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7k

【翻譯】格羅格行動:方舟突襲熱那亞

樓主 婚後幽影 angelguga
GP12 BP-

『皇家方舟(91)』徽章

這是先前科普『東南風』時,『b775232000(喵哈哈)』提供的資料,內容是英國皇家海軍空母,『皇家方舟』突襲熱那亞的『格羅格行動』!

根據雜誌《comptiq10月號》透露,今年(2020)秋活預定為歐洲方面作戰,正在猜測時,想起手上這篇資料,於是就翻出來跟各位分享啦~

※      ※      ※      ※

出處:
Operation Grog february 9th 1941 italy

翻譯:婚後幽影



正規空母『皇家方舟(HMS Ark Royal,91)』1941


1941年5月26日中午,『皇家方舟』艦載第810飛行中隊之『劍魚』出擊


『劍魚(Swordfish)莫法特機』照片上有莫法特爺爺的簽名


『約翰‧莫法特』全名:約翰‧威廉‧查爾頓‧莫法特(John "Jock" William Charlton Moffat,1919年6月17日~2016年12月11日)※

※『皇家方舟』艦載第818飛行中隊之飛行員。『擊沉俾斯麥!(Sink the Bismarck!)』行動中,莫法特駕駛之『劍魚』投擲的魚雷,造成『俾斯麥』之方向舵及舵機卡死,導致隔天『俾斯麥』自沉


熱那亞(Genova),義大利最重要的港口之一。這裡遭法國、英國這2國海軍轟炸過。第1次轟炸發生於1940年,第2次轟炸則是1941年。今天,我講打算第2次轟炸,先從歷史背景講起吧!

1941年2月9日,英國皇家海軍(Royal Navy,RN)出動艦隊突襲熱那亞,代號:格羅格行動(Operation Grog)。

這是繼1940年6月14日遭法國海軍艦隊岸轟後,熱那亞第2次也是最後一次,受到這樣的攻擊。儘管主要目標是熱那亞,但英國這次行動的範圍更廣,以空母『皇家方舟』搭載之雙翼魚雷機『劍魚』對比薩(Pisa)、利弗諾(Livorno)、拉斯佩齊亞(La Spezia)等港口施以強度不高的空襲。從那天起,直到義大利投降盟軍,這座城市飽受各種傷害……但那些都不是飛機造成的。


導言:


埃米爾-安德烈‧迪普拉(Emile-Andre Duplat,1880年9月6日~1945年7月30日)

1940年6月10日,義大利向英法宣戰。二戰期間,盟軍對義大利半島上最重要的工業城市,展開一系列襲擊。在這當中,熱那亞這座工業城市遭轟炸,主要原因是該地有重要的造船廠,還是冶金工業重鎮。


1940年6月14日,瓦多行動(Operation Vado)

義大利宣戰後僅4天,迪普拉提督率領的法國艦隊就展開海上突襲,砲轟熱那亞、薩沃納(Savona)2處工業重鎮,但造成的損失很小。1940年夏季,法軍展開一系列空襲,同年6月24日,法國戰敗投降。


此後,以利古里亞(Ligure)為中心,攻擊義大利半島其他區域的任務,落在RN航空兵身上。按轟炸行動的邏輯,RN指揮官決定向熱那亞沿岸重拳出擊。


《艦これ》2018年初秋活E4『ジェノヴァの風(熱那亞之風)』

第一起點:塞浦路斯島(Cyprus)與北非之間
第二起點:伊奧尼亞海(Ionian Sea)
AB:塞浦路斯島

A(潛水夏姬):安塔利亞(Antalya)外海
C(空母夏鬼):愛琴海(Aegean Sea)
D:托布魯克(Tobruk)外海
G:伊奧尼亞(Ionia)外海
K:的黎波里(Tripoli)
L(戰艦夏姬):斯法克斯(Sfax)外海
O:那不勒斯(Napoli)
Q:比塞大(Biserta)外海
R:安納巴(Annaba)外海
S(集積地棲姬):塔蘭托(Taranto)
U(船渠棲姬):熱那亞(Genova)※

※熱那亞東方不遠處:拉斯佩齊亞(La Spezia)



1940年11月11~12日,『光輝』夜襲塔蘭托


英軍旗艦:裝甲空母『光輝(HMS Illustrious,87)』


英軍提督:第一代海德霍普的康寧漢子爵(Andrew Browne Cunningham, 1st Viscount Cunningham of Hyndhope,1883年1月7日~1963年6月12日)


義軍旗艦:戰艦『朱利奧‧凱撒(Giulio Cesare)』發射主砲


義軍提督:伊尼戈‧坎皮奧尼(Inigo Campioni,1878年11月14日~1944年5月24日)

義大利皇家海軍(Regia Marina,RM,以下簡稱:義大利海軍)停泊於塔蘭托之艦隊,遭『劍魚』襲擊而損失慘重,剩餘艦隊轉移至那不勒斯(Napoli)。1941年1月8日,義大利艦隊又遭空襲,戰艦『朱利奧‧凱撒』受到輕傷,次日被轉移至熱那亞入渠維修,後於1月底轉移至拉斯佩齊亞。


戰艦『卡約‧杜伊里奧(Caio Duilio)』


戰艦『利托里奧(Littorio)』

多數義艦已轉移至第勒尼安海(Mar Tirreno)基地,英軍決策層想攻擊其中一個基地,並向RN表示:即使在第勒尼安海上,義大利艦船也不足為懼。熱那亞的港口被選為目標,因為英軍認為有3艘戰艦在此維修(朱利奧‧凱撒、卡約‧杜伊里奧、利托里奧),但遭『塔蘭托夜襲』重創的戰艦們,其實只有上述第二艘(卡約‧杜伊里奧)在這裡入渠。然而即使已察覺這一點,英軍決策層仍決議:【繼續行動】※

20200924:早上發現這裡之前有部分翻錯,對照前後文與義大利原文修正


左: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
右:多米尼克‧卡瓦尼亞里(Domenico Cavagnari)


法蘭西斯科‧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1892年12月4日~1975年11月20日),西班牙獨裁者

與此同時,軍情六處/MI6(正式名稱:英國秘密情報局/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縮寫:SIS),已獲悉:2月12日,墨索里尼與佛朗哥將在 博爾迪蓋拉(Bordighera)舉行一場會議,領袖試圖說服佛朗哥加入軸心國。倘若西班牙參戰,直布羅陀必定淪陷,整個地中海恐將成為軸心國勢力範圍。為了不惜一切代價,阻止西班牙政府踏上這一步,英國有必要證明義大利之脆弱,連本國的海岸線都保護不了。

※《007》系列電影的主要題材就是MI6


全名:溫斯頓‧倫納德‧斯賓塞-邱吉爾(Sir Winston Leonard Spencer-Churchill,1874年11月30日~1965年1月24日)

然後,H艦隊奉邱吉爾直接命令,於2月6日下午從直布羅陀駛向利古里亞沿海。因此,突襲熱那亞這個軍事行動,由於政治因素,而必須在2月12日以前實行。此外,MI6還接獲一則推測義大利將登陸 巴利亞利群島(Balearic Islands)的流言(後來被證實為錯誤),這將令直布羅陀處在軸心國中程轟炸機的行動範圍內。


第一階段:


全名:詹姆斯‧福恩斯‧索梅維爾(James Fownes Somerville,1882年7月17日~1949年3月19日)

1941年2月2日,由於那不勒斯遭猛烈空襲,義大利海軍部(Supermarina,總部設於羅馬)遂向拉斯佩齊亞的部隊提出警告。

這段期間,1月31日,H艦隊在索梅維爾提督指揮下,從直布羅陀出航,並於2月2日開往薩丁尼亞島(Sardinia)西岸,空母『皇家方舟』出動一批魚雷機,企圖攻擊該島之蒂爾索大壩(Tirso dam),『皇家方舟』當時配備:

劍魚(Swordfish)30架
賊鷗(Skua)12架
管鼻燕(Fulmar)12架

分別配屬於800、807、810、820飛行中隊。


《艦これ》裝備『Swordfish』


《艦これ》裝備『Skua』


《艦これ》裝備『Fulmar』


英方意圖在第二天晚上開往熱那亞,並於次日一早抵達,但由於天候不斷惡化,暴風雨讓行動延誤許多。天候惡劣,致使艦隊到下午才抵達熱那亞附近(因此有可能被巡邏的義大利偵察隊發現),索梅維爾提督被迫取消該行動,並折返直布羅陀。(考慮到針對利古里亞首府的行動迫在眉睫,這不像個正確的決斷)


聖羅倫佐教堂(Basilica di San Lorenzo)座堂的破洞,顯示381mm砲彈的彈道


斯巴提芬托角海戰(Battle of Cape Spartivento)

出處:
Battle of Cape Spartivento (Teulada) 27 November 1940. Sardinia. Sketch map 1954

惡劣的天氣,還造成護衛的驅逐艦群受損嚴重,她們被迫在直布羅陀趕緊搶修,以參加新一波攻勢。索梅維爾沒有太多選擇,因為先前『斯巴提芬托角海戰』之結果,已令他被指控:【欠缺主動迎戰義大利艦隊的精神】並遭移送紀律委員會。雖然調查後他獲判無罪,但這次若未取得顯著成功,必將影響之後的仕途。

※這裡原文似乎有些筆誤,在下逕自訂正(也有可能是翻譯問題,因為這篇是義大利文翻英文的)


開往熱那亞的空母『皇家方舟』
攝於『馬來亞』艦上,1941年2月8日

英軍

H艦隊(Force H)

空母1艘:皇家方舟(Ark Royal)

戰巡1艘:聲望(Renown)

戰艦1艘:馬來亞(Malaya)

輕巡1艘:謝菲爾德(Sheffield)

驅逐10艘
怒火(Fury)
狐提/獵狐犬(Foxhound)
遠見(Foresight)
無懼(Fearless)
遭遇(Encounter)
澤西(Jersey)
朱庇特(Jupiter)
伊西斯(Isis)
鄧肯(Duncan)
火龍(Firedrake)


2月6日,H艦隊從直布羅陀出航,向西航行,似乎要駛離地中海,然後航線在夜間反轉,以迷惑 阿爾赫西拉斯(Algeciras)的義大利觀察員。然而,義大利海軍部已察覺此舉……

7日,第3戰隊從墨西拿(Messina)出發,駛向拉斯佩齊亞,並於8日被要求加強偵察行動,以鎖定英軍艦隊位置。

※墨西拿出擊

第3戰隊,重巡3艘
波札諾
塔蘭托
第里雅斯特

第12驅逐隊:卡拉比尼埃爾、科拉齊耶雷



安傑洛‧亞基諾(Angelo Iachino,1889年4月24日~1976年12月3日)

根據情報,來自直布羅陀的英軍H艦隊,正在接近義大利沿海,『安傑洛‧亞基諾』提督也指揮艦隊,從拉斯佩齊亞出航,以尋覓敵蹤。

※拉斯佩齊亞出擊

戰艦3艘
維內托※亞基諾提督的旗艦

第5海軍分隊
朱利奧‧凱撒
安德烈亞‧多利亞

第10驅逐隊:西北風、西南風、東北風、東南風

第13驅逐隊:山地步兵、格蘭納蒂埃爾、福西利埃勒


次日(9日)一早,卡波特斯塔半島(Capo Testa)西方40英里處,拉斯佩齊亞出擊之艦隊與從墨西拿出擊之第3戰隊、第12驅逐隊※會合。義軍堅信RN的目標是薩丁尼亞島,考慮到前幾天英軍的失敗行動,眾人認為RN打算再度轟炸蒂爾索大壩。

※這裡根據義大利文資料,訂正了驅逐隊,詳後述

另一則假設是,一架飛機飛往馬爾他島,就代表薩丁尼亞島南方存在英國的航空隊。該說出自7日下午5時,亞基諾與坎皮奧尼(海軍參謀次長)之間的電話交談。

譯註:戰爭初期擔任艦隊司令的坎皮奧尼,於1940年12月遭免職,隨後轉任海軍參謀次長,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二戰義大利艦隊司令戰史綜述

此時,義大利艦隊的任務仍是『進攻敵艦隊之前提為:取得有利條件;9日早上若未接敵,則返回港口』根據亞基諾的回憶錄,義軍甚至連『熱那亞被設為目標』的假設都有,但放棄『夜襲巴利亞利群島南方洋上的RN艦隊』這一選擇。

由於沒有偵察巴利亞利群島北方洋上,因此義大利在8日展開的航空偵察意義不大。即使有報告指出,戰鬥機飛行於巴利亞利群島南方,並推論出RN艦隊存在空母,也沒有將之假設為英軍通過第勒尼安海的可能航路。

隨後,這則消息通報海上的義大利艦隊,並確認9日早上,薩丁尼亞島西南方洋上,可能存在H艦隊。8~9日之間的夜裡,英軍無線電通信量甚大,但無法截獲其內容。


格羅格行動航路圖

2月9日,0300,距離不到30英里的2支艦隊,通過卡爾維(Calvi,位於科西嘉島西北沿岸)西北方洋上,在無人目擊下,RN艦隊毫髮無傷地繼續開往熱那亞。另一方面,根據德國海軍高級指揮部(Oberkommando der Marine,OKM)的作戰日記,儘管義大利偵察兵在8日未能發現英艦,但義大利海軍部仍將亞基諾提督的艦隊派往薩丁尼亞島西方、西北方洋上,該艦隊奉命先向西行,後再往北,按照命令進入科西嘉島與法國沿岸(科西嘉島西方100英里)之間的航道,座標:北緯42度40分,東經7度40分(42°40' N e 7°40' E)。


埃伯哈德‧維克霍爾德(Eberhard Weichold,1891年8月23日~1960年12月19日)

義大利海軍部將上述座標,傳達德國海軍駐羅馬代表:埃伯哈德‧維克霍爾德,他將這些資訊轉知OKM,後者將之記錄於作戰日記當中。


英方對城市的攻擊:

2月9日凌晨,城市上空看見數架偵察機。在此之前,熱那亞遭到3次空襲與1次岸轟,46次處於警戒狀態、20次處於隨時進入警戒狀態。因此,英軍對偵察行動並不陌生,但這次的飛機沒有拍照,而是指揮艦船的砲火。

9月9日,0500,『皇家方舟』在驅逐艦『鄧肯、遭遇、伊西斯』隨伴下,來到距離拉斯佩齊亞岸邊70英里處放飛20架劍魚,空襲利弗諾、比薩與拉斯佩齊亞!

0719,第1組看見菲諾港(Portofino,熱那亞沿海的小漁村)。

0733,防空部隊的1名水手發現空中的飛機,熱那亞發令『4艘義大利魚雷艇向西北航行』卻未向海軍部通報任何訊息;與此同時,『皇家方舟』的飛機開始轟炸利弗諾、拉斯佩齊亞。

相反地,拉斯佩齊亞的海軍司令部,立即向海軍部報告飛機的存在,但『飛機未投擲炸彈』……其實該機投擲的是機雷,目的是阻止艦隊撤離該港,然而此處的艦隊早已出海。拉斯佩齊亞的海軍司令部推測敵英軍艦隊有空母,而此時正在海上的義大利艦隊,尚未接到任何警報。

其餘RN艦隊方面……

0750,戰艦『馬來亞』、戰巡『聲望』、輕巡『謝菲爾德』與隨伴驅逐艦『火龍、朱庇特、澤西、怒火、遠見、狐提、無懼』向西航行,來到距離海岸線約20公里處。

0801,菲諾港管理海岸交通信號燈的人員看見12英里外的RN艦隊,並將該訊息通報熱那亞的海軍司令部。

0825,該司令部通知海軍部。

0837,轟炸開始。


英國海軍的砲擊,摧毀科倫坡廣場(Piazza Colombo)的建築

0735,熱那亞處於警戒狀態,同時皇家『皇家方舟』的3架飛機飛臨上空,指引大口徑主砲的射擊方位。

0814,索梅維爾提督下令開火。

H艦隊第1編隊的之英艦在距離熱那亞市約19公里處開火,發射273枚381mm砲彈、782枚152mm砲彈,以及其餘眾多較小口徑的砲擊。

第一個開火的是『聲望』,首先砲轟翁貝托王子碼頭(Pier Prince Umberto),然後是安薩爾多(Ansaldo)造船廠、波希維拉河(Polcevera)沿岸,共發射125枚381mm砲彈、450枚114mm砲彈。『馬來亞』向乾船塢及附近目標發射148枚381mm砲彈;『謝菲爾德』向波希維拉河左岸的工業設施發射了782枚152mm砲彈。

由於濃霧,岸基火力的反擊沒有明顯效果,佩利的馬梅利砲台(Pegli's Mameli battery)打了14發152mm/50倍徑砲;沃爾特里(Voltri)駐紮的武裝火車『T.A. 152/4/T』打了23發152mm/40倍徑砲;GM-269強化浮橋(reinforced pontoon)打了10發190mm/39倍徑砲;GM-194僅發射3發,便遭381mm砲彈擊毀供電系統。短短半小時後,襲擊宣告結束。義軍的沿海防禦工事表現不佳,其規模也不足以抵禦英艦的猛烈砲轟。


H艦隊砲轟熱那亞期間發射的砲彈落點

行動結束後,RN各艦轉向並偃旗息鼓地開始返航。0945,除了1架在蒂勒尼亞(Tirrenia)上空遭擊落的飛機,其餘飛機都在空襲比薩、利弗諾後,返回『皇家方舟』。


損害:


加列拉(Galliera)醫院的紀念板,上有戰艦『馬來亞』發射之381mm砲彈殘片

英軍岸轟的最初目標是安薩爾多造船廠,以及波希維拉河兩岸的工廠地帶,但大火與濃煙妨礙射擊,迫使英艦將範圍移向商船塢(commercial basin),而命中入港的聖安德里亞號油輪(Sant'Andrea)。

許多民房與歷史建築也遭波及,例如:

聖羅倫佐教堂:1枚381mm砲彈擊穿兩堵主牆,然後成為未爆彈躺在地板上

拉馬達萊納教堂(church of La Maddalena)

熱那亞美術學院(Accademia ligustica)

加里拉公爵夫人醫院(Duchess of Galliera):17名病患死亡

九月二十日街(Via Venti Settembre,又名:庇亞街/Strada Pia)

國家檔案館(State Archive)

受災最嚴重的區域為科倫坡廣場,之後沒多久改名為『piazza 9 febbraio』,戰後又恢復舊名。


許多英國砲彈落海(約50%),港口55艘汽船當中,29艘因彈片受損。其中2枚381mm砲彈直擊汽船『Salpi』與『Garibaldi』。後者剛好在乾船塢中,於是就在裡面爆炸,船殼前部被炸出3道裂縫,損傷最重的 加拉維塔學校船(Garaventa school ship)當場沉沒。

譯註:在下查詢『Garaventa(加拉維塔)』結果是瑞士第一大纜車製造廠……或許只是同名?

當時在港內入渠維修的2艘軍艦:戰艦『卡約‧杜伊里奧』、驅逐艦『貝塞格利厄(Bersagliere,第13驅逐隊)』均未受到影響。工業區受損程度不大,但民用建築受損較大。突襲結束時有144人死亡、272人受傷。物質與社會損失慘重,市政當局必須安排約2500名無家可歸者暫住旅館,並發放撫恤金……

花費:

食宿2781218里拉
現金援助955289里拉
衣服、鞋子等各種衣物692044里拉
廚房用品與日用品315374里拉
部分安置場所的租金77765里拉

捐款:

『Cassetta del Podesta』提供1472649里拉
墨索里尼自掏腰包捐款100萬里拉



義方第一時間反應:


英國大口徑砲彈轟擊熱那亞歷史中心造成的破壞※

※歷史中心的數十棟房屋在爆炸後倒塌

航空隊與沿海防禦工事,皆無法有效抵禦對熱那亞的突襲。拉斯佩齊亞的海軍司令部延遲通報海上艦隊,目擊敵艦隊之訊息,以及關於轟炸的第一手情報(空襲警報最初可能來自拉斯佩齊亞與利古里亞那一帶)。

0950,當時義大利主力艦隊正在 阿西納拉島(Asinara)西方洋上,與第3戰隊會合。從一開始,亞基諾提督就在這個位置,在未接到命令下主動往西航行,並以接到『Il Tirzo is in alarm(蒂爾索處於警戒狀態)』之通報為自己辯護,後來改稱『aerial alarm(空襲警報)』,沒有往西開到第六子午線,而是前往阿西納拉島東南方洋上,認為RN艦隊就在那邊。

傳遞訊息的時間可追溯至1小時前,但情報的加密解密程序,讓義軍失去往正確方向行駛30英里的優勢,對於追趕英軍沒有任何好處,即便其中包括重要情報:【拉斯佩齊亞與利弗諾出發的飛機行動半徑內,有1艘空母在海上航行】

儘管如此,『皇家方舟』並未中斷無線靜默,繼續向西航行。

0937,海軍部發來新電報。
0950,解密完成。

該電報告知亞基諾:【0800,英軍砲轟熱那亞。速往北】

此時,義方對RN艦隊可能的脫離航路毫無頭緒。亞基諾提督剛下令艦隊立即全速駛向北方,以切斷敵英軍艦隊的退路,但由於(天候造成)能見度不佳,以及在 梅諾卡島(Menorca)附近看見法國船團,造成2支艦隊最終並未接觸。

下午,1430左右,2支艦隊距離約30英里,卻還是沒有看見彼此,英方循西-南-東航路行進,而義方則往預測英方H艦隊所在的東北方走,雙方因而未相遇並爆發海戰。可是造成這個結果,最重要的因素是欠缺義大利皇家空軍(Regia Aeronautica)的支援,因為敵英軍艦隊十分接近義方基地,空軍應該發起大範圍偵察才對。

1200左右,1架水上偵察機發現RN艦隊,卻在發送訊息前遭擊落。

1220,第43聯隊(43rd Stormo)之2架飛雅特『BR.20』轟炸機,在訓練時目擊H艦隊,並投彈攻擊但未成功。2機返回基地後提出報告,可是到1530才發布消息,另有2架義大利偵察機遭『皇家方舟』的飛機擊落。儘管如此,軸心國在熱那亞灣與科西嘉島之間的海域,投入60架偵察機、107架義大利-德國轟炸機。

2月9日當天,土倫(Toulon)一帶的法國沿岸,發來4次目擊通報,但全是錯的。因此H艦隊所在的海域雖有大量飛機,可是注意力卻被吸引到那邊。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第43聯隊的9架『BR.20』轟炸機僅4架看到英軍,其中2架發動攻擊,另外7架以為,他們3度遭遇的英艦是義艦。

針對9架『BR.20』目擊者的失誤,第43聯隊指揮官上校提交的報告如下:

巡邏隊全員都在 因佩里亞(Imperia)南方約70/100公里處,目擊1支由『3艘戰艦、12艘驅逐』組成的艦隊。但由於在地面上接到的命令,2位訓練指揮官『祖科尼中尉(Zucconi)』『索爾迪尼中尉(Sordini)』認為這是我國的艦隊,於是他們轉身離開岸邊,並繼續尋找敵英軍艦隊(應該包含空母與戰艦),大概位置是『熱那亞-尼斯-平行43度-熱那亞子午線』之間的海域。


德‧維騰貝斯基(De Vittembeschi,1905年12月7日~?)

德‧維騰貝斯基上校(第98轟炸機聯隊司令),在該艦隊當中清楚看見,空母受到攻擊。各巡邏隊在同一海域看見這支艦隊後,考慮到我國艦隊與敵艦隊並未交火,因此可以確信,飛行隊看見的是同一支艦隊。倘若沒有被空母發現並遭對方攻擊,即使看見那支艦隊被攻擊,巡邏隊也將它當作我國艦隊。

出處:《Relazioni Operative Belliche della 1^ Squadra Aerea, Mod.AC.2》(第一航空隊的空中作戰報告)1941年2月


在此期間……

1244,亞基諾艦隊以330度航向行進,有鑑於目前位置,他率領義大利艦隊向土倫前進之舉,正好會碰上H艦隊,然而……

1300,海軍部發出一條新消息,向他示警:【科西角(Cap Corse)西北方,目擊1支敵艦隊!】義大利艦隊立即轉向,以24節航速前去攔截。

1538,重巡『第里雅斯特』看見所謂的『敵艦隊』,但10分鐘後,確認對方是1支7艘法國商船組成的『CN4船團』,對方告知義軍,應遵守停戰條件。此時,英軍艦隊已經走很遠了,繼續搜索也只是做無用功。

10日上午,0907,義大利艦隊被命令返回那不勒斯,原因是拉斯佩齊亞仍在掃除英軍投下的機雷。『CN4船團』也被義軍當作空襲對象,但未造成任何損傷,MAS510、MAS525這2支魚雷艇部隊也是如此。

第8轟炸機聯隊的『S.M.79』攻擊了敵英軍巡洋艦,但德國空軍(Luftwaffe)趕到薩丁尼亞島上空時,已完全找不到盟軍了。


後果:

英軍將『格羅格行動』的成功,歸功於對此行動的精心規劃。毫無疑問地,英軍為此提供了一連串有利的條件。儘管戰果稱不上豐碩,但突襲事件極大地影響到熱那亞人的士氣,而且效果還不僅如此。

從政治角度來看,該行動取得之最大成功,可能就是其主要目的:

『fare pressione al generalissimo Francisco Franco, che si sarebbe dovuto incontrare con Mussolini a Bordighera tre giorni dopo, sulla inopportuna scelta di mettersi contro la Gran Bretagna.』
(給3天後將在博爾迪蓋拉與墨索里尼會面的佛朗哥施壓,藉此表示:結夥對抗大英乃不智之舉)


這位西班牙獨裁者拒絕與軸心國並肩作戰後,計劃中的 菲利克斯行動(Operation Felix)被迫中止,德軍原本希望藉此佔領直布羅陀。

※      ※      ※      ※

雙方各自的戰爭公報:



格羅格行動

熱那亞遭重創(HEAVY DAMAGE IN GENOA)

突襲之意義

倫敦,星期天


馬克西姆‧魏剛(Maxime Weygand,1867年1月21日~1965年1月28日)

今天,德國遠征軍將從熱那亞出航,攻擊魏剛將軍在突尼西亞(Tunisia)、阿爾及利亞(Algeria)的法軍時,我國首相、邱吉爾閣下暗示了,皇家海軍大膽突襲熱那亞之戰略意義。

現在發布的更詳細的訊息顯示,義大利防禦工事以及港口附近之工廠,遭岸轟而嚴重損壞。

同時,海軍飛行隊空襲熱那亞東南方90英里之重要港口利弗諾,以及利弗諾西北方12英里處,比薩的機場與鐵路交會點。

參加突襲熱那亞之英艦有:

戰艦:馬來亞(Malaya)31000噸
戰巡:聲望(Renown)32000噸

上述2艦皆搭載15吋砲。

輕巡:謝菲爾德(Sheffield)9100噸

海軍飛行隊為空母『皇家方舟』(22000噸)所屬。稍早,軸心國之報導聲稱她已遭擊沉。海軍部的第二份公報,詳細介紹了本次行動,表示岸轟與空襲比最初的預想還要成功。

公報敘述:

索梅維爾閣下指揮『聲望、馬來亞、皇家方舟、謝菲爾德,以及數艘輕型單位』一同組成此艦隊。

熱那亞港口及其周圍的軍事目標遭岸轟,當時發射了300多噸砲彈。

轟炸設施(Works Heavily Hit)

安薩爾多之電氣與鍋爐設備遭受重創,燃起大火。

為鐵路供電的港口區主要發電廠也遭嚴重破壞並起火。

內港周圍的乾船塢、倉庫與港區建築遭受許多攻擊,並引發火災。

主要的加油設施與儲油槽遭多次攻擊,鐵路的主要設施與眾多輔助船隻也遭攻擊。

海軍飛行隊將數噸高爆彈(High explosive bomb)、大量燃燒彈(Incendiary bomb)傾瀉在 阿尼克、利弗諾這一帶的煉油廠。阿尼克煉油廠是義大利最大、最重要的製油設施之一。

其餘飛機飛往比薩,攻擊機場與鐵路交會點。

該鐵路樞紐為熱那亞通往羅馬與南部的幹道,西海岸鐵路的交會點,並且還是連接利弗諾與 波隆那(Bologna)、威尼斯(Venezia),橫跨半島的最重要鐵路之一。

2架試圖干涉的義大利飛機遭擊落。

我方損失1架魚雷機『劍魚(Swordfish)』。

除此之外,我軍沒有其他傷亡,這是最為成功的行動。

華盛頓方面的消息表示,美國海軍學者肯定本次針對熱那亞的行動。英國最權威的海軍新聞表明,義大利人甚至無法掌控亞得里亞海(Adriatic Sea)。

他們認為,突襲行動之目的,可能是英國逼迫義大利徹底放棄非洲戰線而採取的一部分行動,最起碼要逼他們將海軍戰力調回來,保護本土的海岸線。

入侵領袖的池塘(Poached in Duce's Pond)

譯註:義大利法西斯黨稱呼墨索里尼『Duce(領袖)』,相當於德國納粹黨對希特勒的稱呼『Führer(元首)』

《每日郵報》(Daily Mail)的社論表示,義大利稱地中海為『我們的海(mare nostrujn)』,那麼熱那亞灣應該相當於墨索里尼的私人池塘,可是這位麻木不仁的獨裁者,面對英國艦隊大膽的來襲,竟無力保護這個地方。

該文還補充:

『昨天對熱那亞的突襲,是這場戰爭最大膽的海軍行動之一。義大利依然處在震驚狀態,許多義大利人可能還幻想著,自己家鄉的海域仍未遭受侵擾,如今這個想法和熱那亞一樣,遭狠狠摧殘。』

《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表示:『我們的艦隊很難讓領袖手下的提督們相信,戰鬥的時刻到了,可是熱那亞灣沿岸遭如此晴天霹靂般的打擊,向所有義大利人,以及全世界宣告,英國已掌握墨索里尼戰爭(Mussolini's war)的主動權,我們的進攻將堅毅、強悍,且毫不間斷。』

(1941年2月9日,英國戰爭公報第513號,晚間11:15)


※義大利版本(ITALIAN VERSION)

羅馬,星期一

今天的公報發表了,對於熱那亞轟炸的義大利官方說法。

它說,英國空母在濃霧中展開轟炸,沒有任何軍事目標受到攻擊。

公報寫道:

『週日黎明,皇家海軍艦隊在視線不佳的天候掩護下,接近熱那亞並展開齊射,但馬上就遭岸防砲阻止,未擊中任何軍事設施,而是造成72人死亡,287人負傷,並對房屋造成嚴重破壞,熱那亞民眾的冷靜、紀律嚴明,委實令人讚嘆。』

『下午,1支飛行隊追上敵艦隊,並投彈命中某巡洋艦艦艉。英國飛機空襲利弗諾、比薩,造成輕微的破壞。其中1架飛機遭砲火擊落於利弗諾上空。』

(1941年2月11日星期二,義大利戰爭公報第248號)

這是標題為《Il popolo di Genova all'ordine del giorno della Nazione》(國家議程當中的熱那亞人民)之公告的最後一段,之後的日子裡,這段話被無數報紙反覆宣傳。無論如何,『皇家方舟突襲熱那亞』一事,給整個國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義大利得知,執行此行動之敵英軍,僅付出些微的損失。

※      ※      ※      ※


1941年2月,瑪麗亞‧何塞公主(Princess Maria Josè)身穿紅十字會護士制服,探視熱那亞遭轟炸的街區

7天後,聖西路聖殿(Basilica di San Siro)為遇難者舉行一場彌撒,這座城市的重要人士都到場致意,更出動許多人力維持大眾的公共秩序。

2月18日,瑪麗亞‧何塞公主從 佛羅倫斯(Florence)搭乘專車,以紅十字會護士的身份抵達熱那亞。在皇宮短暫停留過後,她去城內醫院與受災最嚴重的區域探望傷者。據說拜訪 皮埃蒙特(Piedmont)的公主時,在醫院與街道之間,發現面帶敵意者試圖接近。儘管接下來幾天,報紙、廣播的宣傳浪潮席捲整個城市,但熱那亞民眾依然開始對戰爭感到不滿。

為紀念2月9日『統治者』任由皇家海軍擺佈的情況,聖羅倫佐教堂內未爆炸的381mm砲彈被擺在入口附近的右通道途中,並附帶以下銘文:


聖羅倫佐教堂展示的未爆彈

Questa bomba
lanciata dalla flotta inglese
pur sfondando le pareti
di questa insigne cattedrale,
qui cadeva inesplosa
il 9 febbraio 1941.

A riconoscenza perenne
Genova - città di Maria -
volle incisa in pietra
la memoria di tanta grazia.

中譯:

這炸彈
由英國艦隊發射
雖然打穿了牆
這座有名的大教堂
它沒有在這裡爆炸
1941年2月9日。

永恆的感激
熱那亞-聖母瑪利亞之城
想將此事刻在石上
如此永遠銘記。



Bomb, Genoa Cathedral, Genoa, Liguria, Italy, Europe


阿圖羅‧里卡爾迪(Arturo Riccardi,1878年10月30日~1966年12月20日)

義大利海軍也受到極嚴重的影響,11日早上,艦隊返港的那一刻,亞基諾提督就收到第一個指控。里卡爾迪當時在電話交談中,質問為何亞基諾沒能攔截英軍艦隊,而他立即回答:他是根據海軍部發送的命令與情報行動的,藉此推翻指控,並且很快就提交了詳細報告。該報告於13日上午送達,內容如下:

亞基諾:

……在那天,關於敵英軍位置與行動的交流極為稀少,並且出於各種延誤,加劇了情報的不准確……

基於上述延誤,我提出非議:錯誤的航路,讓艦隊損失至少1個半小時,並讓2架水偵往錯誤的方向出擊。(無法返回自艦,需降落在友方港口)

結論是:2月9日未能接敵一事,我與該艦隊的所有指揮官、軍官與各部人員,都感到非常失望。


對於這些指控,里卡爾迪無法提出任何非議,並以正式文書宣判亞基諾無罪,承認:【他的行動是依循標準程序,並合理評估過當時掌握的情報】


烏戈‧卡瓦萊羅(Ugo Cavallero,1880年9月20日~1943年9月13日)※

※義方資料寫『卒於1943年9月14日』

按照時任總參謀部(Stato Maggiore Generale)首腦的『烏戈‧卡瓦萊羅』之要求,於13日轉發該文件,內容為:

及時辨識敵對單位這點出現問題,有必要調查原因與責任,我很樂意了解將採用的對策。里卡爾迪被迫將原因歸咎於【天候不佳,偵察隊與空軍、海軍之間的協調不便】

這樣能避免追究責任之舉,動搖空軍、海軍的士氣※,在里卡爾迪與亞基諾的一次會晤中,卡瓦萊羅首先接受,墨索里尼也表示同意。正如里卡爾迪與屬下所述,墨索里尼『已做好準備』,因此未提出任何措施,以改善空軍與海軍的配合能力,這個問題仍嚴重影響之後的戰役,首先就是……1941年3月28日,馬塔潘角海戰的慘敗。

※因為義大利空軍、海軍的高層,甚至墨索里尼本人都有責任

《戰艦世界》板的回應加筆幾句:

馬塔潘角慘敗後,義軍痛定思痛,趕緊開發雷達、建造空母之餘,也努力改善海空配合不佳的問題。伯伽米尼提督的時候,狀況已有改善。只不過到那時,義大利也快投降了,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吾名為風、隨風而逝:東南風


===================================

譯者補充:


『第捌回 期間限定海域:反撃!第二次SN作戦』9月3日(木)作戦開始!


《艦これAC》『皇家方舟』

翻譯這篇文章時,街機剛好也實裝『皇家方舟』!


《艦これ》『皇家方舟』模型


2017年瑞雲祭剪影

現在已經2020年了,這個衛星會在下次活動落地嗎?

翻譯途中偶然發現:

The fleet was to meet the following morning, near the Asinara 50 miles west of Capo Testa, with the cruisers coming from Messina (with the escort of the destroyers of the XI Squadron).

『東南風』那篇文章有這段:

Alle otto del mattino del 9 le unità uscite da La Spezia si riuniscono, a 40 miglia ad ovest di Capo Testa sardo, alla III Divisione (Trento, Trieste, Bolzano) partita da Messina unitamente ai cacciatorpediniere Carabiniere e Corazziere della XII Squadriglia, ed alle 8.25 l’intera formazione assume rotta 230°, dirigendo per quella che è ritenuta la probabile zona ove si trovano le navi nemiche, nell’ipotesi, errata, che la loro azione sia diretta contro la Sardegna.

有沒有注意到,『2支艦隊在卡波特斯塔半島西方會合』的敘述幾乎一樣,差在義大利文版是12驅、40英里,英文版是11驅、50英里,不過參考義大利文的驅逐隊資料,應該12驅才對,因此在翻譯裡就直接訂正了。(距離也比照辦理)

後來費了一番功夫,途中還找到一篇講這個行動的俄文文章,並取得行動的航路圖,之後才尋獲義大利文版本。


【ゆっくり歴史解説】アレクサンドリア港攻撃【知られざる激戦71】

另外,在You-Tube上偶然發現有人科普X戰隊奇襲亞歷山大的影片,感覺做得不錯,也附在這裡與各位分享~

影片的重要收穫:

1941年12月10日,馬來亞海戰,戰艦『威爾士親王』、戰巡『反擊』葬身 關丹(Kuantan)外海,英軍遠東艦隊基本被殲滅

1941年12月18日晚間,亞歷山大奇襲,停泊港內的戰艦『伊莉莎白女王』『勇士』大破座沉、油輪『Sagona』遭引爆、驅逐艦『傑維斯』負傷入渠,英軍地中海艦隊戰力大損

兩事僅相隔8天!


※      ※      ※      ※

說一件悲傷的事

爽哥這件悲傷的事,讓在下想起最近跟當導遊的鳳琴姊聊天,她也講不知何時才可以再帶團去日本。如果之後還有機會去日本完成四鎮巡禮的話,在下一定會好好寫遊記跟大家分享的T_T

[遊記] 遲來的佐鎮130周年活動遊記Part.1-2

意外發現,PTT也有參加四鎮巡禮的提督,這篇講的就是在下年初規畫要去的地方。雖然是海軍四鎮,但有些蓋章點的展出內容跟帝國陸軍,甚至解放軍關係較大,比如引揚公園裡,就有關東軍、日籍解放軍、解放軍朋友會獻櫻。


【翻譯】赤縣烽火、神州浮沉:神州丸(1)


【翻譯】赤縣烽火、神州浮沉:神州丸(2)


【翻譯】赤縣烽火、神州浮沉:神州丸(3)


【翻譯】赤縣烽火、神州浮沉:神州丸(4)

講到帝國陸軍,最近才將《艦これ》實裝的帝國陸軍旗艦,『神州丸』的大長篇資料翻譯完畢,有興趣不妨看看。高曉松講『淞滬會戰』的影片被大陸禁播,而『神州丸』最有名的事蹟就是率領登陸船團,終結『淞滬會戰』的『杭州灣登陸作戰』。


『神州丸』最出名的武勳:日軍百万上陸杭州北岸※

※實際上沒有百萬,對應中方史料為『十月初三慘案』

所以看這艦歷,《戰艦少女R》《碧藍航線》應該都不會實裝『神州丸』吧……

根據手上的冊子,海軍四鎮巡禮於明年(2021)2月12日截止……不知能否在此之前完成夙願?

===================================

相關文章:


【模型】細繩袋中的戰爭:『光輝』夜襲塔蘭托


【翻譯】二戰義大利艦隊司令戰史綜述


【翻譯】女王蒙難:X戰隊奇襲亞歷山大(上)


【翻譯】女王蒙難:X戰隊奇襲亞歷山大(下)


【翻譯】不唱歌的塞壬:西勒/求知者


【翻譯】歷劫而生、第二之風:東北風


【翻譯】吾名為風、隨風而逝:東南風(上)


【翻譯】吾名為風、隨風而逝:東南風(中)


【翻譯】吾名為風、隨風而逝:東南風(下)

===================================

參考資料:

Operation Grog february 9th 1941 italy(原文)

Bombardamento navale di Genova (1940),Wiki

Bombardamento navale di Genova (1941),Wiki

地中海におけるイタリア海軍の熾烈な戦い ―1940年の海戦:戦いの始まり―

Замысел и первая попытка

HMS Ark Royal (91),Wiki

THE AIRCRAFT CARRIER

HMS Malaya,Wiki

HMS Renown (1916),Wiki

HMS Sheffield (C24),Wiki

Giulio Cesare (nave da battaglia),Wiki

Andrea Doria (nave da battaglia 1913),Wiki

Vittorio Veneto (nave da battaglia),Wiki

Naviglio militare italiano della seconda guerra mondiale,Wiki

Émile Duplat,Wiki

Émile André Henri DUPLAT

Maxime Weygand,Wiki

Gio. Ansaldo & C.,Wiki

Eberhard Weichold,Wiki

Crew of the sea plane I-LONG

Ugo Cavallero,Wiki

Marshal of Italy Ugo Cavallero

Basilica di San Siro,Wiki
1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82 筆精華,10/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