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14

【情報】蒙古征服匈牙利

樓主 LULU lulujustice
GP1 BP-
蒙古征服匈牙利
2007-09-02 07:39:27

1241年1月,速布台把蒙古大軍集結在喀爾巴阡山以北的倫貝格(利沃夫)和普熱梅希爾附近,離當今的波蘭和烏克蘭接壤的邊境不遠。速布台的意圖是強攻喀爾巴肝山的關隘,向多瑙河畔布達和佩斯西北25空英里處的匈牙利首都格蘭(埃斯泰爾戈姆)進軍。但是,鑑於波蘭人和日耳曼人可能會襲擊速布台右翼,所以直接挺進匈牙利是危險的。速布台必須粉碎這些威脅、並且防備奧地利公爵和波希米亞國王從西面進攻的可能性。
  因此,速布台將其軍隊分為四部分。他將三部分用於執行主要任務,即奪取匈牙利;第四部分用於消除來自右翼的危險。
  這最後一支軍隊由拜達爾和合丹兩位親王率領,包括兩個萬人師。他們於1241年3月第一個開始行動,在以強力攻克的桑多米爾渡過維斯圖拉河。波蘭人驚恐萬狀,因為他們尚未集結起自己的軍隊。但是,拜達爾和合丹的任務是吸引波蘭人和日耳曼人,使之無暇顧及匈牙利。因此,他們必須刺激敵人動員起來。
  他倆將部隊分開,合丹向西北移動,以便在波蘭儘可能廣泛的地區散播恐懼,並威脅奧德河以西的日耳曼諸國;而拜達爾則繼續向西南挺進,直接威脅波蘭首都克拉科夫,一路上燒殺劫掠,把敵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拜達爾的軍隊在即將抵達克拉科夫時停下來並開始撤退,好像他們是一夥返回老巢的匪徒。像幾世紀以來眾多與草原民族遭遇的敵軍一樣,波蘭的騎士們沒有識別出其中有詐。確信自己即將大勝的他們完全喪失警惕性,放棄克拉科夫的城牆,騎著高頭大馬追擊蒙古人。
  拜達爾的兵士們四散逃避,放走了戰俘。波蘭人猛追窮寇。在離克拉科夫11英里的赫梅爾尼克,一支蒙軍部隊設下埋伏:聚集在一起的弓箭手們射出了雨點般的錐頭箭,這種箭很容易地穿透了波蘭人的盔甲。波軍大多數陣亡。克拉科夫的居民們遺棄了這座城市,蒙古人將它付之一炬。
  拜達爾和合丹計劃在西里西亞首都佈雷斯勞會師。但拜達爾先合丹而抵達,發現該城居民焚燬了自己的城市,躲藏到城堡裡去了。拜達爾獲悉,西里西亞國王亨利在西面40英里處的利格尼茨(萊格尼察)集結了一支2.5萬人的軍隊。其中許多人是身穿盔甲、揮舞長矛的騎士,特別是亨利的西里西亞人、法蘭西騎士、條頓騎士和波蘭的殘存騎兵。但是,其中大多數是波蘭和摩拉維亞的封建士兵和在進攻性戰鬥中幾乎毫無用處的、大多裝備著長槍的步兵。
  拜達爾獲悉,波希米亞國王文西斯勞斯正在向亨利靠攏。拜達爾一面派人給速布台和合丹送信,一面出發,全速前進,以便趕在文西斯勞斯之前抵達利格尼茨。合丹在半路上與他會合;他倆於4月8日一起抵達利格尼茨。翌日,亨利出來迎戰蒙古人;他不知道,文西斯勞斯率5萬大軍,離他只差一天路程。
  亨利將其軍隊集結在城外的一個平原上。當蒙古軍隊的前鋒以密集隊形接近時,其人數顯得很少,因此亨利只派一個騎兵分隊應戰。當這支小部隊在蒙軍弓箭的屠殺下潰退時,他命令其餘的騎兵進攻。蒙軍詐敗並逃走,再次吸引歐洲騎士窮追不捨。歐洲人的衝鋒很快就變成一場分散、混亂的奔跑。隱蔽在煙霧彈屏障後面的是埋伏好的蒙古弓箭手。當騎士們進入射程之內時,弓箭手們的射擊使之紛紛落馬,並使衝鋒停止。然後,蒙古重騎兵攻擊了混亂中的騎士們,殺死剩下騎士中的大多數。這時,弓箭手們騎馬穿過煙霧屏障,射殺了步兵;同時,騎兵追上並殺死了西里西亞國王亨利。蒙古人把從敵軍死者身上割下的右耳裝滿9個袋子向拔都邀功。
  在不到一個月時間裡,這支蒙古小分隊奔馳400英里,進行了兩次決定性的戰鬥。波蘭舉國震驚,一蹶不振;奧德河西面的日耳曼人退守自己的國土。蒙古人的這支部隊基本上大功告成。
  剩下的唯一隱患是文西斯勞斯。獲悉在利格尼茨發生的災難後,他撤退並且從圖林根和薩克森徵集增援部隊。蒙古人發現,他的軍隊集結在格拉茨峽道中的克沃茲科;那裡位於利格尼茨東南60英里。文西斯勞斯指望在這條峽道中設下陷阱來消滅蒙軍。但是,偵察部隊已經告誡拜達爾和合丹提防這一危險,因而他們沒有中圈套。此外,他們在利格尼茨之戰中嚴重損兵折將,因而對在硬拚中打敗文西斯勞斯的強大軍隊沒有把握。
  然而,文西斯勞斯已經撤退到距離在多瑙河西岸上進行動員的匈牙利人250英里處。因此,文西斯勞斯的軍隊在戰略上鞭長莫及,無法影響匈牙利戰爭的勝負。
  為了確保長期地把文西斯勞斯牽制在北面,這兩位蒙古王子佯攻西面,做出計劃向德國進軍的姿態。文西斯勞斯尾隨而來。蒙古人此時化整為零,組成一支支小部隊,迂迴到波希米亞軍隊的後方,像拉網一樣掃蕩摩拉維亞,焚燬村莊和商店,以保衛蒙古人的側翼。
  一俟蕩平摩拉維亞,王子們重新集合起部隊,掉頭向東南進發,去同速布台會師,準備一旦奧地利人前去援助匈牙利,便同他們決戰。在這場出色的旋風式戰役中,一支不起眼的蒙古軍隊徹底消除了比它強大許多倍的波蘭、德國、捷克和奧地利軍隊進行干預的可能性,然後還能及時返回到主力部隊之中,以備不時之需。
  速布台期待著這場側面戰役提供保護;但是,他並沒有完全依靠它。調兵遣將的司令官的主要任務是使敵人誤解他的目的,以防自己在路上遇到有效的抵抗。因此,速布台把主力分為3個縱隊,沿著各不相同的路線進入匈牙利。由於同時在三個方向上受到威脅,匈牙利人無法集中力量對付蒙古人的任何單一威脅,因為他們擔心,另外兩支部隊會降臨在他們的後方,抑或奪取他們不可或缺的重要城市。因此,速布台確信,敵人不會有效地抵抗三個縱隊當中的任何一個,這三支部隊都能夠安然無恙地抵達多瑙河畔,在那裡重新合為一支部隊。
  速布台依靠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在驚呆的匈牙利人作出反應之前,在多瑙河畔部署了蒙古軍隊。
  右側即北方的縱隊於3月初從普熱梅希爾西進,其北側受到維斯圖拉河和王子們的側翼小分隊的保護;這支小分隊早幾天出發。該縱隊此時掉頭南進,穿過亞布洛尼察和喀爾巴阡山脈中的鄰近關隘,分成兩支部隊,繞了一大圈,於3月17日出現在多瑙河畔,奪取了河東岸上位於布達和格蘭之間的瓦茨,屠殺了當地百姓。
  與此同時,左側即南方縱隊繞了一個大弧,向東南挺進,經過摩爾達維亞和瓦拉幾亞,突破關隘進入特蘭西瓦尼亞;部分兵力阻止特蘭西瓦尼亞貴族和神職階層向布達派兵,另一部分兵力在速布台率領下沿著蒂薩河下游河谷疾馳;於4月3日到達佩斯。
  最後出發的是中間的縱隊,其中包括拔都和近衛軍。該縱隊於3月12日攻克魯斯克關隘,沿蒂薩河上游河谷挺進。前鋒於3月15日到達多瑤河畔,主力兩天後抵達。這支前鋒部隊的行動是歷史上最迅速的行動之一:在3天中經過敵國領土,而且是在很深的積雪中行軍180英里。
  4月3日,速布台在多瑙河畔的布達和佩斯城外集結了他的三個縱隊。貝拉已將其10萬大軍集中在那裡。雖然蒙古人現已控制了多瑙河以東的匈牙利領土,速布台的戰略也已防止歐洲各國集結重兵迎戰他,但是他對局勢將如何發展仍然沒有把握。他的兵力仍舊處於劣勢,只有7萬人,因為一個萬人師仍在特蘭西瓦尼亞,呆在西里西亞的側翼小分隊沒有參加利格尼茨之戰。如果在匈牙利大軍眼皮底下強渡多瑙河,那將是很危險的。此外,他在河畔逗留越久,歐洲其他國家的統治者們出兵援助貝拉的可能性越大。
  因此,速布台在一個具有戰略意義的規模上實施了蒙古人慣用的戰術詭計:他向東撤退了。匈牙利人立即斷定,蒙古人是被他們的兵力優勢嚇住了;於是,他們紛紛要求追擊他們以為正在逃竄的蒙古人。他們轉憂為喜,從擔心蒙古人襲擊的情緒,變成了躍躍欲試,要分享戰利品和榮耀。貝拉國王命令其軍隊追擊蒙古人。
  匈牙利人沒有認識到,速布台是在引誘他們遠離多瑙河這一屏障,並失去獲得增援機會。速布台以緩慢速度實施撤退,用6天時間才抵達布達佩斯東北 100英里左右的撒岳河。在紹約河西面不遠、離它匯入蒂薩河處很近的莫希荒原上,拔都和速布台決定襲擊追來的敵軍。
  4月9日,蒙古軍隊越過荒原,經過用石頭築成的唯一橋樑過河,繼續行進10英里,進入了托考伊的丘陵和葡萄園西面不遠處的灌木叢。在那裡,蒙古軍隊找到了藏身之處。一支匈牙利分遣隊於那天晚上越過石橋,進入灌木叢,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匈牙利人在荒原上安營紮寨;他們把馬車圍成一圈,用鏈條和繩子系在一起,在圈內設置帳篷。在匈牙利人的右面,是蒂薩河的沼澤地,在他們的正面,荒原對面,是紹約河,左面是丘陵和森林。
  4月10日黎明前,戰鬥開始了。拔都率4萬人向石橋發動襲擊。匈牙利人頑強固守,蒙古人久攻不下,便動用了弩炮,用燃燒彈轟擊,迫使匈牙利人撤退;蒙古人方才得以過河,來到西岸。
  儘管如此,蒙古人仍很吃緊;敵軍人數眾多,二對一還綽綽有餘,頻頻向蒙古騎兵發動進攻。只有弓箭的射擊使蒙古人免於被密集敵軍的衝鋒所壓倒。在令人發瘋的兩小時激戰中,拔都和將士們經受住了令人難以置信的進攻;他們雖然兵力損失慘重,但是卻完全吸引了匈軍的注意力。
  最後,速布台和另外3萬蒙古軍隊終於出現在匈牙利人的後方。在拔都從正面牽制住全部敵軍的同時,在匈牙利人不知不覺的情況下,速布台在紹約河下游建起一座橋 [ 編者註:據史書載,應為「結筏潛渡」。 ] ,率部隊襲擊敵人。
  這使匈牙利人震驚,但久經沙場的他們並沒有驚慌失措,而是有秩序地撤回營地。但是,蒙古人包圍了營寨,用弩炮猛轟,用燃燒箭給馬車和帳篷放火,摧毀了匈牙利人的信心。
  這時,蒙古人集合起來進行一次攻擊,但卻在通往兩軍一天前進入荒原所經過的大峽谷的方向上留出一個很大的空隙。雖然最勇敢的騎士們組成一個楔形迎戰,但是更多得多的匈牙利騎兵衝向這個峽谷逃亡;他們當中的許多人扔掉武器和盔甲,以使馬跑得更快。蒙古人用射箭和重騎兵的攻擊摧毀了匈牙利人的陣勢。
  匈牙利人自以為逃脫了敵人的追擊,但實際上卻墜入一個陷阱。蒙古輕騎兵的馬一般比歐洲笨重的大戰馬跑得快;他們在兩側追擊匈牙利人,像擊中無奈的獵物一樣將其擊落馬下。在返回佩斯的30英里路上,匈牙利人屍橫遍野。起碼有7萬人死在戰場上或西逃的路上。
  這場戰鬥的觀察者們對蒙古人的快速、默契和步調一致印象深刻。蒙古士兵們一絲不苟地按照黑白旗幟所發出的信號行事。觀察者們還對蒙軍弓箭手們的箭無虛發印象深刻。據當時的一位歷史學家、普萊諾卡爾皮尼的約翰所說,歐洲騎士們幾乎完全依靠強攻戰術,而蒙古人則「殺傷大量人馬;只有當弓箭已將人馬消滅殆盡的時候,他們才與敵軍短兵相接。」.
  在紹約河畔的這場災難發生後,匈牙利人的抵抗力量崩潰了。蒙古人挺進到多瑙河畔,將佩斯付之一炬,但卻沒有渡過河去。拔都和速布台養精蓄銳,鞏固了他們對匈牙利東部的控制。教皇宣佈了對蒙古人的一場三心二意的討伐,但它沒有產生結果。
  1241年12月,多瑙河結了厚厚的冰;蒙古人於聖誕節這一天越過河去,攻佔了格蘭;格蘭是匈牙利最富裕的城市和天主教大主教所在的地方。蒙古人將大多數財寶運走了。他們還洗劫了布達,並對奧地利進行偵察;與此同時,他們的另外一支部隊掉頭向南面的薩格勒布前進,並越過該市,以搜尋在紹約河之戰中逃脫的貝拉,卻沒有找到。
  現在,歐洲袒露在入侵者面前,沒有任何屏障。不存在任何能夠打敗蒙古人的軍隊。速布台旨在逐個摧毀歐洲國家的原計劃看來即將開始實施。
  但是事與願違。1241年12月11日,一名信使從蒙古首都和林帶來消息:窩闊台病逝,其妻擔任攝政,直到一位新的汗王選出為止。
  蒙古的王子們渴望著回去競爭王位的繼承權,因而決定率近衛軍返回東方。拔都知道,沒有這支部隊,他便無法控制匈牙利;但他認為,他利用徵募的土庫曼軍,能夠保持其餘絕大部分領土。於是,他決定撤出匈牙利;蒙軍有條不紊地撤退了,沒有受到任何干涉。蒙軍在撤退的路上摧毀了一切障礙,不論是房屋建築,還是當地人民。拔都回到他的大本營、阿斯特拉罕北面60英里處伏爾加河畔的薩萊,在那裡建立了歷史上有名的一個蒙古帝國金帳汗國的首都。
  蒙古人再也沒有機會入侵歐洲了。對歐洲人來說,已經發生的事情像是一場惡夢和暫時的反常現象;他們捏造了種種神話,說他們如何打敗和趕走了「韃靼人」——他們是這樣稱呼蒙古人的。但是,只有蒙古汗王不合時宜的去世拯救了他們,因為蒙軍的戰士們同歐洲最出色的武士相比都處於優勢,儘管歐洲人在人數和裝備上較為強大。
  花剌子模國王穆罕默德去世後,絲綢之路上的貿易迅速發展,蒙古人最終幾乎完全控制了它,因為成吉思汗的繼承人之一蒙哥1258年奪取了伊朗 [ 編者註:實際上,這次西征大軍是由蒙哥之弟旭烈兀率領,故史稱「旭烈兀西征」。 ] 。在此後的幾個世紀裡,絲綢之路長盛不衰。
  蒙古人的戰術之所以具有毀滅性,是因為士兵們等到弓箭的射擊使敵軍陷入混亂時才靠近他們交戰。蒙古軍隊很少任憑自己被捲入到與歐洲軍隊的重騎兵的交鋒之中,而是一旦看到信號便迅速撤離,在遠處集結起來,再次用弓箭襲擊敵人。他們不斷重複這一過程,直到敵人被削弱,才動用重騎兵發動一場決定性的進攻。
  蒙古人將其軍隊限制為單一軍種,即騎兵,從而獲得了簡單性和有效性。他們避免了使一個機動兵種和機動性較差的步兵相協調的必要性。而這個協調難題始終困擾著歐洲軍隊。
  但是,蒙古人之所以獲勝,主要是因為他們擁有幾位這樣的將帥:他們知道如何利用其軍隊的出色機動能力,出其不意,攻其無備。
1
-
LV. 2
GP 0
2 樓 小朋友都愛我 keven3526
GP0 BP-
※ 引述《lulujustice (LULU)》之銘言
> 蒙古征服匈牙利
> 2007-09-02 07:39:27
蒙古人的分封造成她們的偉大也造成衰落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0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