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2k

【閒聊】【厄提&俏娘2?】全新章節故事 - 序章(中)

樓主 水無月冰鏡_水水 hjklhjklhjka
GP4 BP-

作者廢言:

目前,將【厄運提督與俏艦娘2】縮減為【厄提&俏娘2】不然標題太長囉XD
另外...因為要上班,時間真的很不夠用,因此日期後面有個
『先行』 = 未完成的文章,並且無修飾內容
【更新】 = 完整的文章,讀起來會很順
來標示,謝謝大家能看我渣文筆的小說啊QAQ
======================================
稍微調整看板與連結,順便看看自己往後會有多懶惰=w=(!?)
======================================
各位抱歉!事實證明我真的非常的懶惰....XD(文章全都被吃了呀!!!)

太久沒用巴哈來看這版,沒想到一年多前還有人留言回復呀QAQ...

近期因為看書準備國考,休息時感覺都沒事做...

所以這小說大概我到明年五月多考試前~應該會動不動就寫寫更新吧?

當然設定是沿用之前的那些
人工艦娘、艦娘候補生、黑科技艤裝、超人威能(?)等等

只是~舊故事劇情就在文章裡稍微帶過順便勾起老讀者的記憶(!?)~

有新的艦娘當然就要寫新的劇情呀~雖然我覺得沒人會買單就是了XD

先暫時放出一小段!

故事開頭是寫舊劇情最後那段~順便讓你們知道最後是發生啥XD

當然也希望如果覺得有趣~或是什麼想法~留個言一起哈啦唄!

*故事章節*
4
-
LV. 27
GP 2k
2 樓 水無月冰鏡_水水 hjklhjklhjka
GP2 BP-
  過去……

  海軍曾屢屢締造出許多一般無法達成的神奇傳說……

  而造就這些傳說的人,則是繼承握有海軍部分權威最高勢力『狂之七人』的『高之七人』……

  其貢獻舉例好比有與太平洋深海勢力聯手同盟、中途島戰役大獲全勝等等,但之中最值得一提的是……

  消滅讓海軍勢力沒落、犯下世界之罪的海軍叛徒,也就是那最著名重現雷伊泰灣海戰戰役卻結局以無任何成員大破沈船獲得完全勝利的最終戰役。

  但他們的結局卻無像世人想像中美好……

  像是,曾經配有大部分正式艦娘的柱島鎮守府惡運提督、同時也是高之七人的隊長『高見の龍』因海軍叛徒所陷害,駕駛戰鬥機逃亡卻起飛後在高空爆炸,導致隸屬柱島鎮守府的正式艦娘們,不得不接受廢除鎮守府指示而分道揚鑣轉往至各處鎮守府服役。雖說最終戰役有人親眼目睹他現身指揮艦娘突破困境取得勝利後消失無蹤,至今依舊還是以『MIA(Missing in action)』判定身分死亡。

  擁有極高武術天分能徒手作戰的『高傲の鷹』也因海軍叛徒詭計得逞,不能再使用武術失去力量的他無法在踏入戰場被迫離開戰爭前線,一同與柱島鎮守府第二提督、以及秘書艦『嵐』消失在眾人面前。據說重現雷伊泰灣海戰的那場最終戰役,有人目睹現身保護未婚妻中川悠子(即曾柱島鎮守府第二提督)的那瞬間,但真實性多高就不得而知了,目前也被海軍因下落不明而判為『MIA』的狀態。

  雖然總結是兩名下落不明、五名選擇隱瞞身分退役,可值得慶幸的一件事,莫過於最終戰役結束後海軍最高軍職山本元帥也公開坦承,自己與這七名是當時因為深海勢力過強大所逼,不得不接受特殊藥劑強化的非人道改造戰爭產物,但如今深海勢力在這七人的努力下,已經回復到任一所鎮守府都能獨自解決的程度,但為了向世人所有交代,山本元帥宣布將這非人道改造等文獻技術給銷毀之外,對外親自告知辦理退休離開海軍前線的消息……

  經歷最終戰役後十年過去了,深海勢力也並不像以前那般頻頻傳出巨大災害,海軍內部也經過改革後也不曾再度出現叛徒,世界海域的各處鎮守府可以說是進入和平時代。

  但……真是如此嗎?真實如有這美好和平嗎?

  一件足以感受到絕望的惡夢,正靜悄悄的把魔爪朝世人們肆虐而去……


 -太平洋近所羅門群島不遠處的海面上-


  穿著日本海軍純白夏季制服的二等尉(中尉)兩手提著冰涼的咖啡,緩緩朝不遠處那雙眼死盯著銀幕不放的同僚走去。

  「無人潛水器的進度如何了?准尉(少尉候補生)」將左手的咖啡輕放置桌上,另手自己先輕飲一口。

  「中尉您就別為難我了吧?我還只是個校外見習的機械科學生呀?而且!無人機才剛入水沒多久,根本就潛不了多少吧!?」  

  「哈哈哈~我開玩笑的你別太認真,坦白說,偶爾能接到這種如同放假的公差,感覺挺不錯的呢?」

  准尉口氣有些無奈的也拿起咖啡喝幾口解渴:「唉~我倒是感覺挺差,都不明白這份公差是為了什麼而來啊?」

  「聽准尉你這的口氣,想必你進入海軍學校應該沒多久,我猜得沒錯吧?」

  「咦?中尉您是怎麼知道的!?明明我倆是第一次見面,怎麼……」

  「呵呵,理由很簡單呀?因為──」轉身走向船邊,背部輕貼著護欄的抬舉左手苦笑著說道:「這裡就是十年前薩沃島海戰那場最終戰役的中心點,而我們的正下方深海處就是由傳說中『高之七人』的隊長『高見の龍』所親自設計開發的戰艦『強襲自由號』沈船處呀」

  「請、請等一下!中尉您說的這些事,怎麼我一件都聽不懂!?那高之七人的傳說我倒是略有耳聞,但!但是什麼十年前的最終戰役!真的是一次都沒聽任何人說過呀!?」

  「你會不知道是理所當然的嘛?畢竟,只要是對國家有極度不好的影響,高層就會極力刻意想要隱瞞或編造理由來騙過別人,這點無論是在哪個國家亦或任何單位都會發生,更何況,這件醜聞還是世界海軍高層所造成的呢」

  「……………………」涼爽舒適的海風徐徐吹過兩人。

  「那個,如果可以的話?您是否能告訴我十年前在這片大海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嘛?我……挺好奇的」

  「呵~可以呀,反正現在時間多有的是,那准尉我問你,海軍學校應該都有教這段歷史吧?你知道雷伊泰灣海戰主要共分成哪四段嗎?」

  「報告中尉,主要戰役總共分成『錫布延海戰』、『蘇里高海戰』、『恩加尼奧角海戰』以及最後的『薩馬島海戰』沒錯吧?」

  「真不愧是海軍學校推薦的見習優等生,你說的一點都沒錯,當時柱島鎮守府的最高總司令傳出意外身亡消息,但也正因為如此,隸屬柱島鎮守府全體艦娘們就像是被人設計好似的,高層下令分散到世界各處鎮守府服役,因而讓那雷伊泰灣海戰戰役能重現組合」

  無奈哼氣一聲,轉過身將雙手貼附在船邊護欄看著遠方繼續說了下去。

  「我所屬的鎮守府接獲到『各處艦娘發動叛亂暴動,立即前往壓制且押返總部軍事法庭定罪,違令者當場擊沉處決』的海軍本部極密指令,隨後立刻出航至前方那菲律賓附近海域與台灣、美國的艦隊合流展開圍捕作戰,兵力共有護航艦十二艘、航空母艦四艘、艦娘候補生約300名之多」

  「這、這不是已經達到戰爭級別的程度了嗎!?」

  「是吧?連准尉你都很吃驚對吧?但我們艦隊所遇上的卻只有分開行動的第二部隊,可以說是練度相當高並以兩艘戰列巡洋艦為首的『金剛級一號艦改二金剛』、『金剛級三號艦改二榛名』、『利根級一號艦改二利根」、『利根級二號艦改二築摩』、『最上級三號艦輕空母航改二鈴谷』、『最上級四號艦輕空母航改二鈴谷』、『阿賀野級三號艦改矢矧』以及……全員練度皆有改以上的驅逐艦『浦風』、『磯風』、『雪風』、『浜風』、『清霜』、『野分』共十三名正式艦娘」

  「呃嗚,中尉您是在開玩笑嗎?就算是他們十三名是正式艦娘好了,姑且先不論兵力與對方練度,光是擁有壓倒性人數這點來說就完全不可能安然無恙的正面突破吧?」

  「是沒錯啦?但這種想法只能用在一般論罷了,實際上~對方可是連一次對我們艦隊出手或反擊都沒有喔」

  「咦、咦咦!?對方居然不攻擊中尉你們!?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有點被搞糊塗了耶!?」

  「雖然只是我單方面猜測啦?但我想很有可能是那些正式艦娘們,應該知道這是海軍叛徒吉野的陰謀詭計才不反擊,又或者是──」

  「又或者是?」

  「極有可能在吉野不知情的情況下,完美預測那場最終戰役了吧?」

  走到他身旁的用相同姿勢撐扶著船邊護欄:「我說中尉?您是不是在騙我呀?照您的說法,那位『高野少佐』豈不是在開戰前幾個月就未卜先知了嗎?再怎麼優秀的戰術預測士,頂多只能依照現場戰況來模擬對策指揮吧?這根本不合理」

  「嘿嘿~真是這樣嗎?換作准尉你是戰術預測士的話,有辦法跟那位一樣782戰中取得1敗781完全勝利的漂亮成績嗎?當然更別說模擬戰拿下2400場全勝的這些驚人紀錄,海軍本部可還是完整的當作最高機密保存下來呢」

  「7、781場完美勝利!?模擬戰2400場全勝!?這是何等的怪……」聽到這些一般人都做不到的種種事蹟,不禁冷汗溢流而下,將那原本想脫口而出的『怪物』連同口水吞了回去已示佩服不已。

  兩人不提那1場敗仗的原因,大概知道是十幾年前全世界都透過電視搞人眾所皆知、高野駕著自己所開發的最新銳戰艦『自由號』第一次攻打深海最強BOSS的那場戰役。

  但那場戰果卻令世界海軍嚴重損失數十艘軍艦、士官人員3000多名、正式艦娘十幾名、艦娘候補生700多名,除此之外,再加上正式艦娘『青葉』針對『為何倖存者只有高野一人』這點惡意大肆報導,導致世人的破罵唾棄、眾多正式艦娘的不信任、失去親人的家屬等等無情指責。

  當事者高野不僅默默接受那些足以令人當場崩潰的批評、完全沒有任何一絲絲想反駁抗議的跡象,精神層面恐怕也遭受巨大打擊之故,因而讓心理陰霾將那誇張如同超人般的能力給奪去。

  同意接受軍事法庭裁定罷免的高野,被人譏笑冠上『厄運提督』的惡名離開海軍後過著行屍走肉日子。

  准尉似乎想通了什麼,擺露出困惑的神情凝望著他試問:「等等?不對呀?如果真是這樣,不信任高野少佐的那些正式艦娘們又怎麼會……」

  「呵,居然能第一時間關注到這點,請讓我再一次重複稱讚准尉你『真不愧是海軍學校的優等生』吧?雖然很想這麼說就是了,畢竟十年前我軍階還是少尉時也曾那樣篤定過,但直到親眼面對面見到那些正式艦娘們後,包含我在內的聯合艦隊全體人員立即改變那愚蠢的想法,而且還萌生中不知是該稱作『懊悔』還是『撼動』的感情……」

  「哈啊?」

  「我永遠都忘不了……十年前世界各國海軍包括我們都被海軍叛徒吉野所欺騙,各艦隊與艦娘候補生聯合猛烈砲轟著那些艦娘的那畫面」神情有些悲哀落寞地看著遠方海平線。

  慢慢回憶著十年前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那場圍捕作戰,當年還是少尉的他,緊急作戰分配到指揮部分下屬與艦娘候補生的職務。

  待在聯合艦隊旗艦指揮作戰的他,實戰所造成重大壓力讓心臟不停強烈跳動。

  相較於這些沒實戰過的菜鳥士官們,這次聯合艦隊的旗艦指揮官是由一名白髮白鬍、有些年紀的上將來擔任。從他那闔閉雙眼的神態自若坐在艦長椅冷靜等待的模樣,此人絕對是個打過無數戰役的老練高手無誤。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負責監控海底聲納與雷達探索的士兵放聲呼喊『指揮官!敵影靠近!距離1000!』後,所有作戰人員立即繃緊神經、屏氣凝神的望看指示方向!

  倘若只是因為不安而躁動倒還好,方可精神喊話一番後提高自方士氣彌補,但這躁動似乎還夾帶著微妙的話語?

  「……那、那是什麼?」

  「他們究竟是想……?」

  「我們……真的必須跟他們打嗎?」

  不僅是待在艦上的成員,包括停駐在海面上待機的艦娘候補生們,對眼前這畫面給震撼到冷汗直流不已。

  帶頭率領擔任旗艦的是金剛、榛名用著6、7排列成兩隊,13人組成複縱陣著這高速行駛而來。

  單單帶著很強的魄力衝向自己,應該還不至於會讓我方作戰人員錯愕才對?

  但問題就在於這份『魄力』實在是非比尋常了吧?

  察覺氣氛不對的上將抖抖眉頭,緩緩睜開左眼確認後嘴角微微上揚笑著說道。

  「……繼模仿雷伊泰灣海戰後又見『鉢卷』嗎?唔嗯~真是群有趣的小女孩們吶?」

  他所指的鉢卷就是敵方金剛等人幾乎全體扎綁著的白布條,通常會繫綁這玩意代表著要用拚著死命的決心,但在這裡……卻還能代表著另一個意思──

  雙手撐扶著椅托站起來,左手緩緩平舉伸向前方發號施令:「下令!已確認戰列艦金剛級等13名為叛亂分子!聯合艦隊全員!第一級戰鬥配置──!」

  「收、收到!緊急!這裡是聯合艦隊旗鑑矢吹號!指揮官下令!現在起全員進入第一級戰鬥配置!重複一次──!」

  旗艦矢吹號艦橋內的優秀通信士們,接獲指示立即分別開始用著中文、英文來迅速通知其他艦隊!

  「究竟是為了以示決心拚死也要通過這裡?還是說……是為了『弔祭』那個男人而不惜賭上性命也要反抗到底?就讓老夫來親自確認,小姑娘們可別就這麼輕易死去了啊!下令!」

  「是的!咦?請問……指揮官?您要下令的內容是?」等不到後續指令的前方其中一名通信士,好奇的轉過身試問。

  「……敵方,乃是那位每戰必勝的『厄運提督』高野少佐的部屬!即便敵方司令官早已不在人世,但他們仍然依舊是身經百戰的優秀士兵這點絕對無誤!絕不可輕估對方實力!既然對方都綁上鉢卷已示做好覺悟,吾等自然就必須獻上崇高的敬意來回禮!一開始就全力以赴的上吧!」

  眼神頓時像似鎖定獵物不放的獵人,挺著胸膛用那扎實有力的聲量下令呼喊:「聯合艦隊全艦!主砲鎖定金剛級一號艦改二金剛!主砲發射五秒後命令聯合艦隊全水雷戰隊!鎖定金剛級三號艦改二榛名!主砲、魚雷全彈發射!別給敵方有任何反擊喘息的機會!主砲……發射──!!」

  這、這發號施令的內容是要給誰難過呀!?

  13人的眼中清楚能看見海面上所有比自身巨大的艦艇都改變航向、並且將主砲管瞄準過來。

  本以為這已經算是相當壯觀的景象了,加上300多位艦娘候補生將艤裝朝著自己,一般人大概早已經放棄投降也不願送死吧?

  矢矧算是對任何事物都會全力以赴、個性非常認真固執的一位艦娘,正因為這種性格所致,擔任柱島鎮守府秘書艦時常常會抽空與高野討論學習戰術。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說,目前這支隊伍的旗艦指揮官就是矢矧無誤。

  她稍微瞄看打量週遭情況,將自己所知道的告知給全員:「敵方指揮官肯定是位實戰經驗豐富的長官,打算用艦艇主砲擊毀金剛學姊,接著下令艦娘候補生們用魚雷或主砲接續擊沉榛名學姊,以便讓我們失去旗艦癱瘓整艦隊的作戰指揮能力吧?」

  「哇哈哈~真是笨蛋呢!他們都不知道吾輩等人實質上的指揮官是矢矧呀!」利根對此結論竊喜笑著。

  「但是利根姐姐,現在我們的情況已經是稱得上絕望了,小矢矧妳有什麼對策嗎?」

  「雖然我為了應付各種的最糟情況,才會努力跟高野提督學習戰術,只是……」

  鈴谷對於最後那意思感到不解的回應:「只是?」

  「只是怕彈藥庫存原本就不多的我們,在此應戰不僅彈藥見底,就算抵達台灣東部海也無力招架深海棲艦,更別說台灣海軍很有可能還會派人出擊收拾我們,沒錯吧?小矢矧」

  面對榛名這精闢確實的發言,矢矧點點頭的認同接續回應。

  「正如榛名學姊說的,吉野那傢伙要是真那麼喜歡還原玩弄歷史,肯定會對台灣進行空襲作戰奪走僅存的空中戰力,而我們作戰主要目的則是盡速抵達台灣東部海阻止敵方深海棲艦空襲,以確保制空戰力能順利交給悠子副司令的強襲自由號,如此一來瑞鶴學姊他們就能全力進行反擊,倘若此時把彈藥用盡的話就真的什麼都做不了……」

  「……………………」

  「磯風?」

  雪風看著身旁握緊拳頭、神情凝重不語的磯風有些納悶。

  「……只要讓金剛學姊、榛名學姊她們制空作戰能力優秀的艦娘通過就行了吧?那麼!就讓磯風我來開路!矢矧學姊!」

  『──!!』這話令在場艦娘不約而同的轉頭朝磯風看去。

  「我……已經不想再有那種回憶,再說也跟高野司令約定好了,大和學姊、武藏學姊、金剛學姊……這一次!我一定會守護到底!」

  「No~我拒絕desu~」  
  
  沒想到第一個跳出來說話的不是陽炎級姊妹,正是待在前頭領船的金剛本人。

  「……金剛學姊?」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相信提督他一定還活著的!要是這結束之後少了小磯風或是任何一位,提督可是會很傷心desu~所以……Follow me!大家一起活下去吧!其他人肯定也是這麼想desu!」

  「呵呵~金剛姐姐大人說的沒錯,而且……榛名也覺得提督他也一定還活著等我們回去呢」

  「我想呀?這場戰爭結束後,提督會給我們一份大禮當賠罪吧?那絕~對要讓提督請我們去吃高級料理作為補償才行!是吧?熊野」

  「賠罪嗎?別的倒可以,高級料理就免了吧?熊野我倒覺得提督他肯定又拿便宜貨騙我說是高級料理的」

  「我跟熊野學姊一樣,嵐跟舞風就算了!這次結束後強烈要求司令別老是『野分親、野分親』的那樣稱呼我!絕對!」

  「有什麼關係?我倒覺得野分親挺好聽的呀?利根姐姐是吧?利根姐姐?」

  「唔嗯~大禮呀?吾輩比較想要全新的彈射器呀!好!就這樣要求提督好了!哈哈」

  兩姊妹完全不顧在後頭露出些微淚光的野分呀?

  「是!是!是!清霜我也要跟司令官說!請讓我變成跟武藏學姊一樣!變成戰艦!」

  眾人用著各式各樣不同的無奈神情回應『不……我覺得妳這要求不太可能吧?』

  不知不覺,野分身旁多了一位同伴呀!?

  「不過?我覺得完成這麼簡單的任務,那位吝嗇的提督才不會給什麼大禮吧?乾脆符合我們十七驅的特色,自己把難度再提高點如何?浜風」

  「……提高難度呀?磯風妳可以的話我就沒什麼問題,浦風妳呢?」

  「這是當然的,只是我在想……既然要求一份大賠禮,至少要提高多少難度才行呢?雪姊妳比較親近提督,覺得任務會調高到什麼程度才會讓提督認同呢?」

  「嘿嘿~那還用得著說嗎?如果是司令官的話,當然敵方跟我方都毫髮無傷的完成任務囉!」

  正常人聽到要完成這種有如白日夢般不可能的任務,恐怕早就六親不認的翻臉走人了吧?

  矢矧聽到夥伴們都想這麼做之後,心理滿是無奈的苦笑了下。

  「每個人的彈藥庫存僅剩1/3不到,又想要敵我方毫髮無傷的完成任務?呵,這還真是史上最刁難人的地獄級難度任務呀?不過……『船到橋頭自然直』可是高野提督最常掛嘴邊的話,偶爾一次任我們自己恣意妄為也不錯?呵~好!各位!此時作戰任務變更!不僅艦隊全十三名人員平安朝台灣東部海前進之外,絕對不能傷害任何一位敵方!待各艦回應後開始下令!」

  『了解──!!』金剛等人不僅沒被眼前情況逼入絕望,反倒是擺露出以往充滿把握的興奮神情呼喊回應著矢矧。

  「由於射擊目標較小,敵方艦艇主砲肯定會採用拋物線射擊鎖定金剛學姊!由我跟浦風帶著磯風、浜風以及雪風三人,以金剛學姊旗艦中心進行有利對空的輪型陣來攔截敵方主砲!」

  「矢矧學姊,我明白了!磯風、浜風、雪姊!準備好了嗎?以金剛姐為中心變換輪型陣緊戒!」

  浦風帶著三人離開隊伍包圍著金剛用同樣速度航行,並且將主砲與對空砲配置好準備攔截主砲。

  「接著下令!利根學姐、築摩學姐放出零式水上偵察機進行彈著觀察,熊谷學姐與鈴谷學姐放出瑞雲干擾敵方驅逐艦級艦娘攻擊!之後四人隨同清霜與野分,以榛名學姊為旗艦中心組成單橫陣用主砲掩護射擊!配合彈著觀察破除敵方水雷攻勢!以上!」

  「了解!築摩!」

  「我知道了!利根姐姐!水偵的各位,拜託你們了!」

  「我們也開始吧?鈴谷」

  「OK~航空隊起飛!讓那些傢伙知道我們的厲害吧!」

  各自放出飛行機後來到榛名身旁,重新迅速組成利於閃躲魚雷攻擊的單橫陣!

  「作戰開始!第一波攻擊!來了!」

  雙方兵力相差非常懸殊的艦隊展開了第一波的攻防戰!

  十多艘艦艇主砲陸陸續續朝著金剛猛烈砲擊!

  由於射擊軌道是如同矢矧猜測是拋物線,非常擅長對空磯風、浜風、雪風以及浦風精準擊落主砲砲彈。

  但為了節約僅存的彈藥,矢矧也親自目測判斷部分主砲軌跡後下達只需閃躲無須理會的指令。

  另一方面,對方在完全沒派出航空對的情況下,讓零式水上偵察機取得制空權先機,使得彈著觀察這項優勢大大的放大。帶頭航行的利根依照回傳資訊做出最完美的閃避,而這都要功歸鈴谷她們的航空隊干擾敵方艦娘候補生,否則也不可能通行無阻、自由自在地預先進行閃避動作。

  至於不讓金剛與榛名兩艘戰艦加入攻擊,主要目的其一是預留彈藥以備作戰成功之後的後續任務,其二目的就是對上機動性較高的艦娘候補生,高速戰艦再怎麼說都會處在非常不利的戰況,與其浪費彈藥打不中,倒不如捨棄攻擊來完成第一個目的。

  如果硬要說是否有第三個目的?答案是──肯定有的。

  在第一波全力以赴的攻勢下,到處喧染起火藥味十足的黑色濃霧阻擋視線,以及砲彈擊落海中濺起幾米高水花不停傳來。隨後停下砲擊等待濃霧散去,結果海軍中任何一人都沒猜想到會有如此驚人的一幕!?

  敵方十三位艦娘居然毫髮無傷的守護著金剛、榛名兩位高速戰列艦。

  不僅如此,守護她們的這些艦娘艤裝還殘留著餘溫灰煙,但反觀這兩位的艤裝上幾乎沒有一次射擊過的跡象?

  從開戰到停火的過程中完全沒有攻擊過?

  意味著……眾人已經火力全開攻擊了,卻不足以讓這兩位戰艦出手協助!?

  這一幕可以說是重重打擊著在場所有海軍士官與艦娘候補生。

  參與圍捕作戰的少尉,雙眼睜大到全身顫抖著說著:「……她們……是怪物嗎!?」

  就在此時!一句驚呼不已的呼喊,將他把回憶中給拉回現實。

  「中尉!該不會您們就這樣讓那些艦娘放行過去了吧!?」

  「才剛稱讚准尉你是個聰明人,怎麼?下一秒就變笨蛋啦?而且,如果真那樣做的話,當時我們這些作戰的海軍士官們,十之八九違反任務遣送軍事法庭接受審判了吧?」

  「那中尉你們又怎麼做啊?接下來戰況又是?」

  「接下來喔?那位上將指揮官就大笑了呀~然後我就升上中尉的想挖洞把自己給埋了吧?」

  「哈啊!?大笑!?升官還想埋了自己!?要怎樣做才會有這麼奇怪的後續呀!?」

  「呃嗯,啊哈哈……這個嘛?」

  雖然自己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會這樣,但還是將腦海中所記得的給告知出來。

  正當眾人被信心打擊到快失去作戰能力時,坐在艦長椅上的上將卻突然大笑起來。

  「喔呵呵~判斷的真是非常正確,看來老夫大概已經知道那群小女孩們在打什麼如意算盤了,哎呀~好久沒這麼高興了,沒想到對面那群小女孩之中還有一位小軍神呀?簡直讓老夫回想起以前跟高野那小夥子面對面鬥智的感覺,有趣!連老夫都想將一切傳授的把她收留做徒弟了呢?啊!不行不行,高野那小夥子才不可能輕易將她讓給老夫吧?哈哈哈哈~」

  『………………………………』眾人啞口無言望看這名大笑到自言自語的上將老人。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既不打算與老夫反抗又溫存著戰艦的火力,看來那群小女孩們目的應該是想通過往後方繼續航行吧?後方……菲律賓、不是,台灣嗎?吉野中將……雷伊泰灣海戰……不是菲律賓而是台灣?……難道是阻止空襲?但僅靠兩艘戰艦火力,有辦法面對敵方空母嗎?看來,那位小軍神似乎還不夠火候呢……」

  似乎這位上將早已經把金剛等人的作戰目給猜測到八九不離十了!?

  可問題是自己是此次聯合艦隊的指揮官,又不能說不打就不打的放棄任務,到時候這艘船上的成員們肯定會連帶責任的懲罰吧?

  「報、報告!指揮官!西北方約2000米發現深海棲艦勢力正高速朝著本艦!敵艦……無法識別!恐怕很有可能是無數據的新型深海棲艦啊!」

  (倘若停止攻擊那群小女孩會被視為違反命令,攻擊深海棲艦放過他們又會說怠忽職守嗎?唉……老夫真替吉野你那腦袋感到可惜了)

  看來,他大概知道後方追擊而來的深海棲艦並非偶然,恐怕很有可能是人為、也就是吉野故意所致。

  「指揮官!接下來的指示是!?」

  「不知名深海勢力接近!距離1500米!」

  被情況所逼急的少尉,忍不住也轉身慌張試問:「指揮官!再這樣下去!我等聯合艦隊恐怕會被擊沉的!麻煩請快點下達指示吧!」

  「吾等會被擊沉?少尉您這話番話是有什麼依據嗎?老夫想聽看看你的見解」

  「呃這!?我的見解就是……」

  「距離1000米!進入可視範圍了!指揮官!」

  「少尉……」

  少尉已經下定決心做好打算,眼神不在迷惘的對著他回答:「先前,高野少佐曾有與深海勢力同盟的紀錄報告,我認為後方不知名深海勢力,很有可能是趕來支援敵方叛亂艦娘的援軍,因此,作戰目的不應該變更!迅速將叛亂艦娘擊沉才是正確的!如此一來,趕來支援的深海勢力就會自動離去!這……就是我的見解!指揮官大人!」

  「選擇相信『謊言』……嗎?」低著頭將海軍帽給摘了下來呼喊:「對聯合艦隊全員下令!不論用什麼手段,盡速將叛亂艦娘擊沉!萬不可讓他們任後方深海棲艦給予支援!」

  「是!緊急!這裡是聯合艦隊旗鑑矢吹號!指揮官下令!聯合艦隊全員不論用什麼手段,請盡速將叛亂艦娘給擊沉!千萬不能讓後方趕來的深海棲艦支援他們!!重複一次──!」

  「少尉」

  「是!」

  他將那頂海軍帽丟給少尉:「……之後,聯合艦隊的指揮命令就交給少尉你了」

  「了、了解!我絕對不會令上將長官您失望的!」

  「別會錯意,老夫只是想讓少尉你見證自己所選擇認為是正確的路,畢竟多說什麼也無法在回頭,但就算走錯路也不打緊,至少從現在……請少尉你好好親眼看看那群小女孩們的所作所為,看看那獨自長年一路走來……不停努力對抗吾等所無法擊敗的強大敵人的『那位男人』背影吧」

  「……好的?背影?」

  就當少尉完全聽不懂這名老人所說的話時,金剛等人稍早也得知遠方有深海勢力不斷以最高速度靠近著。

  「吾輩的索敵機發現敵軍了!而且……還是提督他所說過的『新型』啊!」

  「簡直糟到不能再糟了呀……」

  「再說,能與新型對抗的艦娘,大概也只有持著提督設計改良甲戊版艤裝的赤城學姐、翔鶴學姐以及瑞鶴學姐他們幾位,以我們目前的艤裝等級還有殘存彈藥來說,無疑是個100%肯定會被擊沉的敗仗啊」

  「現在聯合艦隊沒有任何動靜,恐怕是已經捕捉到他們後方的深海棲艦反應吧?不如趁現在逃跑如何?各位」

  「清霜,就算我們現在能逃又能逃到哪?而且我們已經沒剩多少時間,這次任務要是失敗,瑞鶴學姐他們那機動部隊就失去對空的作戰能力啊」

  「啊!說、說不定!那聯合艦隊的海軍先生們會提出暫時休戰吧?運氣好的話,還有可能會跟我們一起聯手擊退深海棲艦」

  「這是不可能的,雪風……」

  浦風無奈的雙手插放於腰際回應:「雪姊妳忘了嗎?我們柱島鎮守府曾經還跟深海同盟過,目前這種情況,任誰來看都覺得那些深海棲艦是我們援軍吧?這樣一來,聯合艦隊接下來勢必會想辦法盡速將我們全都給擊沉,認為這樣趕來支援的深海棲艦就會乖乖離去了」

  「Shit……!!吉野那混蛋害了提督還不夠,現在還想把我們給擊沉變成深海棲艦帶回去研究,豈能讓那傢伙得逞desu!」

  「…………………………」

  「小矢矧妳怎麼了?還是說有想到什麼對策嗎?」

  榛名看到不發一語、神情凝重深思著的矢矧,不免好奇試問了一下。

  「不、不是的,榛名學姊我沒什麼事啦,只是……我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怎麼說?」

  「如果那些深海棲艦是針對我們而來,吉野那傢伙大可派出潛艇類型的深海棲艦偷襲才對,可從利根學姐的索敵機傳回紀錄來看,那些深海艦隊簡直就像打算連同聯合艦隊也想一起解決,但……這又是為了什麼?難道!?」

  「管他那麼多做什麼?正好~如果他們真要是打起來,我們就趁亂盡速離開戰場吧!」

  似乎知道些什麼的矢矧,趕緊否決掉鈴谷提議大喊:「絕對不行!這樣會掉入吉野那傢伙設計好的陷阱啊!」

  『什麼!?』眾人全都吃驚看著說出這話的矢矧。

  「假如藉由開戰之際混亂中逃跑,吉野那傢伙就能正大光明拿出證據咬定我們艦娘就是人類的敵人,到時再怎麼反駁就真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當然,讓深海棲艦消滅聯合艦隊這點更加不行!」

  「咦?這又是為什麼呀?矢矧」

  「請各位稍微回想看看,高野提督還在柱島鎮守府那時,為何海軍總部都沒傳出任何長官遇害的傳聞?直到高野提督遇害之後,開始接二連三傳來有許多長官出差遇害死亡的消息,這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

  「吉野那混蛋企圖想將有權有勢、老是跟自己唱反調的長官們給消滅,好讓對自己忠心的手下繼任職位,如此一來,以後他自己就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更別提那毫無倫理道德可言的艦娘深海化研究,沒錯吧?矢矧學姊」

  「是的」矢矧點了點頭已示浦風說的一點都沒錯。

  「不過?為什麼高野司令官遇害之前,那些長官們都沒事啊?奇怪?」 

  「Hey~這還用得著說嗎?當然是提督在我們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不停四處收集情報、獨自默默保護著海軍的大家呀!嗯嗯!絕對沒錯desu!」

  「那麼!大家應該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了吧!」

  磯風握緊拳頭擊在掌心:「當然!不用在考量任何彈藥資源,只需用盡全力死守聯合艦隊全員!」

  「如果是武藏學姐、夕雲姐姐她們的話,肯定也會選擇那樣做的吧?所以!清霜我也絕不會輸給夕雲姐姐他們的!」

  「提督無法再繼續執行的願望,榛名說什麼也要完成!」

  「哼嗯!儘管艤裝等級無法應付那些新型傢伙,但只要是吾輩能做到的就去做!是吧?築摩」

  「是的~利根姐姐說的一點都沒錯」

  「喔呼~看來大家好像都決定了呢?那麼!最後的任務~矢矧下令吧?」

  「咦?讓我來嗎?鈴谷學姐,這時候好像不應該是由我下令吧?再怎麼說,最後的任務也應該由金剛學姐來才對啊,畢竟,真正的旗艦就是金剛學姐嘛?麻煩您了」

  全員一致看向金剛,等待著這最後的任務指示。

  「咳嗯!Hey!各位!今天還真是一個好天氣呢!讓人不禁想跟提督來個Tea Time呀,只是現在沒辦法desu……等這場戰鬥結束之後,回到柱島再開一場Tea Time吧!我不僅還要跟提督一起喝紅茶,妳們全員也都必須要一起來參加才行desu!所以……可別輕易放棄希望!知道了嗎?」

  『了解──!!』

  「很好~作戰開始desu!Follow Me!大家跟著我來!由我開路發射主砲後,齊同散開執行各自任務!絕對不能讓在場任何一人給擊沉!」

  金剛帶領著眾人高速朝聯合艦隊航行而去!首當其衝的就是阻擋於面前的300多名艦娘候補生!

  「Hey!妳們如果不想沉在這裡的話,全都給我讓開desu!九一式穿甲彈!裝填!射擊預備!Fire──!」

  艦娘候補生們近距離見識到戰艦強力砲火的威力後,嚇得緩緩後退散開的讓出路來。

  震耳的砲響彷彿就像信號,後頭的矢矧等人各自朝不同方向散開航行離去。

  榛名則是抬頭仰望著遠處天空,發現到敵方同時也射擊主砲後留後方趕緊提醒。

  「金剛姐姐大人!深海棲艦在遠處開始進行砲擊了!這樣下去的話……!」

  「Oh……!!那些深海棲艦真有一套desu!三式彈改!裝填!榛名!」

  朝著她使了使眼神喊話,榛名也點點頭的回應:「我知道了!金剛姐姐大人!三式彈改!裝填!」

  兩姊妹停止航行煞車的轉過身,正面對著高空逐漸逼近的砲火!

  『Burning(主砲)…… Love(砲擊開始)──!! 』

  艤裝主砲朝高空射出數枚紅色外身的砲彈,達到拋物線最高空時引爆如同煙火般噴發圓錐形彈幕!

  遠方射來被波及到的砲彈,當場爆炸產生大量黑煙的散落無數紅色火星!

  三式彈這種特殊砲彈雖宣稱是對空用砲彈,但發射之後有著自己也無法使用高角砲或副砲的缺陷。

  無法攔截擊落的砲彈,直接劃破在濃霧上開出大洞直直落下。

  想說金剛那初次砲擊威嚇應該逼退大部分的艦娘候補生們,因此就算砲擊過來也只會擊在空無一人的大海上。

  可萬萬沒想到兩姊妹正準備閃躲殘餘砲彈要離去時,榛名卻注意到有名艦娘候補生雙膝跪著攤坐在海面,而有枚砲彈正朝著她無情的落下。

  雖然說艦娘候補生擁有正式艦娘一半不到的性能,可是依照那艦型為驅逐艦類的候補生來說,萬一被那顆砲彈直擊命中的話,無疑只剩沈船這個無情的結果等著她。

  「…………」榛名完全沒半點猶豫的改變行駛方向,高速朝著那名艦娘候補生而去。

  「榛名!?」

  「哼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抵達地點的榛名立即用艤裝當盾牌,挺身站她前方的奮力接下那顆砲彈。

  「榛名──!嘖!Shit……!!」

  查覺到不對勁也想追趕上去的金剛,不料卻被附近的艦娘候補生集體用主砲阻止,逼迫使她只能左右來回航行的閃躲砲火攻擊。

  煙霧緩緩散去,明顯能看到部分艤裝變形損壞,服裝更是多處還殘留著燃燒痕跡。

  「痛痛痛……妳沒事吧?」

  紅色的鮮血緩緩溢流下影響右眼視線,儘管自己重創受了傷也要確認這位女孩的狀況。

  眼眶那的淚珠不停打轉,她害怕的顫抖著身子提起艤裝主砲對著榛名:「嗚不、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呀!!」
  
  榛名露出以往那溫柔的笑容,輕輕將她擁抱在懷裡細聲安撫著。

  「!?」

  「……妳很害怕對吧?放心,已經沒事了唷」

  「嗚、嗚嗚」

  「無論發生什麼事,榛名都會保護妳的,絕對……」

  「嗚哇啊啊──!對不起…………對不起……」

  這時她才放下心的丟掉艤裝,緊緊抱著榛名在懷裡放聲大哭起來。

  隨後趕來的艦娘候補生們準備朝無任何防備的榛名攻擊,但看到這幕後也遲疑的緩緩放下艤裝主砲。

  妳看我、我看她的互相看著,彼此開始對那奇怪的命令感到質疑。

  「……怎、怎麼會?榛名前輩她保護了那個人耶?」

  「這太奇怪了吧!?海軍總部下達那壓制叛亂艦娘的指示,從開戰開始到現在,前輩們根本就沒對我們攻擊啊!?根本就看不出有叛亂的樣子嘛!?」

  「我們……這麼做是正確的嗎?我已經搞不清楚了呀……」

  彷彿像是有連鎖效應般似的,原本對金剛持續不段接踵而來砲擊也突然停了下來。

  找到機會的她,二話不說就迅速航行到妹妹身旁關心情況。

  「受傷了!?沒事吧!?榛名妳也太亂來desu……」

  「對不起,金剛姐姐大人……」

  「榛名妳還能繼續嗎?」伸手慢慢撐扶起受傷的榛名。

  「是的,榛名沒事的,還可以繼續下去沒問題,金剛姐姐大人」

  榛名看著眼前這些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艦娘候補生們,露出笑容來對他們喊話:「……我知道你們是因為無法違抗軍令才逼迫不得不攻擊我們,如果想繼續攻擊的話也沒關係,我們也絕對不會怪罪妳們的,但如果可以的話,請盡量別靠近那些深海棲艦,我們已經不希望再看到或失去任何一人,拜託了……我們走吧?金剛姐姐大人」

  「嗯!我們絕對不能讓任何一人被擊沉desu!」
2
-
LV. 27
GP 2k
3 樓 水無月冰鏡_水水 hjklhjklhjka
GP1 BP-
  眾人不知所措的任由金剛姐妹離去,不禁討論思考這次作戰是否真有其事。

  但待在船艦上負責指揮這些艦娘候補生的軍官『楞在那著做什麼!還不快追擊上去!?』完全不知情的責罵,他們不敢違抗軍令只好再度追擊過去。

  其他人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離兩人有些距離的雪風卻早早陷入包圍網的無法脫離。

  「唉唷!住手啦~~就說我們並不想跟你們開戰嘛!現在明明就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時候呀!噫呀呀呀呀呀!!」

  該說是艦娘個人獨有的特色呢?還是艦娘候補生能力上的補正問題?

  明明在這種包圍後集中火力攻擊的狀態下,只見拿著艤裝扭來扭去卻魚雷、主砲居然沒有打中雪風過一次!?

  這情況連趕來支援的矢矧都感到無言以對。

  (這是……陷阱嗎?不行!我在想什麼呀!?再這樣下去的話!?)

  搖搖頭的回神後急忙用61cm三連裝(酸素)魚雷驅趕艦娘候補生,接續搭配著15.2cm連裝炮衝陷進去掩護雪風。

  「要全速逃離了!雪風!」

  伸出手緊緊捉住她手腕後不停主砲繼續連發,速度絲毫不減的劃出漂亮幅度浪花的準備逃離砲火區。

  本以為能安全離開,雪風卻目擊到一群艦娘候補生早已經停在那準備好排開,手持主砲與魚雷對準自己的景象。

  「謝謝……矢矧學姊!?十點鐘方向!」

  「什麼!?可惡!果然是陷阱!」

  雪風躲在後方緊捉著她不放:「嗚嗚……矢矧學姊」

  沒想到此時率領指揮這幾隊部屬的軍官,彷彿就像別有用意的開啟擴音透過艦娘候補生們喊話:『……各艦停火待命』

  「這聲音……難道是佐世保鎮守府的高木長官!?」

  『這麼久不見,沒想到矢矧妳連這麼基本的戰術都會受騙,可見……那位孤高の龍的戰術知識也不過如此而已嘛?』

  沒想到帶領這些艦娘候補生作戰的指揮官,居然是矢矧尚未在柱島服役時任於佐世保鎮守府的副上司。

  要是當時沒發生柱島那眾多鎮守府提督已故事件,原任職於佐世保鎮守府的阿賀野、矢矧、由良等艦娘上司就是高木了。

  『當初向高野那傢伙要求將阿賀野妳們歸還佐世保鎮守府,卻拿出海軍總部命令書說目前執行重大任務為由拒絕,看看矢矧你們現在這狼狽的模樣,高野那傢伙終究只是個單純喜歡收集正式艦娘的無能之人罷了』

  「……!唔嗯?」

  「……………………」聽到這些話的雪風,似乎有點憤怒想反駁的緊捉矢矧。

  『算了~這事不提也罷?我與矢矧妳也算是老交情,倘若選擇此時投降,我個人擔保絕不像那極度自私自利的混帳高野無情拋棄,反而必定替貴艦等人在軍事法庭上訴減刑求情,如何?』

  「……雪、雪風?」

  終於雪風忍不住的大喊:「才、才不像你說的那樣呢──!!」

  隨後從矢矧後方挺身而出接續說著:「司令……無論是小如月那次也好,還是矢矧學姊跟雲龍學姐那次也好!司令官他就算是賭上性命也要救我們!司令官他從來就沒有打算過想過要拋棄我們任何一個人!所以請別再說司令官的壞話!我們也不會投降的!」

  聽到雪風這段發言,矢矧回想起當時要不是大神長官接受高野提督請求趕來支援,現在恐怕早已在冰冷海底了吧?

  『哼嗯!真是可笑!懶得跟妳這無腦的驅逐艦溝通!像矢矧妳這麼優秀又認真的艦娘,應該知道當下該如何選擇吧?』

  「感謝高木長官您的美意,但矢矧我……」嘴角微微上揚的笑著回應:「想法是跟雪風相同的,再者,矢矧我也認為您用詞不當嚴重汙辱我等上司,光是這點就足以令我等拒絕,抱歉了」

  「矢矧學姊……」

  『妳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矢矧』

  「知道,倘若高木長官您要繼續攻擊也請自便吧?但在這之前……請您先聽聽矢矧我的諫言如何?」

  『諫言?』

  「知道您高木長官是位善使戰術與心理學的聰明人,因此,矢矧我才不希望您誤入歧途的繼續錯下去」

  『妳說什麼!?想說本官現在的指示是錯的嘛!』

  「由於某些原因讓我等無法詳細說明,而且說了也只是徒徒勞無功,倘若您不是位明昭昏蒙的上司!倘若真為海軍的未來著想的話!想必應該會察覺現在我等的一舉一動是有什麼用意才對,矢矧的話就說到這了……『貴隊指揮官閣下』大人」

  這句『貴隊指揮官閣下』聽起來的意思就是表明了『我們的上司就只有自己所認定的那位』一樣。

  『不願承認我是上司就算了,區區艦娘居然還狂妄的批評本官不是!?那可惡的混帳高野……砲擊開始!絕不能讓海軍叛亂分子有任何機會活下來!射擊!擊沉他們!』

  「雪風妳還可以吧?」

  「可以!而且那個人居然敢這樣說高野司令!雪風生氣了!」

  「呵,那麼……繼續執行那誰也做不到的任務吧?讓那人瞧瞧我們在柱島鎮守府的這些日子以來,不斷努力接受高野提督嚴格訓練的成果!可別輕易被擊沉了呀!」

  「收到!」

  感應雷達突然出現反應後抬頭仰望著天空大喊:「雪風!十點鐘方向上空!」

  接到指令的她迅速朝著那方向與矢矧齊同高速航行而去,艦娘候補生們的主炮集中轟炸!

  其中幾枚主砲狠狠直擊挺身前方護衛的雪風!但兩名黑影隨後立即突破那彈灰黑煙!

  高舉著主砲發射大喊:「雪風我是絕對不會沉的!不沉之艦的名號可不是擺好看的──!!」

  砰砰!他們成功攔截遠處敵方的轟炸攻擊!

  但艦娘候補生的猛烈攻勢依舊絲毫沒有打算停止的跡象,無情的炮火不斷落在兩人身上!

  至於分開以小隊行動的鈴谷、熊野、浦風、浜風……等眾人,如同剛字面上所說全體成員被那誇張到不行的人海戰術給團團包圍、集中火力砲轟著。

  裝甲厚度可以算得上非常優秀的金剛、榛名兩名戰艦級艦娘,艤裝早已被轟到小破近中破的程度,更別說遠不及他們輕空母、重巡洋艦或是驅逐艦們,損傷程度更是中破近大破……

  正當眾人面對這持續永不停歇、隨時都有可能沉船的無情攻勢感到瀕臨絕望之際,彷彿『奇蹟』忽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數個微小黑影在天空高速飛過來回盤旋,海中多處引爆的掀起巨大水花,無數砲彈隨後也從通過他們上空,將呈現拋物線射擊的主炮給擊落,短短一瞬間就將大量砲彈、魚雷等攻擊逐一擊破化解掉!

  從這擁有遠處射擊兼有精準高命中率的能力來看,肯定對方是個實例水準極高的艦娘才對吧?

  對此感到不可思議的少尉,立即命令全員停止攻擊,而獲得短暫喘息機會的她們緩緩睜開眼睛,看著那陽光下自由飛翔的黑影……

  鈴谷似乎察覺到那黑影本體的喊話:「那是……Swordfish(劍魚)!?」

  劍魚式魚雷攻擊機不是只有英國皇家海軍艦娘才能持有的嗎?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在完全沒有任何一位正規空母的惡劣戰況下,依舊還是能取得抗衡到現在,果然是『那位先生』所教育出來的優秀艦娘們,是吧?Warspite?」

  「呵呵,這話很明顯不是明知故問嗎?想當初Ark Royal妳也是接受過『那位先生』的指導,如今才有這麼驚人的實力水準啊」

  「英國皇家海軍的厭戰小姐跟皇家方舟小姐!?妳們怎麼……!?」

  矢矧會面露驚訝錯愕神情一點也不奇怪,畢竟他們現在已經是公開與世界海軍為敵的身分。

  可倘若真是如此,厭戰他們又怎麼會出手相助呢?

  進入迎戰姿態輕持箭矢、另手持著艤裝弩弓,正規空母Ark Royal級1號艦-皇家方舟改

  「無須在意,單純為了報答『那位先生』的恩情,我皇家方舟特地前來協助支援Japan柱島的各位」

  乘坐在艤裝上的姿態不僅尊貴優雅,彷彿還帶有從容不迫的冷靜,伊莉莎白女王級2號艦-厭戰改

  「Kongou,you okay?」

  「Yes,只是我沒想到厭戰妳會來支援,真意外desu」

  先不提皇家方舟這位艦娘,光是這名赫赫戰功的厭戰本人現身在此,就足以讓這故意把指揮權交給少尉代理的上將親自問話。

  『老夫乃世界海軍的聯合艦隊總指揮官上將,厭戰小姐的英名老夫早有耳聞,但兩位仍屬英國皇家海軍,應無道理包庇那幾名叛變之徒吧?』

  「正如長官先生您所言,確實身為海軍的我們不能違背正義與命令,但……」

  「比起世界海軍的最高命令,女王陛下所親自下達的指示更是必須優先執行,僅此而已」

  『……唔嗯?英國女王陛下的指示嗎?是否能讓老夫知曉內容?厭戰小姐』

  「yes definitely sir,女王陛下親自對我們下達的指示內容……『為了報答那位多次私下協助我國渡過難關的友人,此場戰役需全力協助Japan柱島的Ladies』以及『嚴謹遵守作戰指示』,因此我認為貴艦有必要齊同擊退深海棲艦,死守最終防衛線才是」

  『……………………』

  由於厭戰與方舟兩人的說詞聽起來不假,上將突然沉默不語起來思考。

  (吉野唷……看來你如意算盤打得好,只可惜這一巴掌拍不響呀?就連老夫我也沒想到,人已不在世上的那小夥子高野,無論戰術還是政治手段都更勝你我一籌呢,喔呵呵~)

  身旁的少尉轉向面對他大聲喊話:「報告長官!既然您將指揮權交付於我代理,屬下我認為此時絕不能輕信敵人的話,就算是英國女王本人下達的指示,但就這樣放過那些叛徒的話,我等海軍的正義將會變得毫無威信可言的!」

  當然這番話也透過廣播令在場的眾人能清楚聽見。

  「Not so bad,即便想與我們英國作對也想繼續完成那荒唐的海軍任務嗎?我皇家方舟自然奉陪到底!」

  「oh……Ark Royal妳還是冷靜點吧?那位剛剛說出此話的代理長官先生,厭戰我不知是否能冒昧的向您提問幾個問題?」

  『唔嗯?』

  「請您好好看清楚貴艦有哪一位人員受傷?看清楚Kongou他們有多麼努力?在這稱得上是嚴苛的狀況裡,仍然不願對任何一位出手之外還反過來犧牲自我、挺身保護各位免於遠處深海棲艦的砲擊,倘若這就是您所認為海軍的正義,那麼我們英國皇家海軍也會遵從女王陛下指示,全力支援Japan柱島的Ladies」

  『……嘖!』

  厭戰的嘴角微微上揚笑著說道:「當然,雖然這純屬我個人猜測,但『那位先生』的影響力絕非我們能夠想像的強大,想必其他各處的聯合艦隊應該也有與我等相同理念的勢力極力阻止才對」

  話才剛說出口,數名通信士就立即接續收到相關消息的大聲回報。

  「報、報告長官!阻止敵方第一部隊的聯合艦隊回報!正與德國海軍的Z1、Z3、歐根親王、U-511與戰艦俾斯麥,以、以及『高棱の風-高橋風花(たかはし ふうか)』的隨從艦空母『齊柏林』等六名正式艦娘交涉,決定停止追擊並且協助大和與武藏等第一部隊執行任務!」

  方舟聽到某位艦娘的名子後,竊喜高興笑著直說做真好,但金剛等人知道對象是誰,只能面帶苦笑的不語。

  「阻止第三西村艦隊的聯合艦隊回報!目前正與『心高の鷹-高夜嵐(コウイエラン)』的隨從艦『嵐』以及『高潔の光-神宮寺高美(じんぐうじ たかみ)』的隨從艦『萩風』,以及義大利籍正式艦娘『利托里奧』、『羅馬』四名艦娘進行交涉,決定接受提議的擅自進行防衛作戰!」

  「……嵐、萩風,呵~我也是第四驅的成員,可不能輸給他們兩人啊」野分興奮的緊握著拳頭微笑。

  「呃嗚、報!阻止第二游擊部隊的聯合艦隊傳來回報!已經接受『高嶺の花-綾瀬高花(あやせ こうか)』與『高穹の雨-游佐高波(ゆさ こなみ)』隨從艦『初春、白雪、初雪、深雪』以及法國籍戰艦『黎塞留』、俄國籍戰艦『甘古特』等六名正式艦娘的提議!開始執行擊退深海棲艦作戰!」

  「嗚哇!?熊野我真沒想到黎塞留小姐跟甘谷特小姐他們會出面呀!?鈴谷」

  「嘿嘿~大概是高野提督的關係吧?」

  「同上!阻止機動部隊的聯合艦隊也傳來回報!已接受『崇高の虎-大神高司(おおがみ こうじ)』的隨從艦『秋津丸』、『まるゆ』還、還有……美國海軍的戰艦『愛荷華』、空母『薩拉托加』四名艦娘的要求,執行以瑞鶴為旗艦的護航任務!」

  他摸摸白鬍的笑著:「據說海軍傳說『高之七人』任一人都具備擁有能輕鬆擊潰任何組織的超人實力,但老夫還真沒想這六人居然會用這種方式共同聯手啊?喔呼呼~」

  「不僅如此,沒想到德國、英國、義大利、俄國與法國,還有同一陣線的美國都一下子站到對方那去,這任務基本已經100%不能完成,認輸~我認輸了~」  

  高木轉頭看望聯合艦隊的美國海軍,水手不斷揮動白旗告知美國不準備參與這次作戰,不禁聳起肩膀的嘆氣說道。

  「……上將!現在該怎麼」

  「少尉!現在已經將指揮權交付給你,正如老夫所言,請好好思考後做出抉擇」

  厭戰也沒忘自己來此的任務,再次對著旗艦矢吹號喊話:「代理長官先生,關於剛剛聯手擊退深海棲艦的提議是否同意?還是?依舊認為我等是錯誤的存在想繼續執行那荒唐的任務?」

  聽故事到這裡,准尉大概也早已經猜出答案來的試問他:「原來如此?面對那種狀況下,中尉您也不得不認同的接受那位厭戰小姐的提議了吧?」

  「不、呵~不是這樣的,雖然說我後來確實是接受提案協助第一部隊,可實際上讓我接受的卻是後來所發生的事」

  「咦?難道說後來還有發生甚麼事情嗎?」

  「啊嗯,當厭戰小姐她說『嚴謹遵守作戰指示』的內容,並且要求我們聯合艦隊看望台灣東海的方向,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在跟那麼厲害的人戰鬥著,真的,我十分的佩服且尊敬著那位男人」

  繼續回想著後續厭戰請他們看向台灣東海時的景象,眾人可以說是擺著睜大眼睛來啞口不語的表情。

  沒想到距離相當之遠的那處,居然有條如髮絲般細小的亮藍色光線,從那晴朗藍天中特別突兀的一片黑雲中射往地面!?

  可是在這些人當中,卻有一位艦娘對這詭異景象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瞄、瞄準用……雷射?」

  榛名關心著說那話的矢矧:「小矢矧?妳怎麼了?」

  「錯不了的!榛名學姊!那個!那個雷射光線我確實有親眼看過一次!而且!還是在十幾年前跟高野提督、大鳳學姐、青葉他們一起在『永恆號』上看過!那是航空戰艦級人工艦娘『無月』艤裝專屬武器『相轉移粒子加農砲』啊!可是……有點奇怪啊!?」

  「奇怪?哪裡奇怪了?」

  「我記得高野提督他當時說過,人工艦娘的特殊艤裝只有『本人』才能啟動且無法修改,所以應該已經沒有使用者能操作才對,再加上威力與『核彈』可說是同等級,高野提督他不僅只製作兩枚『質量增幅裝置』後就把數據全毀,還設計成需要搭配另一名航空戰艦級人工艦娘『紅』才能使用,可是」

  矢矧想破頭納悶思考說著:「可是十幾年前除了我、青葉、歐根王親、大鳳等幾位被大神長官救起的艦娘之外,最後的兩位人工艦娘也已經確認跟永恆號同大破沉沒太平洋了才對……難道說!?」

  『────!!?』艦娘們幾乎同時轉頭看向那解開疑惑、睜大眼想通的矢矧。

  看樣子,金剛他們心中好像似乎猜到矢矧那自行猜測的答案了!?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63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