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30

【小說】【同人】救贖 更新第七章

樓主 夕曦 doggsunrise6
GP1 BP-
好久不見,過了一年了(汗
我不知道M文要怎麼回,系統一直說此討論串已刪除
等一下再看看可以怎麼改
如果有錯誤歡迎提出

以下開始



第七章


寄件人 ***********
收件人 Sherry

『你等著,我一定會找證據給你看』


寄件人 ***********
收件人 Sherry

『還記得我說過的那個味道嗎?
昨天經過一間園藝店,聞到一股似乎是但又不太像的香味
詢問了一下,園藝店的老闆說那是夜來香

每次到那種充斥腐敗氣味的破爛地方時,只要想起那個味道,再怎麼臭都像是聞不到了』


寄件人 Sherry
收件人 ***********

『我等你

夜來香嗎?
以前被政府監禁起來時,Claire有送我一盆呢
雖然大部分不是我在照顧,但我還是有盡最大的努力來照護它
現在已經長得很大了,開花時那味道真的很香
所以,不是那個香味嗎?』


§§§


淡淡的,熟悉的味道讓他的思緒更清楚,也讓他某個記憶躍然眼前。


杳然白霧升起,在微風中漸漸散去。位於頂樓的一角,有一張長凳靠在牆邊,本該無人的此刻上頭卻坐了一個人。在唇邊閃著些微亮光的長白紙捲製造出的煙霧稍稍柔和了他稜角分明的性格臉龐,濃密的眉毛微微聚攏,挺直的鼻下,那讓許多人魂牽夢縈的薄唇此時平靜地抿著,偶有青筋輕凸的手臂一手抱胸,一手扶著下顎沉思。

滑順平淡的氣味滾進胸口,停留幾秒,緩慢地自鼻翼中流瀉而出,腦袋也彷彿更清楚了,那血跡斑斑慘不忍睹的畫面也更加清晰地浮現腦海,各種可能與假設紛紛跳了出來。

通往頂樓的門無聲地打開又闔上,一陣輕巧的腳步聲緩緩靠近,但沉浸在深沉思索中的男子並沒有聽見,直到──

「啊!Chris,你在抽菸吶。」一道清脆的嗓音響起,讓他終於發現有人在他身畔。

「哦,Jill,」他看著來者,「是啊,抽菸能讓我的思緒更清楚。」

此刻的她充滿魅力的小臉帶著笑容,但就像早上見面時一樣,仍有些微的不對勁。比起以往,她的美麗笑容從不曾如現在般參雜著一點說不出的異樣感,讓他覺得,她似乎在隱忍著悲傷。

「要坐嗎?」Chris說著,往旁邊挪了挪,讓出了上風的位置。

「對,謝了。」她坐了下來,兩人間沉默了下來。

在她來之前,Chris的腦海充滿了關於那件雙胞胎陳屍案件的各種猜測,野獸、人為、預謀、巧合……

在她來之後,他縝密充滿線索的思緒中,時不時會冒出幾個關於她今天不太對勁的猜想,像是:她是不是心情不好?我是不是哪裡不小心冒犯到她了?是不是哪個人不長眼去觸犯她?還是……對於她的關心開始慢慢變多。最後一個對於案情的線索在腦海掠過,他靈光一閃。那對雙胞胎,似乎就住在Jill的隔壁。

拿出嘴裡的菸,Chris吐出胸口僅剩的煙霧,轉過頭,看著正望向遠處的Jill。她亮麗的臉蛋僅顯露出一絲愁緒,貝齒微咬著蒼白地上翹瓣唇,微風吹拂得她的褐髮微揚,那在陽光下漾著咖啡棕的柔軟髮絲緩慢飄盪,如同杯中濃醇的咖啡輕柔波動,他幾乎能嗅到些微苦的咖啡香氣。

像是感覺到有人在看她,Jill回過頭來,望著有點晃神的Chris。就在Chris想詢問之時,她先開口問道,「你常常上來抽菸啊?」

「喔,沒錯,似乎很少人會想上來這裡,所以當我想淨空腦袋時會最先想到要來這裡。」他回答,望著Jill鬆開被咬出一點血色的嫩唇,彎出一個有點空洞的微笑。「在這裡,感覺能更靠近天空,讓我格外的平靜。」

「原來如此,」她停了一下,「是不是因為你還有點想念著天空的滋味呢?」空洞的笑容稍稍注入了一點活力。

「有可能,」他微笑,「應該被你說中了吧!」微風變強了一點,有一股不知道什麼香味被送了過來,但混上了他口鼻中的煙味,他聞不出那是什麼味道,只感到那是一種讓人放鬆的氣息。「超越一切!(Above all)」他對天空大喊。

仰著頭,兩人看著晴朗無雲的天空,享受著暖陽帶來的和熙氣息。他抽了口菸,徐徐呼出,藉此平復不知為何有點緊張起來的情緒。過了半响,「呃……你呢?怎麼會想到要上來晃晃?」Chris開口問道。

「我啊……」Jill緩緩說著,淡淡的笑容消逝,「沒什麼,只是想找個地方透透氣,最後就找來這裡了。」悅耳地聲音裡隱隱有一絲不穩的顫抖。

「呃……這個……」他無意識地晃晃手上的菸,「關於那個雙胞胎的案子,我們一定會抓到兇手的。」

「是……嗎?」她低語,「根本就沒有任何進展啊……」語氣充滿著喪氣與感到自己如此無能的氣憤。

「嘿、嘿,Jill,」他柔聲道,慢慢地將空著的手搭上她的手,暗暗訝異著那雙手此刻的冰冷,「你可以的。」

「但我已經把那線索稀少的案子看了一遍又一遍,什麼都沒找到。」再也無法隱藏,她的聲音出現哽咽,「在我剛搬來時,人生地不熟,是她們熱情地接待我。我卻……找不到……」

聽著她那不曾顯現過的脆弱,他的心一糾。

「嘿,」Chris輕輕地握了握她的手,「我們之前線索更少的案子不也都是靠你才找到兇手的嗎?」她無神地望向他,他則鼓勵地微笑,「要不是你,我們根本不會注意到那些細節,破案率也不會這麼高。我們的聲望幾乎是你撐起來的啊!」

她終於被他逗笑了,「少胡扯了,我才不要扛這麼大的擔子呢!」像是拋去沉重包袱,輕鬆的神情總算出現在Jill的臉蛋上。但過沒多久,疑慮如烏雲般再度壟罩於心頭,「我真的……可以找得出線索嗎?」

「當然,你可以的!」他忍不住向她挪近了一些,想給她更多信心,「如果遇上什麼困難,我們都在這裡,隨時都可以找我們幫忙。」

「你相信我?」她問道,濕潤地湛藍大眼望著他,似乎能直視他的靈魂深處。

「我相信你。」他毫不猶豫地回答。這也是真心話,他從不曾懷疑過她。

他的鼓勵話語以及手上傳遞來的溫暖,慢慢滲進她的心頭。一抹神采如同花朵般,在她先前仍一片灰暗地臉龐上一點一點綻放開來,「謝謝你,我現在很需要……這個。」

那細緻的小臉揮別了幽暗神情,漾出的光彩是如此奪目,讓他移不開目光。「呃……不用謝,這是我的榮幸。」他慢了幾拍才說道。

他有點愣愣地回應讓她微微地笑了笑,「那,我再去看看那些文件,可能會看到之前沒看到的東西。」

「好,如果需要什麼,我都在。」再度握了握她的手,他關心地說道。

「我知道。」Jill輕輕回握他的手,「工作囉!」站起身,走了幾步,「要來嗎?」她半轉過頭問。

Chris揚手,「馬上就來。」

在她離開屋頂後,他依舊滿腦子是那張充滿自信光輝的臉龐,心跳如失控的火車般肆意衝撞著胸口。深深地抽了口菸,停了一會,在菸吐出之時,將快燒到手指的菸捻熄並投入隨身菸灰缸內。

站起身,抹了抹臉平息狂奔的心臟,自屋頂走回辦公室的途中,他強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美麗的一幕,重新專注在案情上。

才剛自樓梯口出來,Chris便撞上一名中年男子。「Chris!你跑哪去了?我一直在找你。」他嚷嚷著。

「剛剛去呼吸點新鮮空氣。Barry,怎麼了?」Chris看著有點喘的Barry問道。

「是Wesker,他又要開會。」Barry說著,比了比會議室的方向。

「是那個案子對吧,」與Barry並肩而行前往會議室的Chris道,「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關注這個案子。」

聳聳肩,「可能是很擔心我們這精英小隊的聲望受影響?」Barry推測。

「他太看重這個了。」Chris推開門,迎向另一個沉悶的會議。

遙遠的記憶稀薄消散,那天以及兩人間的對話讓他微微放鬆了心情,但另一段情景趁隙而入,那段讓他痛得不願再回想的回憶。

本來,不應是這樣的結果。如果不是他如此無用的話。


Jill留著長髮很久了。

當然他不是現在才注意到。

只是,經歷過三胞胎姊妹遊艇事件後,他現在才發覺他的眼睛總是會不由自主的 ,直盯著那隨著螓首微微晃蕩的馬尾瞧。

此時她早已不再將頭髮兜攏在她的幸運帽裡,而是把長髮自藍色、襯托出她美麗湛藍雙眼的鴨舌帽調整帶之上的洞口穿出,綁成馬尾。

整個BSAA裡,女性並不是少數。其中有留長髮的也不是只有一兩位,常綁馬尾的更不稀有。
但……

他失神的望著那在背上微微散開的馬尾,過了不知多久才清醒過來。

我、我在幹嘛?他甩甩頭,往他本來要去的方向離開。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麼做。

「怎麼了?」Jill偏頭笑問,他直直看著她很久了,「剛剛說的有聽到嗎?」

「沒事,」他現在才發現自己又望著她,看到忘了時間,「嗯,歐洲分部要我們去Spencer的別墅進行逮捕任務。」

這是那天他們接到消息,要去別墅前的對話。

他們為了這次任務做足了準備,但還是沒料到會有如此多的突發狀況發生。

歷經各種陷阱,兩人所攜帶的裝備皆遺失後,終於來到那扇大門前。彎腰搜查走廊上的幾位死者,總算取得兩把彈藥所剩無幾的手槍。為了達成來此的主要目的:逮捕Oswell E.Spencer以了解有關Wesker的種種陰謀,他們推門而入。

廣闊的室內,牆面嵌滿了書櫃。一張輪椅空著,一個人不知是生是死的倒在地上,另一人站在落地窗邊。在閃電不時閃過所帶來的冷冽光芒中,他緩慢地轉過身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那是Wesker。

不需交談,Chris和Jill迅速舉起槍向Wesker一次次的射擊,但Wesker以絕非人類該有的速度,如瞬移般閃過子彈並來到Chris面前,將手槍撥掉且順勢賞了他幾拳,在轉眼間便讓Chris倒在地上,頭、腹部皆疼痛不已。

接著,Wesker撲向想抓緊機會擊中他的Jill,自握著槍的雙手間,他一把掐緊她的頸子舉起,讓她頓時呼吸不到空氣,痛苦地抓著他的手喘息。

毋須言語,放棄已沒有子彈的手槍,Chris從一旁衝向前,掄起拳頭迫使Wesker放開Jill。只要Wesker專心對付他,Chirs就可以趁機牽制他的行動,讓她更容易打中這該死的怪物。

沒想到Wesker如同舞者般,輕而易舉地瓦解他的攻擊,迅速地跳躍閃避了Jill趁隙擊出的子彈。Chris揮拳,卻被直接攔住並再度推開。等他轉過身來,便看到Wesker一掌擊中Jill的胸口,她如斷了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碰的一聲撞破了書櫃,背與胸口的痛讓她不禁跪倒在地,微微地發出吃疼的呻吟。

Chris再次嘗試,期望能擊倒他,但依舊如蚍蜉撼樹般全無作用,被Wesker單手抓起重擊在一旁的長木桌上甩了出去。Chris癱倒在地,無力動彈。

冷笑著,Wesker緩步向前,像是毫無重量的布娃娃般將魁梧的Chris一手舉起。

悶哼著,剛剛遭到攻擊的部位不停發出抗議,Chris努力地想將抓住領口的手拉開。

「不!」他好像聽到Jill這麼大喊。

慢慢舉起手,「該是結束這一切的時候了。」Wesker嘴角不屑地微勾,輕蔑說著。

忽然,一抹蔚藍身影衝來,扯住領口的力道頓時消失,Chris摔落到地上,玻璃破碎的聲音緊接著響起。

事情變化得如此迅速,他的腦子一片空白。

不,不會……

看著空蕩蕩只餘他一人的房間,震驚而愣住的腦袋迅速恢復轉動,想到剛剛的事情……

「Jill!」Chris衝向破損的窗口,探出身子喊道,期盼一切都來得及。但眼前只餘黑暗的深淵無語回應著他。

之後,眾人為遍尋不著遺體的Jill舉辦了葬禮。還記得那天,在她的墓碑前,他一動也不動地站到月亮西沉。胸口少了什麼,空洞充斥著,隱隱疼痛。


§§§


寄件人 ***********
收件人 Sherry

『不,不是

順帶一提,那園藝店的老闆看我對夜來香有興趣,一直想半價賣給我。還給我她私人的號碼,叫我一定要打電話給她』


寄件人 Sherry
收件人 ***********

『你沒買嗎?
怎麼不買呢?』


寄件人 ***********
收件人 Sherry

『總覺得有哪裡不同
再說,我也不想打給她』


寄件人 Sherry
收件人 ***********

『為何?』


§§§


生理時鐘喚醒了他,Kane下意識地伸手往床頭櫃撈水杯,想潤潤乾渴的喉嚨。但杯子裡空無一物。

搔著頭,Kane來到放置飲水機的地方。思緒仍有點游離地喝著水,雖然醒了過來,但最近連日任務帶來的疲勞還是讓他有些想睡。

微微的嘶嘶聲引起他的注意。放下手中的杯子,他往聲音來源查看,發現那細微地嘶嘶聲是來自沒關好的吸煙室(註)。而他對於這時不應有人的吸煙室裡隱約有個人影也感到有點驚訝。

緩緩的,Kane伸手將滑門拉開,那位站在放滿雪茄香菸櫃子前的人是——「Chris?」他訝異地喃喃著。但Chris似乎並沒有聽到。

Kane走向他,看到Chris臉上有種難以言喻的表情。「隊長,要抽菸嗎?」Kane有點遲疑地問。

「啊?喔,沒有,」Chris像是驚醒般地眨眼,臉上的表情消逝,又回到原本Chris總有的堅定與自信,「抽菸對健身不好。」

「原來如此,」Kane點頭,「對了,隊長,睡得好嗎?」他對轉身準備離去的Chris問道。

「不錯,這裡的床很軟。」走出吸煙室,Chris說道,「吃完早餐就出發了。」

「是。」Kane應著。他眉毛微挑,狐疑地望著Chris的背影。明明看起來就還是很疲憊的樣子。而且他剛剛的臉,應該是看錯吧?Chris可是他們最堅強,最厲害的創辦人之一,怎麼可能會露出那種……痛得連眼淚都無法流出的表情呢?

Kane拍了拍臉,讓自己更清醒點,跟著Chris一同前往餐廳。


※※※


奔跑著經過第二個轉角,不知道是絆到自己還是踩空,Floretta一個重心不穩的往前傾。當她徒勞無功地揮著手要尖叫出聲時,一隻溫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臂。

「謝……」她微笑著抬頭想要謝謝Spurius,但卻沒想到扶住她的人竟是Claire。

「嗯?加油,我們快甩掉他們了。」Claire還有餘暇鼓勵她。

另一隻大手抓起她的左手,「你們怎麼這麼慢?」原本邊殿後邊觀察的Spurius淡淡抱怨。

「這樣叫慢?標準也太高了吧?」Claire說道,「當我們可以飛是嗎?」

「嗯哼,」他漫應著,再度轉頭看後面有沒有人追上來。

夾在兩人之間的Floretta一開始發現Spurius的主動接觸讓她欣喜若狂,但之後他們倆無視她地聊天讓她的狂喜消失無蹤,心裡燃起了妒火。

所以當她看見Spurius轉頭,注意力全放在後方,而Claire的注意力則都在前方時,一個念頭閃過。機不可失。她猛力甩手,將Claire用力甩開。

專注向前奔跑的Clarie被突來的外力干擾得失去重心,往旁摔倒,還因為煞不住的衝力往前滾了幾圈。

注意著後方的Spurius稍稍感到一點異樣,他回頭查看,這才發現Clarie不見了。連忙四處張望,才看見Clarie在不遠處正慢慢自地上爬起來。此時兩人已來到一扇門前。

他停下腳步,緩緩轉頭望向Floretta。她則對他露出天真的甜笑。

定定地盯著她,忽然,Spurius直接就著抓住她的手將她扔向那扇腐壞的門。碰地一聲,把門砸破了一個大洞。

剛站穩的Claire,才定睛就看到他將人扔出去的一幕。

「你幹什麼?!」Claire驚訝地噓聲喊道,接著想立刻去查看倒在房子內的Floretta有沒有事,Spurius猛地抓住她的手拉住她。

「先等等,你沒事吧?」他關心地問道。

「什麼?我很好!」她想脫離他的箝制,但他反而將她拉進屋裡。兩人拉拉扯扯的經過坐在地上的Floretta到離她幾步遠的地方。

「你到底要做什麼?」她終於成功掙脫他如老虎鉗般緊握的手,沒有發現其實是他主動放開的。

「你真的沒事嗎?」他又問了一遍。

「當然!」她開始有點不高興了。側身想越過他,但手臂又再度被抓住。

「什麼沒事?你已經受傷了啊。」他將她的手翻過來,只見手肘一側都是擦傷,還沾滿了沙土,緩緩滲著血。

「這只是一點小傷罷了,」她強硬將手奪回,「你為什麼要對她那麼粗魯?」

「這樣只是剛好而已。」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傷勢,「更何況,我才不想為了一個連自己的命都不想要的人丟掉自己的性命。」他冷冷地揚聲說道。

還坐在地上眼眶含淚的Floretta微微一氈,臉色慘白的抬頭,看到Spurius冷漠的用眼角瞥了她一眼,她默默爬起來。

「你夠了沒有?她只是一個孩子啊!」Claire感到久違的怒意慢慢浮現。

「不管她是不是孩子,人性都是不可信任的。」Spurius平淡地說。

「哦?所以你也不信任我囉?」她看著他,覺得這人真是不可理喻。

「你不一樣。」你救了她。後面那句他默默地在心裡說道。

「哪裡不一樣?」Claire質問。

「沒什麼。」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藍色的眼瞳裡有某種情緒。

她看見他望著自己的眼神,裡面似乎有點異樣,讓她多年來死寂的心湖微微漾起漣漪。

不、不會吧?Claire移開視線,至今強迫自己什麼都不要感受的心底依舊隱隱作痛。

「你......」她遲疑地開口。

「什麼?我們得加快腳步了。你,可不要奢望有人會背你啊。」後面那句是對Floretta說的,比原本平淡的語氣更低了幾度。他自背包內取出醫療用品遞給她一些,自己也做了一點簡單包紥。

三人間一陣沉默。

Claire想起剛剛看到的事情,開口打破寂靜,「對了,你那個傷口為何能夠復原得那麼快?」

「這很……複雜。」他緩緩地道。

「這年頭,什麼東西都很複雜。」低著頭,用食鹽水稍稍清潔傷口,她說著,帶著點疲憊。

想了想,「可不是嗎?」Spurius失笑。

「不開玩笑,告訴你,我似乎看過那種東西。」包紮好整片擦傷,她微皺起眉頭回憶。

「什麼?!」

「不是會噴拐杖糖的那個,不過它們有點類似,在前幾年看過。」連帶想起那個出賣組織的傢伙。不對,他一開始就打算把他們賣掉。

「那你很清楚發作的症狀囉?」擦完血液後,他迅速地包紮撕裂的傷口。

「這個嘛……記得一開始,會有東西在肌肉與皮膚間快速蠕動。接著表皮會變色、變硬、鼓脹及裂開,最後會有黑色的巨型蚯蚓或蛞蝓從體內無限湧出來。」之後在BSAA接受醫療及休息時,她又看了一次那種病毒的病發影片。

他握緊包紮好的傷口,想像那個場面,「噁,真是太棒了。有什麼方法能夠消滅它?」

「用……火,大量的火,不知道這裡有沒有瓦斯桶之類的……」Claire在這個看起來像倉庫的地方東張西望。

「瓦斯桶,」他拿出打火機笑了笑,「希望這裡有岩漿還比較快。」自嘲地喃喃道。

此刻只剩下遠方寥寥幾聲槍響,不知道那些舉著槍的人是不是都被解決了。他的喃喃自語顯得格外清晰。

「岩漿?」Claire與在旁聽著他們講話的Floretta同時開口問。

「沒事,」揮揮打火機,「就縱火吧,這裡的居民也用不到這些東西了。」他說。

「也只能這樣了。」


※※※


手臂舞動著,劃過柔軟物體的感覺遲鈍地傳進腦中。一切都很遙遠。

「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我回來了!」,腦子裡充斥著那帶有磁性嗓音的亢奮吼叫。

像是迷霧被吹散了一小角,那清醒的角落有個微弱的聲音迷茫地說著,「我在做什麼?這裡是哪裡?我是誰?」

眼前一片模糊,只有紅影形成的色塊。血腥味腐臭味衝擊著鼻腔,步伐被一陣陣的碰碰聲導致的撞擊而不穩,像是有人一直拿槌子在猛力毆打牠似的。

又是幾次揮動雙臂,還跳了起來做了幾個動作。一切都平靜了下來。除了牠的體內。

腹部再度傳來一波痙攣,巨大的疼痛讓牠劇烈反弓,激烈到背部發出了不祥地咖咖聲。劇痛翻湧,牠趴伏於地張開大口,從牠卡了不少血塊肉屑的齜牙裂嘴中,噴出了一堆墨黑的黏液。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那磁性嗓音猛然從牠腦中抽離。

牠跪倒在那攤黏液旁,嘴仍時不時嗆咳出烏黑液體。瀰漫在腦海裡的迷霧緩緩消散


§§§


寄件人 ***********
收件人 Sherry

『沒什麼,不用在意』


寄件人 ***********
收件人 Sherry

『人根本就不能信任,對吧?
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寄件人 Sherry
收件人 ***********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寄件人 Sherry
收件人 ***********

『Jake!發生什麼事?!』


寄件人 ***********
收件人 Sherry

『沒蛇麼
重溫天殺的叢林過往罷肋
怎麼?
這麼擔心我?』


§§§


走出房子,外頭一片寂靜,連剛剛奚奚落落的槍響都沒了,帶著點風雨欲來的氣息。

看了看太陽辨認方位,他指向一旁的小巷,「走這邊。」

一行人走著走著,原本小小的小巷此時卻變得有如迷宮般的蜿蜒綿長。

「昨天看時還沒有這麼大啊。」他低語。

「嗯,不太對勁,」Clarie回道,兩人提高警覺地觀察四周。

跟在一旁的Floretta看著前面兩人充滿警戒的查看周遭,默默地,她走離他倆遠幾步,到小巷的另一邊,那被一堆攤販箱子塞滿遮蓋,很難被察覺的防火巷前。

她靜靜看著在箱子堆後,一個腐臭黯黑的身影,望著它緩慢地將箱子推倒,然後,尖叫。

汽笛似的尖叫聲再度響起,劃破短暫地平靜。Spurius和Clarie互看一眼,聽見不遠處開始傳來陣陣撞倒物品的聲響,知道這下子麻煩可不是一般的大。Spurius迅速轉頭查看到底Floretta是看到什麼珍奇異種,Clarie則拉過Floretta準備全力衝出這個巷弄。

只是一團爛泥怪。

順手解決這坨融化失敗的狗屎,Spurius飛速的抓住被Clarie拉著跑的Floretta,速度快到他自己都有點站不太穩,還差點絆到自己的腳,心底開始感到有點不妙。

「你幹了什麼?」他隱去自己的不安,質問道。

「我……」看著他凌厲的眼神,Floretta支吾著,說不出話。

「你幹嘛?這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嗎?」Clarie開始覺得這男人真是不可理喻。

「我說過什麼?」他不理會Clarie,厲聲對Floretta問道。

他的眼睛如刨刀般一下一下削著她,Floretta的大眼緩緩漾出淚泡,但對他依舊毫無任何影響。

「你就自己看著辦吧,我救不起你。」Spurius冷冷地說。

「你——」,Clarie才開口,一個奇形怪狀的傢伙撲了過來。她反射性地一秒將牠擊斃,微微側身讓牠掠過一旁摔倒在地。只消一眼,兩人知道,麻煩更大了。

那是一個穿著防彈背心,身上有突出尖刺與蠕動黑蟲的新鮮屍體。

「跑!」在他喊之前,Clarie已一把拉過Floretta往前衝,他也立刻跟上。

跑沒幾步,碰的一聲,旁邊的房子炸了開來,沙塵瀰漫,磚塊玻璃噴落四散。

Spurius迅速奔至兩人身邊,速度比剛才更快更流暢。悶哼一聲,他用寬闊的背為他們擋下了一堆足以致命的散落物。那些尖銳的碎塊鋼條就這麼嵌在他的背上。

漫天塵土,那間半毀的屋子搖晃著,伴隨著一個如同野獸低吼發出一聲不妙的呻吟。

「快閃!不要再固執了!」他將她的手從Floretta手臂上扯開,噓聲對Clarie說道。

「不!」Clarie甩開他,「你不能把她丟在這裡等死!」

「我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他大聲說道。

僅存兩面牆的廢墟被再度一撞,倒了下來,重重傾倒在對面的房子上。那棟房子開始傾斜,接著像是骨牌似的往前倒。陣陣的崩塌聲掩蓋了附近傳來的旋翼聲。

廢墟倒下後,露出了一道小巷。

塵灰中出現了一個黑影,「喀……喀……」牠吼著。

他們身後的巷弄口開始響起搔刮狂奔聲響。

Spurius與Clarie互不相讓地互瞪。

「我知道你不是那樣冷血無情的人,我看得出來。」Clarie直視著他的雙眼說道。

「你錯了。」Spurius自嘲地嗤笑。

乓的一聲,房屋骨牌撞到了分岔路口的那棟屋子。那位於路沖的屋子開始歪斜。巷口出現了蜂湧推擠想往前衝向食物的生化武器。

Clarie後退一步。Spurius急速伸手想拉回她,但她迅速再退幾步,「不,我可以引開那個巨大的傢伙。照顧好她,帶她去她想去的地方。看在我的面子上。」

「Clarie!」他大吼,想再試圖將她拉過來,但軟腳的Floretta抓住了他的手,拖得他遲了一步。

Clarie再度退後,她唇瓣開合,但他們來不及聽清。房子崩塌。將她與他們分隔開來。

「看在你的面子上?不,我都是為了她而已。」望著那堆廢墟,他心道。

轉過頭,他一把扯起Floretta,將她往前推並半轉過身來,對著那群瘋狂的生化武器開火,「來開派對吧!」


§§§


寄件人 Sherry
收件人 ***********

『當然擔心啊
我怎麼可能不擔心你?
萬一你……而我卻完全不知道……什麼事都沒辦法做……』


寄件人 ***********
收件人 Sherry

『好啦
我會佳強槍戰時的打字技巧的
放心吧,如果我出事,你一定會察覺到的』


寄件人 Sherry
收件人 ***********

『什麼意思?』


§§§


轟隆隆的旋翼聲中,他們終於來到目的地上空。
一片空蕩的村莊在在嚷嚷著警訊,不遠處還有陣陣崩塌聲,沙塵瀰漫。

「沒事的,」看著一臉擔心的Sherry,Chris出聲安慰道。

「嗯,希望如此。」Sherry回答。

在村莊附近找到可以降落的空地,直升機緩緩下降。

「找到他就馬上聯絡!」在旋翼震耳欲聾的吵雜聲中,比著手勢,Chris向Sherry大喊。

「收到!」Sherry喊著,向逐漸飛升的直升機揮手,目送他們離開。

拿出手機,調出GPS位置,「Jake,你在哪裡?」Sherry喃喃問著,踏著沙沙作響的黃砂,朝著GPS定位點方向前進。


註:BSAA各部的吸煙室有一面牆放置直抵天花板的櫃子,每格皆放置各種不同牌子的香菸或雪茄。裡面有擺設一些桌椅沙發及菸灰缸,說簡單點其實就是有菸灰缸跟香菸雪茄的休息室。由於煙味會沾黏,每周都會由清潔人員負責大掃除,把整個吸菸室都消毒清掃一番,因此裡面的煙味不是很明顯。另外,BSAA的吸煙室都是負氣壓室,門沒關好的話會一直有洩氣的聲音。


第七章完

不好意思,隔了這麼久才更新
下一章,可能也……(心虛
感謝大家的閱讀!!
我會繼續努力的!

題外話,去年4月的時候發現這篇文被盜了,跟那個網站傳了據說很有用的檢舉宣言
可是沒有用QAQ
所以我的這篇文章目前被毫無授權的轉成簡體字貼在一個疑似免洗網站的地方……
終於知道被盜文的感覺了但說實話我根本不想知道這種感覺shit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980 筆精華,07/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