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2k

【情報】2020/9/24 新增召喚獸字串、故事

樓主 J.Chung jerry723
GP15 BP-
新增召喚獸
No.2443 腹鼓震天 · 響狸 【慌失失瑞獸團】
隊伍技能:

進入關卡後,
「慌失失瑞獸團」角色
⇒ 技能 CD 減少 8

發動條件:
以 ≥2 個「慌失失瑞獸團」角色作成員

No.2478 魂石封印 ‧ 薛丁格 【地獄魔王】
機械族特性:
I. 每首批消除 1 粒自身屬性符石
⇒ 自身行動值提升 2%
II. 每首批消除 1 粒心符石
⇒ 自身行動值提升 1%
III. 行動值愈高
⇒ 自身攻擊力提升愈多
⇒ 最大提升至 2 倍。

IV. 當所有機械族成員的行動值
     達至 50% 或以上時
⇒ 機械族成員屬性的符石效果提升
⇒ 每個機械族成員可提升 10% 效果
⇒ 最高 60%

V. 當所有機械族成員的行動值
    達至 100% 時
⇒ 機械族成員每回合
    以 25% 自身攻擊力
    隨機追打自身屬性或
    自身克制屬性的攻擊 1 至 2 次
條件:
隊伍中有 ≥2 個機械族成員

No.2482 熔斷綑鎖 ‧ 迦具土 【大和】
隊伍技能:

消除符石前場上有種族符石
⇒ 該種族成員攻擊力 2.5 倍

發動條件:
以相同的潛解「大和」系列角色
作隊長及戰友

No.2483 千變靈狐 ‧ 稻荷 【大和】
隊伍技能:

消除符石前場上有種族符石
⇒ 該種族成員攻擊力 2.5 倍

發動條件:
以相同的潛解「大和」系列角色
作隊長及戰友

No.2484 愛御神樂 ‧ 櫛名田比賣 【大和】
隊伍技能:

消除符石前場上有種族符石
⇒ 該種族成員攻擊力 2.5 倍

發動條件:
以相同的潛解「大和」系列角色
作隊長及戰友

No.2486 馨陽晴爽 ‧ 天照 【大和】
隊伍技能:

消除符石前場上有種族符石
⇒ 該種族成員攻擊力 2.5 倍

發動條件:
以相同的潛解「大和」系列角色
作隊長及戰友

隊伍技能:

I. 隊中主動技能 ≥CD 10 的成員
⇒ 進入關卡後,技能 CD 減少 10

II. 每次發動龍刻脈動後
   (只適用於首 2 次)
⇒ 火屬性神族成員技能 CD 減少 10

III. 下回合開始時,
     將火符石轉化為神族符石

發動條件:
以「馨陽晴爽 ‧ 天照」作隊長及戰友

No.2489 月下烤肉 ‧ 宮之餅 【歡騰慶節】

No.6405 魂石封印 ‧ 薛丁格

新增主動技能
烈燄斬 ‧ 炎
1 回合內
I. 全隊攻擊力 2 倍
II. 神族攻擊力則 2.5 倍
III. 若隊長為火屬性神族
⇒ 火符石首批 2 粒相連即可發動消除
IV. 若技能發動時場上有 ≥5 粒火符石
⇒ I-III 效果持續 2 回合

獸權加冕 ‧ 森
I. 將自身直行及木符石
⇒ 轉化為木獸族強化符石
II. 若隊長為獸類
⇒ 將龍脈儀儲滿
III. 若技能發動時場上沒有心符石
⇒ 將所有符石轉化為獸族強化符石

流螢幻術 ‧ 強
3 回合內
I. 將 3 粒符石轉化為
⇒ 光人族強化符石
    (心符石優先轉換)
II. 若首批消除場上所有光符石
⇒ 下回合開始時,
     將最底 1 橫行的符石
     轉化為光強化符石

神權八咫鏡 ‧ 強
I. 將所有符石轉化為神族強化符石
2 回合內
II. 吸收該回合敵人首次攻擊傷害
III. 以所吸收攻擊力的 1000 倍
⇒ 對其進行火屬性反擊
    (此傷害無視防禦力及「強化突破」敵技)

機魂虹彩
I. 將所有符石轉化為機械族符石
1 回合內
II. 記錄「移動符石時間完結一刻」
    場上的符石分佈
   (包括強化符石、種族符石)
⇒ 首批掉落所記錄的符石

月餅魔彈
I. 敵方全體點燃並轉化為火屬性,
   持續 2 回合
2 回合內
II. 將木符石轉化為火魔族符石
III. 將暗符石轉化為光魔族符石

肚容百毒
3 回合內
I. 隊伍不受中毒技能影響
II. 延長移動符石時間至 12 秒

新增隊長技能
火之族約
I. 火屬性攻擊力 5 倍
II. 消除種族符石時
⇒ 火屬性攻擊力額外 2 倍

光之族約
I. 光屬性攻擊力 5 倍
II. 消除種族符石時
⇒ 光屬性攻擊力額外 2 倍

千獸同盟
隊伍中只有獸類成員時
I. 全隊攻擊力 5.5 倍
II. 消除獸族符石時
⇒ 全隊攻擊力額外 2 倍

燄神咒術.強
I. 火屬性及神族攻擊力 6.5 倍
II. 神族生命力及回復力 1.5 倍
III. 火符石兼具 50% 其他符石效果
IV. 消除 1 種符石 ≥8 粒時
⇒ 火屬性及神族攻擊力額外 2.5 倍
V. 消除 1 種符石 ≥15 粒時
⇒ 火屬性及神族攻擊力額外 3 倍

新增故事
No.2443 腹鼓震天 · 響狸
慌失失瑞獸團系列之第三回
  
  「這裡就是溫泉勝地『渚之風花亭』的和式旅館了。各位賓客請緊隨我,不要亂走,我現在便會領大家到房間。」

  一名閑靜少女身穿素色和服,彬彬有禮向幾名賓客介紹四周。旅館裡窗明几淨,樸實而工整,只是不知為何總有股臭味,有如朽木腐爛發霉。賓客紛紛捏住鼻子,四處張望,找尋異味的來源。

  「咕咕~」

  忽然傳來怪聲,少女驚訝瞪眼,連忙擋在柱前,急急道:「沒事,是外面小鳥叫而已,不用理會,呵呵呵。」

  少女掩嘴輕笑,似乎在極力掩飾甚麼,為了轉移視線,更落力談天說地,直到將大家都領到房間去。

  「呼~真的好險。」順利讓所有客人入住後,少女彷彿筋疲力盡,抹了抹汗。

  她突然一個屁股坐到地上,粗魯叉起腰,用與剛才不符的壯漢聲線,對剛剛發聲的柱子厲斥:「喂!不是說過客人來時要一定不動聲息嗎?」

  聞言,突然「噗」的一聲,柱子上先現出一個虛幻橢圓形,等它變得鮮色起來,竟見那裡有一隻小狸貓。小狸貓哭訴:「可是,大哥啊,我們一直都沒能吃飽,還要把這破爛屋子偽裝成雅致旅館,我們快累死了啦……」

  狸貓小弟們見一隻伙伴冒頭,索性全數現身,一個個淚汪汪衝到少女腳邊。少女這時也露出真身,「噗」的一聲,等幻術煙霧散開,窈窕身姿竟變得短小肥大,赫然是一眾小狸貓的大哥——響狸。響狸見小弟們無辜可憐樣,又忍不住緩下語氣,無奈抓抓肚皮。
  
 「唉……其實也是我的錯……」

  自從響狸被大地主搶走秘寶——森之太鼓,令他實力大削,化狸兄弟不得不向大地主屈服,接受奴役。不光讓他們缺食單衣,前天更是變本加厲,嫌他們生意太少,要求一週內要把旅館弄得人山人海,不然將他們燒成紅燒小妖全體,而招攬最少客人的妖要比死更慘。
   
    這時又有新的客人前來,大哥於是誠懇拜託兄弟:「你們多撐一會吧!我出去找食物,你們等我!」然後刷一聲跳進草叢,趕急覓食。

  與此同時,旅館旁的大樹上一陣抖動,原來那裡偷偷躲了一隻小妖——狛犬緊盯化狸苦苦支撐旅館,一臉不懷好意地想:『我會令你們都失敗。』

  狛犬與眾妖一同被大地主威脅,只是狛犬自知技窮,必定輸給其他小妖,於是要破壞其他小妖的生意。

        沒多久,旅館瀰漫一陣濃郁芳香,盈繞化狸們,旅館內的化狸們更像被迷魂一樣,思緒刷白,腦海只剩一個字——「吃」。

  「好像是燉肉,又好像是濃湯,還加了很多香料……」
  「好香,好像很好吃……」

  「嗚……我、我受不了了——!」突然最瘦小的化狸率先解除幻術,甩著舌頭狂奔出去,其他兄弟實也按耐不住,於是如同連鎖反應,一同發瘋似地跑出屋外。

  噗噗噗噗!籠罩旅館的幻術因施法者離開,瞬間解除,本來房間衣櫃掛滿和服,現在刷地變回一堆葉子,桌上餐盤盛載的忽地不是食物,而是堅硬冰冷的石頭,客人沒注意咬下去,便一地碎牙。

  淒厲慘叫此起彼落,客人魚貫逃出旅館,男的兩腿之間只蓋上一片樹葉,女的則包住毛巾,走難似的,疾疾逃離這個鬼地方。

  幾乎同時,旅館的牆壁顯出龜裂,頓變天花破爛,樓宇歪斜,從靜恬舒人,變得殘破不堪,有如百年廢墟。

  「嘻嘻,搞定響狸了,真容易!」用食物做誘餌的狛犬露出滿意笑容。

  「怎會這樣!」當響狸好不容易找了數個地瓜回來,見旅館竟完全「荒廢」,嚇得下巴快掉到地上,趕到旅館旁的空地更見小弟們一隻隻肚子鼓鼓囊囊,圓潤得有如脹大氣球,「攤屍」地上,呼嚕大睡,臉上滿沾咖喱汁,一旁則遺下空空鐵鍋。

       響狸一怒之下洪聲大吼︰「我這麼辛苦為你們,你們竟然給我在這邊睡覺——!」

  「嗚哇!對不起!我們立刻幹活!」化狸們緩緩睜開雙眼,連忙跪地向響狸道歉。

      「吃飽睡滿感覺很好啊!」 化狸們展開幻術,用力一發,嘩啦一陣耀眼金光散開,裹覆旅館。

  當異光消失,旅館不光外觀正常,更是搖身一變,華麗堂皇得前所未有——樓高六層,寬廣大堂,閃亮地板,酸枝傢具,精美屏風——裝潢極其奢華精緻,讓人看了眼前一亮,為之著迷。

  「哇!你看!這裡何時多了這麼漂亮的旅館!」

  旅館很快客似雲來,令化狸兄弟忙得不可開交,唯有狛犬在一旁咬手帕,欲哭無淚。

  『可惡,居然嚇不走他們的客人,還替他們招來更多客人......你們給我記住!』

No.2478 魂石封印 ‧ 薛丁格
  瀑布傾瀉,水花飛躍,煙雨濛濛,震出奔雷般巨響,其景致宏偉壯麗,可惜位於崎嶇的群山之中,就連山禽猛獸都從沒來過,直至這天終於有客人來訪。

  「呼呼……真的在這裡嗎?」男種機械族薛丁格吃力攀爬斜坡。

  薛丁格本來奉命前去歸者據地說服對方停止戰爭,可惜期間機械城發生意外,薛丁格趕回去卻為時已晚,機械城已被封印。

  之後他讀取金屬內的記憶,聽從龐貝遺下的指示來到這個瀑布前。

  「這裡的濕氣太重,對我們機械族可是大忌來,嘿唷!」金屬關節發出刺耳的嘰嘰聲,但薛丁格忍耐,奮力提腿終於來到瀑布面前。

  他拍打痠痛的膝蓋後在瀑布周邊搜索,終於找到隱藏在大石後的一個金屬物,是他們稱之為迴路的核心。

  「這個迴路和活管竟然沒受到影響……一定是龐貝用方法把它與姆姆的意識切割出來……好,終於先來啟動它吧。」

  薛丁格把胸前的動芯靠近過去,迴路閃耀光芒,與它連結起來的活管同時脈動,一股震動出現,瀑布左右分開,露出一個洞口。

  薛丁格小心翼翼走進洞口,甫一踏進去燈光便亮起,只見前方是條狹隘的直路。

  「拯救龐貝他們的關鍵就在裡面……」薛丁格凝神謹慎地向前走,順利來到直路的盡頭——一間四方形的房間。  

  啪地一聲,燈光忽然熄滅,一室漆黑得無法視物,同時凌厲的攻勢撲向薛丁格。

  「哇呀!」薛丁格狼狽地側身避過,但下一波攻擊緊接而來,讓薛丁格無法喘息。

  「再這樣下去我可會被擊倒,首先要找方法看得見……呀,對了!」薛丁格瞥見隱藏在門口由活管所散發的微弱的光芒。

  他跑過去伸手觸碰活管,並與活管的感官連結,透過活管的視野觀察房間的狀況。

  「呵,找到了!」薛丁格運轉力量,讓元素凝聚在雙手上,化成元素的劍刃,斬向目標。

  砰!砰!兩聲轟隆巨響後,房間陷入靜默,很快燈光重新點亮。

  薛丁格走到兩個冒煙的金屬球體前,無奈地搖頭︰「龐貝那傢伙,竟然拿我們機械族的玩具改裝來當護衛,差點被他害死了。」

  薛丁格長嘆一聲後便繼續向前邁進,最後來到盡頭——一間設備齊全的研究室。可是最吸引他的是放在研究桌上反射光芒的金屬片。

  他加速步履拿起那塊金屬片,並讓它與動芯連結。

  『薛丁格,當你讀到這金屬的訊息時,想必我已為了守護姆姆而封印機械城吧。』

  『這……是龐貝的聲音!』薛丁格內心激動,但按捺住那澎湃的情感繼續讀取金屬片的記憶。

  『為了拯救我們,請你利用這個研究室提煉出魂石,然後等待我們的同伴來,她會帶著喚醒我們的關鍵……』龐貝的聲音遠去,薛丁格想到在機械城的伙伴們和世界面臨的困境,千愁萬緒交錯,怏怏落淚。良久,他不再沉浸於悲慟中,抖擻精神緊握出金屬片:

        「一切還沒完結的!龐貝,等我,我一定會救你們出來。」

  之後,薛丁格在這秘密的研究室專心研究魂石,在經過多次的失敗後,終於成功做出魂石。

  可是龐貝所說的同伴卻遲遲都沒來,薛丁格等不及,決定主動去尋找,很快便在離機械城入口不遠處找到倒臥的女種機械族德耳塔。

  「她的動芯出現破損,所以力量洩漏而無法活動……一定是逃出來時受敵人襲擊而致……不過還好傷口不嚴重,以我手頭的裝備應該能治好,可是……嗯,先修好再說。」

  薛丁格花了數天修復好德耳塔,但對方依然靜默。

  「果然要莎娜一族的歌聲才能激活她的動芯……沒辦法了,去找他們吧。」

  可是薛丁格找到的只有被炙燒的廢墟,在這情況下相信沒有任何活物生存,薛丁格看著一片頹然之境,不安和焦慮升起。

  「這……發生什麼事……到底是誰如此殘忍……難道是那些歸者——」

  這時接連不斷的巨響自遠方傳來,打斷了薛丁格煩亂的思緒。

  「那邊是歸者的據地……我要過去,我要弄清我在研究室時,這片大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薛丁格疾行趕路,但當他到達時,代偶與歸者的戰鬥已經結束,他從倖存代偶中得知來龍去脈,也與紋龍蒼璧重逢,決定先協助他們打倒敵人。

  然而,敵人的實力太強大,潛伏在地底那龐大的力量欲衝破龐貝的結界,這樣做會讓宇宙萬物面臨巨大的災難。

  來到機械城入口的薛丁格昂首,仰望懸掛在天際的兩道赤紅圓影,那圓影比他在歸者據地時所看到大了一圈,更為怵目驚心。

  『即使失去媒介,起源的力量仍在滲透……所以現在能做的只有重新封印……』

  薛丁格撫上胸口那閃耀虹彩的魂石,本來那是他為拯救龐貝等同伴而傾盡心思鍊造出來,之後能否再做出來還是未知之數,可是——

  「原諒我,龐貝……大家……為了守護這片大陸,我必須要使用它。」

  薛丁格閉目,讓魂石融入體內,下一刻虹彩自他身上綻放,其光彩覆蓋整片大陸……

No.2482 熔斷綑鎖 ‧ 迦具土
大和系列結局篇之第五回

  迦具土靜靜的在黑暗之中浮沉,過去的一幕幕出現眼前——他小時候的失控,他長大後的失控,他與伊邪那岐反目等事……那些他厭惡但無法擺脫的過去。

  『我的存在只是不斷傷害到他人……既然如此,也許現在這樣,才是最適合我的結局……這樣我才不會再傷害到他人……也不會再受到傷害……』

  心如死灰的他把自己封閉起來,並不知道在真實的世界中,月讀正操控著他與須佐之男戰鬥。迦具土雙手握住劍,全身燃起熊熊烈火,須佐之男來不及以水元素來抵擋,便因劇烈的灼痛感而鬆開握住劍的手,迦具土趁機將劍拋到遠方。

       驀地,旁邊傳來天照的尖叫!須佐之男緊張的看過去,傷痕累累的天照被月讀以絲線束縛住,她的紙扇被打飛開去。 
 
      「天照姐!」須佐之男想要幫助天照,可惜他此舉被月讀看穿。她手指輕彈,迦具土一個箭步來到須佐之男身後把對方牢牢鎖住!

  「可惡!快放開我,迦具土!」

  在黑暗中的迦具土聽到了須佐之男的呼喊,他微微張開雙眼,便見天照面臨危機,而自己則鎖住須佐之男。

  『天照!』

  『沒用的。你是無法對抗命運。因邪術而生的你本就不應存在於世。這世界上不會有你的容身之所。』女聲在他耳邊淡淡地說。

  聽着,迦具土的心再度沉下去。他想要保護他人,卻屢屢讓人受到傷害……

  「不要放棄!」此時,傳來了須佐之男響亮的聲音,「你這樣只是逃避!根本誰都保護不了呀!你這個懦——弱——鬼——」

  須佐之男鼓動全身靈力,把迦具土彈開去。須佐之男緊接一拳狠狠打在迦具土的臉上說:「快給我醒過來!迦具土,你這個笨蛋!」

       須佐之男拽住迦具土的衣領,將他拉到自己面前:「天照姐從沒嫌棄過你……她一直等你回來!難道你想要保護她的決心就只有這個程度嗎?」

  突然,須佐之男發現自己動不了,原來月讀趁他不為意時,將靈力絲線從地下襲來束縛住他,而靈力耗盡的他無力反抗。

  與此同時,黑暗中的迦具土緩緩張開雙眼,那女人的黑影再度出現︰『你回去只會讓更多人受苦,你自己也會受到傷害,放棄吧。』

  『的確我總是無法控制自己的靈力令身邊的人受傷,可是呢……』迦具土想起所愛的人的微笑,有了對抗宿命的勇氣:『有人等着我回去!』

         他手中現出火刀,只是這次的火焰卻是溫暖的;他朝女人揮刀,女人就此消散,迦具土的意識便離開了無盡的黑暗——

No.2486 馨陽晴爽 ‧ 天照
大和系列結局篇之第六回

  雖然月讀分了心神操控迦具土來跟須佐之男對壘,但是她依然遊刃有餘對抗天照。她將苦心修練的邪術靈活運用於戰鬥中。

        相反,天照礙於心中的想法,每每接下月讀的攻擊時,她都回想過去修道者與其妻子的悲劇、想起過去兩姊妹間的點滴,所以只能無法果斷還擊、只能躲避。

  月讀做出無數的利刃飛向天照,天照舉起紙扇抵擋,忽然所有攻擊停下,天照疑惑探視,四處張望卻見不到月讀。突然上空傳來月讀的笑聲——

  「我終於都捉到你了,天、照、姐~」紫色的絲線從上空灑落在天照身上,月讀落地後用力一拉,絲線緊緊纏住天照!天照因絲線的束縛而鬆開紙扇,這次她的符咒都用盡,不知該如何是好。

  「天照姐!」須佐之男見狀,本想立即衝過來解救天照,但被月讀發現,她一邊舞動手指操控迦具土去抓住須佐之男、這時,天照看見一個女人的黑影融到月讀的體內!

        月讀突然停止了動作,靈力變得越來越詭異,她的四周逐漸被染黑,心靈即將要被邪術徹底吞噬——

  「我要救月讀……」天照無法動彈,突然「唰」 地一聲,纏著天照身上的絲線被解開,一個身影走到她的身旁扶起她說:「對,現在才不是放棄的時候。」

  「迦具土?你怎麼……」

  迦具土邊說邊雙手放在天照的肩上,「我把我的力量都交托給你,把你重視的她帶回來吧!」

  天照感覺到一陣如太陽般溫熱的靈力傳到體內,頓時感覺充滿力量。迦具土把紙扇交給她後便乏力坐到地上。

       附在月讀身上的邪靈對天照發動了猛烈的攻擊!現在的天照面無懼色,她冷靜的揮動紙扇,熱風便成了一道道護牆替她擋下攻擊。她就這樣一步步走到月讀面前,月讀顯得更加激動。

  「走開!你不要靠近我!」

  天照把紙扇扔到地上、將月讀抱入懷中,說:「有我在,沒事了。其實我和你一樣,也很想念爹娘,但我知道他們活在我們的心中。之前我這樣罵你,你一定很難過,真的很對不起呢。我們一起回家去吧,好嗎?」

  此時須佐之男也走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月讀,說:「只要我們三姊弟在一起,那裡就是家!」

  「天照姐……須佐之男……」

  月讀終於明白自己不是一個人,「家」其實一直都在,並不會因為父母的離世而失去。明白一切的她不再被邪術所迷惑,邪氣被逼出體外,她終於擺脫了那女人的黑影。

  回復過來的她回抱天照與須佐之男,又笑又哭的說:「對不起……對不起…………」

  「歡迎回來哦,月讀。」天照溫柔地說。

  「真是個麻煩的姐姐呢!」須佐之男笑着說。

  三人一同乏力的跌坐到地上,很久都沒這樣開懷地一同大笑。這次,月讀明白到自己不會再孤獨一個,也不用一直渴求能回到過去那時光,因為有天照和須佐之男,那裡就是家……

No.2484 愛御神樂 ‧ 櫛名田比賣
大和系列結局篇之第七回

  「進度良好!只要在滿月時再為你的父親祈福,蠱毒應可根除。」櫛名田比賣笑着跟少女與她的父親說。

  「真是十分感謝,若不是有你,恐怕我這條老命就……」少女的父親搔搔頭說。

  「雖說是我為你祈福,但能驅除蠱毒最大的原因是你和女兒間的情誼。」聽到櫛名田這樣說時,少女與她的父親一同相視而笑,「而且不全是我的功勞啦!那傢伙也很努力。」

  「嘻嘻,你想起須佐之男呢~」少女吃吃笑地問。

  「你這淘氣鬼,竟敢笑話我。」櫛名田沒好氣地輕彈少女的額頭。

  內心屈指一數,須佐之男已離開差不多兩星期,明明時間不長,但不知為何卻總是會想起他……

  啪!櫛名田邊想邊用力的拍打自己的雙頰,每當想起須佐之男時,她慣常會做的動作。

  「對了,明晚有祭典,姊姊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逛逛?」少女興奮地問,敵不過對方的熱情,櫛名田只好答應。

  原來這是以愛情為主題的祭典,因此滿滿都是情侶,使得櫛名田更感孤寂。

  「櫛名田姊姊,你要吃一口嗎?這個蘋果糖好香好甜哦!」少女從小攤碎步跑回來,手中拿着一個蘋果糖。

         此情此景,讓櫛名田想起她與須佐之男之間的點滴——「哇!這個蘋果糖真香~你要買個來吃吃看嗎?」

  那時須佐之男的說話和表情都牽引着她的心。

  櫛名田帶著感慨地輕咬少女遞來的蘋果糖,味道卻沒想像中那麼的甜,反而帶點苦澀。她本想藉祭典來排悶,但四周的氣氛反而令她更孤寂,完全沒有了逛的心情。

  「我還是先回去了。」櫛名田拋下這一句便頭也不回的走掉。

  此時,她突然聽到水滴到地上的聲音,一滴、兩滴、三滴……在這個嘈雜的地方,竟能如此清楚地聽見水滴的聲音。她沿着水滴聲走去,驚見金色妖怪正停佇在生意興旺的小攤位裡。

       妖怪正高興地把玩小攤位所賺得錢幣。櫛名田看了看,總覺得好像在哪裡曾見過這隻妖怪。

  金色圓形的妖怪、吸引金錢的妖怪、使用水術的妖怪……

  「呀呀呀!金錢妖你給我站住!」櫛名田認出金錢妖的身份忍不住低喊出來。

  金錢妖嚇得落荒而逃,當牠一離開,本來被簇擁住小攤位的人群突然四散,阻擋櫛名田的追趕。

  就像貓捉老鼠般,金錢妖在狹窄的空隙中逃走,而櫛名田緊追不捨。她們一個走、一個追,一同來到距離祭典不遠的大街上。由於人們都去了祭典,平時人來人往的大街此刻顯得份外冷清。

  櫛名田小心翼翼的環視周圍,寂靜的街道上明明沒地方讓金錢妖躲藏,卻就是不見牠的蹤影。

  「哼!你以為這種小把戲能騙到我嗎?」她一邊露出自信的笑容,一邊拿出數張符咒並在符咒拋到空中。

       「光!」符咒亮出炫目的白光,白光照遍大街每個角落,一個黑影在強光下開始從四方聚集成形。金錢妖痛苦的扭動,櫛名田走到金錢妖的面前得意地說︰「這下子看你還怎樣逃,束手就擒吧!」

        她拿出符咒並向金錢妖伸手——「咦?怎麼會?」

  突然黑影從金錢妖湧現,將櫛名田所使出的白光徹底覆蓋,她自身也一點點陷入黑影中……

  在無盡的黑暗中,櫛名田見到了種種過去發生在金錢妖身上的事——
  
        有天金錢妖遇上一對可憐的夫婦,善良的金錢妖使他們渡過難關。沒想到這對夫婦不但沒感激金錢妖,反而想把牠囚禁起來。

  雖然金錢妖成功逃出來,但在那之後牠就成了所有人追捕的對象,那些人只為把牠困住以賺取無數金錢……


  黑暗中,櫛名田再度聽到水滴的聲音,她這才明白,這些其實是金錢妖淚滴的聲音。

  『去死吧!你們這些貪婪的人類!』她聽到了牠的聲音,頓時感到力氣全失,意識漸漸遠去,可是一想到自己與須佐之男的約定,她驀地從袖中拿出並拋出符咒,數張符咒一同爆開!

         金錢妖因劇烈疼痛而將她拋出黑影外。然而,此時的櫛名田只能勉強支起上半身,看着憤怒的金錢妖步步向她逼近——

  就在她感到絕望之際,空中現出無數把水劍打散黑影。

  一名男子手握水劍擋在了櫛名田比賣的面前,他伸手扶起了她,微笑着說︰「我不是說好了等我回來再一起找金錢妖的嗎?你看,我不在你多狼狽。」

  「笨蛋!你怎麼現在才回來?又說很快就回來!」看着須佐之男此時神氣的表情,她就感到無名火起,一見到他就是一頓暴打,但只要有他在,她就安心起來。

  「痛痛痛!是、是我不對,但我一完事便立即趕回來找你的了!」須佐之男連忙道歉。

  「那……這傢伙是要怎樣處置?」須佐之男轉身並抓住回復臉貌的金錢妖問道。

  「……放了牠吧。」

  「認真?你不是一直都想抓住牠嗎?」

  「嗯。」她頓了頓再說︰「我們不該為滿足自己的慾望而去傷害他者。」

  須佐之男聽罷後將金錢妖放到地上。

  金錢妖驚愕地看着二人,朝他們感激地鞠躬後便快速的走掉。

  「還以為你會想抓住牠好好地大賺一筆呢!」須佐之男說。

  「我一直都以為金錢對我來說是最重要,但原來……」櫛名田說罷忍不住看了看須佐之男。

  二人分開的時間不長,但她已感如隔三秋。這她才明白,只要有他,她就很滿足。

  「原來什麼了?」須佐之男追問。

  「原來我只要靠我的實力除妖,自然就能賺大錢!我這麼美又懂得除妖!」

  「嗯?是這樣嗎?但剛才好像是我——痛痛痛!」

  櫛名田又狠狠的抽打了須佐之男,只是這次她臉上展露出幸福的微笑。

No.2483 千變靈狐 ‧ 稻荷
大和系列結局篇之第八回

  所有誤會解開後,伊邪那岐他們等人回復了本來平淡的日子,只是每個人的生活也起了些變化。

  回家療傷後,須佐之男很快又再踏上修行之旅,他說與別人有約,必須離開;天照雖然有點擔心,但還是放手並向須佐之男表示期待着他的回來。

  伊邪那岐因靈力全失且雙目失明,所以沒有再擔任陰陽師,改為鎮中的小朋友指導五行學說並分享他一直以來的經歷,希望令小朋友明白要當個好人、做好事。

  伊邪那美總是伴在他的身旁照顧他,也會代替他去為鎮上的人民除妖祈福。他們總是形影不離,成了大家口中的模範夫妻。

  月讀再也沒有夢見死去的父母來纏繞她,心境慢慢一點一點的好過來。她比以前更努力去修行,想要成為比伊邪那岐更厲害的陰陽師,然後有天她就能獨立起來,她想要走遍世界幫助有需要的人,希望能藉此贖罪。而她與天照的感情也變得十分好,她經常和天照在一起,弄得稻荷有點不自在。

  自從那次戰鬥之後,迦具土的靈力再也沒有失控,成為了有名的修道者,正努力向成為陰陽師的目標邁進。他有時會獨自去到別的村莊做任務,若知道有人委託天照的話,他就會趕回來,無論怎樣也會陪着天照去處理事件。

  天照反而多了時間留在家中,少了接受他人的委託,有一次稻荷忍不住問她原因,她就笑着回答:「因為我希望大家在出去工作或修行時,會想到家中有人在等待自己;當他們回來時,會有人迎接他們,然後跟他們說『歡迎回來』。就是那麼簡單。」

  稻荷看着天照那幸福滿足的神情,牠也跟着一同開心地說:「那我就勉為其難陪陪你吧,好讓你不會悶。」

  「謝謝你,稻荷。」天照微笑地回應。

  這天,天照收到了分別來自須佐之男和迦具土的信件。

  「誒誒誒?須佐之男何時有個妻子了?還會把她帶回家!還有迦具土說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說,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了?不不不,最重要是他們難得回來,我要準備他們喜歡的飯菜才行……可是現在都這麼晚了,我來不及去買了!怎、怎麼辦呀?」

  而天照這一切都被月讀和稻荷看在眼內。

  「既然天照姐沒時間到外面買菜,就讓我們來幫幫她吧!」月讀說。

  「嗯……可是你知道他們都喜歡吃什麼嗎?」稻荷質疑地問。

  「哼,當然知道。我可是大家都喜歡的月讀哦~」月讀自信滿滿地說,然後便拉着稻荷到外面去。

  她們來到市集,市集商品多得眼花繚亂,月讀看得心都放了,稻荷察覺連忙出聲阻止:「喂,我們不是來逛街的呀,是來買菜回去給天照的。」

  「噢……對呢,我都差點忘了,市集這地方太恐怖、太危險了……」

  「我說你才是最恐怖、最危險的吧……這麼快就忘了來這裡的目的……」

  雖然月讀記住天照和須佐之男喜歡吃些什麼,卻忘記伊邪那岐、伊邪那美還有迦具土,神情突然變得沮喪……

  看着她這樣,稻荷於是裝作發問來提醒她:「那岐、那美還有迦具土的口味很相近的,好像都很喜歡吃辣的,呀……那樣辣辣的東西是什麼呢……」

 「咖哩!」月讀經稻荷提醒,便立刻記起了伊邪那岐他們喜歡吃的是什麼。

  她們買好材料後便打算回去,沒想到市集突然多了很多有趣的東西吸引住她們的目光——有人在表演,有各種不同的小食在兜售,還有一些小遊戲……

  愛熱鬧又貪玩的月讀和稻荷忍不住過去湊熱鬧。她們玩得樂而忘返,結果回到家時已黃昏,天照一臉生氣地站在大門等待她們,

  「真是的,你們都到哪裡去了?這麼晚還沒回家,知不知道我們會擔心你們的!」

  「天照姐,對不起……不過我們買到了大家都喜歡吃的東西!」月讀歡天喜地的打開購物籃,卻發現籃裡食材不是破掉就是融化……眼見努力化為烏有,月讀與稻荷哭起來。

  看到她們這樣,天照也無法狠心再教訓,她上前抱住她們說:「雖然食材沒了,但辛苦你們了,還有歡迎回來哦,月讀,稻荷。」

  她們一同抹掉眼淚,笑着回應天照:「嗯!我回來了!」

  就在此時,迦具土從屋內走出來說:「月讀、稻荷,你們去哪了?怎麼現在才回來?」

  「迦具土哥哥!」迦具土走向月讀和稻荷,並撫摸着她們的頭,她們頓時覺得很治癒,剛才的鬱悶感都不見了。

  「呀!須佐之男都回來了。」天照指着月讀和稻荷的後方說。

  月讀與稻荷回頭看,見須佐之男正牽着櫛名田比賣的手快步的走過來。他們一起走進家裡,伊邪那岐和那美已坐在飯桌前,一家子齊齊整整享用天照所做的晚飯。

  稻荷環視每個人臉上幸福的笑容,也揚起愉快的微笑,這裡就是能讓牠安心的「家」,而身邊包圍自己就是屬於牠的「家人」……

新增稱號
碩月瀉破謎五十
獲得條件:
成功通過「碩月瀉破謎五十」活動關卡 50 次

來源:拆包
15
-
LV. 45
GP 42k
2 樓 準人 j0800449
GP16 BP-
所以大和系列的結局就是這一家人吃了天照用「腐壞食材」做出來的晚飯......
這樣等到明天他們就會拉肚子拉個不停吧~

天照:改行當家庭主婦(業餘才接陰陽師的案子),疑似要被迦具土表白了
迦具土:成為幫人接案除妖的陰陽師,疑似要向天照表白了

月讀:想成為走遍世界幫助他人的陰陽師,正在努力修行中
稻荷:吉祥物天照月讀的閨蜜(?)

須佐之男:娶了櫛名田比賣,並把老婆帶回家
櫛名田比賣:嫁給須佐之男,並和老公一起回家

伊邪那岐:從陰陽師退休,變成教小朋友陰陽五行知識的老師
伊邪那美:重新當回陰陽師,常陪在老公身邊照顧他

大團圓+人人都有交代後續的結局感覺蠻棒的,但「迦具土要向天照說的重要事情」這點沒寫出來,是想留給讀者自行想像嗎?
須佐之男都結婚了迦具土天照「表白」的劇情也不能馬虎呀
---

慌失失瑞獸團的故事看著狛犬想要陷害同伴結果各種弄巧成拙幫忙招攬客人,還蠻有趣的~
1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47 筆精華,10/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