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126

【短篇小說】情人節與朝滿潮

樓主 電漿☆檸檬汁 sk10037643
GP5 BP-
寫在前頭:

對不起我知道我遲到了但是我真的沒辦法所以原諒我ㄅ

總之給朝滿潮晚了兩天的情人節快樂 <3

=====

《情人節與朝滿潮》

  滿潮蹲坐在小小的玄關裡,將室內拖鞋換為出勤用的軍靴。她全身戎裝穿著得整齊,似要出征般——今日的確是需要出勤,星期五雖然已經臨近周末,但也不是甚麼會放假的日子。

  「滿潮,」從滿潮的背後傳來的是朝潮的聲音。她將掛在一邊的外套取下,替滿潮披上,輕聲說道:「天氣還冷,多穿一件吧。」

  「啊,謝謝。」滿潮一邊說著,一邊將手穿進外套的袖子內。她轉過身,輕握了下朝潮的手,在微冷的天氣裡,兩人的手掌感覺特別溫暖。「那、我出門了。」

  「嗯,路上小心。」

  「晚上見。」

  待門片闔上,朝潮走回到房內。朝潮與滿潮同住的房間不怎麼大,不過要讓兩位驅逐艦娘住得安適倒也不難。兩張床舖靠放在房間的底端,上邊各整齊地擺放著摺好的棉被。而在兩張床中間的是二人緊臨的書桌,其中一張收拾得格外乾淨,一眼就能看出主人是誰。

  朝潮坐回到自己的書桌前,點起桌燈,替自己倒了杯茶,便閱讀起前幾日向司令官申請調閱來的海上作戰紀錄。

  今日朝潮休假。由於總是在操演中獲得不錯的成績,朝潮手中的積假不少。只是她平時都不怎麼使用,未休的假日多得就連司令官都看不太下去,不禁半強迫地下了指示,要求朝潮在這幾天把假休掉些許。

  不過對朝潮來說,雖然是休假,生活仍是沒甚麼變化。她按習慣早在滿潮起床前便先到外頭晨練過,先行用過早餐,回來後沖了澡,讀了一小段時間的書後才送滿潮出門——這倒不是滿潮起得太晚,而是朝潮起得太早。朝潮休假與沒有休假的唯一差別,大概就是沒有與滿潮一齊出勤,而是會待在宿舍中自習。

  「先展開煙幕,然後從這裡以單縱陣的方式突入敵方陣型,強迫對方進行砲雷擊戰……」朝潮拿著鉛筆,在自己的筆記上做標記。小小的三角形之間各有著區別,代表著各種艦級,她全神貫注地將作戰記錄的狀況畫在簿子上,一面閱讀著最近刊印的海軍學術月刊,思考要如何改進自己的戰術。

  不知過了多久,朝潮在長長的語句末尾寫下句點,將筆放回到筆盒中。紙上練兵初告段落,筆記上除了海戰中船艦位置的示意圖,又多了許多密密麻麻的小字,一行一行地寫著各種戰鬥應對方式的優劣,以及對方可能的後續動向猜測。她啜飲了一口早已冷掉的紅茶,些微地放鬆身子,靠上椅背。

  消耗腦力是很累人的。為了保持腦袋的思考清晰,朝潮也會要求自己適度地休息——若是沒有這樣的自我要求,她肯定是會不顧疲勞地研讀下去,到頭來反而會降低了研習的效率。在已經過了三個小時的現在,朝潮決定隨著自己給自己訂下的規定,要給大腦好好休息上二十分鐘。

  「好,休息一下。」她的雙手輕拍了兩下自己的臉頰,站起身,走到書櫃拿取待會兒可能會用上的參考書。

  朝潮的書櫃很是整齊,透過玻璃的櫃門看去,不論是日文或外文的戰爭學術書籍都被仔細地分類,按照英語與日語區分開來,又按著各種不同的類目——小至單艦操練,大至國際戰略——在架上規律地擺放。這種整齊程度或可說得上媲美圖書館,差別僅在於書背上有沒有貼著方便人尋找的索書號。

  而在這一切幾乎完美的秩序之中,最惹眼的便是放置在那一本本研究書冊之前的一張淡黃色卡片。朝潮在書櫃前猶豫了一下,伸手抽出幾本厚書以及幾本期刊,便也將那紙卡片取下,放置到了手中的書堆之上。

  朝潮將書堆在桌上放好,坐到自己的床沿翻看卡片。「情人節快樂。來年也請多多指教。」——簡短的語詞以深藍色的墨水寫著,除此之外,沒有甚麼特別的花樣,樸樸素素地。

  這是去年情人節時滿潮送給朝潮的。朝潮很珍惜這張充滿滿潮心意的禮物,一直收藏著。她看了下手裡的卡片,又看了下牆上自己與滿潮共用的月曆,這才注意到今天正是情人節。

  去年的情人節,朝潮並沒有送滿潮什麼,只當作是個普通的日子。朝潮一向對這些事情不怎麼熟稔。對此滿潮也未多說什麼,只是說她對情人節不很關心,要朝潮別放在心上。

  她真的這樣想嗎?朝潮看著手裡的卡片,忽然想到。朝潮一直將這事放在一邊,沒有特別想過——畢竟滿潮都說了沒有關係,她便也沒有深究。

  「情人節什麼的我其實無所謂……朝潮妳在我身邊就很好了。」——記憶裡的滿潮是這樣說的。但如今仔細想想,滿潮常會說些不率直的話。雖然朝潮也認為這是滿潮的可愛之處,但也有些搞不清楚,到底哪些話是拐著彎說的。

  該不會其實滿潮很想要情人節巧克力吧。朝潮想。如果不在意情人節,那麼會送自己情人節巧克力,好像又有些說不過去。雖然不知道實際上滿潮想不想要,但既然今日難得請了休假,似乎是應該做些什麼。

  想到這裡,朝潮便決定要將下午登記使用的健身房取消。

  「去做巧克力吧!」

***

  下過決定以後,朝潮便找好食譜,前去向營區俱樂部內的公用廚房申請借用。不過,大概是因為時近情人節的關係,從上週開始到今日晚間,所有時段都已經被申請排滿。她走到廚房外頭看,裡頭的艦娘不分艦種,都在忙碌地製作著各式的巧克力。朝潮這才明白到為何二月十四日前總是有許多人搶著安排休假。

  見公用廚房無法借用,朝潮左思右想得不出辦法,只得先到食堂裡用午餐。可雖然打了飯菜在盤裡,她在座位上坐定之後也沒怎麼動過,只是靜靜地專注於思考之上。

  「朝潮,在想甚麼?怎麼飯都不吃?」方才盛好餐點的提督從朝潮身邊經過,注意到她飯菜沒吃的模樣奇怪,搭話道。「我可以坐這裡嗎?」

  「司令官好——司令官,請坐。」聽見提督的聲音,朝潮便要站起身敬禮,不過被提督的眼神給攔了下來。她坐著向提督問安,也據實地回答了提督朝自己投來的問題。「報告司令官,朝潮在想製作巧克力的事。」

  「做巧克力很好啊,情人節嘛。就是這樣我才要你把那些榮譽假多少休一些掉。」提督拉開椅子,在朝潮身邊入座。「朝潮一直都很認真,偶爾過個節日,做些輕鬆的事也不錯啊。可惜滿潮排不出假呢,她還特別來問過我,但實在沒辦法。」

  「可是因為臨時決定,借不到廚房了。」朝潮思量著。畢竟如果沒有基本的廚具,要手製巧克力可謂是困難重重。「現在正在想辦法。」

  「那……提督室後邊的小廚房借你用如何?」提督想了一會,向朝潮提議道。「那裡平時可是大淀的聖地,不是隨便可以外借的喔。就當作你平時十分優秀的獎勵吧。」

  從提督那裏獲得了首肯,朝潮吃過午餐,便趕緊到基地販賣部裡購置材料。由於不怎麼常做洋式的點心,她在挑選食譜時選擇了看起來比較簡單的生巧克力。她對照著食譜從架上一一取下了黑巧克力和鮮奶油等食材,在超市裡閒走過一圈,思索過片刻,這又決定多帶走一小包紅豆餡。

  雖然食譜上沒有,但就試試看吧。朝潮想。適當地在製作巧克力糊時加入進去,滿潮應該會喜歡吧?她知道滿潮喜歡紅豆——尤其是特別喜歡那甜味綿密的紅豆餡。朝潮結了帳,一邊想著待會製作的步驟,一邊往提督辦公室所在的紅磚樓前去。

  大淀對借出廚房給朝潮這件事情似乎沒有什麼反對。「因為是優秀又認真的孩子呢。」她這樣和提督說著,便也應允了朝潮要用廚房的事。大淀悉心地告訴了朝潮各種廚具擺放的位置,並要朝潮別太拘束。朝潮連忙謝道:「謝謝,大淀姊。」

  「不客氣,當作自己的廚房好好使用吧。」大淀說道。她走到外邊的辦公室裡,讓朝潮自己在裡頭忙活。

  大淀離開以後,朝潮將帶來的材料取出,便開始著手製作。她操著刀子,刀尖抵著砧板讓刀刃不斷地落下,嚓嚓地將黑巧克力塊切得細碎,倒進大碗裡秤過重,才放到熱水盆中溶化。另一邊的爐子上則正在給鮮奶油小火加熱,奶白色的流體微微地冒著氣泡。朝潮稍量過溫度,熄下火,將鮮奶油與紅豆餡加進了巧克力糊中。

  攪拌雖然做起來重複又單調,但也不是件輕鬆的事。朝潮手裡握著大的矽膠匙子,在大碗中不斷地畫著圓圈。或許是因為巧克力糊中摻了紅豆餡的關係,材料特別難以拌勻,豆沙總會不聽話地黏成團塊狀,朝潮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將其攪散得勻稱。經過一番奮戰後,她將膏狀的巧克力倒進了方才事先鋪好烘培紙的方形盒子中,上頭鋪上了一層保鮮膜,準備要放進冰箱裡讓它固結。

  「拿去冰箱放吧。」朝潮看著自己做好的半成品,還算滿意地說。

  「還順利嗎?」提督從門口探出了一顆頭問:「哇,看起來真不錯!有我的嗎?」

  「有多做一些給司令官和大淀姊。」朝潮點頭說著,拉開冰櫃的把手,將填裝了巧克力膏的匣子放進去。「謝謝司令官的幫忙。」

  「不客氣。來外頭邊看書邊等吧?待在裏面也怕無聊。」提督說。「雖然我這邊都是些軍事月刊等等的,不知道妳會不會有興趣就是了。」

  「啊,朝潮也喜歡看那些。」朝潮說著便跟在提督後頭走到了外邊去。提督讓她在沙發坐下,朝潮便撿了一本期刊,讀起了裡頭關於水雷戰隊戰術的研究報告。她向提督借了筆和紙,一邊讀,一邊又做起了筆記。

  過了半晌,提督將手上的公文批告段落,手拄著頭向這將近三個小時來都維持著同樣姿勢在讀書的朝潮搭話道:「提督覺得,朝潮真的很認真呢。其實可以再放鬆一點喔?畢竟今天放假。」

  「啊,是。」朝潮稍微改換了姿勢。「朝潮會放鬆一點。」

  「不是、不是,不是這個意思。會這樣回答代表完全沒有放鬆吧?」提督笑道。「我的意思是,可以多做一些……普通女孩子會做的事情?不用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任務啊、作戰之類的上頭。像妳之前連假都不肯休,真的太誇張了啦。」

  「朝潮不是很明白司令官的意思……」朝潮沒有了解到提督的用意,歪著頭問。

  「可以把心思多分一些在自己或是自己重視的人身上喔。」提督說:「就像今天來做這個巧克力?裡頭一定是飽含著要給滿潮的心意吧。妳投在任務上的精神已經夠多了,是時候多分給其他人——尤其是滿潮——多一點了喔。」

  「是這樣子嗎?」聽到了滿潮的名字,朝潮思索道。「雖然滿潮都說沒有關係……」

  「那孩子總是這樣,不能坦白地好好說,我想妳也知道?雖然她知道妳很重視她,嘴上也是那樣說著,但還是希望可以從妳手中多得到些甚麼吧。」提督說:「嘛——時間差不多了吧?可以去給巧克力磚撒可可粉囉。」

  「謝謝司令官提醒。」朝潮這才想起來,自己製作的生巧克力還躺在冰箱裡。

  「快去吧,滿潮一定會開心的。」

***

  由於有夜戰操練,滿潮很晚才會回來。聽著窗外響起的些許蟲鳴,朝潮端直著坐姿,正繼續讀著上午沒看完的戰鬥報告。她在筆記中又多添加了幾筆,補上自己對各種戰術在實際應用的想法。讀完了整份報告,也做完了初步的分析,朝潮舉起雙手伸了一個懶腰。

  「可以多放一些心思在自己在意的人身上……嗎。」她想起了稍早提督與自己的閒談。重新想起這段話,朝潮總覺得心口熱熱的。

  她看了眼牆上的時鐘,正好是晚間十時半。正當朝潮有些擔心起滿潮的時候,轉開門鎖的聲音從玄關那傳了過來。她連忙起身,上前去迎接。

  「歡迎回來。」朝潮站在門口,接過了滿潮脫下的外套替她在牆上掛好。

  「嗯,」滿潮看起來有些疲累,一整天的工作和訓練好似化為了重量,壓在她嬌小的肩頭上。「我回來了。」

  鹹鹹的海水氣味從滿潮的身上傳來,就像全身剛浸泡過海水一般。朝潮趕緊讓她去浴室裡好好沖洗沖洗。聽著浴室內水聲淙淙,朝潮看向自己桌上擺著的方盒子,不知怎地突然有些緊張了起來。

  這是朝潮第一次自發地在情人節要送給別人些什麼。雖然和滿潮已經在一起莫約一年半了,但她一直是普通地過著與往常無異日子。照常起床、照常訓練、照常吃飯、照常睡覺,雖說對身邊的人兒是非常地重視,但也沒怎麼特別有所表示過。她不太擅長這種人際間的交誼。每次要一起做些訓練以外的事,也總是滿潮提出意見,她才答應了要作伙——大概每次約會都是這般景象。

  不過今次不同了。主動去做的感覺,令她覺得自己的臉頰發燙。雖說送禮這件事並不困難,而她也不是沒有在這樣的節日裡贈與他人巧克力,可雖說都是將巧克力遞送出去,但這感覺和「在提督的要求下,將提督交給自己的巧克力送給提督」,有著天壤之別。

  浴室門的絞鍊發出吱嘎的開門聲。朝潮突然明白到,什麼叫做臉紅心跳。

  ——大概就是自己現在的景況吧。

  「啊,滿潮。」朝潮拿著禮盒,走到剛從浴室裡出來的滿潮面前,將巧克力遞了出去。

  「明明說不用特意準備的……不過,謝謝妳呢。」滿潮驚喜地接過了盒子。她掀開蓋子,往自己嘴裡送了一粒,也往朝潮的嘴裡塞了一粒。「很好吃呢。不過……朝潮,這裡面有加紅豆餡?」

  「有。」朝潮問道。「滿潮不喜歡嗎?」

  「也不是不喜……很喜歡喔。」或許是太過出乎意料,滿潮難得比較率真地表達了自己的感想。「謝謝妳記得我喜歡的東西。」

  「滿潮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所以會記得。」

  「那妳還記得我最喜歡什麼嗎?」

  「最喜歡嗎……紅豆、梅子、抹茶……」朝潮扳著手指一個個唸出滿潮喜愛的事物。不過,她久久不能確定滿潮最喜歡哪一個。

  「很害羞,所以只說一次。」滿潮看朝潮認真思考的樣子,不禁莞爾。她將身子前傾,雙手環過朝潮的腰,抱了上去,在朝潮的耳際輕聲地呢喃。

  「我最喜歡朝潮了。」

=====

後記:

嗨大家好,我是電漿。

距離前一篇文章好像也隔時間了,算是探出頭來透透氣吧(?)

這篇文章原本是情人節在噗浪上讓人抽CP寫短篇的,沒料到竟然全彈迴避沒人抽得到,只好讓我自己思考思考要寫甚麼,想到之前覺得蠻可愛的朝滿潮配對,便也就寫了一篇。

其實我也不太會說這篇的感覺,只是覺得,啊,這樣朝滿潮似乎真的有點萌。

總之!希望各位會喜歡!窩悶下次見!

2020.02.16電漿

===

嗨大家這裡是電漿,勉為其難算是寫手和畫手,加加減減有在創作這樣、歡迎交流
===傳送門===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63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