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3k

RE:(鎖定公告)

61 樓 飲夢星碎 cloudroam
GP0 BP-
逾期討論
0
-
LV. 24
GP 5k
62 樓 c876精精斬 Jonathan422
GP20 BP-

我自己也有好一會沒玩神魔了= = 感覺錯過了好幾個優秀版本
最近回鍋且有空,來隨便介紹一下

是闊別三年的更新呢
回看自己以前的文章真是百感交集.......
原文現在看起來就像東拼西湊弄出來的,所以除了宇宙序章外,也更改了不少原文的不通順之處、給了德雷斯更客觀和公正的評價


阿撒托斯
.
他年復一年地仰望,甚至給那些緩慢運行的星辰取了名字,即使星辰遺憾地滑出視野,他依然在想像中將它們緊緊跟隨。就這樣,常人無法察覺的諸多秘密幻景終於能被他看見。一夜,巨大的鴻溝上架起了橋樑,縈繞著幻夢的天空越來越近,沉進那孤獨的觀星者的窗戶、化入他周遭的空氣,使他與難以置信的驚奇融為一體。                                                              
       洛夫克拉夫特- 阿撒托斯

阿撒托斯是克蘇魯神話體系中高位的存在,近似主神,形象為黑暗、混沌的巨大不定形沸騰團塊。與古典神話中全知全能的主神們完全不同,阿撒托斯是一尊完全沒有智慧,全憑本能運行的神。根據奧古斯特·德雷斯的設定,阿撒托斯因為叛逆舊神而被剝奪了理智,且被封印在超越時空的混沌中心(這設定隨後也被他自己推翻);可是在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中,阿撒托斯本來就是個知性與靈魂都沒有的盲目愚蠢之神。洛夫克拉夫特將這一點作為阿撒托斯的本來屬性,以像徵他心目中宇宙的本質恐怖性:冷酷、兇殘、毫無道德。

在阿撒托斯的王座周圍環繞著無數不定形的舞者,永無休止地吹奏著不可見的長笛,發出可憎的、單調的音色;的其他神祇們瘋狂的嚎叫,不斷的發出褻瀆、不淨的耳語,同時瘋狂地敲打低劣的手鼓,以此使阿撒托斯保持平靜。根據克蘇魯神話的創世體系,在宇宙誕生之初,阿撒托斯是唯一之存在,生出三柱原神——“黑暗”、“無名之霧”和“混沌”


道羅斯

至於為何我們要祈求道羅斯,在猶格斯和唐德他被稱為面紗粉飾者,這個名字有很多意義。
 
--拉姆齊·坎貝爾,“面紗粉飾者”

道羅斯形象似乎為淡灰色的半球體,閃光的金屬片和塑料質地的小圓柱的雜合體。道羅斯並非沒有固定的形體,只是結構過於複雜,以至肉眼無法描述出任何有意義的形狀。此外,看到道羅斯的人會不自然地感覺到圓柱之間似乎有許多閃耀不定的眼睛,但無論從哪個方向看它,都只能看到眾多圓柱體中的空間。因此,所有看到道羅斯的人類都會發瘋。

道羅斯的召喚儀式要在完全無光的環境中進行;若不用“夢境結晶器”控制道羅斯,道羅斯會持續膨脹直至無限,被道羅斯包住吞沒的人會轉移到無以名狀的極端空間中。崇拜道羅斯能夠看到過去,未來以及所有穿行於不同空間的事物。



烏波.薩斯拉

烏波.薩斯拉,是為起始,亦為終結。在札特瓜`猶格·索托斯及克蘇魯自群星而降前,烏波.薩斯拉已然臥於初生之世界,踞於沸騰之沼澤 - 無頭無體,渾然一團,生灰色易形之原始爬蟲,衍芸芸眾生之可怖原型......傳言曰:歷經萬世輪迴,世間眾生盡歸於其。
- “伊波恩之書”

被稱為所有生命的根源和回歸之處的烏波.薩斯拉,形象為躺臥在黏泥和霧氣之中沒有頭和肢體器官的不定形團塊。它裂殖出作為所有地球生物原型,讓人恐懼的無定型之物。烏波.薩斯拉比其他邪神更早來到地球其通過裂殖產生的第一個個體,便是第一種出現在地球上的微生物。

烏波.薩斯拉周圍的泥潭中,散落著用採自群星的岩石造就的巨大石板,上面銘刻著創世之前諸神智慧;也因此不少追求者試圖抵達其所在之處。



阿布霍斯

他發現......一大團淺灰色的令人生厭的東西填滿了整個池子,不斷地顫動,膨脹。它看起來就像是所有扭曲與不潔之物的源頭。匍匐蠕動的畸形生物被它分裂生殖出來,然後四散逃離,爬滿整個岩洞。
--C.A.史密斯,“七詛咒”

被稱為“不淨者之源”,“邪魔之祖”的阿布霍斯是地球上所有污穢和可憎生物的創造者,形象為可怕的淺灰色液體巨池。湖中不斷顫和膨脹灰色物體,誕生出被稱為阿布霍斯之子的污穢之物。阿布霍斯之子會掙扎地離開它們的母體,其中許多會被阿布霍斯的觸手與附肢抓住並吞噬回歸到原生質之中,但更多的則成功逃離。

阿布霍斯擁有能與接近他的人交流的心電感應能力,但他言行間滿懷對萬物的憎恨。阿布霍斯不定型的形態與對這世界的惡意似乎與札特瓜有某種關聯

伊波 - 茲特爾

在那上古之神顫動著的形體周圍,無數巨大雙翼的無面蜥蜴類生物喧囂地爭搶著黝黑扭曲,來回擺動的乳房!那雙眼球迅速地蠕動著,向不同的方向探去,污穢粘稠地滑過伊波 - 茲特爾那腐爛膨腫,流膿泛光的頭部!
- 布萊恩。魯姆利“奧科迪尼的恐怖”

伊波·茲特爾擁有一個柔軟的頭部及分散的眼睛,並且長有一對黑色的翅膀。伊波·茲特爾在幻夢境擁有一種名為夜魘的僕從,在它黑色的羽翼之下,有著無數的乳腺分泌出黑色的乳汁給夜魘們吸吮。伊波·茲特爾居於幻夢境,並無盡地在克雷德叢林中心的空地上旋轉。它能窺窺一切時間與空間,其智慧與洞察力幾能匹敵猶格·索托斯。

被巫師們稱為“黑”的伊波·茲特爾之血可被召喚並自由行動。雪花狀的伊波·茲特爾之血會黏附與目標體表並迅速聚集累積,直至使目標窒息而死,之後將死者的靈魂帶往伊波·茲特爾。碰觸伊波·茲特爾會使受人體產生急遽性的影響,少數情況下這些觸摸會帶來增益。

一些巫師,出於希望利用伊波·茲特爾的夜魘僕從,或尋求它的觸摸,會膜拜接觸它。


格赫羅斯

會發現那些凸起並非山丘大小,而應該更為巨大。它毫無生氣地浮在那裡,散發著壓倒性的氣息,猶如翻滾的悶雷......它突然開始移動....但是行星的表面怎麼會移動?......行星的表面也不會隨意開裂,更不會散開幾千英里,漏出地表下那蒼白泛光的物質。
- 拉姆齊·坎貝爾“牽引”

格赫羅斯的外觀和大小和行星相若,它體型巨大,渾身銹紅,身體由氣體,灰燼與炙熱的液態鐵構成。格赫羅斯的外殼上滿是斷層和裂谷,表面上則有一個以廣闊液態鐵海洋形成的,如眼般的物體。外號「審判之星」,「死兆星」的格赫羅斯,身負將群星導向正軌的職責。正因為這個永恆的職責,格赫羅斯無法和其他外神一起於阿撒托斯的宮殿裡翩翩起舞

格赫羅斯於宇宙中永恆漂流並穿梭於不同的星系,同時不停地吟誦類似防空警報聲的聖歌 - “天體之音“。受到這種歌聲影響,它經過的群星將逐漸到達正確的位置 - 這意味著舊日支配者們將隨之從沉睡中甦醒。此外,格赫羅斯到來時,行星上的潮汐將被改變,火山將集體爆發,巨大的風暴,地震與海嘯也會隨之而來,甚至整個恆星系會因為它的到來遭受巨大的災禍。運氣好時只是星體上的其他生滅絕;不走運的話,星體,以至整個星系都將毀滅殆盡,不復存在。

亞弗戈蒙
滄桑歷盡,所有的世界都已歸於虛無,就像漂流在注入深淵的河流上的一片船骸,承載著Belthoris失落的面容。我懸於暗影那大大張開的胃袋之上......我朦朧地感知到,在另一個世界,一個遭到放逐的幽影正寫下這些文字......那是一個注定從時與空之中徹底消失的幽影,即便那正是我,遭到神罰的牧師Calaspa的半身。我想不起那個幽影的名字。在我的下方,在黑色的深淵中,一道可怖的光明閃耀而起......
---C•A•史密斯 '亞弗戈蒙之鏈'


亞弗戈蒙是猶格·索托斯的化身之一,是猶格·索托斯陰暗面的具象化,被稱為「暴怒之神」。它只有在被激怒時才會現身在人類面前,而且經常伴隨着眩目的光線,因此真身不明。亞弗戈蒙卻知曉一切的時間和空間,因此以「未來與時間之神」的身份為許多宗教所崇拜。
對於試圖干擾時間秩序之人,亞弗戈蒙會以火鏈將其燒盡,並將其靈魂永遠束縛於時間裂縫中,永不脫身、為世界所遺忘。

塔維爾·亞特·烏姆爾

別名太古永生者的塔維爾·亞特·烏姆爾是猶格·索托斯的化身之一,形象為一個人形的剪影,披著微光的面紗。和暴怒的亞弗戈蒙相比,塔維爾·亞特·烏姆爾對人類更加和善、仁慈, 但如果人類撕開塔維爾·亞特·烏姆爾的面紗,就會因看到那後面的廣闊遼遠的宇宙而瘋狂。

弗塔古亞

弗塔古亞是火焰吸血鬼的領導者,也是克圖格亞的高級祭司和眷族,其形象為一團不穩定的藍色火球。弗塔古亞和侍奉它的火焰吸血鬼從智慧生物身上吸取能量為生,被它們吸取的生物的身體會迅速燃燒,看起來就像自燃了一樣;犧牲者的一切記憶和知識則為它們所繼承。隨著不斷吸收積累的知識,它們會變得越來越聰明,狡猾。

伊戈
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他明白了昨天映在結霜的玻璃上的那個黑影為什麼會沒有頭,他尖叫起來。當看到那個身上還掛著小布片的,高高聳立的赤裸身形把桌子推到一邊的時候,斯特拉特最後產生的是一個令他不敢相信的判斷,之所以發生這件事,是因為他看了“啟示錄”......但是,還沒等他發出抗議,他的呼吸就被掐斷了,那雙手摀住了他的臉,手心裡是張開的嘴,潮濕,血紅。
- 拉姆齊·坎貝爾,“冷印

別名“污染者”的伊戈隆納克是一尊象徵顛倒是非和腐化墮落的神。他具有相當智力,其行為方式與奈亞拉托提普有些類似,只不過和奈亞拉托提普相比,伊戈隆納克更為扭曲和殘酷成性。
他常用的類人化身是一個醜陋畸形,身軀臃腫並會發光的胖子。當他與一個沉迷於邪惡事物的人接觸時,他會變回真正的樣子: 没有腦袋和脖子,兩隻手的掌心都長著一張張開著的大嘴的胖子。

被召喚時,伊戈羅納克會命令召喚師改信自己;當它判定召喚師不適合做自己的祭司時,會把施法者的靈魂和精神吃盡。如果它認為召喚者適合擔任自己的祭司,就會控制召喚者朋友的身體,讓此人接近召喚者,命令召喚者侍奉自己。




伊塔庫亞

頭頂的星空被烏雲遮蓋......這朵巨雲有著人形的輪廓......儘管烏雲密布,在它的頂層,那人形的頭部,閃耀著兩顆明光爍亮的星,如同兩支巨眼.
--奧古斯特。雷斯“乘風行走之物”


伊塔庫亞是克蘇魯神話中另一位風屬性,掌管冰雪和寒冷力量的舊日支配者,原型來自北美原住民傳說中的大腳雪怪——溫迪哥。伊塔庫亞在克蘇魯神話中的形像是可怕的、身軀幾乎可以達到天空的巨人。他具有粗糙的人類外形,一頭枯槁的长发和閃閃發光紅色的雙眼,面龐扭曲可怖。

伊塔庫亞在北極圈附近常常出沒,最早遭遇到他的是北美的原住民,他們稱伊塔庫亞為溫迪哥,他並相信伊塔卡巡遊於極圈帶的荒野之中,追逐並殘忍可怖地殺死缺乏警惕的旅行者。
伊塔庫亞會將受害者拖行前往於地球之外非常遙遠的地方,然後被帶至黃衣之王哈斯塔面前成為祭品。最後,失去生命的祭品會變成神秘的凍屍墜落在雪地上。

伊塔庫亞的父母有可能是莎布·尼古拉絲和哈斯塔,諾弗刻曾經是他的崇拜者,夏塔克鳥則是伊塔庫亞的眷屬。




加塔諾托亞

我所瞥見的那個從巨型地穴中的敞開活門下滲湧上來的東西是一個不可思議而又畸形醜惡的龐然大物。我可以毫不懷疑地說,僅僅看一眼那個影像的原型就會死於非命。直到現在,我依舊無法有條理地組織詞句去描述它的模樣我或許可以稱它碩大無朋 - 生有觸鬚 - 長鼻 - 章魚樣的眼睛 - 半不定形的 - 柔軟 - 部分生有鱗片部分滿是皺紋 - !啊任何我所說出的任何東西甚至都不足以暗示那個在黑暗混沌與無盡夜幕中誕下的禁忌子嗣所展現出的,令人嫌惡,污穢不潔,極其浩瀚無盡,非人類可以想像的恐怖,憎恨與邪惡“。
--H·P·洛夫克拉夫特和海澤爾·希爾德“超越萬古”

加塔諾托亞形象接近未知 (皆因無人有機會詳細描繪它的樣貌),但據信極為恐怖,有著無數的觸手、鋸齒、感受器官,以及極其可怕的輪廓。加塔諾托亞有時被稱為“甘塔”(Ghanta),被描繪成一個具有觸手和上千眼睛的蟾蜍狀怪物。

加塔諾托亞的能使盯著他看的人石化,哪怕那個人看的並非本體,只是比較完美的複製品。
被他石化之人組織器官將完全凝固,無法移動,但他們卻仍保有感知和思考能力。要將人從石化中解救出來,只剩下破壞石化的腦部一途。這方法雖然能使肉體擺脫不能移動的折磨,卻只會使受害者從此發狂,失去思考能力。

加塔諾托亞據說在史前被米戈從冥王星帶到地球來的;在古代的姆大陸,加塔諾托亞棲息在一座由猶格斯真菌建造、為頂火山群所環抱著的地下洞穴中。姆大陸上的祭司們被迫定期提供人類的活祭給加塔諾托亞,以免它從其死火山的居所中出來並製造血腥的大屠殺。姆大陸沉沒時,加塔諾托亞被波浪所吞沒囚禁。

此外他亦被描述為克蘇魯的長子,有時地質變化會使加塔諾托亞的居所浮出水面,猶如準備著在某一天會與克蘇魯的拉萊耶一起重新升起降臨世間,永不沉沒。


阿爾瓦薩

阿爾瓦薩是最不為人知的舊日支配者之一,除了他的外號「山丘上的沉默哮叫者」外,幾乎沒有其他資料,目前下落不明。
阿爾瓦薩擁有一個和人相近的軀幹,本應是頭部的地方卻只有脖子和一個無牙的嘴;四肢彎曲而瘦長近似觸手。只有在新月的第一夜才能召喚阿爾瓦薩。阿爾瓦薩出現後會吞噬大量祭品,其中需包括一名人類。因此,阿爾瓦薩的崇拜者總是會為它準備足夠的食物,畢竟沒人知道在食物不足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
踏入2000年時,阿爾瓦薩曾在歐洲出現,並在城堡和廣場引起靈異事件。在那裡,它所發出的不可思議叫喊聲,令人深深陷入瘋狂之中。




阿特拉克

那黑暗的形體有如一個蹲下的人一般大小,卻長著蜘蛛一般的肢臂....他看見在藏在那黝黑矮小的軀體之下,扭曲多節的肢臂中有一張人臉,正好奇地打量著他。恐懼逐漸在他體內擴散開來,這位魯莽的獵人發覺那些遍布毛髮,狡詐的小眼睛正死死地盯著他看。
--C.A.史密斯,“七詛咒”

阿特拉克形象為一隻巨大而臃腫的蜘蛛,大小恰如一個蹲下的人。在阿特拉克黑色的軀幹上長著一張人臉,臉上則佈滿毛髮和血紅色的微小眼睛。阿特拉克深居地下,並一刻不停地在人世與夢地間的裂縫深淵中編織網橋。據說,在網橋編織完結的同時,世界將迎來末日。

阿特拉克被視為所有蜘蛛的領導者,且永遠和自己的眷屬「灰色紡織者」一起於深淵上結網。阿特拉克把一切事務都置於編織之後,且十討厭被打斷工作。因此,阿特拉克雖為個性較溫和的邪神,召喚它也是不智之舉。

阿特拉克和扎特瓜關係密切,他們可能會分享祭品:若有不請自來的活祭品獻到札特瓜身前,而扎特瓜同時又剛好吃飽的話,扎特瓜便可能將活祭品送給阿特拉克(雖然結果會變成阿特拉克不願耽誤編織而不吃祭品然後把祭品扔給別人......);此外,他們似乎同自土星而降。




莫爾迪基安

它是一團塊黑暗,黢黑且不透明,帶著一種奇特的眼花繚亂之感令人目盲。它似乎從紅色的骨灰甕中吮走了火焰,以一種完全如死亡和虛空一般的徹骨嚴寒充盈窖室。它的外形是一條爬蟲般的影柱,大如巨龍,後方蜷曲的軀幹依舊源源不斷地從走廊的晦暗中鑽爬進來。
C.A.史密斯-'藏骸所之神'


莫爾迪基安居於祖爾 - 巴哈 - 薩爾,是那裡的唯一之神。莫爾迪基安形象為一個渾身黝黑,身材巨大,軀幹蜷曲宛如巨龍,且身無四肢,面無雙目的巨人,但外形能有所變換。他移動時會散發出如死亡和虛空般的刺骨寒氣,所有火和熱都會被它虛空、漩渦般的身體捲走。

莫爾迪基安似乎是一個強大的食屍鬼個體。據信徒所述,莫爾迪基安同死亡一般古老,一般無所不能,並在古早時代便在舊大陸受到崇拜。莫爾迪基安在祖爾 - 巴哈 - 薩爾有著自己的神殿和祭師,他則居於神殿的地底等候獻祭 :祖爾 - 巴哈 - 薩爾的居民,以至死於此的外來者的屍體。所有祖爾 - 巴哈 - 薩爾的居民都是他的信徒,他們深信藉由被莫爾迪基安吞下,他們將免於腐朽和蛆蟲,達至不朽他的祭師都是半人半獸,長有利爪獠牙的食屍鬼,負責搜羅在城中死去的人的屍體並帶回神殿。
 
和恐怖的外貌不相稱,莫爾迪基安是公正的死者之神。對於誤入神殿的生者,他會讓祭師放他們而去;但對於那些妄圖竊走屍體的狂妄之徒,莫爾迪基安將會把他們拖走,或叫喚祭師們將他們擊打致死。




順便說一說德雷斯好了

在克蘇魯神話的眾多作者中,對整個克蘇魯神話體系影響重大的,除了洛夫克拉夫特,就要數德雷斯了。

德雷斯是洛夫克拉夫特的至交好友。在洛夫克拉夫特還只是個默默無名的低俗小說作家時,他們便已相識。欣賞洛夫克拉夫特作品的德雷斯,為了不讓其開創的小說風格遭到世人遺忘,便在洛夫克拉夫特過世後創辦「阿卡姆之屋」出版社,並搜羅和發行洛夫克拉夫特的原稿小說。

(阿卡姆之屋後來成為了不少著名作家的誕生之處,有興趣可以搜尋看看。)

德雷斯幾乎貢獻了一切在阿卡姆之屋上。後來,在阿卡姆之屋的營運步上正軌後,他着手把克蘇魯神話系統化。

德雷斯進一步完善了克蘇魯神話的體系,並構築了一個大致的框架;但他同時亦有不少具爭議性的創造。

例如,他增加了善惡二元論:他把神祇們分成了「善」跟「惡」兩鍾,雙方對立;又引入四元素說,將所謂「元素」系統引入到克蘇魯神話之中。他將舊日支配者們依其象徵的自然元素分成水、火、風、地四個陣營。
為了填補這元素系統中的空白,德雷斯甚至專門創造了象徵火的克圖格亞和象徵風的伊塔庫亞。

不少原教旨主義者的認為,善惡二元論和洛夫克拉夫特的「冷漠宇宙」觀念相背,因此拒絕予以承認;四元素說亦有具爭議性的設定,如猶格索托斯被分配為「地」。值得一提的是,德雷斯分配分素並不全憑個人判斷;實際上他整合了以洛夫克拉夫特為首的不同作家的創作才作出設定,如早在1936年出版的《克拉利茲的祕密》便提到猶格索托斯君臨地底世界。

誠然,德雷斯體系下的克蘇魯神話和洛夫克拉夫特的體系已有許多不同;但正因為他的改造和傳承,克蘇魯神話才得以從無人問津的無名小說躍身成為二十世紀最偉大恐怖文學作品,並重新出現在大眾眼中。即使世可能不認同他的創作,也絕對不會掩埋他對克蘇魯神話的貢獻。



話說在打這篇時,不僅五抽出來了道羅和阿撒托斯,還做了個被拉進拉萊耶的夢
怕.....



20
-
LV. 22
GP 372
63 樓 雪乃控宗哥-拓荒模式 james0608
GP0 BP-
哎呀
是好久不見的更新

如果被當成考古就......
0
-
LV. 14
GP 9
64 樓 佐藤 sam223456
GP0 BP-
莎布神魔也有啦,不要忘了她QQ
0
-
LV. 1
GP 5
65 樓 黃道十一宮 hflam15
GP0 BP-
我第一次了解克蘇魯神話的故事應該是兩年前在玩TRPG
0
-
LV. 22
GP 400
66 樓 獸隊之魂 a8872817
GP0 BP-
雖然對克蘇魯系列頗有興趣
但一直沒有深入瞭解過
只有稍微看一些短文跟系列電影的解說

神魔前期的克蘇魯系列強度簡直慘不忍睹
直到宇宙系列終於翻身了XD

然後 那個奶子不會上車嗎
小時候看那個影片看完整個黑人問號
我褲子都拖了 你給我看這個
0
-
LV. 20
GP 7k
67 樓 最後幻夢之彼岸獸人 lastillusion
GP0 BP-
很懷疑是不是手機版的問題
預覽圖真的是如此?
0
-
LV. 45
GP 27k
69 樓 囧喵 smartkuo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古文
0
-
LV. 28
GP 7k
70 樓 c876精精斬 Jonathan422
GP8 BP-
阿撒托斯的化身--撒達·赫格拉
那是、一個由好幾對柔軟的腳所支撐的巨形雙殼貝,好幾根前端為多邊形附肢的多節圓柱狀物體從半合的貝殼中探出。然後,在貝殼內部那無邊的黑暗中,一雙深深凹陷、閃輝着駭人綠色光芳的眼睛,以及一個欠缺嘴部、看似毫無知性的臉容,均為一叢閃亮的黑髮所覆蓋。  

——拉姆齊·坎貝爾,《夏蓋妖蟲》

撒達·赫格拉是形似巨形變形蟲,長有一對巨大的雙貝殻。在半開貝殻中,一張長著綠色眼睛的人臉從體內向外窺視著。

崇拜並召喚阿撒托斯并無任何好處。這位盲目痴愚之神除了帶來無盡的毀滅、黑暗、枯萎和瘋狂外,幾乎不會給召喚祂的信徒任何好處。儘管阿撒托斯的信徒寥寥無幾,夏蓋蟲族卻是衪最忠誠的信徒。無生命之虞、醉心宗教的夏蓋蟲族狂熱地崇拜阿撒托斯的化身撒達·赫格拉。夏蓋蟲族在其母星夏蓋星上建築了無數由堅不可摧的灰色金屬所建、有着「多維門」以供來自「外層空間」的撒達·赫格拉進出的金字塔狀神殿,并以複雜的儀式和對其他種族的拷打向祂獻上祭祀。

夏蓋星于一次格赫羅薩的到來所引致的災難中完全毀滅;在毀滅前夕,夏蓋蟲族逃進了神殿,并和神殿一起進行星際穿梭。那些轉移到地球的夏蓋蟲族,其神殿并坐落于英格蘭的賽文河谷。有趣的是,每一艘金字塔型宇宙飛船似乎都有一位撒達·赫格拉居於其中作為能量核心。也許,撒達·赫格拉只是阿撒托斯的無數碎片之一,或是連接阿撒托斯的異界之門的名稱。也因此,當撒達·赫格拉的貝殼完全打開,阿撒托斯的真身便會降臨于世。

說起來,這是我第一次用日文資料= = ,始終未能找到《夏蓋妖蟲》的原文

除了新增這位外,也修改不少、內文和圖片排版,使原文更具統一性,不過這樣做,初年的痕跡差不多要消失了QQ

附上腫脹之女一張

8
-
LV. 28
GP 7k
71 樓 c876精精斬 Jonathan422
GP7 BP-
魯利姆


它有著類似一隻肥大的白色蠕蟲的外形,但體型卻比海象還大。那半蜷曲的尾巴和身體中段一樣粗,身體前端向上抬起。它有一個模糊的面部,其特徵與任何陸地生物和海洋生物都不同。白色的嘴不停地開合,裡面沒有舌頭也沒有牙齒,隨著面部不斷地從圓台的一邊搖擺到另一邊。眼窩離淺淺的鼻孔很近,其中沒有眼球。一團團眼球狀的血珠不斷從眼窩中湧現,隨即破裂、滴落,在冰面上形成兩堆石筍狀的黑紫色物體。
——C.A.史密斯《白色蠕蟲的到來》


魯利姆·夏科洛斯是終北大陸的舊日支配者。他的形似一隻比海象還要肥大的白色蠕蟲,臉上本應是眼睛的部位只有兩個不斷滴下如眼球般大小的紅色血塊的眼窩,頭部中央則有一個無齒無舌的大口。

從另一個世界降臨的巨大冰山「伊基爾斯」在終北大陸緩緩南飄,魯利姆深居其中。這塊有意識的冰山所及之處,萬物凍結、船集沈沒,不幸被凍結的人其身上會留下灼燒一般的凍傷印記,並將永遠無法從冰結中逃離,成為不融的冰雕裝飾魯利姆的居所。

魯利姆會從被自己毀滅的城市中挑選巫師,以不朽來誘使他們侍奉自己--然而這些所謂巫師不過是讓他飽餐一頓的高級儲備糧而已。當巫師的身體和魯利姆同化、能適應伊基爾斯的寒氣後,魯利姆便會吞噬他們的身體、支配他們的靈魂。

魯利姆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他需要在新月之時定期沈睡。沈睡期間,魯利姆異常脆弱,那些被自己吞噬靈魂亦會取回他們的意識並拼命反抗。於是,故事結尾魯利姆最終被其中一名他囚禁的巫師艾伐格奮力殺死了。

沒錯
一劍捅死了
而且是真的死了,不是化身消滅
騙人的吧.JPG
7
-
LV. 29
GP 7k
72 樓 c876精精斬 Jonathan422
GP10 BP-
烏素姆
不知為何,這東西就像一株巨大的植物,有無數蒼白而腫脹的根,從一枝球狀樹幹中分岔出來。這枝樹幹半掩著,頂端有一個朱紅色的杯子,就像一朵畸形的花;從杯中長出了一個珍珠色小精靈的身影,形體精緻美麗而勻稱。

——C·A.史密斯,《烏素姆》

烏素姆是居於火星的舊日支配者,他型體未知,而在吸入他所產生的致幻氣體後,則能觀測到一株巨大的植物,其上半身是一個小精靈似的形體,連接在枝幹頂部的一朵朱紅色杯形花朵中;下半身則形似巨樹,長有許多蒼白膿腫的根。烏素姆聲音甜美而洪亮,其感知能力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因此能看到和聽到一切,並有能力和半徑一英里內的任何人進行心靈交流。烏素姆能產生出一種芳香的催眠氣體,人類吸入後會陷入無止盡的狂喜之中,在不知不覺間失去自己的心智淪為烏素姆的奴隸。

火星之上有一個名為愛伊海伊人、個性溫和的智慧種族。自烏素姆超越萬古降臨到火星後,相當一部分的愛伊海伊人開始崇拜烏素姆。後來,火星上的另一種族火星人和愛伊海伊人在發動革命並擊敗了烏素姆與他的追隨者,最終將他們逐至火星地下的建築群拉沃莫斯,一個宛如伊甸園一般隨意地生長著奇型怪狀卻無比美麗的各種動植物的火星都市。在拉沃莫斯底部的一個深幽洞穴中,烏素姆和他的追隨者們一同沈睡,過著沈睡千年活動千年的永恆循環;也許,現今烏素姆和他的追隨者正在興致高昂地打造著侵略地球用的以太船也說不定。




修德梅爾
一條一英里長的巨型灰色物體,一邊吟唱一邊分泌著奇異的酸……以驚人的速度和決然的憤怒衝過地球深處……玄武岩在它面前就像噴燈下的奶油一般融化。

—— 布萊恩·魯姆利,《鑽地魔怪》

修德梅爾是克托尼亞族(鑽地魔蟲)的至高首領,外表為一隻完全成長,身體長達一英里的巨大的灰色蠕蟲。修德梅爾擁有克托尼亞族中最強大的挖掘能力,並總是在地底深處以十分驚人的速度前進。在鑽地的過程,修德梅爾能輕易單獨引發大地震。他會一邊吟唱嘈雜而詭異的聖歌、一邊在釋放熾熱的酸液掃清路上的一切障礙物,堅硬的玄武岩在他的酸液面前和黃油沒有兩樣。修德梅爾能在地幔中自由游動,並擁有卓越的精神感應能力,能隨時隨地地和克托尼亞族中的任何一位成員交流,在極深的地底感知到地表生物的活動、甚至能以此操控人類。

克托尼亞一族在人類文明尚未萌牙前便被舊神以星石(舊印)封印於現今埃塞俄比亞地底。然而。隨著人類文明的崛起,愚昧的人類開始開採摘取這些散落一地的奇異礦石用以裝飾自己的家園;於是,克托尼亞一族逐漸從沈睡中醒來,並在接下來的數千年間,伴隨人類文明的發展在地球底下始終不斷地挖掘自己的巢穴。



羅伊戈與札爾
在奇異的綠色夜幕中潛伏著的是一團令人戰慄的活物,一團顫抖著的肉團,扭動著四處蔓延的觸肢,使那幽暗的洞穴回蕩著古怪的嗡嗡聲,而從它體內深處則飄蕩出可怖的啼叫。

——奧古斯特.德雷斯,《星之眷族的巢穴》

羅伊戈與札爾是一對雙子風屬性舊日支配者,兩者外型相似,均為一團如山一般巨大、且為無數觸手所覆蓋,腐爛不堪的肉塊。他們被囚禁在緬甸的磣高原湖中島嶼的一個地底洞穴中,雙方的觸手相互纏繞,數千年以來從不間斷地發出奇異的嗡嗡聲。他們自大角星降臨並被囚禁於地球,在這裡他們受到丘丘人的祟拜;丘丘人則始終在尋覓能替他們解開封印、喚醒這兩位沈睡的舊日支配者之人……

猥褻之雙子——札爾是雙子中力星更強大的一位,儘管他的身體雖被囚禁於地球,其意識和思想卻仍存在於大角星。
星之漫步者——羅伊戈是雙子中力量較弱小的一位,從屬於自己的兄長札爾,其卻似乎是丘丘人崇拜的中心。

作為風屬性舊日支配者的羅伊戈與札爾能刮起不詳的大風,亦擁有把物體分解成份子狀態的能力。在地球上,他們的存在一般則只能以無故刮起的無源風勉強觀測;然而,當大角星出現在空中之時,羅伊戈與札爾就能在其信徒面前顯現他們的真身。


久違的更新,在版本完結前終於擠出來了
嗯,我就爛。

這次的更新角色分別是
被地球基金會射爆的修德梅爾
被火星人射爆的烏素姆
被星之戰士射爆的雙子
堪稱炮灰三人組

記得家中以前有布萊恩·魯姆利的《地下挖掘者》,那時還不知道《地下挖掘者》寫的就是修德梅爾,現在找不到了有點可惜。


順便說一下羅伊戈與札爾的故事好了

我在幾年前普有幸在貼吧拜讀過《星之眷族的巢穴》的譯文,現在已經被吞了
該怎麼說好呢.......
我還是直接描述一下故事結局好了

故事結尾,主角喚來異星的星之戰士,他們冒著火、騎著天馬、拿著激光槍把羅伊戈與札爾射爆了!耶!
.....蛤?

這篇似乎是德雷斯最惡名昭彰的作品之一,能和其匹敵的還有德雷斯另一部著名的作品《居於户口之物》;在那部中繁星到達了正確的位置,拉萊耶再次上浮,一場大災難即將席捲地球......(先不討論短短百年內拉萊耶會上浮兩次,要知道拉萊耶自億萬年前下沈後在1927年才第一次浮起)

然後就被人類用核彈炸回去了
草。

不過德雷斯的創作並不全然獨斷;相反,他在當時實際上諮詢過包含洛氏在內的一眾的克蘇魯神話創作者們的意見,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這一篇
10
-
LV. 2
GP 9
74 樓 smileinout
GP0 BP-
這是看這篇文以前我所知道的克蘇魯
0
-
LV. 29
GP 7k
75 樓 c876精精斬 Jonathan422
GP14 BP-
同樣,這裡還有另一個東西。它並沒有安置在基座上,反而像是滑翔或是漂浮在那片模糊不清、彷彿地面般的較低層面上。它的輪廓並不是固定的,而是短暫地變化成很早以前的某些東西,或是類似於人的模樣,但是卻要比普通人類大上半倍。就像是那些放置在基座上的東西一樣,它似乎也被某種淡灰色的織物厚厚地遮蓋著;可是卡特並沒有看見那上面有任何孔洞,可讓下面的東西通過孔隙來凝視他。也許,它並不需要注視,因為它似乎屬於另一種生物體系,遠遠不同於僅僅有著物質機體與肉體官能的我們。
——H·P·洛夫克拉夫特,《穿越銀匙之門》


塔維爾·亞特·烏姆爾是猶格.索托斯的化身之一,別名為太古永生者,形象不定,似乎會因來訪者的身份而改變。在人類來訪時,衪短暫地變化為一個被某種淡灰色的織物厚厚地遮蓋著的、比普通人類大上半倍的人形剪影。

在一個任何歷史都無法載明的時代、一個地球上任何地理學家都無法定位的地點中,存在著一扇門——第一道門。跨越那扇門,任何生物都將離開膚淺的維度和時間,進入一個超乎時間之外的地方,踏上尋覓窮極之門的旅途。塔維爾·亞特·烏姆爾飄浮在第一道門的門內世界內、一個以陌生幾何法則堆砌而成的無數基座群中央的最巨大基座之中,迎接跨越第一道門的來訪者步向窮極之門。

塔維爾·亞特·烏姆爾是全知的指引者,衪會仁慈而友好地帶領手持銀之鑰的來訪者前往窮極之門。首先,塔維爾·亞特·烏姆爾會用魔法保護跨越第一道門的來訪者,以免其在失去形體後被扯碎;並會友好地歡迎來訪者的到來,向其警告前途窮極之門所代表的無盡危險;在來訪者作出繼續前進的回應後,塔維爾·亞特·烏姆爾將接納這位勇敢的來訪者成為眾多上古者之中的一員。最終,塔維爾·亞特·烏姆爾會和上古者一起吟頌儀式、交織出如幻的夢境,協助來訪者穿越窮極之門。




既然塔維爾不僅成為了我們能幹的的養母還出了新卡
那來更新一下她的資料好了畢竟以前是直接從維基中複制貼上的

《穿越銀匙之門》是倫道夫.卡特的最終章,自此以後這個被戲稱為作者小號的角色便未有再正式出現過了。《穿越銀匙之門》的設定很令人玩味,寫出了作者以想象力窺探高維度空間的嘗試。

在通過窮極之門後,倫道夫.卡特看到了不同時空中存在的無數「倫道夫.卡特」。這些倫道夫.卡特,可能充滿智慧、也可能毫無知性;可能是少年、也可能是滿頭白髮的老翁;可能是人類、也可能是居於異星的外星人、甚至可能只是一株植物。然而,每一個位面、每一個時空、每一個宇宙中的「倫道夫.卡特」,他都能斷言其為自己——所有的自己均指向了背後一個名為「倫道夫.卡特」的終極存在。 在接觸到這個真理後,倫道夫.卡特發現自己這個存在的所謂「獨特性」已經不復存在,因而感受到比至今所有經歷更無可名狀的苦痛與恐懼——他意識知道自己不再擁有自我、不再是一個能夠與其他東西區分開來的明確存在。

故事的後段,是和猶格.索托斯的對談,提到猶格.索托斯存於所有的生物之中,是萬物的切面——這也是為甚麼猶格.索托斯被稱為一生萬物,萬物歸一者。在全知全能的猶格.索托斯面前,人類崇拜的諸神甚至比螻蟻還不值一提。

維基上的塔維爾資料,有「如果人類撕開(塔維爾上的)這面紗,就會因看到那後面的廣闊遼遠的宇宙而瘋狂。」這段話,實際上,《穿越銀匙之門》全文並未有提到這個設定,但在和猶格.索托斯的對談中,猶格.索托斯曾說要是倫道夫.卡特能「在不揭開面紗的情況下重新穿越那兩道門,則能回到自己的世界」在這邊,面紗代表的也許是無垠宇宙中的會讓人瘋狂的真理吧,那麼後人將面紗的意境和塔維爾的形象聯繫在一起,也未嘗不可——說到底,克蘇魯神話的本質不就是共同創作的故事嗎?
1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50 筆精華,12/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