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183

【長篇創作】ガルカの大冒険!?二章,#6,黃昏的獅子。

樓主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序章,追尋,#1,旅途的展開。


巴士特克共和國(バストゥーク),位於古恩(クォン)大陸的南方,由擅長技術的ヒューム族所建立的工業大國,和擁有騎士團的山多利亞王國(サンドリア),魔法大國溫達斯聯邦(ウィンダス)比起來,還是個很新興的國家,ヒューム族對於產業技術方面的敏銳性,是促成巴士特克急速發展起來的原因,每隔數年,ヒューム族會挑選出一位大統領,作為國家的領導人。

國內,有者稀有金屬米斯里魯銀的礦山,街上的人們對於金屬的冶鍊與加工技術相當的鼎盛,城市中央有者被稱做大工房的技術者集中地,南邊則是有者優秀的體力與腕力的ガルカ族,對於礦山的開採有者很大的貢獻,然而似乎與ヒューム族有者某些的不滿。

城市外,則是對草木生長很嚴苛的グスタベルグ大地。

上文,取自設定集,我流翻譯。


礦山區平民街區

這邊居住者巴士特克共和國的中下階層人民,多半是礦工,其中不乏多數ガルカ族,
鄰近傑倫礦山(ツェールン鉱山),是礦工們的集散地。



「喂,昆巴(グンバ),威萊(ウェライ)回來了嗎?」

「威萊出去旅行很久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哦,想問他有關新的語部的事情,啊,真麻煩,要找他的時候人卻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威萊...是不是感到自己...該前往光芒山巔了...。」

「烏鴉嘴,威萊沒那麼早轉生啦,明天...。」

「...嗯?明天?」

「我會啟程去找他。」

「咦?可是,你並不知道威萊會去那邊呀?要如何找起?」

「我也不知道,不過隱隱約約可以感受到他的氣息...。」

「就這樣吧,等找到威來我會把他給帶回來的。」

昆巴抓住了???的手。

「不要走,賽德(ザイド)不在了,拉歐格利姆(ラオグリム)也走了,現在連威萊都行蹤不明,我...。」

摸了摸昆巴的頭。

「昆巴,有些事情是注定好要去做的,今天我不去做,改天也會有其他的ガルカ去做。」

「我的時間也剩下沒多久了,或許這趟旅程會成為不歸路,但是,還是得去做。」

「我...。」

「昆巴,有些事情,時候到了,還是得表明出來。」

「嗯,如果那個時候到了的話...,希望你也能在場,"達悟(ダウェリー)"。」

被稱作達悟的ガルカ,轉身離開。


=====================================================================
達悟,又稱大威力(ダウェリー)格鬥與兩手刀達人,故事主角。
0
-
LV. 36
GP 183
2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序章,追尋,#2,秋阿斯。


巴士特克商業區

巴士特克共和國的商業中心,這裡主要在進行者礦石加工,拍賣等等的活動,
道路兩旁的溝渠內,由北方的歐貝雷河引進乾淨的水源,常有人在此釣魚。

當我走過噴水池邊的時候,一個人類赤魔向我招手。


[你,還沒有加入LS(リンクシェル)吧?怎樣?加入我們的LS吧?]

[啊?為什麼?你有什麼企圖?]GALKA族對人族一向都沒什麼好感。

[別這樣講啦,加入LS好處多多啊,像是有人妖...不...是有美女可以聊天,還有全天候的H能聊哦。]

[...,ガルカ又不生小孩,我要美女有個屌啊,而且還是人妖!]

[不,不,不是人妖,你誤會了,而是姐貴啊。(爆)]人類赤不停的展開拉攏人心的攻勢。

[LS啊...,或許對於搜尋威萊的下落有幫助也說不定,暫時加入好了。]我心裏這樣想者。

[好吧,我加入你們的工會吧。]

[太好了,我是路西法(ルシファー),是這秋阿斯LS的會長,請多指教。(又騙了一個人加入,嘿嘿嘿)]人類赤奸笑者。

[你在笑什麼啊?(中猴?)]我疑惑者,感覺好像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LSリングパール的使用方式,只要掛在耳垂上就可以了。]路西法指者耳垂上的黑色LS珠珠。

我掛上了LS珠珠。

[好吵雜的LS呀,路。]

[LS就是要這樣才好啊。]

[嗯!?有新入的!?]

[新入的要交保護費100萬GIL!]

[男的女的?有男朋友嗎?]

[...。]我無言的看者路。

[我是小版(又稱邦帝特斯,バンデットス),請多指教。]

[你可以叫他菊花版,LS的塔魯都很變態的唷。]路介紹者一隻塔魯偷。

[菊花三小!]塔魯生氣了。

[小版又在DAVOI偷金貨啊?]

[嘿啊,開源節流呀,阿幹!顧講話拉到火車,酸!]

[...。]我更加的無言了。

[會長怎麼在バストゥーク啊?]一個人類女發問。

[我在招募新會員啊。]

[疑!?是ガルカ也,LS第一次有ガルカ加入呢,我是威威(又稱威哥,ウェウェ),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你可以叫他威哥。]路這樣介紹。

[威哥?是姐貴啊?]

[路,晩上想吃會挫烙賽的便當嗎?]一谷寒氣冒出。

[哈,你留者自己慢慢享用XD。]

[這LS好像沒幾個正常的,我的選擇可能是錯誤的。]我心裏這樣想者。


路和我講解LS的用法和介紹成員後,就先行離去了。
晩上,水池邊,因為夏季祭典的關係,熱鬧非凡。
特別搭起的三層木架上,穿者浴衣的塔魯們,
充滿活力跳者,流傳以久的タルタルダンス。
夜空,不停的傳出轟隆轟隆的煙火爆炸聲,煙火所使用的火藥,
是由大工房的席徳(Cid=シド)博士所開發的,礦山所使用的爆破火藥,
銃士隊所用的彈藥,都是由他所開發出來的,包含多年前發生的礦坑崩塌事故所用的火藥。

=====================================================================

小板,又稱邦帝特斯(バンデットス),塔魯族的盜賊。

威威,又稱威哥(ウェウェ),人族的暗黑騎士。

路西法,又稱廢長(ルシファー),人族的赤魔道士。
0
-
LV. 36
GP 183
3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序章,追尋,#3

清晨的陽光,柔和的照射在我的身軀,
我從床上起身整理簡單的行囊,扣扣扣,房門外似乎有訪客。

[那位?]

[是我。]

[食鐵者(Iron Eater=アイアンイーター)?那麼早起啊?有何貴幹?]

[我有些話想和你說,能先進去嗎?]

[好吧。]我拉開了門。


ミスリル(祕銀)銃士隊,是巴是特克共和國的軍隊,過去,
拉歐格利姆也曾是其中一員。現在,則是由福卡(フォルカー=Volker)擔任隊長。


[我聽說你想去尋找威萊,是真的嗎?]

[是啊,今天就要出發了,你該不會是來阻止我的吧?]

[目前人族和galka族之間,關係相當緊張,如果能早點找到威萊的話,
當然是最好的結果,但是,從歷代的語部口中,從沒有人透露出那座高山的位置,
你認為你有能力找的到嗎?]

[船到橋頭自然直啦,以前拉歐格利姆在的時候,大家也都很安份不是嗎?
雖然已經是30年前的事情。]

[隨你吧,這把刀。]食鐵者,從背後拿出一把刀。
[這把刀,是很久以前,一位從遠東之國來的人,所托付給我的,
我想你會有需要用到他的時候。]

我接過了刀,將刀抽出刀鞘[刀刃相當的鋒利,材質應該是阿達曼礦製作的。]
這把刀長度介於太刀與野太刀之間,攻守皆有利,[這刀名為?]

[據持有的人說,這把刀似乎和一萬年前的吉拉德(ジラード)文明有所關聯,
刀的名字就刻在刀身靠近刀柄處。]食鐵者指者刀柄。

我看了看刀柄,[暁(あかつき),真不錯的名字,那我就收下了。]

[你還有時間的話,去港區的蒸氣羊亭找歐古比(オグビィ=Oggbi)老師吧,
他應該能提供你一些情報,祝一路順風。]

[嗯,你也是,昆巴,麻煩你照顧了。]

[嗯。]

回憶

歐古比老師,年輕時候的我,為了修練格鬥技,曾在他門下修行過,
而現在,老師總是整天在蒸氣羊亭那家酒店虛度餘生,或許是因為她走的那麼突然吧,柯妮莉雅(コーネリア=Cornelia),如果妳還在的話,老師或許就不會這樣了,三十年前的北地調查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拉歐格利姆啊,你能告訴我嗎?


0
-
LV. 36
GP 183
4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序章,追尋,#4


巴士特克港區

這裡是巴士特克的貨運中心,港口內時常都有者各類型的貨運船停靠者,
等候加工好的原料或半成品半運上船,載運往其他國家販售,港灣相當的遼闊,
繞行一週,大約需要兩三個小時,港區的南邊和商業區由一條筆直的大陸連接者,
這裡是巴士特克出國三個通道的其中一個,這邊的出口,是利用火藥開鑿出來。

蒸氣羊亭,國內歷史相當悠久的酒館,由於貿易興盛,
這裡的客人總是來來往往的,而這邊的天晶堂分社,
能夠買到不少一般方式買不到的好東西,社長Alod=アルド,
是個謎一般的男子,出身不明,但是短時間就能打造出一個頗具規模的商會,
可想而知,他的人脈,交易手腕一定很了得。


[嗯?]

港口的東方一艘飛空艇進港了,被稱為"跳躍之橋"的可動式大橋,
向兩側升起了橋面,管理橋的人員,拿者大大的鈴鐺擋在通往莫古屋的路上,
以前,有個小孩子貪玩結果橋面升起的時候掉下海裡,
害飛空艇整整延遲了兩個小時才進港。

[現在有飛空艇可真是方便。]

嗶嗶嗶~,LS珠珠開始有人在交談,我還以為我起的很早了。

[小版有沒有空啊?來幫忙M2-3的打龍BC。]講話的是威威,ウェウェ,
職業暗黒騎士,人稱威歌的人妖玩家(爆)。

[好啊,等會礦山入口見。]小版,バンデットス,職業盜賊,
工會裡變態的塔魯,人稱菊花版。

[山雞,有沒有空啊?來幫忙。]

[我換白過去。]山雞,やまちき,職業白魔,虔誠的女神教會信徒。

[需要我幫忙嗎?雖然和我要去的方向有點偏離。]

[達悟,謝謝你啦,那麼礦山入口見。]

[ラジャ,等會見。]


パルブロ鉱山,位於北グスタベルグ的東北方,由於礦坑崩塌事故以及クゥダフ族的入侵,現在已經沒有人在裡面工作,變成他們的巢穴,這算是報應吧,本來這個地方,30年以前,還是他們的巢穴,人類將他們趕出後,霸佔成自己的地方。


礦山入口

[這邊。]威威向我的方向招手。

[クエェェェェ!]伴隨者路行鳥的叫聲,不遠處,小版和山雞騎者路行鳥趕了過來。

[お待たせしました。]

[都到齊了,等會要注意不要被クゥダフ發現唷。]威哥提醒者大家。

[用サイレントオイル就可以了吧?]我說。

[プリズムパウダー需要嗎?]小版問。

[クゥダフ是聽覺鎖敵怪物,只要消音就足夠了。]山雞解答者,同時鞋底抹好了油。

礦山在三十年發生人類利用新型炸藥驅逐クゥダフ的事件之後,
激怒了位在べドー的金剛王 札・達(ザ・ダ アダマンキング=Za'Dha Adamantking),由金剛王配出的高等級部隊,順間殲滅過半數的人族駐留部隊,
自此之後,人類不再踏入這個礦山一歩,這是人族的罪孽吧,當時使用炸藥的人,連クゥダフ的卵都不放過,不過這是人族的事情,和クゥダフ一向友好的galka族到是沒受到影響。

一路上,除了零星出現的クゥダフ外,到也沒發生什麼狀況,
經由最外層的採掘現場,通過幾個斜坡後,發現了一個升降梯,
這是以前精練ミスリル銀所使用的設備,隨者礦藏量減少,
也蒙上一層層的鐵銹與灰塵,旁邊的地下水流,
可以通往ツェールン鉱山,對運輸礦石有很大的方便性。

礦山的最深處,有者一個特別的紋章所構成的房間,
這個紋章是獸人聯軍的軍徽。

[累死人了,我們走了快一個小時了吧?]菊花版累趴在地板上。

[那邊地上的傳送點,進去就可以進行BF(或稱BC)戰了。]威哥指者前方不遠處,
發出黃色光芒的魔法陣。

[等會戰術,達悟單挑龍,山雞主恢復,我和小版,揷爆大眼睛,然後合力解決龍。]

[啊?單挑哦?]要我和龍玩親親哦Orz。

[放心啦 ,那個眼睛很弱,我用我的菊花刀法一下就能KO他。]跳了起來,
恢復的還真快。

[菊花刀法...。]真的沒問題嗎?我心想。


突入BC後,眼前出現一隻名叫西克Seeker=シークー的アーリマン族,
一名女性武者和西克對峙者。

好熟悉的髮型,那套紅色的武士裝,
是菖蒲(Ayame=アヤメ)嗎?他怎麼會出現在這,
不太好的感覺,在我心頭油然而生,突然,很短暫的,
腦海中浮現出不太清晰的影像,當我想看清時,影像消失了。

瓦那迪爾這個世界,要發生什麼事了嗎?

======================================================

山機,やまちき,塔魯族的白魔道士。
0
-
LV. 36
GP 183
5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序章,追尋,#5


[菖蒲,你怎麼會出現在這?]

[疑!?達悟,你怎麼!?]菖蒲轉頭看向我。

[ククク,一群笨蛋,被那種傻呼呼的謊給騙到這兒來。]
大眼怪笑起來好蠢[本大爺可是那個很可怕的怪物!]手拍者胸口,
[在怎麼講,我也是想要立即統帥獸人軍團,將你們人類一舉殲滅的人。]

大眼怪身體散發出黑暗的光芒,兩手在胸前交錯,出現一個紫黑色的五芒星,
[總有一天,我會徹底的讓你們知道人類與獸人,那個才是這陸地上的霸者。]
五芒星聚縮成一個小黑球,射向中央的地面,[但是,你們等不到那天了!]

[威哥,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現了!]小版抽出兩把鋒利的短刀。

[慈悲的女神アルタナ,已聖潔之力,加護我等之身。]
山雞站在三人周邊,已脚下為中心,展現出一個白色古代文字,
所構築成的魔法陣,[聖光之鎧プロテア、聖光之盾シェルラ。]

[謝啦,山雞,有了女神的加護,我們的勇氣都大增了。]威哥舉起兩手鎌揮舞者。

[嗯!?地面震動的好利害,那個是...。]我看者地面,彷彿蜘蛛網狀般的,
地面裂出無數條的痕跡,[小心!來了。]

[因為,現在你們即將死在這個地方]大眼怪眼睛爆射出紅色光芒,
[回應我的呼喚吧、邪龍!我的敵人就是你的敵人、化其身為我劍,
將眼前的敵人消滅吧!]

地面上的裂痕,一瞬間彷彿到帶一般,向剛才黑球投向的地面收縮,
一陣爆炸聲響,菖蒲因為最靠近,整個人被炸飛,撞向牆邊。

黑煙中,出現的是一條ドラゴン族的猛獸,暗黑龍(ダークドラゴン=Dark Dragon)

[光是執行調查指令還沒什麼,但是]菖蒲撐起身體,撿起剛被震飛的武士刀,
[好死不死遇到了個帶者極度危險附屬品的獸人...。]擺出陣勢,
[就算這是種試練,也實在是太艱難了些。]
[只好硬者頭皮上了嗎?]菖蒲對者暗黑龍使出銃士隊刀法。

[小板上了唷!]威哥大喊者,躍向大眼怪。

[とんずら!]小版使出盜賊特有的快跑技能,如急風般,衝刺到大眼怪後方。

[ディア!スロウ!パライズ!]山雞對者大眼怪依序放出,破防、緩速、麻痺等魔法。

[人類!太小看我了嗎?ファイガ!]大眼怪似乎無視詠唱規則,天空轟隆一聲,
火雲呈現旋渦,頓時,BC各處串出火舌,[知道我的利害了吧!]

[呀!屁股著火了!]菊花版在地上滾來滾去企圖滅火。

[おのれ!ボーパルサイス!]雙手鐮刀由下而上,颼的一聲,地面上竄出無數刀刃。

[クッ!我、我可沒那麼容易...。]小版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大眼怪背後,
[ひぃぃぃぃぃ!バ、バカな!]大眼怪臉色慘白似乎太小看人類。

[菊花刀法,奥義,バイパーバイト,死ねぇぇぇぇぇぇぇ!]
刀刃交錯,畫出華利的十字刀氣,切裂大眼怪的身軀。

[すげぇ,這LS人才濟濟,さて,我這邊也該做個了結了。]我轉頭看者眼前的龍。

這暗黑龍,目測高度有2.5-3公尺高,長度大約4-5公尺,
整體感覺就是個大蜥蜴,爪子與牙齒異常的突出,被咬到一定很痛吧。

[なんだ,是GALKA族啊,你想成為我的糧食嗎?]

[這龍還會講話?]菖蒲驚訝者。

[下がれ(退後)!菖蒲!]

[ごめん,獻醜了。]菖蒲急退後。

[フレイムブレス!]黑暗龍口中噴出暗紅色火焰吹向我。

[喵的,亂噴火很危險的也!]我急忙滾向一旁,[這次換我...疑!?]

他喵的這龍竟然跳到空中,利用重力加速度,對準我俯衝而下。

[ボディプレス!]

[達悟,危險!]山雞大喊者。

[糟糕,趕過去會來不急!]威哥轉頭望向這邊。

[我這身老骨頭,不知道還能不能舞的動。]我順者時針轉動者身軀,
身體太久沒活動,咖啦咖啦的發出聲音,[オグビィ流,反擊術。]

[你、你這傢伙!?難道想和這灌注全身重量的龍族必殺技對抗?]

[你能很榮幸目睹我這一百年未施展的招數,感到慶幸!]

[一百年!?]

我左腳向前他出一步,全身的力量,流向右拳,
[パワー・スピンクラッシャー!]拳風擊出,螺旋狀的勁道,
牽引出大氣中風的能量,宛如風龍張牙舞爪一般,
擊潰黑暗龍的ボディプレス,撕裂他的身體。

[不覚!]身體被切成數塊,掉落BC場內。

[不會吧,真讓人吃驚。]正要趕過來支援的三人整個看傻眼。

[敵人越龐大,這招反擊的威力會成倍數提升。]我喘了一口氣。

倒在一旁的大眼怪還沒有斷氣

[咕、喀...荒...荒妙...本大爺我,居然敗給了區區的人類...。]
大眼怪望向了我,[我看的到,你這傢伙的眼神,和那個大人物...]

『那個大人物?』我心裏想者,是誰?一瞬間,腦海又出現短暫的,
不清晰的黑色人影,『你到底是誰?』

入口處衝了一名身著黃色衣服的妙齡女子。

[看來被搶先一步了,等等,這條龍是...。]
女子走向龍的屍體旁,[不會錯的,這傢伙是生息在被詛咒的北方大地,
ザルカバード的幻獸,為什麼這傢伙會出現在這。]低頭沉思。
[打從暗王被擊敗後,那兒就被封閉起來,就再也沒有聽說過有人見過這些幻獸。]
[而那幻獸現在居然又這樣子跟獸人結成一夥。]女子滿臉憂慮者。

[暗王即將由死的世界甦醒過來,我只不過是幚他做好前置準備罷了。]
大眼怪用者最後的力氣透露出驚人的事實。

[你說什麼?你到底是?]女子驚訝道。

[我是暗王的部下,西克,你們人類當中已經沒有像20年前一樣,
敢跟暗王作對的偉大勇者存在了吧?]大眼怪試圖站起來,
[這20年來,你們自己不斷的自亂陣腳同盟倒戈的期間中,
我們早就默默的做好準備了。]兩手撐地,[當暗王覺醒的時候,
就是你們人類時代該終結的時候了。]大眼怪仰天大笑者,
[就好好享受這短暫的和平吧...,只到世界被渾沌與黑暗吞沒的那一天,
ククク...... ハハ... ハ......グハッ...。]大眼怪斷氣。

『怎麼突然有種不愉快,很難受的感覺,暗王還活者?』

[暗王的...復活...?該不會是真的...那終日戰火的日子又要來臨了嗎?]
女子面露擔憂,[那段充滿憎恨與悲傷的那些日子。]
女子看向了我,[我的名字是萊翁(ライオン=Lion),
或會在某個地方在見面吧,冒險者們。]萊翁離開現場。

我走向菖蒲身旁扶他起身。

[真是身為銃士的最大的敗筆...,居然未能躲開攻擊在戰鬥中昏倒,
這正是我本身修行尚未足夠的證據啊。]向眾人道謝,
[謝謝你們救了我,我是ミスリル銃士的菖蒲(あやめ=Ayame)。
要是沒有人過來幫忙的話,我一定已經死了,最近獸人們的動作頻繁,
我收到指令出來調查原委,沒想到遽居然會出現那種怪物,
真是我所料未及啊,得盡快回國去報告才行,那麼我們有緣的話在相逢吧,
冒險者,祝你的旅途一切平安幸運。]菖蒲離開現場。

[願女神加護您。]山雞做祈福狀。

[慢走啊。]小版一邊搜括戰利品,一邊回話。

[暗之血族的證明拿到了,這樣就可以回自國去完成任務了。]
威哥亮了亮一張黑色的牛皮紙,上頭用不知名的血液寫者古怪的文字。

[沒想到這裡發生那麼重大的事件,你們就先回去吧,
我做個善後。]

威哥等三人離開BC。

[果然,你還沒斷氣,告訴我暗王的事情吧。]

[ククク,...30年前的北地調查隊,埋下了暗王...復活的種子...,
GALAK的你,能夠明白吧?憎恨引起的漩渦,只會不斷的擴大,
這是我等的神,男神普羅馬細亞的導引...,仇恨是不會消弭的,
ククク...ハァ...ハァ.............。]大眼怪真的斷氣了。

[男神普羅馬細亞...嗎?久遠的記憶,真麻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好熟戲的歌聲,好久好久以前,在我和威萊和昆巴相遇之前,
這首歌,一直以來,都繚繞在我的心頭,隱藏的涵義...是什麼呢?

FFXI 主題曲 石之記憶

「受到祝福的Vana'Diel之地充滿了大災難
  封印黑暗達數萬年之久的封印被打破,無盡的惡夢正在甦醒
   無辜者的血流於大地,世界將充滿著恐怖,哀傷,與絕望吧」
「但是並非沒有希望,
  不論如何風雨交加,
   那顆閃亮的星都能穿透照耀。
    不論野獸的嚎叫如何響亮,
      那首歌始終都能不被掩蓋地詠唱」
「然後總有一天,它會
  成為我們的夢想,我們的祈願
   總有一天....一定會....」

Memoro de la S^tono
石の記憶

Fluas nun sango senkulpa
いま﹑罪なき血が流れる

sur Vana'diel, vasta ter'.
ヴァナ.ディールの大地に

Trema la tuta mond'
全世界が戰慄する

pro l' plago en desper'.
災禍がため﹑絕望にのまれ

Preventas g^in nenia sort'.
防げはしない﹑いかなる定めにも

Haltigas g^in nenia fort'.
とめられはしない﹑いかなる力にも

Sed tra la nokto tempesta
だか﹑嵐の夜を貫いて

brila jen strelo de glor'!.
榮光の星が輝く

Kontrau~brutala kri'
獸の叫びに抗いて

fontas jen kant-sonor'!
歌の響きが湧きいでる

Stelo brilanta, kanto sonanta:
輝く星﹑鳴りわたる

revo kaj preg^o por ni!
われらが夢と祈りよ

Vana'diel! Vana'diel!
ヴァナ.ディール ヴァナ.ディール

Mano kaj man' kunpremitaj
永遠を超えて

trans la eterno sen lim'
さしのべられた手と手は

ne dismetig^os plu,
もう放されることはない

ne disligig^os plu!
もうほどけることはない


===================================================

這次第五篇的故事有點長,能有耐心看完的各位,
佩服你們的毅力,FFXI故事的序章鐘聲已經敲響了,
未來,在下因為更換新工作的關係,可能沒有太多餘的時間,
能夠短時間推出後續的故事,請大家耐心的等待。

本篇人物簡述

達悟(ダウェリー),ガルカ族,原創,故事主角,經歷不明,職業不明。

小版(バンデットス),タルタル族,原創,LS 秋阿斯成員,人稱菊花版,職業盜賊。

山雞(ヤマチキ),タルタル族,原創,LS 秋阿斯成員,人稱FFXI的傳道士,職業白魔導士。

威威(ウェウェ),ヒューム族,原創,LS 秋阿斯成員,人稱威哥,職業暗黑騎士。

菖蒲(アヤメ=Ayame),ヒューム族,バストゥーク国ミスリル銃士的一員,職業武士。

西克(シークー=Seeker),アーリマン族,暗王的手下。

黑暗龍(ダークドラゴン=DarkDragon),ドラゴン族,棲息在北方大地ザルカバード的幻獸。

萊翁(ライオン=Lion),ヒューム族,冒險者,常於各大國家與邊境間活動。

0
-
LV. 36
GP 183
6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序章,追尋,#6


巴士特克港區,蒸氣羊亭。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達悟?]歐古比(オグビィ=Oggbi)拿起烈酒インフェルノ(地獄),朝著嘴裏猛冠,[你這小子那麼多年來都沒找過我,今天是吹什麼風啊?]
歐古比全身都散發者酒氣。

[老師,這樣喝酒會傷害身體的,請節制一點。]我伸手把酒瓶搶了過來。

[哼!我的身體你不用管,我年歲以高,也活不了多久,就讓我喝個痛快吧。]

[既然老師要喝,我陪您一起喝,酒保,インフェルノ。]我吆喝者酒保要他拿酒。

起先酒保一臉驚訝狀,接者,蹲下櫃檯拿出數瓶年代久遠的酒。

[客人,喝這酒請節制啊。]酒保小聲的叮嚀者。

[別擔心,你出生之前我就喝這酒長大的。]我用者牙齒啃下酒瓶蓋,一口氣灌了快半瓶,[哈......,這酒依舊是那麼的烈啊,和那時候的味道,完全沒變。]

[是啊,以前柯妮莉雅看到我兩喝酒,老是會發脾氣的痛扁我們。]
老師眼神露出哀傷,淡淡的笑者,似乎回憶起以前的往事。

[那孩子...,現在不知道過的怎麼樣了。]

[老師...。]我把酒瓶遞給他,自己又喝了幾口。

[道場那邊我交給達札克(ダルザック=Dalzakk)去管理了,我年紀也大了,
是時候該退休了。]老師抬者頭望向窗戶外的海邊。

[我從ヒューム族那邊,打聽到一些消息,和拉歐格利姆以及柯妮莉雅有關。]

老師聽到我這樣一講,眼神突然亮了起來,[繼續說下去。]

[三十年前,由三大國家精英所組成的北地調查隊,他們兩人,
是其中的成員,可是最後只有那個人類回來了。]我搖晃者酒瓶,
瓶中酒,透過陽光的照射,發出金黃色的光芒,像是黃昏的海浪,
[我總覺得,事有蹊蹺,我從天晶堂分社那邊,得知這些參與過的人,
最後都失蹤或是離奇的死亡。]

[北地調查隊...,我們這些民間人士,很難得知軍方的行動。]

[而剛才,我在パルブロ礦山深處,遇到祕銀的アヤメ在那進行調查活動。]

[那種荒廢地帶的深處?]

[在那邊,發現了獸人聯軍的紋章,透過紋章的魔力,進入一個異空間,
在裡面遭遇到了,大眼怪族和龍族的怪物,他們自稱是暗王的手下。]
我喝光了瓶中的酒,將酒瓶放在桌上。

[暗王!?怎...怎麼可能...那傢伙...在30年前的四國聯軍討伐下已經被消滅了啊。]

[從大眼怪的口中得知,暗王即將復活,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沉思了一會,
[那場毀掉タブナジア侯國的悲慘戰爭,一定會再出現相似的例子。]

[那場戰爭...許多的年輕人都殞命...許多的希望都消逝...那是段灰暗的過去。]

[我有個感覺,國家高層還隱瞞了某些事情,麻煩的是...現在威萊不在,
ガルカ們與人類的關係處的不好,說不定會因為某些事情爆出火花。]
我又咬開了一瓶酒,灌了幾口,[老師,你知道那做高山在何處嗎?]

[很遺憾...我也不清楚,那個地方沒有任何的人去過,是否存在也不得而知,
以前曾經聽說過冒險者們在アルテパ沙漠的某處發現過古代壁畫,
上面描繪者轉生的過程,是真是假,有待查明。]

[アルテパ沙漠?通往那邊的路現在也被政府封鎖了,想過去也不行。]

[達悟,要不要去其他國家看看?說不定有什麼方法能夠去那個地方。]

[其他的國家嗎?]我拿起酒瓶看了看[山多利亞王國...沉睡的獅子...。]
酒瓶上的標籤,書寫者エルヴァーン族的文字。

[那邊有個女神教會,去那邊看看吧,或許還能解開你的其他疑惑呢。]

[女神教會啊,說的也是,我還想了解一些有關男神的事情。]

[笨蛋,男神的事情已經被教皇下令禁止一切相關的記載,問了也是白問。]

[老師,謝謝你告訴我那麼多事情,請您多保重身體。]

[要活者回來啊...。]老師低者頭喝起酒來。

[一定。]我起身走出酒店。


山多利亞王國...,現在的統治者不知道是那位,龍王ランペール過世後,
我就沒再去過那個國家了,五十多年前的事情,對我來說就好像剛發生沒多久。

什麼?你問我為什麼會去過山多利亞?這說來話長啊,以後再告訴你吧。

0
-
LV. 36
GP 183
7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二章,漫步,#1,クゥダフの少年。


南古斯塔貝魯古(南グスタベルグ)


為了追尋威萊的下落,我離開了祖國巴士特克共和國
共和國的周遭,只能用鳥不生蛋狗不拉屎來形容
地面上隨處可見裸露的露天礦脈,大多是比較次級的銅礦,鐵礦等等
亞鉛礦之類的,新手冒險者們倒是常常挖掘起來,和天晶堂的那夥人做交易呢。

[這裡啊,過了好多年了。]

庫因哈姆=艾倫哈特(グィンハム・アインアンハート),花了一生探勘出瓦那迪爾(ヴァナ・ディール)世界的地圖
在這世界是個有名氣的人物,他所探勘出的地圖,以現在的技術來矯正,正確率高達90%以上已當時的技術來講,的確是相當驚人。


南古斯塔貝魯古石碑前


[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找到他呢。]

[クッ!是galka族!你們這群人類的同夥竟然會出現在這種地方!我要把你剁碎!ゴブ!]

[啊?]我轉頭看者背後的ゴブリン,上下打量者。

[貴樣!瞧不起我嘛?ゴブ!]他好像被我這樣看覺得很不爽。

[別那麼生氣啊。]真不曉得他在生什麼氣,是身高嗎?

[去死吧!ゴブ!]ゴブリン抽出放在背包上的斧頭,衝了過來。

[跟ゴブリン族溝通可真是麻煩,我是不太引起無謂的衝突。]我擺出陣勢迎擊。

[オラッ!ゴブ!]哥布林揮舞起手中的斧頭。

[來真的啊?我會生氣的唷。]我把腳步往沙中一探,瞬間踢出沙塵。

[ぎゃぁぁぁぁ!眼睛、眼睛看不見了!]哥布林用手拭去飛入眼睛的砂礫。

[你...還想要在胡鬧嗎?]我惡狠狠的瞪者他,兩手咖啦咖啦的磨起拳頭,
[哥布林的你,還想活者看到明天的太陽吧?]嘴角微仰笑者。

[お、鬼だ!ゴブ!逃げてぇぇぇぇぇ!]哥布林眼角泛出涙光,兩脚微微的發抖,
轉頭連滾帶爬的逃走,連斧頭都丟在地上沒撿走。

哥布林就是這種欺善怕惡的種族吧,看到比他們強的對手就會落荒而逃,
比起他們クゥダフ族就不會隨意挑起紛爭。

[最近野外的獸人族似乎開始變多了,和暗王的復活有關聯嗎...。]

我朝向西邊前進,這邊是著名的NM=Leaping Lizzy 的POP地點,
以前為了賺錢,不知道在這邊待過多少個晝夜,
古斯塔貝魯古地區,從過去就是一片荒涼的景象,除了少數的礦石暫屯所和休息用的小屋外,只能講,鬼才會待在這地方(爆),再往西邊走一點,有者許多冒者霧氣的水池。

[嗯?達悟?要遠行嗎?]クゥダフ族的少年,
洋古(ヤング・クゥダフ=Young Quadav)向我打招呼。

[嗯?洋古,怎麼在這邊?被人族看到不太好啊,人類對獸人總是沒好印象。]
對於在這明顯的地方出現的洋古,我感到有點吃驚

[不要緊啦,上個月大統領府和我們ベドー達成協議,目前是休戰狀態。]
洋古坐在水池邊釣魚,兩手熟練的操作者自己製作的釣竿。

[你啊,從以前到現在,還是那麼熱衷於釣魚活動啊。]我坐在洋古的旁邊。

[哈哈,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大統領府應該不會隨便讓ガルカ外出的呀?]
洋古邊說者話,一邊拉竿把魚釣起。

[我現在只是一個平凡的冒險者,那種拘束者ガルカ族的規定,對我起不了作用。]
我拿起一顆石頭投入水中,石頭彈了三下落水。
[洋古,還會對人類抱持者仇恨感嗎?礦山的事件。]

[說不會是騙人的,人類殺了我的父母,正常人都無法接受吧。]講到這,洋古激動了起來,[人類明明就是侵略者,佔據我們的家園,破壞了巢穴,許多的新生命還沒看到陽光就...。]

以前,人類族為了開拓礦山,不惜使用炸藥等等的危險物品,那時,原本生存在バルブロ鉱山のクゥダフ族,死傷了不少人,也有少部分的ガルカ族死於崩塌意外,火藥對於新時代的開闢,真是一把兩面刃。

[洋古...。]我摸了摸他的頭,撫平他的情緒,[人活者都是有意義的,
即使你的父母過世了,但也要勇敢的活下去。]

[達悟...。]

[ガルカ對於人類的行為也漸漸的無法忍受了,如果威萊還在的話...。]

[威萊爺爺?他還沒回國嗎?前兩個月我還有看到他從這邊經過。]

[什麼?]我追問者洋古有關於威萊的事情。

[威萊爺爺說要去北方找個老朋友,就往山多利亞去了。]

[山多利亞...,從這邊前往也要十天半個月的時間,
洋古,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情報。]我拍了一下洋古的肩膀。
[希望下次見到你的時候,你是個頂天立地的クゥダフ戰士。]

[達悟大哥,等你回來,在告訴我冒險的故事吧。]

短暫的閒聊,我告別了洋古,前往北古斯塔貝魯古。


=======================================================

哥布林(ゴブリン=Goblin)族,分部在全瓦那迪爾世界的矮小獸人種族,
對人類有者強烈的不信任感,少數部族有和人類交易共存。

古達夫(クゥダフ=Quadav)族,分布在古恩大陸南部區域,生性愛好和平,
討厭戰爭,壽命很長,背後背者後重的龜甲,體格魁武。


0
-
LV. 36
GP 183
8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二章,漫步,#2,過往的記憶。


北古斯塔貝魯古(北グスタベルグ)


有者瓦那迪爾十大美景的臥龍瀑布自然的奇觀,瀑布的源頭,供應者整個巴士特克共和國的飲用水,從源頭分流出的一條河川,名為歐貝雷河,這條河出產者被稱為賽連之涙(セイレーンの涙)的寶石,這寶石形狀為淚滴,顏色淡藍而透徹,是很珍貴的寶石。

這裡有一座山丘,山丘頂,有者一塊紀念用的石碑,紀念者開拓バルブロの鉱山人們,由一位被稱為モニュメント的人建造的,在紀念碑的週邊,有許多古老的墓碑,
上面的文字,因為風化的關係,已經到了無法辨別的地步,可能是共和國開拓初期,
死於礦山意外的人們的墓碑吧。

由於瀑布所造就的地形,將這個地區由北往南,分割成東西兩區,
東邊是前往バルプロ礦山的必經之路,而西邊則是前往國界的路。


臥龍瀑布前


[臥龍瀑布...。]我矗立在這瀑布前,看者不停的流水,回憶起過去。


回憶


[喂!等我啊!]小時後的我,跟者威萊(ウェライ)和昆巴(グンバ),到這裏解任務。[該死,這黃銅的水桶可真重。]我一邊咒罵者,一邊小跑步跟上前頭的兩人。

[達悟,走快點呀。]昆巴催促我走快點,但是三個人的水桶都由我一個人拿者。

[很重的呀,幫忙我拿啦]

[不~要XD,誰叫你猜拳輸了。]昆巴露出鬼臉,吐舌頭。

[Orz,早知道不要用猜拳決定誰拿。]

[你們兩個,走快點,太陽都快下山了。]前頭的威萊喊者。

威萊是現在巴士特克ガルカ族的語り部,所謂的語り部,是背負者ガルカ族的種族記憶的人,在族內,是相當罕見與稀少的,除了拉歐格利姆以外,只剩下威萊,
然而拉歐格利姆在30年前的北地探勘隊行動中發生意外,至今生死不明。

[好冰涼的水啊。]我用瀑布流下的水,擦拭者身上的汗水,
瀑布下的空氣中瀰漫者冰涼的水氣。

[很久很久以前,傳聞在瀑布下面,隱藏者龍族。]威萊告訴我有關這邊的事蹟。

[有龍的話我到是很想看看呢。]

[我說昆巴,你是想當龍的食物嗎?]我捏了昆巴的屁股,
[龍族,真的會隱藏在這裡?]有點擔心真的有龍出沒。

[這只是傳說,現今的龍族,多半都在遙遠的邊境,目擊報告大多是這樣轉述,
龍有者巨大的雙翼,刀槍不入堅硬的鱗片,會吐出許多怪異的氣息。]
威萊邊講者還邊模仿龍的動作,好吧,我承認我被嚇到了。

[達悟一定怕被龍咬屁屁~。]昆巴剛講完這句話,已經被我用十字固定法修理。

[放心吧,遽聞那龍已經離開這裡了,時間不早了水裝滿就回去吧。]
夕陽西下,漸漸的天空被染成淡淡的粉紅色,空中不知道是蝙蝠還是鳥兒在飛。

[嗯。]我放開哀嚎的昆巴,拿起裝滿水的水桶。

[達悟好過分!人家手快脫臼了!]昆巴跳者脚生氣者。

[回去我可以陪你玩一整晩。]我用眼角的餘光看者背後的昆巴,
他頓時面無血色,安靜的拿好水桶跟在後面。

[哈哈哈哈哈。]威萊大笑者,毎次我和昆巴玩在一起他都會這樣笑者。

威萊是ガルカ族很敬仰的人,宛如族長一般,熱心助人,昆巴和他住在一起,
威萊離開後,我就順理成章的變成昆巴的親人。


現實

[一轉眼,二十年就過了,拉歐格利姆,塞德都下落不明,威萊...。]我看者瀑布,沉思者過往的歲月。

位於北古斯塔貝魯古的東北方,是已經被人族廢棄的バルブロの鉱山,十一年前發生的礦坑崩踏事故,造成多數人族和ガルカ族的傷亡,包含許多礦工的精英,目前淪為クゥダフ族的巢穴。


0
-
LV. 36
GP 183
9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二章,漫步,#3,時雨。


コンシュタット高地(康修塔特高地)

這裡吹襲者被稱為奧丁之風的強風,從早到晚,不停的吹起強風,
聰明的巴士特克工匠,利用這些強風的特性,建造了風車,
從山多利亞低價購買麥子,在利用風車磨成麥粉轉賣,
算是巴士特克的國家收入之一,國土境內只適合栽種馬鈴薯等等的作物,
巴士特克向鄰近的山多利亞一向有實務上的交易往來。


「哎呀呀,天氣真是不大好,這個地區不是常常打雷就是陰天。」
我抬頭看了看天空,漂起了細雨,從背包中拿出斗篷批者。

綿延不絕的奧爾岡通路是前往康修塔特高地的必經之路,
高地的天氣在中午過後,會因鄰近的海洋氣流的吹襲,
天氣直轉急下,由晴天轉成陰天,甚至打雷下雨,
因為奧丁之風的關係,這裡樹木較為稀少,取而代之的是矮小的灌木叢和牧草,
這裡也是巴士國肉類的來源之一,大羊的放牧地,galka族很愛吃羊肉(不是塔魯肉嗎?)

[嗯?那是...。]不遠處有個東西引起我的注意。

[這是...,人類的物品吧,似乎有打鬥的痕跡。]我蹲下檢查地面上的遺物,發現打鬥過的痕跡。

[朝向東北邊嗎?]

我往東北邊前進,越過一個山丘,發現兩隻ゴブリン在攻擊一個人類。

[可...可惡,只能到這裡為止了嗎?]人類全身上下多處受傷,半跪在地上。

[今天的晚餐就是人肉啦!ゴブ!]拿者刀的ゴブリン戰士大笑者。

[烤人肉!烤人肉!]拿者短刀的ゴブリン黑魔道士詠唱者黒魔法ファイア。

[く、くそ!]人類在張起雙手準備擋住攻擊。

[我說,人類的肉有那麼好吃嗎?]我在ゴブリン的背後說者這句話。

[む!?大哥,是ガルカ!ゴブ!]黑魔哥布林發現了我的存在。

[今天的晚餐附帶一隻ガルカ呀!]ゴブリン舔者刀刃,流出噁心的口水。

[那可不行,我怎麼能被你們吃了呢?]

[ファイア!]一團火球從ゴブリン黑魔道士手中發出,筆直的飛向我,發出燃燒的聲音。

[小朋友,玩火是不好的。]我側身一閃,避開了火球。

[ゴブリンラッシュ!]連續三次攻擊,都被我輕鬆躲過。

[可惡!ゴブ!]

[差不多該請你們退場了。]我以極快的速度,衝向ゴブリン。

[爆弾投け!]ゴブリン戰士拿出炸彈準備投向我,但被我先發制人。

[双竜脚(そうりゅうきゃく)!]第一發的踢擊把ゴブリン黑魔和爆彈一起踢飛。

[ば、ばかな!?]第二發的踢擊,連ゴブリン族自豪的鍛造技術所製作的面具都被踢裂成碎片。

[給我記住!]哥布林戰士邊旋轉邊飛出去。

[大哥>"<!]哥布林黒魔流者眼淚跟者飛出去。

ゴブリン化為天空上的兩顆流星。

[哎呀呀,好險披風沒被燒壞。]我拍了拍披風,檢查一下。

[謝謝你,ガルカ先生,如果沒有你幫忙,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了。]人類站了起來,向我鞠躬道謝。

[人類,沒事在這種地方作什麼?]我重新披好披風,背好行李。
[自己多保重,我還得去山多利亞。]

[疑?您也要去山多利亞是嗎?其實我是山多利亞人。]

[哦,那還真巧,不送了,我不喜歡和人類待在一起。]我轉頭往北邊前進。

[啊!ガルカ先生!等我啊!]人類手忙腳亂的撿起掉滿地的行李,蹣跚的跟在我後頭。

『啊...,會不會多一個拖油瓶啊。』我心理這樣想者,裝者不在乎的加快腳步。

[ガルカ先生!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赤屋(アカヤ),請多指教啊,
要問山多利亞王國的事情,那問我可就對了,@#$%^*(機哩瓜啦的講一大堆)。]

[這人類怎麼那麼聒噪,剛剛真不開出手救他的。]我小聲的嘀咕者。


空氣中開始傳來淡淡的海水鹹味,不遠的前方,是邊境城市,塞爾維那(セルビナ=Selbina)這裡是通往東方的ミンダルシア大陸的航行船搭乘的地方,如果要從陸路走,還得經過ジュノ大公國,先去那邊補充點必需品吧。

===============================================================

赤屋,アカヤ,人族的騎士(隱藏職業是商人?)
0
-
LV. 36
GP 183
10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二章,漫步,#4,闇王復活。


塞爾維那(セルビナ=Selbina),位於古恩クォン大陸中央地帶,
屬於巴爾克魯姆(バルクルム)沙丘的核心地帶,
在這裡能搭乘遠洋航路的專屬航行船隻,前往溫達斯聯邦,
陸路,往北能通往山多利亞王國,往南,能通往巴士特克共和國,
西邊的偏遠地帶,出沒許多的高等級怪物,沒有情報顯示能通往何方。

以前,為了了解貿易活動的情形,曾經和威萊和昆巴來過此處。

一進入村口,便能聽見吟遊詩人演唱者不知名國度的歌曲,
內容大體上是說明一個國王建設一個國家的經過,最後,
在水晶戰爭中,被歐克帝國大軍毀滅的故事。


[塞爾維那...,這裡還是一派和平的景象。]我用手調整行李的背帶,
隨後,走向一間旅館。

[ガルカ先生!等我啊!]赤屋在後面大喊者。

[糟糕...,我忘了還有一個聒噪的人類...。]我用右手撐了一下頭。
[我說你...就不能安靜一點?]

[真是失禮了,您一直走都不聽我講話呀。]又開始機哩瓜啦的講起話來。

[我討厭多話的人。]我講完這句話,就和櫃台的服務人員辦理住宿。

[ガルカ先生...。]赤屋蹲在角落畫圈圈,氣氛陰沉。

[...。]我無言了,人類真是麻煩的生物。

辦理好住宿手續後,我放好行李,走向不遠處的市集,
這裡的市集稍稍冷清,飛空艇成為主要運輸手段後,
這裡的航運便變的不再重要,現在則是漁業為主。

[赤屋,肚子餓了吧?]我走進一家餐館。

餐館的名字是「佛朗明哥‧D‧ 美味」,內部擺設簡單,
幾張木製的方桌與椅子,桌旁點燃者油燈,兩側玻璃櫃內,
陳列者精緻的陶瓷碗盤餐具,最上頭還能看到巨大的魚頭標本,
以及魚拓等等,靠近櫃台的地方,佈告欄上,用者大頭釘,
釘上一些航行時刻表,和本日店內推薦套餐。

[是啊,我好餓,ガルカ先生您也餓了吧?]赤屋跟者坐在我對面。

[你說你從山多利亞來的?那麼你知道這號人物嗎?]
我從懷中拿出一張泛黃的照片,[這個人物你見過?]

[我看看照片。]照片中是兩隻ガルカ合照,中間的是威萊,
右手邊是塞德,[很遺憾,我沒有見過他們兩位。]
赤屋將照片遞還給我。

[這樣子啊...。]

[兩位客人要來點什麼嗎?]服務人員來到餐桌旁。

[弄些吃的飽的來吧。]我看了看菜單。

[我、我也一樣。]

[馬上來,請等會。]

服務人員走離後,我開始向赤屋詢問山多利亞的近況。

[原來如此,龍王朗貝爾已經過世的事實是真的,
蘿蒂王妃也因病過世。]

[我還沒請教ガルカ先生您的名字。]

[叫我達悟吧。]我簡短的回覆赤屋的問題。

[上菜了,請慢用。]服務人員手腳也挺快的,不一會兒就端出數道料理,
[前菜 スモークドサーモン(煙燻鮭魚冷盤),湯品 白身魚のシチュー(白肉魚燉湯),主菜 ガルカンソーセージ(格魯式香腸),最後是甜點 ヨーグルトケーキ(優酪風味蛋糕),飲料 グレープジュース(葡萄汁),請慢用。]服務人員退場。

[ほほ,這可真的是會讓人吃的飽的料理全餐。]

[我不客氣了。]赤屋好像一百年沒吃過東西一樣,狼吞虎嚥。

我一邊吃者餐點,一邊瀏覽者佈告欄上的印刷物,
其中一張,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起身走向佈告欄。

[達悟先生?]赤屋停下了動作,看者我。

我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後觸摸者那張引起我注意的印刷物。

[老闆,這個上面的訊息都正確無誤?不是虛構的吧?]

老闆點了點頭,沒有發出一語。

[這張臉孔...,不會吧...,為什麼會這樣。]我撕下那張印刷物。

[達悟先生,您怎麼了?]赤屋走向我身旁,用手拍了拍我的背,
[這張海報您還沒見過嗎?這是最近四國聯合公布的通告。]

[通告?]

[闇王復活的傳聞。]赤屋講出這句話,我的心頭大震。

我將海報靠近眼前確認闇王的臉部描繪,[不會錯的。]
我的拳頭握的緊緊的,甚至能聽到骨頭發出聲響。
[拉歐...格利姆...,為什麼...。]我確認了海報上的肖像。

赤悟看到我的表情非常嚴肅,嚇的跑回餐桌。


『原本只是找尋威萊的旅程,現在又發生這種變數,這個世界到底...。』

那時候看到的影像,該不會和這次的事件有關,看來得盡快前往山多利亞,
如果22年前那場水晶戰爭再次爆發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記憶的連結,語部的存在,真是,如果當初能多詢問昆巴的話,
或許能多了解一點,但是,這只會讓昆巴更加的痛苦。

拉歐格利姆,這件事得找你問個清楚了。


0
-
LV. 36
GP 188
11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二章,漫步,#5,黑魔導士百合。


翌日,聽者潮汐的波浪聲,慢慢的醒來,起身後,
發現睡旁邊另一床的赤屋頭下脚上半掛在床邊,
睡像真是難看,這是人類的睡眠習慣?

我走向陽台,看者外面來來往往的漁船。

[該動身了。]昨天晩上已經買好要去山多利亞路上所需要的補給品。
昨天撕下的海報,我將它折好放在腰間的小包包理。

[嗯...達悟先生,您睡醒了呀...。]赤屋睡眼惺忪,看到我醒了之後,
連忙穿好衣服。

[這邊前往山多,還要好幾天的路程。]我背起背包行李,走出房間。

[啊!達悟先生等我啊!]


バルクルム砂丘,這裡白天氣溫高熱,一望無際的白色沙丘,
點綴者南國的椰子樹,南方能看到寬闊的海岸線,
海水甚是湛藍,五顏六色的魚兒悠游在水中,
但對於旅行者來說,卻是相當的痛苦,沙灘不利行走,
為了嚴防曬傷,得披者斗篷。


[熱死我了,我快不行了。]赤屋哀嚎者跟在我後面。

[我不記得我有要你跟者來,口渴自己拿水喝。]
我拿起側面背包掛者的皮製水袋,遞給赤屋。
[喝適量就好,水喝越多會越渴。]

[是!]赤屋喝者水一臉幸福樣。

由塞爾維那出發後,一路向北走,我們來到拉提奴(ラテーヌ)高原,
這裡吹的是涼爽的風,時而下雨,時而放晴,地面某些地區有者很深的山谷,
聽說,曾經有某個著名的盜賊團,將財寶埋藏在某個山谷之中。

[那個白色的建築物...,怎麼和在康修塔特高地看到的很像...。]
我望向東北方,看到和康修塔特高地一樣的白色巨大建築物。

突然,不遠處傳來震動的腳步聲,以及一位女性的尖叫聲。

[救命啊!]

『又怎麼一回事啊,總之先過去看看吧。』

[赤屋跟上來。]我疾馳衝向聲音來源。

[啊,是。]

眼前所看到的是,一隻巨大的暴走大雄羊襲擊者一個女子,
今天怎麼搞的呀,路上老是碰到這種事情,我吸了一口氣,
抽出背後的弓箭,迅速的搭出一箭射出。

[ごぉぉぉぉぉぉ!]

[距離太遠,只射到牠的腿,不過這樣就足夠了。]
我的目的只是要吸引大雄羊的目標,使他不再攻擊那個女子。
[赤屋,你去看她傷勢如何,大雄羊我來應付,快去。]

我將大雄羊誘離到南邊一塊空地處,我望了一下,
看來赤屋已經救援到那女子了,眼前這大雄羊,
全身冒出大量的蒸氣。

大雄羊族,比普通的羊大約大了三到四倍,頭上的角像者前方灣曲延伸,
在拉提奴高原和康修塔特高地算是很稀有的生物,是凶暴化的怪物。

[那個蒸氣...是使用了レイジ吧,被撞到就麻煩了。]

大雄羊使用了具有バーサク效果的レイジ,同時使用ラムチャージ攻擊過來。

隨者巨大的身體不斷的加速,地面揚起一陣沙塵,雖然以前常常和羊族搏鬥,
不過大羊族倒是很少遇到。

另一頭,赤屋方面。

[好,這樣急救就完成了,妳只受到輕傷而已,真的是太好了。]

[謝謝兩位相救,我的名字是百合子(クリオライト),我是來這邊採取草藥的,
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種事情...。]

[沒事就好,我得趕過去幫忙達悟先生,啊,我叫赤屋(アカヤ)有緣再見。]
赤屋告別後,趕向南邊。

[啊,等等,我也一起去。]

雖然不斷的誘使大雄羊撞擊岩山,不過卻是看不出來牠的氣勢有衰減的情形。

[這隻大雄羊到底怎麼回事,照理講運用這種戰術,應該就能夠讓牠們昏死了。]
剛被撞碎的岩石中,又冒出了那傢伙的身影。[真是難纏的傢伙。]

大雄羊發動大咆哮,再次對者我衝了過來,速度更加的快速。

[這大雄羊靠近一看還真的異常的巨大。]赤屋有點被嚇到。

[バインド!]百合使出定身魔法,制止了大雄羊的移動攻勢。

[オグビィ流・奥義・暗勁!]單掌爆發出血紅色的光芒,擊中大雄羊身體,
這是歐克比老師珍藏的絶學,能短時間內降低敵人的物理與魔法防禦力。
[這小姑娘也不是等閒之輩啊。]我使出招式完,向後退的同時,
百合已經在詠唱高等級的精靈魔法。

百合的身邊出現黑色的倒五芒星陣,空氣中傳來震動,
[來自焦岩煉獄的魔性之火,聽從我命,將我眼前之敵人,吞嚥吧!ファイガII!]
天空竄出無數的火舌將大雄羊燒至焦黑。

[燒焦了(還可以吃吧?)...。]赤屋看者燒焦的大雄羊再看看百合子,[すげぇ。]

[雖然只是二級範圍魔法,可這威力已經超出三系單體了,
突然讓我想到那個超恐怖的塔魯香托托。]我拍拍身上的灰塵走向兩人。

赤屋拿起短刀割下雄羊肉,打算拿去賣錢。

[走吧,在不快點等會要是下雨就麻煩了。]
我披上斗篷,拎起行李。[小姑娘,要我們護送妳回去嗎?]

[可以的話,就麻煩您了,這些藥草製成的藥品,能在山多賣個好價錢呢。]

[我們也正好要前往山多,赤屋快點啊。]

我和百合往北邊的山谷前進,赤屋心滿意足的跟在後頭。

前方不遠處就是山多利亞王國的領地,龍佛爾森林。

=====================================================================

百合(クリオライト),人稱百合子,職業黑魔導士,仰慕者威哥(或稱威姐)的女子。


0
-
LV. 39
GP 213
12 樓 臥虎蔵竜ダウ4SB rex680228
GP0 BP-
二章,漫步,#6,黃昏的獅子。


龍佛爾森林,前往山多利亞王國必經之路,過去這裏有許多野生的鹿群,
但已被愛好打獵的エルーヴァン族獵殺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大羊族,
森林共分東西兩邊,東側,能前往龍王ランベールの墓,
以及ラングモント山峠,西側,能前往ゲルスバ砦,這邊是歐克的前線基地,
南方能前往ラテーヌ高原。


北方的山多利亞王國與南方的巴斯特克共和國比較起來,
這裡的建築多帶者中古式風格,石材建造的城堡,
沿者城璧修築的住宅,居民多為エルーヴァン族,少數ヒューム族,
似乎沒看到有タルタル或是ミスラ等種族。


一進入到這區域,門口就有守衛駐守者,穿者俗稱金太郎的紅色鎖甲。

透過赤屋的秘密關係(??),守衛並沒有多加刁難就放行讓我們通過。


[達悟先生,謝謝您的護航。]赤屋拎起大包小包的前往山多港。

[小姑娘,妳呢?]我回頭看看百合子。

[實在很感謝您和赤屋先生的幫忙,百合子在此告別。]百合子深深一鞠躬。

[保重了。]目送百合子與赤屋離開後,我一個人來到獅子噴泉旁的酒店。

店門口旁的告示牌,貼滿大大小小的布告,多半是徵求冒險者之類的廣告,
其中,也看到了那張我在賽必那看到的暗王海報。

[客人,您好像不是本國人民呀?]說話的是店主人,看起來年紀有四十來歲的人類,
[我是獅子噴泉酒店的老板,歐比王,說到這山多利亞,大大小小的事找我準沒錯。]

[關於這張海報,我在賽必那也看到了同樣的文宣。]我指者那張暗王的海報。

[那是...,客人您可能不太清楚,實際上從JEUNO大公國那邊傳來這樣的消息,
北方的天空籠罩者邪惡的力量,依據老一輩的看法,是和20年前水晶戰爭爆發時,
同樣的意像。]老闆招呼者我進入酒店,店內,陳列者許多年代久遠的甲冑刀劍,
[這些東西可是貨真價實的古董哩,從本國的神殿騎士團和王立騎士團汰舊換新下來的。]

店主人帶我前往二樓的一間單人房

[住宿的費用一天一個金幣,三餐得要自費,樓下櫃台那有這個國家的導引手冊,
那麼我先告退了。]

我躺在床上,腦內規劃者接下來該做什麼事情,
山多利亞的天氣較巴士特克來的寒冷一些,一下子,睡意就襲來。



[達悟,醒醒!你這隻小懶豬要睡到什麼時候?]
睡夢中,有人呼喊者我的名字,我張開眼睛一看。

[えっ?我不是在山多嗎...?]眼前的我置身在一處有點陌生卻又熟悉的營地。

[你睡到老人痴呆啦?]一個身穿紅底金邊盔甲的GALKA看者我,伸手將我拉起床。

[這裡是...?]我轉頭左看右看,[不會吧...。]

[三十分鐘後要出發了,你的裝備在床頭旁,整理好後,到外頭整隊。]
穿盔甲的GALKA交代者我該做什麼。[你醒了吧?]他摸了摸我的頭。]

突然間,他給了我一種好懷念的感覺,我的嘴中不自覺的講出了
[朗格薩(ラングサ),我似乎睡迷糊了。]我起了身,拿起床頭的裝備。
[這個紋章。]裝備上用金線繡者一頭獅子圖騰,[山多利亞的紋章。]
不過,山多利亞的裝備一向都是騎士裝類的重裝,因此部隊行進速度不快。

[探子回報,獸人大軍已經朝向塔布那吉亞侯國逼近,我們得加快腳步。]
朗格薩手中拿者探子傳回的密書。

侯國,原來是夢啊,我想起來了,郎格薩,我的摯友,
二十年前的塔布納吉亞侯國,從那之後,就失去了他的消息,
我的心中,一直害怕者得知他死亡的訊息,所以在那之後,
都沒有在去打探他的消息。

我們的部隊算是分支部隊,和主部隊,也就是阿魯塔娜聯合軍,
我們是在主部隊出發三天之後,才臨時編成的支援部隊。

沿者貼利康海岸,前進約十五天我們抵達了侯國,但是,
一切都已經太遲了,我們眼前竟是一片斷垣殘璧,
侯國已滅,然而,等待者我們的卻是獸人的零星部隊,
雖說是零星部隊,但卻是我們人數的三倍以上。

歐克很快的發現了我們,且暫且逃的,我們退到一處狹隘的山谷。

[達悟,快逃吧,回山多去告訴大家這不幸的消息,這裡由我擋者。]

[混帳!你在胡說什麼,我們是好兄弟,怎麼可以拋下你一人!]

[在這樣下去,我們遲早會被殲滅,我必須阻止獸人大軍的前進。]
郎格薩看者我,他的眼神是如此的堅決,[快走!]

獸人逼近我們所在的山谷,[所有還能動的人,除了必要的裝備外,其他都捨棄。]
我下令部隊退出這山谷,自己殿後,我回頭看者朗格薩,他已經被歐克大軍包圍,
但噢克卻還是無法越雷池一步。

[達悟,很高興能認識你,這是...,我的最後一招,奧義七星奔裂。]
這是一招能破壞岩石,造成山崩的錘技,[永別了,吾友。]

朗格薩隨者崩落的土石被掩埋在山谷之中,他犧牲了自己的生命,
阻止了獸人大軍的追擊,我無言的呆立許久。

[我..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一名士兵問道。

[全員撤回山多吧,這場戰役我們輸了。]我抬起頭看者天空,
[朗格薩...。]


一陣敲門聲,把我拉回現實。

[達悟先生?達悟先生你在嗎?]

是赤屋的聲音,看來他工會的事情也忙完了。

[赤屋是你啊?]

[我想達悟先生可能會需要我當導遊XD]

[也好。]



山多利亞王國,在那之後是二十年,我都沒有再回到這個國家,
GALKA,本來就已經亡國了,自然沒有所謂的故鄉了。
過了半年,暗王被聯合軍封印,只到現今傳出封印即將失效。



=======================================================================
朗格薩(ラングサ),GALKA族,職業戰士,達悟的摯友,塔布納吉亞侯國一戰後下落不明。





托稿太久真抱歉,自從去年換工作之後,連PT的時間都沒了,寫作的時間自然...,
請各位見諒,小說不定期更新中。
0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219 筆精華,07/0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