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23

【其他】琥一ADV不負責任翻譯(劇情捏有)

樓主 tfshelly
GP0 BP-
我又來了~(揍)

目前手邊ADV比較完整的就只有コウ和ルカ而以,每個角色都有10個。
琥拿到了九個,琉夏八個。
所以這次輪到琥了:D

先貼第一個

West Beachにて


“Diner West Beach”
“承租招募中”

發現SR的排氣孔聲音變成啪搭啪搭後關掉引擎。

目瞪口呆地注視著被海風給鏽化的招牌和貼在入口邊的招募廣告。


琥:「這不是West Beach嗎? 竟然想住在這」


開學典禮前一天,
ルカ告訴我的新住處應該就在這。
很久以前,
老爸曾經帶著我和ルカ三個人一起來這家餐廳吃過飯。
據說是老爸的熟人開的店,也聽說老爸有投資一筆錢。

但景氣變壞後,這家店一轉眼就不行了。

有如連夜跑路一般,連老爸的那一份也是。
我們家本來就是這付近一帶的地主,
老爸做的生意就是建設業或是所謂的土木營造業。

羽振りは悪いほうじゃないらしく、
抱著這個似乎賣不出去的物件,
在找到買主為止就這樣放任它。

不過這也太悽慘了點。
眼前注意到的金屬部分全部都生鏽了,
連外牆剝落的部分都滾到旁邊去。
從被海風或是沙子給弄髒的白色窗戶內一看,
店裡頭似乎比外面多少好一些。

雖然多少好一些,但還是不是給人住的地方。

ルカ打算離家這件事,不知不覺的就明白了。
總覺得有一天他會這麼做。

不過那個笨蛋,為什麼想住在這種鬼地方?


琉夏:「誒,コウ。怎麼啦?」


討人厭的嘎吱嘎吱聲音響起,
那道果然被海風給鏽掉的鋁門打了開來,ルカ從裡頭走了出來。


琥:「怎麼啦個頭…… 你說的就是住這?」
琉夏:「對啊。 來吧,進來看看裡面」


跟著ルカ進到裡頭後,
如果不是到處都是灰塵的話,
總覺得這家店像是直到最近都還在營業似的。
果然是連夜跑路啊。


琉夏:「コウ,你喜歡這種對吧?」


如果要詳細說下去的話會沒完沒了,
但的確是所謂的餐廳啊,
大抵來說整體裝飾是六零年代的美國風。


琉夏:「電和自來水都有。總會有辦法的」


像是搶在前頭似的說完這句話後,ルカ就從裡頭的樓梯爬上樓。

建築物中有本來就是給客席使用的二樓和更上頭的閣樓,
從某處天窗照射下來的日光把飛舞的塵埃照射得更清楚。
地板上一定是漏雨的痕跡,
看起來像是乾枯的水窪似的浮現在那。

聽說是睡在這裡。
喂,有沒有搞錯啊?


.........................


琉夏:「從這裡看出去的海很棒」

結果,被強迫幫忙打掃後,
在向海灘延伸的木頭甲板上一邊看著海一邊喝著買來的罐裝咖啡。

馬上就要沒入水平線的太陽將沙灘染成了黃色。

琥:「嘛,還不差」

沒有任何遮蔽物,也禁止游泳的地方想當然爾沒有人氣。
雖然店開在這裡不會流行,但景色確實不錯。


琥:「然後,果然非住這不可?」


暫時沉默地看著海以後,ルカ開口了。


琉夏:「對啊,
   這樣做比較好」


ルカ總是默默的思考,一個人決定。
只考慮到一半的事情絕口不提。
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的傢伙。
就算問他離家的理由,也一定會笑笑帶過吧。

隨便你。
那也隨便我怎麼做。


琥:「喂,最上面的房間是我的。你睡二樓」
琉夏:「意思是コウ也要住下來?」
琥:「啊啊」
琉夏:「哎呀呀」


像是故意地嘆了口氣,ルカ又再次眺望著大海。

就這樣的,我們開始在這裡生活。
  
0
-
LV. 10
GP 23
2 樓 tfshelly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子供たち1
(校園CG3入手後,冬季制服時選一起回家的選項)

為什麼要打架嗎……

被(班比)這麼一問之後開始思考著。
為什麼總是會變成這樣子?

和那些傢伙的因緣,從升上國中左右開始一直持續著。

放學後到遊戲中心玩的時後,那些傢伙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耳環櫻井兄弟說的就是你們啊?

這個時候的我們常常被這麼稱呼。
不只因為這個年代還戴著耳環的兄弟很稀奇,
還因為以耳環為特徵的櫻井兄弟是附近出名的壞孩子。

耳環是ルカ在夜市攤販拿到的。
似乎是打靶的獎品。

問他為什麼要特地拿這種娘娘腔的東西,
他卻說了什麼勇氣的印記之類聽不懂的話。

看來打靶攤的大叔,似乎被要求和一等獎交換了。
不管怎麼看都不覺得是什麼高價的東西,
只不過是在纖細的鍊子兩端接著棒子而以。

雖然是這樣,但ルカ卻好像對這便宜的東西非常中意。
堅持說很像當時看的功夫片裡面的雙截棍的形狀。

這玩意兒要怎麼戴啊?

這樣戴的,
這麼說完的ルカ用不知從哪拿出安全針,
若無其事的在自己的左耳上穿了個洞。

不管呆滯地看著他的我,
這次又往耳洞將耳環戴上去給我看。

喏?

感覺我的內心彷彿受到血的影響。
針之類什麼的,從以前開始非常害怕了。
就算現在要打針也會感到憂鬱,大概也是這個原因吧。

不過這些事情ルカ不知道。
所以是為了不讓ルカ發現這件事情而以。
並不是因為覺得噁心,我是這麼想的。


另一個給コウ用吧。


被這麼說的話,身為大哥已經沒有退路了。
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覺得大哥不是這麼好當的。

以耳環作為印記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只不過,和附近的壞孩子打架的話絕對不會輸。
對手是附近的學校吧,或是和高年級學生也好都沒有問題。
當然也有被打倒的時後。

但是我們絕對不會就此罷手。
直到我們贏了為止不管幾次我們都會繼續打下去。

果然,常常說的"勇氣的印記",
而耳環就是這個印記,
然後那些傢伙們都把我們過度的誇張化了。
(其實這句很不確定XD)

當ルカ說要參加翅學的入學考試後,
那些傢伙搞不好每天都鬱鬱寡歡也說不定。

值德慶幸的是,當上了高中後我們的傳聞也漸漸的減少,
以前那樣胡亂的打架事件也不曾發生了。


可是余多門的那些傢伙不一樣。
那些傢伙和我們是抱持著同樣的原則的吧。
直到贏了為止都不放棄。

如果聽到這些事的話,妳會怎麼想?
一定會覺得很無聊到發愣吧。

的確很無趣啊。
就算如此,我們就是這樣活過來的。
事到如今,什麼都改變不了了。

2
-
LV. 10
GP 23
3 樓 tfshelly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嘘でも笑える生き物(就算是騙人也會笑的生物)
(畢業旅行喜歡以上(?),自由活動一起行動入手)


畢業旅行決定去北海道的時候就有預感了。


琉夏:「コウ,我稍微去一下」


ルカ會這樣說並不是被班上其他女生約去。
那傢伙一定在最開始就這麼決定了。
小樽是那傢伙出生成長的地方。

所以當ルカ這樣說的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沉默了。

開心的拿著三人分的冰淇淋回來的(班比)在聽到這件事之後,
並沒有生氣,只是在一瞬間用哀傷的眼神看著我並且笑了。

如果下次ルカ又這麼任意的話,倒不如直接對他發火算了。

不過並沒有這樣。
這傢伙一直都很珍惜三個人一起的時間。

雖然也很想告訴她實情,
不過這種事果然還是ルカ自己來說比較妥當。

想著該怎麼安慰她,
但是這種巧妙的事情我可做不到。
所以只能把ルカ的冰淇淋也拿來吃了。

所以我吃了自己買的藍莓口味和ルカ說要買的口味。

ルカ要買的口味,是我不太敢吃的甘藷口味。


........................


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常常會變得很尷尬。

也許是注意到這氣氛也說不定。
班比比平時三人在一起的時候更容易因為小事情笑了。
這又再次讓我感到鬱悶。

ルカ雖然的確是個讓人火大(?)的傢伙,
但是只要有他在就會使周圍明亮了起來。
那傢伙只要一笑,大家也會變的愉快。

換作是我的話,卻只會使讓身邊的氣氛變得沉悶。
從小鬼的時候開始就這樣了。

吶,你怎麼想的?
現在你開心嗎?
今天妳的笑容看起來很寂寞。

不知道是誰說的,所謂的人類是就算是騙人的也會笑的生物。

如果你不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不過因為我是笨蛋,
我沒有辦法明白你的感受。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子才說要拍紀念照的吧。
(又是好一句不確定的句子)


班比:「來嘛,笑一個笑一個」
琥:「別說這種強人所難的話……」

我硬著頭皮試著擠出一個不習慣的笑容。

面對照相機地妳看起來真的很高興似的。
但是我是笨蛋所以沒有辦法明白你的感受。

如果厭煩的話就說吧。


琥:「開心嗎?」
班比:「嗯,非常開心」


所謂的人類,
是就算騙人也會笑的生物,
不知道是誰說的。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1
-
LV. 10
GP 23
4 樓 tfshelly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帰り道(歸途)
(第三年煙火大會心跳對話後入手)



在看完煙火回家的路上,
我們不知從哪裡開始就什麼都沒有說,
不由得稍微繞了些遠路。

不知從哪一個庭院裡傳來金鐘兒還是蟋蟀的聲音。

從我出生到現在,並沒有喜歡上蟲子的經驗。
不過在這樣的夏夜裡,聽著木屐聲和蟲聲和鳴也不壞。

我們倆就這樣安靜地走了好一陣子。
只要兩個人一獨處,我實在沒辦法好好的說上些什麼話。

所以在夜晚地路上,聽著木屐聲和蟲鳴有種得救了的感覺。

(班比)也似乎對這種風情感到愉快。


班比:「啊,你聽……
    那個聲音是什麼?
    金琵琶?」


聽見從背後傳來的聲音,
稍微等了一會,班比急急忙忙地追了上來。


班比:「拍謝、拍謝」


這樣並排走著到後頭都會是我走在前面。
因為步幅不同的關係。

又因為穿著木屐的關係,今天特別容易變成這樣吧。
已經不知重複了幾次。


琥:「就算問是什麼蟲我也不知道啦」
班比:「這樣啊……」


這麼說了的(班比),
哼起了小學的時候,每年秋天不得不唱的歌。
明明才盛夏而以,
卻總覺得秋天已經要來臨似的。


班比:「チンチロリン,果然是金琵琶對吧?」
琥:「說不定吧」

連自己都覺得可悲。
我果然不是很會講話啊。


儘管如此還是開心地邊看著木屐的前端走著,不讓(班比)發現到這點。

剛才說的是真的。
差不多忘記是第幾遍,
想要再次和你在這樣的夏夜裡走下去。

我注意到突然抬起頭笑著的(班比)。

從浴衣露出的脖子微微滲出汗滴,梳不上去的頭髮沾了上去。

我決定再稍微走慢一點。  
1
-
LV. 10
GP 23
5 樓 tfshelly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サクラソウ (櫻草,琥一)
(學校CG4入手時,友好以上二三年目五月底自動發生)


開學典禮後回去的路上,我去找了一個很在意的地方。

翅高的入學測驗勉強的低空飛過,
不太在意地看見了導覽上的照片映著這個場所。

如果沿著校舍後面的圍牆走,就能看到圍牆壞掉的空地。
這地方的確有印象。

穿過雜木林的深處走,那裡有一座古老的教堂。
常春藤比那個時候更茂密,
雜草也是隨意地生長。

儘管如此卻絕對沒有錯。


幼時琥:「好了沒~?」
幼時琉夏:「還~沒~!」


我們曾經在這個教會一起玩過。
櫻草曾在這個教會的四周開著。

那個時候ルカ常常到很晚才回家。
問他理由,
他說去找櫻草了。

只要找到櫻草的話,不論想去哪裡都可以到達。

據說有這樣的傳說。

ルカ那個時候看了很多書。
所以這也一定是不知道從哪本書上面看到的吧。

某天三個人一起玩的時候。
ルカ說找到櫻草了,
這是ルカ第一次對我們說這個傳說。

當然,這種事情本來就沒什麼好相信的。
就算要我嗤之以鼻也可以。
但是,沒有特別在意。


說是找櫻草,
那傢伙知道想要去什麼地方。

我從家裡跑出來的那晚,
一個人來到了教堂前。

被月亮照設的櫻草就像是被施了什麼魔法一樣,
閃耀著淡淡的桃色。

有那麼一點恐怖的感覺。
原本想要不管它就這麼回家去的。

可是最後並沒有這樣。
想著ルカ每次都不管老爸和媽媽的心情就跑出去找櫻草,
總覺得很火大。

所以我把手邊的花全部給拔了。

草上散落的小小花瓣,就這麼的被月亮映照著。

櫻草就算變成這樣子還是再次地閃耀起淡桃色的光輝。


幼時琉夏:「這個花是妖精的鑰匙喔」
幼時班比:「妖精的鑰匙?」
幼時琉夏:「一定會帶你到心中所想的人的身邊去的,
      ……相信嗎?」


...............

太陽從從教堂的屋頂隱沒,
突然間庭院的另一面變得昏暗。

為什麼又想起這件事情?
自己都覺得像個娘們而咋舌了。


回去的時候,
在昏暗的庭院中,僅有一朵小小的淡桃色櫻草盛開著。  
0
-
LV. 10
GP 23
6 樓 tfshelly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子供たち2


余多門:「這什麼鬼?
     哪有那麼好的事啊,喂」


不要再找我們兄弟倆麻煩了,
這麼告訴他們時,他們馬上停止平時目中無人的樣子,
余多門的那些傢伙沉下了臉。

我和ルカ好一段時間一直被這些傢伙挑釁。
這些事也該在這裡為止了。

如果對手是兩兄弟就不太妙。

大概是大了這個主意吧。
最近總是在一個人的時後被盯上。

終於,像這樣子的一群人找上翅高來了。

這次是開車來的。
是為了能夠把我給擄走而準備的吧。

再贏了我們之前不罷手。
不管用什麼手段。
以必死的決心。

不知什麼時後說了這些話的我們。
大部分的傢伙就這樣算了。
但是這些傢伙不同,
因為他們的方針和我們一樣。

不論如何,直到贏了之前都不放棄。

ルカ也差不多要牽車回來了。
看來沒辦法在這裡會合了。

不過現在實在沒有辦法離開這裡。

而且本來照這個情形走下去,時間對這些傢伙也--


班比:「コウ!」

顫抖的聲音呼著我的名字。
班比用蒼白的臉看著我們。

從喉嚨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往上衝。


余多門:「喂,那個小妞,確實是--」


余多高的傢伙用那遲鈍的腦袋評估了一下狀況。

而我也好不到哪去。
我的腦中閃過了最壞的情況。


琥:「沒關係的人。
   走了」

在這些傢伙的催促下,上了芳香劑非常濃烈的車裡。

後照鏡裡映著班比。

蒼白的臉,
害怕的看著這裡。


真的很抱歉。

在你離開的這段時間,
我們就是這樣子活過來的。
どこからでツケを払わなきゃならない。

我們已經和那個時候不一樣了。


那個時候……
在太陽下山前在教堂的庭園裡玩著躲貓貓。
最後總是我當鬼。

只有這個一樣啊。
不過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


在港口邊夕陽落下。
夕陽西下後,風向變成遊陸上吹往海面。

余多門:「可不可悲啊你,琥一」
    「喂,把琉夏叫來」

對不斷被毆打都不發一語的我感到厭煩,
那些傢伙向我吐口水,說了這句話。


琥:「放過我們吧」

雖然這麼做那些傢伙也不會接受。
但是我只能這麼做了。


余多門:「給我叫來!」


完全沒有手下留情地往肚子踢來,
我只能就這樣蹲在地上。


余多門:「琥一啊,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的窩囊廢我們都清楚。
     但是……這樣子你要我們怎麼辦啊?」


看著倒在地上的我一陣子後,那些傢伙這麼說了。
聽起來有那麼點哀傷。

那些傢伙小時候也一定不是這樣子的。


就跟我一樣在草地上奔跑著,玩著躲貓貓。
相信明天一定比今天更快樂。

儘管如此,卻不知道在何時變成只要低下頭來看見的盡是陰暗的場所。

搞不好就只能這樣子活下去也說不定。
那些傢伙的悲哀,
總覺得我也能理解。


余多門:「這不是結束的方法。
     我們不會認同的的」


他們說完這句話後就丟下我消失了。


............


當我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在往(班比)家的路上了。

為什麼會這樣我也不懂。
只不過是很想見(班比)一面。

並不是想要得到她的安慰。
而且我也不覺的會被她安慰。
就算如此還是很想見到她。

還想再繼續失望下去嗎?


果然,這個樣子不能去見她啊。

到了她家附近的兒童公園後,我已經沒有辦法動了。
所以坐在盪鞦韆上,看著慢慢變黑的天空。

那個時候……
在太陽下山前在教堂的庭園裡玩著躲貓貓。
最後總是我當鬼。


這樣啊。


我只不過是想看到妳和ルカ的笑容罷了。     
1
-
LV. 10
GP 23
7 樓 tfshelly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家族の情景~コウ~(家人的情景~琥~)



警方:「麻煩請把頭抬起來。
    這次似乎和琥一君沒有關係」

雖然警方過意不去的這麼說著,
但是老爸還是繼續默默的低著頭。

老爸從被帶進生活安全科的黃色房間後
就一直什麼都不說的低著頭。

結果,余多門的那些傢伙似乎是起了內鬨。

我被帶到這裡之後沒多久就知道了。

似乎是ルカ向警方說明了。
說是他做的,這一切都是誤會,
我是為了替他頂罪而向警方撒謊的。

最初半信半疑的警方向傷勢較輕的人詢問案情經過後終於接受了。
在回去前ルカ向我說。


琉夏:「コウ,抱歉。
    不過,我真的沒有做」


要道歉的應該是我才對。
看到余多門那些傢伙非常嚴重的傷勢的時候,
我的腦中瞬間閃過了ルカ的臉。

已經不想再做讓(班比)害怕的事情了。

雖然並沒有很明確的說出什麼誓言。
但是ルカ卻很確實地堅守這約定。
也很清楚為什麼我會一個人被打也不還手。

在不知道的期間裡,
ルカ變得好像能夠一個人好好做下去。

ルカ,
要道歉的應該是我才對。

當ルカ和要來交保我的老爸到了的時候,我的嫌疑已經被洗清了。
但就算是如此,老爸還是低下頭來道歉。

從小鬼的時候開始已經不知有多少次了。
老爸總是為了我的事不斷的低下頭來向人賠不是。


...............


老爸開車送我回到West Beach。

ルカ似乎還有有回來的樣子。

兩個人就這樣喝著咖啡。
並沒有說和平常有什麼不同。
只不過在West Beach的一樓有種特別像是寺院的感覺。
(我這句再亂的,掩面。ガラン是啥真的不懂)

老爸仍然沉默著,
新奇地注視著我們的住處。



你們,有沒有好好吃飯?


不時地說出這句話,接著又再度沉默。
老爸本來就是話很少的人。

小的時候只要做錯了什麼事,總是什麼都不問的就把我們痛打一頓。
因為身為大哥,總覺得每次都被打得比較慘。

乾脆就像以前一樣用力的揍我就好了。
不過老爸已經不會再打我們了。


...............


到了要回去的時候,老爸終於說出口了。
似乎是這塊土地終於找到買主,
這裡過不久就要被拆掉了。

差不多該回家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就這麼走了。


小的時後動不動就被老爸揍。
因為身為大哥,總覺得每次都被打得比較慘。

就算是這樣,我也一次都沒有恨過他。
長到這個歲數,我終於懂了這件事。

老爸他已經再也不會打我們了吧。

倒在床上鑽入毛毯中,哭了一會兒。     
1
-
LV. 10
GP 24
8 樓 tfshelly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弟1
(ルカ線三年目1/11後入手)

漆黑的夜晚。
窗外延伸出去的大海一片漆黑,
到底連接到什麼地方也說不準。
在這上頭,天空應該也向上蔓延。


............


被SR發動的聲音吵醒。

下樓後發現原本應該睡在那裏的ルカ已經不見了。
雖然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但是總覺得沒有辦法就這樣睡下去。
泡了杯咖啡,隨意翻了翻雜誌。


半夜兩點左右手機響了。


螢幕上顯示著沒有印象的電話號碼。

電話的另一頭只說了"是我"。
沉默了一陣子,我終於發現電話的另一頭是老爸。

有種不好的預感。


琥:「發生,什麼事了嗎?」


老爸開始簡短的和我說明。

出事了。

現在ルカ在綜合醫院裡。
似乎是在倒在濱海公路上被人發現了。

在那之後到底說了些什麼已經記不得了。
當我注意到的時候,
我已經坐上在濱海公路行駛中的計程車裡了。


............


那是個漆黑的夜晚。
窗外延伸出去的大海依然是一片漆黑,
到底連接到什麼地方也說不準。
在這上頭,天空也應該向上蔓延。

事故嗎……

一直沉默著不說話地司機這麼一說,
一道刺眼的紅光閃過了窗邊。
神啊,
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話,
現在這是怎樣?
不管怎麼樣都太過火了吧?

ルカ的雙親已經因為交通事故死了不是嗎?
但是,ルカ對祢有過任何的怨言嗎?

這樣是不是太沒道理了。
一點辦法都沒有。
為了不再繼續哭泣,我們最後選擇用這種方式活著。

原諒我們吧。
拜託了。
我們還只是個孩子啊。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51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