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54

【小說】艦隊收藏:鐵翼_與少女們的約定 (上) 戰鬥的目的 新增作者的後續發展

樓主 隱夢 zz8354852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炮聲轟隆隆不停地在身邊響起,陣陣的煙硝味不斷往鼻腔襲來。

劇烈的疼痛刺激著大腦,迫使人睜開雙眼。

睜開雙眼,身處在破碎的駕駛艙中,四周的海水不斷湧進,想將繫在身上的安全帶給拔除,卻怎樣也使不上力。

「該死.....要死在這裡了嗎....也好....活累了呢」

放棄掙扎,靜靜地等待死亡,寒冷刺骨的海水漸漸淹沒駕駛艙,而我也漸漸地在低溫的侵襲下失去了意識,準備迎接死亡。

因該說,本該是這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被海水浸泡而冰冷的身體,不知為何,現在卻出奇的溫暖,就像待在母親的懷中般,令人下意識的放鬆在這溫暖之中。

「飛行員先生,你醒了嗎 ? 」

輕柔的女聲呼喚著我,讓我沉睡已久的意識緩緩甦醒。

睜開疲憊的雙眼,眼前所見的是兩位少女擔心的神情。

眼前的兩位少女都擁有一頭秀麗的藍色長髮,而雙眸各自擁有不同的顏色。

藍色瞳孔的少女眼神中帶點弱氣以及慈愛,搭配上臉上擔心的表情,惹人憐愛。

綠色瞳孔的少女眼神則相反,眼神散發出的堅毅和朝氣,給人活潑好動的感覺。

「那個.....飛行員先生.....?」

開口的是藍色瞳孔的少女,或許是因為我看著她們太久而感到不自在吧,少女臉上露出了尷尬的表情。

「這裡是哪裡....是妳們....救了我嗎....?」

「這邊是日本本土喔,之後是我跟五月雨姊在外出收尋支援的時候找到妳的,當時你昏迷在零戰的座艙裡面,我們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你拉出來呢~」

「是嘛.....謝謝妳們,勞煩了。」

想起身向兩位救命恩人道謝的時候,卻又被按回床上。

「哇啊阿 ! 飛行員先生你還不能起床的啊 !」

「不,我覺得我現在好多了,我還得回去基地。」

再次起身,做了幾個簡單的動作,向眼前的兩位少女證明自己沒事。

「是嘛,那樣我就放心了.....」

藍色瞳孔的少女像放下心中大石般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話說還不知道妳們名字呢,可以告訴我救命恩人的名字嗎?」

「當然囉 ! 小姐我叫做涼風 ! 而在你旁邊的是五月雨姊,好好記住囉~ ! 」

自稱涼風的少女充滿朝氣的快速回答。

「我記住了,如果以後有甚麼需要,就到松山基地找我吧,我是343的白石陵太,這份恩情我一定會還的。」

「不用還的啦 ! 我....我們只是幫助有困難的人而已 ! 」

「好喔 ! 事不宜遲這樣我們現在就出發去餐廳還恩情吧 ! 」

「涼風 ! 不可以這樣對陵太先生沒禮貌啦 ! 」

「欸~可是,是他說要還我們恩情的欸~」

看著眼前的姊妹吵架,嘴角不自禁的上揚,是啊,多久沒這樣了呢,跟家人。

「陵太先生.....?」

五月雨疑惑的叫喚陷入回憶洪流的我。

「沒事沒事,抱歉,只是想起了點往事。」

回應著五月雨的疑惑,也仔細觀察周遭。

牆壁破損不堪,天花板搖搖欲墜,而我剛躺著的地方,也只是幾個發霉的棉被臨時堆起來的"床"。

「陵太先生,我帶你出去吧,這邊很黑,所以請牽好我的手喔 ! 」

「來吧 ! 來吧 !就讓涼風大人帶你出去~可別跌倒啦 ! 」

五月雨和涼風伸出纖細的手應邀著,我的手也不自覺搭了上去。

「恩,我會牽好的,這次一定不會放手的。」

不知為何眼前的兩位少女與記憶中的某人相互重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的好黑啊這邊......」

走在毫無光線的走道上,腳下的木製地板因年久失修而發出嘎嘎的聲響,讓人一刻都不能放鬆精神。

「抱歉呢陵太先生....因為這邊的電線都壞掉了....」

「喔喔 ! 所以你是怕黑的膽小鬼嗎 ! 說出來的話,涼風不會笑你的蚴 ! 」

涼風不斷晃動著我的左手,像是個準備外出郊遊的孩子般。

「涼風 ! ! ! 」

「哇 ! 五月雨老姊發飆啦 ! 好恐怖啊 ! ~~」

像是知道五月雨要做甚麼一樣,涼風瞬間放開我的左手,往前飛奔了過去。

看著她們倆離去的背影,心中似乎有甚麼正在隱隱浮現。

「在老家那的庭院,她們倆好像也是這樣玩的啊......」

「那個....陵太先生。」

五月雨的聲音再次讓我從回憶洪流中醒了過來。

「抱歉,我剛剛恍神了一下,怎麼了嗎 ? 」

「那個....涼風剛剛跑太快結果跌進去前面走廊的破洞了 ! 可以幫我把她救出來嗎 ! ? 」

「..........好」

走到了大門口不遠處的前廊,便有一個驚人的大破洞,而涼風正卡在裡面無法動彈。

「哇啊啊 ! 五月雨姊救我啊 ! 我下次不敢了啦 ! 嗚嗚嗚.....」

涼風在下面大哭著,而身為姊姊的五月雨卻無能為力,只能乾著急,盡量的安撫自己妹妹的心情。

「涼風沒事的 ! 我馬上叫陵太先生下去救妳喔 ! 」

「陵太先生 ! 快點下去救涼風啦 ! 」

五月雨雙手拉著我的衣服激動的說著。

「好好,不過妳也得放開手,讓我下去救她不是嗎 ? 」

「啊....對不起.....」

似乎是察覺自己太過激動反而阻礙我時,五月雨滿臉抱歉地低頭。

「唉........」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摸了摸五月雨的頭,希望她冷靜些。

「擔心自己的姊妹是好事,不過因為這樣失去冷靜的話可是不行的喔。」

「恩.....」

「連個性也很像啊,妳們」

「誰 ? 」

「當我沒說吧,來吧五月雨,去救妳的妹妹了。」

「涼風 ! 手給我 ! 」

「我手好痛,沒辦法出力啦 ! 嗚嗚......」

「真麻煩啊......」

動動身體檢查一下自己的傷口復原得如何,畢竟等等要是連自己都卡在裡面,那也是夠丟臉的了。

「涼風讓開點,我要下去了。」

「你說什.......嗚伊伊伊伊伊伊伊 ! ! ! ! ! ! 」

在身體做好準備後直往大洞裡跳,突然的舉動讓涼風嚇得不輕。

「你幹嘛啦 ! 不會先說你要跳嗎 ! 很恐怖欸 ! 」

從震驚中馬上回復過來的涼風激烈的敲打我的身體,兩隻小手揮阿揮的,像是要把不安的情緒給打散一樣。

「好了好了,別打了,要離開的話手就給我。」

「欸 ? 好喔......」

涼風乖乖地將手放在我的手心上,隨後便將涼風的手握緊。

「抓好囉涼風 ! 我們現在要玩雲霄飛車囉 !  ! ! 」

「蛤? 雲霄飛...車 ! ! ! ! ! ! ! 啊啊 ! ! ! ! ! 」

涼風就這麼硬生生的被我從洞中甩上了五月雨身旁的地板。

「可不要小看單身到現在又天天在對抗G力的我啊 ! 」

「混帳 ! 很痛欸 ! 涼風大人的臉剛剛可是跟地板來個親密接觸囉 ! 你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嗎 ! 」

涼風從上面往下俯視大聲地罵著,剛剛楚楚可憐的感覺瞬間消失無蹤。

「嘛嘛,別這樣嘛,涼風,陵太先生可是救了妳喔。」

「可是五月雨姊......」

「陵太先生可是 救 了 妳 喔~ 」

嗚伊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花了一番力氣爬上去後,正感嘆自己傷口復原得真快的同時,便看到了在土下座的涼風。

「欸....? 涼風為甚麼在土下座呢 ?」

一聽到我的聲音,涼風瞬間將頭抬起,連滾帶爬的衝像我這。

「我們走吧 ! 讓涼風大人替你開路 ! 」

「可是妳剛剛不是還在喊痛嘛,真的不要緊嘛?」

「沒事的 ! 沒事的 ! 涼風大人怎麼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受傷呢 ! 」

涼風硬是擠了個不太自然的笑容來強調自己沒事。

「是嘛,那樣我們就走吧。」

然而在走完最後一段路的期間,涼風不斷的偷偷轉頭看著五月雨,在默默地轉回來,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不過涼風每次把頭轉回來時,臉上總是閃過幾分驚恐。

就這樣,終於走到了大門口,因該說之前的大門,因為現在連門都看不見,可以直接將外面一覽無遺。

「現在是早晨啊.....得趕快動身,我可不想被曬成火雞......」

轉身過去,看著兩姊妹時,心中有了點悸動。

「妳們,想跟我回基地嘛,畢竟這邊........」

「陵太先生,謝謝呢.......」

「欸.........?」

「要是離開了這裡,我就不知道我還剩下甚麼呢......」

「涼風大人也是這樣想的,要是離開了這裡,我可就沒有目標了,畢竟,五月雨姊還在這裡呢 ! 」

兩人提出相同的想法,彼此也對視而笑,在太陽的照耀下,後面的破舊的建築跟散發著光芒的少女們,有著極大的反差,卻又如此的合適。

「是嘛...這樣就是我多說了,有機會的話,我會再來看妳們的。」

「恩,我在這裡等著呢,陵太先生。」

「涼風大人等著你欠我的那份餐呢 ! 」

「喔 ! 我會還的 ! 」

揮著手向少女們道別後, 便走出了大門,在走出去的那個瞬間,有個牌子,吸引了我的眼睛。

"鎮守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啊啊~~~謝謝妳啦秋津丸,要是沒有妳我可能倒在路上變成火雞了呢~~~」

「陵太閣下也真是的,明明是個飛行員卻是個路痴呢。」

「這不能怪我啊,誰會隨身帶著自己被擊落會去哪的地圖呢~」

現在為甚麼可以在秋津丸的貨車上吹著冷氣舒服的坐著呢,這得從三個小時前說起。

對一個沒有地圖,身上穿著飛行服的飛行員來說,在毫無遮蔽物下的柏油路上走,是幾乎慢性自殺的行為。

不過既然已經告別了那兩姊妹,就不可能再回去麻煩她們了,保持著這個想法硬是走完了一段路後,隨即便嚴重脫水倒在路旁了。

幸好當時路過在載送物資的秋津丸有看到我,不然可能就直接變成火雞乾了。

「話說回來啊,秋津丸。」

「 ? 」

「妳發現我的那個地方,還有未撤離居民嘛。」

「不,全都撤出了,那邊現在除了廢墟跟死人之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這樣嘛.......」

「陵太閣下,怎麼了嗎?」

「沒事,我先小睡一會兒,到了基地在叫我起床吧。」

「陵太閣下也真是悠閒呢,完全不像剛被打下來的飛行員。」

「被打下太多次了,感覺已經麻痺了。」

「也是呢,畢竟陵太先生都已經有"鐵翼"這個響亮的稱號了呢。」

「是阿.....是阿......」

「話說回來,陵太閣下,總共打下幾架敵方戰機呢 ? 我記得您好像從一開始的對棲艦戰爭就已經在戰場上活躍了呢 ! 」

「齁喔.........」

「睡著了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哥哥 ! 你看 ! 櫻花都開花囉 ! 」

「哇~真的呢,很漂亮呢,這是亞紀種的嘛 ? 」

「恩恩~亞紀每天都有幫她澆水喔~」

「欸~~亞娜也有喔 ! 每天都給她鬆土呢 ! 」

「妳們兩個都很棒呢 ! 不過啊,可不能功虧一簣呢,要好好的照顧這棵樹直到她長大喔。」

「恩恩 ! 亞紀會的 ! 」

「亞娜也會一起幫忙喔~」

這是還在老家時,每天都在發生的日常,直到那一天,我都沒想到。

這個在普通的日常也有瞬間從此不見的一天........

「亞紀 ! 亞娜 ! 妳們在哪裡 ! ! ! 」

瘋狂的在燃燒中的建築物裡穿梭,但....就是找不到她們倆的身影,正當以為她們已經逃出去了的時候,卻看到最不想看到的畫面。

「亞紀 ! ! ! 亞娜 ! ! !

眼前所見,是兩位被壓在崩塌建築下動彈不得的兩姊妹。

「哥....哥......」

「亞紀 ! 亞娜 ! 沒事吧 ! 我馬上把妳們救出來 ! 在等哥哥一下 ! 」

用盡一切的力量試圖將壓在她們身上的柱子給抬起,不論過了多久,柱子仍聞風不動的躺在那。

「可惡啊 ! 給我動啊 ! ! ! 」

越是試圖搬動柱子,手上因高溫而燙傷的地方也越來越嚴重,甚至已經開始冒血。

「哥哥....夠了......不用再搬了.....亞紀的腳其實已經被壓斷囉......就算真的被救出來.....亞紀也沒辦法逃跑的喔.....」

「說什麼傻話 ! 我可以背著妳們跑啊 ! 我們可以一起跑出去啊 ! 」

「哥哥...聽亞紀的話吧.....現在逃出去的話......亞紀跟亞娜我只是哥哥的拖油瓶喔......」

「不行啊 ! 難道妳們要我自己逃跑,丟下妳們嘛 ! 」

「不是喔....我們只是.....希望哥哥活下去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嚇 ! 」

「陵太閣下,怎麼了嗎 ? 」

「沒事,夢到往事而已。」

「喔 ? 這樣是夢到甚麼呢 ? 」

「夢到了個,自己不太願意想起的往事呢.......」

是呢,夢到了自己拋下妹妹們,獨自夾著尾巴逃跑的事呢.........

「先不說這個了,松山基地到囉,陵太閣下。」

「是嘛,話說這是我第幾次不是用飛機飛回來的啊,秋津丸。」

「據我到這個基地服務以來貌似已經是第14次了呢。」

「是嘛,是嘛,現在機庫那邊的大叔因該已經等我很久了吧,又要被他數落一番了啊......」

眼前所見的,是目前最大的飛行基地,也是目前本國最精銳飛行員所聚集的地方,不過,就算是最精銳的飛行員所組成的部隊,傷亡還是居高不下。

「秋津丸,謝謝啦,有時間就去鳳翔那邊喝點酒吧。」

「當然好啊,陵太閣下出手真是闊氣呢~」

「妳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可別擔心我沒錢,喝個夠吧 ! 」

「喔 ! 這句話在下可是記住了呢 ! 」

目送秋津丸後,便逕自的走向機場,只是還沒到機場,就馬上被攔截了下來。

「喂 ! 白石 ! 你給我過來 ! 」

「啊.....被抓到了嘛.......」

將頭轉向喊住我的那個人,只見她身穿著潔白的制服,稚氣未脫的臉龐,一頭簡單的黑色短髮,還有那稍微帶點怒氣的褐色眼睛的高級軍官,正一步一步往我走來。

「不是跟你說了,別擅自行動嘛 ! 以為技術好就可以這樣嘛 ! 你也不想想現在物資是多麼缺乏 ! 現在掉下一架飛機得要一個月才能補充 ! 你難道不會好好珍惜嘛 ! 」

開口就是一連串責備,連還口的空間都不給一點,只能被壓得死死的,直到半小時過去。

「好了好了琴奈,我道歉總行了吧。」

「這可不行 ! 你給我寫作戰檢討書 ! 好好給我檢討檢討 ! 」

「是是.....」

實在無法敵過眼前這位少女,不論她說了什麼總是讓人沒辦法回嘴。

「也不想想每次作戰傷亡有多大.......好好保護自己啊.......」

琴奈一提到作戰的傷亡,情緒馬上低落,聲音也隨著變小。

往琴奈身後看去的機場,充滿著燃燒中的飛機,一式陸攻,零戰,彗星,流星,天山,甚至連目前最堅硬的轟炸機連山也被打成了篩子。

而在旁邊躺著一排又一排的冰冷屍體,是今天才剛參加作戰的隊員們。

「死傷慘重啊........」

「有更多飛機直接沉在作戰海域中,一架戰鬥機就是一個人,一架攻擊機就是二、三個人,轟炸機則是八個人,光是今天派出去的100架飛機中,有46架沒有飛回來,而且大多數都是比較慢的轟炸機.......」

「再這樣下去,343也要瓦解了呢.......國土最後的飛行隊就要這樣沒了嘛。」

「說不定呢.......」

就這樣,沉默在兩人中散發開來,每天都在死人的戰場,真是叫人一點也活潑不起來。

「恩..... ? 琴奈,為甚麼有個穿個弓道服的在那邊。」

「那是赤城,她們今天也來回收了啊.....」

回收 ? 」

「是啊,你看一下吧,讓人五味雜陳的收屍。」

將視野轉回少女那,只見少女將雙手張開,眼睛闔上,一臉專注的口中念著甚麼,慢慢的,四周的屍體開始出現了光芒,慢慢的從屍體上浮現,匯集到了半空中,接著光芒四射,跑出了一堆小小的人型,往赤城那匯集了過去。

「那是.....甚麼啊.....靈魂嘛......」

「可以這樣說,更正確的說法,是叫做妖精化,把還想作戰的死亡飛行員的靈魂給招喚出來,以新的方式讓他們重現在現實中,最近的次數跟數量也越來越多了呢......說不定我們以後就會被妖精給取代了。」

「這樣好嘛,讓那群傢伙在死一遍這種作法。」

「這點你倒是不用擔心,畢竟已經是靈體了,除非自己已經沒了戰鬥的理由,不然他們是不會消失的喔,話說你既然有空想這些,倒不如快去寫你的報告書吧,今天22:00前我要收到,不然你就禁飛直到你報告寫完為止。」

「哇....長官大人,我今天好不容易才回到基地,不讓我休息一下嘛?」

「休息個頭 ! 根據軍法我沒判你關緊閉就很好了 ! 給我滾回去馬上寫 ! 」

就這樣,被邊打邊罵的被趕回飛行員宿舍,臨走前還不忘記撂下一句狠話。

「不寫完 ! 今天你的晚餐也跟著完了 ! 」

看著琴奈遠去的身影,不自禁嘆了一口大氣。

「真像個老媽子.....以後嫁人很有前途啊。」

柳樹琴奈,松山基地目前最高指揮官,年僅24歲的她從海軍官校畢業後,便一路靠著自身的才華躍擠高位,相對的也引來不少仇敵,不過因為潔身自愛,且愛護部下,讓想不利於她的人都找不到藉口。

不過反而因為愛護部下的個性,讓現在的她,扛著超乎想像的重量,每次作戰,她總是一開始就站在機場上看飛行員起飛直到作戰結束,然而飛機每次出去,總會少了幾架,就足以讓她痛苦欲絕,如果有某天超過十個飛行員沒回來的話她就會出現在鳳翔的居酒屋,試圖用酒精麻痺自己。

而在傷亡如此慘重的現在,她更是與居酒屋形影不離。

「在想甚麼啊白石,今天你也活著回來啦。」

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而這聲音的主人是我的同期戰友廣澤石杜,也是343的佼佼者之一。

「沒事,只是在想,今天可能又得去機庫那邊跟大叔一起吃飯了。」

「啊啊~又是琴奈吧,可以叫的動你的也只有琴奈了,鐵翼這稱號可不是叫假的啊,不只命夠硬,連性子也硬。」

「就別開我玩笑了吧石杜,這次作戰你們那隊的小夥子如何啊 ? 」

「殘念,該死的都死絕了,現在還苟延殘喘的我想因該也暫時坐不上駕駛艙了吧,畢竟那地獄不是一般人能闖的,進去一次後,誰也沒那個膽,在進去第二次。」

「但是我倆也已經進去過上百次而且也都活著回來了不是嘛。」

「也是啊,哈哈。」

兩人不約而同的相視而笑,在這種情況還笑得出來的,只有不斷進出地獄大門的我們。

互相調侃一般後,便分道揚鑣了,石杜回去了宿舍,說是想在休息一會,而我則是往機場方向走,去找維修員大叔。

「呦,大叔我回來囉。」

「喔 ! 你這混小子還是一樣活著回來啦。」

回應我招呼的,是目前343最後幾個還在的維修員,其他維修員不是辭退了,就是調職去了其他地方,畢竟這邊可是每天都有可能被偷襲的最前線戰場,幾乎沒有人會冒著個風險繼續在這工作。

「怎麼 ? 又來找我一起吃飯了嘛,琴奈那小傢伙又叫你寫報告書了嘛,哈哈哈。」

「是啊,今天又得跟大叔在這邊一起吃晚餐囉,因該有留我的份吧 ? 」

「當然,早就幫你這個命大的準備好了,燒清酒配我今天剛釣上的竹魚,不錯吧。」

「夠好了囉~」

就這樣聊著聊著,太陽也就這樣下山了,而在昏暗的機庫裡,唯一的光源也只剩下我跟大叔的野營燈。

「啊 ! 活過來了,前天喝的還是海水呢 ! 」

「哈哈哈 ! 你這命大的小子,343這邊也就只有你說得出這種話,不管是座機被擊落,還是失去控制,甚至直接失去下落,你這傢伙每次總是有方法回到基地,果然鐵翼這個稱號不是叫好聽的,哈哈哈。」

「別損我了,每次被打下來回到基地可是比作戰更難啊。」

「不過是陵太,從之前我就一直很想問你了。」

「甚麼事都盡管問吧,只要我回答得出來就行了。」

「你是不是正在找理由尋死呢陵太 ? 」

「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安安敝人隱夢,不過因該已經很多人忘記我了XD

之前曾經有在此版上發過幾回小說,不過由於太久沒更新,就直接被板上給削掉了。

也讓很多讀者失望,在這邊做個道歉。

不過因為學校課業壓力實在太大,假期也十分短暫,所以以後如果要做小說的話,可能會像這篇小說一樣,只做個上下兩章回的短篇小說。

一言以蔽之,請各位多多指教了,文體若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歡迎改正。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62 筆精華,07/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