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GP-BP

#1 【翻譯】在深層之闇中的閃爍之光--主線第11章劇情翻譯(全章完)

發表:2017-02-24 22:33:14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tony08209(羽毛)

懵懂無知的初心者 LV17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9134
GP:253
經驗:

安安,大家好!我是最近從大四大閒人轉職成爆肝小大四的羽毛,原因是大三過太爽--啊,這不重要ミ ´・ω・ )ミ
拉回正題,今天終於可喜可賀的迎來了女主角愛麗絲的神解!(拍手拍手)
由於實在是太美了,讓我一時間都無法認出她是以前的那個村姑--(被二技)
......
咳哼!總而言之,為了慶祝愛麗絲的首次神解,我決定來開一個超大的坑,就算這學期已經修滿了25學分,我也會把坑填平的!!......大概(・∀・)

--------------我是分隔線-----------------
由於角色人數太多以及排版困難,就不上色了。造成不便敬請見諒m(_ _)m
感覺全黑還是不太方便閱讀,乾脆把男角上藍色,女角上紅色好了!我真TM機智!
(主角群紅毛、愛麗絲、凱朵拉維持黑色)

角色介紹
主人公:以下簡稱紅毛(神解後簡稱黑毛)
アイリス:以下稱愛麗絲
キャトラ:以下稱凱朵拉
エレサール:以下稱艾雷扎魯
ダンテ:以下稱但丁
タビィ:以下稱塔比
ハーティ:以下稱哈蒂
コジロー:以下稱小次郎
ウマルス:以下稱馬
リュート:以下稱留斗
グローザ:以下稱庫羅莎
シルル:以下稱希露露
バロン:以下稱巴隆
フムニール:太麻煩了就叫賢者吧
ヴァルアス:以下稱眼鏡
バール:以下稱龍神
プリズナ:以下稱紫色雜魚


火山篇

1-1 探索再開
但丁:--那麼,差不多該重新開始探索啦。
艾雷扎魯:是阿。
塔比:因為很熱,迅速前進吧-。
馬:我同意。這樣下去身為白馬的我就要變成青鹿毛(黑馬)了。
留斗:我覺得沒那回事(汗)
希露露:#%^$!
愛麗絲:...........
凱朵拉:愛麗絲.......
小次郎:那麼出發唄!這樣站著也不是辦法!
愛麗絲:小次郎先生......?
小次郎:愛麗絲,別鬆懈了呦。聽到<聲音>了吧?看來<>的傢伙們增援已經到了。
愛麗絲:恩...那個,雖然也說過了.....
小次郎:你是<光之王>的事嗎?
哈蒂:等、小次郎先生!?
愛麗絲:沒關係的,哈蒂。與其彆扭地隱藏著,更應該好好說清......
              我曾是......、王......--<光之王>。
紅毛:(望)
愛麗絲:並不是之前都在說謊。而是一開始我並沒有記憶......
凱朵拉:......
愛麗絲:......因為被人稱呼為<白之巫女>,自己也就這樣覺得了。
塔比:被誰這樣稱呼的-?
凱朵拉:......應該是巴隆吧。
塔比:嘿-,巴隆真博學多聞呢-。
馬:錯了。那是不正確的情報吧?
庫羅莎:也不能那樣說。侍奉始祖符文的白之巫女......
              與統率白之王國的光之王......不論哪邊指的都是同一個人物。
但丁:這樣啊。庫羅莎是知道的呢......
庫羅莎:......哼。因為不論何時都在與之對抗的關係,早就如雷貫耳了。
              反正就算稱謂改變了,過去的事實也不會改變不是嗎。
              蠢透了。(離開)
艾雷扎魯:喂、妳要去哪......?
哈蒂:......(嘆氣)
艾雷扎魯:......哈蒂,她沒有惡意的......
哈蒂:......我知道。剛剛的......是在顧慮對吧。為了愛麗絲......
愛麗絲:......大家......對不起!
小次郎:不是啥該道歉的事。庫羅莎也說了吧,啥都不會改變啦。
愛麗絲:謝謝......剛才的話,還有後續。
但丁:這樣啊。好。集合所有人吧。
艾雷扎魯:所有人?
但丁:巴隆啊。喂馬,可以去叫一下嗎?
馬:好吧。給我三天的時間。
但丁:怎麼可能給你啊。馬上給我回來。
馬;(馬鳴)!?你把我當作馬嗎,但丁啊!?
塔比:就是馬吧-?
留斗:我覺得是馬。
馬:(馬鳴)......多麼不幸啊。被這樣隨便使喚人的傢伙們所圍繞......
艾雷扎魯:所以說就是馬吧?
馬:我知道啦!就好好等著吧!(跑)
小次郎:那麼,差不多該追上庫羅莎了呢。
希露露:#?^$&#
愛麗絲:......
凱朵拉:......愛麗絲?
愛麗絲:沒事的,凱朵拉。因為我已經......不會再逃避了......從光的......使命那裏!
紅毛:(望)
凱朵拉:......愛麗絲......


1-2 世界的均衡
馬:帶來囉。
賢者:我也一起可以吧。
巴隆:白之巫女殿下......不,光之王、愛麗絲大人......終於,恢復記憶了呢......
愛麗絲:......是的。
紅毛:(望)
愛麗絲:各位,請聽我說--(所有人看過來)--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這個世界被分成兩個部分,位於天上的白之王國,以及地上的黑之王國。
              統治黑之王國的是、<之王>--
留斗:......凱爾先生......
庫羅莎:......
愛麗絲:然後,白之王國由祀奉<始祖符文>的白之巫女......
              也是<光之王>的我所統治。
艾雷扎魯:......愛麗絲.......統治白之王國......
但丁:......天空之王,嗎......
愛麗絲:<始祖符文>是所有符文的根源......
              守護它的白之王國,靜靜地飄在空中,支撐著世界的均衡。
塔比:世界的ㄐㄩㄣ-ㄏㄥˊ-?
愛麗絲:......那就是,<>。照耀萬物,給予力量使之生生不息的光......
              然後,廣布於地上的<>,也為了維持另一端的均衡,靜靜地存在著。
              ......在那個<闇之王>出生之前......!
小次郎:......那就是,指在青之島(6島)現身的那個闇之王是吧?
愛麗絲:是的。
留斗:闇之王......誕生?什麼意思?那傢伙也有父母嗎?
賢者:恩。關於那部份就由我來簡潔地說明吧。均衡是由循環所創造。
           一言以蔽之,就是這麼回事吧。
留斗:循環......?
賢者:不管是光之王還是闇之王,兩者都不可能永遠存在。
          然而,也不是說就有父母。這個稱謂,是傳承下去的。
留斗:完全不間斷地?
賢者:哦,好問題。不是的,也是有一瞬的空置。
          從上一任的王死後,到下一任的王即位之前。
小次郎:哦-。
賢者:那個時候就如同代謝作用一般,舊的將會腐朽而去......
          然後新的世界,將由下一個後繼者來坐上的位置。
          世界就是像這樣循環著,光與闇也是像這樣互相維持均衡的。
留斗:總覺得,這是很超乎想像的話題呢......
馬:......就是那樣吧?就和生物的生與死相同的事情,也在這個世界發生這樣吧?
賢者:就是那樣。由我的說明就到此為止。
希露露:#^@&%$
賢者:謝謝,希露露。請繼續吧,愛麗絲。
愛麗絲:......好的。......白之民為光,黑之民為闇......
              曾經說好各自在各自的王的統治下,過著互不干擾的生活。
但丁:曾經......說好?
愛麗絲:是的......!--那個<唯一>的<闇之王>--違背了<>......
紅毛:(望)


2-1 崩壞的真相
愛麗絲:光與闇,作為相反的存在的同時,卻彼此都需要對方--
              從這個世界誕生以來,一直、一直--如此的流傳下來。
              --然而--某一天,強大的<闇之王>誕生了。
              那是作為邪惡的化身,擁有不受控制的本能,純粹的<>--
              那個<闇之王>,拒絕了<循環>。
              不管過了多久都沒將王位讓出,持續增強力量,然後--
              --為了把所有的空間都塗上<黑色>--
              開始了對白之王國的全面進攻--!
              我抵抗了。以<光之王>的身分守護白之王國。
              如果將<始祖符文>交給<闇之王>的話,天地將染上漆黑,
              <均衡>也將崩壞......為了阻止這件事。
              闇之軍隊的進攻,持續了好幾次。
              不斷來回的激戰中,守護白之王國的戰士們也接二連三地被擊潰了。
              --然後,那一天--
              白之王國......迎來了毀滅之時。
              對於沒有極限地持續膨脹的<>,終於連抵抗的力量都沒有了。
              然後......我......(紅毛:望).......以為了避免最糟糕的事態為藉口......!
              選擇將<始祖符文>......!將所有的一切都拖下水的道路.......!
哈蒂:愛麗絲!?
愛麗絲:我......!我連相信這種事.......連相信著並等著這種事都做不到......!
塔比:愛麗絲!?等等,沒關係的啦!
愛麗絲:我......!把和你.......!......的約定給.....!
紅毛:(望)
小次郎:......稍微,休息一下唄。
凱朵拉:小次郎......
小次郎:肚子也餓了。接下來的就之後再說吧,
凱朵拉:恩....謝謝.......
巴隆:......也是阿。我的話,就在那之後再說吧......
.............
......


2-2 光之掠奪
--約定。
自己和愛麗絲的約定是--
愛麗絲:阿......
紅毛:?
愛麗絲:白天的時候,抱歉。
紅毛:(樂)
愛麗絲:........
紅毛:?
愛麗絲:........你.......還沒有........對吧?
              .........
紅毛:?
愛麗絲:等到取回記憶後......你會,對我--感到輕蔑的。
紅毛:!
愛麗絲:.......不。會的。因為,我......既沒有達成........也沒能遵守........
              與你的--約定--
紅毛:(驚)
眼鏡:--太鬆懈了呢。
愛麗絲:!?
紅毛:!
愛麗絲:紅毛--!
紅毛:(奔)
愛麗絲被闇所包覆,消失的無影無蹤!
眼鏡:......王真是令人受不了。竟然會想跟白之巫女交談什麼的.......
           未免太異想天開了吧........
紅毛:?
眼鏡:紅毛。
紅毛:(望)
眼鏡:實力好像有上升了阿。但是--放棄吧。
紅毛:?
眼鏡:想勝過王是不可能的。他可是所有闇之力的泉源阿。
           ......紅毛。
紅毛:?
眼鏡:你為何要反抗王?只要繼續追隨的話,總有一天--
紅毛:!
眼鏡:.......即使如此也要將利牙朝向這邊嗎。......那種行為--
           --就是所謂的兒戲阿還不懂嘛!
           來吧,魔物軍團阿!
(魔物吼叫)
紅毛開啟一檔。
眼鏡:才那種程度的力量就想囂張阿。--聽好了!
           這座島已經,被我的部下所佔領了!
           能否將數千魔物屠殺殆盡,趕到白之巫女的身邊......
           --有本事你就試試看吧!
眼鏡像是溶進闇之中一般消失在虛空中--
紅毛開始與魔物對峙。
但丁:--怎啦!?
紅毛繼續對峙。
但丁:(砸舌)!
小次郎:援軍到達了嗎.....!比想像中還快不是嗎......!
塔比:大家!要上囉-!
紅毛:(砍)


2-3 朝向監獄
紅毛斬殺魔物。
希露露:@%#%!!!
紅毛解除一檔。
留斗:哼!現在才來搞夜襲啥的!
哈蒂:.......那個.......紅毛先生。愛麗絲呢?
紅毛解釋。
哈蒂:.......被抓走了!?
凱朵拉:愛麗絲!?快、得快點去救她才行!
庫羅莎:先別急。眼鏡軍團好像已經到達了喔。
              不要慌慌張張地突進,穩健地前進吧。
凱朵拉:但是......!
庫羅莎:要是我們被幹掉了,誰來救出白之巫女?
凱朵拉:.......也是呢。抱歉。
哈蒂:庫羅莎小姐.......
庫羅莎:.......哼!什麼光之王嘛!眼鏡這種程度的就被抓走,
              真的是,有夠廢物的啦!(離開)
馬:真不率直呢。
留斗:輪的到你說嗎......
馬:我一直都很率直阿。對自己。(馬鳴)
紅毛:(汗)
巴隆:.......狀況改變了呢。我就回去飛行島鞏固防禦吧。
但丁:阿阿,拜託了。
艾雷扎魯:那我們就前往監獄!
小次郎:說的也是。被抓住的那傢伙也,可以的話要讓他成為夥伴呢。
              怎麼說,都是擁有能跟闇之王對抗的力量的主人呢。
巴隆:恩......各位,千萬千萬不要鬆懈了喔。
小次郎:知道啦。
哈蒂:愛麗絲.......愛麗絲也,在監獄裡面嗎?
賢者:是我的話就會這麼做。
艾雷扎魯:您也要一起來嗎?
賢者:不......我就和巴隆閣下一起在飛行島待機吧。
           發生什麼的話,再透過希露露通知我。
希露露:%#^@!!
賢者:喂喂,這點事沒關係吧。
希露露:......#@!
艾雷扎魯:那麼......出發吧!前往焦熱的監獄,タルタロス!
塔比:哦哦-!
紅毛:(望)


3-1 幽閉之王
愛麗絲:--!?
              ......這裡是.......
龍神:......許久不見了吶......
愛麗絲:!?
龍神:不......見面還是第一次吧。
           是吧......光之王呦?
愛麗絲:狂暴的龍之神......巴爾......!
龍神:呵呵呵......別吧......龍阿、神阿,什麼的......
           想獲得老朽的力量也好,之後報上名來者也好.......
           老朽只是單純的--任性呦。打算要打破均衡的,吶.....!
愛麗絲:把我叫來這裡的是你?
龍神:不。
愛麗絲:那麼.....!
龍神:雖然不知道是做何打算.......但在他到達之前,不稍微聊聊嗎。恩?
           也有想聽的話對吧?為何,不論白或黑都同等地攻擊?之類的。
愛麗絲:那個答案,剛才你已經說過了。
              你打算摧毀<均衡>,而那後果--
              不管是光還是闇,都沒辦法吞下這口氣吧。
龍神:這真是、這真是,被理解了呀。
           .......老朽很公平吧?
愛麗絲:公平?
龍神:只要加盟闇的話,你們白什麼的很容易就能摧毀......不這麼覺得嗎?
愛麗絲:...........
龍神:撿回一條命的,是你們。
愛麗絲:.......真會說呢。就是無法就此滿足,你才會讓所有人成為敵人。
龍神:呵呵呵......就是這樣......!所謂積木阿,從上面毀掉的話就不有趣了阿.......
          積蓄到最高點時,想要豪爽的整個摧毀的東西才對吧......?
愛麗絲:那還真是自大呢。
龍神:恩恩?
愛麗絲:你就是敗給了闇之王,才像這樣被幽閉著。
              變成這樣的話,摧毀<均衡>什麼的,也已經無法實現了吧。
龍神:有必要這麼針鋒相對嗎?不是要將老朽納為同伴,才來這裡的吧?
           別太囂張啊?
愛麗絲:不,你會順從的。因為你沒有別條路可選。
龍神:闇之王,嗎........讓他壯大到這種程度,是你這傢伙的失態吧?
愛麗絲:.......是阿。
龍神:要怎麼負起責任?不......負的起責任嗎?
愛麗絲:......我會負責解決的。
龍神:怎麼做?
愛麗絲:--<約定之地>--讓其復甦的話--!
龍神:.......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沒有搞錯啥吧?
愛麗絲:........
龍神:始祖符文已經碎了對吧?
           只是修復容器,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愛麗絲:.......不對。
              已經有手段了......!
龍神:......哦?
闇之王:變得相當友好了呢?
    是吧,白之巫女?
    是吧,世界的任性呦?
愛麗絲:......闇之王......!
闇之王:別這麼警戒。這樣的機會可不會有第二次了。
    不來聊聊嗎--
    --關於這世界的未來--


3-2 闇的到來
但丁:紅毛,注意到了嗎?
紅毛:0.0
但丁:沒錯。將島整個籠罩住的粉塵,在不知不覺中散去了。
留斗:因為那些傢伙來了吧。
庫羅莎:眼鏡,如果是那個男人的力量......
              --不,說不定那傢伙也來了......!
艾雷扎魯:闇之王嘛......!
庫羅莎:眼鏡是不會離開闇之王身邊太遠的。可能性很高呢。
塔比:欸-欸-可以問個問題嗎-?
馬:怎麼了塔比。那麼雀躍地跳來跳去。
塔比:恩。闇之王的部下,大概有多少人呢-?
庫羅莎:能被稱作幹部的,除了眼鏡之外也就小丑之類的呦。
塔比:那-那個叫小丑的阿-在幹什麼呢-?
庫羅莎:......?
塔比:我想他是吉摩島(9島)事件的黑幕對吧......
           總覺得他和闇之王之間並沒有聯繫起來耶-。
庫羅莎:........是阿。
小次郎:塔比,那個想法說不定並沒有錯喔?
塔比:真的-!?太棒了-!
希露露:^@$R%&
小次郎:闇之王和小丑不會同時襲擊過來。
              這對我們是有利的情報。
留斗:可是,都是我們的敵人這點並沒有改變喲?
小次郎:阿阿。是沒錯,成為同伴什麼的是不可能的吧。
留斗:那麼應該是沒啥意義的情報吧?
馬:這世上沒有沒意義的情報。
留斗:馬給我閉嘴。
馬:噗嚕。
小次郎:別那麼著急。聽好囉留斗。我們,現在依然是劣勢。
              不管是多麼瑣碎的提示,一個個收集起來的話說不定勝機就會到來喔?
留斗:.......說的也是呢。
哈蒂:稍微整理一下,這次小丑不會出現,叫眼鏡的幹部來了,這樣。
凱朵拉:是呢。
哈蒂:然後,眼鏡在闇之王身旁。
凱朵拉:是呦。
哈蒂:闇之王是對方的老大對吧?
凱朵拉:所以說對-阿。
哈蒂:這不是大危機嘛!
凱朵拉:所以才擔心啊!不快點救出愛麗絲的話.......!
紅毛:(望)
但丁:但是阿,還留有疑問阿。為啥那些傢伙要特地抓走勒?
艾雷扎魯:我也很在意那一點。
留斗:對闇來說,愛麗絲是宿敵呢。有空隙的話打倒的話比較好吧.......?
小次郎:那麼,是為啥勒。是還有其他打算呢,還是說--
              有積著要說的話,之類的也說不定喔?
庫羅莎:那種散漫的事.......
塔比:阿-。意外的有可能呢-。
庫羅莎:......是嗎?
馬:但是,會是要說什麼勒?難不成,是和平會談?
凱朵拉:怎麼可能有那種事!?可是被抓走的喲!
哈蒂:對啊!對方打算做什麼我是不知道,一秒鐘也好要快點到愛麗絲身邊!
凱朵拉:走吧!
紅毛:(望)


4-1 白與黑之力
艾雷扎魯:麻煩的魔物,加上熔岩道路......看來不會讓我們輕鬆通過了阿......
馬:(移動)(馬鳴)
留斗:在做什麼呢?
馬:在確實地一步一步踏著地板。
留斗:哦~.........
馬:比起一直看著天空,注意腳邊更加重要。這是一句名言阿。
塔比:天空中也有什麼東西在喔。
馬:什麼!?
紅毛:0.0
--島的上空,有像是魔法做成的鎖一樣的東西漂浮著--
馬:阿阿,那個阿。那個是一種叫做監獄鳥的,會發光的鳥的群體。
小次郎:有那種東西才怪。
庫羅莎:奪取被幽閉者的力量,封印之鎖.......
艾雷扎魯:蘊含著相當多的魔力的樣子呢.......
庫羅莎:因為是不做到這種程度的話就抑制不了的對手阿。
              那可是,闇之秘術的結晶喲。
小次郎:嘿.......感覺真不舒服呢。
但丁:雖然對魔法並不熟,不過侵入這樣的監獄沒問題嗎?
馬:從外部進入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留斗:監獄不就是那種東西嗎?
庫羅莎:.......紅毛能出力的話,應該是可能的吧。
紅毛:!
哈蒂:嘿-該不會其實,隱藏著能將封印無效化的必殺技之類的?
紅毛:(汗)
凱朵拉:哪有那回事。只是用<>來中和<>的概念吧?
庫羅莎:就是這麼回事喲。
紅毛:(望)
塔比:原來如此阿~......是這樣阿~......
留斗:怎麼了嗎塔比?還有什麼在意的嗎?
紅毛:?
塔比:紅毛你身體裡也有之力對吧-?
紅毛:(望)
但丁:是阿。
塔比:闇之王,是所有之力的泉源對吧-?
庫羅莎:恩,沒錯喲。
塔比:相同的力量,對方比較強對吧-。這樣能贏嗎-?
艾雷扎魯:........
但丁:..........
哈蒂:是不是,忘記了一個人呢?
塔比:嗯?
哈蒂:愛麗絲阿。愛麗絲是,阿。
塔比:阿-對喔-!那就沒問題了吧-!
小次郎:是這樣說沒錯,還是不能樂觀呢。
凱朵拉:紅毛.......但是,如果是你的話.......
紅毛:?
凱朵拉:.......不,沒什麼。
馬:有好消息。
留斗:什~麼~?
馬:我是使用馬屬性馬魔法。這才是闇之王唯一的弱點阿。
但丁:好啦,差不多該走啦~。(無視)
馬:吾名為英雄馬爾斯!吾才是,能夠劈開闇的獨一無二的聖劍啊!
哈蒂:留斗,走囉。(無視)
留斗:恩。(汗)
馬:如光一般的吾之腳阿,那些計畫著邪惡,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大惡人
  貫穿的日子就在眼前啦!(馬鳴)
凱朵拉:........誰都沒在聽喲。
馬:那又怎麼樣!響起吧,吾之雄叫!化作流星,降臨於此!
凱朵拉:......你在說尛.......
紅毛:(汗)
凱朵拉:好了,走了喲馬!
馬:(馬鳴)


4-2 三方決定
龍神:--努嗚嗚嗚嗚嗚嗚!
滋滋滋--
龍神:嘎阿阿阿阿阿阿--!
滋滋滋碰碰--
闇之王:哈哈哈哈哈......!吾之肉體,不過是憑依之身罷了喲。
              要是被碰到的話,應該很輕易就會被撕裂吧......!
              可惜可惜!哈哈哈哈......!
              老了嗎?巴爾喲。
龍神:.......小子,好像很愉悅嘛!?
           花費了數萬年的時間.......只為了像這樣鄙視弱化的老朽實在是......!
闇之王:別這麼失望嘛?人世間的不是一模一樣嘛。
              存在著勝者和敗者這點,哼哼哼.......
龍神:很會說嘛......!盡管沉醉在這瞬間的勝利中吧......!
           別以為能這樣就結束了......!低賤的本能混帳.......!
闇之王:這一點你這傢伙也一樣不是嗎?幼兒般的無理取鬧(任性),是吧?
龍神:現在,我打從心底後悔那場敗北。
          連防止那個既爛又無聊的玩笑的手段都沒有......!
闇之王:那麼即使過一萬年也要讓你聽囉?哈哈哈哈哈......!
愛麗絲:--呵呵、呵呵呵呵呵......!
闇之王:......嗯?
愛麗絲:真的,一模一樣。與人們........各國的國王們一樣。
              完全只在意面子然後做了各種事情,而人民的痛苦卻完全看不見。
闇之王:是阿。就是那樣。沒有能回嘴的話阿。
              那麼,是什麼感覺啊?對你這傢伙所引起的大崩壞造成前所未有的災害。
              到底犧牲了多少生命呢........
愛麗絲:--嗚.......!
闇之王:你這傢伙也一樣,白之巫女。
              我們三人,能決定這世界上各式各樣的事。
              誰能活著,誰該去死,都由我們掌控。
愛麗絲:............
闇之王:........但,不需要去做不必要的拘束。
              對我也不例外只要走錯一步,也許就會站在相反的立場。
              就是那種程度。或者說,那種程度才好。
              世界.......什麼的,也不過就是一艘巨大的船的行跡罷了。
愛麗絲:就那種事......!要威脅所有的生命什麼的.......!
闇之王:沒錯。就是威脅。至少不像你這傢伙是直接奪走呢。
愛麗絲:我是.......!為了未來.......!
闇之王:我很清楚。數萬年前的那一天--
              如果即使犧牲天和地也沒能阻止我的話,
    現今,這個世界也不會存在了吧。
              但是那也是,單純的拖延時間罷了吧。
              我已經甦醒。從現在開始--這世界將全部染黑。
              雖然有些小障礙,計畫照常再開。
愛麗絲:嗚.......!
龍神:別逞強喲?你這傢伙,可沒有以前那種力量喲?
           敵人可沒有蠢到,會讓你慢慢地恢復完全喔?
闇之王:哼-是沒錯。
              我的後繼者也.......在等待著王座空出來吧。
愛麗絲:............
闇之王:真可怕真可怕.......呵。
              巴爾喲,喝一杯如何?準備好了極品的美酒喔。
眼鏡:............
龍神:恩恩?
闇之王:就這點事沒關係吧?這種機會可不知道有沒有第二次呢.......
龍神:.........


5-1 妨礙
???:接下來不會再讓你們前進半步。
艾雷扎魯:闇的魔物嗎!?
紫色雜魚:別把我跟下等的魔物視為同類。我是眼鏡大人的第一部下,紫色雜魚。
庫羅莎:有嗎?像你這樣的?
紫色雜魚:哼。這不是背叛者庫羅莎嘛。
庫羅莎:眼鏡可是闇之騎士喲。怎麼可能把像你這樣的魔獸之流當作部下?
紫色雜魚:我不是魔獸!藉由忠誠心,讓眼鏡大人認同我做部下的!
                  這裡就是你們這些傢伙的墳墓!覺悟吧!
但丁:......總覺得很難得阿。像這樣被從正面阻擋什麼的。
艾雷扎魯:同感。
小次郎:而且,不管怎麼看都只是雜魚罷了。很明顯是爭取時間而已。
紫色雜魚:說誰是雜魚啊!?
小次郎:現在在場的裡面最吵的那個阿。
馬:(大聲馬鳴)
小次郎:.......故意湊熱鬧喔?(汗)
馬:失禮了。
紫色雜魚:你們這些傢伙......!竟敢愚弄本大爺!給我去那個世界後悔吧!
艾雷扎魯:會如你所想的順利嗎?
哈蒂:哦呀?相當帥氣不是嘛。
艾雷扎魯:就算是我,也不能一直原地踏步的阿.......!
希露露:^%@$!
艾雷扎魯:要上了!
紫色雜魚:哼!
紅毛:!


5-2 擊破
艾雷扎魯連射!哈蒂連打!紅毛一斬!
紫色雜魚:嗚嗚!?怎、怎麼可能.......!本大爺,竟然會輸給像你們這樣的雜魚......!
哈蒂:真失禮呢。不是雜魚是機器人喲-。嘰-、嘎、嘎嘎嘎-。
但丁:很行嘛,艾雷扎魯?
艾雷扎魯:總不能一直當料理負責人吧。
希露露:@$&@%#
紫色雜魚:.......哼!別太囂張了!
留斗:怎樣。
紫色雜魚:我的任務,就是把你們引誘到監獄內部去.........
庫羅莎:那個,說了沒關係嗎?(汗)
紫色雜魚:那麼打算怎麼辦?要止步於此嗎?
塔比:是不會那麼做啦。
紫色雜魚:沒錯,不管怎樣你們還是得要追在我的屁股後面!
                  你們就盡管邊害怕邊跳入大量的魔物與致死陷阱之中吧!哈哈哈!
馬:看來是沒長腦的敵人呢。
希露露:.....?????
但丁:........陷阱嗎?
小次郎:那麼,會怎樣呢。本大爺是指揮官的話,決不會用那種傢伙就是了......
              就算這麼說也不是沒有可用之處。
留斗:.......怎麼回事?
小次郎:要欺騙敵人,首先要先欺騙自己人........這句話有聽過嗎?
留斗:恩,有。
小次郎:也就是說像那樣的蠢蛋,才沒有欺騙人的才能。
留斗:所以?
哈蒂:有。(舉手)
小次郎:哦,哈蒂。知道了嗎?
哈蒂:是的。也就是說,根本沒讓那傢伙知道重要的事。
小次郎:以此為原點進一步思考的話?
艾雷扎魯:有可能有連那傢伙都不知道陷阱在等著也說不定,是吧。
但丁:總之就是個棄子嘛。世間炎涼阿。
小次郎:嘛,詳細的細節光推測也不能如何,總之別放鬆警戒了。
凱朵拉:.......恩。
小次郎:別擔心了。愛麗絲肯定是有什麼價值才會被抓走的。
              現在應該還沒事。
凱朵拉:也是呢,我知道了。
塔比:愛麗絲的價值.......
紅毛:?
塔比:治癒魔法-?
馬:那樣的話抓我不是更有價嗎?
但丁:抓馬意外的很困難呢。要養的話還需要牧草阿。
馬:可以不要認真的回答嗎?
但丁:開玩笑的。
馬:(馬鳴)
紅毛:(汗)


6-1 追憶的晚餐
闇之王:--來,喝吧。即使說被拘束住了,這點事還是做得到吧?
龍神:.........
愛麗絲:..........
闇之王:怎了?
龍神:你想幹麻?
闇之王:創造回憶呀。僅此一次的晚餐,不來享受嗎?
              還是說你覺得你有拒絕權?
龍神:努嗚嗚.......!
愛麗絲:........蠢透了。
闇之王:哎呀,白之巫女,想去哪啊?
              你可是身為俘虜喲?你覺得能夠違背我的意思嗎?
              這裡是闇之監獄--別忘了這裡充斥著無數的魔物喔。
愛麗絲:......嗚.......
眼鏡:.......陛下。惡作劇,請適可而止。
闇之王:嗯?
眼鏡:白之巫女的力量不得輕視。
           要事完了的話,乾脆,在這裡--
愛麗絲:.......!
闇之王:眼鏡,你好像還不了解阿。
              惡作劇阿--是越被說就變得越想做的阿。
眼鏡:是這樣說,但是並沒有什麼餘裕。
           後繼者.......正朝這裡前進中。
           最後必定會到達吧。到那時候就太遲了。
闇之王:......眼鏡喲。
眼鏡:.......是。
闇之王:身為唯一的闇之王的我,你覺得我會輸給初出茅廬的後繼者嗎?
眼鏡:不、不,那個--
闇之王:你這傢伙--猶豫了嗎?
眼鏡:沒那回事!我是--!
闇之王使出力量
眼鏡:--咕阿阿阿阿!?
滋滋滋--
闇之王:即使連一半都沒恢復的我,這種程度還是很容易辦到的。知道為什麼嗎?
              那就是,全部的之力,都能依我意志操作的關係。
              後繼者也是的人。如果有能打敗我的方法,可以教我嗎?
滋滋滋--
眼鏡:--嘎哈......!.......哈......哈.......!
           ........我認為......那是不言而喻的事.......
闇之王:退下。興致都沒了。
眼鏡:......是........
龍神:.......哼哼哼哼......!能讓部下如此動搖,多麼厲害的演技阿?
闇之王:.........
龍神:老朽可是知道的喔。虛張聲勢是沒用的。
           你這傢伙現在比老朽失去更多力量.......!
           真不愧是光之王阿。犧牲了全部的那一擊,
           好像造成了相當慘烈的傷害嘛?
闇之王:.......是嗎?
龍神:別逞強喲。打算怎辦?想要取回力量可能要花上萬年喔?
           老朽的封印先破滅的話,像你這樣的只要一口就--
闇之王:我說了,快喝。這是,第三次說了。
龍神:.......?
--闇之王這樣說了之後,取出了染滿漆黑的杯子。
龍神:--!!那、那個杯子是.......!
闇之王:不會,再見面了。這也是,第三次說了。
龍神:.......你這傢伙.......!
闇之王:最後的晚餐,給我好好享受吧?
闇之王說完後,手持杯子緩緩靠近龍神的嘴巴.......
龍神:混帳.......混帳.......!!
闇之王:黑之聖杯.......好好接受吧。
              然後,你這傢伙將--
              --成為獻給我的至高美酒!
愛麗絲:!!


6-2 黑之聖杯
龍神:咕嗚嗚阿阿阿阿--!?
滋滋滋--
闇之王:哈哈哈哈哈!事已至此乾脆一口,全部喝下去不是更好嘛!?
              這個黑之聖杯是我的杯.......能夠過濾對象的........
              讓其成為我的血肉!
滋滋滋--
龍神:混帳.......!就是為了這個才封印的嗎.......!
滋滋滋--
闇之王:將你滅殺什麼的,這麼可惜的事怎麼可能做得出來。
              為了在當我衰退時成為養分,才把你留在這的啊!
滋滋滋--
龍神的肉體,徐徐地被吸入杯中.......
滋滋滋--
龍神:力量.......!如果我還有,那時候的力量的話.......!
滋滋滋--
闇之王:為了容易入口而削弱了一點。雖然多少有點浪費,應該可以期待萬全吧。
              僅僅只是膨脹的本能而輕視我,就是你這傢伙的敗因喲。
滋滋滋--
龍神:努嗚嗚嗚........!
滋滋滋--
龍神:下等的雜碎,明明只是均衡的一端罷了........!
           竟然將老朽.......!
轟隆隆--滋滋滋--
愛麗絲:.......阿.......!(倒抽一口氣)
闇之王>手中的<黑之聖杯>中,充滿著綻放黑光的漆黑液體........
闇之王:如何呢.......(喝下)
              !!
              美味.......!太美味了!至高的啊!哈哈哈哈哈!
              力量.......在上漲.......!
愛麗絲:........多麼的........!
闇之王:--白之巫女。你覺得下個該輪到誰啊?
愛麗絲:.......嗚.......
闇之王:無法言答的結局阿........得到了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光和闇,能夠否定那些的存在.......
              趨勢已經決定了。在這樣的島,這樣的監獄底下,不為人知,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
愛麗絲:.......!


6-3 另一人
眼鏡:........
小丑:很陰沉的臉耶?被王斥責了嗎~?
眼鏡:.......小丑。來幹什麼的。
小丑:稍微,來打招呼的呀。明明很仔細的在進行世界征服呢~。
眼鏡:哪張嘴說.......你這傢伙還有二心,以為王沒察覺到嗎?
小丑:嘎哈哈哈哈......♪沒有喔,那種事♪
眼鏡:下賤.......!別再說那些令人不快的話。
小丑:四人會談如~何了呀?
眼鏡:.......四人.......?
小丑:咿嘻嘻嘻嘻.......♪
眼鏡:像我這樣的,不能說是同席。
小丑:我知道的喲~♪你是下等的咩~♪
眼鏡:.......混帳.......在愚弄我嗎!
(砍)
小丑:反對暴力~是吧?
眼鏡:你這傢伙........!
小丑:那-麼,該回去工作啦。好忙好忙.......♪
           --嘎哈哈哈哈哈.......♪
眼鏡:........嘖........!
          .........四人.......?


7-1 封印之門
留斗:這裡是......!焦熱的監獄,タルタロス......!
希露露:%@^$%%@!!!
凱朵拉:好像是在說有危險的氣息!呢。
希露露:@%$#!
哈蒂:危險也罷。我們,也只能進去。
艾雷扎魯:.......跟想像的一樣,入口被闇之力強力封印著的樣子呢。
但丁:那麼,要怎麼辦?讓紅毛無腦打頭陣試試看?
馬:........
但丁:還是說,要先讓馬裸裝上陣?
馬:喂!?怎麼可以想到那種策略!
紅毛:(汗)
紫色雜魚:很慢耶。等很久啦。
小次郎:搞啥阿,你這傢伙不是慌慌張張地逃跑了嗎。
紫色雜魚:哼。看到不利的話,一時退避重整體勢才是上策。
庫羅莎:那,體勢重整好了嗎?
紫色雜魚:.......又這樣瞧不起我了嗎.......!
滋滋滋--
留斗:這傢伙!?
但丁:嘖,還留有餘力嗎。
紫色雜魚:監獄之門是,由三重的結界封閉著的!
                  結點分別在三座塔中!不同時破壞的話,是不可能侵入的!
                  像你們這群雜魚辦的到嗎!?哈哈哈哈哈哈.......!
馬:.........恩恩。
塔比:怎麼了,馬?
馬:怎麼說都太可疑了........你怎麼想,小次郎?
小次郎:應該是沒在說謊啦.......嘛,是引誘吧,一般來想。
紫色雜魚:眼鏡大人說過了!你們最強的武器就是同伴的支援!
                  只要讓你們分散,根本不足為懼!
小次郎:原來如此阿。覺得只要被分散了,自己也能勝利,才制定了這種作戰是吧?
紫色雜魚:作為冥土的土產就告訴你吧!沒錯!
哈蒂:那種土產才不需要呢。
留斗:總覺得是很好對付的對手呢。(汗)
小次郎:別鬆懈了。問題是這傢伙之後喲。
紫色雜魚:--三個點中,其中一個由我親自防禦。
                  變成三分之一的戰力,要贏我是不可能的啦!哈哈哈哈哈.......!
凱多拉:........好。
紅毛:?
凱多拉:總之先全員幹掉那傢伙,再來分頭解除三個封印吧!
紅毛:(驚)
哈蒂:哦哦,多麼沒血沒淚的用兵阿......
凱朵拉:才沒有閒餘時間去陪他玩!要快點將愛麗絲.......!
紅毛:(望)
但丁:.......好,分成三組吧。
凱朵拉:诶诶-!?但丁,有在聽嗎!?我的提案!
但丁:雖然那也有道哩,不過如果想縮短時間的話,照他說的做會更好。
凱朵拉:雖然是這樣也說不定.......
但丁:有在移動棋子的傢伙在。那麼,不好好判讀情勢可不行。
留斗:........怎麼回事?
但丁:這邊的戰力被正確掌握的話,在任何戰場都是不利的。
           所以,盡量.......驚險地勝利吧。
庫羅莎:嘿........你果然,還是有點腦袋的呢。
但丁:有一點呢。不需要擔心。
           即使分成三組,現在的我們的話,不可能會輸的吧。
凱朵拉:真的沒問題.......?
艾雷扎魯:凱朵拉。好好相信我們。
                  因為透過冒險,一直有在好好鍛練呢。
凱朵拉:恩......那,我知道了。大家,不能被幹掉喔!
庫羅莎:謝謝,凱多拉醬
希露露:#@&%$!!
馬:我,要加入戰力最充足的那一隊。
但丁:你就和我一起吧。
馬:(馬鳴)!要輸了!
但丁:別說毫無根據的話嘛-。
紅毛:(汗)


7-2 達成
紅毛一檔--斬
紫色雜魚:怎、怎麼會.......!!你這傢伙,一個人就.......!把我.......!
紅毛:(望)
紫色雜魚:但是......!還,不能被幹掉.......!
                  建立功勞.......要受到認同.......!
突然感受到有力量爆發--
紅毛:(驚)
紫色雜魚:--!?怎麼了!?
持續爆發--
紫色雜魚:這、這是.......!
                  封印門的魔力,找不到去處......!
                  --所以爆發了--!
紅毛:!
閃光--
紫色雜魚:......哼。作為我最後的工作,真是太棒了呢。

火山篇結束

我要把巧克力塞進你的


最後編輯:2017-03-08 23:05:10 ◆ Origin: <114.36.33.xxx>

顯示稍舊的 37 則留言

56GP-BP

#2 RE:【心得】在深層之闇中的閃爍之光--11章劇情翻譯(未完)

發表:2017-02-24 23:14:22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tony08209(羽毛)

懵懂無知的初心者 LV17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9177
GP:253
經驗:

監獄篇  (可能還會在微調遣辭用句)

1-1 崩壞的記憶
........爆發........崩壞.......
--大崩壞--
.......數萬年前。那個毀天滅地的........大崩壞。
--那個時候,自己--
(愛麗絲與黑毛對望的場景。)
--對。把約定--
把和愛麗絲的約定--
--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從地上,抬頭看著在天空中浮游的大陸.......懷抱著憧憬.......
天與地......光與闇.......白與,黑.......
為什麼世界要分成兩部份呢--
自己是--黑的嗎。
白是光的、闇是黑的--執掌者,維持世界的型態--
兩人作為<>,劃分天地,互相支持的話--
--那樣也--不錯--
--但是--
闇,打算將光吞噬掉........
均衡>的危機......自己,將身為王的後繼者的立場捨棄掉--
--朝天上--朝著愛麗絲的身邊趕去--
愛麗絲:怎麼會--
              對不......起--
--是.......阿--
--<約定>是--
發誓<絕對不能相會>--!
做錯的.......不是愛麗絲!絕對不是瀕臨危機的她的責任!
--是我--!
是無法阻止<闇之王>的,我的--
--罪--
愛麗絲:--永別了,約定之人--


1-2 後悔
凱朵拉:紅毛!怎麼會.......!
但丁:該死的!失敗了阿......!如果我沒說那種提案的話........!
小次郎:是本大爺的責任.......!如果本大爺來代替他上的話.......!
塔比:不行這樣-.......這樣就只是換成小次郎你受傷而已不是嗎-?
小次郎:.......嘖.........
哈蒂:身體的狀況怎麼樣呢......?
馬:看著吧。(馬鳴)!
(治癒--)
留斗:.......傷,痊癒了........?
馬:應該是那樣沒錯啦........
庫羅莎:為什麼意識沒有回來啊!?
希露露:^$$#^^%
(呼喚賢者)
賢者:恩-。
凱朵拉:賢者?
艾雷扎魯:在透過希露露的眼睛診察嗎.......?
賢者:應該說,被充滿闇之力的武具所傷的話,依靠普通的方法是無法痊癒的。
哈蒂:那......!
賢者:但是,他的症狀跟那個有點不同啊。
哈蒂:诶?
庫羅莎:好好給我診斷啊!
賢者:他是闇之王的後繼者。這件事大家知道對吧?
凱朵拉:........恩。
賢者:對於闇勢力的人能成為力量。到此為止,沒問題吧?
留斗:恩,那倒是知道。
賢者:身為闇之王的後繼者的他,正在與寄宿在自己身上的闇之力戰鬥著.......
           那股力量,是否正在侵蝕他呢。
庫羅莎:.........!
賢者:封印監獄的闇之力,在失去方向後,全部灌入了他的體內了吧。
           到此為止還沒問題。他可是闇之王的後繼者。
           這點程度的闇的話,還是有容納的空間。
           但是--
           --他,在糾結著。也可以說,在拒絕著。
留斗:抗拒.......?.......?
賢者:沒錯。委身於的話,將能得到強大的力量。
           但是,他並不想這麼做。
           靠著.......自己的意志,在抗拒著>。
           .......大概是因為至今為止的冒險中,
           對於不能屈服於闇這件事,有著強迫觀念的關係吧。
凱朵拉:.........
(想起8島的エクス跟マキナ)
艾雷扎魯:........被奪走自我的話,會被凶暴的衝動所支配........
但丁:對喔,你也........
艾雷扎魯:將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都破壞掉的,本能
                  ........身為闇之王的後繼者的紅毛,被那股本能給吞噬了的話.......
                  跟我那時候可無法比。可能再也無法取回意識了吧.........
哈蒂:.........所以,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紅毛先生現在沉睡著,是因為在跟自己體內的戰鬥.......
           .......當醒過來的話,不如說是.......要爆走了?之類的?
賢者:這樣下去,變成那樣的可能性也無法排除呢。
哈蒂:那、那到底該怎麼辦啊!?
塔比:哈蒂,冷靜下來。
哈蒂:哪能冷靜的下來啊!愛麗絲也被抓走了,在這之上還要.......!
           ........對了.......!還有愛麗絲!
但丁:沒錯呢。愛麗絲的話,可是好幾次抑制住了這傢伙體內的>。
庫羅莎:也是呢.......!雖然很不甘心,但這裡只能靠白之巫女了........
留斗:好,既然這樣,也只能這樣做了!
           紅毛已經,賭上性命幫我們把門打開了!
           走吧!
但丁:啊啊!
艾雷扎魯:要說在哪的話,應該是監獄的最深處.......大家,別鬆懈了喲。
馬:那種事打從生下來就沒斷過。(馬鳴)
小次郎:............
希露露:..........???
小次郎:啊,不,啥都沒有........
(但是.......其他的傢伙還好說,這傢伙的,能抑制到什麼時候呢......)


2-1 世界之理
(監牢中)
愛麗絲:.........
眼鏡:........
愛麗絲:.......有什麼事?
眼鏡:.......相當,有氣勢嘛?你了解自己的立場嗎?
愛麗絲:那麼,你就照你所想的殺了我不就好了?
              為什麼把我,就這樣抓著丟在一邊呢?
眼鏡:是陛下的安排。我能說的只有這些。
愛麗絲:........真是如此嗎?
眼鏡:..........
(場景轉回封印龍神的房間)
愛麗絲:--下一個,你打算奪取誰--!
闇之王:當然--
              !?
愛麗絲:........?
闇之王:.........咕........為何........!
滋滋滋--
闇之王:嗚嗚.........咕阿阿阿........!
滋滋滋--
愛麗絲:!?
滋滋滋--
眼鏡:陛下!?
闇之王:--嗚.......!........帶下去........!
眼鏡:.........是.........?
闇之王:白之巫女.......!不會,讓你太快解脫的........!
滋滋滋--
闇之王:盡管........邊對自己的無力感到絕望,邊顫抖地等待即可........!
滋--
愛麗絲:...........
(轉回監牢)
愛麗絲:........將紅毛........打算先奪取自己的後繼者是嗎?
眼鏡:..........
愛麗絲:不這麼做的話,似乎也沒辦法再將這之上的力量留在體內了呢。
眼鏡:別一副知道的口吻。
愛麗絲:你也,不知道。
眼鏡:........你說什麼?
愛麗絲:<均衡>是為了什麼?想要將其摧毀的,又是誰的意志?
               這世上,有不知道是誰所創造的,<>存在。
               想違背那個什麼的,誰都辦不到喲。
眼鏡:.......哼。只是迷信。
愛麗絲:........沒錯.......
              .........有<>,在<約定>之上........
              誰也........我也.......那個人也--


2-2 馬之背
留斗:馬,沒問題吧?
馬:我的這個背可是有極限的。不,說不定,現在早就超過了也說不定。
庫羅莎:.......但是,加油吧。你肯幫忙揹著他,真是幫大忙了。
馬:嗚恩.......沒辦法。雖然如果問這是否是英雄的職責,還多少有點疑問就是了。
但丁:還能有聒噪餘裕,看來是沒問題吧。
凱朵拉:.......謝謝了,馬。
馬:凱朵拉的慰勞我就接受了。畢竟貓的背沒辦法揹人呢。
凱朵拉:恩。如果我可以代替的話,我也想做就是了.........
馬:沒必要。淑女的行李理應當被接手。
       因為小時候,父王不斷地對我說那是禮儀的本質啊。
凱朵拉:啊啦♪你,相當清楚嘛。
馬:(馬鳴)謝謝。
艾雷扎魯:.........話說回來,這監獄真是無法想像是在火山島般的寒冷啊。
留斗:因為入口還是在上層,我們一直往下走的關係呢。
塔比:這樣下去還要往下走多久啊-?
哈蒂:該不會.......!不要啊,該不會要走到那個世界去之類的恐怖地方吧。
希露露:!%@^$@??
哈蒂:诶?
凱朵拉:『那種迷信無須感到恐懼』好像是這麼說呢。
哈蒂:嗚恩。是沒錯啦。可是稍微囂張了點吧?
希露露:#@%^#$!$#
(呼喚賢者)
賢者:另外如果要說真的,繼續往下潛的話,還會再變熱的喲。
哈蒂:诶-?愛麗絲融化了!?
但丁:別用那種奇怪的嚇人方法啦。那只是,單純在說地底的話題吧。
賢者:失禮了。
馬:但是很奇怪啊。大地這東西,應該是由兩頭巨大的龍所支撐著才對啊。
留斗:那是謊言這種事馬上就知道了。
馬:(馬鳴)!
小次郎:就說別這麼喧嘩了。
艾雷扎魯:這之後是什麼情景?
小次郎:同樣的建物在繼續延伸著。
              而在那隻中藏著不少魔物.......看來是不能隱蔽著通過了啊。
艾雷扎魯:這樣啊.......
但丁:但是,小次郎你竟然會接下斥候這任務呢-?
小次郎:因為是本大爺的失算啊。當然想要扳回一城喲。
但丁:........也是啊。
          判斷失誤也有我的份。.......打起精神來吧。
小次郎:啊啊。
(望紅毛)
凱朵拉:紅毛.......再辛苦一下就好了喲........
    .......愛麗絲.......!一定要沒事啊........!


2-3 騎士的忠誠
闇之王:........
眼鏡:--陛下。您身體感覺如何?
闇之王:........你說,感覺?
眼鏡:.........!
闇之王:.........別介意。之前的失態,是我的疏忽導致。
              得到龍神的力量後,雖然想認為現在這世上,
              能跟我匹敵者已不存在--
              --但還,太早。沒錯--我現在依舊是憑依之身。
眼鏡:........您所言甚是。
闇之王:雖說是意外舒適的肉體........果然,還是凡人的肉體喲。
              雖然現在就想馬上脫離出--
              --看來還不行呢。
眼鏡:........這麼,說的話........?
闇之王:從容器中解放之後,就只剩下膨脹,然後全部塗黑而已。
              但是--濃度,還不夠。
              留下餘白何等難看,絕不能被人看見。
              你說是吧?
眼鏡:........是。
闇之王:果然--要再一杯,才行呢。
眼鏡:.........!
闇之王:我的後繼者目前怎樣了?
眼鏡:到達這裡最深處,估計還要花點時間。
闇之王:總覺得,很不安心阿。眼鏡,這是你教育的責任吧?
眼鏡:.........是。.........陛下。
闇之王:嗯?
眼鏡:為了償還這個責任,能否給予我機會?
闇之王:哦.......
              也好,去做吧。
眼鏡:是......!
闇之王:別弄太久。間隔太久的話,就不能稱作第二杯了阿。
眼鏡:........必定,將由我暗黑騎士眼鏡--
           將其之力引出,然後--
           --為了陛下,成就聖杯!


3-1 瞳的氣息
但丁:這監獄到底要再延伸多遠啊?
艾雷扎魯:雖然不是哈蒂.......可是真的會讓人覺得是否會延續到那個世界去呢......
哈蒂:被囚禁在這種地方......得快點到愛麗絲身邊去.......
塔比:欸-欸-,稍等一下可以嗎-?
留斗:阿,是塔比的稍等一下可以嗎?
塔比:诶?什麼?
小次郎:最近你呀,變得相當聰慧的事情啊。那,怎麼勒?
塔比:被那樣捧的話,很難說出口了呀-。
小次郎:抱歉抱歉。那,怎麼勒?
塔比:那個呀-那個暴力大叔的氣息........總覺得,消失了呢-?
但丁:........!
希露露:!#@^%!
艾雷扎魯:聽你這麼一說........!
塔比:明明-,一直有被盯著看的感覺的,不見了對吧?
哈蒂:說的也是呢.......那個時候,都還沒點頭同意就擅自來搭話了說.......
庫羅莎:跟白之巫女見面了吧?
留斗:因此,變的安分了.......?
小次郎:不是那麼好的預感阿。
塔比:恩.......
馬:無須擔心。大概,是因為意識到我的存在了吧。
       世界的任性又怎麼樣!吾名為馬爾斯!
       ..........其背上,是背負著叛逆之劍的勇者!
凱朵拉:........也許很符合。
馬:對吧?(馬鳴)!
凱朵拉:只有最後的部分喔。(汗)
              紅毛.......
              不可以輸喲........!


3-2 不合理
--愛麗絲沒有罪--
--把和愛麗絲的<約定>打破的,是自己--
..........
(閃光)
--!?
.........記憶........!
(閃過好幾幕)
--大崩壞--
在崩壞的世界中,自己所看見的.......
受到<>的直擊,失去了原本大部分的力量,然而即使如此--
--也絕對無法消滅的,<>,那個人--
--<闇之王>--
--那時候,自己--下定決心。
和<>,訣別--
將愛麗絲的意志........那悲痛的決斷,絕不能讓它化為烏有.......
縱使被捲入破碎的天空大陸降下的瓦礫中,
仍然對逃跑的<闇之王>緊追不捨.......
........傷痕累累的自己用盡最後的力量........將<闇之王>,封印.......
那就是自己.......對於打破了<約定>的,贖罪--
...........
--然後--
總覺得過了很久的時間--醒過來了。
那是,為了將自己應做之事,再一次解決。
這次肯定,要完全消滅<闇之王>--
再一次,將<約定>--
........將<約定>........?.........再一次..........?
???(龍神):呵呵呵.........!
!?
???(龍神):感到,矛盾了吧?是吧,闇之王的後繼者喲.......?
..........
???(龍神):你這傢伙,跟老朽很相似喲........你說是吧?
                             世界的什麼的,讓它去吃屎吧........!
                             想不受白與黑的束縛,自由地活下去對吧?
                             --你這傢伙,想陪伴在一起對吧?和那個光之王?
...........
???(龍神):然而,竟然說約定
                             取回世界的均衡>,那是不錯。
                             但,打算如何?討伐闇之王,自己繼承他的地位.......
                             之後,再次和那個女孩劃分天地嗎?
...........
???(龍神):喂.........怎麼辦啊?你這傢伙打算如何啊?
                             .........誠實點吧.........!
.............
???(龍神):全部屠盡........!將自己眼前的,無論任何........!
                             那個.........之類的..........!
--!!
(黑化!)
凱朵拉:!!
庫羅莎:太好了!醒過來.......了........?
小次郎:你.......!?嘖.........棘手啦.........!
--將全部的<>--
--打破--!!
(啟動一檔)


4-1 任性的暴走
但丁:--要追囉,你們!
留斗:啊啊!
馬:(馬鳴)!可是很恐怖啊!?
哈蒂:那樣的紅毛先生,第一次見到........
庫羅莎:紅毛大人.......!那個力量,比起以前更加強大了.......!
艾雷扎魯:賢者的壞預言成真了啊.......!
希露露:!$#@%!
(召喚賢者)
賢者:被你這麼說,不就好像都是我的錯了嘛。
           不如說,多少因此做了心理準備後,也只能做好下一步打算了吧。
凱朵拉:是被迫只能做好下一步打算啦!
塔比:快點快點-!要跟丟了喲-!


4-2 破壞者的殘渣
愛麗絲:--!?
              這是.......!<闇之王>.......不對........!
              --該不會是--!?
              .......嗚.......!
龍神:--還在躊躇什麼?你這傢伙的力量根本不只那樣吧?
愛麗絲:--!?你.......應該已經被吞噬了才對.......!?
龍神:你覺得老朽在這監獄都待了幾年了?那不可能是老朽的全部吧?
           呵呵呵.......!即使是從身體被削落下來的力量,
           累積到這種程度的話,是吧.......!(譯者:這裡應該是指10島時被病嬌道歉柴刀女砍的血汗裡,蘊含的力量累積起來的吧。)
愛麗絲:.......真頑強呢.......(這個詞在日語中也有纏人,死纏爛打的意思)
龍神:這個場合,算是稱讚的話吧。
           當然,並沒有忘記你提出的共同戰鬥的邀約喔?
愛麗絲:........我的力量?你,到底在說什麼?
龍神:不僅只是在遙遠的天邊--
           操縱始祖符文光之王........
           那就是白之王國,絕對力量的象徵.......不是嗎?
愛麗絲:..............
龍神:嘛,即使你這傢伙還是沒想起來,對老朽來說也沒差。
           但是對那小子來說........呵呵呵.........!
           世界的任性,將這稱號分給他也不失為一興。
愛麗絲:诶........!?
龍神:老朽啊,光之王喲。手段什麼的,根本不在乎。
           打破均衡.........
           只要能達成這個願望,將老朽自身作為手段也在所不惜........!
愛麗絲:--!?難道說,將紅毛!?
龍神:因為就差最後一步的樣子呢。只是稍微提點了他一下罷了。
           那麼--要怎辦!?光之王喲!?
           與你約定的對象,將要變成破壞的化身了喲!?
愛麗絲:.........不會變成那樣的。
龍神:.........喔哦?
愛麗絲:那個人........不是會輸給自己體內的<>的--
              --那樣的弱者--!
龍神:呵呵呵.......!你這傢伙,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那個是........信任嗎?說啊!?
愛麗絲:...........
龍神:見死不救,對吧?真不愧是大崩壞的實行者。好一顆憐憫的心啊。
           是吧--光之王喲!?
愛麗絲:........不對。我為了達成使命所做的--
              --是對他的,補償--!
(閃光)


5-1 僅僅是因為忠誠
(魔物軍團阻擋)
砍倒!
--別........擋路.......!
阻擋住的.......全部.......
--屠殺........!
闇也是--光也是.......!只要成為障礙的話--
--絕不手軟--!
眼鏡:........什麼啊.........?那個樣子........?
(持續黑化)
眼鏡:那樣簡直--就是那個任性不是嗎.......!
           .......不.......!
           (陛下也.......一樣........將全部染黑的未來--
            --將不是安息的,而是廣闊無盡的不是嗎--
            但是.......即使如此,我--)
           ............
滋滋滋--
眼鏡:我有--對的,只有對那個的忠誠在........
           --來吧!紅毛喲!
(對砍!)


5-2 師與王子
(一閃!對劍!)
眼鏡:怎麼啦!?只有那種程度嗎!
(眼鏡出招連擊!)
眼鏡:給我思考!更加深入地!
--眼.......鏡........?
(回憶中)
眼鏡:.......到此為止!
黑毛:(累)
眼鏡:--不需要劍術什麼的,請不要這樣想。
           <就是強者。因此,黑之王國才能充滿著安息的
          您也是,有一天將成為闇之王........
          如果這樣繼續被敝人眼鏡壓制的話,不論過了多久,
          那一天都不會到來喔。
黑毛:(望)
眼鏡:--好眼神。
黑毛:(望)
眼鏡:再一場.......?哼........!很好。請上吧--!
黑毛:(砍)
(場景轉換至宮殿大廳)
眼鏡:--那麼,我出發了。
黑毛:(望)
眼鏡:........感謝。我這樣的人,您都銘記在心呢........
           然而,我是暗黑騎士。我這身體裡僅有對的,
           對其之的忠誠而已。
黑毛:(望)
眼鏡:如果陛下要對天發動攻擊,我不會有任何異議。
           僅僅是作為的先鋒,在最前線揮劍而已。
黑毛:(望)
眼鏡:........這種事,應該是不能告訴您的.........
黑毛:?
眼鏡:我只有對,對其之的忠誠心而已。
           這句話的意思.......您理解了吧?
黑毛:(望)
眼鏡:--萬一,我和大人您--
           --不,沒事了。
黑毛:(望)
眼鏡:請,變強吧。比敝人我,比陛下,比誰都,更強--
--眼........鏡..........?
(場景轉回監獄)
眼鏡:怎麼啦!?這就是你這傢伙的全力了嗎!?
           僅僅只是像野獸一般的揮劍........就想贏過我嗎!!
紅毛:(痛苦)
--力量--
跟意識無關,力量的溢出無法停止!
眼鏡:無法控制嗎.......!你這廢材.......!
           就是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所以,才說根本只是兒戲......!
           遵從,就是黑之民的宿命.......!
           僅憑小孩子的任性,就想隨心所欲的活著什麼的!
           --為何!
           不肯接受自己的宿命!!!
(砍!)


6-1 補強的把戲
闇之王:--呵呵呵。師徒間的對決,真是令人感動不是嗎。
               但是--太無趣了。
               哎呀哎呀........真是浪費時間.........
(場景轉換到凱朵拉一行人)
(魔物軍團出現!)
但丁:--那傢伙,真虧他可以一個人通過這種地方.......!
艾雷扎魯:嗚,明明就沒有可以浪費在這種地方的時間了........!
哈蒂:愛麗絲.......紅毛先生........
(魔物軍團!)
庫羅莎:如此數量的大軍.......果然,闇之王他.......!
留斗:該怎麼辦........?就算這樣繼續前進也........
馬:疲憊的我軍沒有勝算的意思?
小次郎:........至少,這邊完全沒對策。
              就像飛向火的什麼來著的一樣.......受不了受不了........
塔比:..........
凱朵拉:........塔比?
塔比:只能上了不是嘛!
眾人:!
塔比:大家都還沒事!沒被幹掉喲!
           這裡接下來.......也只能上了不是嘛!
但丁:哼哼........真是說了句好話啊。只能上了。只能前進了。
           <闇之王啥的是吧!?看見那傢伙的話,也只能揍上去了不是嘛!
小次郎:.......嘿.......是啊.........
庫羅莎:........也對呢.........
塔比:沒問題的喲........!因為,還誰都沒倒下呀!
           直到最後,都不能放棄!


6-2 反射
滋滋滋--鏘鏘!(對劍聲)
眼鏡:--嘖........!
           實力有所成長了嘛。這點就承認吧........!
滋滋滋--
眼鏡:但........那粗暴的劍法。已經丟失了闇的驕傲了嗎........!
           就是因為.......跟光什麼的混在一起.........!
           白與黑絕不能相交.......那個,就是創始之初作為世界根幹的定義.......
           你這傢伙........!
滋滋滋--
眼鏡:揭起半吊子的理想,只是將全部都化為虛有而已!
           假使.......和白之巫女一起,保持住了均衡--
           --陪伴在其身邊什麼的!隨便也該有個限度!!!
           --滾.......!
           連闇也無法制御,還被光所魅惑........
           墮落成混沌的破壞野獸,愚蠢的弟子喲。
           作為陛下的力量也太過汙穢。快從我面前消ㄕ--嗯!?
(闇之力浮動)
眼鏡:什--!?
滋-滋-
眼鏡:嗚.......!嘎哈啊.........!?
滋滋滋--(眼鏡被闇纏身)
眼鏡:----
           要給我力量.......!.......的意思嗎.......!
           在這裡--解決掉--是這意思是嗎.......!
           ...........哈........
           ........遵從陛下所言........
滋滋滋--
眼鏡:--真可惜。
           看來已經沒有手段了--會不讓你感到痛苦地,取走你性命--!
滋滋滋--(砍)
闇之王:--那麼,會怎麼發展呢。怎樣都好就是.......
              結束的話也就這種程度。特地去吃的價值都沒有........
魔物:陛、陛下!
闇之王:.......嗯?
魔物:白、白之巫女她--
(閃光)
愛麗絲:...........
闇之王:..........喂。相當亂來嘛你?
              .........怎麼到這裡的?
愛麗絲:...........
闇之王:只要沒有始祖符文的恩惠,你這傢伙根本--
               --!!難、難不成........!?
愛麗絲:注意到了嗎?--沒錯。雖然<始祖符文>在大崩壞時碎成碎片了--
              --作為所有符文的力量來源!依然持續著!
闇之王:怎可能........!?
(閃光)
愛麗絲:--<>,在膨脹著........那確實是個威脅........
              但是--別太小看了.........!
              <>也依然.......不受攔截的持續反射著--
              --在所有地方,所有的空間中!與<>........持續對抗著!
闇之王:大話........!
愛麗絲:--存在於世界中無數的符文喲--
              --將其光輝束成的數條靈氣--
              --集結。在<光之王>之名下--!
(閃光!)
闇之王:--怎能如你所願!!
滋滋滋--
(愛麗絲的歌聲--)
闇之王:什麼.......那是........!
(閃光)
愛麗絲:--說過了呢。--沒錯--
              --在這樣的島的這樣的監獄裡,不為人知的--
              --全部,都會結束喲--!
(閃光)


7-1 偉大的力量
(魔物軍團出現,但丁連擊!)
(有魔物從背後攻擊!)
但丁:!
(魔物被小次郎一刀斬殺)
小次郎:但丁,已經精疲力盡了嘛!?
但丁:哼,這句話原封不動奉還!
庫羅莎:哈啊!(雷電)
(魔物軍團湧出)
庫羅莎:嘖.......!
留斗:敵人越來越多了.......!
塔比:那就是接近王的證據-!加油加油-!
希露露:%@^$@^$!!!(放技擊倒魔物)
馬:我常在想一件事可以說嗎?
凱朵拉:什麼!?在這時候!?
馬:為什麼老是得要以寡擊眾呢?
凱朵拉:因為對方總是比較多啊!
馬:不狡猾嘛!?
凱朵拉:說了也不會聽啊!
(魔物吼叫,哈蒂擊倒)
哈蒂:.......就算是機器人,這樣也是會累的........!
艾雷扎魯:精神上別輸了!已經贏不了這樣想的話就結束了.......!
哈蒂:嗚嗚嗚.......!
(愛麗絲的歌聲--)
眾人:!
哈蒂:.......這個聲音是.......!?
凱朵拉:.......愛麗絲........!
留斗:好溫暖的聲音.......聽著聽著,疲勞感覺就漸漸消失了........
但丁:嗚哇!?什麼!?
(<命運符文>閃爍)
但丁:命運符文在--!?
(魔物發動攻擊!)
塔比:教練!危險!
但丁:嗚啊啊啊啊---!!??
(閃光!魔物消失了)
但丁:--嗚嗯.......!?
           ........啊.........?
庫羅莎:如此數量的魔物竟然........!?
留斗:被剛剛的光,消滅了........!?
凱朵拉:...........
小次郎:.......雖然不太了解,快趁現在!跑起來!
艾雷扎魯:啊、啊啊........!
(跑)
哈蒂:.........命運符文,是在你手上喔。
但丁:一個人拿著全部的話不是很危險嗎?那種事怎樣都好!
(跑)
塔比:走囉-!
馬:(馬鳴)!
(跑)


7-2 克服
滋滋滋--鏘鏘(對劍聲)
眼鏡:嗚喔喔喔喔喔--!!
轟隆隆--鏘鏘(對劍聲)
眼鏡:嗚嗯!?
(愛麗絲的歌聲--)
眼鏡:這個歌是........!?
--聽的到--
--愛麗絲的,聲音--
(腦海中閃過回憶)
--仔細聆聽的話,可以聽到從遙遠天空中傳下來的,那個平穩的歌聲--
白也好,黑也好,就像是要將全部........都溫柔的擁抱住那樣,安穩的歌.......
對那個聲音的主人--<光之王>--愛麗絲--
--自己將--!
(閃光)
眼鏡:嗚!?
紅毛想起愛麗絲的身影,將其牢牢烙印在自己心中!同時激發出了力量!
自己是.......愛麗絲的夥伴!
不管發生什麼事.......!那就是自己應要遵守的道路........!
--絕對!不能連心,都被<>給擊潰--!
(黑毛模式!)
眼鏡:.......事已至此........!竟能靠著白之巫女的聲音,取回自我了嗎........!
           已經.......不管說什麼都沒用了呢........
           黑毛喲!你的性命,現在就在這裡--!?
(闇之力浮動)
眼鏡:嘎哈........這是.........!?
          --難不成,陛下的身體........!?
          .......撿回一條命了呢。
(眼鏡像融入闇之中一樣消失了--)
塔比:找到了-!
黑毛:(望)
但丁:你,那副模樣........!?
哈蒂:沒在.......暴走........?
留斗:太好了.......!
庫羅莎:我相信著您。
黑毛:(望)
小次郎:那個樣子........看來是回復了呢?
黑毛:(望)
小次郎:嘛,也是啦.......暫且先觀望一陣子吧.......
艾雷扎魯:黑毛。你也克服了呢。
馬:跟你那個層次根本不同吧。
艾雷扎魯:嗚咕。
黑毛:(汗)
凱朵拉:不管怎麼說........太好了呢。
希露露:@^@$#^!!!
凱朵拉:對呢,現在不是在這裡閒聊的時候!
哈蒂:愛麗絲........!各位,快點走吧!
黑毛:(望)


7-3 <光之王>
闇之王:開什麼玩笑......!那種歌,到底是什麼東西........!
滋滋滋--(閃光)
「現在處在何方  這個世界啊  明明今天也是  如此的美麗」
闇之王:該死!
「清澄的空中  雲的色彩  好想好想  給你看看」
滋滋滋--(閃光)
「那時兩人交換的約定  吶啊  你還記得嗎」
闇之王:快停止那首歌!!!
「請一定  要相信  要找到那個  在  白與黑的世界」
滋滋滋--(閃光)
「靜靜地  感受著  不要背向這邊  因為我會  再次許願」
滋滋滋--(閃光)
「因為有闇所以有光  白就是黑  黑就是白」
愛麗絲:--就如同你是所有<>之力的泉源--
              --我也是。我所統帥的是,符文的光--
              --存在於這世上無數的符文,其全部都在我的支配之下--!
闇之王:什........!
光芒漸漸聚集到愛麗絲身上,耀眼的閃爍著,並將她包覆住!
(神氣解放!)
愛麗絲:全部的光芒,都是我的力量........
              才不會.......輸給你.......!
(愛麗絲操縱起符文的光輝)
闇之王:.......怎麼可能允許那種事!破壞符文喲.......!
愛麗絲:--<破壞符文>喲--
(閃光)
闇之王:--!?
愛麗絲:--遵從吾之命令--!
(閃光!)
闇之王:--嗚.....喔喔啊啊啊啊啊!!!
(閃光!)
闇之王:嘎啊啊啊啊啊啊--!?
愛麗絲:消失吧.......<>喲.......!!
闇之王:既然如此.......!!不需要了,這種東西!
(闇之王將<破壞符文>丟了出去)
愛麗絲:诶--!?
龍神:拿到啦啊啊啊!!!
滋滋滋--
(龍神利用<破壞符文>破壞了封印,恢復了原本的姿態!)
龍神:--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出現的龍神,奪取了<破壞符文>後,向著遠方飛去!
愛麗絲:剛剛的是!?
闇之王:巴爾爾爾.......!混帳,這個老不死的!
愛麗絲:........看來並沒有被融合呢。竟然不完全到這種程度........
闇之王:咕嗚嗚嗚嗚.......!
愛麗絲:--也好。至少也要,將你在這裡--
闇之王:........的混帳..........!
眼鏡:陛下!
(眼鏡插進兩人之間)
眼鏡:這裡請交給我!快點退到後方,陛下!
闇之王:眼鏡........?
眼鏡:請撤退吧!快點!
闇之王:.......交給你了。
(跑)
愛麗絲:站住!
眼鏡:不會如你所願!
(從眼鏡體內散出的闇之力不斷蒸騰而起)
眼鏡:賭上我的一切.........!也不會讓你追上去的!
愛麗絲:嗚.......!
             (力量.......!在這之上的........!)
凱朵拉:愛麗絲-!!
愛麗絲:!
(眾人趕上)
愛麗絲:凱朵拉,各位!?
哈蒂:愛麗絲........!?發生了什麼,那副模樣........?
但丁:現在不是那種場合!
眼鏡:黑毛.......也好........!
滋滋--
眼鏡:來幾個人都沒差!賭上我的驕傲,決不讓你們通過!
轟隆隆--
庫羅莎:.......眼鏡.........為什麼要做到這種程度........
眼鏡:已經,宣示過忠誠了。如果打破了那個,我將不再是我。
           --僅僅如此而已!
滋滋滋--
愛麗絲:黑毛........
              ........沒什麼。一起戰鬥吧--!
黑毛:(望)
眼鏡:--嗚喔喔喔喔喔喔!!


7-4 擊退
眼鏡:.......嘎哈.......!白之巫女.......竟然到了這種程度........!
(愛麗絲操縱著符文之光)
艾雷扎魯:這就是.......的力量........!
但丁:好猛啊........!
眼鏡:已經........到此為止了嗎........
愛麗絲:闇黑騎士眼鏡喲。我以<光之王>的名義,將你--
(閃光)
愛麗絲:.......诶........?
(黑毛介入兩者之間)
眼鏡:........!!這是在憐憫我嗎.......!
黑毛:(望)
眼鏡:........這樣就把欠的還清了,是吧........?
黑毛:(望)
眼鏡:........也好。期望著正正當當的決鬥是吧?
愛麗絲:黑毛!?
眼鏡:你的精神我就認可吧!但是........別後悔了啊!
(消失)
愛麗絲:黑毛........這樣可以嗎........?
黑毛:(望)
愛麗絲:.........如果你希望這樣,我也知道了........
黑毛:(望)
凱朵拉:愛麗絲-!太好了,沒事真的是太好了!
愛麗絲:凱朵拉,抱歉呢。讓你擔心了呢.........
凱朵拉:真的喲吼!
愛麗絲:抱歉呢。
哈蒂:總而言之,太好了........愛麗絲.........!
但丁:但是.......到底怎麼一回事?
小次郎:闇之王怎麼了?不是應該在嗎?
愛麗絲:........逼退了。
留斗:诶!?怎、怎麼辦到的.........!?
庫羅莎:光之王的力量,對吧.......
艾雷扎魯:光之王的力量........到底是........?
愛麗絲:...........符文的力量喲。
              所有的符文,只要追朔其根源的話,都會到達<始祖符文>。
              我侍奉著那個.......所以能夠獲得它的恩惠。
但丁:........也就是說,你能夠照你的意思操縱各式各樣的符文之力?
愛麗絲:是的。
希露露:!#@!#@!
艾雷扎魯:多麼,厲害的能力啊........!
塔比:解放那個力量的,是那首對吧?
愛麗絲:........是的。
但丁:原來如此.......因此,命運符文就把敵人給消去了是吧.......
哈蒂:是一首好歌.......好像洗滌了心靈一般........
庫羅莎:感覺很安心呢。就算是身為黑之民的我也是。
凱朵拉:因為那個是不管是黑還是白,
              都毫不保留的包覆住的,溫柔的歌呢。
艾雷扎魯:........?
小次郎:........但是啊,愛麗絲。這力量現在能夠毫無阻礙地使用的嗎?
愛麗絲:某種程度的話。
              ........但是,就如小次郎先生所說,並不能完全控制。
留斗:诶,那麼.........?
愛麗絲:<闇之王>持有<破壞符文>。
              雖然將其反過來利用,報了一箭之仇.......
馬:那個語氣,結果並不順利嗎?
愛麗絲:不是的。藉此,給予了<闇之王>痛擊,
              並且將和他融合的,狂暴之龍神給分離了出來。
庫羅莎:真是不得了呢........即使說是闇之王>,
              依靠憑依的肉體也........
愛麗絲:........但是........
塔比:........有人來攪局了?
愛麗絲:對。瞄準一瞬間的空隙,從<闇之王>分離出來的他--
龍神:--呼哈哈哈哈哈!光之王喲!
           你送的禮物,我就心懷感激地收下了!
愛麗絲:!
留斗:這個聲音.........!?
愛麗絲:(望)
龍神:但是,真可惜啊?呵呵呵.......
           在我手中的破壞符文,應該很難控制吧?
           那也是正常的........白的本質是,治癒。
           所謂破壞,可是所屬於黑那一側的要素啊.......!
           .......跟你說聲謝囉。老朽也終於--
           --被解放了........!呵呵呵.........!好好期待吧........!
           將作為這世界根幹的均衡,給你徹底毀滅喔.......!
           --對了對了.......小子。
黑毛:!
龍神:要跟老朽一起來嗎?
黑毛:(望)
但丁:哼!別說蠢話了!
哈蒂:說的沒錯!這個人和你可不一樣!
龍神:哼哼哼.......!別當真了喲.......!就算只有老朽,也足夠了.......!
           不需要擔心,全部都會破壞,然後讓其回歸無的.......!
龍神:也是,也是,平等地,吶........!
           哈哈哈哈哈哈哈--!
凱朵拉:.............
庫羅莎:........看來是無法勸誘進來了呢。
愛麗絲:............
但丁:是不是,把麻煩的傢伙放生到這世上了啊........?
小次郎:除了闇之王,還有世界的任性嗎........這下可麻煩了........
艾雷扎魯:但是這邊,有兩種力量。
黑毛、愛麗絲:(望)
塔比:說的也是呢.......這要集合大家的力量戰鬥的話,
           不管對手是誰,肯定能贏的呀-!
愛麗絲:.........也是呢。
              --來收集<偉大符文>吧。
哈蒂:.......愛麗絲........?
愛麗絲:只要能集合剩下的<偉大符文>的力量的話--
              我就不會輸。<闇之王>什麼的,肯定.......!
小次郎:...........
庫羅莎:...........
凱朵拉:...........
愛麗絲:黑毛。
黑毛:(望)
愛麗絲:一起,戰鬥吧。
              --直到,打倒<闇之王>為止--
黑毛:(望)
凱朵拉:..........
....................
............
闇之王:...........
眼鏡:.........陛下..........
           .........萬分抱歉。敝人眼鏡,太大意了..........
           請下懲罰吧.........
闇之王:.........
              有急事要辦了。
眼鏡:..........是。
闇之王:去搶奪偉大符文>。
               不能再讓那些傢伙獲得更多力量。
眼鏡:.........是!
闇之王:.........那麼.........
              .........在聽著嗎?.........你這傢伙--
              --是誰?
(轉換場景)
龍神:--這真是--!--這真是,爽快啊--!
           只要想到接下來就要毀滅掉,就會覺得這世界多麼美麗啊.......!
           首先........
           把用完的墳墓給埋了吧.........!
(轉換場景)
小丑:--那~麼.......
           小丑的信紙上沒有所謂虛實.......
           謊言的反面是真實,但下一句話依然是謊言.......
           嘿嘿嘿嘿.......!還不能,讓終幕落下喲........
           嘎哈哈哈哈哈........


監獄篇結束

(全章完)


最後編輯:2017-03-08 23:16:46 ◆ Origin: <114.36.33.xxx>

顯示稍舊的 2 則留言

0GP-BP

#3 RE:【心得】在深層之闇中的閃爍之光--11章劇情翻譯(更新至2-1)

發表:2017-02-25 12:35:50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huangodamn(huangod)

LV2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874
GP:19
經驗:

卡後續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7-02-25 12:35:50 ◆ Origin: <1.172.238.xxx>
0GP-BP

#4 RE:【翻譯】在深層之闇中的閃爍之光--11章劇情翻譯(更新至6-3)

發表:2017-02-27 15:31:57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wuandy55555(緋想無念)

未夠班的勇者 LV14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5618
GP:520
經驗:

感謝翻譯

造福我這種看不懂日版又等不及台版的人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7-02-27 15:31:57 ◆ Origin: <180.204.87.xxx>
17GP-BP

#5 RE:【翻譯】在深層之闇中的閃爍之光--11章劇情翻譯(更新至監獄篇6-2)

發表:2017-03-05 23:00:26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tony08209(羽毛)

懵懂無知的初心者 LV17 / 人類 / 劍士
巴幣:9301
GP:374
經驗:

故事即將邁入高潮,所以來自頂一下!(笑)
絕對不是因為看的人變少所以不甘寂寞ミ ´・ω・ )ミ
最後編輯:2017-03-05 23:25:04 ◆ Origin: <114.36.32.xxx>
0GP-BP

#6 RE:【翻譯】在深層之闇中的閃爍之光--主線第11章劇情翻譯(更新至監獄篇6-2)

發表:2017-03-08 09:42:19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A123451220(目艮目艮)

不擊隔大學士 LV24 / 妖精 / 僧侶
巴幣:29376
GP:4905
經驗:

幫推一個
聽說今天要開H
不懂日文的渣渣,再來也要靠大大了
最後編輯:2017-03-08 09:42:19 ◆ Origin: <61.62.57.xxx>

顯示稍舊的 5 則留言

6GP-BP

#7 RE:【翻譯】在深層之闇中的閃爍之光--主線第11章劇情翻譯(全章完)

發表:2017-03-08 23:08:51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tony08209(羽毛)

懵懂無知的初心者 LV17 / 人類 / 劍士
巴幣:9372
GP:425
經驗:

呼啊~終於把大坑填完了~~!(拍手拍手)
這幾天有點忙,更新速度就落下來了,十分抱歉m(_ _)m
總之,感謝大家的觀看!
如有遣辭用句不妥或是翻譯錯誤之處,歡迎留言指正!
那麼,下次有緣再見~(ゝ∀・)
最後編輯:2017-03-08 23:08:51 ◆ Origin: <114.36.33.xxx>
0GP-BP

#8 RE:【翻譯】在深層之闇中的閃爍之光--主線第11章劇情翻譯(全章完)

發表:2017-03-08 23:30:02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wuandy55555(緋想無念)

未夠班的勇者 LV14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5678
GP:520
經驗:

有個小問題

所有符文都是始祖符文的碎片
而在fog的劇情反派可以利用蕾娜的"概念"使得符文失效...

所以偉大符文的力量是蕾娜給的
然後愛莉絲能操控這樣嗎?
手機發文.最後編輯:2017-03-08 23:30:02 ◆ Origin: <218.173.4.xxx>

顯示稍舊的 8 則留言

快速回覆文章,請先登入

板務人員:

1743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巴哈姆特徵才

  • iOS app 程式設計師
  • Android app 程式設計師
  • PHP 程式設計師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