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7k

【翻譯】大E發令:Attack, Repeat, Attack

樓主 婚後幽影 angelguga
GP25 BP-

『大黃蜂(CV-8)』徽章,迪士尼公司出品

今年(2020)6月27日~8月27日,《艦これ》展開為期2個月的活動【侵攻阻止!島嶼防衛強化作戦】,最終海域E7【決戦!南太平洋海戦】原型就是這篇文章要講的聖克魯斯群島戰役(日稱:南太平洋海戰),在下於8月10日晚上全甲通關。

E7難度頗高,在下也經過數次仆街全家桶,才成功斬殺。這裡發生一件很神奇的事,斬殺那場的開戰前,在下正在讀這篇文章的原文,心想:這場贏了就來翻這篇吧,然後……

就看到姊妹親們齊心合力、重拳出擊!比叡一砲555、翔鶴一炸600,友軍也是最強的南雲機動部隊(赤城、加賀、蒼龍、飛龍)!幾乎是一面倒地將對面轟殺至渣、S勝斬殺!

在下說到做到,通關後就抽空將這篇文章翻出來^_^

攻略記錄:


【艦隊收藏】2020年梅雨&夏活全甲通關

※      ※      ※      ※

出處:《The Pacific War: The U.S. Navy》(太平洋戰爭:合眾國海軍)
http://www.microworks.net/PACIFIC/battles/santa_cruz.htm


作者:文森特‧P‧奧哈拉(Vincent P. O'Hara)
翻譯:婚後幽影

前哨戰&海戰

1942年10月11~26日

前哨戰(Prelude Campaign)

亨德森機場戰役(The Battle for Henderson Field)


洛夫頓‧R‧亨德森(Lofton R. Henderson,1903年5月24日~1942年6月4日)

※薩拉托加(CV-3)飛行員,中途島之役駕駛SBD-2s轟炸『飛龍』時座機左翼中彈起火,他遂駕機衝撞『飛龍』而戰死,瓜島『亨德森機場』以他命名


亨德森機場(Henderson Field),攝於1943年4月11日

※『飛行場姬』『リコリス棲姫』的史實原型

大日本帝國陸軍(Imperial Japanese Army,IJA)仍徒勞地試圖擊滅猶如落水的海兵般,困守亨德森機場的美國海軍陸戰隊(U.S. Marines)。大本營(Imperial General Headquarters)不樂見美軍繼續頑強地據守該機場,必須採取嚴厲的措施與果斷的行動,方能在瓜島※取得壓倒性的勝利,這不僅是戰略需求,帝國更要藉此維持士氣,方有可能奪得最終的勝利。

※瓜達康納爾島(Guadalcanal)或譯:瓜達爾卡納爾島,本文簡稱『瓜島』


新喬治亞海峽(New Georgia Sound)

※如上,這是北島鏈(舒瓦瑟爾島、聖伊莎貝爾島、佛羅里達群島)與南島鏈(維拉拉維拉島、科隆班加拉島、新喬治亞島、拉塞爾群島)之間的狹長海域,其南端便是瓜島、亨德森機場(標示★處)與鐵底海峽!


戰艦『大和』1943


山本 五十六(やまもと いそろく,1884年4月4日~1943年4月18日)

無需訝異的是,位於東京的大本營仍是日本的最高決策機關,連合艦隊的海上總部,停泊在美麗寧靜的特魯克潟湖(Truk lagoon)裡頭的『大和旅館(Hotel Yamato)』接到命令,要在1942年10月的最後3個星期內,解決這件事。


【翻譯】大E戰記:1942 東所羅門海戰

日方計劃乍看下,類似導致東所羅門海戰的行動,但內容更加廣泛、周密,以期萬無一失地,消除美方對日方增援瓜島行動之一切阻撓。不僅以武力威脅較弱的對手,倘若對方膽敢反抗帝國海軍(IJN),便立即將之擊滅。


川口 清健(かわぐち きよたけ,1892年12月3日~1961年5月16日)

所有行動,都與第17軍在瓜島的行動進展相聯繫。川口支隊指揮官‧川口少將領軍進擊,目標為壓制美軍,並將亨德森機場納入日軍的掌控。(此時日軍仍認為,守島美軍之數量屈居劣勢)

倘若美方試圖派兵增援,或合眾國海軍(USN)將空母機動部隊投入艦隊戰,IJN強力的5艘空母機動部隊(five-carrier force)※便立即出戰,直擊美軍艦隊側翼。

譯註:本來有6艘,五航戰(翔鶴、瑞鶴)、龍驤、瑞鳳、飛鷹、隼鷹。可是『龍驤』於東所羅門海戰遭『薩拉托加』擊殺,因此剩5艘


即將沉沒的『龍驤』
右上:時津風 左下:天津風(第一六驅逐隊)

※當時由於情報失誤,USN稱呼『龍驤』為『翔鶴級三號艦‧龍鶴』

海軍將為川口提供必要的對陸支援,包括岸轟、送補給,以及更重要的增援部隊。當中包含2次主要的增援行動,以及不斷執行而常規化的東京急行。

※東京急行(Tokyo Express):由驅逐艦充當運輸船,憑著遠勝一般運輸船的高速,強行運送物資,日方稱呼:鼠輸送。這是因為USN有名叫『仙人掌急行(Cactus Express)』的類似行動,故稱IJN的這種行動為『東京急行』

※『仙人掌』為亨德森機場的無線電代號


近藤 信竹(こんどう のぶたけ,1886年9月25日~1953年2月19日)


南雲 忠一(なぐも ちゅういち,1887年3月25日~1944年7月6日)


《雷擊隊出動》劇中登場的『瑞鶴』

1942年10月11日,1330,連合艦隊負責本次作戰的近藤中將率領第二艦隊之戰艦2艘(金剛、榛名)、空母2艘(飛鷹、隼鷹)一同出擊,3個半小時後,南雲中將指揮的第三艦隊(本隊:翔鶴、瑞鶴、瑞鳳、熊野)出擊,執行日軍發起的第一個增援行動。

譯註:近藤之第二艦隊區分為『前進部隊』;南雲之第三艦隊區分為『機動部隊本隊』以及『機動部隊前衛(本隊:比叡、霧島)』


五藤 存知(ごとう ありとも,1888年1月23日~1942年10月12日)

對於IJN精心策劃的這場行動來說,是個尷尬的開局。這場第一次增援行動,由東京急行運送援軍,其中包括水上機母艦『日進』『千歲』負責將重型火砲、彈藥與士兵運往瓜島,這是川口想贏得勝利所不可或缺的,第八艦隊之第6戰隊隨行,指揮官為五藤少將。他們承擔艱鉅的任務:砲擊並摧毀令日軍恐懼的仙人掌航空隊(Cactus Air Force),從而為增援部隊開道……但卻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所羅門之狼』青葉最出名的作死事蹟,將第64.2特遣艦隊誤認為友軍,便發生在此戰。青葉的艦橋遭砲彈直接命中,指揮幹部群死傷慘重,第六戰隊司令官『五藤存知』少將的雙腳當場被炸斷,並於之後傷重不治。五藤存知臨死時還以為自己遭到友軍誤擊,咬牙切齒地不停罵著:「馬鹿者、馬鹿者……」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諾曼‧斯科特(Norman Scott,1889年8月10日~1942年11月13日)

東京急行隊早一步抵達瓜島,並成功登陸。然而,五藤還沒做好準備就碰上斯科特艦隊,並在隨後的埃斯佩蘭斯角海戰遭擊敗。

※1942年10月11日~12日的夜裡,埃斯佩蘭斯角海戰(Battle of Cape Esperance,日稱:薩沃島海戰),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美利堅驅逐艦史話:拉菲(DD-459)

這是對日軍士氣的沉重打擊,但在世界大戰的格局下,這僅是部分失敗。至關重要的是,此行動安全交付了川口急需的增援。


里奇蒙‧K‧特納(Richmond K. Turner,1885年5月27日~1961年2月12日)

而在日軍增援同時,特納少將率領的一支美軍小型船團也停靠在隆加錨地(Lunga Roads,亨德森機場附近的一條河流出海口),將國民衛隊(National Guard)第164軍團送到他們的第一個戰鬥崗位。該團的2900名士兵,連同海軍陸戰隊的補充兵,一起擠在2艘貨輪上來到戰場。

10月13日,特納離開隆加錨地,同時日本準備展開航空打擊,為IJN的第二個重要船團做事前準備。該船團並非東京急行,而是真正的運輸船團。對特納來說很幸運的是,第11航空艦隊並未盯上他指揮的運輸隊,而選擇亨德森機場的跑道作為目標。

由於航速較快,這支日軍船團被稱作『高速船團』,編成為6艘高速運輸船、8艘負責護衛之驅逐艦,搭載4500名士兵與大批彈藥,這批增援與物資,對瓜島上的第17軍同樣至關重要。


栗田 健男(くりた たけお,1889年4月28日~1977年12月19日)

為了讓這支運輸部隊順利抵達,連合艦隊責令栗田中將指揮2艘戰艦『金剛』『榛名』全力支援,在船團抵達的前一晚砲轟亨德森機場。

顯然,經過如此沉重的岸轟,島上美軍將失去航空打擊能力,而無法與支援範圍內,位於北方的美軍空母群聯手,對日軍船團構成威脅。

10月14日的最初幾個小時,栗田艦隊抵達隆加錨地,這是亨德森機場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受到日軍以戰艦砲轟這種野蠻的行動。

栗田艦隊16門裝填三式彈的14吋砲,猛轟亨德森機場1個半小時。栗田離開時,仙人掌航空隊已失去大部分飛機與燃料儲備。整體來說,人員傷亡很少,可是VMSB-141的指揮部與大多數飛機遭摧毀,而嚴重影響亨德森機場的攻擊能力,而此時正是高速船團抵達的最後一天。

山本匆匆向南方用兵,乘勝攻擊失去掩護的美國艦隊,以打贏這場戰役。然而,山本高興得太早了:亨德森雖遭重創,但仍戰意滿滿。美軍將可用零組件拼湊成可以飛行的飛機,以擊退船團,10月14日一整個下午,他們都在做這件事。眾人不懈的努力,無法減慢船團前進的速度,但那是一種至關重要的精神,這些努力將有助於15日的行動。

※由於事前的航空偵察不足,栗田艦隊未能摧毀『海蜂團』新建的,日軍資料上沒有的跑道,因此15日亨德森機場還能起降飛機

譯註:海蜂團(Seabees),USN土木工程大隊,與『陸戰1師』一同活躍於瓜島戰役。美軍登陸瓜島,殲滅日軍設營隊,強奪僅為半成品的亨德森機場後,便是該團將之完工,並負責日後的修繕、擴建。另外,在下看過一則軼事,據說在繳獲的物資當中,這批駐機場美軍最喜歡的是日本啤酒


三川 軍一(みかわ ぐんいち,1888年8月29日~1981年2月25日)

日軍指揮部的歡聲雷動中,14日午夜,日軍這支重要船團停泊在塔薩法隆加(Tassafaronga),並立即展開登陸。東京急行增援1100名帝國陸軍士兵同時,三川艦隊在外海向亨德森機場傾瀉700枚8吋砲彈,這次對岸射擊的意義不大,畢竟海軍陸戰隊們前一天晚上才被栗田艦隊砲轟過。


高間 完(たかま たもつ,1893年9月25日~1980年1月10日)

※一戰期間,帝國海軍基於英日同盟,派遣特務艦隊赴地中海助戰,高間也在其中。照片攝於一戰結束後次年,地點為馬爾他島,拍攝者為高間在當地結交的朋友

次日早晨,第二艦隊的空母們(飛鷹、隼鷹)為船團提供航空直掩,但幾批美軍攻擊機飛至,先是零星飛臨,隨後開始協調行動,攻擊運輸船團,迫使3艘船擱淺。此時數艘運輸船已卸畢物資並掉頭,但負責該行動的高間少將(旗艦:由良)放棄繼續讓物資上岸,將船團開往薩沃島北方以暫時規避……可是由於當晚適逢滿月,他欠缺黑夜的掩護,無法擺脫亨德森機場接踵而至的空襲,因此船團開走以後,就沒辦法再返回登陸點了。

是夜,重巡『妙高』『摩耶』再度以8吋砲轟擊亨德森機場,卻未能扭轉局勢,儘管擁有的飛機數量大減,亨德森機場仍可以或多或少地出動飛機。


左:薩拉托加(CV-3)
右:勝利(HMS Victorious,R38,或譯: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這個譯名應該來自『勝利』暱稱『維姬(Vicky)』致敬『維多利亞長公主』這則典故


維多利亞長公主(Princess Victoria Adelaide Mary Louise,1840年11月21日~1901年8月5日),不列顛第一皇女,後嫁予德皇『腓特烈三世』而又有『腓特烈皇后』之稱號


正規空母『企業(CV-6)』


正規空母『大黃蜂(CV-8)』1942年10月塗裝

10月16日,新一波航空打擊讓USN失去1艘驅逐艦,但最終美軍支持到,航空戰力足以對抗日軍的時候。這一天,空母『企業』離開夏威夷群島的本土海域……過去一個月,她一直在那裡接受大規模維修……此刻,她率領艦載第10航空團,開往南太平洋海域,支援妹妹『大黃蜂』……『胡蜂(CV-7)』遇襲身亡、『企業』『薩拉托加』入渠期間,『大黃蜂』是美軍在南太平洋的唯一一艘空母。

譯註:1942年9月15日,潛水艦『伊19』襲擊了胡蜂,三枚氧氣魚雷直接命中艦側,並引爆艦上油庫,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傷,最終由蘭斯(DD-486)以雷擊處分,艦上193人陣亡,367人輕重傷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上圖引用自pixiv,id=43810751

※『企業』是爺爺昔為帝國海軍飛行員時,面對過最為奮戰的強敵,熱切期待她實裝


爺爺的銀酒杯上刻的翔鶴紋

※      ※      ※      ※


羅伯特‧C‧哈根(Robert C. Hagen,以下簡稱:哈根),驅逐艦『約翰斯頓(DD-557)』砲術長,被寫入USN教科書的海軍傳奇

※瓜島戰役期間,哈根爺爺是驅逐艦『阿倫‧華特(DD-483)』乘員,當時立下的功勳為在夜戰中正確認出『夕立』,導致『夕立』戰死於鐵底海峽,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約翰斯頓(DD-557):勇士的命運

憑著第10航空團這支生力軍加入,USN將能發起實際行動,對抗IJN任何進一步行動。可是,『企業』從珍珠港開往所羅門群島的這7天航程途中,日軍遇到更大的麻煩。儘管增援部隊已按計劃登陸,但驅逐艦『阿倫‧華特』『拉德納(DD-286)』迅速趕來砲轟,此時船團登陸點附近才剛堆放大批彈藥,多達2000枚5吋砲彈,打在那個區域,並引爆大多數重要的彈藥。

因此,川口無法按計劃展開攻擊(難以部署龐大的部隊也促成此決策),遂將行動從20日推遲到22日,而海軍對此幾乎一無所知。


1994年9月4日,水下考古隊尋獲葬身鐵底海峽之『阿倫‧華特』殘骸,照片提供者就是哈根爺爺

帝國海軍方面,也有自己的問題。

由於全部主力艦隊都部署在海上,導致燃油日漸匱乏,迫使其中1艘補給艦(給油艦)必須返回特魯克,並從戰艦『大和』『陸奧』的油槽取油,因為在這個前進基地裡,沒有其他儲油設備。


恩斯特‧約瑟夫‧金恩(Ernest Joseph King,1878年11月23日~1956年6月25日)


切斯特‧威廉‧尼米茲(Chester William Nimitz,1885年2月24日~1966年2月20日)


羅伯特‧李‧戈姆利(Robert Lee Ghormley,1883年10月15日~1958年6月21日)


小威廉‧弗雷德里克‧海爾賽(William Frederick Halsey, Jr.,1882年10月30日~1959年8月16日)

1942年10月18日,盟軍的戰局發生最急劇的變化。尼米茲提督(太平洋艦隊總司令,COMPACFLT)看膩了戈姆利中將(南太平洋戰區總司令,COMSOPAC)謹慎的態度(有些人說是膽怯)以及明顯欠缺組織性,於是在取得金恩上將(美國艦隊總司令,COMIN-CH)批准後,以海爾賽取代戈姆利,這是海爾賽在二戰期間最風光的時候。

美國海軍學院時代,海爾賽打拳擊、美式橄欖球時就以鬥志極強聞名,非常符合他的綽號※,他的存在本身就帶動起美軍的戰鬥精神,上任的第一則命令也是如此:撤除海軍制服的領帶,並將總部從氣候宜人但較偏遠的奧克蘭(Auckland)搬遷至距離戰場更近的新喀里多尼亞、努美阿(Noumea)。

※海爾賽綽號『Bull』通常直譯為『公牛、蠻牛』,但在口語也用來指『鬥牛犬(Bull dog)』

與此同時,IJN第二艦隊其中一艘空母『飛鷹』的發動機在21日故障,並且無法在海上修好,她被迫將幾架飛機轉移給姊妹艦『隼鷹』後,撤回特魯克維修,導致發起地面戰役的時間,再度推遲至24日。因此……

10月24日,將是聖克魯斯群島戰役至關重要的一天。


丸山 政男(まるやま まさお,1889年9月13日~1957年11月11日)


第二師團攻擊圖

當天早上,IJA對亨德森機場發起進攻,持續三天三夜的戰鬥中,仙台師團(丸山師團)進擊到美軍防衛圈南側外圍,IJN艦隊奔赴瓜島北方的支援範圍內※,冀望這場戰役能獲勝,並擊破行蹤難覓的USN艦隊。

※『由良』『秋月』為支援陸軍而開到隆加錨地北方外海,但行動失敗,『由良』遭仙人掌航空隊與埃斯皮里圖桑托島(Espiritu Santo,簡稱:桑托島)之B-17隊擊沉


喬治‧多明尼克‧默里(George Dominic Murray,1889年7月6日~1956年6月18日)


托馬斯‧卡森‧金凱德(Thomas Cassin Kinkaid,1888年4月3日~1972年11月17日)

當天,美軍艦隊在瓜島北方約850海里處會合。默里指揮『大黃蜂』暨護衛艦群,與金凱德指揮的戰艦『南達科他』、『企業』暨護衛艦群合流,除了『煙鬼‧李(Ching Lee)』指揮的『華盛頓』等艦組成之水面艦隊未參加,USN在南太平洋戰區能調度的最大限度海軍戰力,都在這裡了!


左一:雷蒙‧艾姆斯‧史普魯恩斯
左二:派提‧米契爾
左三:切斯特‧威廉‧尼米茲,太平洋艦隊總司令
左四:煙鬼‧李

※全名:小威利斯‧奧古斯塔斯‧李(Willis Augustus "Ching" Lee, Jr.,1888年5月11日~1945年8月25日)

譯註:『Ching』這個江湖名號來自『Ching Chong(中國佬/中國煙鬼)』出現於20世紀初,為美國人對中國人……甚至日本人等亞裔的蔑稱,類似『Yellow Monkey(黃皮猴子)』

※根據『lokionsun(Lpic)』補充:李將軍的外號比較多見譯為煙鬼,聞說是年青時外表瘦削而得名


戰艦『華盛頓(BB-56)』

金凱德負責戰術調度(tactical maneuvering)的場合,USN擁有一位能幹的指揮官,但『企業』缺少一個她妹妹擁有的,精心設計的戰鬥機指揮室(fighter-direction offices),這讓金凱德決定『在大E艦上掌控作戰的每個環節』這件事,成為計劃的一塊短板。

很多方面顯示,金凱德的地位也不到讓人羨慕的程度。

『Though he possessed two powerful carriers, his total air strength was less than the of the IJN, and his air crews, especially Enterprise's Air Group Ten, were not up to the abilities of their counterparts.』
(儘管擁有2艘空母的強大戰力,但航空戰力合計起來卻不如IJN,並且麾下機組人員,尤其是『企業』的第10航空團,技藝尚不能壓過他們的對手)


譯註:此役『翔鶴、瑞鶴、瑞鳳、隼鷹』搭載的飛行員,大多是從中途島之役生還的老鳥,練度、數量都勝過『企業』『大黃蜂』姊妹聯手。如果『企業』沒有先下手為強打傷『瑞鳳』,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宇垣 纒(うがき まとめ,1890年2月15日~1945年8月15日)

※圖片連結自維基百科

第17軍進攻行動的一再推遲,並未給IJN海上指揮部的混亂帶來任何助益。第二次延誤後,南雲被迫再度取消正在進行的支援行動,並拒絕以相同航路再次南進,因為USN極有可能很快就發現他。然而特魯克泊地的連合艦隊參謀長,宇垣少將嚴詞命令他繼續按計劃行事。無論是否願意,南雲都必須南下。

因此,24日陸軍終於發起進攻時,南雲、近藤按預定路線揮軍南下,試圖接觸屈居劣勢的金凱德艦隊。IJN士氣高昂、信心十足,『陸軍已佔領機場』這則誤報,絲毫不減日軍戰強敵而勝之的渴望。

※      ※      ※      ※

交戰

1942年10月25~27日


PBY卡特琳娜(PBY Catalina)

正如南雲所料:25日的午後,廣為部署的其中1架PBY卡特琳娜在南雲艦隊上空窺伺,並回報給金凱德與海爾賽,後者立即發布了非常簡短的命令:

『Attack, Repeat, Attack』
(攻擊、重複、攻擊)


譯註:《艦これ》實裝的話,感覺這句很適合當『企業』的攻擊語音


阿部 弘毅(あべ ひろあき,1889年3月15日~1949年2月6日)

聖克魯斯群島戰役(日稱:南太平洋海戰)一觸即發。

儘管山本後來被告知『陸軍已佔領機場』實為誤報,可是IJN仍繼續向瓜島進擊。相較東所羅門海戰,IJN的戰鬥方式出現重大變化:水面艦隊不再尾隨於重要的空母後面航行,被動等待與敵水面艦接觸。山本大將將近藤、阿部指揮的水面艦隊,部署在南雲的空母艦隊側面約60英里前方。

近藤、阿部的任務是吸引偵察機與攻擊機的注意力,從而阻止空母受到傷害。在這個任務上,2位將領表現出色。雙方拉近距離,在這戰場上,日美必須面對截然不同的問題。

26日,0250,南雲的空母艦隊被發現。飛過的PBY卡特琳娜毫不猶豫地向『瑞鶴』後部投下1枚炸彈(極近彈)。南雲轉向北行,近藤、阿部跟他一起行動。艦隊以20節航速行進,直到與敵艦隊第一次接觸。

金凱德麾下打擊群(strike group)……特別是『大黃蜂』……整個晚上都在引頸企盼,能在新一天的頭幾個小時,用上PBY卡特琳娜回傳的報告,但眾人的希望落空了。由於航空接觸不足需求,金凱德下令『企業』出動自己的搜索-打擊部隊,於是接連起飛了2架SBD無畏,每架都掛載500磅炸彈。

0500,11組上述陣容已升空,他們的搜尋很快就會有收穫,其中1組率先尋獲阿部的先鋒部隊。

0650,2架SBD無畏在金凱德西北方200海里處,尋獲南雲的空母艦隊,並仔細記錄位置、航速與航向,然後遭零戰追趕,金凱德很快就收到了報告。

0740,另2架SBD無畏也發現了南雲,並投彈命中輕空母『瑞鳳』的艦艉飛行甲板,令她失去戰力。


『瑞鳳』遭SBD無畏投彈命中飛行甲板後部

0700左右,金凱德下令飛行隊出擊。

0730,『大黃蜂』放飛29架飛機。(F4F野貓8架、SBD無畏15架、TBF復仇者6架)

0800,『企業』放飛19架飛機。(F4F野貓8架、SBD無畏3架、TBF復仇者8架)

0815,『大黃蜂』放飛25架飛機。(F4F野貓7架、SBD無畏9架、TBF復仇者9架)

※合計73架飛機

『By the time these strikes were in the air, however, Nagumo had already cast his dice.』
(可是,發起這波攻勢同時,南雲已做出了決斷)


IJN的航空偵察方面,巡洋艦的偵察機與『瑞鶴』的九七式艦攻皆已成功地尋獲金凱德麾下,一同行動的2艘空母。

儘管0612就已目擊,但機組人員直到0658才報告,並表示可能是誤認。雖然南雲及其幕僚嚴重懷疑報告的準確性,但他們還是決定不能將之忽略。

0725,南雲麾下3艘空母的62架飛機已配裝完畢,正朝偵察員報告中指示的位置前進。

3艘空母立即發現空中的其他飛機,但『瑞鳳』在0740的不幸遭遇,導致第二批攻擊隊僅出動『瑞鶴』『翔鶴』的飛機……共48架飛機匯入第一道攻擊波。

※『瑞鳳』中彈前放飛了9架零戰

對USN來說,最不幸的是日美飛行隊必須穿過同一片空域。『企業』攻擊隊才飛離母艦約莫60海里,就撞上IJN攻擊隊的護衛戰鬥機,一口氣損失8架飛機,還無法做出有效的反擊。美軍飛行員立即通知母艦,『大黃蜂』『企業』都採取防禦態勢以自保。與『企業』攻擊隊交戰後不久,日軍飛行隊進入雷達範圍,並直撲『大黃蜂』。

譯註:因為『企業』當時在暴風雨中

空中戰鬥巡邏(Combat Air Patrol,CAP)的戰鬥機群趕緊攔截,但收效甚微,因為『企業』的戰鬥機指揮官無法提供有效的資訊給戰鬥機群。


查爾斯‧佩里‧梅森(Charles Perry Mason,1891年1月12日~1971年8月13日)

『大黃蜂』及其護衛艦群提高航速並收縮防線,發現俯衝轟炸機(九九式艦爆)出現在上空時,梅森開始指揮規避行動。儘管『大黃蜂』閃掉大部分炸彈,但3枚炸彈還是砸入了甲板,另有1枚炸彈與飛機一起撞上她……這代表『大黃蜂』的防衛火力已到了極限……還有16架飛機的殘骸,漂浮在四周。


村田 重治(むらた しげはる,1909年4月9日~1942年10月26日)

※『翔鶴』飛行隊長,外號:雷擊之神。根據『鈴木武雄、長曾我部明』的報告:村田少佐雷擊『大黃蜂』時座機中彈起火,遂駕機衝撞『大黃蜂』而戰死。可是美方資料沒有九七式艦攻衝撞『大黃蜂』的記錄

同時襲來的九七式艦攻,仍在攻擊受到如此重創的她。2枚魚雷命中右舷當下,另1架九九式艦爆歪歪斜斜地掠過她的甲板後,一頭栽入前部電梯井※。僅僅15分鐘,『大黃蜂』就成為熊熊燃燒的廢鐵,在海上無法動彈,艦內不斷冒出濃濃黑煙。來襲的52架日軍飛機,遭她擊落38架,但她眼看也被逼到了窮途末路。

※原文『While two torpedoes smashed into her starboard side, another D3A Val dive bomber crossed her deck diagonally and plowed into the deck and forward elevator well.』


関 衛(せき まもる,1909年3月8日~1942年10月26日)

※圖片連結自維基百科

※美方資料:該機駕駛員為關少佐,他轟炸『企業』時座機中彈,隨後墜毀於『大黃蜂』機庫;日方資料:關少佐轟炸『企業』時座機中彈,隨後駕機衝撞某艘驅逐艦而戰死。關戰死後追贈1級,村田戰死後追贈2級。以後會實裝『九九式艦爆(関隊)』或『彗星(関隊)』嗎?


同時,『大黃蜂』攻擊隊在0918發現第三艦隊的空母部隊,正冒著煙的『瑞鳳』格外醒目,但由於攻擊隊配合不佳,因此表現差強人意。1架SBD無畏遭上空護衛的零戰擊落,2架SBD無畏受創後放棄進攻,其餘11架SBD無畏朝著南雲的旗艦『翔鶴』投彈,共命中4枚,讓她被迫撤離戰場。之後『翔鶴』入渠維修約2年,方能再度出動。

此時,南雲麾下3艘空母的其中2艘,已無法作戰,『瑞鶴』飛行隊全力以赴同時,南雲發令向北退避,等候攻擊隊的成果。另一方面,『大黃蜂』的損管人員瘋狂搶修,期望能恢復這艘空母的作戰能力。

金凱德付出1艘空母的代價,讓日軍2艘空母失去戰力,『企業』攻擊小隊未能尋獲空母,而決定攻擊日軍先鋒部隊,卻未取得任何戰果。

『大黃蜂』第二波飛行隊的運氣也不好,僅尋獲重巡『筑摩』並投了4枚炸彈,將她炸成中破。『企業』方面,這艘新來的空母,當天的運氣也不怎麼樣。一起不尋常的魚雷事故,發生於驅逐艦『波特(DD-356)』試圖營救1架迫降海面的TBF復仇者駕駛員時,遭該機意外觸發之魚雷重創。為避免救援行動削弱艦隊的護衛體系,金凱德下令將該艦擊沉處分。

空中伏擊方面,她的攻擊隊同樣運氣欠佳。

1000,『企業』的雷達螢幕上出現綠色的航空接觸點。

戰鬥機指揮部再度展開行動,藍色的F4F野貓繞著天空攔截敵機,試圖挽救USN在太平洋戰場最後1艘空母的寶貴飛行甲板,但他們的努力最終卻是徒勞無功。


《艦これ》裝備『Bofors 40mm四連装機関砲』

『企業』搭載的防空砲,包括16座嶄新而致命的40mm波佛斯機關砲,還有護衛艦群的火砲,對於保護空母也多少有點幫助,隨時能派上用場……即便此時還看不見的敵人。

『企業』的火控雷達沒探測到的敵機來了。

1015,頂上瞭望台乘員,用肉眼第一眼看見閃亮的灰色俯衝轟炸機,掠過毫無防空火力的天空。『企業』及其護衛艦群的防空砲,立即砲聲隆隆,在空母的作戰中,代表迅速展開行動,將帶來決定性的結果。

譯註:『beginning of swift action with critically important results』意思接近中文的『兵貴神速』『先手必勝』

防空巡洋艦『聖胡安(CL-54)』、戰艦『南達科他(BB-57)』彷彿騰起紅色的火焰與灰色的煙霧,只因2艦的5吋防空砲同時全數開火。20mm、40mm防空砲的嘎嘎聲不絕於耳,黃色的曳光彈射往即將飛臨的攻擊機。露天橋樓上,『企業』艦長『奧比‧哈迪森』親自指揮舵手,意圖迷惑襲來的帝國海軍飛行員。


全名:奧斯本‧班奈特‧哈迪森(Osborne Bennett "Ozzie B" "Oby" Hardison,1892年12月22日~1959年2月16日)

1017,第1枚炸彈擊中『企業』飛行甲板突出處,並在左舷艦艏外的空中爆炸。幾乎同一時間,另1枚炸彈擊穿前部電梯附近,在下方爆炸、引發火災並炸死1支維修隊。

1019,另1枚猛然爆炸的極近彈,震撼了整艘船,破壞2座油槽的裝甲,並讓艦體上下起伏了好幾秒。


九七式艦攻投擲魚雷後,衝向『南達科他』

『企業』雖然狀況不佳,但躲過了直撲『大黃蜂』的那波攻擊。約20分鐘後……

1044,九七式艦攻首度現身。哈迪森艦長指揮『企業』避開3道雷跡,隨後一個急轉彎,閃掉第4枚險些命中驅逐艦『肖(DD-373)』的魚雷。『企業』繼續閃躲更多雷跡,最後1架九七式艦攻掉頭返航時,『企業』正以27節航速走在『南達科他』右舷附近,此時她已抵禦了2次單獨針對她的攻擊。


角田 覚治(かくだ かくじ,1890年9月23日~1944年8月2日)

然而今日之戰,此時尚不知鹿死誰手。

1140,由於麾下戰力僅存『瑞鶴』,南雲中將決定將該艦指揮權交給搭乘『隼鷹』進入戰場的角田少將。

譯註:機動部隊司令部換乘驅逐艦『嵐』,與『翔鶴』等損傷艦一同脫離戰場(護衛退避)

44架因『翔鶴』遇襲負傷而未投入作戰的飛機,在此之前已交付,並於稍後的0917,戰意高昂的角田出動17架九九式艦爆攻擊『大黃蜂』,因為她是當時唯一確定方位的美軍空母,但後來改為攻向『企業』。

1121,飛機開始在空母上降落的6分鐘後,這批九九式艦爆飛過『企業』上空。見狀,她所在的整支特遣艦隊立即直奔前方灰濛濛的暴風雨。


正遭攻擊的『企業』,背景為『南達科他』。此時『企業』的前部電梯已無法使用,該電梯直到1943年1月才修好

數架九九式艦爆被迫跟著闖入暴風雨當下,立即遭經驗豐富的『企業』砲手與新來卻賣力迎戰的『南達科他』砲手打爆,途中1枚炸彈幾乎要命中空母,所幸沒中,這波攻擊沒有傷到她。其餘九九式艦爆選擇別的目標,『南達科他』『聖胡安』是最吸引他們的。儘管2艦皆有中彈並暫時無法操舵,但並未受到嚴重損傷。

『企業』前部電梯卡死在『上』位置,於是以中央電梯供飛機降落,這歸功於著艦指揮官(LSO)的出色表現,『羅賓‧林賽(Robin Lindsay)』中尉在右舷飛行甲板揮旗子指揮到1500,期間收回57架飛機。

『企業』的作戰已到此為止。金凱德無法出動飛機,也沒辦法(透過搶修)恢復更多戰力,遂發令轉舵向南並退出作戰。『大黃蜂』的遭遇又不一樣了。先前襲擊的結果令她發生火災,但到了1000,火勢就得到控制,似乎有望撐回母港入渠維修。默里下令重巡『北安普頓(CA-26)』將負傷的空母拖到安全地帶,此時日軍將注意力集中在『企業』上,令他暫時有些喘息的空間。

1130,短暫地中斷後,『大黃蜂』以4節航速航過平靜的海面,800名乘員先行離艦(減輕負載)。

1140,拖繩斷裂,後於1450重新綁好,但為時已晚。角田艦隊(瑞鶴、隼鷹)想盡辦法(燃燒!整備班之魂!),東拼西湊地整備好7架九七式艦攻,以及同等數量的零戰擔任護衛。

1520,日軍尋獲身負重傷的『大黃蜂』,令她無處可逃。她如同負傷的野獸般展開反擊,但艦上電力尚未恢復,能發揮的防空火力僅以人力瞄準的右舷20mm防空砲。九七式艦攻2架遭擊落、2架攻擊『北安普頓』,但投擲的2枚魚雷未命中。

1523,1枚魚雷正中當天第一枚魚雷命中後造成的破孔,令她再起不能。輪機艙遭擊毀的『大黃蜂』,已沒有絲毫機會能恢復自力航行,更無法逃離水面艦隊即將到來的猛攻,於是默里下令棄艦,這是『瑞鶴』最後的第三波攻擊隊,為日方追加的些許戰果。

重巡『彭薩科拉(CA-24)』艦上,默里下令驅逐艦『馬斯廷(DD-413)』擊沉這艘已被放棄的空母,她嘗試以8枚魚雷將之擊沉。可是『大黃蜂』拒絕沉沒,驅逐艦『安德森(DD-411)』也靠過來,又發射8枚魚雷,『大黃蜂』仍未沉沒,2艘驅逐艦再以5吋砲開火處分,直到日艦出現才全速駛離。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秋雲和卷雲送了大黃蜂最後一程

10月27日,2艘IJN驅逐艦(秋雲、卷雲)與4枚九三式氧氣魚雷,一起終結了『大黃蜂』的痛苦。


九七式艦攻掠過重巡『北安普頓』,直奔『大黃蜂』。這艘重巡戰死於1942年11月下旬的塔薩法隆加海戰

聖克魯斯群島戰役結束了。『企業』與『大黃蜂』護衛艦群的殘兵敗將向桑托島撤退,而先前就燃料吃緊的日艦,經過激戰的劇烈消耗,此時也只能看著美國傷兵們拖著黑煙離去,無力繼續追擊。


後續與結果


『企業』弔念戰歿的『大黃蜂』與陣亡乘員,攝於1942年10月27日……人稱『美國史上最糟的海軍節』

10月27日上午,『企業』狀況很糟。她的前部電梯卡在『上』位置,沒人敢動它,因為擔心一動就讓它卡在『下』位置。麾下護衛艦群狀況尚佳,但接下來的幾週內將遭到重創。『大黃蜂』戰死,無疑是對USN戰略計劃的沉重打擊。

譯註:參照前面『大黃蜂』的圖,若前部電梯卡在『下』,『企業』將因為那個電梯口,無法起降艦載機

對美軍來說幸運的是,IJN空母們回收艦載機後,發現折損了大部分……4支艦載航空隊全都沒有足夠的飛機投入作戰。這些飛機遭擊落同時,數百名訓練有素的日軍飛行員隨之陣亡。埃文斯(Evans)與皮亞提(Peattie)指出,這場戰役的帝國海軍航空隊,就像一柄鋒銳而脆弱的細身劍(Rapier),遭宛如淬硬鋼(Hardened steel)的美軍擊碎,令IJN的武器僅剩一把匕首(Dagger)。

帝國陸軍佔領亨德森機場失敗,又損失如此多優秀的飛機與飛行員,一同成為聖克魯斯群島戰役的結局,儘管日軍在戰術上取得勝利,但卻是戰略上的重大失敗。美軍仍然固守機場,『企業』雖然戰鬥力有所下降,但仍是有力的兵器。

『It would be up to the next month to decide who had come out the victor of this engagement, for it set the stage for the coming succession of surface battles.』

下個月的行動,她的戰力將是決定勝負的關鍵,為即將爆發的水面艦隊戰(譯註:第三次所羅門海戰),奠定勝利的基礎!


===================================

譯者補充:


2013秋E3【敵増派機動部隊を撃破せよ!(サンタクロース諸島海域)】


2015夏E3【激突!第二次南太平洋海戦】


2020夏E7【決戦!南太平洋海戦】


艦これ イベント海域 2013秋 E3 敵増派機動部隊を撃破せよ!

如上,聖克魯斯群島戰役(日稱:南太平洋海戰)為原型的活動,《艦これ》已出過三次,一次比一次難。在下於2015年1月28日入坑,打過後2關。


2015夏E3乙(雪風斬殺)


2020梅雨&夏E7甲(熊野斬殺)

前面提過2020梅雨&夏E7通關的情形,這裡講一下2015夏吧。當時是在下第三次打活動,因為練度、裝備都不怎麼樣,E3在下打『乙』加減拿『15m二重測距儀+21号電探改二』,還記得『乙』斬殺編成等同『甲』削血編成,打起來相當辛苦。


《艦これ》裝備『15m二重測距儀+21号電探改二』

※『大和』艦橋的測距儀與電探(電波探信儀),別稱:大和頭飾

那次活動最終海域E7頭目為『防空棲姬』,『田中飛母喪天良,我與爽哥共存亡』這句對子,就來自爽哥大戰『防空棲姬』當時的直播間,在下大概也是這時開始看爽哥打活動的直播。

※在下2015夏E7『丙』通關

2020梅雨&夏,也是難度極高的活動。『甲』難度E4P3、E6P2、E7P2、E7P3都是關底等級,爽哥打光兩次資源,途中在下還為他占卜。


【占卜】爽哥這次活動(大衛之星)

※8月24日晚間,喜聞爽哥成功斬殺通關,在下算得還準嘛^_^

報!!!斬哥爽了!!!

在此引用以前科普大E航空團與凱恩隊長時,『企業』參加聖克魯斯群島戰役時的航空團編成:

第10航空團:第1配置(1942年10月16日~1943年5月10日)
司令:理察‧K‧蓋恩斯(Richard K. Gaines)

行動:聖克魯斯群島戰役(日稱:南太平洋海戰)、瓜達康納爾海戰(日稱:第三次所羅門海戰)、倫內爾島戰役


VB-10
配屬:18架SBD-3
隊長:J‧A‧湯瑪士(J. A. Thomas)


VF-10
配屬:36架F4F-4
隊長:
詹姆斯‧弗拉特利(James Flatley)
殺手‧凱恩,1943年2月13日就任


※全名:威廉‧R‧凱恩(William R. "Killer" Kane)


VS-10
配屬:18架SBD-3
隊長:
詹姆斯‧R‧李(James R. Lee)
比爾‧馬丁,1943年3月1日就任


※全名:威廉‧I‧馬丁(William I. "Bill" Martin)

※VS-10後於1943年3月1日重新指定為VB-20


VT-10
配屬:15架TBF-1
隊長:
J‧A‧科利特(John A. Collett),1942年10月26日戰死
小摩托‧科芬,1942年10月26日就任


※全名:阿爾伯特‧P‧科芬(Albert P. "Scoofer" Coffin)

譯註:科利特隊長戰死時的座機為『試製TBF(ASB-1)』,USN最早的夜間攻擊機,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大E夜航團&威廉‧I‧馬丁

譯註:科芬隊長最有名的戰績,當屬第三次所羅門海戰中,將『比叡』重創至自沉,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1942年11月,重巡『衣笠』的最後


※      ※      ※      ※


《艦これ》裝備『天山一二型(村田隊)』


【艦これボーカルアレンジ】鎮魂の空に鐘は鳴る【南太平洋空母棲姫】



本次活動E6甲獎勵『天山(村田隊)[+2]』,E7又有村田隊倍卡,因此大多數提督認為,E7王點的歌詞指的是『翔鶴』的飛行隊長『村田重治』,可是個人覺得,歌詞內容其實也能對應『企業』的VT-10隊長『J‧A‧科利特』!


J‧A‧科利特(John A. Collett,1908年3月31日~1942年10月26日)

如前所述,科利特隊長參加了聖克魯斯群島戰役,而USN也在這場戰役,將試驗中的夜間攻擊機投入實戰!


箭頭指的就是ASB航空雷達

這是在TBF-1機上試驗性地搭載『ASB-1型航空雷達』的產物,型號仍為『TBF-1』,之後投入量產的型號為『TBF-1C』。這款雷達試驗機※僅製作2架,都配屬在『企業』上,其中1架是科利特座機,他在戰役中遭擊落身亡,另1架則交給後來的大E夜航團指揮官『比爾‧馬丁』!

※《艦これ》裝備名稱應該是『試製TBF(ASB-1)』分類為夜攻,全世界只有『企業』用過


TBF-1&TBF-1C


馬丁隊長&第90夜航團(Night Air Group Ninety,NAG-90)各飛行員,攝於『企業』艦上,1945年

左1:埃德溫‧R‧詹克斯(LT(jg) Edwin R. Jenks)
左2:威廉‧B‧蔡斯(LCDR William B. Chase)
左3:馬丁隊長
左4:埃德溫‧G‧赫爾伯特(LCDR Edwin G Hurlburt)
左5:威廉‧埃蒙斯(LT William Emmons)
左6:阿爾伯特‧A‧斯蒂芬(Albert A. Stephan)


F4U-2N(夜戰型海盜)

※《艦これ》目前尚未實裝的夜間戰鬥機


所以如果E7獎勵夜攻與配套的夜間戰鬥機,就能呼應戰役史實『USN第一款夜攻的第一次實戰』,只不過E7甲的通關獎勵裝備卻是普通的艦攻『TBF』與艦戰『XF5U』……由於這實在配不上E7甲的難度,加上發生倍卡錯位,史實處分『大黃蜂』的『卷雲』原本應有大倍卡,但測試傷害後顯示倍率不高,反而『風雲』擁有大倍卡,以下是圖鑑截圖:







如上,『風雲』倍卡明顯錯位,正確應該是前一位的『卷雲』。假設通關獎勵也錯位,各位可以看到『TBF』前一位是夜間戰鬥機『F6F-5N』;另一個獎勵『XF5U』前一位『No.374』是在下尚未取得的裝備,查閱Wiki得知是……


《艦これ》裝備『天山一二型甲改(熟練/空六号電探改装備機)』

……剛好就是夜攻配夜戰!

當然,這僅是『假設』,戰役史實『USN第一款夜攻的第一次實戰』也只是佐證,遠遠稱不上水落石出。畢竟倍卡並沒有全部錯位,所以也不能排除,E7甲的通關獎勵裝備本來就是『TBF』『XF5U』……

※對美軍夜戰機有興趣的話,推薦各位延伸閱讀『ivon852』翻譯的這篇:


【戰史】美軍夜戰雷達及夜戰航母發展史

===================================

相關文章:


【翻譯】大E戰記:1942 馬紹爾群島


【翻譯】大E戰記:1942 杜立德空襲


【翻譯】大E戰記:1942 東所羅門海戰


【翻譯】美利堅驅逐艦史話:拉菲(DD-459)


【翻譯】拉菲(DD-459)壯絕的最後!


【翻譯】埃文斯、約翰斯頓: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


【翻譯】約翰斯頓(DD-557):勇士的命運


【翻譯】美利堅飛行員史話:詹姆斯‧D‧拉梅奇


【翻譯】大E夜航團&威廉‧I‧馬丁


【翻譯】大E航空團&威廉‧R‧凱恩

※      ※      ※      ※


【翻譯】阿武隈、大和、初櫻:戰爭與吾之青春


【翻譯】『大和』艦橋所見之雷伊泰灣海戰(上)


【翻譯】『大和』艦橋所見之雷伊泰灣海戰(中)


【翻譯】『大和』艦橋所見之雷伊泰灣海戰(下)


【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旅行】橿原、若櫻:慰靈公苑,瑞鶴之碑


【翻譯】榮光之艦‧雪風


【翻譯&考據】黑色星期五之『夕立』


【自製繁中字幕】《The Lost Fleet of Guadalcanal》


【自製繁中字幕】《雷擊隊出動》

===================================

參考資料:

The Battle of Santa Cruz(原文)

USS Enterprise (CV-6),Wiki

USS Hornet (CV-8),Wiki

USS South Dakota (BB-57),Wiki

USS Pensacola (CA-24),Wiki

USS Northampton (CA-26),Wiki

USS San Juan (CL-54),Wiki

USS Porter (DD-356),Wiki

USS Shaw (DD-373),Wiki

USS Anderson (DD-411),Wiki

USS Mustin (DD-413),Wiki

Lofton R. Henderson,Wiki

Norman Scott (admiral),Wiki

Richmond K. Turner,Wiki

Robert L. Ghormley,Wiki

George D. Murray,Wiki

Charles P. Mason,Wiki

JOHN A. COLLETT, LCDR, USN

Vice Admiral Osborne Bennett Hardison

Cactus Air Force,Wiki

United States National Guard,Wiki

United States Naval Academy,Wiki

CV-8 USS Hornet

USS HORNET (CV-8) Aircraft Carrier Sinking Santa Cruz Isles 1942 WWII Newspaper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1, 1942

#47 - SANTA CRUZ islands battle - October 26, 1942

October,1942

1942- The Year of the Aircraft Carrier; Part 19 – Guadalcanal – Battle of the Santa Cruz Islands

United State Navy Carriers (CV) Patches

ASB Airborne Radar

The Grumman TBF/TBM Avenger

※      ※      ※      ※

南太平洋海戦,Wiki

翔鶴 (空母),Wiki

瑞鶴 (空母),Wiki

瑞鳳 (空母),Wiki

飛鷹 (空母),Wiki

隼鷹 (空母),Wiki

由良 (軽巡洋艦),Wiki

第17軍 (日本軍),Wiki

川口清健,Wiki

丸山政男,Wiki

近藤信竹,Wiki

南雲忠一,Wiki

五藤存知,Wiki

角田覚治,Wiki

宇垣纏,Wiki

阿部弘毅,Wiki

村田重治,Wiki

関衛,Wiki

Tamotsu Takama,Wiki

No.374 天山一二型甲改(熟練/空六号電探改装備機)

美國海軍驅逐艦列表 (1945年前),Wiki
25
-
LV. 36
GP 7k
2 樓 婚後幽影 angelguga
GP4 BP-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82 筆精華,10/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