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639

【渣翻】五週年活動後日談劇情翻譯(有雷慎入,已翻譯完畢)

樓主 tpemike
GP64 BP-
這次翻的是日版五周年活動的後日談,還沒看完活動劇情怕被雷的請慎入
全篇分別以瑟蕾娜跟莉蘭為第一人稱的視角來描寫,除了對話框以外的文字基本都是她們的內心描寫。

先說明一下不同人的對話框代表的顏色
瑟蕾娜(女輝)跟其他npc : 黑色          莉蘭(霸戰活動的女法) :紫色
尼祿(女變): 紅色                               賢勝(霸戰活動的男龍,僅在瑟雷娜跟莉蘭的回憶中出現) :橘色

第一章

戰爭結束了
帝國、連邦、大漢
三個國家的聯合軍與我們後繼者為了與闇戰鬥
而聚集在了波蝕之島上。

在這場戰役中我返下來絕對無法挽回的過錯

「⋯⋯莉蘭」

聯合軍的船隻所停泊的港口
在那裡有身為副官的她在。

「⋯瑟蕾娜」

莉蘭回過頭來
戰爭結束,聯合軍開始各自準備回到自己的國家
在那期間一次都沒能和莉蘭說到話。

一次的話還可能是偶然,但是持續兩次、三次後
逐漸令我確信了。
我正被莉蘭躲著。

「⋯⋯妳是過來做什麼的呢?」

莉蘭的聲音很僵硬
用非常冰冷且尖銳險惡的眼神瞪著這邊。

感覺心臟快要凍結了
但是,不能就這樣沉默下去,因為我沒有那個資格
因為,做了無論怎麼道歉都不夠的是的人,是我啊

「⋯⋯對不起」

我道歉了。
想辦法讓聲音不要顫抖。

「能獲得原諒什麼的,想都沒想過⋯⋯。
但是、跟賢勝發誓過了⋯⋯。有什麼事是我能做的話我什麼都願意做。真的很對不起⋯⋯」

這麼說著一邊低下頭。

就這樣讓莉蘭離開波蝕之島的話,感覺就再也見不到面了。
在被拒絕的情況下分開的話感覺就再也無法挽回了。

「不可能,原諒的吧⋯⋯」

我猛然抬起頭
看見莉蘭握緊拳頭用看著仇人的眼神看著我。

「因為你的錯,賢勝大人死掉了!因為你的錯!」

莉蘭怒氣沖沖地接近這邊
對策我只能僵住,呆立在那邊。

「什麼都肯做的話就還來啊⋯⋯! 把賢勝大人還來!!」

莉蘭的眼中充滿淚水,跪倒在我眼前
就這樣抓著我的衣服敲打著我。

「莉蘭、我——」

「請不要認為能夠被原諒⋯⋯」

我吞了一口氣。
莉蘭用認真到恐怖的表情瞪著這邊
突然世界變得一片昏暗,在什麼都沒有的世界中,
只有莉蘭的聲音在響徹。

「瑟蕾娜。死的是妳就好了⋯⋯」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邊尖叫一邊從床上跳起來
身體冒著冷汗喘著大氣
思考跟不上,完全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哈啊哈啊哈啊⋯⋯」

向著周圍看了一圈
塞滿棉的床、樸素的桌子、讓陽光照射進來的窗戶
我正在波蝕之島上自己的房間裡。

「⋯⋯夢⋯⋯?」

是夢。
剛才的並非現實,而是一場夢。
認知到這件事後打從心底安心下來。

但是現實並沒有比夢境好到哪裡去。
要說為什麼的話——

在戰爭結束後,我與莉蘭連一次面對面的交談都沒有這件事、是事實啊。


第二章

我是個膽小鬼
所以很想要勇氣。很想要覺悟。
必須和莉蘭見面才行。這麼想著很自然地就走向這個地方了。

在這裡,被賢勝說了。

「戰爭開始後、你別待在前線。作為預備隊在後方待機吧」

如果那時候我有照他說的做的話——

現在再後悔也太遲了
已經晚了
不管再怎麼後悔,賢勝也不會回來了。

在戰爭結束後,必須向前邁進才行,我強烈的這麼想著,也是這麼自覺的。
但是光是莉蘭不肯見我,就已經被恐怖與不安包圍了。

在波蝕之島上的士兵門的視線看起來彷彿都像在說你是沒必要存在的人類。
誰看起來都像在談論我到底是個多麼差勁的人。

好難受,好恐怖,想逃避。
我吞了一口氣。感覺全世界都在憎恨我一樣。

視線變得模糊。

我收起嘴巴,握緊拳頭。
(這句我不太會翻,總之就是人在想表達什麼重要的事之前嘴巴會先閉起來再開口的動作)

「別哭啊⋯⋯別撒嬌啊⋯⋯!」

不可以哭。這不是哭就能解決的問題。
那樣的話什麼都改變不了。

「妳在這裡啊」

幼小卻有點達觀且清澈的聲音。是尼祿的聲音。
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點過來呢。

「怎麼?有什麼事嗎?」

聲音因為顫抖有點提高了。
太糟糕了,明明不能讓人看到我這個樣子的。

所以會想用強硬的語氣裝作沒什麼事的樣子來回應。
雖然我覺得這樣子實在是悲慘又滑稽到不行,但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

「你那是什麼說話方式啊」

「能不能放我一個人啊?現在正在想事情」

我自己都覺得這是什麼說話態度啊。
為什麼我要這樣說話啊。
但是我除了這樣逞強以外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可以隱藏軟弱的自己。

被阿瑪莉亞(瑟蕾娜的養母)託付、讓賢勝犧牲、被尼祿期待⋯⋯
我討厭被認為那樣的自己其實只是個膽小鬼。

「是莉蘭的事嗎」

我猛然抬起頭看向尼祿。尼祿用看透一切的眼神看著這邊。

「突然間說什麼呢⋯⋯」

「在那之後你一次都沒跟莉蘭面對面過吧。妳是在躲莉蘭嗎」

「才、才不是! 不是我、是莉蘭她⋯」

尼祿緊緊盯著這邊
我閉上了嘴巴。

尼祿是知道的,我在這邊的理由也好,在想什麼也好
在認知到這點的同時,我變得不敢看尼祿的臉
好羞恥。
好想就此消失。

「妳該不會想著如果是莉蘭的話會就此放下然後為你加油嗎?別撒嬌啊,瑟蕾娜。妳就算被怨恨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那種事,我知道啦」

「既然這樣妳是在這裡做什麼。不是在害怕跟逃避嗎」

「——嗚! 才不是!我是⋯」

害怕什麼都做不到就這麼死去。這樣沒事的,就算是我也會害怕啊」

在不知道說什麼的瞬間,賢勝的背影在腦中閃過
無論在多麼絕望的情況下也絕對不會動搖的霸王的姿身姿。

「不知道能不能夠回應期待——」

「說了大話後會感到害怕是當然的。但即使如此還是會朝著自己所決定的道路前行。沒有路的話就自己開創。⋯⋯要將恐怖與不安都甩掉的話就只有向前進了」

賢勝是這麼對我說的
他的話語是那麼直率沒有一點彎曲的真實。

「我是⋯」

即使如此還是很恐怖
與莉蘭面對這件事。

「妳是以什麼為目標,瑟蕾娜。想要走上什麼樣的道路?如果妳有下定了什麼決心做了什麼選擇的話就應該沒有閑暇止步於這種地方吧」

已經夠了
因為我的軟弱而讓他人犧牲也好
看到因為無可救藥的惡意而痛苦的他人的樣子也好

「我⋯想要讓世界和平。想要打倒掌管惡的闇⋯⋯
所以——」

我明白。 這是看不到盡頭就像童話一般的理想。
誰都不會相信能夠真的觸及到那個理想的吧。
說到底,也沒有人期待那樣的話。

因為,我不是賢勝
我必須走我自己的路才行

我慢慢睜開閉起的眼
即使害怕也盯著尼祿的眼瞳

「我想要守護。映照在自己眼前的事物⋯想要為我所能觸及的一切⋯盡一份力」

我這麼說完,尼祿便移開視線看向岸邊
是聯合軍的船隻停泊的那附近。

「⋯⋯大漢軍是今天要出發的樣子」

感覺被尼祿的聲音從背後推了一把。

「你在這裡好嗎,瑟蕾娜」

不可能好。
我向尼祿道謝後跑了出去。



第三章

港口有著三個軍隊的船停泊著
是帝國聯邦和大漢的船
帝國和聯邦兩軍都還沒有開始做上船的準備。


但是大漢軍已經把出港的準備都做完了。
這樣會看起來像是一刻也想儘早離開這座島也是沒有辦法的。

我朝著大漢兵們看去。
受傷的士兵們腳步很沉重,但那並非是因為自身受的傷所造成的吧。

亂世之島大漢被統一了
但是剛統一沒多久的島就失去了他們的王。

「⋯⋯你是要我怎麼辦呢,賢勝大人」

身為大漢軍副官的我用誰也聽不到我的聲音低語。

老實說我還沒有失去那個人的實感
龐大的戰後處理、指揮系統的帶編以及回到大漢的歸國準備。

不管做多少都感覺會無限湧出的工作量讓我忙死了。
不知是都怪這樣還是多虧了這樣,我現在是嚇人的和往常一樣。
所以,不經會這麼想。

賢勝大人會不會其實還活著,像往常一樣把工作都推給我。
然後等事情都處理得差不多後才說著*回去了莉蘭*並出現在我面前。
會這樣想著。


簡單來說我還不能夠接受賢勝大人的死。
那一定會像逐漸侵蝕身體的毒一般,我會慢慢慢慢的體會到實際的喪失感吧。

想像著那樣的未來,實在是覺得恐怖到不行。

「不行呢⋯⋯」

搖著頭,把多餘的思考給趕出去。
士兵們開始上船了,接下來就是歸國的乘船旅行了。

我是不能夠向下看的,在為身為霸王之兵而感到自豪的大家面前,是不能夠屈服受挫的。

「優先讓受傷者上船。我最後再上」

像正在上船的士兵們搭話後,有數名士兵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
是在從雷光建國時,就一直跟在賢勝大人身邊侍奉他的老兵們。

「莉蘭大人,稍微借用一下時間可以嗎?」

「怎麼了嗎?」

「⋯⋯在戰爭後,莉蘭大人和瑟蕾娜大人好像一次也沒說過話。想要確認一下您的想法」

士兵們的眼神中充斥著靜靜的鬥志
令人感受到彷彿要踏向死亡的戰場一般的覺悟。
正因如此,我覺得必須慎重回答才行。

「為什麼,要問這樣的事呢?」

「⋯⋯逼死賢勝大人的,是那個後繼者。如果莉蘭大人希望的話,就由我們⋯⋯」

士兵們是認真的。
如果我說我憎恨瑟蕾娜的話,他們就會不惜在波蝕之島以後繼者們為對手展開戰鬥的吧。
即使那要與還在這座島上的帝國聯邦的軍隊為敵也是。

確實我一直在避開塞瑟蕾娜。
有好幾次她來見我,我都會找一些理由來拒絕。

我不知道
該怎麼樣面對瑟蕾娜。

因為覺得面對她的話,等於是認同了賢勝大人的死。
因為工作而忙得要死,什麼的只是藉口
其實是在逃避。


但是因為我的錯而讓士兵們想不開的話,那個責任在於我。


這種時候,賢勝大人會怎麼做呢。
在這麼想的時候,我突然回想起與賢勝大人的對話。



第四章


那是在大漢被統一,大家正在做前往波蝕之島的準備的時候——
我突然被賢勝大人命令要去休假。
儘管迷惘也進行了休息與飛行島的大家一起渡過了假日的我,回到了大漢的王宮。

然後雖說回去,也是在跟jacky(那個帶兔耳的將軍)和哈歐(軍師)一起進行軍隊的編成,真的到達王宮時已經⋯⋯

「太陽已經完全下山了呢」

從王宮眺望的城下町,隨著夜深也逐漸熱絡起來。
相信著接下來的大漢會變的和平,已經持續了數天過節的氣氛。

我依靠著燈籠的亮光,走向了王的房間。
賢勝大人這個時間通常都是坐在王座上眺望遠處。
明明一直都在把人耍得團團轉,該思考的事卻都有好好思考,這反而讓人感覺更差會這麼想的只有我嗎。

雖然不想打斷王的深思,但覺得還是該為休假的事道謝而走向賢勝大人那邊。

「賢勝大人,抱歉回來晚了。謝謝您的休假」

「有休息到了嗎」

「是,多虧了您」

賢勝大人站了起來。然後接近了能一覽街道的床邊。

「莉蘭,過來」

「啊、是」

不知道是怎麼了
我就這樣被叫到賢勝大人的旁邊與他一同一覽城下町的景色。

「哇啊⋯⋯」

在戰場以外幾乎沒有站在他身邊旁過。
原本稍微有點緊張,但是彷彿像打翻的寶石箱一般的街景實在是太過美麗,讓我立刻就忘了這件事。

「是很棒的景色對吧」

「⋯⋯是,非常美」

「等波蝕之島的戰爭結束後,要把國家重建。由我們之手來守護這個景色」

「⋯⋯是!」

「等大漢的泰平逐漸穩固後,我打算將這個世界的紛爭給消除。為了讓世界和平我們要拿下世界啊」

又讓我傻住了
雖然覺得他一直都是會做一些超乎想像的思考的人,沒想到竟然思考著那種事。

「然後順便,等這場戰爭結束後我打算把瑟蕾娜帶回大漢。我要把那個笨蛋重新鍛煉一遍」

我抬頭看向旁邊(的賢勝的臉)
那是十分快樂的表情讓我呆住了。

「驚訝嗎?」

「那是有點⋯。不過,為什麼要對瑟蕾娜?」

「⋯⋯因為那傢伙是個沒有下限的大笨蛋啊」

「大笨蛋,是嗎?」

賢勝大人一邊放鬆肩膀一邊笑道

「要讓世界和平。會訴說著那種理想並且真心相信的人只是個單純的笨蛋,認真的把那種話說出口認真的向那種理想挑戰的傢伙,那樣的人你覺得在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少呢?」

「就在我的旁邊就是了」

「⋯⋯哼。但是我直到統一大漢為止也是失敗了無數次,也被阻撓了。即使如此我還是一路看著統一大漢使他成為一個和平國家的夢過來的。這與道理無關,那過程才沒有什麼合理的理論,有的只是為了實現理想的覺悟與意志」

「賢勝大人⋯」

「這不正經啊,如果不是個徹底的笨蛋的話是無法在那樣的道路上前進的啊」

「⋯⋯所以,才說要鍛鍊瑟蕾娜?」

「在瑟蕾娜初次來到大漢時,那家伙說了。要打倒闇之王」

「⋯⋯啊啊,確實是有說過呢」

「那家伙是認真這麼說的,明明深知自己的實力不夠,即使如此還是會把手伸向與自身斤兩不符的理想並拚死的去掙扎」

賢勝大人笑了。然後低語著*真是個笨蛋啊*
雖然有點寂寞,但我覺得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確實我是不會去想,要帶給世界和平那種事。

大漢的和平
那樣就十分足夠了。對於生在戰亂之世的人來說已經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奇蹟了。
在那之上的事我是想都沒想過。

「所以莉蘭」

「是?」

想像著瑟蕾娜與賢勝大人並肩站立的樣子、不知為什麼覺得有點落寞。
對於那樣的我賢勝大人下達了命令。

「接下來也繼續支撐我吧。將我的迷惘斬斷使我能夠向前看都是因為有妳在」

「⋯⋯是?」

「妳要向我獻上一切」

很隨意的就下了不得了的命令
說都不用說這個人是打算在讓世界和平之前盡情地使喚我。

「交給妳囉,莉蘭」

也稍微聽一下我的意見啊
雖然這麼想,但不知為什麼覺得只有今天能夠容忍他。

「請交給我吧,由莉蘭來支撐王所前進的道路」



第五章



將怒火指向瑟蕾娜的士兵們正在向我提議為賢勝大人報仇。
因為我逃避瑟蕾娜的行為被認為是對她感到憤怒。

「確實是為了保護瑟蕾娜,賢勝大人才倒下的」

「既然這樣的話,莉蘭大人!」

士兵們激憤的模樣彷彿現在就要有所行動。
所以我選擇不有所隱瞞,把內心所想的都說了出來。

「⋯⋯我也,想過。要是沒有瑟蕾娜在賢勝大人就不會死⋯⋯。但是——」

在我心中的,不只有這樣。

「賢勝大人是以自己的意志保護了瑟蕾娜。然後被託附的瑟蕾娜站了出來,完成了使命」

賢勝大人保護了那孩子
不論多少次那個人一定都會做一樣的事。

我被賢勝大人囑託了
所以我必須是最先接受的
賢勝大人已經不在了的這件事。

「我原諒瑟蕾娜。並且賢勝大人所相信的那孩子,我也願意相信——」

以賢勝大人不在為前提說的話很令人痛苦
本來是打算微笑著給他人看的,感到眼淚流過臉頰。

「抱歉讓你們擔了不必要的心。我並沒有憎恨瑟蕾娜。並且我也不希望你們那麼想。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賢勝大人是不可能那麼期望的

把想到的事原原本本地傳達
那就是現在所能辦到的全部。

「⋯⋯了解了,莉蘭大人」

不知道有沒有傳達到,肯定沒有打從心裡底接受吧
但是士兵們讓步了
對此我由衷的感謝。

「那麼,你們也上船吧」

就在那時

「莉蘭!」

我轉過頭去。
在那裡的是氣喘吁吁的瑟蕾娜。


第六章


我奔跑著。
感到肺很疼痛。呼吸也變得困難。
但是因為必須傳達才行、我不管一切的跑了起來。

然後到達了岸邊,看見了正準備要上船的她的身影,我大叫道。

「莉蘭!」

莉蘭轉過頭來
一臉十分吃驚的樣子。

「⋯⋯瑟蕾娜」

我一邊調整呼吸一邊朝她接近
莉蘭的身後有大漢兵的大家在。
他們的視線令我十分害怕。

但是我承受住那個視線,站在莉蘭的面前。

莉蘭哭了。
看著流過她臉頰的眼淚,感到很心痛。

但是我現在應該對莉蘭做的,並不是只有嘴上說說的謝罪。

「我想,盡一份力⋯⋯」

不從莉蘭那裡離開視線,繼續往下說。

「為了尋求幫助的人⋯⋯困擾著的人⋯⋯為全部的一切做我所能做到的⋯⋯!」

我握緊拳頭
肯定會被說很愚蠢。
肯定會被說像你這樣的傢伙是辦不到的。

即使如此我也——

「我為這個世界盡一份力⋯⋯最重要的是,我想成為莉蘭你的力量⋯⋯!」

不會再逃跑了
不管再怎麼害怕都要面對。
我有那麼做的義務。

莉蘭靜靜的閉起眼睛。
不管他接下來要說什麼,我都做好覺悟了。

「⋯⋯大漢接下來才是最關鍵的時刻。國家才剛統一,賢勝大人就不在了。可能還會再變得四分五裂。最慘還有可能再次回到亂戰亂之世」

莉蘭睜開雙眼。然後微笑的看著我。

「請把力量借給我,瑟蕾娜」

「⋯⋯嗯。⋯⋯嗯!」

再看到那個笑容的同時,視野變的模糊。

「⋯⋯嗯。會成為,你的力量⋯⋯! 絕對⋯⋯!」

即使想要抑制住眼淚,也止不住的溢流而出。
這是多麼的遜啊。
我又哭了。

「真的是,立刻就會哭呢,瑟蕾娜」

莉蘭吃驚的嘆了一口氣。
然後說著*真拿妳沒辦法*的把我的眼淚擦掉。

「因為⋯⋯莉蘭⋯⋯一直,無視,我啊⋯⋯」

嗚咽著,沒辦法好好說話。
但這是我一直都很在意的事。

感覺一直在被莉蘭避開。
但是她卻突然對我微笑,說實話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對不起。確實我一直在避開妳。與妳見面就好像是認同了賢勝大人已經不在的事實讓我很害怕

「嗯嗯⋯⋯沒事的、那種的⋯⋯沒事的⋯⋯! 謝謝妳⋯⋯莉蘭⋯⋯!」
(這裡我實在是不太會用文字表達,總之就是莉蘭在道歉並解釋自己為什麼之前要躲著她,瑟蕾娜一邊哭一邊搖頭說不用解釋沒關係的,並謝謝莉蘭願意面對她)

「但是我決定了,不會再逃避了。賢勝大人所走過的道路,我想就這樣繼續走下去。可以的話,想和你一起」

莉蘭向我伸出了手
那隻手看起來像是想要和我握手

「ひっく(哭泣聲)⋯⋯莉蘭⋯⋯」

「話說回來⋯⋯」

「什,什麼⋯⋯?」

「你的內心比杏仁豆腐還要軟啊。真是不得了的撒嬌寶寶。在我的認知裡,還沒有比你更軟弱的人呢,呵呵呵」

「真、真過分,啊⋯⋯!」

「雖然不及賢勝大人,我已經好好看過妳的一舉手一投足了,我可以想像的到如果是賢勝大人的話,會怎麼樣來矯正妳的軟腳蝦」

「軟腳蝦⋯⋯」

「請與我一起,把賢勝大人所走過的路給走下去吧。相對的,讓我來幫助妳走妳所想走的路」

不管愣住的我,莉蘭繼續說下去。

「等一切安定後,會招待你來大漢。請務必要過來喔」

再一次的,莉蘭把手伸向我的眼前。

「還是說果然,這對軟腳蝦撒嬌寶寶的瑟蕾娜來說太難了呢⋯⋯」

我搖起了頭。
擦了擦眼淚,用力的向著莉蘭的手握了回去。
並且,為了將自己所選擇的路貫徹到底的覺悟化作言語,我張開了口。

End
(最後算是稍微留白了一下,告訴你瑟蕾娜準備把覺悟化作實際的行動踏出第一步,怕我翻的不好沒有傳達到意思所以直接在旁邊註解一下xd)



6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67 筆精華,09/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