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
GP 41

【心得】<人與人間刺蝟般的愛>EVA 1~26集+舊劇場版心得

樓主 坂木草人 kamizuki
GP20 BP-
 

 
(先上個圖
 
 
(再上個音樂,閱讀時可搭配播放~
 
文章雖然已經打完好一陣子了,但還是分享一下
 
內容可能過於主觀,希望閱讀的各位也能分享自己的看法,鐵粉護航自重。
 
【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1~26集&EOE心得】
 
前言:
 
 現在正值創作形式革新的時期,我們不斷地接收新事物,開發新想法,在學校的日子幾乎是做這一環境式的陶冶,但是越看越覺得,我們似乎都是在看舊的東西;我一直有這種感覺,真正精采輝煌,具有創造力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即使是資訊時代飛快進步的現在,新的事物也早已不是真正的新,全都是那個時代的堆疊與精雕而已,並非真的如所見般的那麼劃時代。
 
 残酷な天使のテーゼ這首歌其實有種熟悉感,彷彿前世記憶般地跟隨著,直到接觸太鼓達人後初步認知到這曲目是來自EVA,EVA的大名已經聽聞許久,但因為是機器人動畫因此一直提不起勁去補完,直到魔法少女小圓補完開翻線上心得的時候,看到小圓是每15年出現一次的經典大作這個說法,而上一個就是EVA,配合之前研究御宅是經常提及EVA的說法,趁著這個機會好好認識一下這個劃時代神作。
 
 看完這部的收穫真的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完成,但我最直接的就是人物的刻畫重要性,其次則是劇情的推演。仔細回想別人問我最喜歡的動漫,「涼宮春日」、「鋼之鍊金術師」、「魔法少女小圓」等,這些詞幾乎都快要反射性地說出來了,我看過的絕對不只這些,認為好的也絕對不只這些,但為什麼我就是會記得這幾部呢?那就是「人物刻畫」。
自神話軼事以及小說的發展經過,故事一直很講究人物的描寫,其次是情節,一個好的作品往往由生動細膩的人物去推動,想想涼宮春日霸氣強硬的行事方式,綜觀配角們看似附屬麾下,在暗中作重要陪襯,但是總體看來涼宮明顯帶動了整個作品的走向;鋼之煉金術師雖不打主角招牌,但無論是愛德華和阿爾的決心,還是溫蒂或馬斯坦古等配角的作為,每個角色都在作品中占有相當的分量,而且同時帶領整個劇情進度;小圓雖然人物不多,但在內心的刻畫以及變化絲毫不會少,也剛好是整部的賣點之一。
雖然我很想舉風之谷或是神隱少女等宮崎駿的作品,但是大師作剛好可以明顯的推出我接下來要說的:「精彩的角色刻畫,會讓你感覺到的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角色』」;
再籠統一點說就是「你想到這部作品的同時,你知道哪個角色在做什麼,但感覺有點複雜」
 
 其實動漫界我觀望到現在,走下坡的觀點不只是我,甚至已經快變成明朗化的事實,畢竟萌系我從開始接觸也真的就差不多涼宮那個時期,演變到現在屬性資料庫抓一抓,咚,一部番就這樣出來了,後宮撞倒貓耳胖次金髮貴族傲嬌怪力異色瞳無口異次元勇者魔王蘿莉殺必死巨乳貧乳等等,過度強調這些屬性讓現在的作品變得片面化,而且嚴重缺乏深度,好啦或許可能勉強提及些主題,但是交織的實在不精彩,即便我沒有真的追很多部番,但是從我最後一部追的問題兒童,對未來會做什麼類型及內容的動畫多少有些想像了。
 
正文:
 
 「要用一個字貫串整部作品,就是『愛』了吧」
 
 整部作品的內涵資訊實在太過龐大,訴說了相當分量的概念,但不外乎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愛,從EVA登場開始,真嗣與碇源堂的父子關係開始發展,真嗣相當希望獲得父親的認同,但卻時時惦記著碇拋棄他的事實,接著零號機專屬駕駛員-綾波零出現,一個自己兒子當作工具,別人當作自己女兒的情節轟轟烈烈地展開。
 
先從真嗣的內心部分開始說起,這部作品中真嗣被描述得相當接近現代人的人性表現,懦弱而內向,希望能被家人認同,因此在看到碇與零的互動便開始關注零,好奇著為什麼這個人能夠被父親認同?我到底哪裡比他差?透過觀察別人來調整自己的作為,進而獲取認同感,這不也是人性之一嗎?繼續,同時地,真嗣也在很多需要駕駛EVA的危急情況下逃跑不下數次,以及時常看見他戴著耳機避不見人的橋段,從這些部分來看,逃避現實的個性相當明朗化,怎麼說呢?對劍介來說駕駛EVA是多麼嚮往的一件事,抱著必死的覺悟也要一睹EVA戰鬥的風采,但是對真嗣來說,駕駛EVA就是一種矛盾且複雜的情緒根源,一方面上了駕駛座,就是認同了碇對他的工具價值,但同時也是唯一獲取父親認同的途徑,只要一離開EVA,他就什麼也不是,甚至離開NERV,就這樣消失,在世上的存在被抹去對人來說無疑是相當痛苦的事情,就和死了沒兩樣;真嗣個性的刻畫不只在駕駛EVA與否,與葛城及明日香同居的生活中,消極應對的說話方式,犧牲自己,附和他人的行為也顯示了真嗣對周遭事物的不積極性。
 
在早期動畫中,真嗣突破以往的英雄角色性格,即便是拯救世界的EVA駕駛員,卻沒有一絲的責任意識,而且相對懦弱許多,在EOE二號機戰敗也死不登上初號機讓我為他掛上超幹男主角稱號,在整部作品中唯一沒什麼變化的可能只有真嗣吧,當我看到這個角色的時候,一直覺得很悶,除了為美里準備三餐以外,其他的表現都相當中學生,一種不上不下的階段,使徒襲來的時候要初號機沒初號機,每次都有各種理由不上駕駛座,然後一坐上去就是鬼叫;唯一有轉變的地方就出現在EOE末段,全體人類變成LCL後,真嗣了解到的:「我希望能夠再回到他人再次存在的世界,再重新面對一次,不管受傷多深,因為那樣的感覺是真實的。」的確,人與人相處之間本來就是互相傷害的,如同律子所說,如同刺蝟般,想取得溫暖,接近的時候卻又是彼此傷害著,是不是一直逃避就解決的了事呢?他人和自己的想法一致了,不用受到傷害不是很好嗎?真嗣用26集和幾近九成劇場版的逃避來為觀眾驗證這件事情,類似的題材在2012年的電視動畫Black Rock Shooter亦有所共鳴(細節請自己維基)
 
 接續下來的登場的是駕駛二號機的明日香,原則上應該要先介紹零,但我覺得明日香很有意思,所以先寫。在一開始的印象中,魔法老師的明日菜既視感很重,原本以為是個溫柔可愛的橘髮妹子,但一登場就是個霸氣女子,和真嗣一樣有著不願面對的過去,但是行為卻恰恰相反,不僅積極主動,還有著開朗外放的個性,駕駛EVA起來不僅氣勢十足,對於使徒的進攻仍然保持著相當的自信能夠取得勝利;但有趣的是,隨著劇情推演,其內心的變化才是精彩的地方,自出場後就看真嗣半吊子的性格相當不順眼,始終認為這種人不會比自己更優秀,但初號機在接續而來的戰役中屢屢獲得勝利,但二號機卻不斷捅出簍子,對駕駛二號機的自信開始崩解,也開始陷入過去被母親拋棄的痛苦,由於母親精神異常,在明日香童年的成長中,都把娃娃都當作是自己的女兒,而明日香是陌生人,身為真正的女兒,明日香當然希望被看到、被關愛、被認同的是自己,而不是娃娃,自小留下的這個烙印,使明日香討厭如娃娃,或稱魁儡般存在的零;而明日香終究能夠駕駛EVA之時,媽媽卻也不幸上吊自殺,對明日香的打擊之大,使她想完全的自立,並透過駕駛EVA來獲得大家的目光,以及認同自己的價值,全心全力的投注在EVA,卻也悄悄的和真嗣接上線,兩人都是除了EVA外一無所有的人。
 
明日香很有意思的點不只在強烈的個性或是其悲慘的橋段,在EOE中的深刻轉變以及「性」的題材納入都很有可看性。本作中,明日香和真嗣因為發閒而接吻的橋段我一直很有印象,因為不理解這背後的真正意義,所以只能粗淺的說出自己的解釋,講到這個橋段的衍伸,就要看到明日香、加持和美里的關係,自明日香登場後,明顯對加持有所愛慕,但是加持過去卻和美里有段感情關係,明日香的對加持是否是真正的愛呢?如果是,又為何要在閒得發慌的時候和超平凡少年真嗣玩起接吻遊戲?是「誰都可以嗎?」同為女人的美里在後部分的詮釋也提到了這個概念,會對真嗣做出那樣的行為,同為觀看者的我們自然會質疑明日香對加持的愛慕是否為真?(尤其還特地擺在加持和美里夜宴時)是真的對加持這個人有所喜歡嗎?抑或只是將其以男人的身分作為一種口頭上的消遣呢?
 
在EOE中,原本躺在病床上掛點滴的明日香突然大活躍,一反在TV版被使徒精神打擊後的消瘦模樣,在打心得的同時我又回去偷看一下(發展有點莫名第一次不懂),和初號機一樣,二號機的機體也被注入了靈魂,是明日香母親的靈魂,在之前一直未曾察覺的明日香,在消極的瀕死邊緣聽見了媽媽的聲音,發現到媽媽一直在二號機守護著她,從此精神大振,彷彿重新找到人生的意義,衝上水面和EVA量產機戰鬥;不料,僅具備5分鐘內藏電源的二號機依舊不敵擁有S2機關的量產機,在EOE裡面毫不隱藏的描寫畫面上,二號機被複製的郎基努斯之槍貫穿頭部,同時電源停止,徹底敗北,最後被量產機以鳥群搶食的形象分屍,將明日香的努力全部抹煞。這段對我來說之所以這麼深刻,不僅僅是毫不隱藏的殘酷畫面,明日香自領悟後,徹頭徹尾的眼神轉變更是劇場版中熱血的一部份,這麼的努力,甚至母親人合的搭配,依舊無法勝過天時地利的「現實」,絕對的勝利以及絕對的敗北在這個橋段嶄露無遺,我對於現實因果的前後對比一直很有感觸,EOE劇場版是1997的作品,同樣描寫現實殘酷的<進撃の巨人>即便是在2009才刊載,這隱隱之間的牽動,也是同樣身為「人」在不同時空下同樣獲得的感觸,與此推展言之,這份領悟或許以真理稱之也不為過吧。
 
 最後一位要介紹的是綾波零,零在EVA這部作品中是很典型的無口角色,作為劇情初期真嗣的對手,零之於碇司令的關係讓真嗣相當好奇這個人物,單看人物性格的塑造,寡言的說話方式讓零增添了許多神秘感,除了許多視角都需要從真嗣來推敲,簡單的閨房擺設也令人印象深刻。零在EVA有兩個經典橋段-對真嗣的微笑以及子宮天使的反擊;
 
看過EVA的都知道零的真實身分是複製人,是碇司令參考碇唯的樣子製造,因此對零的好感自然勝過於怯弱無用的真嗣,因為是複製人,因此一個個體死亡後能使用另外一個來代替,而一開始登場的是第二個零,整個作品中唯一最難猜測心裡在想什麼的就是零,看著房間那碇司令的眼鏡,因為一次的意外事件,即便碇源堂想救的似乎是有碇唯外貌的零,但是莽撞的行為依然讓零對碇司令產生好感,隨著劇情的腳步,真嗣對零的關心也使她的內心開始產生一點變化,對一再纏過的繃帶產生了懷疑,開始思考了自己本身的意義,以及碇司令與自己的關係。
 
零的字字句句像是嬰孩似的單純,是在成長中的一個階段,或許因為她的複製人的身分,對環境或人進行觀察,並以極少數的話語提出疑問,而且通常是值得思考的關鍵,這類人物或題材通常帶有很嚴肅的主題-存在 這件事,我還記得以前看過一部1999年的電影<變人>,當時我完全不懂我到底在看什麼,現在回頭想想,一個機器人誕生想成為人類的意識是相當驚人的一件事啊,零也是如此,作為複製人,是補完計畫的工具之一,頂多是對創造她的人持有仰慕之心,此外應該是不帶任何感情及想法,但是真嗣卻走進了她的世界,讓她開始質疑自己的存在,自己的情感,這幾乎和人類進化過程中,意識到自身存在的開端是一樣偉大的。因為對真嗣產生了情感這件事,在子宮天使來襲時,零做出為保護真嗣而犧牲自己的決定,作為零產生自主意識,並化作實際行動的結果,單在一個角色的成長上,零至這個階段便幾乎到達一個完成的狀態。
 
 
結語:
 
 斷斷續續的寫到現在,我覺得只沾到EVA的1%而已,內容的複雜程度及人物心理分析,讓我好奇到庵野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和構思在寫這劇本,又或者只是藍色窗簾理論這樣,不管內容複雜度為何,至少在人物塑造上是很成功的。
 
早期的動畫多以單元劇的方式進行,開頭一兩集就帶出主要角色和配角,接著透過接下來的單元主題去塑造各個角色的形象,以及之間的互動,讓整個作品裡面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都有一定的份量;而EVA在前幾話的時候也是採用這樣的手法,一集一使徒,透過真嗣、零、碇源堂和葛城及其他配角為底本一直發展下去,直到後幾話開始邁入收尾,各個角色在觀眾心中的形象開始交織出複雜的感情面,每個人物出現怎麼樣的變化,其他角色對此又會做出什麼回應,此處正是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我差不多快辭窮了,所以開始進入主觀的收尾(咳嗯),因為我很少追番,所以很難踏入現代動漫圈都在聊些什麼,OO要動畫化了,OO超讚,這次O番有O,說真的,我很困惑這要怎麼接下去,通常別人問我看過哪些動畫的時候,從2006年的涼宮,2009年的鋼鍊,2012年的Black Rock Shooter,以及其他零碎A台循環播出和萬年宮崎駿,直到最近的Angel Beats或未聞花名,還有小圓、EVA、今敏和細田守等經典動畫,但是光這些還是很難聊起來,我個人覺得近期的漫迷們以角色取向為多,而且還能複數(OO和XX都很讚),至於其他要怎麼樣的就是各人各類了,對於動畫內容的感受、運鏡、氣氛塑造、色彩等等,不是說沒有人會討論這些,但是站在創作的角度在看這些的都是少之又少,這點就讓我覺得動漫這東西似乎越來越遙遠了。
 
這並不代表我討厭所謂賣肉賣萌一事,我也有一格櫃子都是本本,等東西站著也能看大和川,開始控索尼子和帕恰子;我比較不能同化的部分是在新番中再尋求更好的角色,對我來說這樣等於是在縮減舊有角色的價值,並擴大自己的慾望,但是身為創作者,在固定循環推出的番組角色裡,我不能一直挑選我喜歡但說不出理由的,我會喜歡都是有原因的,不管是基於參考目的或是舊有本能,我想寫的並不是一季結束的淺層動畫,是要有如EVA、小圓、宮崎駿等更有深度的故事內容,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挖古番和經典番來看的原因,這次觀後的EVA也是如此,期望閱讀到此的各位,如果還沒看過得趕快看,看過的就在去回憶當時最有印象的部分是什麼,以上。
2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86 筆精華,03/2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