩仇之外的存在合謀的道理。
被誤會可是讓人困擾啊,天草四郎。
我可不記得有幫助過什麼拯救世界喔?

天草四郎:
......確實,是那樣吧。
哎呀哎呀。
雖然我不擅長打打殺殺,不過也只有相信這是引導了。
貞德·達爾克。我借妳我的力量。
不是作為配置在伊夫城的人,而是同樣作為ruler。

貞德·達爾克:
---好的。天草四郎時貞。

天草四郎:
謝謝。
......會覺得有些微複雜的心情,嗎?

貞德·達爾克:
在遙遠彼方的紀錄,現在就先放著不管吧。
我想拯救他,你也想拯救他。
那麼就應一起戰鬥,
要一同戰鬥的話,也沒有比你更讓人安心的對象了,

主角:
雙ruler作為對手!?
/......簡直,我們這邊是壞人啊。

avenger:
那邊是兩個,這邊只有一個嗎!
那麼有把握的話確實多少是劣勢吧!
不對。不對喔master!
我有你和,你的僕人在!
這裡是伊夫堡!
主的威光到達不了的最深處的話也沒有偏袒呦!

avenge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趣的玩笑啊,沒有比這更甚的諷刺啊master!

avenger:
過去,知道沒有主的救贖的我!
現在,要將主的救贖所具現的你們殺了!

天草四郎:
接下來。那該怎麼辦呢---

avenger:
來吧,要上了喔master。
你和我事到如今,是一心同體。
於這遮斷一切救贖的伊夫堡,
抱持著希望,確實的期望生還的東西!
不得不引導喔!
能將你! 引導的,只有這我而已啊!

主角:
......一定要回到加爾底亞!
/什麼啊,事到如今!

avenge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沒錯,沒錯,你也如虎般的咆嘯!
---殺掉,掠奪,以自己之力奪回一切!

-----------------

天草四郎:
......avenger。
想救你,我們是這麼願望著的。
我也好貞德·達爾克也好都以同樣的想法戰鬥著。
......對吧,聖女。

貞德·達爾克:
是的......
不過,我的力量又有所不及---

天草四郎:
復仇是人承擔不了的。
甚至不用引用聖典,那是太過的行為。
並非預言也非神諭,
我就對你這麼說吧,avenger。
那黑炎終有一日會毀了你自身吧,這樣。

avenger:
那是剩下的話嗎,ruler們。
我是永久的復仇者這事實就連主也無法改寫。
知道這卻仍然說著嗎?

貞德·達爾克:
......沒有什麼永久的事物。
那是,若為惡物的話那就更不用說了。

avenger:
天真。太天真了。這是怎麼樣的天真啊!
甚至讓人無法嘲笑喔!
因為那份天真! 知道吧
你們在這塔被強加上了憤怒和強欲的化身!
若ruler(你們)確實正確的現界的話,
就能如此容易的......

天草四郎:
---。

avenger:
不。不需要說。在別的地獄相見吧。
就連在這都沒有失去高潔的人們呦。
雖然我嘲笑你們的主,不過你們是例外。
不抱有憤怒打算赦免的聖女,
還有,打算對抗惡世的強欲的聖者呦。
---永別了。

貞德·達爾克:
......向你的,靈魂......

天草四郎:
我將為你祈禱安寧,
在不是這的別處。

avenger:
......讓你久等了。一時的master呦。
剩下的『裁決之間』,只剩一個了。
你啊,看來最後說不定可以生還喔?
若你不放棄,
殺掉,繼續走下去的話。前提是。

主角:
他們,真的應該被打倒嗎?
/(無言)

avenger:
---天知道?
他們戰鬥的目的是因為我。
他們計畫達成之時,你會如何呢?
或許會被拯救。
或許只不過,繼續囚禁在此處。
現在成這樣什麼都無法說了呢!
不管如何,你只有相信我而已呦!

avenger:
......呼。擺出了不錯的表情呢。

avenger:
回去牢房了喔。
唯有這次我也,實在是疲累了啊---

44
-
LV. 10
GP 1k
8 樓 兩儀 wwhat887
GP64 BP-
-----------------第七道門·巖窟王

???:
......那男人,被拯救了。在最後。
沾滿鮮血的復仇劇的結尾,
男人,將構成自身的惡脫去。
男人,再度獲得了。
本來應該已經失去的珍貴之物。
將思念。將愛。---將人的善性。
男人之名是......
捨棄作為基督山伯爵之事,他的名字是。
愛德蒙·唐泰斯。
縱使成為了可怕的復仇鬼,仍取回愛的男人。
在捨去復仇踏上旅途的他的身旁,
據說有位愛著他的異國公主的身影。
不過。
不過,現在的他......

-----------------

瑪修:
前輩......

芙嗚:
KYU-,FOUR......

瑪修:
......是的,芙嗚桑。沒事的。
前輩肯定明天就會醒過來的。
不可以軟弱呢。
要振作起來。
當前輩睜開眼睛時,
不能讓他看到這沒有活力的姿態。

芙嗚:
FOUR,KYA-U!
FOUR!

瑪修:
是的,我也這麼認為。
為了讓前輩隨時都能夠回來---

-----------------

avenger:
......那女的去哪了。
哼。不要一臉呆滯。
那女的,我命名為梅爾賽苔絲的女人。
在我不在的時候去哪了?
去處什麼的,在這伊夫堡可沒有。

主角:
啊咧,什麼時候
/在走廊或是『裁決之間』呢?

avenger:
你也毫無線索,嗎。

avenger:
確實呢。
你知道的只有那個空間而已。
你所看到的監獄塔的樣子說是只有伊夫堡的一小部分也不為過。
對你而言足夠了吧,
但其他愉快的房間還有的是。

avenger:
......算了。管他的。
要走了。做好準備。
最後的『裁決之間』似乎已經準備好了。
殺了第七位支配者。不要迷惘。不須困惑。
反正,道路只有一條。

-----------------

avenger:
實在是,你的運氣很好。
雖說能讓我在身旁走著也是如此,
但潛藏在這伊夫城的全貌,你並不知道。
看來相當的,被什麼愛著吧。
也沒有來自拷問的細雨給予的觸覺、痛覺上的打擊。
也沒有來自被收監的人們無數的呻吟,
來自死之大合唱給予的聽覺上的打擊。
沒錯,也沒有來自無止盡的死臭所給予的嗅覺上的打擊呢。

主角:
沒有真是太好了呢
/為什麼,對這裡如此詳細?

avenger:
哈,那倒也是啊!
真是的,正直的傢伙。

avenger:
因為我的存在方式啊。
雖然這裡和原本的伊夫堡有差別,
不如說其存在方式接近我了。
無法消失的怨念,將傳說的監獄塔扭曲了。

avenger:
......算了。不論如何,啊。
能折磨你的實際上,唯有『裁決之間』。
雖然我並不覺得羨慕---
這還真是,
和我走在不同的道路上。

-----------------

avenger:
---哼。

主角:
誰都不在?
/你不是說已經準備好了?

avenger:
來說點,過去的事吧。
打發時間。
......雖說想來根菸,也無法挑剔了。
是無聊的老故事啊。
不過,尊他為最棒的復仇劇的人也有。
在某海旁邊也一位愚蠢的男人。
是位誠實的男人。
不知道這世界充斥著邪惡的男人。
所以,男人落入了陷阱。
因不實之罪關入了伊夫堡......
十四年。渡過了地獄般的日子,
從監獄塔生還的那男人---成了復仇鬼。
將人類所持的善性全部捨去,
那男人,獲得了如惡魔般的狡猾和力量。
男人,任憑憤怒沉溺於復仇。
將把自己推入地獄的人們,
一個一個的,親手給予了充分的恐怖。
庫庫......
啊啊,即便現在也能想起來。那些傢伙的臉,臉,臉!
在我報上名字時的驚愕!
自己所忘卻的惡業回到面前時的絕望!
庫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才是復仇的本願! 才是正當報復的頂點!

主角:
那是......
/是你的經驗嗎,avenger

avenger:
呵。不要急躁。
長輩的話,要聽到最後啊。
雖說如此大致上到這邊就結束了。
男人雖然沉溺於復仇,但饒過了最後一人。
......捨棄了自身之惡,有這麼說的人。
在最後的最後取回了善行什麼的。
---獲得了,愛。

主角:
......為什麼要那麼生氣

avenger:
......男人確實停止了復仇。
沒錯,大概取回了已失去的愛吧。
男人,和即使是復仇鬼的自己也持續愛著的寵姬一同消失在不知何方。

主角:
是快樂結局呢。
/那故事,確實,在哪

avenger:
啊啊,是那樣呢。

avenger:
......或許吧。因性質惡劣的小說家的勾當,
成了廣泛傳遍世界的故事。

avenger:
男人的人生成了故事。
又或者,故事正是男人的人生呢。
不管怎麼說---
故事受到了至上的喝采,
接受了無數的想法,成了復仇的神話。
曾經那男的被稱為復仇之神,
但可悲的,男人自身真的淪落為那了。
男人,被刻於世界史上。
成了人們所空想的粗暴型態。
然後,成了英靈的男人魂魄,
正好在魔術之王燒卻時間之時---

梅爾賽苔絲:
......特別職階。
做為非常特異的從者現界了。
---那就是,你呢。avenger。

avenger:
............。

梅爾賽苔絲:
到最後,我......
我還是沒有想起任何關於自己的事。不過。
我知道的。
不知為什麼,我知道你的事情。

主角:
梅爾賽苔絲?
/難不成,第七位---

梅爾賽苔絲:
貴安啊,主角大人。
不對,不是你。黑色的他,由我......

avenger:
從那邊退下。女人。
我不會殺積極的女人。

主角:
你好意思說!?
/對貞德小姐時明明就用盡全力了呢

avenger:
......哼。

avenger:
那是ruler。是人間城塞啊。
作為女人身心都太過堅固了。

梅爾賽苔絲:
這座塔是不好的東西。
然後avenger大人,你也是。
你---果然,是不能出現在這世上的。

avenger:
---齁,有趣。
又有這麼說的女人啊。
梅爾賽苔絲。不對,不對,失去自我徬徨的女人。
難不成,存在在這伊夫城的同時卻又否定我嗎?
妳才不是什麼弱小的女子。
妳很強,你有著和聖女匹敵的強大靈魂!
顯現你的本性!
若這我,不能存在於世上的話!
---展示吧。盡你的全力來殺殺看吧!

梅爾賽苔絲:
我,還不知道......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不過,有借我力量的東西們存在著。

死靈:
......把,力量,借妳......女人......
......我們,無法成為英靈成了死靈的東西們......
......沒有片刻,將妳,忘掉......

avenger:
在伊夫堡聚集的詛咒的集合?
不對不是呢。那沒有怨念,沒有怒氣。
是思慕妳的魂之碎片們嗎!
哈哈哈,不錯喔。就連死靈都愛著的女人。
走了相當的路吧。
妳,總有一天會成為有名字的英靈也說不定。
---不過。沒有怨念的死靈什麼的,相當於微風。

梅爾賽苔絲:
......!!

死靈: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avenger......可悲 的,我,呦!
這位才是我們的光---唯一 的 救贖。
縱使如此---你也 只能 拒絕!
無法拯救,無法拯救......!
至少去死......! 如燃燒殆盡的蛾......!!

-----------------

梅爾賽苔絲:
......啊啊,請不要勉強。
保持那樣就行了。
不過雖然這麼說,你大概也無法動吧。
你沒有介意的必要。
我,是覺得有該做的事而去做的。
亡靈們會借我力量,
大概如他所說......
是根據我生前的存在方式,吧......
我是,本來的第七間『裁決之間』的支配者。
應被你殺掉的障礙之一。
不知因什麼理由失去了那職責,
記憶也,一起消失了的樣子。
現在也,仍然,想不起來。
只不過......
你所走的路上,
願光將照耀著。
雖然他的話語充滿著諸多欺騙,
但唯有那一言仍殘留在胸中。
「---等待,並抱持著希望」
......何等悲傷。
不過,是持著願望之籠的話語嗎......

-----------------

avenger:
哈哈哈哈哈!
去死! 去死! 不留一點痕跡的消失吧!
沒有怨念的力量什麼的實在是無力!
確實,由相性的觀點來看對我是有效的---
不過沒有傳達到喔,女人。
你的刀刃實在太過於柔和了。

梅爾賽苔絲:
或許是那樣,呢......
我,絕對,
不是真正的梅爾賽苔絲......
不過我為你祈禱你的道路上有著光芒。
avenger......不......
---愛德蒙·唐泰斯

主角:
消失了---
/她也是,英靈嗎...?

avenger:
......庫庫。

avenger:
......我哪知道!

avenge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滑稽之極,還以為消失之際會說些什麼!
竟說我是愛德蒙......!
不對! 不對! 聖女也好不要把我跟那傢伙混為一談!
竟說是愛德蒙·唐泰斯---
那是因無辜之罪被關入監獄的可悲男人之名!
並在恩仇的彼方,因可稱之為奇蹟的愛,
被救助男人之名---
絕對不是這我。
若此身為avenger,永久的復仇者!
作為人而死去的人類之名(愛德蒙)什麼的!
怎麼可能相稱呢!

主角:
---你的,本名就是那個嗎?

avenger:
............故事已經結束了。
事到如今,這伊夫堡的任務也結束了。
因為七場裁決都被破壞了。
之後,就只剩照著光走向外面。不過......
沒有能從伊夫堡越獄的人類。
沒錯,只有一人除外。
伴隨著幾億的怨念在構成的這裡也一樣。
果然,能出去的唯有一人而已。

主角:
不過,在這裡有兩人
/就知道是這種事啊

avenger:
就是呢。啊啊,就是---

avenger:
理解力真好啊。
不對啊果然,那程度還是可以理解的呢。

avenger:
殘留在這裡的一人,
會成為當代的法利亞神父。
作為挫傷絕望,引導希望之物結束性命。
那還真是,啊啊,有著深遠意義的事吧。
是你呢,是我呢。
誰會活下來,誰會死去呢。
---來吧,一時的master。做好覺悟吧。
想當然耳我沒有在這裡腐朽的打算。
難得,再度來到這世上了。
我會照我的方便去做。
讓你成為第二位法利亞神父,我會活下去。
然後,你的故事就結束了。實在很簡單。
作為閉幕。在最後的舞台,
你的靈魂會確實墮落。
不過,或許......!
你仍叫著要繼續前進的話!
你! 還沒,失去希望的話!
---將惡(我)! 殺掉!
將這於神之領域司長復仇的我!
將傲慢的具現---第七間『裁決之間』的支配者!
為了拯救世界---來吧,不須客氣!

-----------------

avenger:
............庫,庫庫。
精彩。原來如此,把握了我的戰鬥方式嗎......
不愧是一時的master啊。
哈哈哈哈! 心情不錯!
就是啊,我一次也好想嘗試看看......!
引導曾經的我唯有一人,
虔誠的法利亞神父......如你一般!
我也......
想被不輸給絕望的誰......
想將落入令人不悅的陷阱,無辜的人---
我的,至少作為希望---

主角:
愛德蒙·唐泰斯......
/avenger!

avenger:
......用那個名字稱呼嗎,你也。將我。

avenger:
哈哈! 沒錯!
這不是很了解嗎master!

avenger:
就承認吧! 你把我殺掉了!
你引導了我勝利---
不知道嗎?
......啊啊,就是,就是那樣吧。
我並不知道所謂勝利。
就算作為復仇者刻於人理上,我也......
因為最後是被拯救了的愛德蒙(我)......
沒有達成復仇,
最後保持著並不知道勝利之味的巖窟王留存下來了。
不過......是你啊。主角。
是你引導了我,粉碎了障礙,從塔逃離了。
那是何等的......
滿溢希望的結局呢。
對沒有勝利作為復仇者的我,
你,給予了我作為引導者的任務和勝利。
慷慨的傢伙啊---哈哈,主角呦!
是我們的勝利啊!
魔術之王也並非全能!

主角:
果然,這是所羅門的......?

avenger:
笨蛋。說出魔術之王還可以,
不要輕易地說出他的真名。
那名字是已被詛咒之物。
順著言語也能降下詛咒。
正因如此,你才墮入了這地獄。
在倫敦和那男的對上了視線對吧?
對那傢伙而言只要那樣就足夠了。
邪視,這麼稱呼的東西。
那時就被服下了致死之毒吧。
那時,你不是被放過了。
而是已經「結束的東西」而被捨棄。
不過---哈哈,哈哈哈!
結果是這樣! 可惜的是魔術之王呦!
你的一次心血來潮,
僅僅一次姑息的圈套,在這裡破算了呢!
誰叫你選了我這樣的呢白癡!
活該啊!
前進吧! 繼續掙扎吧!
從靈魂的監牢中解放了---你啊!
終有一日,會拯救世界吧!

主角:
---你會,永遠的消失嗎?

avenger:
......期望再會嗎,和作為avenger的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麼我只好這麼說了啊!
「---等待,並抱持著希望」呢!

-----------------

???:
............前輩!

芙嗚:
FOUR,FOU-R,KY-U!!

瑪修:
前輩......!
前輩看起來仿佛醒過來了!
若不是我在做白日夢的話,
這也就是,前輩......

Dr.羅曼:
啊啊。看來自己回復了呢。
---真的,讓人看錯般的成長啊。
早安,主角。
睡得相當長呢,頭痛什麼的有嗎?

芙嗚:
FOU-R,KYU!
KYU-U!

瑪修:
前輩。早安。
......平安的,回來了呢。
太好了---

主角:
我回來了,瑪修

瑪修:
是的。---歡迎回來,前輩。

6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942 筆精華,01/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0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