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0k

【情報】【究極希臘神】故事公開

樓主 JerryChung JC jerry723
GP13 BP-
No.2431 潮湧海帝 ‧ 波塞頓

  波賽頓於大海中沉睡卻被惡夢所困。這時元素流動,從波塞頓的意識中導出一段記憶,鑽探他苦惱的本源……

  「可惡......宙斯!」

  三叉戟猛地一揮,擊碎深海山脈,遺下一道憤恨裂痕,一如三叉戟主人的傷疤烙印,永難磨滅。 

  波賽頓於深海發洩怒火,嘶吼傳遍萬里,掀起洶濤駭浪,自然亦驚動其他生物。海獸紛紛探頭,躲藏於岩石後,怯畏偷窺狂神。

「看甚麼......不願臣服我的愚民,通通都給我滅絕!」

波賽頓被眾獸側目斜視,更為不悅,於是橫撥戟刃,召喚激流沖散獸群,慘叫以後,漆黑中只剩寂靜。

  何奈,波賽頓的心情卻沒被寧謐撫平——憤怒依然無窮無盡,任由冰冷潮水撲打,仍無法澆熄。祂提起「腿部」,只見盤骨以下只剩萎縮殘肢,僅餘以神力勉強癒合的切口。這是眾神之王宙斯——亦即祂弟弟所傷,當時宙斯認定波賽頓力量過於強大,容易失控,亦懼怕被篡奪地位,便於一次眾神宴會奚落波賽頓,將他狠狠擲下人間。波賽頓墜落海面,強烈衝撃粉碎祂的雙腿,成了現時模樣。

  波賽頓悔恨無比,卻曉得以現在姿態,無法勝過弟弟。

  他想念天空,卻深知自己已無法回歸神界。
  天空為宙斯主宰,只要那可憎的弟弟一天尚存,他便不可能擁有......
  從前仍可不分上下,此刻肢體既已殘缺......

  「如果無法返回過去,倒不如創造屬於自己的新天地!」

  波賽頓心念一轉,振臂速速遊去,銳利目光有如盯上獵物,毫不遲疑。

  「聽說海獸們奉某隻章魚怪物為神吧?」他低吟,思索好一會,終於記起名字——那生物名叫「克蘇魯」,「只要打敗祂,我就能當海洋霸主,群龍無首的海獸也會聽令於我!」

  憑藉追蹤元素之力,波賽頓很快找到克蘇魯。怎料對方竟在呼嚕大睡,對波賽頓視若無睹,後者立即感到大恥奇辱,對輕挑的怪物展開攻擊。

  轟隆!波賽頓三叉戟導出元素之力,直射克蘇魯,後者以觸手抵擋,軟爪登時轟成破碎,空隙卻很快被數之不盡的觸手填補,彷彿剛剛不過傷及皮毛。

雙方實力棋鼓相當,不,與其說勢均力敵,不如說克蘇魯根本沒認真應戰。波賽頓多番突刺,克蘇魯都只是稍睜眼縫,蠕動幾下,不加理會,要是受傷,便重組自身觸手,待它痊癒。單掌拍不響,一廂情願的挑戰亦然,波賽頓怒不可遏,卻因克蘇魯無心反擊,自身力量又不足以消滅之,於是陷入僵局,一直分不出勝負。

  波賽頓卻沒放棄,不分日夜來襲,彷彿為了消除無處渲洩的憤怒,或過於澎湃而使他痛苦的力量。年覆年,戰覆戰,最終克蘇魯也在不勝煩擾下,緩緩對波賽頓啟齒。

  「爭鬥乃慾望之顫動,滅亡之樂章。若非愚昧,毋需急於開啟死亡之門。憤怒的干擾者啊,汝有何願?吾所渴望,只有永恆的寧靜。」

  「哈哈哈——真可笑,難道我說要你把海中王者之位讓給我,你就會順從讓位嗎!」

  波賽頓有如聽到天大笑話,昂天大笑,沒想到克蘇魯竟道:「王位不過虛無之物,名號不過脆弱之冠,予汝何如?」

  「你這是小看我嗎——!!」

  波賽頓青筋暴現,縱身力捅,何奈失去雙腿,速度不如從前,竟被克蘇魯以觸手抓住,盤纏之下,三叉戟無法揮砍,波賽頓亦任人魚肉。

  「噢,汝之力量甚是強大......」克蘇魯透過觸手感受波賽頓體內驚人的脈動,波賽頓拚命掙扎,克蘇魯這才看見對方欠缺下身。

  「原來如此。」克蘇魯瞇起眼,恍然大悟,「可憐之神祇啊,汝被同族放棄,因此痛恨一眾自以為是之天神嗎?」

  不知是同情抑或另有詭計,克蘇魯將波賽頓舉至眼前,瞪住渾身厲氣的「籠中鳥」,眼睛彎成譎詐弧線,「來,吾將助汝一臂之力——」

  「既是命運之詛咒,讓吾予汝另一詛咒,使之相衡抵銷。」

  話畢,克蘇魯使其一觸手變得堅硬鋒利,割去另一觸手,又削掉波賽頓僅餘的殘肢,後者痛苦哀嚎。誰知這才是痛苦的開始,克蘇魯斷肢淌出紫藍血液,猶如瘴氣,瀰漫不祥氣息,將海水染成墨黑,緊接邪血宛若有生命,找到波賽頓的傷口,纏繞上去,緩緩滲入......

  波賽頓仍未明白發生何事,心臟便突如遭受重擊,使他倏地僵直,思緒刷白。接著下身傳來劇痛,像蟲子循血管深入,咬噬祂的皮肉,要將祂撕裂開來。

  「沾吾血脈,汝將能統治海洋,波浪將成汝之坐騎,海獸將成汝之僕人。」

  這是波賽頓暈倒前最後聽見的話。

  當波賽頓再次甦醒,克蘇魯已然不見,波賽頓發現體內瘋狂叫號,扯碎精神的力量竟變穩定,不再顛蕩,而是隨他任意使喚。可是才剛高興起來,波賽頓低頭一看,便見腰下原本的空白被填滿,卻不是兩腿,而是扭曲觸鬚。它們捲曲膩滑,一直蠕動,吸管一張一合,與克蘇魯的魔姿無異......

  「啊啊啊啊啊啊啊——!」

  波賽頓的嚎叫再次傳遍海中每一角落,震懾所有海獸,然而,亦因此詛咒,他從此成為海中之王。

No.2432 浴火精煉 ‧ 赫淮斯托斯

  元素在沸騰的熔爐裡翻滾,赫淮斯托斯目光落於炎漿之中,元素流動,與鏗鏘的鎚擊聲一同衝擊著衪的思緒,一段被赫淮斯托斯藏到深處的憶記於腦海中逐漸變得清晰,重新浮現於衪的眼前,錘煉衪的意志……

  那是赫淮斯托斯還沒獲得宙斯賜下的閃電,仍以人類的身份居住在人界之中所發生的事情。

  那時養父母皆去世,獨留下赫淮斯托斯。為排解那份孤獨,祂日以繼夜鍛造,在深夜的高山工房裡,祂一手握著散發火光的烈火之鎚,另一手抓起一把泥土,泥土於衪手中瞬間化成炎漿,衪將炎漿放到水裡凝固,化成不同形狀的武器,正當赫淮斯托斯拿起鎚子敲下去之際。
  
  『你的征程不止於此,你的力量不應浪費於此。』一聲耳語突然從赫淮斯托斯的腦海中出現。
  
  鏘——!剛成型的武器應聲斷裂,碎片化作炎漿掉落在地上。

  「又是那道聲音……」赫淮斯托斯緊握拳頭。

  『父親……母親,我該怎樣做才好……』神力初醒的赫淮斯托斯無法控制自身的力量,突如其來的未知力量與母親的逝去令衪感到茫然。

  赫淮斯托斯拿起工房裡一把破舊的鐵劍,鐵劍被衪手中的高溫所熔,一段記憶隨之湧入衪的腦海中……

  「他將來絕非泛泛之輩,若教他鑄煉之術只怕耽誤了他。」一個中年匠人對身旁的抱著嬰兒的婦人說道,他粗糙的手輕輕撫在一個長相怪異的嬰兒臉上。

  「命運自有安排,只希望他將來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路……」

  一道火光在赫淮斯托斯眼中一閃而過,畫面亦隨之一變。婦人外貌已變衰老,她躺卧在病床上,巍顫顫的手輕輕搭在一個健碩的男子身上。
 
  「我兒啊,你來自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老婦緩緩說出一句說話。

  「母親,我不明白。」

  「不用擔心,我相信終有一天,你能解開自己身世之謎,但是母親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我只想和父親一樣成為一個工匠——」記憶片段隨著鐵劍完全熔化戛然而止。

  『感受你的手中力量,你將擁有凌駕此界的能力……』未知的耳語再次從赫淮斯托斯的腦海中出現。
  
  「誰!到底是誰在說話!」赫淮斯托斯在工房大聲叫道。

  『是機會了,將你與生俱來的力量發揮出來,你便能知道你與眾不同!』

  轟——!工房的牆壁被打碎,一道巨大的魔物身影從沙塵中走出。

  「就是衪!不能放過衪!只要衪活著,我們的秘密就可能洩漏出去。」巨大且面目猙獰的魔族領軍舉起利刃指向赫淮斯托斯,數個魔族士兵便從不同方位向赫淮斯托斯襲去。

  「到底甚麼回事?」赫淮斯托斯一個翻滾躲開魔族的攻擊,退守在工房的角落中,架起手中的烈火之鎚。

  「別讓衪有喘息的機會!」魔族領軍迅速落下數道指令,指揮眾魔襲向赫淮斯托斯。

  不擅戰鬥的赫淮斯托斯難以擋下所有攻擊,衪揮動鎚子擋開正面來襲的劍刃,卻被遠處的箭矢所傷,冷矢深深插入赫淮斯托斯的肩膀裡。

  「呀!」血液從赫淮斯托斯的肩膀流出,衪用顫抖的手碰了碰傷口處,疼痛的感覺沒有使衪驚慌,反而使衪進入到一個空明的境界,天地間只剩下一道聲音——

  『將自身交托於神力,世界將為你而燃!』

  赫淮斯托斯的血液滴落到地上,土地被衪的血液所燃燒,魔族的刀刃在砍到赫淮斯托斯的身體前,便被高溫所熔化。

  「如果我真的有甚麼力量的話,就讓我用這種力量將你們全都燃燒起來!」

  赫淮斯托斯舉起手中的烈火之鎚,感覺到有一股能量於身體與烈火之鎚之間流動,祂感到無比的快意舒坦。祂發出一聲咆哮,灰爐、牆壁、土地整座工房皆被炎漿覆蓋,化成一座高溫熔爐。

  「全都給我熔掉!」赫淮斯托斯揮動烈火之鎚,靠近魔族瞬間被炎漿所吞噬。

  燃燒的工房倒塌下來,赫淮斯托斯站在炎漿中央,焰亮的雙目掃視再次靠近而來的魔族,心中想道:『好強,這就是我的力量……也是來自大地源源不絕的力量。』

  「是天神的力量……衪撐不了多久,絕對不能讓衪離開!」魔族領軍震驚過後,殺意更盛,揮動手中武器又是更多的魔族士兵襲向赫淮斯托斯。

  烈炎之鎚發出閃爍火光,似是回應赫淮斯托斯的力量,衪仰天大笑,揮動鎚子將一個一個撲來的魔族擊殺,赫淮斯托斯身邊漸漸堆滿魔族士兵的屍骸。

  魔族士兵源源不絕的出現上前,久戰的赫淮斯托斯突然一陣暈眩,雙目中的火光漸漸熄滅,周遭的炎漿亦凝固起來。

  「衪已經不行了,給衪最後一擊!」魔族領軍拔出利刃,飛快的向赫淮斯托斯殺去,正當赫淮斯托斯以為自己將亡之際,一道不凡的身影將衪救下,背著赫淮斯托斯的身驅快速的向遠方逃去。


  「你是……那時候的旅人……」赫淮斯托斯虛弱的說。

  「我說過你是天神的兒子,與眾不同的存在,跟我回神界吧,那裡能找到你想要的答案。」赫淮斯托斯能感受到自己與這人之間的聯繫,這是來自血脈上的共鳴。

  「好,我要找到屬於我的道路……踏上屬於我自己的征程……」赫淮斯托斯便漸漸昏迷過去,衪再次醒來,已是與生父宙斯相見之時……

No.2433 不敗神祇 ‧ 雅典娜

  夜深,剛從戰場回來的雅典娜累極躺下,元素眷戀地纏繞她,窺探被雅典娜所封印但確實存在的過去……

  雅典娜坐在靠窗的椅上沉睡,但似乎無法安寧,皺起一對秀眉。

  咿呀——!
  
  門前傳來銳聲驚醒了雅典娜。

  「亞特蘭堤斯!」她焦急地跑到大門前,可是入目的只是被強風吹得搖擺不定的木門,她所思念的人兒依然不在。

  「已經一個月了,你到底去了哪裡?」雅典娜哀傷地道,雙手握緊橄欖枝葉編織而成的護身符——這是衪親手造給亞特蘭堤斯的信物。

  身為神族的雅典娜邂逅人族男子亞特蘭堤斯,很快便與他墮入愛河。然而人神有別,亞特蘭堤斯無法接受雅典娜的真正身分,即使雅典娜將自身神力注入他體內,使他成為神族一份子也無法填補他們心靈間的缺口。

  雅典娜走出看著橄欖樹數著落葉,昔日二人相依偎在樹下談天說地的風景不再,只剩下雅典娜孤伶伶的身影,物是人非。

  『……我相信他,他一定會回來的!』雅典娜正要轉身回屋內,卻因鎮民的議論聲頓住。

  「喂,亞特蘭堤斯這傢伙終於有出頭天了。」
  「怎麼了?」
  「他從魔族手中救了國王一命,國王為答謝他,待會兒便在王城廣場頒發嘉許狀給他呀!」
  「那個嚴苛的國王竟然這樣做……聽聞國王有個貌美的女兒,說不定會順道許配給他呢。」
  「那他這下可是要財色兼收了,哈哈哈。」兩個鎮民越走越遠,聲音亦漸漸變小,雅典娜的心瞬間如墮冰窘。

  『他不可能這樣做……我要找他!』雅典娜無法想像亞特蘭堤斯利用神力去獲取名利,急步跑到王城廣場。

  「哧哧……」好不容易來到廣場,雅典娜卻已經氣喘不已。

  『果然神力還沒恢復過來……』使亞特蘭提斯成神耗盡了雅典娜大部分的神力,此刻的她和尋常凡人無異。

  過了一會沉重的氣息總算緩和過來,雅典娜穿過泛濫的人潮來到前排,心靈卻被眼前所見到的畫面所擊碎——

  俊朗的亞特蘭堤斯站在王城廣場的高台上,年輕貌美的公主勾住他的手臂含羞答答伴在他身旁,那美眸牢牢盯住亞特蘭堤斯,任誰也看得出公主的芳心落在誰的身上。

  雅典娜內心升起猛烈的怒火,不顧一切地往前走,正要跨過侍衛的防線之際,一名侍衛將雅典娜強行扯出人群,並摔到一旁的地上。

  「嗯呀!」痛楚使雅典娜發出驚呼,右手亦鬆開了本來緊握住護身符,侍衛沒有為意一腳踩上去,並粗暴抓住雅典娜的頭髮。

  「你這平民竟想突破我們的防線,得給你點教訓才會學乖——」

  「挪開……」

  「你說什……麼……」侍衛本來凶狠的語氣在看到雅典娜凶靈的雙眸下,隨即變得虛弱,他不由自主鬆開雅典娜的頭髮。

  「給我挪開你的腳,卑賤的人類。」即使失去神力,但雅典娜身為神族的威嚴依然不減,侍衛的內心不斷升起恐懼。

  「可……可惡!你這臭婆娘……受死吧。」面對未知的恐懼,侍衛挑了最差的選擇——他拔劍揮向雅典娜,然而一道黑影迅速擋在雅典娜面前。

  「赫淮斯托斯,你怎麼在這裡?」雅典娜抬頭望向舉劍擋住侍衛攻擊的赫淮斯托斯。

  「宙斯在找你。」赫淮斯托斯一個用力便把侍衛甩飛出去,轉身看向已經站起來的雅典娜,沉聲問︰「要我帶你過去嗎?」

  赫淮斯托斯看向廣場那方,暗示可以帶雅典娜去找亞特蘭堤斯,但雅典娜沒有回應,默然彎腰撿起護身符——已被侍衛無情踩踏得不成形,正如她對亞特蘭堤斯的心情。

  「去了又有何用……我為他經歷這麼多苦難,而他在得到我的力量後卻將我遺忘。」雅典娜空洞的說道。

  「人類就是這樣,既自私又不可信。」赫淮斯托斯嘆了一口氣,朝雅典娜伸手說︰「走吧,你不值得為一個人類而浪費心思。」

  感到絕望的雅典娜隨赫淮斯托斯離去,臨別時她回眸望向亞特蘭堤斯,心中希冀他會發現到自己。然而亞特蘭堤斯只看向公主,完全沒有意識到雅典娜的存在。

  『我和他已經無法回到過去了……愛情總有一天會消散,唯有神族的榮耀不變……』雅典娜徹底絕望,內心下了決定——

  喝下神界泉水而恢復神力的雅典娜來到見證二人愛情的橄欖樹下,把破爛的護身符埋到挖開的洞裡。

  『這是我最後一次為他而流淚。』雅典娜鼓動神力,用神力把她對亞特蘭堤斯的記憶與愛意全都分割出來,並隨著淚水落下於她體內消失。

  『既然回憶是如此痛苦,就讓我將此忘記吧……』雅典娜閉上雙目放任淚水流下,當她再次張目時,過去的冷酷和高傲重現。

  放棄愛情的雅典娜馳騁戰場,變回令敵人聞風喪膽的智慧與戰爭女神。衪變得更為冷酷無情,被衪的劍奪去的生命亦越來越多。

  然而斬斷情根的雅典娜並不知道,亞特蘭堤斯在當晚拒絕了國王提出與公主的婚約,踏上他的流浪之旅;她亦不知道自己當時切割而出的眼淚和思憶會化成生命,在多年後與亞特蘭堤斯相遇……

No.2434 日神駕曦 ‧ 阿波羅

  阿波羅沐浴在日光中,元素傾灑於衪身上,令阿波羅感到無比的舒適。衪閉目,在元素的拂撫下,過去的回憶漸漸浮現於衪的腦海中……

  「阿提密斯,他只是個人類,既自私又懦弱的物種,為何要留戀於他?」阿波斯對阿提密斯說。

  「你始終不了解人類,我永遠不會原諒你。」阿提密斯帶著冰冷的怒意扔下一句話便轉身離去。

  阿波羅認為人與神的身份有著不可僭越的界限,人神間的差別是無法改變的,所以當衪得知胞妹阿提密斯竟然與人類男子相戀時,阿波羅二話不說便一箭擊斃人類男子,因而換來阿提密斯的指責。
  
  阿波羅不解,決定看看為何阿提密斯會對區區人類如此著緊。他來到偏遠的鄉鎮,鼓動神力幻化出大量凶猛的野獸。

  「去吧,讓我來看看人類的真面目。」阿波羅手一揮,野獸群張開血盤大口跑向鄉鎮,而他則偽裝成老人、扮成被大群野獸追趕向前奔跑。

  「救、救我!」偽裝成老人的阿波羅朝鎮內的人伸手救助。

  「哪來的野獸呀!」
  「快逃!」
  「別擋路!」

  可是鎮民都被阿波羅身後的野獸所嚇怕,慌忙逃跑。人們為求保命互相推攘,爭先恐後的逃跑,沒有任何人願意出手幫助阿波羅。

  『果然人類既懦弱且自私,不能與我們神族並論。』阿波羅失望地輕嘆,正要收拾野獸群之際,一名女孩來到喬裝成老人的阿波羅身前。

  「別害怕,我會保護你的。」小女孩以瘦弱的肩膀攙扶起阿波羅,支撐著他的身體蹣跚向前走。

  「小女孩、你撐不住我的,這樣下去連你也會被那群野獸吃掉,快拋下我一個人逃吧。」阿波羅看著女孩咬著牙,氣喘噓噓的模樣勸說。

  「不可以!身為特洛伊的公主,我是不能放棄拯救自己的國民!」女孩眼神堅定的望向前方,鼓起力氣前行,但憑她七、八歲的女孩根本沒這力氣,很快便失去平衡、與阿波羅雙雙跌倒地上。

  這時野獸群追到上來,正要舉起爪攻擊阿波羅——

  「小心!」女孩不顧一切撲過去想要護著阿波羅,但下一刻反被阿波羅擁入懷中並護在身前。

  阿波羅從女孩急促的心跳中感受到她的恐懼,同時亦感受到女孩的溫暖,一種異樣的感覺從阿波羅心中油然而生。

  『這女孩和我所認識的人類不同,既勇敢且高貴……呀,原來人類之中也有這樣的高崇之格。』

  阿波羅輕拍女孩的肩膀輕聲說:「不用害怕。」

  女孩感受到阿波羅本來佝僂的身驅漸漸變得高大挺拔。阿波羅手指一挑,光元素從衪手中射出,將野獸群全禁錮起來。

  「你……你是光明之神大人!」女孩惶恐的對阿波羅說道。
  
  「善良且無私的女孩,告訴我,你的名字。」阿波羅柔聲說,並輕柔的用元素修復女孩在混亂時所受的傷。

  「卡珊德拉,尊貴的光明之神。」卡珊德拉雙膝跪下,虔誠地回答。

  「我記住了。」阿波羅輕撫她的頭髮,「卡珊德拉,你的純真將有一天會使你絕望,不過無須畏懼,我光明之神阿波羅將會照耀你的道路。」

  得到阿波羅的祝福,卡珊德拉維持那份純真和勇敢成長成美麗的少女,憑藉脫俗的舞姿贏得阿波羅的垂愛,但命運的殘酷卻摧毀了這對人神之戀……

No.2435 盈月穿星 ‧ 阿提密斯

  女神阿提密斯乘著月色狩獵,羽箭挾著銀光向獵物射去,箭矢離開弓弦的瞬間,元素於弓弦上顫動,從阿提密斯的指尖流動到衪的思緒中,自她記憶深處抽出一段遠久的記憶,一段衪難以忘卻的記憶。

  在阿提密斯與其兄長阿波羅各自成神前,沒有父母照顧的兩兄妹過著相依為命的生活。年幼的阿波羅體質孱弱久卧在床,儘管如此,阿提密斯亦未曾捨棄過阿波羅,一個人努力搜羅二人的食物。

  「哥哥,今天找到了許多新鮮的果實喔~」阿提密斯捧著滿籃子的莓果雀躍地來到阿波羅身旁。

  阿波羅坐直身體,蒼白臉上揚起一抹微笑,「謝謝你,但森林很危險,你一個不要太勉強。」

  「放心,我專挑野獸不會經過的路。」阿提密斯道,內心同時想,『只要是為了哥哥,我就不怕辛苦不怕危險!』

  二人邊聊邊享用著果實,這對阿提密斯來說是至高無上的幸福,可是一聲凶猛的嘶吼和猛烈的撞擊聲打破了這美好的時光。

  『這……是森林裡的棕熊!牠一定是為了覓食而來……我要保護哥哥!』阿提密斯拿起旁邊的木棍護在阿波羅之前。

  嘩啦啦!木門被撞毀,棕熊齜牙咧嘴,帶著敵意和殺氣逼近阿提密斯和阿波羅。

  「阿提密斯,快逃!」阿波羅拼命推擠阿提密斯,但體弱的他完全推不動她。

  「我不會拋下你,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嘿——!」阿提密斯舉起木棍朝棕熊揮擊,但那柔弱的攻擊絲毫動不了棕熊一分,反而激怒了牠。

  棕熊大聲嘶吼,舉起右手用力揮向阿提密斯,來不及躲開的阿提密斯只能將手擋在身前,無瑕的手臂被野獸劃出一條長長的傷疤,同時棕熊張大血盤巨口,咬向阿提密斯頸喉——

  『可惡的野獸,我不容許你傷害阿提密斯!』阿波羅怒目瞪大,絕境的危機激發他體內的神力,那超然的力量充沛身體,過去沉重的四肢此時輕如羽毛,鼻息不再氣喘,

  他拿下掛在牆上母親遺下的長弓和箭矢,拉弓連珠射出,箭矢直插入棕熊的頭髗中,棕熊鮮血四濺,當場斃命。

  「阿提密斯!」
  「哥哥……嗚嗚……好可怕喔……」

  阿波羅上前擁著受驚的阿提密斯,而阿提密斯則緊緊拉扯著阿波羅的衣領,似是害怕他會從身邊離去一樣。

  「不必懼怕,我會一直保護著你,成為照耀你前路的光,無人可將我們分開。」阿波羅感受到妹妹的不安,於是用堅定的語氣說道,溫暖的懷抱及說話令阿提密斯感到無比的安心。

  覺醒神力的阿波羅變得強壯,逆轉過去阿提密斯保護他的事實,成為領導阿提密斯前行的光芒。

  阿波羅帶著阿提密斯捕魚打獵維生,但最危險最艱辛的都是由阿波羅所承擔,阿提密斯在兄長的庇蔭下成長。這段共度患難的日子雖然不豐裕,但溫馨美好,亦令阿波羅在阿提密斯心中有著無法取替的地位。

  然而,兄妹永恆的羈絆隨著空中雷光的落下而消失不見。阿波羅被宙斯賦予了掌控光明的力量,肩負代替宙斯行走於世上執行律令與正義的職責。

  「哥哥將會離開一段時間,拿起我的短弓學會獨自生存吧。」成為日神的阿波羅踏出門離去,在灼眼的日光下阿提密斯甚至無法目送哥哥離去的背影。

  阿波羅為人類帶來光明,卻為阿提密斯帶來黑暗,阿提密斯的眼睛在觸及日光後便如被烈火焚燒,她的眼睛在日光下幾近變得失明,只能於黑夜裡衪才能出外行動……

  『不是說好無人能將我們分開的嗎?為甚麼要離我而去?』阿提密斯瑟縮於昏暗房屋的角落裡,躲避著日光的照耀。

  在昏暗的環境中阿提密斯能勉強張眼視物,但眼前的一切都失去本應有的色彩,剩下界限分明的黑白,一如阿提密斯的內心,也如阿提密斯與阿波羅之間的隔閡。

  『我討厭黑夜,我要去找回屬於我的光芒。』阿提密斯眷戀著阿波羅的溫柔,決定踏上旅途,前去尋找哥哥的光芒。

  由於阿提密斯在日照時無法視物,只能在黑夜上路,這夜她為了飽腹而進行狩獵。

  初次獨自狩獵的她回想著阿波羅曾教授的技巧,戰戰兢兢的在叢林間行走。

  阿提密斯強忍心中的不安,將箭矢對準熟睡的野獸,弓箭順利刺中野獸卻無法一擊斃命。吃痛的野獸緊盯著這銀髮的不速之客,牠向阿提密斯撲去,情急下衪用手抵住野獸的利牙血口,與野獸在林中扭打成一團。

  阿提密斯一腳踢向野獸的肚皮,一手拿起弓矢正想搭上箭弦時,野獸已重新向她撲來。她只能拋棄短弓將箭矢禦在身前,弓矢插進迎面撲來的野獸口中,野獸的重量將阿提密斯壓倒在地上,鮮血不斷從牠口中噴曬在她的臉上。

  良久,阿提密斯將壓倒在身上的野獸推開,慢慢坐直身子。銀白色的髮絲沾上獸血,為她添上詭魅的感覺。

  她攤開雙手審視那纖弱的柔荑,聲如輕絮地呢喃︰「原來即使沒有光芒,我還是能前行。」

  她強忍疼痛站起來,昂首遙望劃破天際的晨曉。儘管雙眼感到如燒灼的痛,但依然無法移開視線,「但我還是無法放棄那道溫暖的光芒。」

  阿提密斯撿起短弓,重新啟程,朝光芒所在之處出發,因為在光芒彼方將會遇到她所眷戀的兄長。

  那時的她萬萬想不到迎接她的只是兄長殘酷的傷害……

來源:神魔維基
13
-
LV. 13
GP 3k
2 樓 矮子丸我婆 wizone1029
GP6 BP-


怎麼雅典娜的故事感覺怪怪的

我記得原本雅典雅的故事是說她和特哥分手之後無論雅典娜怎麼尋找,就是再也找不到他了啊

怎麼究極的故事是說之後雅典娜又遇見了他啊?(而且還是看到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戰隊自己寫的故事都忘記了嗎?
6
-
LV. 44
GP 38k
3 樓 準人 j0800449
GP4 BP-
感覺希臘這次的融煉故事有一半蠻可惜呢
跟北歐融煉及牛魔王一樣大部分都是把曾提及的劇情寫得更詳細而已......

水希跟克蘇魯的打鬥
火希被魔族偷襲及回歸神界
暗希兄妹之間的扶持
上面這些劇情在以前的卡面或昇華故事都有提及

光希跟蘿莉水巫的相遇
特哥被變成神族到他離開城鎮的過程
木光希的故事跟其他西遊神一樣比較新奇,是未曾提及的故事
(但木希故事吃書了......希望特哥潛解或新卡能補好這部分)

4
-
LV. 21
GP 595
5 樓 gj94fu40602
GP0 BP-
雅典娜這故事到底怎麼回事?
不只吃書,隨便比對一下就會發現前後矛盾,從特哥的故事裡就可以看到,雅典娜賦予他神力還是趁睡覺時偷塞的,這也是讓特哥爆氣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只欺騙自己隱藏了身份,還不顧其意願想把人變成神。
然而這邊的故事是什麼?神力是雅典娜的恩賜?特哥真的想要妳的神力?他才剛得知妳是神的事實,覺得自己受欺瞞還未調適過來的當晚就被妳莫名的變成神了耶?「他不是渣男不會在得到我的神力後就移情別戀的!」
WTF?
我明白這對很多二創喜歡,異轉時也確實能看出有意吃書來把他們送作堆了,一堆人二創時的解讀也傾向雅典娜一往情深但特哥不領情的模式,真要說的話也確實有可能,或許雅典娜的愛情觀就是如此扭曲,自始至終都認為自己做的是正確的,但劇情中以第三人稱的旁述把這段故事描寫成一段悲戀肯定搞錯了什麼。

神魔這款糞game留住我的原因有不少,最大一部分肯定就是情感,我有好多喜歡的故事還沒看完,尤其是美索跟切西亞,明明是性格與境遇完全相反的兩人卻同為孤獨所苦,就算不套上百合濾鏡也還是一段非常成功的故事——還以此寫過篇二創短文——而我留在這只是想把這些寫得不錯的故事看到結局罷了,說真的,因為讀者主流看法而吃書這種事在許多作品屢見不鮮,但神魔明明就有虛影那邊可以寫平行時空,卻偏偏要放進主世界線裡,這我真的不能接受。
這樣也好啦,我心中對神魔故事的期許下降了幾個檔次,而距離放下神魔那天的到來也躍進了好一大步。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42 筆精華,07/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