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51

【心得】蘇里高海峽─西村艦隊的絕命處

樓主 dhgshjrhf apple35278
GP137 BP-
假如我們失去菲律賓的話,保存這支艦隊,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當初看到這張圖...心就揪起來了...QQ
 
 
西元1944年。
經過了漫長三年的太平洋戰爭,沉沒了無數的船隻之後,對於當下的日本來說,太陽,即將西落。
然而,它的敵人卻是愈打愈強。
那年的菲律賓海海戰,日軍一共損失了三艘航母(翔鶴、大鳳、飛鷹),以及約莫六百架飛機;相對的,它的對手,只損失了123架飛機(其中80餘架是因為夜間降落損失),以及四艘軍艦輕傷。
在此役之後,日本的海航兵力破滅殆盡,航母只剩下了空殼。
菲律賓海一戰失敗,馬里亞納群島遭到敵人佔領,於是,日本本島的主要城市,開始被敵人投下的燒夷彈轟炸,在無情的戰火中焚燒著。

 
此時,盟軍開始考慮他們的下一步。
海軍上將尼米茲建議進攻台灣,將日本和南亞的海路切斷,這樣的話,在南亞的駐軍得不到補給,必敗。
然而,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主張在菲律賓登陸。
將菲律賓讓給日本?別開玩笑了。
對美國來說,讓日本繼續佔領菲律賓是一個丟臉的事,而且在1942年,麥克阿瑟逃離菲律賓時,曾經發誓重返故地。
最後,盟軍決定在菲律賓登陸。

 
對於日本來說,一旦菲律賓也遭到敵方佔領,來自印尼的油料,便將徹底斷絕。
因此,日本制定了「捷號」作戰,由捷一號到捷三號,分別對應了菲律賓、台灣、琉球群島(捷四號對應千島群島)。
這些計畫,都預計使用日本海軍當時的全部力量,是孤注一擲的大膽作戰,或者說,賭博。

 
然而,在日本眼前的,是染著鮮血的轉盤。

 
1944年10月12日,尼米茲的航母對台灣進行了一次空襲,來保證那裡的飛機無法介入在雷伊泰島的登陸。
日本因此開始執行捷二號作戰方案(台灣航空戰)。
一波又一波的飛機投入對美國航母的戰鬥,在空中,不是被敵人戰鬥機打成骰子,就是被高射炮炸成碎片。
在此後3天中,日本再一次損失了高達600架飛機。
天空中,到處都是殘骸,到處都是駕駛員早已失去溫度的,拖著長長烈焰的殘骸。

 
當美軍對菲律賓的進攻開始後,日本海軍,才轉入了捷一號方案。
按捷一號作戰方案,小澤治三郎中將的機動部隊,將使用缺乏航空兵力的航母,從北面接近敵人的登陸場,並試圖引誘美國第三艦隊主力,從其從登陸場引走。
而在敵人的登陸艦隊,暫時失去其空中掩護後,在這寶貴時間內,會有三支日本艦隊從南洋前來打擊。
三支艦隊將兵分二路,從登陸區(雷伊泰灣)附近的兩處海峽突破,最後在布拉斯海峽會合,然後一同進攻敵軍運輸艦隊。
其中的一路,是由西村祥治中將指揮的西村艦隊,包含了以下七艘船艦:
扶桑級戰艦,2艘(扶桑、山城,其中山城為旗艦)
最上級重巡洋艦,1艘(最上)
白露級驅逐艦,1艘(時雨)
朝潮級驅逐艦,3艘(朝雲、山雲、滿潮)
 

他當然知道,他們將面臨的敵人力量非常強大,日間戰鬥將完全無望,只能希望用夜戰擊敗敵人。
同時,兒子在菲律賓戰場上戰死的他,也只能用這最後戰勝的希望,來弔念自己的兒子,西村禎治。
也因此,在出擊前的宴會上,西村中將曾恭恭敬敬地和所有在坐的司令、艦長一一碰杯,並親切地話別。
不難看出,在他那洋溢著微笑的表情后面,隱藏著決心戰死的夙願。
身為一個父親,喪子之痛,哪裡是能輕易彌合的呢?
 

捷一號作戰中,除了小澤艦隊之外,其餘三支艦隊沒有航母掩護,完全由水面艦隻組成。
顯然,這個計劃的結果,是這四支艦隊中,絕對有一支要被犧牲。
戰後,制定這個計畫、海軍當時最高長官的豐田副武,對美國調查者是這樣解釋的:
「假如我們喪失菲律賓,而艦隊倖存下來,那麼我們南北之間的海道就被割斷了。」
「如果艦隊待在日本領海的話,那麼,它得不到燃料補給。假若它待在南海的話,那麼它就得不到武器彈藥的補給。因此假如我們失去菲律賓的話,保存這支艦隊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從南路奔赴決死戰場的西村艦隊,於10月24日08:00時,一帆風順地進抵到棉蘭老海西口。
只不過在那裡,艦隊不幸被美偵察機發現,不一會,西村艦隊就遭到20餘架戰鬥機的襲擊。
然而,美機的這次空襲僅僅是接觸性攻擊,西村艦隊傷亡不大,僅戰列艦「扶桑」號上的飛機發射器和艦載機起火。
 

其實,盟軍僅僅只把殲滅西村部隊的任務,交給了魚雷艇。
因為他們確信,當西村艦隊「終於」抵進萊特灣的時候,一定會成為自己餐桌上的美味佳餚。
實力,讓他們能夠輕敵。
鑑於上述動機,美機對西村艦隊只進行了一次空襲,所以,西村艦隊得以平安地繼續東進。
午夜,艦隊距離雷伊泰灣,還有四個小時的航程的海域,比預定的突入時間,提前了整整三個小時。
這與栗田艦隊恰恰相反。
栗田艦隊由於在錫布延海進行苦戰(愛宕、摩耶、武藏沉沒,高雄、妙高重傷返航),耽擱了自己的行程,比預定突入萊特灣的時間晚了六個小時以上。
 

關於這次戰鬥(蘇里高海峽夜戰),如果詢問熟知西村中將性格的海軍將領們,得到的回答是:「西村為了盡量減輕栗田苦戰的困境,才決心儘早地突入萊特灣,以便牽制敵人的注意力。」
這和美國海軍費爾,在他的論著中譴責西村是「由於獨斷專行造成的戰術上的過失」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艦隊按預定的計劃匯合,這在平時訓練中並不困難,但是,要在實戰中實行,而且對方的實力比己方強上數十倍,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尤其是在敵人空襲、敵潛艇出沒、日方軍艦破損並需進行迴避航行的非常時刻,早早就預定好,軍艦匯合的具體時間,確實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所以,栗田與西村兩支艦隊,是不可能如約相會的。
「25日拂曉,從雷伊泰灣東南兩面,同時突入」這一作戰指令,從今天看來,確實是一紙空文。
然而,這在當時,卻是一道軍令,重如泰山的軍令。
也是一道把五千多條性命,如統計數字般壓在白紙上,一道沒有任何溫度的軍令。
 

也因此,西村艦隊只好向敵人盤據的雷伊泰灣,獨自發起了進攻的重擔。
14:00左右,西村便抵達了蘇祿海東端的預定地點,為了向栗田主隊以及志摩部隊報告,其將按照預定方案進軍蘇里高海峽,他發出了電報。
電報中,除了報告了他當時的方位以外,還說明了他的航向是140度,航速18節(實際為16節)。
栗田於14:47接到了這份電報時,錫布延海戰正酣,直到暫時後撤了以後,才於16:00向所屬各部通報戰況。
但是西村艦隊,並沒有接收到此信的記錄。
到了15:00,重巡洋艦「最上」又一次按照預定計劃,起飛了一架零式水偵。
但是這架偵察機沒有起飛多久,似乎就被茫茫的大海所吞噬,從此中斷了一切聯繫,日軍再也沒有得到更進一步的盟軍情報。

 
按照原計畫,南路(西村艦隊)及中路(栗田艦隊)應該再進入海峽之前抵達預定地點,並同時突擊;然而栗田艦隊在航行途中遭到耽擱,加上無線電管制,因此西村艦隊抵達時,栗田還在錫布延海,離雷伊泰島的海岸還有好幾個小時的航程。
而西村中將,最後決定利用夜戰的機會,突破美軍防線。
在19:00之時,西村便接到了聯合艦隊司令部「確信天佑神助,全軍突擊」的電報,但是他沒有接到任何來自栗田的新指示。
然而,一直到晚間的20:00,西村還是沒有得到任何上級的指示。
他知道自己無法再繼續等下去了,於是在十三分鐘後,他向栗田發出了「預計25日04:00突入杜拉格的電報」後,決定獨闖狹窄的蘇里高海峽。
不過該資訊,栗田艦隊與聯合艦隊司令部皆未收到,所以大和號上只紀錄「第二游擊艦隊(志摩艦隊,西村艦隊是第一游擊部隊支部)預定在0300時(25日)以26節速度突入蘇里高海峽」,對西村艦隊的資訊毫無所知。
事實上,抵達蘇錄海的不只有西村艦隊,還有志摩清英中將率領的第二游擊艦隊。
然而,兩支艦隊的指揮官因私交惡劣,因此艦隊並沒有進行統一指揮調整,而是採取各自率領艦隊進入戰場。
這個因私忘公的決定,為接下來海戰的悲劇,揭開了序幕。

 
這時,24日的太陽,早已沉落於海面下。
而這支部隊中,大多數的水兵,將再也看不到,太陽再度升起的光芒。

(待續...)
137
-
LV. 14
GP 56
2 樓 dhgshjrhf apple35278
GP5 BP-
對了,看大家對這個題材似乎興致缺缺的樣子?
是這個題材不好嗎?還是...作者人品太差...orz
5
-
LV. 14
GP 78
3 樓 dhgshjrhf apple35278
GP5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早在24日凌晨02:00,後半部鋪著航空甲板的「最上」,便根據23日夜晚第3部隊令第10號,「第一偵察隊應於24日02:00以前,根據艦長的指令起飛,對於雷伊泰灣,特別是塔克洛班以及杜拉格附近進行精密偵察」之命令,放飛了一架零式水偵。
這也是「最上」改裝成航空巡洋艦後,第一次實戰出動偵察機執行任務。
這架幸運無比的飛機,在早上06:50,到達了雷伊泰灣上空,並發出了「灣內有戰列艦4、巡洋艦2、驅逐艦2、運輸艦80,德拉古灣內有水上飛機15、水上機母艦1,其南方20浬尚有魚雷艇14、驅逐艦4」的報告。
在進行偵察並且發報之後,這架小小的偵察機,於12:00,飛返至西村艦隊上空,並對「最上」以及「山城」兩艦,投下了將詳細報告書和敵方艦船概位圖密封了的報告球。
接著,便飛往聖何塞基地著陸。
雖說在雷伊泰灣內,停泊的盟軍艦艇數量遠遠不止如此,但是這份偵察情報,是日軍整個作戰之中獲得的唯一一份,關於雷伊泰灣內敵情的報告。
由於上午偵察的結果,表明在蘇里高海峽口,存在著相當數量的魚雷艇,於是西村命令「最上」率領四艘驅逐艦作為「掃討隊」,在戰艦前方大約二十公里處先行,搜索獵殺這些魚雷艇。



同時,盟軍的艦隊,也正嚴陣以待。
由傑西·奧爾登多夫少將的六艘戰艦(密西西比、馬里蘭、西維吉尼亞、田納西、加利福尼亞、賓夕法尼亞)、八艘巡洋艦、二十九艘驅逐艦和三十九艘魚雷艇,隨時準備,要讓日軍艦隊在太平洋底,獲得真正的永生。



在海峽口,奧爾登多夫部屬了多達十三個魚雷艇分隊,每隊三艇,作為盟軍的第一道哨戒線。
他們的任務,是「通過目視和雷達,報告一切接觸到的海空敵情,並且分別加以攻擊。」
24日22:36,魚雷艇首先發現了西村艦隊,而且發現到的,並不是「掃討隊」,而是西村艦隊的主力!
魚雷艇迅速接近;而一直到雙方接近三海里時,「時雨」上的電探,才發現敵人,並迅速開火。
快艇們雖然左閃右躲並施放煙幕,但是PT-131艇依然被擊中而且無線電損壞,第一波攻擊被擊退。



與此同時,以23~26節航速先行的「掃討隊」,在利馬薩瓦島附近,於25日00:18也遇到了魚雷艇第3分隊的攻擊。
為了反制魚雷艇,「掃討隊」中的各艦,用令人炫目的探照燈強烈照射敵方,使得魚雷艇所發魚雷無一命中。
接著,雙方也發生了劇烈的對射,流星般的砲彈軌跡從海面上劃過;但由於彼此的相對速度很快,而無法有效命中。
00:28,「掃討隊」接到了復歸命令,雙方這才脫離接觸。
這段期間,由於快艇們依舊不斷前來騷擾,使得西村艦隊草木皆兵,因此當「最上」回歸本隊時,不幸被「山城」號用砲火「歡迎」,砲彈擊中病室並造成了三人的死亡。
這時,蘇里高的入口處,虛假的靜謐早已被令人不安的槍砲聲打破,漆黑的夜空中,也遍布來回晃動的探照燈光柱。
在01:30完成了合流後,以「滿潮」、「朝雲」在四公里前作為先導,再以「山城」、「扶桑」和「最上」各間隔一公里排成單一長列,「山城」左右各一點五公里處,「時雨」和「山雲」擔任側翼掩護,開始以二十節的航速,實施第二索敵配置。
25日02:02,整個編隊到達帕納翁島南端,之後轉舵向正北前進,正式扣響蘇里高海峽之門。



就在帕納翁島的背影之下,又連續閃出了第6和第9兩隊魚雷艇。
見此,西村艦隊立即一同右轉迴避雷擊,同時以猛烈的砲火加以反擊。
在佈滿了流彈的海面上,六艘魚雷艇破浪蛇行,並試著發射魚雷,但是都沒有命中。
緊接著,在另一側的蘇米隆島南側,魚雷艇第8分隊也加速襲來,接連射出了六枚魚雷,但由於螺旋槳翻騰起海水,勾畫出了顯眼的雷跡,日本水兵輕易地躲開了魚雷。
緊接著,PT-493艇被探照燈照亮以後,再被「山城」的副砲擊中,3名水兵陣亡。
艇長努力將小艇搶灘上帕納翁島,使倖存的艇員得以脫險;然而艇身,卻被潮水撞上礁石而沉沒。



高速緊追的志摩艦隊,此時,大約在西村艦隊之後的20浬處。
他們排成第四接敵序列,也就是驅逐艦「潮」、「曙」兩艦並列左右為前導,隨後是以「那智」、「足柄」、「阿武隈」、「不知火」、「霞」為順序的單縱陣,在03:00前夕,也抵達了蘇里高峽口。
原先晴朗的夜空中,突然降起了陣雨,能見度頓時驟減,前面友軍艦隊發出的探照燈光和照明彈,也被隱藏在了朦朧的雨雲之中。
25日03:20,旗艦「那智」的前方,突然出現了高聳的斷崖。
大驚失色的志摩,連忙下令急轉舵。
不久,「阿武隈」號忽然在左舷的130度方位,發現了雷跡,且正朝向自己!
此地正是帕納翁島南端的比尼特角,隱蔽著一支魚雷艇分隊;而其中,PT-137魚雷艇在900碼的近距離,藉助日本驅逐艦的探照燈光,對其發射了魚雷。
「阿武隈」號躲閃不及,魚雷擊中了左舷前部,航速降低至10節。
但是,志摩艦隊,還有更重要的任務在身。
於是,志摩下令丟下傷艦,以「那智」當先排成單縱陣,加速至26節,繼續突擊。



魚雷艇的襲擊,終於在02:16告一段落。
西村艦隊繼續保持隊形朝正北航行;然而,在漆黑的海面上,瀰漫著一股可怕的靜默。
日艦上的22式電探,不能清晰地分辨船艦和島嶼,於是,他們只能緊張地等待著,下一個敵手的出現。



然而,魚雷艇的襲擊,只是一個開端。
是西村艦隊,通往覆滅深淵的一個,小小開端。



「發現敵艦!方位10度,距我八千米!」
「時雨」匆匆報告道。
同時,旗艦「山城」也發現了敵艦(美軍的驅逐艦),西村於是命令組成三路縱隊,做好迴避的準備。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當下總共有二十七條魚雷,正朝著艦隊中最顯眼的兩艘戰艦「扶桑」、「山城」撲來。
水面之下,是一條又一條,裝備了重磅炸藥的死神。
發射這些魚雷的,是美軍第54驅逐艦中隊107分隊的三艘驅逐艦。
而親率這些驅逐艦的,則是驅逐艦中隊的柯沃德上校。
他將54驅逐艦中隊分為107、108分隊,自己親率107分隊,從西村艦隊的東面接近,並在一分十五秒內傾洩了所有的魚雷,隨即掉頭離開。
然而,第108分隊呢?



當「山城」在其40度方位發現雷跡時,03:09,日軍的探照燈集中在處於煙霧內、第107分隊的美軍驅逐艦「里米」上,並同時開火射擊。
忽然間,「最上」在100度方位發現了朝向自己的雷跡,於是連忙右滿舵!
隨著急轉彎,艦身也大大左傾,魚雷終於在艦艏前5-6米處「擦邊而過」;但是,其艦員卻看見了前方的「扶桑」右舷,登時騰起了巨大水柱。
這艘巨大的軍艦開始向右傾斜,迴旋後撤,蹣跚了不遠之後,就再也開不動了。



「最上」駛過這佈滿烈火的殘骸,跟在旗艦「山城」之後繼續航行。
中雷以後,也許是電路被毀,又或者是為了避免他艦擔心,「扶桑」並沒有發出任何聯繫,就這麼在漆黑的海面上,熊熊燃燒著。
過了三十分鐘以後,中央砲塔的彈藥庫,被高溫徹底引爆。
沖天的烈焰從船身中升起,殘骸往周遭的海面飛濺,船體則是一折為二。
熊熊的火焰,繼續,燃燒著。



艦長之下,「扶桑」全員未歸還。
或許,對他們這些水兵來說,與其因為沒有燃油,而坐等在港口內,還不如戰死在大海上,還來的好一些。
雖然,這樣就再也回不到故鄉。
再也沒辦法,見到自己心愛的家人。
也永遠沒辦法,再看見自己熱愛的旭日旗,在旭日下隨風飄揚。



我...也要沉沒了嗎...?希望山城沒事就好了...



然而,西村卻沒有發覺「扶桑」突乎其然的掉隊(或許是將後續而來的「最上」當作了「扶桑」)。
正在此時,第108驅逐艦分隊,出現在了日軍左前方,從另一個方向將魚雷射向西村艦隊。
「山雲」也發出「350度方位發現雷跡」的急報。
25日03:16,處在高聳的艦橋上,西村用望遠鏡,看著前方300度方位的兩個艦影,自語道:「右面好了以後左面又來啦,敵人幹的也不賴啊!」
他隨即下令,各艦一齊緊急向右轉舵90度,接著開始朝敵人砲擊。
然而,下雨導致視線不良,美艦又頻頻施放煙幕,根本無法有效瞄準射擊。
前面提過的第108分隊,在射出了全部二十發魚雷後,向右掉頭北上,借助島影和煙幕的掩護下撤離。
而西村,還以為他成功避開了魚雷,便下令轉回正北的航路。
但是,他錯了。
等他發現魚雷還在接近,而再想緊急左轉45度時,已經為時已晚。



第4驅逐隊的指揮艦「滿潮」以及「山雲」號幾乎同時中雷。
前者左舷的機艙被命中,頓時喪失了動力;後者則被轟得發生了大爆炸,完全無法挽回,迅速下沉。
緊接著,「朝雲 」的艦艏也被命中,頓時艦艏被爆炸斬斷,燒紅的殘骸四處飛濺,只能以12節左右的低速航行。
又過了不久,西村的旗艦「山城」號,也在左舷後部被魚雷命中,不得不向兩個彈藥庫注水,導致了第五、六號砲塔(位於艦尾的兩個後主砲)不能使用,但是依然能夠保持航行。
到了03:22,依舊沒有中雷的,只剩下了「最上」和「時雨」兩艘。
西村依然沒有退縮,他向栗田和志摩發出了電報:「第二號緊急戰報,蘇里高海峽北口兩側均有敵方魚雷艇和驅逐艦,我驅逐艦兩艘被雷擊中後正在漂流,『山城』也中雷一發但無礙戰鬥。」
然而,詭異的是,在這封電報裡,根本沒有提及掉隊的「扶桑」以及瞬間沉沒的「山雲」。



在這次打擊以後,「山城」一馬當先,「最上」緊隨其後,「時雨」號在兩艦的後側掩護,繼續向北航行。
前一次攻擊大約10分鐘以後,西村艦隊再次遭遇了,由麥克梅恩海軍上校指揮的第24驅逐艦中隊,所率領的驅逐艦群。
該隊也一分為二,以20節的航速南下。
在這支驅逐艦中隊的指揮艦「哈欽斯」上,裝備了最新的戰鬥情報中心(CIC);麥克梅恩中校,正是在CIC中指揮著。
而坐鎮在澳大利亞驅逐艦,「阿倫塔人」的布坎南海軍中校,這時率領美國兩艘驅逐艦「基靈」、「比爾」,利用了「山雲」大爆炸時,所映出的日軍艦影,一共發射了14條魚雷。
其中,「基靈」所發射的魚雷,又一次命中了「山城」的左舷舯部,使其航速一度只剩下5節。



但是,她這時還不能沉沒。任務還沒完成...



而第24驅逐艦中隊,另外三艘驅逐艦「哈欽斯」、「戴利」、「貝奇」,也在03:29後抵達戰場。
之後,在大約7分鐘的時間內,她們一共發射了十五條發魚雷,可惜無一命中。
發射完畢後,三艦也並不急於返航,而是改變自身的航向,開始用火砲清掃戰場。
此時,除了漂浮在水上的、機艙被毀的「滿潮」之外,還有被魚雷斬首了的「朝雲」,開始遭到了五吋艦砲,如同彈雨般的射擊。
原先漆黑的海面上,此時,被艦炮發射的火光,以及砲彈命中艦體發生的爆炸,照得一片通紅。
而沒過多久,那些身受重傷驅逐艦的抵抗,便完全沉默了下來。
只不過,美軍驅逐艦忽然開始掉頭。
原來接到了新的伏兵,同時也接到了友軍巡洋艦隊發來的信號:不要擋住砲口。
25日03:50,指揮艦「哈欽斯」號射出了最後5發魚雷,永遠地將「滿潮」,送進了冰冷的太平洋洋底。
而在撤離戰場的途中,三艦還和敵方的「最上」相遇;在用艦砲抵擋一陣之後,便轉舵北上而去。



在「阿武隈」掉隊之後,志摩艦隊繼續在漆黑的夜空中,摸索前行。
通信室裡,清晰不斷地傳來敵方驅逐艦的歡呼和笑語,讓這一切,更加讓人膽戰心驚。
25日03:30左右,陣雨稍歇,視野雖然依舊不佳,但依然可以看見,遠處如同國慶煙火般,往空中發射的照明彈。



忽然間,面前忽然出現了兩堆「宛如熔鐵爐一般」,熊熊燃燒著的兩塊殘骸。
志摩這時,下令加速到28節戰速,沒過多久,他便認出了這兩塊,都像是「扶桑」級戰列艦的艦影。
但是,曾經是一體。
這個當下,志摩已經來到了海峽中央;而出現在他面前的,則是兩截相距六百公尺左右、燃燒著的「扶桑」殘骸,並還在不斷地發生爆炸。
本來外觀就已經彎腰駝背的桅樓,現在則因為火災,而開始了傾倒。
在那連鋼鐵都能熔化的熔爐內,曾經是一千一百九十三人,一同生活的地方。
他們,來得太晚了。
在艦隊參謀長,松本毅大佐的提議下,志摩便在凌晨04:05,發出了「第二游擊部隊戰場到達」的電文,想給西村艦隊打打氣。



當然,不會有任何回答了。


(待續...)
54
-
LV. 14
GP 91
4 樓 dhgshjrhf apple35278
GP7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5日03:30,奧爾登多夫艦隊的主力,戰列艦和巡洋艦群的雷達屏幕上,已經顯示出了日軍(西村艦隊)的陣形。
於是,戰列艦司令官惠勒少將下令:「日本艦隊一旦進入26000碼之內後,立即開始射擊。」
此時,美軍的陣形是沿著雷伊泰島,分成左右兩翼。
右翼,3艘巡洋艦,向東排成了雁行狀;而其前方6海里處,則是奧登多夫親自率領的左翼,擁有巡洋艦5艘,包括了他搭乘的旗艦「路易斯維爾」重巡洋艦。
同時,巡洋艦「波特蘭」、「明尼阿波利斯」、「丹佛」、「哥倫比亞」,則是以10節的航速保持092航向。
在她們北方,是一艘接著一艘,戰列艦的巨大艦影。
各自間隔1000碼,戰列艦「西維吉尼亞」、「馬里蘭」、「密西西比」、「田納西」、「加利福尼亞」、「賓夕法尼亞」排成一列,以15節的航速,朝正東方緩緩前進,並牢牢地扼住了蘇里高海峽的北口。
03:35,在這些巨大的艦影之間,駛出了第56驅逐艦中隊的9艘驅逐艦。
驅逐艦指揮官斯莫特上校,將其中隊分成了三群,企圖以包圍的態勢,用魚雷徹底殲滅日艦隊。
而斯莫特,則是親自率領第一群,並大膽地從正面,向西村艦隊發起挑戰。



最後決戰,即將開始。



03:51,「山城」的筱田勝清艦長,發現了出現在右舷,由康利上校指揮的驅逐艦第二群,當即下令副砲開火。
在周圍紛紛升起的水柱中,康利分隊依舊向前突進,急於佔據良好的發射陣位。
這時突然,更高大的水柱開始在「山城」的四周,驟然騰起。
回頭北望,在遙處的暗夜之中,一個又一個耀眼的火球不斷地閃現,顯得壯觀無比。



「左砲戰!開始射擊!」
在震耳欲聾的砲擊聲中,筱田艦長下令道。
隨著他的命令,「山城」尚可使用的四座主砲砲塔,開始瞄準了遠方的閃光。
隨著射擊指揮所內「準備射擊」的警報音,巨大的火球伴隨著暴風,從那36公分主砲的砲口噴出,作出了回擊。
在此同時,「最上」也被一道道的水柱所包圍,藤間良艦長也下達了「以閃光為目標射擊」的命令。



這些砲彈,來自於使用雷達瞄準、雷伊泰島左右翼的輕重巡洋艦。
奧爾登多夫少將,在敵我相距大約15600碼時,向巡洋艦下達了射擊命令。
兩分鐘以後,25日03:53,惠勒少將在得知日本艦隊艦隊已經進入22800碼以後,也終於向戰列艦群,下達了開火的指令。
決戰,終於開始。
夜空中,是無數的主炮砲彈,拖曳著無數的軌跡,往交戰雙方的方向,電光石火地飛去。
當時衝鋒在前,驅逐艦指揮官斯莫特上校回憶:「這是我所看見過最美的景色,曳光彈在夜空紛紛畫過弧線,就如同一列又一列,燈火通明的夜行列車疾駛過山崗。」
西村艦隊的附近,爆出了一座座幾乎不倒的水柱,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簡直讓所有的人失去了感覺。



此時,奧爾登多夫艦隊的主力,那六艘巨大的「老式」戰列艦,排成了教科書式的T字戰列,用其極其猛烈的側舷炮火,轟擊這些僅存的日本殘兵。
音爆,讓炮口前方的海面,出現了一大片白色的碎浪。
在珍珠港之後,重生的這六艘戰列艦中,除了「內華達」被派往了歐洲以外,都在這裡匯聚一堂。
而其中,「西維吉尼亞」、「加利福尼亞」、「田納西」艦上,還裝備了先進的MK8火控雷達,以及MK34射擊指揮儀,都是在珍珠港之後改裝的。
在現代化改裝之後,除了某些指標外,這些「老式」戰列艦,幾乎和最新的戰列艦,擁有了同樣的戰鬥力。
其中,裝備了16吋(41公分)主砲的「西維吉尼亞」,在威利艦長的號令下,轉動起重達920頓的砲塔,升起了18米左右的砲管,朝向敵方主力「山城」,率先齊射出八發,各自重達2240磅的穿甲彈。



「山城」艦上,因為被16吋穿甲彈命中,而發生了區域爆炸。



隨後,「西維吉尼亞」大約每隔40秒,便打出一輪齊射。
在大約第二輪到第三輪齊射之時,戰列艦「馬里蘭」、「田納西」、「加利福尼亞」的齊射也開始了。
三年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
在三年前,她們曾經受到了恥辱,被「不宣而戰」的敵方戰機,重創在自己的母港裡。
而現在,就是最好的複仇時刻。



正當「西維吉尼亞」在幫自己報仇之時,第56驅逐艦中隊第三群(由布維爾中校指揮)中,有一艘名為「本尼昂」的驅逐艦,也正在向日本艦隊突進。
這個艦名,正是來自珍珠港襲擊中英勇陣亡,並獲得國會榮譽勳章的「西維吉尼亞」前任艦長。
在這位艦長在天之靈的庇佑下,這群驅逐艦也到達了發射陣位,並向「山城」、「時雨」發射了魚雷。
同一時間,顯眼的「最上」和「山城」,被從6吋到16吋的各類砲彈,狠狠地洗禮著。
03:50,「最上」首先被擊中右舷高射砲之間的位置,很快又一發8吋砲彈擊中3號砲塔右側。
不久後,她又被命中了舯部左舷機艙,導致輪機停止運轉,並引發了火災。
五分鐘之內,被接連命中的「最上」抵擋不住,於是,在向著遠處的戰列艦群,發射了四發魚雷以後,她便用身負重傷的軀體,施放煙幕並轉舵逃離。
然而,對方可沒輕易允許,她能就此退出戰鬥。



25日04:02,「最上」又遭到了致命的攻擊,被巡洋艦「波特蘭」號的3發八吋主砲彈,直接擊中了艦橋。
爆炸,撼動了這艘巡洋艦。
之後,只見一道血色的霧氣,瀰漫在燒焦的艦橋內,點綴著尚在燃燒的火苗。



包括正副艦長、航海長、水雷長在內的主要指揮官,幾乎全部陣亡,炮術長荒井義一少佐,這時成為了最高指揮。
相反的,極其靈活的驅逐艦「時雨」,卻在爆炸聲起的水柱中左右躲閃,並奇蹟般地,僅僅被一發重巡洋艦主砲的啞彈擊中!造成了舵機的故障。



在與西村艦隊交鋒的前線,驅逐艦「本尼昂」上的砲術軍官,日後成為海軍作戰部長的霍羅威上尉,日後回憶道:
「我可以清晰地看見,砲彈在日本戰艦上炸開,迸發出火焰的奔流,將砲塔的頂部撕去;而當它們鑽入重裝甲板之時,則會噴射出熾熱通紅,融化了的鋼塊。」



04:04,斯莫特上校親率的驅逐艦第一群,三艘驅逐艦不顧敵我的砲火,趕赴了魚雷攻擊陣位,並向「山城」發射了共計15發魚雷。
這期間,「山城」中彈累累,艦橋下方發生火災,第3、4號主砲塔也被敵方的砲彈擊毀,但卻依然用僅存的1、2號主砲塔,向最近的右翼巡洋艦隊還擊。
而她的副砲炮口,同時指向了逼近的驅逐艦第一群。
36公分主炮砲彈,在「明尼阿波利斯」、「丹佛」、「哥倫比亞」號四周,炸出了一道道水牆;副砲則擊中了斯莫特指揮的「艾伯特·W·格蘭特」驅逐艦。
這艘大膽無比的驅逐艦,由於位置過於靠前,結果被己方巡洋艦「丹佛」上的雷達,誤認為是「時雨」。
隨即,遭到了雨點般的6吋炮的誤擊,並中彈11發,38人陣亡當場陣亡,並包括艦長在內,有104人負傷。
在接到斯莫特的急報後,奧爾登多夫連忙下令,巡洋艦暫停射擊。
這時,開始蹣跚後撤的「山城」,又在04:11,被擊中兩雷,右舷的機艙以及一號砲塔下騰起了高大的水柱。
然後,軍艦開始傾斜。



對不起...西村司令...我可能已經沒辦法...再繼續走下去了...



「我艦不能航行,各艦在『扶桑』艦長的指揮下,突入萊特灣!」
最早掉頭了的「最上」,這時看到了處在硝煙、火光之中的「山城」,高大的主桅頂端,信號燈打出了這樣的訊息。
西村至死,都還認為「扶桑」依舊健在。
過了沒多久,「山城」便發生了撼動整片海面的巨大爆炸,全艦噴出了火山般的巨大烈焰,火球直衝天際,將一片大海照得通明。
在熊熊的烈火中,古塔般的主桅終於崩塌下來,不久,船體傾斜也達到了45度。
仍舊生還的筱田艦長,這時終於下令棄艦。
然而,大部分的水兵已經來不及逃生,兩分鐘後的04:19,軍艦終於傾覆,並從艦艉開始,迅速沉入水中。
才過了一分鐘,戰艦「田納西」的雷達屏幕上,「山城」永遠地消失了。
而她,只留下了10名倖存者。



扶桑姐姐...在那邊的世界...也要一起...



這時,美軍驅逐艦「理查德·P·利里」,忽然發現有雷跡,從附近越過該艦,於是,連忙向艦隊報告了魚雷接近的消息。
對於日本「長矛」魚雷的威力早有耳聞,惠勒少將急忙命令,將屬下的第一戰列艦分艦隊往北退避。
25日04:18,第二戰列艦分艦隊錢德勒少將,則命令屬下繼續西行。
04:19,各艦的雷達上失去了目標,於是,奧爾登多夫下令停火。
趁著這個機會,身負重傷的「最上」,以及「時雨」,總算是逃出了蘇里高海峽。



美國六艘戰列艦,在此戰中,一共打出了共計285發主炮砲彈。
砲彈中的大部分,是由換裝了新型火控裝置的三艦所發射,「馬里蘭」只是藉助於「西維吉尼亞」的彈著勉強射擊。
到了04:19,停止射擊之時,沒有安裝新型火控設備的「密西西比」,僅僅照著火光打了一個齊射。
而最老的「賓夕法尼亞」,甚至連一炮都沒有開。
而輕重巡洋艦射出的6吋、8吋主炮砲彈,則達到了4000發以上,大半是瞄準「山城」開火。
誰也不能確切地統計,在這陣暗夜風暴中,有多少砲彈擊中日本軍艦;然而,從此以後,海戰史上再也看不到令人驚心動魄的T字陣形了。
巨艦大砲間的交戰,宛如西去之黃鶴,永遠地化作了燦爛的回憶。



能在最後的戰艦砲戰中,與敵人進行激烈的交鋒,「山城」,妳或許能稍稍緩解些了吧...?



在駛過斷成兩截,熔鐵爐一般的「扶桑」時,志摩還悲觀地認為,這便是「扶桑」和「山城」,兩艦的殘骸了。
他本能地意識到,蘇里高海峽的深處,那沉沉的海面上,隱藏著強大且致命的對手。
同時,他認為,敵人的襲擊艦可能還在附近,只是隱藏了起來;那麼,以起火的殘骸為背景航行,將使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因此,他將航線西移了大約一公里。
航行不久,遇見了一艘拋錨的友軍驅逐艦,橫在前方的海面上,並發出了「本艦為時雨,舵機故障,修理中。」的信號。
繼續前進不久,終於看到了一艘,正在施放煙幕的敵人驅逐艦。
但是,這艘驅逐艦一晃,便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濃烈的煤煙之中。
至此,志摩認為,美艦施放煙幕,旨在遮斷日軍視線,以便在日艦盲目突擊時利用火控雷達,進行一輪砲擊。
因此,不如首先由自身的巡洋艦,以雷達捕捉敵艦後,再對這些目標,發射遠程的「長矛」魚雷;接著在其炮火支援下,由第18驅逐隊井上良雄司令指揮驅逐艦突擊。
但正當志摩,與松本參謀長,以及首席參謀森幸吉中佐具體商討計劃時,發現前方,似有一艘燃著大火的軍艦停著。
這正是被打成重傷、好不容易逃出的「最上」。



25日04:15,位於旗艦「那智」上,平井電探士使用電探,探到了在25度方位、距離11公里處似乎有敵艦。
雖然志摩對於僅憑電探瞄準的雷擊,並沒有抱有多少信心,但還是默許巡洋艦向右轉舵,射出16發「長矛」魚雷。
算是有自知之明,日本電探性能實在不敢恭維,其探出的「敵艦」,只是一個叫做希布松的小島。
此時,驅逐艦也按照既定的攻擊方案,以32節的戰速進行突擊。



正當「那智」也隨之前進時,本以為停止著的「最上」,卻實際以8節的速度迎頭撞來!



當發現兩艦正迎頭衝向彼此時,「那智」的艦長鹿岡大佐,急忙下令轉舵,但還是來不及了。
兩艦激烈地撞在了一起,劇烈的震動,讓兩艦上的每個人都東倒西歪,摔到了地板上。
這個衝撞,使得「那智」的船艏重創,起錨機艙進水,航速並降為18節。
盛怒的志摩,一時不由得產生了命令全艦突擊的衝動,但是在森參謀等人的勸阻下,他恢復了冷靜,沒有下令這個,會讓整支艦隊玉碎大海的決定。
在04:25,他發出了電報:「當隊攻擊終了,暫時脫離戰場以圖後計。」
然後,他也召回了突擊在前的驅逐隊,隨之掉頭南逃。



25日04:34,戰列艦司令惠勒少將,透過雷達發現了三艘敵方重巡洋艦,在南方12浬的距離外,正在撤離。
他隨後作了匯報,而奧爾登多夫則下令其直屬的左翼巡洋艦隊,同率第56驅逐艦中隊追擊。
同時,右翼巡洋艦隊將沿雷伊泰島同時南下,並請求航空部隊做好協同作戰準備。
對於日本的「長矛」魚雷,美軍有著恐怖的回憶,因此,奧爾登多夫的追擊行動頗為謹慎。
直到05:25,美軍艦隊,才在迪納加特島西北、埃斯孔查達角以西8海里之處,發現了兩艘正在焚燒,而一艘看似損傷的日艦。
於是,他將艦隊取250度方位,開始對殘存的敵艦,實施砲擊。



「最上」號首次便遭到了大約20餘發砲彈的打擊,在火控雷達的指引下,至少有10發命中。
更不幸的是,搭載的魚雷還發生了誘爆,讓船體結構,進一步遭到重創。
僅僅是因為,敵方砲擊只持續了5分鐘,「最上」才得以殘喘。
在05:50,遭到了一次徒勞的魚雷艇攻擊後,「最上」終於完全逃出了峽口,並在志摩艦隊「曙」的掩護下,向科龍灣的方向逃離。
但是歷經數次劫難的「最上」,最終,還是沒能脫險。
天亮之後,在無情的航空打擊下,她失去了航行能力,最後在25日13:07,在棉蘭老海,被「曙」用魚雷擊沉。



「扶桑」號依然在燃燒的艦艏,也遭到了重巡洋艦「路易斯維爾」八吋主砲的打擊。
這個遍布衝天大火,壟罩在濃煙中的半身遺體,於05:35分沉沒。
遠處的船艉,則多熬了一個小時,在06:40,從海面上消失了。



同時被趕上的,還有之前的戰鬥中,被魚雷重創的驅逐艦「朝雲」。
她於05:20被趕上,接著,「丹佛」和「哥倫比亞」巡洋艦,便向這艘已經被炸掉艦艏的驅逐艦,開始了炮擊。
五發命中彈,使其航速減到了9節。
這樣的航速,別說是逃跑了,連迴避敵方的打擊都做不到。
上午07:21,天色大亮,「朝雲」終於被完全擊沉,艦長柴山中佐等30餘人,逃到島上被美軍俘虜。



至此,西村艦隊,只剩下了一艘船,「時雨」。
不過,能活下來,就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所以...不要再哭了...好嗎...?




隔年的一月二十四日,西村艦隊最後的倖存者,「佐世保的時雨」,也沉沒了...



逝者已去。
整整七十年的光陰,就這麼過去了,好像很快,但又顯得漫長。
在這七十年間,人們還是沒有記取教訓;愚蠢的戰爭,還是接二連三的發生。
而到今日。
戰爭的本身,是人們的錯誤,和船艦一點關係都沒有。
然而,她們,因為人們的錯誤決定,錯誤理念,誤判,甚至是野心,而永遠沉入了冰冷的大洋底。
儘管之後,同名的船艦再次被命名,但那和之前的她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只不過,在海中長眠的她們,一定不願意,再看到有船艦,和她們一樣,長眠於此。
將這篇文章,獻給於二戰中,戰死的所有水兵們,以及沉沒的軍艦。
戰爭,不要再次,發生了。


(全文完)
74
-
LV. 29
GP 752
5 樓 月見草 alan10283
GP3 BP-
雖然看文章+玩艦娘可能會讓你產生很多感情

可以對所有在二戰中死亡的平民及軍人哀悼 但切勿醜化盟軍+神化日本

現實二戰的亞洲戰區 是日本的軍國主義過度擴張造成的結果


看文章 玩遊戲的時候請記得 這些都是虛擬的


一位路人的小提醒
3
-
LV. 20
GP 56
6 樓 Scropius bluetone1102
GP5 BP-
這是某天在YOUTUBE上看到的
音樂個人覺得配的剛剛好
小洋蔥
5
-
LV. 27
GP 137
8 樓 不尋常的 薩法薾 h6025022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網路上看到的
打完活動後特別感傷
看看瞜





活動語音  還沒打完的先不要看XD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49 筆精華,03/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