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2k

RE:【長篇小說】《蒼海晴空 - 光影》[冰之詩] 九之7:威廉港迎擊

161 樓 路西法來收靈魂了 adsl309
GP6 BP-
九之7:威廉港迎擊



「...總覺得,氣氛好凝重啊。」

「會嗎,本公主覺得很正常啊?」

「不,氣氛真的很緊張啊,莉亞小姐。」

「不用理她~石川,反正這些視線又不是衝我們來的~。」



不知道是這位公主大人是神經太過大條,還是假裝不知道,一路上,左右兩旁的德國海軍,全都用如臨大敵的態勢面對著她。



在擁有原型戰艦俾斯麥與准將身分雙重權力壓迫下,以及精神象徵的不可違抗性,德國海軍的艦隊總司令終於是同意了,讓蕾薇亞帶著客人前往只隔了幾層建築圈的司令部。

不過,似乎是因為這幾年帶著戰艦胡德身分的莉亞一直跑來德國外海大鬧,現在司令部上下全都像極了進入緊急戒備狀態一樣,上至軍官下至海兵,全都把槍握得牢牢的。

原本就已經繃得很緊的神經,又被走在最前面的蕾薇亞冷冷的瞪了一眼,兩側的德國海軍不僅汗都流滿了衣領,褲管下也隱約可以看見滴出來的汗滴。



鞋跟在走廊上一步步的敲著,僅僅只是加披在身上的軍裝大衣隨著長髮在身後飛揚。

無愧於以嚴謹聞名的德國軍人,與走親民和善風格的莉亞不一樣,蕾薇亞渾身上下充滿了不可直視的威嚴與壓迫感。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領導魅力,是一種會讓人不自覺肅然起敬,徹底失去反抗念頭的氣質。



「喂...小白兔跟來沒關係,但為什麼妳這危險份子也給本公主跟來了!?」

莉亞顯得有點不滿,連造成騷動的真正主因,一路上一直偷偷跟蹤到這裡的真琴也一起跟過來了。



「有什麼關係,要不是我在海上一路跟蹤,哪能夠發現那個東西的存在~?」

回瞪一個示威的眼神,真琴十分滿意自己的行動。

「能夠做到現在這樣可都是因為我,至少給點錢當感謝吧?」



一個象徵零錢的手勢在她的手上晃了晃。

頂著一張驅逐艦時雨的臉,態度卻是囂張跋扈,十足的不良少女個性。

再從她的現名往上推想,也不難想像,她的個性究竟是誰造成的。



「都到了這裡就別再生事了,怎麼說也是別人的地盤哦。」

「好痛!」

受到兩邊德國海軍緊張態度影響的夏莉亞也開始感到煩躁,小小的拳頭硬是往真琴的腹部上搥了下去,讓後者因為微微的疼痛跳了一下。

「莉亞小姐也是,我們沒有因為擅闖軍事區被抓起來就很不錯了,就不能忍一下嗎?」



「呃...本公主居然被小白兔兇了!?」

「妳該重新思考一下,英國的公主大人,搞不好石川這小鬼,年紀比我們都還要大也說不定。」

莉亞和真琴對了一下眼,決定各自轉過頭去不再對話。



司令室的大門被猛烈的推開,最裡面的桌子後,只坐著一個人。

那是一個下半臉戴著面罩的男人,兩隻手交疊支撐著自己的下巴,撐在桌子上。

儘管從上半臉的尖銳眼神看不出這個人的情緒,但從下半臉的面罩因為吐息不斷的撐起縮回,可以看出,這個人現在的情緒也相當緊繃。



「...阿道夫,給我解釋情況。」

蕾薇亞並沒有表現出多少激烈的情緒,只是很普通的,走到桌前,在桌子前的椅子上坐下。



「......。」



被稱為阿道夫的男人眼神只是往旁邊移了下,瞄向今夜不請自來的訪客。

「先請坐吧,英國的公主,還有......。」

他的眼神跳過了中間正在看四周擺設的真琴,停往躲在後面的夏莉亞身上。

輕輕轉了下手,示意著旁邊的長沙發。



「這就不必了,我們趕時間,我,還有莉亞都是。」

蕾薇亞只是喝了一口桌子上的咖啡,推開椅子站起身。

「莉亞,這位是我們德國海軍的艦隊司令,阿道夫.肯.萊茵哈德,妳應該已經見過了,後面的兩個小妹妹應該沒見過。」

除了真琴絲毫不怎麼在意的揮了揮手,夏莉亞還是習慣性的抬起右手行海軍禮。



阿道夫似乎因為看到這麼小的孩子會反射性的行海軍禮而稍稍睜大了眼睛,馬上又恢復了原來的瞳孔大小。

「幸會,能夠不遠千里的跑過來,還能夠闖入我國的海軍基地,先不算上違法入侵的事情,這等實力還是能夠給予肯定。」

難以從面罩上看出阿道夫這個人的情緒波動,但從他現在的聲音還相當沉穩來看,他似乎沒有在生氣。



不過阿道夫的話還沒說完,蕾薇亞的一句話卻插了進來。



「還有,後面那個,妳在幹什麼?」

「哈咿!?」



阿道夫震了很大一下。



正確來說,是阿道夫坐著的椅子突然劇烈的晃動了一下,連帶坐在椅子上的阿道夫也震了起來。

不僅如此,還發出了一個兩個曾經隸屬日本海軍的原艦娘少女都很熟悉的聲音。

應該說,全日本與德國,只要是那個艦型的艦娘都會有的聲音。



「那個...該怎麼解釋...。」

一名以蕾薇亞為原型,在德國進行量產後的艦娘俾斯麥,身上穿著制式的俾斯麥艦裝制服,帶著一臉明顯被嚇得不輕的表情,慢慢從阿道夫的椅子後面鑽出來。

同樣的臉、同樣的聲音、同樣的髮色,躲在桌後面的那個卻連站都站不起來。



「別怪她,蕾薇亞,突然接到妳的電話,又看到妳一臉怒氣沖沖地跑過來,是個人都要被嚇死了,何況是後輩?」

阿道夫的身體像是放鬆一下的稍稍軟化,挺了下緊繃的腰後坐直起來。

至於他身後的俾斯麥,雖然站起來了,卻還是一點也不敢迎上原型大前輩的目光,不斷的把頭上的軍帽帽沿壓的越來越低。



「......。」

蕾薇亞突然轉過頭來。

「莉亞,我剛剛的樣子有很嚇人嗎?」



「妳不知道啊,剛剛妳走在前面的那個氣勢,都還以為妳要直接踹門開砲了。」

莉亞毫不客氣,連帶旁邊兩個驅逐艦少女也都跟著點了點頭。



「真是...你們好歹也是軍人吧。」

尷尬地搔搔臉,蕾薇亞馬上將視線轉到窗外。

「阿道夫,通知迎擊的艦隊,我們要上前線。」



「這可不行,蕾薇亞。」

阿道夫放下撐著下巴的雙手,改成單手撐頭。

「理由妳很明白,後面的英國公主小姐也同樣明白,英國不在乎,但我們在乎。」



「啊,我知道"原型"這個名詞代表的意義,一直以來你們都在講同樣的事情。」

蕾薇亞走到一旁的櫃子,上面擺放著一艘和戰艦俾斯麥相同的縮小戰艦模型。

「深海棲艦多半只是受到感染的魚與金屬混雜而成的生物,但不斷增加的人形生物,讓你們不禁思考,那些怪物是不是有本事,創造出和我們同樣威力的戰力,為此,你們才不讓我再站到海上去,就是擔心你們的科技成果會被奪取,進而強化敵人。」

「......。」



阿道夫默不作聲。

正在空氣快要因為他的沉默而凝結之前,有個下級軍官敲了敲門,入內和他悄悄報告了一些事情,留下一袋文件後離開。

面罩上的雙眼微微閉著,像在思考。



「那是很久以前的理由,蕾薇亞,現在我們有了新的理由。」

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阿道夫的眼睛顯得相當堅定。

「我們的偵查隊目擊了以前遇過的危險敵人。」



「...以前遇過的敵人?」

「對,不是棲艦,近似人類,肉體卻比人類還要堅韌,還有一些常人沒有的怪異能力。」



阿道夫倒轉公文袋,裡面倒出幾張半張公文紙大的照片。

也許是動作太過隨興,其中一張飄到了莉亞這一邊來。

「危險的敵人嗎...?」

莉亞正要伸手去撿的時候,一旁的小手搶的比她更快。

「欸喂...小白兔!?」



正轉過頭去的時候,眼睛裡看到的,和身體感受到的,除了莉亞之外,坐在另一頭的真琴也感受到至大的壓迫。

火焰一般的金色能量在兩人之間膨發,還在不斷的往上竄。



「莉亞小姐,我先出去一下!!!」



所有人都反應不及的,金色的火焰在一陣劇烈的震動之後,奪門而出。



「該死,小白兔!」

「嘖,這傢伙,又開始了嘛!?」



莉亞和真琴也反應過來,各自拿起大提琴箱和武器包,一起追了出去。



「她們怎麼回事...喂,阿道夫!」

「真是...所以我才不想讓妳接觸那個英國公主,妳們還沒見面她就已經搞了這麼多麻煩事,現在又多了一個讓我頭疼的問題了。」



阿道夫搖搖頭,拿起旁邊的電話話筒,播起了一個三位數號碼。



「全體人員注意,這裡是艦隊司令,司令部周遭的人員快點引導剛剛離開的英國海軍前往港口,她們帶來了敵人的情報,必須確保她們的安全。」



足以響徹整個海軍基地的廣播,隨著話筒落下而結束。

緊接著,阿道夫也從椅子上站起身。



「蕾薇亞,妳身上藏著德國海軍能夠生產海軍戰力的重要資料,我可不允許妳站的太前面,妳是德國海軍的資產。」

「嘖,難不能德國海軍的艦隊司令官,即使在安全的地方,也沒本事保障我的安全嗎?」

「這個嘛......。」



阿道夫抓起一旁的海軍大衣,甩到身上去。



「當然是能夠以德國海軍的榮譽做保證的。」



撿起地上的照片,是那個白色的小女孩看過之後,跑出去時扔下的。

照片上的,是一個穿著二戰時期舊德軍制服的男人,站在深海艦隊後方,像是在指揮的樣子。

「能夠讓那樣的孩子激動到看了照片就衝出去,而且那個從她身上爆發的東西......。」



那樣的小女孩,跟照片上的男人,有什麼樣的交集點嗎?

阿道夫看了看照片,看了下那的男人的頭。

和小女孩純白的髮色一樣,同樣在黑暗的海上發亮的白色毛髮。



「蕾薇亞,希望妳還記得怎麼航行。」

「那是當然,我可是一刻也沒有忘記過。」



蕾薇亞也同樣放下了手上的照片。

只不過,她放下的照片上,映照著的,卻是截然不同的人影。

外形與桌後的俾斯麥相像,卻白的像個死屍一樣的人形棲艦,正在海面上開炮。



===================================



「小兔子,那麼急著是要幹什麼呢!?」

「別問了,艾兒小姐,快一點!」



一口氣衝過好幾層建築,來到海軍基地外,夏莉亞的第一個動作,卻是去抓著還沒回旅館,反而在外頭等的艾兒。

也許是因為了解艾兒善良又老好人的個性,肯定會在外頭等著,而不是真的像嘴上講的,要回去睡覺。



「小白兔...為什麼艾兒妳還會在這裡啊!?」

正好的是,追出來的莉亞與真琴也剛好遇上了。



「還不是擔心妳們被抓走啊,笨蛋公主,妳們可是闖了別人的軍事區哦!?」

「真是,小白兔突然衝出來,還以為是要直接到海上去找敵人開打了。」

「明擺著不可能的吧?我可是連個艦砲都沒帶呢,才要先來找艾兒小姐啊。」



一陣咚咚咚的腳步聲,後面追出來的德國海兵也到了。



「呃...為什麼德國海軍也追出來了?」

看著德國海兵追出來的數量有點多,即使是情緒激動的夏莉亞也稍稍冷靜了一點。



「因為妳突然衝出來,把所有人都嚇傻了啊,石川,才剛說妳可能是最成熟的呢,馬上就破功了。」

真琴也因為在後頭追著,緊張到現在也還喘著氣,忿忿的彈了一下夏莉亞的額頭。



「情況很危險啊,襲擊德國海軍基地的,還有深海提督在裡面!」



「什...?」

此話一出,莉亞、艾兒、真琴的表情明顯變了。

「那可真的危險了啊...。」



德國海軍的艦隊,對深海提督的了解還不足夠。

至少,理解其特性的,終究還是日本海軍最深。



「以單獨戰力的話,我們起碼還可以壓制住深海提督,讓德國海軍去應付艦隊戰。」

「那個~石川,我的工作內容是跟著妳,可不是要去打架哦~......欸喂喂喂放開我!?」



真琴還來不及說完話,衣領就被矮了自己半顆頭的夏莉亞給扯住,硬是要往海邊拖去。



「不行,時雨,妳也要一起來!」

「為什麼啊~!?」

「妳明明知道深海提督的弱點不是嗎,妳要是不幫忙的話,我就跟小久說妳壞話。」

「好啦好啦~我認輸啦,所以在公主大人面前還請放過我!」



在德國海軍的引領下,四個人總算還是踩到海面上,一同前往基地防衛艦隊的前線。

「啊啊~這下可麻煩了,人家是空母不能夜戰啊。」

「艾兒,沒要妳去加入艦隊戰,要妳來是跟著我們一起應付麻煩的敵人啊。」

「不是吧~人家可沒妳那種戰艦艦體,也沒有小兔子那種能力哦!?」

艾兒正在大呼小叫的時候,一陣劇烈的炮擊打斷所有人的思緒。



「就是那個嗎,艦娘俾斯麥的深海複製體?」

在砲火紛飛的戰局之中,可以確實看到,深海艦隊黑壓壓的陣勢之中,隱約有一隻不一樣的棲艦,如同旗艦一樣的坐鎮在陣形之中。

儘管從衣著與膚色上,也依舊是如同姬級死屍一般的慘白色為底,但無論是主砲的樣貌,與頭上像生物般的德軍盤帽,都可以看得出俾斯麥的特徵。



「看起來還真的滿有那麼一回事的啊~?」

這個時候,裝束也還是沒換的蕾薇亞,就只是披著自己的軍服大衣,從港口航行過來。



「喂,蕾薇亞,妳們近期應該沒有俾斯麥被擊沉過吧?」

「問我幹嘛,應該要問後面那個吧。」



轉過頭,發現連身為艦隊指揮官的阿道夫也同樣一起從海面上漂過來。



「依照紀錄,不僅目前編名在冊的俾斯麥都仍然健在,我軍在近一年之內也沒有任何被擊沉的紀錄。」

看起來阿道夫似乎已經從剛剛在司令室裡的壓迫掙脫了,呼吸也不再劇烈到將面罩撐起來,雙手插袋的站姿顯得十分輕鬆。

「也就是說,那個東西...除了從船艦的遺骸誕生出來之外,就是深海仿造著本體弄出來的複製品。」



「還不能放鬆啊,德國大叔,在那個艦隊後面,還有更危險的東西在。」

艤裝展開、國劍出鞘,緩緩的往戰場的前面駛過去。

相比現在仍然是打得不明不白的德國海軍,莉亞這一頭已經是打算全力一戰。



「還能有什麼東西,不就是深海提督嗎?」

「「「「!?」」」」



阿道夫一句輕鬆無比的話,讓英日四人全都嚇得震了一下。



「你...應對過那種生物?」

這下子,對深海提督不了解的,就只剩下皇家海軍的兩人。



「一年前,有稍微對過幾次手。」

像是在談論雲淡風輕的往事一樣,阿道夫的姿勢一點也沒有改變。

「而且還是同一個人。」



「那這樣的話就好辦了,但是,聽說那個傢伙很危險,如果他躲在艦隊後面,除非我們徹底擊潰正面的敵人,否則根本碰不到他。」

儘管是多了一個有對敵經驗的人,莉亞還是感到慶幸。

但只要花費大量的力氣突破前面的深海艦隊,接下來的德軍是否還有戰力應對深海提督,還是個未知數。

依照光祥的情報,戰力強悍的深海提督,隨便一個都可以對陣五十個普通人以上。



「啊,這個倒是不需要擔心。」

在任何人都注意不到的高度,發出了一個極為冷靜的聲音。

聲音發出的地方,矮到阿道夫都必須低下頭才能注意到。



「小白兔!?」

夏莉亞的身上,纏繞著和剛才相同,卻更濃厚的金色能量。

那股能量沿著她的身形,徹底往外擴張了兩三倍,幾乎是她渾身的所有能量。



「莉亞小姐,妳可能不知道,我在太平洋的時候,揍過對方一次。」

「真的嗎...?」

「真的,雖然是在情緒失控的狀況下,還有時雨的幫忙。」



就算電探無法對有別於艦體的生物實體有探測效果,但同為深海能量,彼此之間具有熱能一般的感測。

隨著能量的強度擴大,能夠接收到的距離也更遠。



「看到照片的時候就認出來了,我確實揍過對方。」

「那現在...妳是在幹什麼?」

「嗯?我在跟對方挑釁哦。」



和在司令室裡的情緒失控不一樣,夏莉亞現在的表情,平靜到往若稀鬆平常。

「深海提督啊,是很記仇的。」

只不過,她身上的能量逐漸聚集到雙手,全神貫注的注意在某個方向。



「艾兒小姐,撐住我的身體,用最大的馬力!」

「欸~!?雖然搞不懂,但也只能相信小兔子了!」



儘管生物本能感覺到十分的不安,艾兒還是蹲了下來,加足所有的馬力往前推。



「來了!」「哈啊~!?」



在其他人都來不及反應的當下,狀況發生了。

艾兒只感到一股莫大的衝擊力,從支撐夏莉亞的雙手一口氣撞過來。

儘管是加足馬力往前推,這股衝力也將兩人往後推了很長一段距離。



「好痛~~~怎麼回事啊,小兔子!」

「還好是擋住了...距離還很遠,衝力還不算上是太強...。」



艾兒的雙手失去抵住物體的感覺。

夏莉亞癱坐在海面上的時候,她的雙手上抱著某樣物體。

一個尖端已經被打碎的紅色圓錐狀晶體。



「這是...什麼東西啊!?」

在場的人,幾乎沒人見過這種攻擊方式。

除了夏莉亞,還有另外一個人之外。



「那是血,用血構成的錐頭。」

阿道夫移動到最前面,扭了扭腦袋,從頸部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



「喂,阿道夫,你也打算動手嗎?」

蕾薇亞注意到,阿道夫的手上,戴上了平時處理公務時不會戴的手套。



「當然了,我怎麼能夠讓幾個十幾歲的小女孩,替我們德國海軍應敵?」

「嘖,真是沒辦法,畢竟別人打的是我們的海軍基地啊。」



蕾薇亞搖搖頭,從大衣裡拿出一支手機,撥打了一支號碼。

打完之後,也不通話,而是逕直走向前面的艦隊戰場。



「喂,蕾薇亞,妳在幹嘛?」

莉亞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但她現在正在思考著,自己該是加入艦隊戰,還是對付即將衝過來的深海提督。



「總不能讓我不帶艤裝的就進入戰場吧?」

「哈啊,妳人可是在這裡耶...?」



在無法完全理解這位原型俾斯麥的行為之前,另外一股聲音,卻從港口響起,吸引了靠近港口的眾人注意。

沒有船隻、也沒有任何後備部隊出海,卻有一股龐大的水花衝了出來。

一整套無人操控的艤裝,逕直的往蕾薇亞的位置直衝過來。



「什麼啊這是,居然自己從港口衝出來了,德國海軍還可以玩出這麼一套的嗎?」

「那當然了,和我們相比,妳們英國的海軍技術還只是剛起步而已。」



甩起身上的軍裝大衣,在她的腰上,固定的不是腰帶,而是搭載艤裝所使用的鐵圈環座。

直衝過來的艤裝,自動展開,在海面上跳起,自發的接上蕾薇亞的腰部。

整個過程沒有任何一絲失誤,就像有支看不見的手在操控一樣。



相當順手的,將那頂俾斯麥象徵性的大軍帽,從掛著的艤裝上取下,戴到了頭頂,彷彿幾年之間從來沒忘記過這個動作。



「...畢竟,我們德軍的技術力,是世界第一的啊。」



===================================

===================================

2019/9/15 21:56

熱到都快沒力氣寫了。
6
-
LV. 32
GP 2k
162 樓 路西法來收靈魂了 adsl309
GP7 BP-
九之8:瓦登海防衛戰



「正面艦隊,維持火力壓制!」



德國威廉港外海,小規模的港口防衛海戰正在持續著。



「那些怪物,什麼時候也會組成艦隊進攻陸地了,還以為她們只會挑小型的海島打,然後躲在那裡而已。」

嚴守著原型艦的重要性,與方才和艦隊指揮官阿道夫的約定,蕾薇亞只是在近海周圍巡迴,指揮艦隊防禦。

德國海軍派出的兵力很少,但每一個艦娘的實力看起來,幾乎都是海上老手,面對嚴密的炮火進攻,還能夠從容應對。



「也許我們面對的不是歐洲海的本土棲艦,本來就是要來跟妳說這回事的。」

終歸是歐洲海軍發展的前頭,眼見德國海軍能夠應對棲艦艦隊,莉亞也稍微放鬆了一些。

「有一批棲艦從太平洋橫跨美洲大陸過來了,大概是想和歐洲的勢力融合吧。」



「太平洋...我沒出海的這幾年,海上到底變成了甚麼樣子?」

「說實在話,我們英國也掌握不了什麼東西,這些全都是日本海軍帶來的消息和情報......。」



莉亞瞄了下蕾薇亞身上的鐵十字標幟..。



「喂!妳們跟日本的合作關係比我們更久吧,為什麼妳會不知道啊!?」

「......。」

突如其來的質問,收到的卻是逐漸飄開的平淡眼神。

「蕾薇亞...。」

「幹嘛?」

「妳該不會......。」



手抵上下巴,擺出思考的姿勢。

緩慢的,隨著莉亞的位置移動,漂到前面去,兩人面對面。



「妳該不會很滿意退休生活,甚至掛個軍階就完全不管事了吧?」



砰!



冷不防的,38cm的連裝砲突然在面前全數擊發,但莉亞似乎是早就預先料到一般,輕輕扭了頭閃過砲彈,就像沒什麼事一樣。

八枚砲彈朝海面的另一端飛去,棲艦的艦隊,在夜色下炸出八團火花。



「妳看,就算是退休生活,我也沒有疏於鍛鍊啊,這不是還打的到嗎。」

蕾薇亞推了下被開砲的衝擊波推歪的軍帽。

「倒是妳...養尊處優的公主大人應該沒什麼空訓練吧?」



「說什麼呢,本公主可是一天到晚都在海上跑,忙得很呢~。」

莉亞背後屬於胡德號的主砲,像天使翅膀一樣展開,緩緩在背後抬起。

連看也不看的,砲門對準海面,同樣的全砲門射擊,在棲艦群中也打出同樣數量的爆炸火光。

「看吧~現役的實力就是這樣哦~?」



「但是,裝備上的差距還是無法比較的吧,科技後段班?」

「妳...是在挑釁本公主嗎?」



在周遭的人還沒察覺到之前,從學生時代就開始的宿敵,默默地開始擦出點一點的火花。



「只不過比本公主大了一點高了一點,就在那裏囂張啊,家裡蹲?」

「妳的幼稚和妳的外表還真是相稱呢,都大學畢業了還穿高中制服,不會裝的太幼齒了嗎?」



只不過,因為蕾薇亞平時就是一副嚴肅樣,因此即使是一段距離之外的阿道夫,似乎也沒有察覺異樣。



「「渾蛋!我們就到前面去,看來打沉的敵人多!!!」」



直到,兩人的腳下終於濺起大量的推進水花。

胡德號與俾斯麥號的宿命,即便是過了長久的時間到現在,仍然由揹起其名號的女孩子們持續著。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隨時準備應對深海提督襲擊的單兵組,毫無反應的時間。



「莉亞小姐,妳們要去哪裡啊!?」

「那個笨蛋公主...她到底在幹嘛!」



夏莉亞與艾兒發現的時候,兩人已經衝出遠射程的戰艦防線,一口氣衝進中近距離戰鬥的前線。

依照前線艦隊的回報,兩人一衝上前線就開始用上大量的火力朝敵陣轟炸。

幸好的是,她們還沒失去理智到會去刻意互相干擾的地步,只是齊心協力的應敵,同時也在互相較勁。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想讓妳們的公主小姐過來啊。」

阿道夫面罩下的眼神,相當明顯是已經完全放棄的狀態。

「能夠獲選為原型的女性,天生肯定有不平凡的過人之處,有時候可能是過於優秀,或是更為好勝。」

很不巧的,阿道夫的形容,在這對宿敵身上都能夠相容。

「更別說是從學生時代較量到現在的她們了。」



「非常抱歉,恩...萊因哈德先生?」

「叫我阿道夫,現在我們無須分位階與親疏。」

阿道夫拉了下手上的手套,調整一下臉上的面罩。

「而且,兩位小姐,接下來的戰鬥可能就不是那麼適合妳們了。」



「他來了。」「「...!」」



毫無徵兆。

即便是擁有深海體質,能夠感應深海能力的夏莉亞都沒能察覺到。



並非是來自正面戰場,而是從阿道夫前方不遠處的海面上,逐漸浮出海的幾枚淡藍色火光。

火光逐漸變大,顯現出隱於其中的人形生物。



全都是穿著古中國風格的水色水兵服,手拿寬大板刀的女性身姿。

其中身形有大有小,有些還多拿了老舊的單發火槍,先頭的其中兩隻甚至配有寬大的盾牌。



「棲艦...為什麼我會沒有感應!?」

數量如此多的棲艦,卻絲毫沒有感覺。

直到,突然有一股相當龐大,波動相當猛烈的深海能量也同樣從海中爆出。



「我就知道能夠在這裡找到你,德國上將...!」



從海中衝出,身上卻因為溢出過多的能量阻隔了海水,讓身上有些破損的舊德軍制服依舊保持乾燥。

白色的頭髮與臉上同樣沒有受到海水浸染的淡色墨鏡,仍然無法掩蓋那一臉聞到鮮血的鬣狗一般的狂喜。



對英國海軍來說,遇到這個最好戰又最強悍的深海提督,絕對是下下籤。



「迪爾特波爾特斯,我真想不到,你又來到歐洲海了。」

阿道夫卻是像見到老朋友一樣,舉起插在口袋裡的一隻手,打了招呼。

「只不過,你帶的這些傢伙,我倒是不認得。」



「呵呵呵...詳細的我也不清楚,不過就像你們在前線亂鬧的那兩個女人一樣,即使是棲艦,也有所謂的"原型"。」



原型棲艦,從迪爾特的嘴裡出現了相當令人震驚的名詞。



「真是令人驚訝,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阿道夫似乎完全不打算迎戰,而是自顧自的開始和對方聊起了天。

「你該不會以為,有了這些所謂的原型棲艦,你就能對威廉港造成損害嗎?」



「你說呢,我這不就是好端端的直接到你面前了嗎?而且還是你們主動邀請我過來的...。」

鮮紅的眼睛轉了一下,瞄向在夜色裡更醒目的白色少女。

「上次在太平洋沒有認出妳來,還讓妳暴打了一頓,這次倒還比較溫和一點,還知道要邀請我過來,不是嗎,小公主?」



「......!」

儘管感覺到的視線並不帶有惡意,但身體以及生物的本能,還是讓夏莉亞不自覺的警戒起來,緊繃到都稍微溢出了一點深海能量。



「什麼啊你這個怪傢伙,想對小兔子怎麼樣!?」

相對戰鬥本能就沒這麼敏感的艾兒,卻是反射性的將人抱在懷裡,緩慢後退。

「別亂來哦,亂來就把你全身都射成刺蝟!」



即便先前嘴上說著不想打,她還是將機械弓完全展開,警戒著迪爾特身後那些所謂的原型棲艦。

「艾兒小姐,那些棲艦很危險。」

「看著也知道...感覺就像小說裡會出現的中國殭屍...。」

「艾兒小姐也看小說嗎?」

「我也是有拿到獸醫執照的,別真把我當成鄉下人啊!」

深海提督就交給阿道夫,剩下的兩人,決定全力盯住那些原型棲艦。



「我記得深海提督很記仇,你不會就是為了來找我打架,這麼簡單而已吧?」

阿道夫和深海提督的對峙仍在持續,卻沒有任何一方主動出手。

也許是同為高手的本能,兩方都知道,一但動了手,就必須打到其中一方倒下為止。

而這個過程,通常很快就會結束。



「這個可不好說...我想你們也沒有發現,你們有一個東西,正在無自覺的引導我們行動,進而推測出你們的意圖。」

「我可不明白,不過來攻打威廉港,就等同於對德國海軍的宣戰。」



阿道夫抬起兩根手指。



「現在,給你們兩個選項,老實的轉身離開瓦登海,還是要橫屍在海面上,漂著離開瓦登海?」

「這選項有點少啊,德國上將...。」



迪爾特將臉上的眼睛摘下,收進口袋。



「我再追加一個,讓你的屍體漂回到港口去怎麼樣?」

語畢,身後的所有原型棲艦,全都一擁而上。



然而不到幾秒鐘,異樣出現。

手持盾牌的水兵裝束棲艦,被某種東西給拉扯,像是撞上什麼柔軟的東西一樣,被彈了回來。

而其他只有刀與火槍一般攻擊裝備的棲艦,則是在接近到一定的距離後,身體開始被支解,像是好幾把無形的刀,將她們切開。



一塊一塊的屍塊,落入海面,再也沒有出現。



而阿道夫卻依然動也沒有動一步,只是將手從口袋裡抽出來。



「什麼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艾兒小姐,小聲一點...。」



後面的夏莉亞與艾兒,正準備要應戰之時,看到了這種情況,卻也無法得知發生什麼事。



「還是老樣子,德國上將,看來沒來打擾的時間裡,你也沒生鏽。」

迪爾特的表情看起來毫不意外,比起之前冷靜了許多,但眼裡的興奮卻還在高漲著。

從他脖頸上跳動的血管可以看出,他在盡力克制衝上去的衝動。



「如果可以,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你還是不要來比較好。」

阿道夫拉了下手套,在他的五指指尖,似乎有被什麼東西勾起一樣,拉出細微的尖端。



「不過,我不介意讓你溫習一下,為何即使失去海權,威廉港至今也依然繁榮的原因。」



===================================

===================================

2019/10/13 00:32

恐怕必須要等到天氣冷一點,我才會有其他的想法。

總之這段時間的創作必須先停擺一陣子,為了嘗試新的創作打算。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6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1 筆精華,10/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