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4k

RE:【小說】艦隊收藏:憲兵路線(5/10新增 第一百一十二章)

121 樓 こんごう金剛! sweet12
GP7 BP-
第一百一十三章:Loose ends







(特遣隊著陸21個小時後......)


「吁─吁─......。」

金剛坐在陣陣微風吹拂的屋頂,頭頂著輕巧的戰術頭盔,還有一具星光夜視鏡連接鎖在支架上,身披要價不斐但性能優異,波蘭製造的「Spitfire」攜板背心。

肩負一挺原型為加拿大C8的L119A2突擊步槍,腰繫一把第五代格洛克手槍。

手持超商買來的即溶沖泡紅茶,價格便宜,但味道與習慣的茶葉紅茶相比,只有糟糕兩字能形容,乾澀的口感與為了節約成本大量添加的人工味素。

正如金剛所言,「Like shit」,和狗屎一樣。

全身上下的配備皆為國家出借配屬的「戰鬥裝具」,每一樣都有自己的管理編號、制式名稱,而名為「戰鬥裝具」,即指「戰鬥時刻」才會用上的物品。

但此時此刻,身分並非警察而是軍人的金剛眼前卻是再熟悉不過的故鄉夜景,不是阿富汗熾熱的沙漠,也不是肯亞燥熱的紅土叢林。

自家國土上的作戰,金剛並非第一次經歷,數年前人類與海洋的大戰,當時仍隸屬日本鎮守府的金剛,曾遠渡重洋回到英吉利海峽,支援皇家海軍的作戰。

"喀嘰─!"

背後的逃生門發出年久失修的刺耳摩擦聲,金剛下意識仰過頭望向開門的訪客。

「納爾啊?」

「呦。」

同樣一身與金剛相差無幾的裝備,連底下的隨興穿搭也近乎雷同,在Primark花十歐元買的便宜素色襯衫,隨處可見的River Island牛仔褲,還是金剛不穿的二手貨。

「有帶什麼東西回來嗎?」

納爾遜坐進金剛身旁,步槍靠在鎖骨前,放下手上的塑膠袋。

「戰鬥口糧裡面的茶包。」

「嘛......這個也行啦......。」

雖然同樣是味道不怎麼樣的廉價紅茶,但至少是自己喝得慣的口味。

戰鬥口糧附贈的茶包沖泡方式很簡單,只需要裝杯水,放進茶包晃個幾下再靜置幾分鐘就行。

「奶精?」

「我不要。」

金剛習慣直接飲用紅茶,納爾遜則加了同樣是戰鬥口糧附贈的奶精粉。

「乾杯。」

「乾杯。」

兩人的鋼杯互相輕碰發出清脆的叮噹聲後一口入喉。

「唔哇,好水。」

「呃啊,好甜。」

嘴上嫌是嫌,喝得倒是很盡興。

當年選拔訓練時幾乎餐餐一杯的量,即使知道這並不是很好喝的玩意兒,但仍是英國人血液中不可或缺的成分之一,不管如何就是會喝上一杯。

「唉,本來還以為"弒神者"結束後就能休個長假之類的呢......。」

一壺健康的紅茶下肚,金剛卻像酒精起效一樣開始發牢騷。

「結果馬上換本國出狀況。」

「一下是東歐又開始打內戰,一下是非洲也開始打內戰,妳知道嗎?剛剛方舟和我說,MI6已經證實巴格達在我們離開波士尼亞時宣告淪陷了呢。」

「ISIL?」

「沒錯,就是那個第二代伊斯蘭國,照這情形來看恐怕會再來一次"持久自由"行動了,到時應該又會叫上我們了。」

「我們本來也以為棲艦戰爭結束後就能平靜下來,誰知世界也愈來愈亂了呢。」

納爾遜喝下加了奶精的紅茶,稍微中和一下自己的苦笑。

「對了,介意我問妳一個問題嗎?」

「我是不是同性戀?」

「才不是呢,我怎麼會對妳有興趣?」

「開玩笑的,還有妳的話很傷人呦。」

「妳和厭戰為什麼會接受陸軍的邀請,而不是繼續待在皇家海軍呢?」

「哈?當然是因為陸軍給的待遇比較好啊。」

金剛感受到納爾遜投射的鄙視眼神了。

「說笑的,我和厭戰本來也是打算婉拒陸軍的邀請,繼續為皇家海軍效力的。」

「但是非常瞭解艦娘威力的皇家海軍,似乎沒辦法像陸軍那樣誠心地信任、重用我們呢......。」

「難道妳都沒有察覺嗎?納爾。」

「有是有......。」

相比主動拋出橄欖枝,邀請艦娘繼續發揮戰鬥長才的陸軍,海軍對艦娘的二次服役不聞不問,相關申請也消極處置。

懷抱滿腔熱血卻熱臉貼屁股,厭戰與金剛索性放棄回歸海軍,轉往陸軍去了。

厭戰說過,就算少了皇室頭銜,仍然能為女王效力。

而納爾遜自己則排除萬難終於再次服役海軍,但堂堂BIG Seven一員卻被安排在二線後勤單位。

每日工作除了文書還是文書,同事們沒有一個上過船,個個骨瘦如柴,定期的打靶測驗閉著眼睛打都能破部隊紀錄,簡直和市政府的公務員沒有兩樣。

幸好,這段枯燥乏味的冷板凳沒有持續很久......。

在納爾遜心灰意冷之際,正在猶豫是否該申請不適服退役的早晨。

低調的SBS,Special Boat Service,皇家海軍特種舟艇團找上了納爾遜, 時任指揮官的親筆邀請信被一名不願具名的少校親自交到納爾遜手上。

當天晚上,納爾遜割去自己曾經自豪的黃金色秀髮,收拾行囊,搭上夜車前往普爾皇家海軍陸戰隊基地,拔階入伍。

半年,準確來講是26週過後,納爾遜被授予刻有特種舟艇團格言「力量與智慧兼備」(By Strength and Guile) 的綠色貝雷帽,象徵正式成為特種舟艇團的一員。

和近乎於同時間完成選拔的金剛與厭戰同樣,組成特遣隊之前的這段時間內先後被派往阿富汗、剛果、肯亞等,以及不便透漏的諸多地點執行任務,在SAS遠征南極討伐天海玄周時則留在本土守護不列顛列島的安全。

「原來妳的頭髮和我一樣都是重新長的啊?」

「是啊,但我又想再剪掉了。」

納爾遜邊說邊用手指纏弄著不如以前長的金髮。

「對了,妳說妳和厭戰是同時入伍的,但她的階級卻比妳大了兩階?」

「啊啊,本來上頭也問過我要不要挑戰看看晉升指揮層,但我還是比較喜歡在前線帶隊。」

「妳不也是辦公室坐得不耐煩才急著去SBS嗎?應該能理解的吧。」

「是啊,完全能理解......。」

兩人的閒聊還未結束,無線電便傳來厭戰猶如電台主持人的嗓音。

『各單位注意,轉移作業即將開始,請確認各崗位人員皆已確實就緒。』

「開始了呢。」

「沒錯。」

休息時間結束了,兩人重新讓頭盔扣固定住下巴,武器上膛,一前一後步入通向是內的逃生梯,朝著厭戰事前分配的部屬點前進。


醫院內外的軍警們正為了「補給官」的轉移忙得不可開交。

軍方救護車正在外頭待命,由陸軍調派的吉普車與防地雷車也已經抵達,警方則封鎖了主要幹道與幾處交叉口,確保護送車隊能一路毫無阻礙地抵達目的地。

一名身穿陸軍制服的女性軍官快步於長廊,正在往「補給官」所在的加護病房前進。

「長官,前方是管制區域,請出示您的證明。」

在前往加護病房的入口前站崗的陸軍士兵阻擋女軍官。

「陸軍安全官,馬上讓開。」

軍官出示了自己的證件同時沒好氣地命令衛兵。

兩名階級分別只有准下士和二等兵的衛兵互望一眼後,為眼前大自己至少三階以上的長官開門。

一路上相遇了不少醫護人員與軍警,愈往「補給官」所在的內部人煙愈稀少。

最後,她順利通過密碼驗證,進入只有主治醫師與護士,還有幾名士兵在內的加護病房。

「緊急狀況,所有人馬上離開這間病房,快點!」

忽然扯開嗓子下令包含醫師在內的人員離開病房。

「诶?可、可是我們還得......。」

「已有情報指出敵方準備襲擊醫院,軍方醫療團隊準備接管這位傷患,所有非軍方人員立刻撤離!」

「知、知道了......。」

醫師與隨行的幾名護士離開病房後,她進一步命令正一愣一愣的士兵們。

「你們也趕快去支援外圍部隊,還有一大批民眾在外頭等著疏散呢!」

「Yes ma'am!」

士兵們敬禮過後拔腿奔出病房,按照長官的「命令」前去支援友軍。

一下子,病房就只剩女軍官與「補給官」兩人獨處了。

"比想像中還容易呢......。"

「女軍官」暗自竊喜,沒想到如此輕而易舉地就來到敵方重要保護對象的身邊,果然女王陛下的軍隊已不如從前,早已和「糜爛怠惰」四字同流合汙了。

她不是誰,就是奉命前來了結「補給官」這秘密寶庫的刺客。

刺客不疾不徐地從口袋取出細小的注射針,要不著痕跡地刺殺重症患者就和折斷嬰兒的手臂一樣簡單。

只要利用皮下輸液的管道,讓毒素順著營養劑自己進入患者體內就行了。

「雖然曾經一起共事過一段時間,但還是抱歉了。」

短暫地哀悼過後,拔除保護針頭的軟套準備進行注射......。


「要殺掉自己的同事嗎?妳真是個無情的女人呢。」

跟著針頭出現的,是後腦杓突如其來的殺氣。

「什、什麼時候......?」

女刺客被鬼魅般忽然現形的厭戰震攝在原地,厭戰的P226也緊緊抵在目標的後腦。

「不得不佩服妳長期潛伏在我軍的意志力,但還是差了那麼一些......。」

突然,女刺客偏過腦袋,讓自己的要害離開槍口,雙手同時反抓厭戰的手槍在迅速將其扯下。

接著憑藉肌肉反射轉身瞄準厭戰的額頭扣動扳機。

"嚓!嚓!嚓!"

但是很遺憾地,手槍什麼都沒有射出,空有扳機運轉而已。

「什麼......?」

厭戰從容地維持她高傲的姿態,繼續出言諷刺,刺客同時看向手中的武器,壓根兒根本就沒有彈匣。

「Good reaction,Good acting,Good skills......。」(反應好、演技深、技巧精)

「但就是少了一些思考和多了一分天真。」

"喀喳!"

身後又傳來金屬碰撞的聲響。

「補給官」好像沒事地坐了起來,手上還握著一支克拉克手槍指著刺客的背脊,同時扯掉臉上的繃帶。

「補給官」從一開始就不在這,躺在床上的就是方舟本人。

「It's a double pleasure to deceive the deceiver,妳應該瞭解的。」

欺騙欺人者,其樂無窮。

「我想我的部下一定有確實裝填她的武器,所以我勸妳利用接下來的五秒鐘,謹慎地思考下一步棋......。」

金剛與納爾遜也端著步槍從厭戰身後走入病房,保持隨時舉槍射擊的姿態

「棄械投降,或死在這裡。」



下回待續......
----------------------------------------------------------------
欺騙欺人者,其樂無窮

出自馬基維利的《君主論》。


最後一樣滴,還請各位客官能夠多花個幾秒留個言,為小弟的拙作給些建議與心得呦


7
-
LV. 25
GP 4k
122 樓 こんごう金剛! sweet12
GP8 BP-
第一百一十四章:麻木不仁







納爾遜上前從入侵者手中奪回厭戰的槍物歸原主,金剛則取出束帶反綁她的雙手。

取回自己佩槍的厭戰掏出彈匣裝上,俐落地拉動滑套上膛,方舟也開始扯下身上的繃帶。

當刺客被押出病房時,長廊滿是方才消失得無影無蹤的士兵與警察們。

五分鐘前為自己開門的兩個衛兵正在換裝,他們根本不是什麼陸軍士兵,而是「燈塔」特遣隊的隊員。

他們只是投以冷淡的眼神,卻好像此起彼落的譏笑,嘲諷著自以為聰明伶俐,卻狼狽跌進漁網的刺客

見到這一切,刺客微微笑出聲,一半是向對手的策略甘拜下風,另一半是自己中了圈套的愚笨。

經過最後詳盡的徹底搜身後,刺客被關進向醫院商借的茶水間。

在此之前,厭戰行使軍事法庭飛天傳書賦予自己的權力,拔去她的臂章與階級章,宣示就地將其逐出「女王陛下的軍隊(Her Majesty's Armed Force)」,剝奪其效忠皇室的權利。

現在的她,只不過是個毫無名譽可言,受眾批判的叛徒。

與刺客隔桌相視的厭戰......雖然兩人視線始終朝下,看著剛剛從陸軍資料庫調出來,刺客在英國陸軍的身家資料。

資料內容如此詳盡,但天曉得有多少是作假的。

閱覽了一個大概,厭戰放下資料,向站在斜身後的金剛點點頭。

金剛走進刺客身後,抽出刀子割斷反綁雙手的束帶,接著拉起她的額頭,以行動要求她遵守自己的禮儀,看著上官的雙眼。

刺客撫摸著終於解脫約束的手腕,一面向走回厭戰身後的金剛投以不快的眼神,後者也沒好氣的瞪回去,同時把拇指放上選射鈕,以求出狀況時能以最快速打爛她的臉。

「肖娜‧德里斯特,是妳的真名嗎?」

「......是。」

「格洛斯特郡出生?」

「......不是。」

「也是,聽妳的名字,應該是愛爾蘭人吧?」

肖娜點點頭,厭戰後仰身子靠上椅背,雙手環抱胸前。

「......妳是IRA嗎?」(愛爾蘭共和軍)

「一半一半吧。」肖娜聳聳肩,這句話厭戰聽得不是很明白。

「一半一半?」

「您應該是來自空降特勤隊的吧?霍斯中校。」

「......我沒有義務回答妳這個問題。」

「您不可能不知道"格殺勿論"政策的,中校,更何況您還是SAS的指揮層人物。」

厭戰選擇沉默以對,肖娜也就繼續開口。

「不只是SAS,連普通安全部隊成員也被賦予這接近於特權的權力了吧?」

「我的父親是贊恩‧德里斯特,1954年於貝爾法斯特出生,死於1988年,享年34歲......。」

或許是看錯了,但一滴冷汗確實從厭戰的額頭滑落。

「在手無寸鐵的狀態下遭到SAS隊員射殺,只因為有"情資"指出他是愛爾蘭共和軍成員。」

「這是我自己調查的結果,不用擔心,我沒有外流出去,這個秘密妳們可以繼續守住的。」

「這就是妳叛變的原因嗎?殺父之仇。」

「妳錯了......。」肖娜的嘴角微微上揚。

「我打從一開始就拒絕效忠這陳腐的失落帝國啊。」

「......所以背後主使者是共和軍囉?」

「共和軍?別開玩笑了。」肖娜忍不住乾笑兩聲。

「那群只懂得暴動和恐怖攻擊的蠻人怎麼可能想得出如此縝密周延的計畫?別說他們了,就連我也只知曉整個計畫的一部分啊。」

「既然如此......。」

「"就把知道的一切說出來吧"這樣嗎?嘛,告訴你們也無妨,反正我也活不久了......。」

肖娜如此坦然的反應讓厭戰有些意外,也有些警惕,未免也太容易了。

而接下來肖娜就只吐出這麼兩句話。

「但是他們已經出手了,太遲了,笨──蛋──!」

厭戰和金剛的危機神經同時躁動起來,隨著肖娜開始出現的各種生理異狀。

還沒等到厭戰命令,金剛早已拔起雙腿,衝到摔出椅子的肖娜身邊,厭戰自己則拉開房門,呼喊醫療人員前來。

「喂!妳幹了什麼!?」

肖娜口吐鮮血,向靈異片角色那樣全身抽搐著,來自身體急需氧氣的自然反應呼吸急促。

是氰化鈉中毒,金剛伸出手打算扳開肖娜的嘴,保持呼吸道暢通。

「可惡!不准死!肖娜!」

"喀!"

似乎是用盡最後氣力的猛力一咬,手指的刺痛讓金剛反射性地抽回雙手。

「呃!」

「別想命令我......婊子......。」

帶著充滿嘲諷微笑的遺容,肖娜的心跳與呼吸停止,失去生命跡象。

醫生與護士們帶著急救器材抵達,並立刻展開急救,但任誰都看得出來為時已晚了。

數十分鐘的搶救無效後,由主治醫師宣告死亡。



金剛獨自坐在急診室外,剛剛才目送護士們推著肖娜以白布覆蓋的遺體送往太平間。

「醫生在肖娜的嘴裡找到這個。」

一張夾鏈袋包著某種已經破裂的微型容器被扔到金剛腿上,方舟同時坐上金剛的鄰座。

「吞得毫不猶豫,看來她死意已決呢。」

「......厭戰呢?」

「和妳一樣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在耍自閉,納爾正在陪她。」

方舟斜眼觀察金剛毫無動靜的反應,繼續說道。

「從肖娜入學軍官學院至今至少有五年了,如果她不是在中途被吸收......。」

「她的參軍是計畫的一部分。」金剛突然打斷方舟。

「她說她從來都沒有發過誓。」

「......畢竟我們是她的殺父仇人嘛。」

「結果,我們的敵人都是我們自己樹立起來的。」

厭戰聽出金剛語氣中的無奈與自嘲。

「亙古之今何者為非呢?」

當暴力導致死寂,我們一定是做錯了。


下回待續......

Zombie


當晚班一多就只有半夜更新的分QQ


最後一樣滴,還請各位客官能夠多花個幾秒留個言,為小弟的拙作給些建議與心得呦

8
-
LV. 25
GP 4k
123 樓 こんごう金剛! sweet12
GP10 BP-
第一百一十五章:地獄茶會







肖娜的遺體被送進醫院地下室的太平間,在軍方人員的陪同下。

冰冷的金屬「容器」圍繞四壁,為了保存大體而刻意調低的室溫,讓原本就充斥著陰冷氣息的太平間更讓人顫寒。

常人心中對死者的尊重與畏懼,就連身披戎裝的軍官也感到不怎麼舒快,打算在監督院方人員與太平間的交接作業確實進行後即與醫師護士們離開,一刻也不願多留。

太平間的管理員在記錄死者身分後,為遺體腳拇指套上寫有編號的標籤,接著,另一名管理員為了將遺體安置於冰櫃而掀開白布。

理應來說,接續的動作便是將遺體抬上底板,順著滑軌推入溫度維持在零度以下的冰櫃,在入土為安之前暫時存放於此。

但此刻所有人卻愣在原地,好像已經忘記自己接下來的動作一樣。

寂靜持續了一段時間,直到負責記錄的管理員開口。

「死者......是女性對吧?」

反覆比對紀錄本上的資料,每一處的死者性別欄都是記上「女性」字樣。

但眾人眼前的大體有著平坦的胸膛,纖瘦的手臂與白蒼蒼的短髮,更別說那濃密得和森林一樣的落腮鬍,誰都看得出來這具大體的性別是確確實實的男性。

管理員甚至緩緩掀開下半身的白布,讓所有人一探究竟......。





「他媽的遺體被掉包是什麼意思!?」

厭戰口氣不太好地質問無線電另一端,負責監督移交作業的軍官。

『在、在太平間做最後確認時!就發現肖娜‧德里斯特的遺體被替、替換成不知名的男性遺體......。』

被厭戰怒氣壓得喘不過氣的軍官支支吾吾地回答,也提供不了什麼有用的情報。

醫院又開始躁動起來,警察、軍人、特遣隊像無頭蒼蠅一樣四處穿梭著。

「Jesus!」

厭戰轉身就是一個迴旋踢飛剛才還在使用的塑膠椅(用螺絲固定在牆上的),發洩一肚子的憤怒與無奈。

儘管這是非常不檢點的行為,不管是作為女性或軍官,但此刻沒有人敢跳出來指責怒氣正盛的厭戰,就連納爾遜也默默地拉開距離。

過了好一會兒才冷靜下來的厭戰也發現自己的失態,和不小心失手破壞的醫院財產。

「......我會負責賠償的,抱歉。」

在尷尬與凝結的氣氛中,厭戰對櫃檯後的護士說道。

重新整頓情緒後,厭戰壓住無線電PTT鈕,接通與友軍的聯絡頻道。


『Bravo Leader呼叫全體軍警單位,封鎖所有出入口,不准任何人車離開,即使是救護車也給我擋下來!』

「唔啊,看來厭戰真的氣炸了呢。」

金剛接過方舟遞來的步槍,順勢拉動拉柄上膛。

「竟然連救護車都禁止出入,不會有人說閒話嗎?」

「放心吧。」

方舟微微拉開槍膛,確認上膛後關起保險。

「一般緊急傷患不會被送來這裡的,附近還有規模更大、離市區更近的醫院,就連郊區居民也不常使用這間醫院。」

厭戰接著下達進一步的指示,任務目標由「尋找遺體」更改為「搜捕肖娜‧德里斯特」。

「......她復活了嗎?」

「那女人當然還活著,掉包"遺體"難不成是想帶回去風光大葬嗎。」

「但是急診室的醫師說肖娜已經......。」

「沒錯,只有兩種可能性,肖娜用了什麼手段讓自己陷入假死狀態瞞過診斷,但不可能騙過標準的急救程序,或是收買了急救人員捏造死亡訊息,但是他們怎麼確保參與急救的醫療人員一定是自己人?」

「所以我現在要去找那傢伙。」

「喂,等等......。」

只見方舟拔出克拉克手槍,高調地在半空中上膛,轉身走向後頭的急診室。

穿過檢傷區的通道後,一眼就找到那個負責搶救肖娜,也是宣布搶救無效的年輕醫師,正在開放式病房中照顧傷口剛剛被縫合的病患。

「那個,請問是家屬......。」

見到非醫療人員,也並非傷患家屬的方舟,最靠近的護士上前試圖攔阻。

方舟不發一語地推開對方,對著毫無防備的醫師就是一腳。

「呃啊!」

背後冷不防被踹上一腳的醫師重重摔倒,還碰倒了一旁放滿醫療工具的推車。

「呀啊啊──!!」

在護士們與傷患的驚恐尖叫中,方舟走上前揪住醫師的白衣領。

還沒理解到底是什麼情況的醫師就這樣被強行拽起,再被蠻力推到牆邊。

方舟還沒有鬆手,舉起手槍對準醫師的腦門。

見到方舟亮出了武器,護士們七手八腳抬起傷患與一干閒雜人等逃出病房。

「我有一些醫學問題想請教請教你,你最好能給出讓我不把你的腦袋變成穿孔教材的回答。」

方舟散發著絕對會扣下扳機的氣場,沒想到鼻孔已經兩條鼻血的醫師卻露出戲謔的微笑。

「您現在知曉了又如何呢?既然您找上了我,就代表我們的同志已經......。」

"嗑!"

「呃!」

方舟揮擊手槍,用底把給醫師的額頭打出一道傷口。

「最後一次機會,下次就不是撕裂傷這麼簡單了。」

「肖娜‧德里斯特的逃亡路線通往何處?誰在接應她?接頭地點呢?」

醫師還是一臉惹人厭的笑容拒絕回答,本來就沒有多少耐性的方舟這下已經徹底放棄,再次舉起手槍準備擊暈醫師,接著使用藥物來讓他開口。

忽然,方舟發現醫師的視線微微地飄向身後的門口。

背脊頓時一陣發涼,即刻轉身但為時已晚,一顆子彈跟著槍聲擊中方舟的側腹。

「嗚!」

方舟摀著中彈的側腹反擊數槍壓制後撲進病床邊隱蔽自己,流彈擊中一名槍手的左肩。

醫師趁機壓低身子繞過闖入的兩名戴著頭套的槍手,從正門逃離病房。

方舟看了兩眼疼痛的側腹,幸虧使用的是側腹也有防彈插板的防彈衣,槍手的武器也是使用手槍彈的衝鋒槍,方舟免去了胃部與肝臟被擊穿的命運,但免不了一大塊的瘀青。

"噠噠噠!!噠噠噠!!"

其中一名槍手開始短點射壓制方舟,後者則翻身側躺,從床底瞄準槍手毫無防護的腳踝。

"呯呯!!"

「呃啊!」

目標中彈後跪倒在地,方舟接著補上好幾槍直到他不再起身。

方才肩膀中彈的槍手起身跑向方舟的側翼,方舟迅速轉身,以仰姿連續射擊目標。

當槍手身中數槍倒地時,克拉克的槍機也跳開,火藥的殘煙從槍口與排殼口冒出。

即使如此,槍手還是頑強地在血泊中嘗試舉起武器。

方舟立刻蹲起身子舉起UCIW,瞄準頭部。

"咚咚!!"




「Bravo 1呼叫!急診室發生槍擊!急診室發生槍擊!請求支援!」

金剛推開逃竄的民眾,與逃生路線逆向,也就是方舟所在的位置前進。

幾乎整間醫院都聽見了槍響,各單位正從四處趕往急診室。

「方舟!妳在哪裡!?方舟!」

金剛挺起步槍進入病房,隨即與同樣聽見動靜指過槍口的方舟碰個正著。

見到友軍的出現,兩人立刻別開槍口。

「沒事吧?妳中彈了嗎!」

「我沒事......。」

方舟收起克拉克的空彈匣,裝上備用的以後扣下卡榫,讓滑套自己彈回原位。

「妳這傢伙剛才上哪去了?妳應該掩護我的背後的。」

「妳才是突然就離開了呢,厭戰不是說優先封鎖出入口嗎?」

「出入口......。」

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方舟轉頭看向前門。

「糟了!」

「啊!喂!」

方舟忽然拔腿奔出病房,搞不清楚方舟思緒的金剛只得緊跟在後。

沿著原路穿過檢傷區,回到急診室大廳。

在混亂逃竄的人群之中,試圖找出隱藏的不尋常。

很快地,方舟看見一張躺著「病患」的病床正被四名救護員推向外頭的救護車。

「Freeze!」方舟舉起步槍喝止他們,金剛躲進承重牆後方瞄準目標。

但是對方並不打算就此乖乖就範,從救護包中抽出一挺微型烏茲。

"噠噠噠噠噠!!"

毫不在乎平民地開槍掃射,方舟順手把觸手可及的兩名女性推進一旁的茶水間。

逃竄的平民讓金剛難以開火,而對方在更換彈匣後再次持續開槍掃射,掩護同夥將病床推往外頭的救護車。

"咻──!"

"啪!"

「呀啊啊!!」

一位女性在金剛面前中彈倒地,腿部中彈,明顯無法自己移動,只能在原地向金剛求救。

「救我!拜託!救救我!」

「別起身!趴好!」

金剛反擊幾槍後用無線電連絡對向的方舟。

「方舟!掩護我!」

『Go!』

方舟出槍以短點射壓制槍手,金剛壓著身子離開掩護,勾住女性的手臂將她拖回來。

"呯呯呯!!呯呯呯呯!!"

這時槍手的側翼冒出L85的槍聲,接著幾發子彈打中槍手躲避的花圃。

是陸軍的步兵,正從側翼發動攻擊。

忽然,有什麼東西被槍手從花圃後扔出來。

「手榴彈!手榴彈!」

士兵們群起往後退避,緊接著便是一聲爆炸。

槍手趁機拔腿奔向接應的救護車,但是他沒有注意到金剛已經在他的後方穩固蹲姿,瞄準目標。

"呯呯呯呯呯!!"

快速的半自動射擊過後,槍手踉蹌跌倒,一動也不動的。

救護車上的同夥們果斷拋棄他,關上車門衝出停車場。

金剛的準星也從救護車回到倒地的槍手身上。

先踢開他手邊的武器,再蹲下身檢查脈搏。

「金剛!」

金剛回頭,對著方舟搖了搖頭。

「......shit。」

背部中了三槍,其中兩槍在肺部與心臟,這次可不是假死了。

"叭叭!!"

忽然,有部汽車在兩人正準備尋找交通工具時出現,就停在兩人身旁。

「啊?納爾?」

「上車!快點!」

納爾駕著特遣隊的捷豹公務車,車頭還閃著隱藏式警燈。

兩人二話不說分別鑽進副駕位置與後座,車門還沒關上,納爾便踩下油門衝出停車場。

「警方正在組織路障與搜捕網,空中支援也開始尋找......。」

"嘰嘰嘰!!"

只過了兩個街區,納爾遜突然踩下剎車。

麻力的剎車讓三人免於與反向的救護車對撞的下場。

「等等,救護車?」

三人抬頭,便撞見剛才逃出醫院的救護車,和已經舉起武器的「救護員」。

「Oh,shit......。」



下回待續......

發便當不會,吐便當倒是一堆


妥妥的半夜更新(X


最後一樣滴,還請各位客官能夠多花個幾秒留個言,為小弟的拙作給些建議與心得呦


10
-
LV. 25
GP 4k
124 樓 こんごう金剛! sweet12
GP6 BP-
第一百一十六章:偷天換日







「Oh,shit......!」

「趴下!!」

彈藥節制主義至下的全自動火力擊碎救護車的擋風玻璃,在捷豹的防彈玻璃上打出密密麻麻的網狀裂痕。

防彈玻璃爭氣地扛住所有槍彈一景似乎不在對方的計畫之中,救護車打入倒車檔後撤,相反的納爾遜則踩下油門頂住救護車,金剛同時跳下車瞄準駕駛席開火。

"呯呯呯呯呯!!"

目標及時躲進方向盤底下躲過射擊,金剛隨即移下槍口廢了救護車的引擎。

敵方也轉移至後方使用尾門離開車輛,從後方探出身子發動攻擊時被剛推開車門的方舟從左側逼退。

"呯呯呯呯!!呯呯!!"

右側的納爾遜開幾槍壓制後轉移,從整排臨停車輛的另一側向敵方側翼移動。

"呯呯呯!!"

金剛也撥動快慢機,以短點射加大壓制力度,方舟則原地側躺,從車底瞄準目標的腳踝。

"呯呯呯!!"

和在醫院時相同的招式擊倒目標,最後再瞄準軀幹補上幾槍。

身旁忽然倒下的同伴讓其中一個目標錯判了移動時機,跑出掩體向防彈車門後的方舟開槍。

方舟側傾身子開了兩槍便擊中正在奔跑的目標。

「Moving!」

「Move!」

換下殘彈不及十發的彈匣後方舟起身離開掩護,向救護車後方推進,金剛也跟在身後。

"呯呯呯呯!!"

當對手嘗試探出身子時,方舟迅速蹲下與金剛同時開火壓制。

金剛接著來到方舟左肩位置,與方舟肩並肩向前推進。

對方僅剩的一人也一面警戒兩人前來的方向,一面退向救護車的左側。

前進至轉角位置時,金剛抬起槍口回到方舟深厚,後者則轉動面向,槍托換至左肩,槍管微微朝下,以最小的暴露慢慢切角。

在最逼近暴露的位置時,方舟忽然探出上半身再迅速收回,嚇得對手胡亂開槍後退到救護車左側。

卻不知道納爾遜早已靠在一部汽車旁,由側面佈下射線,而自己則毫無防備地暴露其中。

"呯呯!!"

「呃!」

目標中彈倒地後,納爾遜一句冷冷的「X-Rax down」後離開掩體,前來踢開目標還握在手中的衝鋒槍。

同時方舟與金剛再次轉換面向,那扇微微敞開的救護車尾門。

金剛拉住門把,等待方舟的信號。

「Go!」

尾門敞開的同時方舟也完成槍口指向,但迎面而來的只是詭異的空蕩蕩。

「What the......。」

連一個小貓也沒有躲,只有四散的雜物和一張什麼都沒有的擔架。

方舟跳上狹窄的車箱,便注意到貼在擔架上方的紙張,畫有圖案和一段文字。

像是出自孩童之手的塗鴉鬼臉和一句戲謔的「Damp Squib?」

「那是什麼?」

「......是肖娜。」

「我們被整了。」方舟環顧車廂一周後沉重地說道。





另一頭被成列疾駛的警車點亮的街道,一部與之背道而馳的救護車。

「救護員」、「病患」和一名在車上有些突兀的「護士」。

包括前座司機與副手在內的所有乘客都是女性,除了護士與病患外,胸前都掛著一挺衝鋒槍。

護士打開手提箱,從中取出一劑針筒,拔開針筒護蓋後就是往「病患」的頸動脈捅去,壓下活塞。

不到數秒的時間,原本毫無動靜的病患突然倒抽一口氣,上半身"咚"地從床上彈起,防衛本能打算搶奪護士手中的針筒作為武器。

「給我冷靜!肖娜!是我!」

護士把肖娜壓回床上,同時向她表明友軍身分。

「......阿、阿莉絲特?」

「沒錯,演練時可沒有這一齣啊。」

阿莉絲特退開,肖娜也坐起身子。

「......追兵呢?」

「被第一隊引開了,但是定時通報沒有回應,恐怕是被殲滅了,嘛,反正這也在預估之中的損失。」

「......"補給官"被抓和我的失敗也是嗎?」

脫去護士服,正在更衣的阿莉絲特停頓了一會兒。

「沒錯,但妳也別太在意,每個環節都有出錯的可能,要不然也不會有這個B計畫了。」

阿莉絲特捉住頭髮向外一扯,髮質逼真的假髮被扯下扔去一旁,露出微微向兩側翹起的褐色短髮。

「但也多虧妳們的失誤,讓我們提前預警皇室竟然養了幾條不錯的狼犬。」

「還以為他們只是一群柯基犬呢......。」

阿莉絲特忍不住在那模特兒般精緻的臉蛋上露出詭異的微笑。

救護車忽然減速,司機接著左打方向盤鑽進暗巷,接著沿道路來到一座荒廢的鐵工廠,地上還能看見從前安放過機具的痕跡。

現在取而代之的是一部亮著車燈,剛剛暖好車的巴士,而坐在司機席上的就是那位負責幫肖娜偽造死訊的醫生。

一群女人跳下車,藉著頭燈的光源開始更衣,脫去顯眼的急救員制服,換上明顯經過搭配的衣物,司機則趁這段時間大飽個眼福。

更衣完畢後眾人開始在救護車內外潑灑汽油並乘上巴士。

最後上車的阿莉絲特燃起火柴,先點然嘴上的香菸再彈進車內。

星星之火碰上大片易燃液體後乘風燎原,救護車瞬間化作一團火球。

B計畫暫時告一段落,阿莉絲特吞雲吐霧,慢悠悠地搭上巴士。

長途巴士和一群穿搭時尚的女子,一眼望去,任誰都會認為這是一部來自倫敦的旅遊巴士。

不存在的旅遊巴士悄悄地於夜半時分正式發車。

阿莉絲特走進刻意用布簾隔開的尾段座位區,遇上剛剛寬衣解帶打算睡上一覺的肖娜。

「什麼事......?」

阿莉絲特沒有回應,只是笑笑著,自顧自地從身後抱住肖娜。

「來陪陪我。」

「......原來妳有這種興趣嗎?」

「不行嗎?」

「沒什麼不行,只是有點驚訝罷了。」

「我和不少女人同眠過,看不出來吧?」

「形形色色的女人我都嘗試過,從想跳脫舒適圈,嘗試新鮮的女會計到和我一樣的蕾絲邊。」

「但是,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那個有一頭紅髮,纖細但富有線條,美麗又風騷......。」

「還是大名鼎鼎的MI6女探員。」

肖娜的記憶抽動了一下,突然回想起,那個從頭到尾穿著便服,又沒有配戴任何部隊章的紅髮女人。

「讓我嘗到了前所未有的絕頂快感......和深無止盡,惡狠狠地背叛。」

阿莉絲特湊上肖娜的耳朵。

「如果妳打算補償妳的過失,除了得陪我整晚外......。」

「還要幫我殺了艾克‧羅亞。」


下回待續......
------------------------------------------------------------------
Peek

Damp Squib是英國俚語「啞炮」,意指一件事落空、沒有達成


最後一樣滴,還請各位客官能夠多花個幾秒留個言,為小弟的拙作給些建議與心得呦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2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85 筆精華,11/2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